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灵异小说 > 神算天师 > 第十一章 第一桶金(上)

第十一章 第一桶金(上)

推荐阅读:天神诀一念永恒玄界之门全职法师龙王传说圣墟超品相师银狐美食供应商神级小卖部

    第十一章 第一桶金(上)()

    校长果然守信,第二天上午刚上课,打架事件的处理意见就发到了各系。作为当事者,miss雷还特意在班上当中宣读。

    “……昨天在『操』场上发生两班学生恶『性』斗殴事件……经学校领导决定,对于打架两系做警告处分一次,带头打架政法三班某某、某某开除学籍,留校察看一年。”miss雷读到这里停了一下。

    “另外,对于见义勇为的计算机的赵东阳同学,进行全校通报表扬,特授予‘见义勇为’奖,请赵东阳同学上来领奖!”

    miss雷刚说完,班里“轰”的一下就开了锅,打架的时候大多数人都参与了,虽然不知道是不是赵东阳先动的手,但可以肯定是他没有见义勇为。

    赵东阳当场就愣住了,他本以为记个大过就已经是校长给面子了,没想到还有奖品拿,他都不知道上怎么上的台,直到拿到鲜红的奖状,他都在想:“我是不是听错了?”

    在同学们的掌声中,赵东阳逃一样的跑下台,脸一阵阵发烫。小胖凑过来压低声音道:“哈哈,我说老赵,你到底抓到了校长什么把柄,他可真够意思,打了架还给你发奖!该不是发现他和情人幽会了吧。”

    赵东阳狠狠瞪了他一样,看了看周围,还好没人注意。如果让别人听到传出去,保证第二天他们都得直接开除。不过赵东阳也很想知道校长是怎么想的,难道不怕媒体记者暴光吗?

    下了课,赵东阳专门买了几份报纸,可翻遍了只在晚报上只找到一则简讯。“本报讯:昨日本市某高校发生一次严重学生斗殴实践,据本报现场了解,多名学生受伤,据悉,校方以对本次实践带头者作出了严肃处理,并同时表彰了见义勇为者,校方快速的处理速度,公正的处理办法,得到社会广泛好评!本报记者某某。”

    丢开报纸,赵东阳才把心放下,看来校长一定对这件事没少出力,能把整个新闻界都压住,没有一定的势力办不到,不过从目前看,这样的处理对他和校长来说都是最好的。既维系了他们之间的关系,又为校长博得了一个好名声。

    不过即便这样,赵东阳还是告诫几个弟兄最近一定要低调点,免的让人怀疑。而他因为有定神针,又拿起放了几天的《参神通赞》,想试着借助定神针获得“?”八卦的突破。

    然而令他失望的是,定神针虽然神奇,但究竟还是局限于商八卦,除了推算快一定并不能带来很大的帮助。他也不止一次想到那个祖传的定心针,上面空着的八格一定是为填?八卦准备的,但知道这有什么用呢,不知道哪一格对应什么卦象还是没有用。

    连着几天,赵东阳除了把“玄”卦的纲要读的更熟外,没有任何收获。

    转眼到了星期天,前一天赵东阳就接到校长的电话,叮嘱他不要忘了今天的约会,所以他今天早早就起了床,带上定神针下了楼,校长的车已经在等了。

    “赵先生,快请上车!”校长推开车门,把赵东阳让上来。“赵先生,那件事的处理还满意吧!”

    “呵呵,谢谢校长了,不过还给我发了个奖,是不是太过分了!”

    “不过分,一点也不过分,本来我还想为你申报市里的见义勇为奖,遗憾的是名额已经没了,不过上面已经答应作为明年的第一候选!”

    “别,千万别,那我可真没脸见人了!”赵东阳连忙解释,就学校的一个奖他都有点作贼心虚,再让市里发个奖,不用学校开除,他自己就得回家去。

    好在校长并没有坚持,直是一个劲摇头说可惜。

    赵东阳突然『摸』到口袋里的定神针,“校长,你送我的那个罗盘实在太贵重了,真不知道该怎么谢你!”

    “呵呵,不要谢我,我也是替别人代送的。”

    赵东阳一愣,“是谁?”

    “我先卖个关子,今天你就能见到他的!”

    大概是调查组的事顺利解决了,校长看起来心情很好,一路上谈笑风生,赵东阳基本都是在听。时间不大,车子开进了一个环境优雅的别墅区,校长把车停在一幢小楼前。“赵先生,这就是寒舍了,快请进!”

    赵东阳坐着没动,看着眼前的楼,总感觉有哪里不对劲,可就是一下说不出来。

    “先不急,我先在外面转转!”赵东阳下了车,围着小楼转了一圈,同时拨动着手里的定神针。

    不愧是神器,不到5分钟时间,定神针已经算出这座阳宅的吉凶八位,可赵东阳感到『迷』『惑』的是,无论从朝向、门庭方位都显示这座楼是大吉大利,可为什么总有种不好的感觉呢?

