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6章 帝师王博

推荐阅读:龙王传说银狐天神诀神级小卖部大主宰超品相师美食供应商一念永恒玄界之门全职法师

    第066章 帝师王博

    惊叹的,艳羡的,激动的……甚至很大部分的老人与中年人都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激动的看着叶无辰手上的剑神指环,一脸的尊重与狂热。对大部分年轻人来说剑神只是神话般的存在,听上去虚无缥缈,而对他们来说,“剑神”二字的分量实在太重。那当初曾经是他们的支柱,信仰,乃至整个天龙国的支柱与信仰。

    而此时,万万人之上的龙胤也是站起身来,一脸的狂喜与敬意。然后大声道:“朕绝没想到,原来无辰竟然是剑神前辈的弟子,而能得剑神指环者将是剑神前辈唯一的传人。剑神传人终于出现,而且是我天龙城叶家之子,可见剑神前辈从来没有忘记过我们,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啊!哈哈哈哈!”

    龙胤放声大笑,也感染了他人。是啊,剑神没有忘记他们,而且选择了叶家之子为弟子,这就意味着下一个剑神必定会像大风国的风朝阳一样终生为天龙国效力,成为天龙国的守护神。此时,他们看向叶无辰的眼光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因为他是剑神的传人,是下一个剑神!

    “无辰,朕认为,你以后之成就,必超越尊师!”龙胤重重的说道。

    超越剑神,还有比这更高的评价吗!?但依据叶无辰之前的表现,无一人觉得这个评价过火,就连脸『色』越来越青的林家人潜意识里都完全认同。

    “皇上谬赞了。”叶无辰微笑着说道。

    “呵呵,原来如此。尊师人早已步入神道,如此看来,不止是他的剑,就连他琴棋书画都随之进入了我们无法想象的神道。难怪啊难怪。”老人抚了抚自己花白的胡子,又接着说道:“年轻人,老头子我厚颜提出一请求,可否将这幅《并蒂莲花》送给我这个老头子,老头子我到时必撤下墙壁之上的所有庸俗拙作,只留此一副,每日必细品三刻,以悟真正的画道。”

    叶无辰暗中无奈。这幅画根本没什么所谓的“神道”可言,只不过是极其巧妙地借助了一些物理原理而已。而且如今水迹干去,画已成型,也只能说是好画而已,不可重复那惊艳的小段时间。而且,他画这幅画自有他的目的。

    他恭敬的说道:“老前辈,此画已有其主,其实并不适合前辈。若前辈不嫌弃,改日晚辈必亲自登门为前辈作画三幅,还请老前辈不要见怪。”

    “此话当真?好,好!”老人一脸欣然的点头,然后转念一想,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原来如此,是我见此神作一时激动的老糊涂,忘记了并蒂莲花之本意,这下子可贻笑大方咯。”

    他的这句提醒让众人齐齐顿悟,并蒂莲花,意喻的是一对痴守相依的恋人,而他说此画已有主……难道他已经心有所属吗?想到此处,不少的未嫁女子不由的黯然伤神。相貌、气质、身世、武技、才华、师承,无一不是他人可望而不可及,完美的挑不出任何的瑕疵。这样的奇男子,这一生都不可能在遇到第二个了,又是怎样的女子才有幸配得上他。

    “辰儿,不要叫老前辈,他是你外公!”

    发出喊声的自然是王文姝。此时的她已经笑得合不拢嘴。在母亲的眼中,自己的孩子永远是最好的。但由于她的儿子之前实在是太过不争气,所以在外人面前一旦提起自己的孩子,她都会觉得面上无光,有一种深深的挫败感。而今天叶无辰的惊人表现,让她心中的欢喜和骄傲无以言表,此时,她才真正的感受到了一种做为母亲的骄傲,因为她的儿子是如此的优秀,就像一颗璀璨的明珠,成为了夺目的焦点,也压下了所有同龄人的光芒。

    那个老人便是她的父亲帝师王博。看他们老少一个称呼“年轻人”,一个称呼“老前辈”,顿时觉得哭笑不得,终于忍不住喊了出来。

    “呃?”叶无辰表情一僵,一脸的讶然。

    “哈哈哈哈!”王博一阵舒心的大笑,抚着长须道:“辰儿,外公听说你被剑神救起后记忆全失,如今依然不愿真心承认你的亲人。这也是人之常情,我不会『逼』你喊我这个外公,但你答应为我作画三幅,这件事可一定不许反悔!”

    “嗯,决不食言!”叶无辰微笑着回应。

    王博这些年人极少见过叶无辰,偶尔去趟叶家,也只会聊表心意的看望几眼,离开时都会暗中摇头,失望至极。而今,他却看到了一只已经一飞冲天的蛟龙。世事无常,在他看来,这句话在这个外孙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一些一直『迷』『惑』的人此时也是恍然大悟。怪不得这两人之间的称呼这么怪异,原来竟是如此。

    “好!这下外公可就放心了。辰儿,不知这幅《并蒂莲花》你欲送给哪家小姐。”王博笑着说道,他当众问出这个问题自然不是出于冒昧,而是他知道叶无辰既然是当众作画,又不隐晦的说出此画已有所属,必然是他想当场将这幅画送给一个人,他的这句话,刚好顺水推舟。

    一句话,让一些公主小姐顿时变得坐立不安,紧张的抓着衣角,翘首以盼的双目顾盼间如有流光闪动,望眼欲穿,渴望着一个巨大无比的惊喜从天而降。

    叶无辰没有回答,而且走到画板前,将这幅《并蒂莲花》小心的卷起,卷成细细的一卷,掩盖住了它曾经引发夸张惊叹的风华。然后又拿起花震天丢给他的酒囊,朗声道:“今日若无花前辈的酒,这幅画也不可能完成。所以,这幅画可以说是我与花前辈共同所作,所以,这幅画送给花前辈本该是天经地义……”

    一大帮子人立马傻眼,有的甚至差点没当场吐血……画了幅并蒂莲花到头来竟然送给一五大三粗的大老爷们,这这这这……

本文网址:http://www.longtengshu.cn/book/0/256/14932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longtengshu.cn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