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聚会

推荐阅读:银狐美食供应商神级小卖部圣墟天神诀大主宰超品相师一念永恒玄界之门全职法师

    第三章 聚会()

    一路上和校长聊着闲话,时间不大,二人拐进一条不起眼的小巷。赵东阳迎面就看见一扇破旧的院门,门口的挂着的红灯笼上大大的写了个“酒”字。心说:“这也太扯了吧。”不是使劲克制,赵东阳差点没笑出声来,难道这就是校长说的高级酒店。

    就见这里除了院墙高点,环境比较幽静没什么特别之处,而且连一般的风水常识都不讲,院门居然朝向西北面,在赵东阳的印象里,除了监狱好像没什么店面这样做了。

    正想着,校长已经走到了院门前,可居然脚步没停,反而多走了七、八步,看看了四周没人,轻轻在院墙上敲了几下,居然发出咚咚的声音,原来这墙壁竟然是木头仿制的。

    时间不大,赵东阳就见墙壁上的一块砖突然陷了回去,一道光亮从里面『射』了出来,紧接着一只眼睛从砖孔上看了一下,一道天衣无缝的暗门被打开。

    校长一句话也没说,一拉赵东阳闪身走了进去,身后的暗门马上被关上。整个过程也就是十几秒种的时间。

    到现在,赵东阳终于才收起了轻视之心,能有如此精密的设计,出入这里的怎能是寻常人士,而且更让赵东阳吃惊的是,原先在外面看起来粗陋不堪的风水格局,现在已经完全变了样子,眼前出现的景象,无论从风水还是建筑的美观程度,绝对是赵东阳见过最漂亮的。

    如果说黄一雄的酒店用奢华来形容,那面前的这间房屋就是幽静,整间屋子全部是用碗口粗的『毛』竹搭建而成,和周围方圆几百米的竹林完美的融合在一起。缠绕在屋子四周的一条细流让人感觉如同是如此的接近自然。

    尤其是里面的风水格局,赵东阳只看了一眼就知道绝对是一个风水界的大师级人物的作品,甚至不亚于赵东阳爷爷的造诣。

    赵东阳当下不敢造次,必恭必敬的跟在校长身后,穿过独木桥向小屋走去。

    现在赵东阳的玄相功已经是第二层的天佐境界,虽然身手可能比不过真正的武术高手,但耳聪目明却不是一般人能比,但走在独木桥上的他发现,明明听得到竹屋里有人在说话,而且声音还不小,可就是听不清说什么,甚至连一个字也把握不到,这在以往是根本不可能的事,要知道,现在赵东阳离竹屋不过只有十几米的距离。

    赵东阳想不出其中的道理,却更增添了好奇心,一边留意耳中的声音,一边加快脚步,可就在他们刚下独木桥,突然在角落处有人高喊一声:“有客道。”紧跟着竹屋里马上悄无声息。

    这时赵东阳也已经走到门口,学着校长的样子把鞋脱下放在门外的长廊上,然后跟着校长走了进去。进门的瞬间,赵东阳也不知道为什么,把门口的鞋数了一下,连他和校长的,不多不少,正好是6双。

    一走进去,就见屋中间的茶桌旁正坐着三个人,可最吸引赵东阳眼光的不是右手边的那位红衣美女,也不是左边的一个老外,而是正中间的一个中年人。

    只一眼赵东阳就知道此人并没有什么异术,是个普通人,但紧跟着赵东阳就发现,他居然从此人的面相上什么信息也看不出。

    但是赵东阳本能的知觉还在,这个张相普通的中年人在他眼里,就好像一座山,感觉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撼动的了他的。

    念头一闪而过,校长已经开始介绍了,指着那位美女道:“这是林夫人,他的先生是省委副秘书长,大权在握啊,呵呵。”说完又指了指那名外国人。“这位是大卫先生,法国的大财团主管。”

    赵东阳知道这是校长专门为他介绍的,一听每个人都是身份显赫,忙上去热情的打招呼。但赵东阳发现,这两个人好像并不欢迎自己的样子。

    这时,校长走到中间那中年人身前,脸上的笑容一下变的有些不自然。“这位是佟凯,佟先生,以后你们多亲多近。”

    赵东阳心里一愣,这算什么介绍,没有名字,也没有身份,这还怎么交流,但赵东阳知道校长绝对不会不知道这点介绍的基本常识,这样更证明了这个中年人背后的一定有着非常复杂而显赫的身份,甚至于校长都不好开口。

    刚在坐位上坐下,林夫人突然道:“校长,这人是谁?难道你不知道今天我们有重要的事说,还要带个外人来?”大卫也在旁边连声附和。“是啊。林夫人说的是。”

    或许是碍于他们的背景,校长显得有些尴尬。“林夫人,这位赵老弟可不是什么外人,他不光是我的好友,而且一身风水相术鬼神莫测,就算今天他不来,之后我也会和他讲今天的事的。”

    赵东阳当下心里大受感动,没想到校长会这样维护他,当下歉然道:“校长,如果我妨碍到了你们,那我就先告辞了。”

    还没等他起身,一直没说话的佟先生突然道:“等一下。”说着站起身围着赵东阳转了两圈后又坐了下来,似笑非笑的看着赵东阳道:“嘿,你这样年轻居然也是算卦的?可真让我吃惊。”

    所有在场的都听说佟先生的不友好语气,赵东阳更是像吞了个苍蝇一样难受,他还从来没见过这么看不起风水师的人。当下冷冷的说:“佟先生说的对,我就是个算卦的,请问留下我有何指教?”

