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灵异小说 > 神算天师 > 第九章 牛刀小试(上)

第九章 牛刀小试(上)

推荐阅读:流氓异界行大学流氓流氓公爵流氓足球经理爱情游戏:恋上一个流氓流氓大英雄流氓天下都市流氓将军重生之流氓少爷剩女撩人:狼君很流氓

    第九章 牛刀小试(上)()

    走出校长办公室,赵东阳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虽然刚才两人一直没有提到打架的事,但从校长对他的态度看,保住小胖他们应该不是什么难事,毕竟校长现在还要靠他。

    但赵东阳也有点后怕,多亏校长是一个风水相术的痴『迷』者,如果换成其他人,他们四人的大学生涯刚开始就要提前结束了。“看来是不是以后也要给自己算算命了!”从学会相术,赵东阳从来没有给自己算过命,一来是有些不信,二来他总认为这样有违天意,对于其他人,相师可以有选择的说,可对于自己只要一算,所有结果都会知道,这也要注意,那也要注意,活着还不得累死。这就是为什么医生常常活不久的原因。

    看看表已经快12点了,赵东阳不由加紧往寝室赶,再晚了食堂就剩菜汤了。

    路过寝室门口的商店,赵东阳一眼看到柜台上的香烟。

    “老板,给我几包香烟,要最便宜的。”

    老板立刻一脸鄙夷的看了赵东阳几眼,估计当他是穷酸的老烟枪了。

    赵东阳也懒的解释,付了钱走出商店,正看见不远处田雅丽正在东张西望好像在等人。

    “好巧啊!”赵东阳走上去打了个招呼,“呵呵,我发现只要一到吃饭时间我就能碰到你,不会又想让我请你吃饭吧!”两次共进午餐,赵东阳已经和田雅丽比较熟了,不自觉的开起了玩笑。

    “哼!”田雅丽重重的哼了一声,把头扭到了一边。

    “呵呵,这是和谁生气呢?不会是男朋友爽约吧,告诉我是谁,我去寝室把他揪出来!”赵东阳说完,见田雅丽脸突然红了一下,暗想自己果然没猜错。

    田雅丽瞪了赵东阳一眼,指着手表道:“赵东阳,你看看几点了,没想到你这么没信誉,你觉得很巧吗?我可是在这里等了你两个小时了!”

    赵东阳一愣,诧异的道:“你难道在等我?真的又想要我请你吃饭?”

    “本来不是,现在是了!”

    “大人,我好冤枉啊,你什么时候说过等我的!”

    “就今天早上啊,难道你忘了,哼,没想到你不光没信用而且还无脑!”

    “今天早上?”赵东阳努力回忆着,猛然想起田雅丽电话里好像是说过要等他,可当时正在想不健康的东西,直接忽略掉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给忘记了!可你也没说定啊!”

    “我不管,你得补偿我!”

    “那……那好吧!”看着田雅丽浮现出的笑容,赵东阳不由为马上会被洗劫的钱包而难过。接连两顿肯得基已经把本月生活费去了一半,再加上今天这餐,剩下的十几天,每天看来只能吃素了。

    “你说什么,今天你们打架了?”肯得基的餐厅里,田雅丽瞪大眼睛说。

    “是啊,差不多两个班学生都动手了。”

    “好可惜啊,这样的大场面没看到!下次要再发生这样的事,一定记的叫我啊!”

    赵东阳差点把刚喝下的可乐喷出来。“小姐,你还想有下次,只这一次我们都要被开除了,难道你不准备向我道歉!”

    “为什么啊?”田雅丽奇怪的问。

    赵东阳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了一遍。

    “哈哈,笑死我了,你可好倒霉啊!”

    “很好笑吗?”赵东阳不觉有点生气,怎么说这件事也是因为她而起的啊。

    见赵东阳生了气,田雅丽止住笑,吐了吐舌头说:“别生气,我是无心的!下次我请你吃饭,算是向你道歉!”

    “这还差不多!”想了想,赵东阳又道:“对了,下午你们有课吗?我想去看看那只鬼有没有留下什么痕迹!”

    “好啊,下午我们正好没课!”

    从餐厅出来,赵东阳又按上次的办法混进了田雅丽的寝室。一走进去,赵东阳就发现玄宫阵局被人触动了!他不由有些吃惊,虽然玄宫局的威力不大,但毕竟是黄卦级的阵法,一般风水师恐怕看也看不明白。

    赵东阳想:是什么人触动了阵法还能全身而退?

    走到上次布阵的地方,赵东阳运起玄相功把牙签从地里取出来,就见其中一个已经折断了,在断裂处还挂着一根长头发。

    回头看看了寝室里的四个女生,没一个人是这么长的头发,赵东阳知道这一定是那个“鬼”留下来的。

    想起身上还装着校长的半盒“中华”香烟,赵东阳取出九支,在头发周围布下一个勘命局,缓缓闭上眼睛,进入到心定状态。

    赵东阳的脑海中立刻浮现出昨晚女生寝室里的景象,看着那只“鬼”如何潜进寝室,又如何被阵法所伤,然后又如何原路返回,一切都历历在目。

    睁开眼,赵东阳对愣愣的看着他的四女说:“在走廊倒数第三间寝室,是不是住着一个长头发女孩?”

    “有啊!”田雅丽的一个室友说,“她可是我们系出名的才女,今年大四,每期都有拿全额奖学金!”说完,女生狐疑的看了一眼赵东阳,“你怎么知道她住哪里!”

    赵东阳没有回答,对田雅丽的说:“替我约她出来吧,我肯定她就是那只鬼了!”

