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灵异小说 > 神算天师 > 第十八章 连环失窃(中)

第十八章 连环失窃(中)

推荐阅读:全职法师超品相师美食供应商神级小卖部银狐天神诀一念永恒玄界之门龙王传说大主宰

    第十八章 连环失窃(中)()

    次日清晨,赵东阳早早起了床把电话打开,果然还没多久,电话铃声就已响起。

    “赵先生,你怎么能这样,为什么昨天不辞而别,难道是嫌我夫人没有立即相信你的话吗?”话筒里谭先生的声音多少有些不快。

    “谭先生,你误会我了,实在是昨晚当着你夫人的面有些话不方面说,今天如果谭先生时间方便,我们最好见面详谈,真相我已经清楚了,事情大概是这样的。”

    “什么?好的,半个小时候黄一雄的百合厅见!”

    赵东阳收了线,不免有些紧张,如果能把这件事顺利解决好,有谭先生这样的高官支持,卦馆开起来,生意一定很火,可一旦搞砸,那基本上算已经失败了一半了。

    换好衣服,赵东阳截了辆计乘车赶到了黄一雄的酒店,等到了百合厅,谭先生早已经在等了。

    一见赵东阳进来,谭先生立刻把门关上。“赵先生,刚才电话里你说的可都是真的!”

    “绝对没错,昨天我从你和尊夫人的手相上看,你们两人是龙长凤短,这说明谭先生除了尊夫人应该还有其他妻子,可你们却是合法夫妻,而尊夫人恰恰又没有生育,这样的话,你的孩子应该是私生子才对!”

    赵东阳一番话说完,谭先生立刻一交跌坐在了椅子上,陷入到深深的回忆中,好半天才长叹一声。“作孽啊,都是我作的孽啊。真不知道他们母子现在怎么样了!”

    赵东阳不由问道:“那谭先生是知道她们的存在了?”

    谭先生摇摇头,长叹一声缓缓道出了事情真相。

    原来谭先生的祖籍并非本地人,考上赵东阳所在大学后便在这里安家,经过不懈努力终于走上仕途,当他再回原籍寻找旧日恋人时,却发现已是人去楼空,在多方寻找无果后,和谭夫人成了婚。

    “现在看来,在我上学时她就有了身孕,否则为什么会好好搬家,那是全是因为我啊,一个未婚妈妈怎么能呆的下去。”

    突然,谭先生一把抓住赵东阳的手道:“赵先生,有没有办法能找到她们,我知道你一定能的,只要你愿意帮我,花多少钱也可以!”

    见他这样讲,赵东阳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赵东阳实际在赌,赌谭先生会不会在意旧日恋人和骨肉亲情,如果不是,那谭先生必定会因为自己知道了他的**。不光开卦馆的事情要泡汤,还会因此而处处提防自己。这样的话,很可能会惹来杀生之祸也说不定。

    赵东阳轻轻拉开谭先生的手,淡淡的说:“谭先生,你因该知道这并不是钱的问题,你想过没有,你见到她们母子又能怎样?又如何面对谭夫人,还有这件事会不会对你的仕途造成影响,你最好想仔细才好。”

    赵东阳的话句句命中要害,不由让谭先生低下了头。“这……我脑子已经全『乱』了,多亏赵先生提醒,可……可我还是放不下她们啊!赵先生你有什么办法!”渐渐冷静下来,谭先生又恢复了往日的威严。

    “这种事我帮不了你,还是要你拿主意,但我可以帮你分析一下。”见谭先生点点头,赵东阳接着说:“影响仕途这点可以不用担心,只要事情做的隐蔽点,不让其他人知道就可以!”

    谭先生想了想道:“这点凭我的关系,可以办的道!”

    赵东阳又说:“这个我相信,但最关键的还在于谭夫人这边你如何处理,是打算瞒着她,还是实话实说。另外,你要考虑到那对母子的感受,你又准备这样处理,是一起接来,还是只接孩子,或者都不接,也要考虑好!”

    谭先生又陷入了沉默,低头考虑了许久,猛的抬起头来道:“我决定了,他们母子我是一定要去看的,就算最后被人知道,影响了仕途我也不后悔,至于接她们不接,让她们自己拿主意。另外我夫人那边我会实话实说的,我相信他会理解我的!”

