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灵异小说 > 神算天师 > 第二章 再解难题

第二章 再解难题

推荐阅读:圣墟银狐神级小卖部天神诀超品相师玄界之门美食供应商龙王传说一念永恒全职法师

    第二章 再解难题()

    30分钟的路程,校长的车开进了一个破旧的小区里,满眼楼,显出这里的居民低劣的生活水平。

    轻车熟路的把车停在一幢楼前,校长低声道:“伤者就在三楼,一会要我做点什么?”

    “不需要,只要和平时一样和他谈判就好,其他的交给我。”

    点点头,校长当前带路,来到三楼东首的门前。

    轻轻的敲了几下,房门很快有人打开,开门的是一个中年男子,从胳膊上裹着的绷带,赵东阳猜,这个人就是那个伤者。

    一见是校长,那男子显得很慌『乱』。“怎么又是你?100万带来了吗?”

    校长硬挤出一丝笑容道:“嘿,还没有,不过这次来是有些事想商量一下。”

    没等校长把话说完,那人脸『色』一变。“没带钱来还有什么好谈的,你就等着坐牢吧。”说着一退身就要关门。

    在他们对话时,赵东阳已经悄悄的运起了玄相功,就在那人刚生出要关门的念头,已经被赵东阳提前一步知道了,就见本来在校长之后的他,也没见怎么迈步,一闪身已经出现在了门里。

    伤者正要关门,就见眼前一花,赵东阳已经出现在了眼前,胆小、懦弱的『性』格让他不由的退了一步。“你……你要干什么?”

    将房门重新打开,赵东阳嘻嘻一笑。“不干什么,只是有些话想和你聊聊啊。”说着不等那人同意,向外面的校长一使眼『色』,径直穿过走廊,走进了房间里面。

    房间里只有伤者一个人,赵东阳故意装出一副可『操』纵一切的架势,像房间主人般招呼着。“你们都别站着啊,随便坐,随便坐。”

    说着自顾自的坐在了唯一的一个单人沙发上,尽管不会抽烟,但还是随手点燃了一支。

    几乎是下意识的,赵东阳打量了一下房间内的风水格局,可马上意识到这是多么的愚蠢,不到40平米的房间里,到处摆放着各种生活用品,大到床、桌,小到锅、碗,哪里还有什么风水格局可言,能为三个,甚至是四个人遮风避雨已经很不简单了。

    这些念头一闪而过,赵东阳马上注意到了校长提到的那副画,那终于明白为什么当时校长也会注意到,准确的说,任何一个走进来的人都会注意到。那是一副和房间陈设一点也不相符的画,金粉漆成的画框上,零星散布着一些碎钻,只要有一点光线照『射』,就会闪闪发光,显得格外奢华。但最引人注目的还是画框里的画,只看了一眼,赵东阳就知道这绝对是出自名家之手,无论『色』彩、笔锋都属上乘,一整片红竹仿佛真的在眼前。将人带进一个宜真宜幻的妖异空间。

    但这些并没让赵东阳在意,真正让赵东阳感到吃惊的是,这幅画竟是一个风水阵。

    即便身负玄卦的境界,但赵东阳也不敢保证能在一副画里布下如此精妙的风水阵,先不说要有深厚的绘画功底,单是如何将卦相完美的融进线条就不是件简单的事。

    心中计算了一下,赵东阳已经看出这幅风水画的功能只有两个,一是让房间主人心志坚定,二是消磨访客的锐气,这简直就是冲着他们来的。

    坐在沙发上的赵东阳知道,这次来这里要面对的并不是坐在对面,那个神『色』慌『乱』的小市民。而恰恰就是这幅名贵的风水画,还有在风水画后隐藏的风水高手。

    深吸了口气,赵东阳稳了稳心神,他已经有了初步的计划,对校长使了个眼『色』,后者马上会意开始滔滔不绝的向伤者诉起了苦。毕竟做了几十年的一校之长,看似无意的话,几句就将伤者的巧妙的饶了进来,本来沉默的他也加入谈判中。但无论校长如何巧舌如簧的游说,那伤者就是坚持要100万的抚恤金。

    赵东阳就在一旁静静的坐着,他根本没想让校长说服他,他只要校长能转移了那人的注意力就足够了。见那伤者和校长争论的越来越激烈。赵东阳知道是行动的好机会,装成无聊的样子,站起来随意走了几下,偷眼见那人并没注意,赵东阳心中暗自高兴,一个箭步已经跨在了风水画的前面。

