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灵异小说 > 神算天师 > 第一章 校园奇遇(上)

第一章 校园奇遇(上)

推荐阅读:流氓异界行大学流氓流氓公爵流氓足球经理爱情游戏:恋上一个流氓流氓大英雄流氓天下都市流氓将军重生之流氓少爷剩女撩人:狼君很流氓

    第一章 校园奇遇(上)()

    终于毕业了!

    高三假期刚一结束,赵东阳早早就坐上了去往新学校的火车,他一刻也不想在家呆了。

    赵东阳出身在一个相学世家,祖祖辈辈都是风水相学的高手,一脉单传到了他这一代,赵东阳的爷爷和父亲当然希望他能发扬传统,继续做一个相师。

    面对家族巨大的压力,年幼的赵东阳妥协了,小学六年、中学六年,别的同学可以打电动、看漫画,而他只有拿着罗盘、看着发霉的相书羡慕的份。

    也许真的因为基因问题,赵东阳在初中的时候就可以独立起卦,而且在风水上的推算尤其准确,不由让他的爷爷和父亲欣喜不已,不是赵东阳母亲坚持的话,他连大学都没机会上,直接按照爷爷的要求入世了。

    其实赵东本一点也不喜欢做个相师,作为现代人他更喜欢用科学来解释问题,他不相信人的命运靠几根竹签、几张黄纸就能推算的出,这根本就是骗人的把戏吗?

    不过他可从来没敢提过这个想法,只有一次偶然说了嘴,都差点被他爷爷拿菜刀砍了。

    所以在他高三填报志愿的时候,毅然填写了一个离家万里的学校,为的就是能躲开家人的管束。收到通知书那天,赵东阳兴奋的忙里忙外收拾东西,而他的爷爷和父亲却出奇的保持了沉默。直到临行前,他的爷爷才把他叫进了书房里进行了一次长谈。

    坐在火车上,赵东阳看着手里祖传的罗盘,爷爷的话又在耳边响起。

    “孩子,我知道你对相学不太感兴趣,这不是你的错,而是因为我们现在的相学知识本是就有缺憾。其实根据古书中记载,易经并不是仅仅只有八卦,而有十六挂之多。只因这前八卦每一卦都掌管着鬼神难测的能力,一旦运转,连天机也可算破。于是一位先贤才将前八卦抹去,留下了现如今的八卦。由于前八卦的缺失,再加上时代变更,科学的昌明,只余八卦的易学也就渐渐衰败了……”

    “这是我们祖传的定心针,是相术界三大神器之一,遗憾的是我一直无法使用,据祖上讲,只有将16卦同时拥有才能发挥它的功效,现在我把他交给你,希望你能将相学一脉发扬光大。”

    赵东阳不由的摇摇头,罗盘他见过不少,可从来没见过这么奇怪的罗盘,不光中间罗表处没有指北针,而且在罗表周围除了常见的乾坤八卦外,还空着八个扇型空格,根本就是个不能用的废品吗!

    再联系那番话,赵东阳阴险的想:“也许这根本就是爷爷补下的圈套,想就此吸引我的注意力,好让我潜心研究相术。”

    赵东阳觉得这很有可能,随手把罗盘塞进背包里。“嘿嘿,那爷爷你可要失望了。”掏出一本玄幻小说,把他爷爷的嘱托丢到九霄云外了。

    开学已经一个多月了,赵东阳上过的课加起来没有十节,好容易第一次可以自由支配时间,他要尽情的享受生活。

    相对于去听无聊的课,赵东阳更喜欢在上午的时间去图书馆坐坐。

    赵东阳所在的大学非常有名,不仅在他所在的省市,即便在全国也是叫的响的。这并不是因为前几年这里出过一名县长,更不是因为女生宿舍的几次闹鬼事件,而是因为他们学校的图书馆。

    据说现在的图书馆是几百年以前的宫廷书阁改建而成,所以即使现在,图书馆仍然延续了几百年前的名字,一心阁,连同名字,一心阁原有的几十万册珍贵图书也一同延续了下来。

    现任的图书馆馆长有一次在报纸上夸口:如果一本汉学研究方面的书你在一心阁找不到,那这个地球上恐怕不会有了。

    我们不去探讨这句话到底真实『性』有多大,但从馆长嚣张的语气不难真的有点势力。于是赵东阳所在的大学整体还是6层建筑以下的水平时,一心阁已经是金碧辉煌的二十层建筑了。

