第019章 水梦婵(下)

推荐阅读:龙王传说玄界之门全职法师银狐天神诀美食供应商神级小卖部超品相师一念永恒大主宰

    第019章 水梦婵(下)()

    凝雪好奇的问道:“哥哥,龙大哥去做什么了?”

    “去找一红颜祸水。”叶无辰微笑着说道。

    “红颜祸水,那是什么东西呀?”凝雪仰着脸问道。

    “是一种能于一颦一笑间引发惨烈战争,能举手投足间让一个钢铁般的男人变成烂泥的可怕东西。但对于一个男人来说,如果他不够强大,那么这个东西会为他引来各种灾难,如果他足够强大,那么红颜祸水只会成为任他赏玩的收藏。”看着“梦烟楼”的牌子,叶无辰嘴角勾起一抹淡笑,不知他在想着什么。

    来来往往的人群川流不息,凝雪的白发吸引了大部分人的目光,但看到这个少女的真容,他们的目光立即如躲避瘟疫般移开,并『露』出明显的厌恶之『色』。叶无辰冷眼扫了一下四周,将她轻轻抱起,靠在自己怀中,问道:“雪儿,世俗之人大都以貌取人,所以很多人都会因为你的脸而讨厌你,你害怕吗?”

    凝雪摇了摇头,搂着他的脖子娇声道:“只要哥哥不讨厌我,不丢下我,我才不会在意别人是不是讨厌我呢。”

    叶无辰嘴角勾起一抹淡笑:“就算我不要自己的命,也不会不要雪儿的,更不会讨厌雪儿,就像雪儿一定不会讨厌哥哥的,对吗?”

    凝雪用力点头,眉『毛』弯起,很认真很认真的说道:“雪儿永远都不会讨厌哥哥!”

    叶无辰微笑的点头,目光不经意的扫了一下过往的人群,却忽然与一道锐利至极的目光碰撞而上。

    那是一个十六、七岁上下的少年,衣着朴素,身材英挺,头发也有些凌『乱』,但他的脸『色』很冷很僵,而那他的眼神锐利如冷刃,叶无辰被他看了一眼,竟感受到了一种被目光切割的感觉。那眼神分明掩藏着仇恨、冷漠与警惕,似乎全天下没有他可以信任之人。

    而他此时正搀扶着一个步履蹒跚的中年『妇』女缓步前行。她应该只有四十岁,但头发已经花白大半,看上去竟要比实际年龄老上十岁不止。少年小心的搀扶着她。叶无辰侧耳听去,隐隐的听到那个中年『妇』女在不停的叨念着:“……天龙城……二十年了,我终于又回到天龙城了……”

    少年的目光从叶无辰和叶凝雪脸上扫过,未有半刻停留,或者说只要是出现在他视线中的人都逃不过他的目光,这是一个时刻保持着高度警惕的少年。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叶无辰若有所思,低声道:“这会是一只孤狼,还是一只苍鹰呢。”

    梦烟楼的顶楼,龙正阳端坐在一件香气朦朦的雅间,身旁是一圆几,几上一杯香茶冒着热气,身前则是一张粉『色』的半透明纱帐。这里的隔音效果出奇的好,完全听不到大街上的喧哗。在这样的安静中,龙正阳微微有些坐立不安,却没有发出声响,唯恐惊动了什么。

    终于,粉『色』的纱帐之后响起轻盈舒缓的脚步声,一个窈窕的女子身影映在纱帐之上,行走间如风摆杨柳,曼妙无比,虽不见真容,但仅凭身影,便足以让正常男人失魂落魄。

    龙正阳的呼吸局促起来,虽然已经一年未见,但这个身影几乎每晚都在他梦中出现,他又岂会淡忘。他端起那杯香茶小饮一口来缓和自己的情绪,然后站起身来平和的说道:“梦婵姑娘……又是一年未见,你……你还好吗?”

    曼妙的身影在纱帐后坐下,一个柔若轻风的声音传出:“梦婵一切安好,多谢太子殿下挂念。太子殿下此次归来并无遮掩,想必五年炼心期限已至,今后可以定心天龙。”

    龙正阳嘴角『露』出苦涩的笑:“梦婵姑娘,你叫我龙公子就好,我们已经相识这么久,太子之称号……实在是太过生分了。”

    “梦婵只是一平凡女子,岂可对太子殿下不敬。”水梦婵声音清幽的说道,袅袅仙音如清风拂面,让人心为之『荡』。

    平凡女子吗……你若平凡,那天下间的其他女子岂不都是枯枝败叶。龙正阳默然想到,他痴痴的看着纱帐后的那个仙影:“梦婵姑娘既然知道我这次没有任何遮掩的归来,一定是在我踏入天龙城的时候便已经发现了我。梦婵姑娘是否也同我一样有着相同的挂念。”

    短暂的沉默,水梦婵发出一声似无奈,似惆怅的叹息:“太子殿下贵为储君,应时刻胸怀定国安邦之志,不应为红尘所绊,梦婵不敢成为那会害了太子,更会害了天下的红尘。太子殿下,这等风月之所非殿下所应停留之地,殿下能来看望梦婵,梦婵心怀感激,太子殿下还是请回吧。”

    这是水梦婵第一次如此直白的拒绝龙正阳,也是第一次这么早的下逐客令,曾经不忍,五年炼心期间不能,而如今,她不愿再给他一丝的奢望。龙正阳如同被当头敲了一记闷棍,脸『色』隐约有些苍白,他缓缓的站起身来,声音落寞的说道:“既然如此,正阳告辞……梦婵姑娘,自当年一见,已经过去了五年多,可不可以让我再目睹一下梦婵姑娘的天颜。”

    “梦婵身不由己,心亦不由己,太子殿下请回吧,不要让你的朋友等待太久。”水梦婵声音幽幽的说道。她所指的朋友自然是指叶无辰与叶凝雪。

    龙正阳呆了半晌,终于转过身去,落寞的离开。

    走出雅间,他倚在门上,惨笑一声:“太子……我算什么太子,荣华富贵又能如何,至高权力又能如何,却连见自己唯一喜爱的女子的面都不能……为什么惟独是她,为什么惟独是她啊!!”

    龙正阳浑浑噩噩的走出梦烟楼,和之前的意气风发判若两人。叶无辰拍了拍他的肩膀,平静的说道:“去喝酒吗?”

    “喝酒?”龙正阳点了点头,嘴角扯动了一下,却怎么都笑不出来。他拉起叶无辰,走向了对面的酒楼。

本文网址:http://www.longtengshu.cn/book/0/256/14928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longtengshu.cn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