    几乎在同时,赵东阳猛吸了一口烟然后喷在了画上,原本闪闪发光的画框,一下在烟雾中失去了光彩。

    赵东阳要的就是这个结果。目测了一下画的大小,结合画的朝向,赵东阳很快看出了风水画的阵眼,就在画中心的那条小溪里。

    一旦知道了阵眼,剩下的事情就简单多了。赵东阳又看了一眼那伤者完全没注意这里,暗运玄相功,抬手将还剩的半截香烟『插』向画的正中央。

    就听倏的一声轻响,那半支香烟就在接触风水画的一刹那,已经隐进了画里消失不见。烟雾渐渐的散开,就好像什么事也发生过,但在赵东阳眼里,这幅画已经没有刚才的神韵,这正是因为画里的风水阵被那半支香烟压制住的结果。

    整个过程发生在不到十秒种的时间里,可当赵东阳重新坐回沙发上时,房间里的局面已经完全发生了变化。

    就在刚才,因为久攻不破而有些消沉的校长,这时突然好像重新焕发了生机,已经完全掌握了主动权,而反观那名伤者,已经被被校长说的低下了头,完全没了刚才的执着和坚定。

    赵东阳心中好笑,如果不是时间不允许,他真想见识一下校长的口才究竟厉害到什么程度。

    但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赵东阳知道如果不快点解决,如果再等一会等隐在画中的半截香烟燃完,那可就真的前功尽弃了。

    想到这,赵东阳一挥手打断校长的话,他准备速战速决。“好了,都不要说了。”赵东阳低吼了一声,房间里立刻安静下来。

    拍拍那名伤的肩膀,赵东阳道:“朋友,我不想再和你浪费时间,现在给你两个选择,第一,你亲手把校长送进警察局,如果这样,我们现在就走,车已经在楼下等了。这样你可就报了大仇,而且也最简单,最省时间,我建议你就这么办吧。”

    不光伤者,连校长都都被这话吓了一跳,瞪大的眼睛里明显的是个问号。

    “怎么样,考虑好了没?考虑好我们就走吧。”赵东阳说着就来拉那个伤者。

    “我不去,我和校长又没什么大仇,我为什么要送他去警察局。”

    赵东阳差点没当场笑出来,看来校长说的一点没错,这还真是个老实人。故意装做很可惜的样子,赵东阳说:“哎呀,这你可只有最后一条路选择了。”

    “好,我就选第二条路。”

    “非常好,第二条路就是校长给你10万块,你们之间的事情一笔勾销。”赵东阳说话时一直盯着伤者,果然刚说完就见他要说话,不等他开口,马上道:“记住,就只有这两条路,没有第三条,如果你仍是执意要索赔100万,那我告诉你,你将一分钱也拿不到。”略带威胁的语气,让那人的眼中闪过一丝慌『乱』,马上被赵东阳敏锐的捕捉到了。

    探出上半身,离那人近了些,赵东阳放缓语速道:“校长开车撞伤你是他的不对,但他很有诚意啊,而且你的伤势并不是很严重,又何必把事情搞到不可收拾呢?想想吧,只要同意协商,马上就能得到10万块,这可是你一年的收入,你的孩子不是正要上高中吗?应该需要很多钱吧。”

    那人猛的抬起头道:“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孩子要上高中。”

    赵东阳微微一笑:“你别管我怎么知道的,但请你放心,我们没有一点其他意思,我不光知道你的孩子要上学,而且还知道你的妻子刚丢掉了工作,如果我没猜错,她现在正在找工作,这样的情况,如果我是你,一定会收下这10万块的。”

    不等赵东阳示意,老辣的校长已经适时将桌上的皮箱打开,里面装的全是大额钞票。

    伤者沉默了,大量情况被赵东阳准确的说了出来,伤者除了震惊外心里防线已经渐渐被打破。还有最重要的面前满满一箱现金,是他从来没见过的。

    而另一边的赵东阳可心都快要跳出来了,别人不知道,但他最清楚不过,半截香烟已经马上就要烧完了,可偏偏在这个关键时候,他什么也做不了。

    终于,沉思了足足有5分钟后,伤者开口了。“既然如此,我选第二条,但我有个小小的要求,除了这10万,你们还得把我的住院费付了。”

