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书 > 都市小说 > 阿兵哥艳遇录 > 第九章 色狼所长的阴谋(三)

第九章 色狼所长的阴谋(三)

推荐阅读:圣墟玄界之门神级小卖部超品相师美食供应商银狐一念永恒大主宰龙王传说全职法师

    听陈雪讲完,我气的就想提把斧子去劈了刘明洋那人渣。陈雪红了红眼睛,说道:“方伟平,我知道你关心我,所以才告诉你。但我不想你出事。”

    “那我还是男人吗?”我嚷道。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这世上没有哪个男人会让自己喜欢的女人受这种调戏。

    “我讲你听,是因为我信任你,让你心里有个数,他是个伪君子。”陈雪又说,“这事到此为止,我想他也不敢怎么样了。”

    我牙齿咬得咯咯响,强压下心头的怒火。有道是,群子报仇,十年不晚。我不会咽下这口气,刘明洋那小子早晚会栽在我手里。

    我怕陈雪担心,只好装作心气平和,陈雪才让我出了门。

    晚风很清爽,我才真正平静了一点。想起刘明洋那人渣,我恨恨的朝地上吐了口吐沫。

    第二天,正常上班,我和陈雪之间多了一些默契。

    二代证的工作已接近尾声。拍照人数也明显少了许多,我和李邦倒是轻松了不少。刘明洋那小子兴许是闻到了什么气息,天天来找茬,不是卫生不好,就是拍照的人少。话里语外就是嫌两人太多。

    李邦很不服气,忿忿道:“加班时他怎么不来说话?要辞退我们就别玩yin,明说好了。”

    我心里有数,他是针对我,又不能目明张胆。我才不管他,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让他难受好了。

    这天,刘明洋把我、李邦、协管员王霞及陈雪一起叫到了办公室。人模狗样的和我们开个小会。

    yinyin的小眼一转,我就看出他尽搞些歪念头。因为知道了他和陈雪出差的事,我就更看不起他,每次碰到他,也不和他招呼,尽是鄙夷之sè。

    要不是知道我和吴骏的铁关系,我想他早就找了个借口辞退了我。我倒是无所谓,反正和陈雪之间有了些默契,待不待着也无所谓了。就是这个时候走,不是很放心。虽然料定刘明洋不会明目张胆的再对陈雪如何,但小人就是小人,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陈雪不象我,惹毛了我大不了可以一走了之再换份工作。她是个单亲家庭出来的孩子。陈雪的父亲也是个军人,而且是中缅边镜特jing部队的指挥官。在她十岁那一年,她父亲在执行一次任务时,出了紧急状况,为救一名战士而壮烈牺牲。具体的情况陈雪也不是很清楚,因为当时年纪还小,这么些年她妈一个人把她拉扯大,每一次陈雪一问起关于她父亲的事,她妈都泪流满面。以至于陈雪不敢在她妈面前提起她父亲。

    也正因为如此,陈雪对参过军的人就有一种莫名的好感。也许正是这点机缘巧合,让我占了天时地利。

    陈雪外表柔弱,内心却坚强执着。从父亲走的那一年起,就开始发愤读书,发誓要保护好照顾好自己的母亲。高中毕业,她本来想参军,但她妈死活不答应。陈雪只好选择了jing校。

    自从知道她的家庭背景后,我对陈雪的喜欢中更增加了一丝怜爱。内心的保护yu曾一度的膨胀,虽然目前来讲,具体的保护我还做不到,只能暗中护送什么的。

    正胡思乱想之际,(也怪了,每回坐到刘明洋的办公室,我的思维就开始漫无边际。也许是潜意识里对他的抗拒吧。)只听刘明洋咂巴着厚嘴唇yin阳怪气道:“从今天开始,你们楼下户籍室包括二代证工作人员作一个调整。”

    故意盯着我们看了几眼,又道:“鉴于二代证的进度和协jing那边的繁忙,方伟平从今天开始跟着他们上班,工作一天一夜,休息一天一夜;王霞从窗口接待厅调到二代证摄相室,与李邦搭档;户籍室所有的事务由陈雪负责,对于新jing也是一个好的锻炼。”

    cāo他娘的锻炼。都知道户籍室窗口的接待量大,两个人都忙不过来,一个人不累死?摆明了就是整风运动。对于我,他明里是调动,实际是把我和陈雪分开。协jing那边的工作一般情况下就是到街上巡逻,或跟着民jing处jing,很少在派出所待着,除非看守留置对象。

    想到他以前的种种,看到刘明洋此刻得意的神情在我脸前晃动,一团怒火升上来,我非揍他个半死,给陈雪出出气。

    陈雪站在我旁边,注意到我的神情,用肘轻轻碰了碰我,示意我别冲动,冷静下来。我盯着陈雪几秒,这样做只是逞一时之勇,并不能帮上她的忙,相反也许害了她,(摄相室与户籍室一般都归内勤管)强咽下几口吐沫。

    “刘所长吩咐完了吗?如果讲完了,我们该回各自的岗位了。”陈雪冷冷的说道。

    刘明洋点点,表示结束了谈话。

    我和陈雪几个沉默了一会。回到摄相室,我草草的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东西,并和王霞作了一下简单的交接工作。李邦倒有点舍不得我,娘们似的拉着我,却说不出什么言语。毕竟几个月的共事,我的人缘从小到部队一直是极好的。

    陈雪看着我,一副yu言又止的样子。跟她到没人的地方,问道:“怎么啦?”

    “上次,你朋友不是叫你辞职吗?”陈雪问道。原来是这事,我舒了一口气,轻松回答道:“是啊,不过,不急,我在这里再待一段时间。”

    “我没事,你跟你朋友去干别的工作好了。”她抬眼望着。“真的。在这里,委屈你了。”

    离得很近,吹气若兰。我闻得清清楚楚。心里一阵激动。聪明加敏感加漂亮的小女人。

    “好男儿志在四方,不急于一时的。”气氛有点沉闷,我受不了那种氛围,打趣道。

    正要再说什么,王霞在那边喊了,可能工作上有事了。陈雪朝我看了几眼,就匆匆的跑了过去。

    我站在无人的楼道里,闭着眼睛镇定了一会,来到协jing队报到。和他们本来就已经熟悉了,打成一片自是不在话下。

    协jing队一共有三十人,加上我就是三十一个。分成两班,一班十五人。一般情况下上一天一夜班,休息一天一夜,两班轮流上班。若碰到辖区内有什么紧急情况或者市局需要备勤,就连续上班没有休息。说到底,还是蛮辛苦的。好在原先在消防队也不轻松,还算适应。几天下来,我对协jing工作也有了进一步的认识。

    我们班上连我在内,一共十六人,又分成四个小组,一组待在派出所里接jing备勤,另外三组就下辖区巡逻。我和小贾六、王志飞、阿震一组。因为四个人都是当兵出身,习惯倒是差不多,办事都干净利落,没出几天就称兄道弟。

    因为心里一直担心着陈雪。每天上班都提早二十分钟到单位,(有时就是早上下班时)跑到户籍室看她的情况。还算好,除了繁忙没有其他的事,刘明洋那小子倒是很少到户籍室瞎转悠。

本文网址:http://www.longtengshu.cn/book/0/276/16153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longtengshu.cn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