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灵异小说 > 神算天师 > 第一章 雷婕遇袭

第一章 雷婕遇袭

推荐阅读:神级小卖部天神诀圣墟美食供应商玄界之门超品相师龙王传说一念永恒银狐大主宰

    第一章 雷婕遇袭()

    或许是因为赵东阳和《参神通赞》息息相关的原因,一想到《参神通赞》可能会丢失,赵东阳心里立刻升出一种烦闷的感觉,甚至让他有些透不过气来。

    正不知道该怎么办时,就见图书馆的侧门突然一开,里面走出来一个熟人。

    “王老师,请等一下。”赵东阳一见,便叫着跑了过去,王老师是图书馆的管理员,40左右岁年纪,是个很和善的阿姨,赵东阳开学的时候每天在图书馆泡着,自然也就认识了。

    几步跑到近前,赵东阳道:“王老师,你好啊。”

    “你是?”王老师看着赵东阳回忆了一下,突然想起来。“啊,你是赵东阳,呵呵,最近一直没见你来图书馆借书,都快不认识你了。”

    “最近要考试了,所以很忙,没时间看书了。”

    “应该的,应该的,还是课程比较重要点。对了,你急着叫我有事吗?”

    赵东阳指了指那些警察道:“我今天正好想去看看您,顺便有些资料要查,可发现图书馆却关了门,还看到了那些警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王老师一听高兴的道:“呵呵,难得你还能记得我。你说那些警察啊,他们是来查案的。”

    “查案?”虽然已经知道,但赵东阳还是故意惊奇的问。

    “是啊,图书馆丢了书了。”王老师说着压低声音道:“而且不是普通的书,丢的三本全部都是放在22层的珍贵线装书,据说都是孤本。”

    赵东阳不由把心提到了嗓子眼。“王老师,那你知道丢的都是什么书吗?”

    “这也就是你问,换了别人我可不会说。”王老师左右看了一下没人注意,把声音放的更低,说出了那三本古书的名字。说完,王老师想起什么问道:“咦?你问这个干什么?”

    赵东阳没管那些书叫什么,一听王老师既然知道这些书名,那一定不会是《参神通赞》了,顿时放下心来。“谢谢王老师,我只是好奇罢了。”

    “这样啊,好了,今天图书馆是不会开门了,明天你在来好了,我还有些事要办,不和你聊了。”说完,王老师急匆匆的走了。

    告别了王老师,赵东阳觉得虽然知道《参神通赞》没有丢失,可是刚才那种烦闷的感觉却还在。“真是见鬼了,这是怎么回事。”见那些商店的老板已经散去,赵东阳决定去买几包香烟,然后破例为自己算一卦。

    正在这时,口袋里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喂,是哪位。”赵东阳没好气的问道。

    电话里立刻传来田雅丽焦急的声音。“赵东阳,你在哪里,雷老师受伤了。”

    “什么?”赵东阳当时就瞪大了眼。“雷老师是怎么受的伤?”

    “我也不知道,只是从医生那里听说,好像是被人打伤的。”

    一听这话,赵东阳心里就是咯噔一下,他终于知道那种烦闷的感觉是为什么了,当初雷老师交给他《参神通赞》时,内心已经把他们二者自然的联系起来,所以雷婕出事,参透了过《参神通赞》赵东阳自然会心生预兆。想到这,赵东阳连忙问道:“你们在哪里,我马上过来。”

    “我们在联合医院的特护病房。”

    虽然不知道什么是特护病房,但都需要特护了,赵东阳猜雷老师一定伤的不轻。

    心里诅咒着那个凶手,赵东阳飞一样的往校外跑去。一边跑,一边很自然的想卜上一卦,手边没有香烟,赵东阳只好用手决来代替,飞快的掐着手决,他倒要看看究竟是什么对miss雷动的手。

    等他跑出校门,坐进计乘车里时,他也结束了卜卦,可得到的信息尽然和丢失定心针后的情况一样,什么都没有。

    “司机先生,麻烦开快点。”赵东阳不由一阵的烦『乱』,他恨不得一步就踏进病房里。

    在计乘车高超的车技下,十分钟之后,赵东阳走进联合医院的特护病房里。

    望着病床上面『色』苍白的miss雷,赵东阳心里如同刀割一样难受,也许他自己还不知道,由于miss雷让他抄书的事情而使他真正走上相学的道路,在他心中早以把miss雷当成了自己的师傅。