    “不可能,她怎么会扮鬼!”

    赵东阳反问道:“为什么不可能?这根头发就是最好的证明。”

    想起赵东阳一系列古怪的行为,田雅丽还是照做了,拿起话筒。“师姐你好,请问一会有时间吗……”

    学校的假山后,赵东阳打量着眼前这位传说中的才女,虽然她的容貌比田雅丽差一点,但身上却有种高贵的气质。加上高挑的身材,披肩长发,平时也一定是男生争夺的热门对象。

    但赵东阳注意到,在才女的左眼下有一个黑痣,而且她的双肩很宽且平,这说明她的父亲已经过世,而她则肩负着家庭的重担,再有双脚宽大,注定是一生劳碌的命。

    没等赵东阳算完,就听才女冷冷的道:“是谁找我?有话快点说,我很忙的!”

    田雅丽四女不由的把中间的赵东阳让出来。

    深吸了一口气,赵东阳说:“你应该知道最近女生寝室闹鬼吧!”

    “听说过!”才女表情有些不自然。

    赵东阳走近几步,直视着才女的眼睛说:“那你一定知道那只鬼是谁吧!”

    “你说话好奇怪,我怎么会知道?”才女有些不敢看赵东阳的眼睛。“没其他事我要走了。”说着,才女转身就要走。

    “站住!”赵东阳一把抓住才女的右手,厉声道:“你还要装神弄鬼到什么时候!”一把将她的袖口拉起,在才女雪白的胳膊上,赫然『插』着半截牙签。

    “啊!”旁边的四女一见,不由的叫出声来。

    赵东阳喝道:“这是什么,你不会不知道了吧!”

    “这和你没关系,你放开我!”才女狠狠的甩开赵东阳的手,继续向外走。

    赵东阳没拦她,从口袋里掏出另外的半截牙签握在手里,嘴里念念有词。

    立刻,才女站住不动了,扭回头说:“你……你就是那个布阵的人?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在她的脸上充满恐惧、痛苦的神『色』,在赵东阳低沉的声音中,她感觉好像有无数的虫蚁从『插』着牙签的伤口钻进了身体,并且正向全身扩散。

    痛痒难当下,她再也坚持不住了,“啊!”的一声凄叫,倒在地上四下不停的『乱』滚,“不要念了,求你不要念了,我……我错了!”

    “赵东阳,你就放过师姐吧,她好可怜啊!”田雅丽在旁边说。

    赵东阳也觉得有些残忍,叹了口气停下来,走到才女近前:“你现在知道错已经晚了,跟我去警局,等待法律的惩罚吧!”

    “不,不,求你不要把我交给警察!”才女蜷曲在地上,拉着赵东阳的裤腿哭着说,“如果我坐牢了,我的全家都会死的。”现在的她头发蓬松散『乱』,哪里还有一点才女的样子。

    这时,田雅丽也走过来同情的问道。“为什么会这样啊!”

    才女嚎啕大哭,断断续续的道出了其中的原因。

    原来才女是一名乡下出生的姑娘,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生活虽然清苦,但一家人也过的其乐融融,她和弟弟也一直非常刻苦,成绩名列前茅。然而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夺走了她父亲的生命,她母亲受不了这样的打击,听到消息当场就疯掉了,从此一家的重任落到了她的肩膀上,又要照顾疯了的母亲,还要赚钱养家供她和弟弟上学,生活苦不堪言,她甚至都产生过轻生的念头。

    幸好同村的一位巫婆帮了她,不光给她饭吃,供她上学,还在每天教她巫术。没过几年那个就巫婆去世了,以巫婆徒弟的身份,她继承了巫婆的事业,开始为乡亲占卜吉凶、预测天气,这样生活才渐渐好转起来。然而等她上了大学,城市中很少再也有人相信巫术,失去了生活来源的她再无法养家,于是才想到了扮鬼偷东西维持生计。

    “师姐你别哭了,没想到你身世这么可怜,我们一定不会告诉警察的!”田雅丽四女一边安慰才女,一边跟着掉眼泪。

    赵东阳也不觉有些同情她,可心里却有个疑问,蹲下身子问道:“你的巫术有没有口诀之类的,能念几句让我听听吗?”

    说话时,赵东阳把手里的半截牙签和才女胳膊上的对接在一起,低声念了几句,然后猛的向上一拔,将那半截牙签带了出来,在才女的胳膊上完全看不出任何伤痕。

    才女感激的看了赵东阳一眼说:“巫术的口诀非常繁多,不知道你想听哪方面的!”

    想起最近正在研究阵法,赵东阳说:“你就说个阵法方面的吧!”

    才女点点头,语速缓慢的念出一段饶口的文字。

    赵东阳越听越吃惊,才女所念的正是“玄宫阵”口诀,难怪她可以在玄宫阵里逃走。但比《参神通赞》上所写的,她念的口诀要少很多,只是简单的介绍了玄宫阵,对如何布阵,又怎样变化并没有提到。

    “请问你念的口诀就只有这些吗?”

    “是啊,师傅当年就是这样教我的,一字不差!”

    赵东阳点点头,他已经明白,巫术创始人很可能就是学会了?卦一少部分而已,如果学全,才女也不会像今天这样不济。

    赵东阳按照玄宫阵的方位,在地上点了五点,然后说:“玄宫阵千变万化,你掌握的实在有限,遇到高手不但没用,反而会惹火烧身,忘了巫术吧,安心做个本分人!”

本文网址:http://www.longtengshu.cn/book/0/346/22557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longtengshu.cn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