    赵东阳不由心里暗暗赞叹,现在的年代,花心女子负心汉司空见惯,像这样有情有意的男子已经很少见了,别说是一个高官,就连普通人大概也不愿意因此打破正常生活吧。当下赵东阳在心里打定主意,一定要帮帮谭先生,还有那位可敬的未婚母亲。

    当下正『色』道:“谭先生,这可是你的真实想法!”

    “是的!”谭先生坚定的说。

    “好,既然如此,那拼命也要帮你,看望她们母子现在还不行,等我做完道场才能确定她们的位置,现在首要的是过了你夫人这一关,我已经想到了一个办法……”

    赵东阳只说了几句,谭先生眼睛立刻亮了起来。“行,绝对能行,我夫人是个通情达理的人,再加上这件事,保证可以接受他们母子。就是不知道赵先生有成把握!”

    “哈哈,虽然不敢说十拿九稳,但也差不多。”

    “好的,好的,但愿如此,那还等什么,我们快走吧!”

    一旦看到事情解决的可能,谭先生一改刚才的颓废,精神抖擞的跟着赵东阳向外走去。

    “咦?黄老板,你在这里干什么?”赵东阳一开门,正看见黄一雄在门口站着。

    “我……我是来给你们送点喝的!”黄一雄神『色』有些慌张的说。

    赵东阳扫了一眼黄一雄手里的托盘,道:“谢谢黄老板,不必了,我们现在要出去!”但心里却隐约觉得有些不对劲。

    谭先生兴奋之下,却没觉什么。“黄老板,今天的费用记我帐上。”说着拉着赵东阳快步走出了酒店。

    “谭先生,我们可能有麻烦了!”坐到车上,赵东阳突然冒出了一句。

    “恩?是什么?”正要开车的谭先生停了下来。

    瞟了一眼送出门外的黄一雄,赵东阳低声道:“路上再说!”

    车子开出很远,在交通灯下停下,谭先生问:“赵先生你刚才的话指什么!”

    赵东阳这才道:“谭先生,你和黄老板的关系如何,他为人你清楚不清楚?”

    想了想,谭先生道:“虽然只打过几次交道,但他一向对我很尊重!”

    “不只指这个,我是说私人关系!”

    “这个……”谭先生想了一下才道:“我们没什么来往,你知道的,他是做生意的,我是不能和他走的太近,要避嫌啊。”

    赵东阳点点头。“这样可就坏了,我怀疑刚才我们的话被他偷听去了!”

    谭先生一惊,想了想当时出门时的情形,已经猜到赵东阳说的确实很有可能。

    交通灯变成了绿『色』,谭先生狠狠的踩下油门,咬牙道:“这个老狐狸。都怪我太大意了,不过赵先生不用担心,目前他很多地方还是要有求于我,量他也不敢怎么样,如果他要耍什么花样,我一定让他好看!”

    “暂时也只能这样了!”赵东阳在心里也暗自抱怨:都怪当时全部心思都放在了谭先生身上,连外面有人没人都不知道,还是没经验啊。

    在谭先生的全速驾驶下,车子很快便到了谭先生家里。

    “夫人,我回来了!”谭先生说话时已经换上了一副笑脸。

    “咦?怎么这么早,不用去上班吗?”

    “呵呵,有比上班更重要的事情,还是赵先生你来说吧!”

    再次见到谭夫人,赵东阳明显可以看出她脸上的不快,知道是为了昨天的不辞而别,忙道:“谭夫人,真抱歉昨天不辞而别,是因为当时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幸好现在已经解决了!”说到这,赵东阳停了一下,正『色』道:“谭夫人,这次我是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有办法可以治好你的不育之症!”

    “你的话可是当真?”谭夫人一听,眼睛立刻亮了一下,但马上又暗了下去。“不用骗我了,可以去的医院我都去过了,没用的,你的好意我心领了!”

    赵东阳笑笑没有在意。“谭夫人,如果我没猜错,你并不是无法受孕,而是每次受孕后总会莫名其妙的流产,或是即便生产下来也是死胎,我说的没错吧!”

    提起她的伤心事,谭夫人微微一皱眉,没有说话,但还只是点点头。

    赵东阳又道:“谭夫人一定以为是谭先生告诉我的,可这件事大概谭先生也不知道。谭夫人可是在怀孕期间仍然会有月经,而且是不定期的,在一、三、五单月经期稳定,而二、四、六双月却一点也没有,我说的没错吧!”

    这下谭夫人再坐不住了,抬起头厉声问道:“你到底要做什么,为什么把我的资料打探的怎么清楚。”

    “谭夫人说笑了,难道你忘了,这件事你可连谭先生也没有说过吧!”