    从医生那里赵东阳已经知道,miss雷是被人用钝器击打头部而受的伤,幸好伤势并不严重,加上救治及时,现在已经没有危险,只是还得昏『迷』一段时间。

    联系图书馆的失窃案,赵东阳不用起卦也猜的出一定是有人为了得到《参神通赞》,而对miss雷下的毒手,看着往日风情万种的美女老师,现在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身体上还『插』着不同的管子,赵东阳在心里暗暗发誓,他一定要将那个凶手后悔来过这个世上。

    渐渐的让心情平静下来,赵东阳扯了一下一直守在病床边的田雅丽,一起走出了病房,在门外的长椅上坐了下来。

    “田雅丽,这次多亏你了,要不是你发现及时,真是后果不堪设想。”

    田雅丽白了一眼赵东阳,说道:“什么话,好像雷老师只是你一个人的老师,我帮自己的老师要你谢吗?”

    赵东阳一愣,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言,自嘲般笑了笑,忙岔开话题。“对了,你是怎么发现雷老师受伤的?”

    “偶然啦,我刚好从街上回来,见学校不远处围了很多人,挤进去就看到了雷老师躺在地上。”

    “原来是这样。”听着田雅丽的话,赵东阳不自觉的用上了玄卦的神通,脑中立刻浮现出田雅丽描绘的情景,画面中miss雷仰躺在地上,脑后流出的鲜血把整块地方都染成了红『色』,突然,一个细节引起了赵东阳的注意,心里一动,画面立刻如伸缩镜头般推进几米。赵东阳清晰的看到半昏『迷』的miss雷,嘴唇微微的开合了几下,好像是在说什么话。

    赵东阳正要再将画片推进一些,身体一晃,画面立刻消失不见,扭头一看,原来是田雅丽在推他。

    “喂,你这个人怎么回事,为什么总会无缘无故的发呆,难道和我在一起真的让你觉得这么无聊吗?”说话时,田雅丽小嘴不由撅起多高,清醇的少女形象让赵东阳心里感到一阵的温暖。

    忙笑道:“呵呵,你就会『乱』想,我哪有发呆,刚才是在思考究竟是谁会对雷老师下毒手。”

    田雅丽立刻眼睛一亮。“对啊,你可是会一些奇怪的法术,怎么样,有没有什么发现?”

    赵东阳摇摇头。“没有啦,刚想到一点线索就被你打断了。”

    “切!你自己没用还要赖我。”

    赵东阳笑了一下没有争辩,他突然又想起画面上miss雷开合的嘴唇,于是问:“对了,你在救雷老师的时候有没有听到她说什么话。”

    田雅丽想了一下,摇摇头。“没有,当时雷老师已经昏过去了,怎么还可能说话,再说当时的情况那么紧迫,就算真的说什么我也听不到啊。”

    赵东阳点点头,知道田雅丽说的是实情,可他实在想知道已经处于半昏『迷』状态的雷老师还会执着的想表达什么呢?

    就在这时,几位医生从雷老师的病房里走了出来,赵东阳和田雅丽赶忙迎了上去。“医生,请问我们老师的还要多久才会醒过来?”

    当前一位上点年纪的医生道:“这个我们可说不好,也许只要几天,也许会是几年,这完全要看病人自己的身体恢复情况。”停了一下,医生又道:“不过请不要担心,病人的情况已经完全稳定,醒过来只是时间上的问题而已。”

    虽然不能马上从miss雷嘴里问到有关情况,但听到miss雷没事,赵东阳还是松了口气。“谢谢医生,那就请你们多费心,一定照顾好我们的老师。”

    医生点点头。“请放心,这是我们分内的事。”说话时,医生从后面的助手手中接过一张纸递了过来。“这是治疗产生的费用,请问你们谁埋单。”

    赵东阳也没在意,顺手接过来就要签字,可落笔的一刹那他立刻瞪大了眼睛。“医生,你有没有写错,怎么会有13万的费用?”

    “没错啊!”医生连看也看,指了下田雅丽,平静的道。“我们根据这位小姐的意思,所有治疗手段都是用的国际最先进的,而且『药』物方面也全部使用的进口『药』,另外特护病房一天的费用是3000元,13万的费用仅仅预存了一星期的特护病房费用,而且也并不包括以后的治疗费,所以并不是很多的。先生您还有什么疑问吗?”