    “完全没问题,这里有2万块,不够我明天再送多点来。”不等赵东阳开口,校长立刻又拿出一叠钞票,同时也把一张早准备好的协议摆在了桌上。

    “够了,足够了。”伤者说着飞快的在协议上写下来名字,好像生怕校长反悔似的。

    赵东阳和校长对视了一眼,脸上终于出现了久违的笑容,他还不忘看了眼那幅风水画,就见那支香烟,刚好在这时烧完最后一点点。

    临出门前,赵东阳笑着对伤者道:“很感谢你能给我这个面子,为了答谢你,我送你句话,在书房的窗台摆一盆海棠、一盆玉兰、一盆文竹,我保你的孩子可以考到一所好的高中。”

    丢下一脸无法置信的伤者,赵东阳和校长走了出来,一上车赵东阳和校长对视了一眼,两人再也控制不住大笑起来。

    校长一边一笑一边说:“太神奇了,赵先生,你是怎么做到的,为什么他前后的变化会如此大!”

    赵东阳笑了笑。“这没什么,你上次来的时间是白天,伤者的精气正旺,当然不容易被说服,但现在是黄昏的时候,他已经精神疲惫,再加上我们两个的配合,说服他自然容易多了。”怕校长担心,赵东阳没将那幅风水画的事说出来。

    校长一边把发动车,一边笑道:“哈哈,赵先生真是神人,连时间对人的影响都能算的出来,这次又帮我解决大问题,我要好好考虑该如何答谢你。”

    “千万不要,这点小事算不了什么,以后我还有许多事要校长帮忙呢。”

    校长大手一挥。“只要我能做到的一定帮,但和今天这件事没关系,你不知道,就因为这件事,我一直连觉没睡过就几个,可现在好了,有了这份协议,我今晚终于可以睡个安稳觉了。”说到这,校长顿了一下,然后道:“今晚不行了,我还有点事,明天,明天我给你去电话,我另有卦金给你。”

    赵东阳连忙道:“千万不要,我已经说过了,今天这只不过是小事一件,再说上次给的卦金已经很多了。”见校长还要说什么,赵东阳抢先道:“校长,如果你真的要谢我,那就帮我个忙如何?”

    校长连犹豫都没犹豫一下道:“好,你说吧,如果我能帮到的我一定尽全力。”

    “那我就不客气了,我想开一间卦馆,但考虑开起来客源会少,所以我想让校长帮我介绍点人认识。”

    “这样啊,那对这些人有要求吗?”

    赵东阳有点不好意思的说:“呵呵,当然有钱有权的人最好。”

    校长也跟着笑了起来。“哈哈,这个要求已经不低了。不过没关系,我正好还有些这样的朋友。”说到这,校长突然想起什么似的,猛一拍方向盘说:“对啊,你看我都糊涂了,今晚正好我有一个饭局,去的全都是一方的头面人物,只可惜我和他们没什么深交,所以要你自己好好把握了。”

    赵东阳一听,顿时喜上眉梢。“能带我参加,我已经多谢了,其他就不劳校长费心了。”

    校长一摆手。“这有什么好谢的,只不过举手之劳罢了。”

    车在路上飞驰着,校长一旦没了心结,说话也没有了往日的拘谨。“赵老弟,我这样叫你不会介意吧,你临走时候的那一手可真漂亮。那三盆花应该把他骗的够呛,这样一来,他想反悔也有了顾虑。到最后,等他的孩子考试完了,他明白过来,什么也完了,哈哈。”

    赵东阳一愣,马上想起了临走时说过的话,当下道:“校长,我那可不是骗人,我说的是真的?”

    “什么?你难道说的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我们是风水师别的都可以做,就是说谎不行。”

    校长一听眼睛一亮。“那这么说,只要我也摆三盆花在家里,我的孩子也能考上大学了?”

    赵东阳笑了笑道:“那可不一定,我刚才的只是针对那个伤者的孩子有效,因为我看到在他房间墙壁上有很多奖状,算起来他公子的成绩应该不错,但考虑到他的家景和学习条件都不怎么好,所以我说让他摆三盆花。”

    “这话怎么讲?”一说到相学,校长立刻来了兴趣。

    “很简单啊,你看,首先海棠花香而不腻,有醒脑提神的功效,摆一盆在旁边对学习效率很有帮助,再有玉兰花是高风亮节的代表,我是想告诉那家的公子,虽然家景贫寒,但也要保持自己的品节,最后一盆文竹,是植物中的富贵之花,我是想让他不用担心学习的费用,有了校长给他的10万块,应该可以够他读完大学了。”

    校长一听这样合情合理的解释,立刻心中豁然开朗。“赵先生真是高人,很少有风水师在批卦后还会解释的这样详细,难道你就不怕别人偷师吗?”

