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书 > 网游小说 > 网游之修罗传说2:天辰 > 第064章 《并蒂莲花》(中)

第064章 《并蒂莲花》(中)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美食供应商玄界之门天神诀一念永恒龙王传说大主宰银狐神级小卖部全职法师

    第064章 《并蒂莲花》(中)

    时间一秒秒流过,现场也出奇的安静,没有人愿意出声打搅,因为他们都在期待着一副绝世之作。

    一分钟的时间,他真的能做到吗?曾经人们暗中嘲笑他的狂妄,但一次次的震撼后,他们越来越明白那不是狂妄,而是因为他有那样的实力。而这次,他既然说能于一分钟内完成那或许真的就可以!

    几乎是下意识的,曾经光彩夺目的林啸此时竟被排斥到视线之中,再无几人注意着他。

    叶无辰作画之时又何尝没有默默计算着时间。在来到这个世界之前,他作画的速度就不下于如今的林啸,而那时他只有无辰诀第一层的力量,而且是不完全的第一层。如今有了第二层无辰之力的他虽然没有施展出完全的速度,却也足以惊世骇俗,让人瞠目结舌。

    终于,一直在默念的时间终于到头,他手中的画笔也停了下来,然后被他收回。几乎是同一时间,一直拿着那个怪异计时器的黄衣随从喊道:“一刻钟已到。”

    几乎分毫不差,仅仅是这骇人的计算能力,天下间又有几人可以做到。

    叶无辰将手中画具全部丢开,然后让开身体,将这幅刚刚完成的作品展示人前。但迎接的却不是惊呼声,却是清一『色』的沉默。场中之人甚至大多面面相觑,满脸的不解。

    谁都可以认出,画上所绘的是一株莲花,而且是白粉『色』的并蒂莲,两朵莲花其一斜向左,其一斜向右,双双含苞未放。但这两朵并蒂莲花却没有带出太多的美感,反而透着一股『色』彩过重的粗糙感。莲花之下的青青花茎和绿叶却是画的精巧绝伦,酷似实物,恍惚之间甚至隐约闻到一股清晰气息。而莲茎之下虽是水,但这水却画的更为怪异,因为没有勾勒出水面,而是多出了一些或深或浅,密密麻麻的浅绿『色』斑点,而水中斜斜倒影着同样的一株并蒂莲,这个倒影同样画的惟妙惟肖。

    但这幅画咋看之下并无什么出彩之处,细看之看更是觉得平庸至极,有着太多的败笔。

    林啸一言不发,目光专注的看着这幅并蒂莲花图,他相信以叶无辰之前自信满满成竹在胸的神态,绝不会拿出这样一幅作品来惹人笑话,其中必有玄机。但任他如何细致入微的观察都看不出什么神奇之处,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算不上什么佳作,比之林啸之前的《清水湖畔》相差何止十万八千里。

    “此画名为《并蒂莲花》,乃是即兴之作。同名之作定然不计其数。但窃以为此作足以称得上是其中的佼佼者。”叶无辰笑着说道。

    龙胤皱眉看了半天,然后转身道:“文爱卿,你觉得此画如何?”

    “这……”一个年逾六十,文官打扮,头发花白的老头恭敬道:“老臣眼拙,实在看不出其中之奥妙。依老臣看来,这只是一幅拙劣之作。”

    他的评价让大部分人齐齐点头,而另一部分人依然在试图找寻其中玄机。因为以叶无辰之前所表现出的高超画技,手下怎么也不该出现如此劣作。而且看他此时云淡风轻的表情,也不像是对自己失望。

    “何爱卿,依你之见呢?”

    “老臣之见与文大人完全相同。”

    “与林啸之作相比如何?”

    “无法相比。”

    龙胤点了点头,看着叶无辰说道:“朕其实也是这么认为。无辰,你的画技虽精,但此画实在过于儿戏了,所以这场比赛是……”

    “等一下皇上,无辰有话要说。”叶无辰摆手道。

    “哦?你还有何话要说,莫非此画之中当真另有玄机?”龙胤一脸期盼的问道,却并无意外之『色』。

    “如无玄机,怎敢拿出来献丑。”叶无辰微微一笑,然后转身朗声道:“不知在座的各位前辈大人,兄弟姐妹有没有谁带酒过来?”

    众人又是面面相觑,纷纷摇头,这种场合之下,又谁会带酒前来。但马上一个炸雷般的声音响起:“老子带了,小子你接好了!”

    仿佛生怕叶无辰不要,花震天解下挂在腰上的酒囊,然后直直的砸向叶无辰的方向。花震天嗜酒如命,他这辈子最重要的东西第一是他的女儿,第二就是酒了。这个花水柔为他做的酒囊他几乎是片刻不离身,而且一旦空了就会第一时间注满。

    叶无辰伸手接住,笑着道:“谢谢花前辈的酒,改日一定请花前辈痛饮一番。”

    这原本客套的一句话立即被花震天当真,他大吼道:“好!小子,这可是你说的,你要是敢不跟老子痛饮一番就不是个男人!还有,什么前辈不前辈的,听着别扭,你小子直接叫我老花就行!”

    “那……一言为定!”叶无辰答应道,直接将他的后半句话忽略。他很早就看到花震天腰上别着这么个东西,并被他认定是蓄酒之物。

    他们之间的交谈让大半不了解花震天脾『性』的人直接傻眼。这个花震天之前还因为林啸被伤的事想教训叶无辰一番,但却被对方用堪称“卑鄙”的手段给阴了一把,还骗了三个条件。花震天不但不着怒,反而大笑而归,如今更是热情的过了头,听口气恨不得跟他结拜成兄弟一般。

    难道这个花震天有一种被人阴了之后全身暴爽的古怪癖好?

    “各位,请看。”

    叶无辰拔开塞子,酒香四溢。他仰头猛灌了漫漫一口,然后对着那副画一口喷出,水雾均匀的洒下,沾湿了整副画。然后他再次仰头,又重新灌下一口,同样的三次之后,他终于让人身体,笑意盈盈的站在旁边。

    他这怪异到极点的举动无一人能名其所以。纷纷把注意力集中到那副画上。随之,不知有多少人的嘴巴同一时间大大的张开,连下巴都惊得快要掉到了地上。又不知又多少原本拿在手中的东西都在不知不觉中掉落到了地上,一个带着老花镜的老年学士连眼睛都“吧嗒”一声掉在了地上。

    岂止是他们,连一向镇定自若的林啸都两眼圆瞪,连眼珠子都差点蹦出来。龙胤,脸上也『露』出了不知多少年没有出现过的呆滞之『色』。

本文网址:http://www.longtengshu.cn/book/0/256/14932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longtengshu.cn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