    “赵先生,结果如何!”

    赵东阳不由脸一红,“我进去再看看。”

    走进别墅,里面的情况大致相同,室内装潢的典雅别致,而且从定神针推算的结果看,房间虽然没有刻意的布局,但依然是不错的风水场。可赵东阳心里的那种感觉却更加强烈了。

    “赵先生,我家的风水怎么样?”

    见校长又问,赵东阳只好说:“你家里的的风水非常好,四平八稳,可保主位安宁。”

    “那我撞车的事情究竟因为什么呢?是不是我命格不好!”

    赵东阳忙道:“不是,不是,校长千万不要多想,也许是意外吧,等一下我在校长的车里布一个泰安局,过几天看一下效果如何!”找不到撞车的原因,赵东阳只好随便布个局来撑撑场面。

    见识过赵东阳相术的神奇,校长一点也没怀疑,乐着说:“好的,好的,一切按赵先生的意思办!”

    赵东阳暗道惭愧,这样做和骗子有什么分别?以前他最不屑这样做了,可现在为了保住三个兄弟却只能如此。

    由于心中有愧,在给车子布局时,赵东阳格外的卖力,希望可以多少起点作用。

    花了好几个小时,赵东阳才结束。“校长,泰安局布好了,但这段时间请你说话办事一定要谨慎,如果发现没有效果,请立刻通知我!”

    “怎么能没有效果,赵先生布的局我一百二十分相信,呵呵,不过我会小心的。”

    赵东阳没说话,现在也只能暂时这样了。他现在只想回去继续研究《参神通赞》,如果能把“玄卦”参破,相信一定可以看出什么玄机。

    “校长,那我要告辞了!”

    “不要急,送给你罗盘的人很想见见你!”

    “这样啊,那好吧,有劳校长了!”赵东阳也想看看,到底是谁会送他这么贵重的东西。

    重新上了车,校长载着赵东阳来到市中心一家五星级大酒店,现在正是中午时间,酒店外停满了各式各样的车,好容易才找到一个位置停下。“赵先生,他应该早在等了,我们快上去吧!”

    跟在校长身后,赵东阳下了车走进酒店,他还是第一次来这样高级的消费场所,觉得这里装潢精美、气派不凡,和校门口的小饭店果然有很大区别。

    跟着校长走进透明电梯,赵东阳不由的一边赞叹一边打量起酒店的格局。

    和大多酒店不同,这家酒店的招牌并没有悬挂在墙壁上,而是在二楼位置修建了一个架子,招牌略微倾斜着挂在上面,给人的感觉好像是一个人点头致意,有一种自然的亲和力。

    赵东阳心中赞叹,这样的布置的确巧妙,必有高人布置过,难怪周围酒店入林,唯有这一家门前停满了车。

    可随着电梯到了顶楼,赵东阳却发现个奇怪的地方,他看到在顶楼的四个角居然各有一个供人行走的楼梯,这一点太不正常了,通常这类的高层建筑,有一个消防通道就足够了,可现在却一下有四个,这在风水中是要犯小人的兆头。

    可没等他细想,校长已经拉着他走向一扇玻璃门,还没进去就喊道:“黄经理,曹道长,看我把谁给你们带来了?”说着推门走了进去。

    这是一间极宽阔的房间,巨大的通天窗户占了一整扇墙壁,整个房间的布置以素雅为主。正中心是一张银灰『色』的大老板桌,墙壁两边是两排米黄『色』的长沙发,地下全是『乳』白『色』的地砖。正中间的圆桌上摆满了精美的菜肴。

    桌子旁边坐着两个人,正在笑着谈论什么,一见他们进来,立刻都站起身来。

    胖子紧走几步,紧抓住赵东阳的手道:“这位一定是相学高人赵大师了吧,快请坐!”

    赵东阳在桌旁的空位坐下,笑道:“大师可不敢当,还没请教先生怎么称呼?”说话时,赵东阳暗暗打量面前的胖子,见他体格健壮,手大脚小,是大富大贵的命格,赵东阳猜他一定就是校长说的黄老板,另一个蓄着长须的一定是曹道长。

    果然校长马上笑道:“哈哈,他就是这间酒店的老板黄一雄,家资千万,最崇拜的就是相学高手。”

    黄一雄忙道:“对,对,听老校长不止一次夸赵先生您相术精湛,以后还要请赵先生多指点!”

    赵东阳马上猜到黄一雄可能就是送自己定神针的人,忙说:“多谢黄老板送我罗盘,以后有用的着我的地方一定帮忙!”