    不过这些都和赵东阳无关,他既不会因此产生一点自豪感,更不会认为有近水楼台的便利所以改行学中文,他的兴趣是图书馆里的流行杂志和通俗小说。

    这二年市场搞活了,国家也放弃了每年继续为一心阁投资图书维护费,本着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的国人优良传统,一心阁也开始搞起了租书的副业,当然租赁的书刊不会是那些线装书,而是什么流行租什么,从武侠言情到车楼杂志、八卦文学,可以这么说,除了外,这里几乎什么方面的书刊都有点。

    学生为了消闲娱乐,管理员为了多拿奖金,于是像赵东阳这样在不合适的时间出现在这样不合适的地点的好学青年,没有谁会去深究他到底在学些什么。

    一番精心挑选,赵东阳看中了一部新出版的玄幻小说。办完手续赵东阳拣了个靠空调较近的地方坐了下来,很快就坠进了书中光怪陆离的世界之中,连旁边逐渐靠近的高根皮鞋声都恍然不觉。

    “赵东阳!”一只手凭空出现在赵东阳的面前,一把将他的书夺去。“好你个赵东阳,这次看你还怎么狡辩!”

    我们的老赵还没出书里的情节出来,脑袋现在还处在暂时的短路中,他心说:这是哪来的高手,好快的招数,难道是修真者。

    等把三魂七魄全部收回,赵东阳终于看清了对面高手的长相。就见对面此人年方28,一头长发披肩,精致的五官完美的组合在一张嫩白的脸上,妖娆的身躯还散发着阵阵淡淡的香气。

    赵东阳一见此人,不由一阵的心虚:“雷老师,你怎么在这啊?也来看书?”来的不是什么修真高手,可就算真的修真者来了也不会让赵东阳如此紧张。如果让赵东阳用一句话概括一下这位美女辅导员miss雷,赵东阳会说:她是只老虎。如果问他还有没有补充,赵东阳肯定要神『色』凝重的强调一句:她可是母的。

    此时的miss雷,正低沉的看着赵东阳。“赵东阳,这次你给我准备了什么理由?是拉肚子,还是家里有急事需要你打电话?”miss雷说话时很随意的晃了晃手刚缴获的赃物。

    这次人脏并获,赵东阳知道再找任何理由也是徒劳的了,不如坦白点,求个宽大处理。“雷老师,这次没……没理由,我甘愿受罚!。”

    “哼,态度还不错,这次就罚你抄十遍书,如果再有下次,我一定把你家长叫来,还要让你在全校同学面前念检查,然后……”

    赵东阳没敢听后面的话,连连点头说:“是,是,我一定改过自新,保证不会有下次了。”心里暗叹自己运气好,碰上雷老虎心情不错,只是抄十遍玄幻小说而已,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也应该算是娱乐活动。

    低着头,以免心中喜悦被眼睛出卖,赵东阳伸手就要接过miss雷手里的小说。

    “干什么?想抄这本,你想也别想!你要抄的是这本!”miss雷眼中带着狡黠的笑意,变魔术般从手袋里取出了一部书页泛黄的线装书。

    赵东阳一眼认出那书上的文字是甲骨文,如果书上有印刷日期的话,肯定是公元前的某年。“雷……雷老师,这玩笑开大了吧,你让我抄这部,不如杀了我吧!”

    miss雷把眼一眯,两道无形的杀气『射』了出来。“怎么?不愿意?那好,我就不强迫你了。回去写检查吧,星期一升旗的时候作好朗诵准备。”说完就要把那线装书收起来。

    “我愿意,我愿意。”赵东阳赶忙冲上去死死的抓住miss雷拿书的手,几乎带着哭腔说:“雷老师,我错了,让我抄吧!”

    miss雷『露』出了胜利般的笑容把书递了过来。“这可是你自愿的喔!”