    “没……没有。”赵东阳的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他以为顶多几万块就能搞掂的事,居然跑出来一张13万的天价帐单,而且根据医生的话,这仅仅是个开始,今后产生的费用还远远不至这点。

    恍惚间,赵东阳仿佛看到13的后面渐渐的多出一个0,两个0……而且还在不断增加,分不清究竟是未来的预测,还是自己的幻觉,一道冷汗顺着后背流了下来。

    “先生,先生,你有什么问题吗?是不是钱不够,要我为您安排病房更换吗?”

    就在赵东阳脱口想说“好”之前,此次事件的罪魁祸首田雅丽同学,却抢在了他的前头。“不换,不换,我们老师这么高贵的美人,怎么能和几个陌生人公用一个病房呢。”说着田雅丽一推赵东阳。“快掏钱啊,还愣着干什么,难道我说的不对。”

    “对,对。”赵东阳几乎是咬着呀从牙缝里挤出了几个字,右手颤抖着从口袋里把仅存的那张25万的支票掏了出来,还没来得及问医院是不是可以给他兑换成两张,田雅丽已经一把抢了过来,瞟了一眼就递了过去。“多出的部分不用找了,直接存进以后的治疗费用里。”

    那医生连忙用双手接了过来,一边鞠躬,一边笑着说:“好的,好的,请两位放心,我们一定会想照顾自己亲人一样照顾病人的。”

    赵东阳不知道究竟是怎么走出医院大门的。坐在回校的计乘车上,渐渐清醒过来的赵东阳简直都有哭的心思。本想着用这最后的25万租一间像样点的铺面把卦馆尽快开起来,可现在一切都成了泡影。而且最重要的是,眼下认识的几个大金主能赚钱的道场都已经出过,想要再赚几十万只有另寻找新的金主,可没有卦馆,这简直是做梦。

    相比较一路上叽叽喳喳,兴奋的谈论特护病房如何先进的田雅丽,赵东阳完全丧失了说话的**。短暂的悲痛后,有着玄卦境界的他已经渐渐冷静下来。既然钱都已经花了出去,再想收回是不可能,眼下最重要的事就是如何最快的赚到更多的钱,一方面为了卦馆开张做准备,另一方面也要考虑,还在不断增加的天价治疗费用。

    “喂,你这么又不说话了,又在想心事?”终于觉得一个人说有点闷了,田雅丽开始诱『惑』赵东阳。

    心不在焉的“恩”了一声,赵东阳在心里继续思索着他的赚钱大计。

    “想什么呢?能不能和我说说?”

    “赚钱呗,还能想什么。”赵东阳想也没想脱口说道。

    鄙视的白了赵东阳一眼,田雅丽把嘴一撇道:“真俗气,还以为会是什么高尚的想法,原来是这样。”

    摇摇头,赵东阳没有反驳,只是在心里想,难道想赚钱就很俗气吗?

    三番五次被打断思路,赵东阳干脆放弃了继续思考,见学校已经不远了,他对田雅丽说:“我就在这里下车好了。”

    田雅丽一愣,疑『惑』道:“为什么,学校还没到啊。”突然想到什么,说道:“喂,你不会是生我气了吧。”

    “没有,没有,我只是想去看看雷老师出事的地方,说不定会有什么发现。”

    “那我陪你去。”田雅丽眼睛亮亮的说。

    “不用了,马上要考试了,你要抓紧时间复习才行。”

    “对啊,还有考试啊。”田雅丽眼神一下暗淡下来。“那我就不陪你去了,不过要是有什么发现,可记的告诉我。”

    “没问题。”赵东阳爽快的答道,同时让司机在路边停了下来。

    在去出事地点前,赵东阳先在路边买了一条香烟,作为布局、起卦的必备用品,赵东阳简直比烟鬼还要依赖这种东西。

    按照脑中出现过的画面,赵东阳很快找到了miss雷出事的地方,几个警示牌中间,有一个白『色』的人形图案,已经干了的血迹又将赵东阳心中的怒火勾了上来。

    “真是个畜生。”蹲在血迹前,赵东阳在心里骂道,他想不出是什么样的人,会对一个弱女子下这样的狠手。

    看看周围没什么人注意,赵东阳掏出9只香烟,手上暗运玄相功,一挥手,9支烟按照九宫方位『插』进了坚硬的柏油路里。

    这是?八卦中黄卦的起手局,名叫勘命局,只要按照黄卦的总纲要旨运转起来,很容易就可以根据任何一个物体推算出相关的信息。这也是赵东阳常用的一个布局,如果是一般情况,赵东阳只需要用手掐算就可以。