    “罗盘,什么罗盘!”黄一雄一愣,『迷』『惑』的看向校长。

    “哈哈!”校长大笑道:“赵先生,这次你可是算错了,罗盘是曹道长送你的!”

    蓄着长须的中年人走了过来,微笑着道:“小道曹策,最喜欢和相学高手交朋友,定神针还用的顺手?”

    这一变故让赵东阳大感意外,他怎么也没想到送自己定神针会是曹策,忙掏出定神针说:“曹道长,这么贵重的东西我怎么能让你割爱,请你一定要收回!”

    曹策笑着挡住赵东阳伸来的手。“区区一个罗盘,赵先生何必客气,能认识你这样的风水高手,可比一个罗盘要强的多!”

    赵东阳心中感动,还想说什么,旁边的黄一雄却说:“赵先生,你看这间酒店的风水如何?”

    见众人都是一脸的期待,赵东阳也没推辞,照实说道:“这件酒店的风水非常好,酒店外面的格局合的是飞凤探头,意思是‘招财进宝人气旺’,而这间办公室则是盘龙多福局,意思是‘聚财不『露』主安康’。这两大风水局里外辉映,黄老板一定生意兴旺,大富大贵。”

    说到这,赵东阳停了一下,他发现在他说话时,曹策脸上『露』出得意的神『色』,心中一动,暗想:“难道这里的风水是曹策布下的?”他觉得这种可能『性』很大,于是后面的话就没再继续说。

    果然黄一雄马上哈哈大笑道:“真神了,赵先生全部算对了,和曹道长当时布局时说的一『摸』一样,真是高人啊。”

    曹策也道:“赵先生不用罗盘,单凭肉眼就能看出这两处布的风水局,真让小道佩服啊!不知赵先生对其他地方的格局有没有指教的地方?”曹策说话时特意将其他二字咬的很重,而且还对赵东阳眨了眨眼睛。

    赵东阳看在眼里,心里想了想,马上明白曹策一定知道那个风水局的漏洞,他这样是提醒自己不要点破,也就是说,这个漏洞很可能就是曹策故意留下的,可他这又是为什么呢?

    看不透其中的玄机,又收了曹策的重礼,赵东阳也就不便点破,忙说:“曹道长客气了,指教可不敢当,单是布这风水局的巧妙构思,我也是望尘莫及。”

    曹策见赵东阳领会了自己的意思,满意的点点头,“赵先生真会说话,把我都要宠坏了。”

    校长和黄一雄哈哈大笑。“你们俩都是高人,就不要互相捧了,我们赶紧吃饭,一会菜可要都凉了。”

    这一桌子菜,赵东阳大多数连名字都叫不上来,每吃一口心里都是喊一声好。不由心中感慨,“这可比肯得基强太多了啊!什么时候能天天如此该多好啊。”

    最后直吃的他实在吃不下了,才住了手。

    残局扯下,曹策递给赵东阳一张名片。“赵先生以后有时间来朝阳观玩。”说话间曹策站起身来,“大家慢慢聊,家里还有些事,我要先告辞了。”

    黄一雄忙说:“那我们就不耽误曹道长的时间了,记得下个月来给酒店出道场。”说着从抽屉里拿出一张支票。“曹道长,这是您上次布局的卦金,请您看看数字有没有错。”

    曹策接过扫了一眼,便放进了口袋,“哈哈,黄老板那我先走一步,下个月我再来为酒店出道场。”说完走出了办公室。

    在黄一雄递支票的时候,赵东阳忍不住瞟了一眼,几米的距离对于他来说和在眼前没什么区别。本来完全出于好奇,可等他看到支票上数额后,他感到自己的心脏猛的跳了一下,支票的数额竟是100万。

    赵东阳没想到看风水居然这么好赚,之前他一直认为做风水师是个很没钱途的职业,和他爷爷一出卦时,收个几百上千已经算多了,可现在黄一雄一出手就是100万,他觉得自己真是白活了,他自认风水相术比曹策高的多,可他却是连肯得基都不能天天吃的穷学生。

    在震惊之余,赵东阳也明白了曹策为什么不让他说出酒店的风水漏洞,现在看,那个漏洞很可能就是曹策故意这样做的,甚至校长办公室的错误风水局也是他布的,至于那个定神针,不过是为了堵的自己的嘴罢了。

    想通了这个关节,赵东阳一方面大骂曹策『奸』诈,同时决定要为自己的风水事业打算打算了,既然命运注定要他作个风水相师,那就一定要做最好的,而眼前多金的黄一雄就是事业最好的开端。

本文网址:http://www.longtengshu.cn/book/0/346/22557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longtengshu.cn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