    突然,谭夫人猛的后退几步,颤抖着手,指着赵东阳道:“鬼,鬼,你是鬼……”

    这一下可把赵东阳弄的大是尴尬,还是第一次因为推算太准被人误会是鬼的,不由的救助的看向谭先生。

    谭先生压住好笑,轻轻将谭夫人抱在怀里。“夫人,你这是怎么了,居然相信有鬼存在,你看,赵先生在阳光下不是好好的吗?而且还有影子,鬼可没有影子啊!”

    赵东阳心中好笑,这算什么理由,真正有道行的鬼一样不怕阳光,而且还有影子,只不过你们见不到罢了。看来以后要注意循序渐进才行,不然在给人批卦时总被看成鬼可就麻烦了。

    但对于谭夫人,这么一讲,她已经明显好多了。“你真不是鬼?”

    “呵呵,那当然,不信你『摸』『摸』我的手可是有温度的啊!”

    谭夫人小心翼翼的碰了一下赵东阳的手,终于长出了一口气。“原来你真的不是鬼啊,可你为什么知道我这么多事情?”

    赵东阳本来想说:我还知道的更多,可即使忍住没敢说。唯心的道:“我是风水相师,看过你的面相和手相,再加上谭先生讲到的一些,自然可以推算出来一些事情,。”

    谭夫人半信半疑的点点头。“你刚才说可以治好我的病?可是真的?”

    “没错,不过你这情况并不是病!”

    “不是病?那是什么?”这次连谭先生也『露』出疑『惑』的表情。

    “是你们家的风水格局出了问题!”

    “这……这也太牵强了吧,你是风水相师,也不用把事事都说成与风水有关系吧!”

    “那当然有关系,这天地之间,什么不和风水有关系,泰山、华山、恒山、衡山、嵩山并称五岳,景『色』各有千秋,可为什么游客的数量却相差巨大呢?又为什么唯独泰山有那么多皇帝在那里封禅?““再有街上的相邻的两间饭店,虽然味道可能差不多,但生意却可能相差很多,这样的情况很常见吧,这些都是风水格局的问题。只不过前者不能改,后者容易改而已,就像谭夫人你的病,也是因为你家中风水格局造成的!”

    谭先生也在旁边道:“就让赵先生试一试,我是亲眼见到过,赵先生的相术真的很厉害!”

    良久,谭夫人才点点头。“这样那就请赵先生费心了。”

    赵东阳心里长出一口气,向来都是人家求他看风水,还从没像今天主动要求还这么难的。

    当下道:“谭夫人,能让我去卧室看一下吗?”

    谭夫人点点头,把赵东阳带进了卧室,一见里面格局,赵东阳就知道果然没猜错,就见卧室的正窗,正对着那条消防通道。

    “谭先生,谭夫人,事情和我想的差不多,问题应该已经找到了!”说着走到窗前,指着那条消防通道说:“这条路就是所有问题的罪魁祸首。”

    “这话怎么讲?”谭先生『露』出『迷』茫的神情。

    赵东阳解释道:“正是这条路,如果我没看错,这应该是条消防通道。”

    “是的,正是条消防通道,可难道这条路会影响我太太的身体吗?”

    “没错,火乃大凶之物,而这条路就是为了救火,也就是冲火,而且正对着你们卧室的窗户,已经成了白虎冲煞之局,对成年人没什么妨碍,至多会让人脾气急躁,但对于未出生的胎儿,试想脆弱的小生命如何能受的了。”

    见谭先生夫『妇』虽然在点头,但没有全信,赵东阳又道:“这是从风水相学的角度上看,抛开这些,你们想一想,这条消防通道上,是不是不管白天黑夜都会有鸣叫的消防车通过,这样的声音怎么能不让谭夫人受到惊吓,当然她腹内的胎儿也就受到了严重影响。”

    “是啊,每次消防车通过我都会被吓到,尤其是在怀孕的时候,还会伴随腹痛。”

    谭先生一听,忙道:“夫人,既然你知道问题,为什么不早和我说啊!”又对赵东阳说:“赵先生,既然找到问题,那要怎么样才能解决掉?是不是要布道场啊!”

    “没用的,布道场、改风水局都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要想一次『性』解决,要么搬家,要么让这条路改道,再加上我略施小术,我敢保证,不出三月,尊夫人一定可以怀胎,而且一定可以生出个健康的宝宝。”

    “真的?赵先生不是哄我们开心吧?”