    用从玄相功修炼出来的特有的“意”将9支香烟点燃,赵东阳缓缓的闭上了眼睛。直到9支香烟完全燃完,赵东阳才又重新睁开。

    和想像中的一样,“勘命局”反馈出的信息里没有一点miss雷受袭击的情况,如果把“勘命局”比做一台计算机,那段信息就好像被人为的删除一般,消失的干干净净。

    这已经不是赵东阳第一次碰到了,在定心针丢失后,在他布下勘命局后,就是同样的情况。不过区别是,之前发生在物体上,而现在则是发生在人身上。

    将残阵撤掉,赵东阳站了起来,他知道这绝对是有相学高手从中作梗的缘故,既然算不出,那他就不会再浪费精神。现在唯有寄希望在miss雷身上,希望在她醒后能提供点有用的信息。

    一边盘想着可能会面对的敌人,一边向学校走去。刚走到寝室门口,赵东阳忽然发现一辆熟悉的卧车,没等他想起在哪里见过,就看见车窗放下后出现的校长的脸。

    似乎是在专门等赵东阳,校长一见他走来,立刻喊道:“赵先生,快上车。”

    见校长面带忧『色』,赵东阳知道一定又有事发生了,低头钻进车内,校长马上道:“赵先生,我都给你打了一下午电话,你电话怎么一直是关着的啊。”

    赵东阳一愣,马上想到刚才进医院前关了电话,到现在还打开。“不好意思,刚才去医院看一个朋友,忘了打开,这么急着我,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出大事了。”校长眉头紧锁道:“还记得你让我那起交通事故吗?”

    赵东阳点点头说:“当然记得,事情还顺利吧。”

    校长眉头更紧。“本来一开始非常顺利,我按你说的佩带了紫水晶去和他谈判,受伤的人同意我只要付10万块就同意不去警局告发我,可没想到我今天去送钱,他居然改了主意,张口就要100万,而且还威胁我明天不把钱送去,就去警局。”

    “100万?”赵东阳不由叫了出来。“这简直就是敲诈啊。”

    校长苦笑了一声。“是啊,我也知道,可一点办法也没有,但要我拿出100万,我真没这个能力,这要我怎么办好啊。”校长急的直搓手,一边说,一边满怀希望的看着赵东阳,不用问是想让赵东阳帮忙了。

    又问了校长几个细节,赵东阳觉得心里的疑问越来越大,按照校长说的,受伤的是一个相貌厚道的中年男子,人还比较好,受伤也不是很重,否则早已告发了校长。可就是这个人,在几天不到的时间里,居然一下把态度扭转了180°,而且还开出了一个天文数字,这让赵东阳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好了。

    见赵东阳沉默了许久,校长叹了口气道:“赵先生,如果没有办法就算了,我认命了,钱我是拿不出,那就随他告发去好了。”

    “等一等。”赵东阳忙阻止道:“事情还没到这个程度,我总觉得这里面有些蹊跷,让我再想想看。”突然想起什么问道:“校长,你刚才说在伤者家里墙上看到一幅奇怪的画,还记得画的是什么吗?”

    校长一愣,不知道赵东阳为什么问这个无关的事,但还是回忆了一下道:“好像,好像画的是一个风景……”

    “是不是全部都是竹子,而且还是红『色』的?”

    “没错,没错。你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当时我就觉得奇怪,为什么哪有什么红『色』的竹子。”说到这,校长奇怪的看了赵东阳一眼。“咦,赵先生你怎么会知道的。”

    “呵呵。”一听想法被证实,赵东阳一阵的轻松,他已经想到解决办法。“校长,你难道忘了我可是风水相师啊。”

    一听这话,校长一直紧皱的眉头顿时舒展开来。“对啊,看我真是糊涂了,这么把这事给忘了,赵先生,那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

    赵东阳想了一下问:“校长,那10万块你还带在身上没?”

    “带着,带着。”校长说着把身边的一个黑『色』皮箱拿起来拍了拍。“我本来就是要去送钱。一直还来得及放回去。”

    一见校长居然带的是现金,赵东阳不由心里佩服,到底是老狐狸,懂的现金比支票对人的杀伤力大。“这样太好了,我们现在就去伤者家里,我陪你走一趟,保证今晚之前把这件事解决掉。”

    “真的!”校长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要是这样那可真的太好了,要不要给他打个电话。”

    “不,千万不要这样,我没直接去就好了,让他们知道了有了准备,我们可就被动了。”

    校长点点头。“那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就是现在。”

本文网址:http://www.longtengshu.cn/book/0/346/22558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longtengshu.cn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