    赵东阳心里叫苦,这难道也叫自愿?可狡辩的话却一句也不敢说了,必恭必敬的伸手去接书。

    也许是昨晚睡的有点晚,赵东阳觉得眼皮有点发沉,周围的声音也模糊起来。就连自己伸出去的手,也觉得速度是那么的缓慢。

    手渐渐的离书越来越近,赵东阳把书握住,可就在拿到书的一刹那,赵东阳全身一颤,紧接着一种触电的感觉袭遍全身,他感觉时间好像在这一刻静止了,周围变的突然静悄悄的,无数奇怪记忆涌进了脑海里,时而是几个小孩在树下嬉戏,时而是连绵数里的宏伟宫殿,时而是一位国『色』天香的美女,时而又变成了金戈铁马的古战场。而且赵东阳还注意到,在所有的场景背后,总有一个好像太极图案一样的巨大圆盘在不停的旋转。

    “赵东阳,赵东阳。你怎么了!”一个细微的声音钻进了赵东阳的耳朵里。赵东阳心中一动,眼前的画面立刻消失不见,变成了miss雷关切的脸。

    感觉背后的衣服湿漉漉的,赵东阳才发现居然出了一身的汗。“呼”,长出了一口气,赵东阳抹了把头上汗。“雷老师,我没事!”

    “那为什么突然一动不动的,是不是生病了?”miss上前『摸』了『摸』赵东阳的额头。

    “也许……也许是昨晚没睡好吧”赵东阳不自然的说,其实连他自己不知道究竟是怎么了。

    “既然这样,那赶紧回去抄书吧,记得明天给我送到办公室来。”

    赵东阳一愣,这才想起罚抄古书的事情,忍不住小声嘟囔道:“雷老师,你这样可是有体罚学生的嫌疑啊,难道不怕我去教育部门告你?”

    “呵呵,有长进啊!懂的使用法律武器了。那你去告我吧,不过作为你的老师,我善意的提醒你一句,一定要先掌握证据。如果没有,我认为法律比较会愿意相信我!”说完,长发潇洒的一甩,走向了出口。“记住,明天我就要看到那部书的十份手抄本。”出门前,miss仍不忘威胁一句。

    正午的阳光格外的明媚,晃的赵东阳闭上了眼,他在想,能将“顺我者倡,逆我者亡”执行的如此彻底,miss雷如果可能回到唐朝,武则天只有当一辈子宫女的命。

    回到宿舍,宿舍的三大损友立刻围拢上来。“老赵,听说你雷老虎抓了?真的还是假的?”

    “哎!流年不利啊!”赵东阳把经过大致讲了一遍,除了那些突然出现在脑海里的画面。

    “抄十次古书?”小胖大笑着说:“哈哈,恭喜你啊老赵,没想你劫后余生,还成为了我们计算机系第一个研究史前文字爱好者,一定要去庆祝一下!”

    赵东阳心里大叹交友不慎,忍住拔刀的冲动,说道:“几位仁兄,兄弟现在可是有难了,谁能帮我抄一两遍啊!”

    “不行啊,今晚我佳人有约,怕帮不了你了。”小胖表情不自然的说。

    “我要为小胖保驾护航,如果碰上恐龙,我好出手相救。”上铺的丁当猫这样解释。

    “老梁,现在就只有你,你不会见死不救吧!”赵东阳把希望的目光落在了老梁身上。

    “我……我!”老梁犹豫了一下。“对了,我等下要拉肚子,哎呀,你看,说来就来了。”

    三大损友相继离开后,宿舍也安静下来。赵东阳自嘲的想:这样也好,免的被他们吵死。

    下午没有课,赵东阳吃了碗泡面就开始捧着古书发呆,不知道为什么,他隐约觉得,那些奇怪的画面和这部古书一定有着某种联系,可就是找不出一点头绪,就连那些画面也记不起几个了。

    “这部书里到底写了些什么?”赵东阳心想。

    整整一下午,赵东阳都在研究这部书,可发现除了可以数清楚共有1326个字组成外,没有任何结果。说是字,其实更像是1326个图案,尤其封面上的题目,怎么看怎么像个太阳。

    最后他决定放弃。“不管了,先过了雷老虎这关再说。”

    说干就干,翻出尘封已久的纸、笔,赵东阳开始了他的画书行动,因为他根本不把这些甲骨文当成字,而是简笔画。中间他只在吃晚饭时休息了一下,但即便这样,直到11点熄灯的时候,赵东阳也只完成了9遍。

本文网址:http://www.longtengshu.cn/book/0/346/22556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longtengshu.cn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