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书 > 网游小说 > 网游之修罗传说2:天辰 > 第069章 《红尘一梦》

第069章 《红尘一梦》

推荐阅读:美食供应商玄界之门龙王传说银狐大主宰圣墟一念永恒超品相师神级小卖部全职法师

    第069章 《红尘一梦》

    现场的气氛一下子变得古怪无比。很快,龙胤威严的声音将这种气氛完全打破,并迅速转移了众人的注意力:“林啸,这场画技比赛无辰获胜,你可心服?”

    林啸低头道:“我本就已经心服口服,如今更是五体投地。”

    龙胤点了点头,道:“那么,现在开始第二场比赛!”稍微一想,接着说道:“林啸,朕听闻你从小便箫不离身,在箫上的造诣更是已达出神入化之境,不知道此传闻是真是假?”

    “回陛下,此传闻自然为真。林啸名中带一‘啸’字,与‘箫’谐音,自出生便与箫有缘,从很小的时候便嗜箫如命,每日必吹箫自冶。无论去往何地都是箫不离身,不但可随时释放胸怀,危机时刻更可为剑。在林啸所学之中,以箫为最。”林啸说道,然后从袖中抽出一根白玉箫。在这种场合以及之前的比斗之中依然带着一把箫,可见他的箫不离身之说并不为虚。

    “很好,传闻你的箫技天下无双,每次独自吹奏时过路飞鸟,地上爬虫都会聚集在你身边不肯离去。但除了你的家人,从未有人能有幸欣赏过此音此景。既然你刚好有箫在身,那么,这第二场便是比箫!也让朕能亲耳倾听一番何为真正的箫音。你可有胜他的把握?”龙胤说道。

    龙胤之言分毫不错,天龙城一直传闻林家林啸在箫上的造诣已达到了超凡入圣的无上境界,其音仿若来自天上,在河畔吹响时引来雁落鱼出,在林间吹响时引来大小野兽聚集其身侧,久久都不愿离去。而这些如神话一般让人难以置信的传闻经常听人说起,却几乎无人见过。在场之人中,除了几个林家之人,也从未有人听过他的箫音。一时间,他们又是期待,又是兴奋。林啸自己方才也说过自己所学之中,以箫为最,他又岂是个会信口雌黄之人。

    林啸双手轻盈的持箫,右手在其上轻柔的抚『摸』着,仿佛那不是一把白玉萧,而是和自己一生痴守的恋人。他有些失神的说道:“此箫名为红尘一梦,原本是我母亲贴身之物,一直视若生命,在我三岁那年母亲因病过世,临终前她把此箫交予我……这是母亲临终前亲手交予我的唯一之物,她过世之后,我大哭三天三夜,发誓终生不离此箫。”

    他轻舒一口气,双手托起白玉箫,轻声道:“每当忆起母亲,我便会吹奏此箫,十七年来,从未有一天断过。久而久之,情融其中,意融其中,两年前更是有了心融其中的微妙感觉。它知我心,而我亦知它心。此生……不离不弃。我从未与人比试过箫音,因为无人可配。世间之俗音,又怎配与我的红尘一梦之音相提并论,同室而奏。”

    林啸脸上的表情即是缅怀,又是傲然,却丝毫不让人觉得他在夸大其词。这源于他对萧的执着和感情,他对箫的『操』控境界也早已超出了普通人的理解。

    “今日,为我林家荣誉,我林啸便以此箫与叶公子比试一番,此战……必胜!若败,终生不再触箫!”

    他的神情,他的眼神,还有他在抚弄白玉箫时流『露』出的情感与气质……这一刻,他们看到了另一个林啸,一个优雅、忧郁、尽显沧桑的林啸,而他的变化,皆因为他取出了那支白玉箫。

    一支箫竟如此明显的影响了一个人的心情与气质,那么他与此箫之间的契合,究竟已经的达到了一个怎样的惊人程度。难怪传闻他的箫声举世无双,难怪他自言他的箫声非世间俗音之可比。他们听闻过剑的最高境界是人剑合一,却从未听闻过有人能与箫心灵相通。而他做到了,那么他的箫音,还有谁人可及。

    一根白玉做成的长箫,尾端刻了一个小小的“茹”字,想来是他母亲的名字,除此之外,和普通的玉箫并无任何区别。但林啸看向它时的眼神与气质变化让他知道林啸的话没有一个字是假的。叶无辰移开目光,然后双目微闭,毫无波澜。

    而此时,林啸也缓缓闭上眼睛,然后轻缓的将白玉箫放到唇边。完全没有过问龙胤和叶无辰的意思,而是主动首先开始,似是觉得完全没有必要过问。因为从龙胤提出要比箫的同时,他就知道自己已经胜了。叶无辰武技胜他,他虽有不甘,但坦然接受,因为他从不认为自己在同龄人中真的已经无人可及。画技胜他,他也已心服口服,甚至暗自钦佩。但他绝不相信,自己的箫也会败给他。因为箫是他一生的执着与骄傲,不会败,也不能败。

    在他举箫之时,众人已经安静下来,箫声徐徐响起之时,偌大的广场已经落针可闻。恍惚之间,他们竟感觉自己听到的不是箫音,而是一阵柔柔的风拂面而来,而他们仿佛置身于一个翠绿的竹林之中,竹林的深处里飘出清凉的箫声,那箫声似是从内心的最深处传来,回『荡』在他们的心间……忽然之间,箫声一转,由婉转悠长变得变化多端,他们眼前的场景也跟着发生了急剧变化,箫声夹着冰泉之气,忽如海浪层层推进,忽如雪花阵阵纷飞,忽如峡谷一阵旋风,急剧而上,忽如深夜银河静静流淌……箫音再次一转,变得如泣如诉,柔肠百转,人们犹如听到了一个少女美妙的歌声。心中,也逐渐映出了那个少女越来越清晰的身影。她只有七八岁大小,踏着优雅的步子一步步走来,但不管她怎么走,都无法真正的靠近。

    一阵温暖的风吹起,暖暖的阳光洒下,空中忽然随风舞起瓣瓣桃花花瓣,女子脚下的土地颗颗绿草野花冒尖,将大地铺成碧绿一片,点缀着万紫千红。这是春的美丽。

    一阵清凉的风吹起,那个小女孩变成了一个双十年华的女子,她嘴角噙笑,翩翩起舞。烈日当空,万物繁盛,天地繁华,这是夏的气息。

    一阵萧索的风吹起,少女在风中变成了一风华渐失的中年女子,她没有了歌声,没有了舞姿,就那么沉默着一步步走来,脚步沉稳笃定,葱绿的大地此时也开始变得枯黄,万物开始不顾天地的挽留,缓慢的衰退。这是秋的萧条。

    一阵寒冷的风吹起,女人变成了一个两鬓花白的老人,她的脚步变得蹒跚,曾经美丽的双眼也变得秽浊,但她依然强撑着自己,坚强的踩着厚厚的积雪一步步的走下去。阳光失去了它的灼热,大地也已经完全失去了生机,被皑皑白雪覆盖,也覆盖了曾经所有的美丽与希望。最后,那个蹒跚的身影终于在风雪交加的寒风之中倒了下去,直到身体被白雪所覆盖,再也看不到她的身影。这是冬的完结。

    箫音在此刻停止,定格在人们心中的是最后那白雪皑皑的世界,因为那是一个人最终的归宿,是谁都逃不过的生命完结。

本文网址:http://www.longtengshu.cn/book/0/256/14933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longtengshu.cn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