    赵东阳一笑:“相学不比其他,怎么能偷,就算偷得也只是形似而神不似,就拿刚才求学的例子,你家的三公子就不大适合,他的家景和学习条件不可谓不好,而且为人聪慧,但他的最大『毛』病就是贪玩成『性』。”

    校长听完,眉头一挑,连声道:“对,对,就是这么回事,赵老弟可有解救之法?”激动下,竟忘了想赵东阳是如何知道的这样清楚的。

    “哈哈。”赵东阳笑了一下,“我可不是教育家,这样的事风水师可是爱莫能助,要知道卦象也不是万能的,不过我可以帮点小忙。”

    “请讲,请讲!”校长家的三公子一直是他的心病,吃喝玩乐样样精通,就是不喜欢学习,活脱一个二世祖。现在一听有办法,而且还是出自他最信服的赵东阳之口,怎让他能不激动。

    “我这可和风水无关,只是单纯就我经验而言。他不是爱玩吗?那你放开了让他玩,古人不是说,防洪不如疏洪,与其阻止,还不如遂了他的心愿。”

    校长听完就是一呆,差点和对面的车迎面撞上。『摸』了把头上的冷汗才道:“赵老弟,你这不是开玩笑吗,我天天拦着他还出去鬼混,一旦放开了,那还不怕天翻过来啊。”

    “那你让他翻啊,要真能把天翻过来那可不是一般人。”赵东阳笑眯眯的说。“不要忘记,这个社会还有一种人叫警察,不是除了你就没人能管的住他了。”

    赵东阳说完,校长很久没说话,一直盯着窗外看着,路旁刚刚打开的路灯『射』进来,将他的脸照的阴晴不定。

    赵东阳虽然没有看透人心思的本领,但他猜也猜的到一定校长心动了。

    其实赵东阳刚才说的方法是从一本国外的心理学著作上看到了,他觉得很有道理才会说给校长听,但他更关键的是想试试看校长,除了相术方面是不是对自己也一样的重视。

    虽然今天校长一口一个老弟叫的亲热,但赵东阳明白即便是亲兄弟,没有利益的交换也没有实际的意义,所以他对自己和校长的关系还处于观望态度,真朋友,那是在磨难的历练中才能看出来的。

    校长思考着,一直没再说话,赵东阳也知趣的把头靠在椅背上,闭上眼睛,本只想养养精神,却没想竟一觉睡了过去。

    “吱”,一声急促的刹车声显出司机烦『乱』的心情,赵东阳也正好醒了过来,他刚才做了个很奇怪的梦,虽然记不清什么情节,但那种压抑的心绪,现在还能感觉到。

    看了看窗外,见校长早已下了车,正点了支香烟心不在焉的吸着,周围是个公共停车场。赵东阳心中好奇为什么不停进酒店,也想看看到底校长考虑的怎么样了,打开车门也下了车。

    见赵东阳也下了车,校长把烟蒂扔在地上,狠狠的踩灭,说道:“赵老弟,刚才我一路上我一直在想你说的话,我终于想通了,你说的很有道理,以前我也做过老师,这样的方法也不是没用过,可就是没想到用在自己的孩子身上,从明白开始,我就彻底放手,由这个小畜生去胡混吧,等他什么时候明白过来,想好好如何做人了,什么时候再进我这个家门。”

    赵东阳一听,心中大喜,校长能如此认真的考虑自己的意见,而且会最终采纳,这绝对表现出自己在他心中的地位。于是忙说道:“也不是完全放手,最好找一两个有经验的私人侦探,在暗中监视,以免他真的做出什么违法的事,毕竟他是你的孩子,另外你也可以知道他的动向啊。”

    这次校长连犹豫都没有。“好,都听老弟你的,你说怎么办,我就怎么办。”

    “好的,如果我们的计划成功,到时候我在你家书房布一个风水局,保证可以让贵公子考到好的学校。”其实这话说的太早,但赵东阳知道校长最信风水,而且关系到他的孩子,让他对自己有所依靠,一定没什么坏处。

    一听有风水局可以帮忙,校长立刻又高兴起来。“那到时候又要辛苦老弟你了。”说完校长把车门锁好,对赵东阳道:“酒店就在前面不远,我们走着过去吧。”

    赵东阳一愣,他想:难道头面人物聚会的酒店会没有停车场?有心想问一下校长,但又一想等下就会看到,便把话又咽了回去。

本文网址:http://www.longtengshu.cn/book/0/346/22558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longtengshu.cn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