    “谭夫人说笑了,我们风水之人全凭一张嘴、一双眼吃饭,哪有胡说的道理,那样不成了骗子了吗?我敢对我刚才说的话写保证书,如果不成,甘愿受法律责任!”

    赵东阳说的没有半点犹豫,谭夫人哪还再有什么怀疑,忙说:“好的,全听听赵先生吩咐,我们马上就搬家!”说完,谭夫人又道:“赵先生,刚才你说还要施法,不知道需要我们准备什么?”

    “这个……”赵东阳故意沉『吟』了一下,看了谭夫人一眼道:“是要谭夫人准备一下,可是……可是……”

    “哎呀,赵先生你倒是说啊!真急死我了,是不是要花很多钱?”

    赵东阳摇摇头。“谭夫人,不是钱的问题,搬家只能使夫人你的身体不再受伤害,但多年在这风水局里,你的身体已留下顽疾,这不是『药』石能解决的了,必须还要有冲喜之物。”

    谭夫人忙问:“什么是冲喜之物?”

    赵东阳犹豫了一下说:“最好是两位的骨血!”

    这一来,谭夫人的脸『色』一下变的非常难看。“赵先生,原来你说这么多都是消遣我们夫妻,既然知道我们没有孩子,又哪来的骨血?”

    赵东阳一笑:“也许连你们自己都不知道,根据面相看,谭先生应该早年就有过孩子,可惜一直不在你们身边!但只要你们同意,我相信可以找的到他!”

    “什么?我有孩子,赵先生你的话是不是过分了!”谭先生立刻跳起,如果赵东阳不知道这是事先约好的,真要被吓到了。

    赵东阳不再说话,只是笑眯眯的看着二人。

    突然,谭夫人道:“赵先生,你能不能看出那孩子今天多大?”

    “刚好十七岁!”

    谭夫人哦一声。“赵先生,我已经想到了,你说的确实有可能,能不能请赵先生回避一下,我有几句话想和我家老谭私下说!”

    “没问题!”赵东阳说的轻松,但心却在砰砰『乱』跳,他知道一走出房间,成败就在谭先生的演技和谭夫人的一念之间了。

    走出卧室,赵东阳在沙发上坐下,掏出支香烟把玩了起来,就听卧室里传来几声吵闹声,紧接着变成谭夫人的低声呜咽,再后面就没了声音。

    赵东阳心里七上八下的,生怕谭夫人突然出来吼一句滚,那可就玩了。正担心不知道情况发展了什么地步,房门突然一开,谭先生夫妻走了出来。

    赵东阳一眼就看出谭夫人的泪痕,以及谭先生嘴角不易察觉的兴奋,心中一喜已猜到了大概。忙问:“谭先生,谭夫人你们商量的怎么样!”

    两人对视了一眼,谭夫人缓缓的道:“请赵先生费心,替我们找到她们母子,一共接来吧!”说完,谭夫人一声不响的走进了卧室。

    客厅里只留下谭先生和赵东阳,两人很有默契的一使眼『色』,走出了房间。

    到了外面,谭先生再不可以掩饰内心的激动,低声道:“赵先生,真不知道要如何感谢你,我夫人终于答应了,她说,只要能顺利生下健康的宝宝,她一定会善待她们母子!”

    “真的?”赵东阳也替他们高兴,更是为自己高兴。同时也暗暗敬佩谭夫人,虽然和谭先生玩了些手段,但如果不是谭夫人的深明大义,根本不可能这么顺利。“那我们可要好好庆祝一下了!“

    谭先生不无感慨的说:“是啊,确实值得庆祝,但更因该谢谢赵先生,如果不是你从中,这件事说什么也不会成!”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支票塞给赵东阳。“一点小意思,请赵先生不要嫌少,寻找他们母子的事还请赵先生多费心了。”

    飞快的扫了一眼,赵东阳心里就是猛的一跳,他怎么也没想到谭先生出手会是30万之多,有心拒绝,但又想到马上要开的卦馆,挣扎了一下,终于放进了口袋。“谭先生请放心,等我回去选好吉日,马上就去办!”

    谭先生点点头。很真诚的握了握赵东阳的手。“那就不留赵先生吃饭。夫人现在心情不好,我要去都陪陪她。”

    赵东阳点点头表示理解,目送着谭先生走进院子里,赵东阳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猛的一挥舞拳头。“真是太漂亮了!”

本文网址:http://www.longtengshu.cn/book/0/346/22558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longtengshu.cn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