    “哈,火气还不小,校长刚才夸的你都上了天,那就麻烦你看看,这个工程图纸有什么问题没?”说着把一张两张报纸大小的图纸递了过来。

    赵东阳虽然恨不得一拳把佟凯打出门外,然后拂袖而走,但他还是忍住了,如果那样的话,他在这些人眼里永远是个没有器量的江湖术士。

    接过图纸,赵东阳仔细的看了起来。

    “能看的懂吗?要不要我解释给你听?”佟凯在旁边道。

    “不用了,一个水库的图纸我还是能看懂的。”赵东阳并非吹牛,在家的时候,他爷爷没少让他看工程图纸。

    不理周围三道吃惊的目光,赵东阳把最后一个数据记在心里,然后闭上眼睛,掐动手决开始演算起来,就在同时,那张图纸在赵东阳脑海里已经变成了一幅水库的全息图像。赵东阳就看见一条巨河波涛滚滚,在水流最急的地方有一个水库当中而建,把河流从中一分为二。

    赵东阳知道这就是图纸上的水库建成后的情形,仔细的看了看,水库的地理位置,排位朝向,都是风水中的上佳之做,尤其是样大的工程,居然没一丝纰漏,确实难得。

    赵东阳心中佩服,不是相学高手,没有这样的手笔。心中想着,赵东阳睁开眼睛,正准备赞图纸上的工程几句,可在图纸上最旁边的一个高度指示让他留意了一下,这个高度既不是水库的高度,也不是河流的海拔,而是另外一个数据,可偏偏和工程没半点关系。

    “18公尺。”赵东阳嘴里喃喃着,不知道为什么,他有种感觉,这个数据绝对是他一个很熟悉的东西,可就是一下想不起来。

    赵东阳努力回忆着和河流有关的东西,赵东阳不由的想到和黄一雄、谭先生上次旅游见过的大河。心里一动,暗道:“对啊,会不会是那次见到那个河中瀑布的高度。”一想到这,赵东阳抬起头问道:“佟先生,你这个水库是不是要建造在一个河中的瀑布上面。”

    一听这话,佟凯嘲弄的笑道:“呵呵,真看不出来,赵先生连这个也能看出来。你说的没错,我这个水库正是要建造在那里,由于瀑布的关系,那里河水最急,建造水库最合适。”说话时,佟凯的表情非常自负。“赵先生,你看这么久有结果了吗?”

    把图纸重新递还给佟凯,赵东阳突然有些同情面前这个无知的人。“是有结果了,根据图纸上的数据,水库的质量非常过硬,而且水库的风水也非常好。不过……”说到这赵东阳故意停顿了一下,见所有人的目光都被他吸引过来,这才一字一句的说:“但错就错在建在了那个瀑布上。如果这个水库建起来,我敢断言,不出三年,必然是后患无穷。”

    这话一出,桌上包括佟先生在内,所有人都吃了一惊,看怪物一样看着赵东阳。

    尤其是校长,拉着赵东阳道:“赵老弟,你要不要再算一次,这可是佟先生公司最好的水利专家做出的图纸,不可能有问题啊,你会不会算错了?”

    赵东阳冷冷一笑。“难道校长也怀疑我了?”

    校长顿时语塞,正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时,佟先生猛的站了起来,一把将图纸撕成两半。吼道:“简直是一派胡言!”说着开门走了出去。

    “佟先生,佟先生,我们的计划到底您同意不同意啊。”大卫狠狠瞪了赵东阳一眼,然后追着佟先生跑了出去。

    “校长,你看你办的好事,从哪里找来这样一个疯子,如果佟先生最后撤了资,我一定饶不了你。”林夫人跟着也站起来,忿忿的向门口走去。

    “林夫人,请等一等,听我解释啊。”

    一把推开校长,林夫人喝道:“留着和佟先生解释吧。”说完头也不回的走出了门外。

    见事情再也难以挽回,校长身体猛的晃了一下,险些摔倒,赵东阳赶忙扶着他坐了下来。“校长,你没事吧,难道我刚才做错什么了吗?”

    目光复杂的看了眼赵东阳,校长长叹一声。“路上再说吧。”

    从酒店出来,校长一直低垂着头,而赵东阳不明白里面的原因也不好怎么劝。去停车场拿了车,直到坐到车里,校长才埋怨道:“赵老弟,我之前还认为你为人老练,才会把你介绍到这样的场合。佟先生一向对陌生人都很冷淡,这个我事前没说是我不对,但你刚才也没必要和佟凯堵气啊。还编出一个水库会有祸患的谎话,你不知道这样一来可把我也害了啊。”

    赵东阳一听,微微有些不快。“校长,我说过我从来不骗人,水库的后患可不是我编出来的,那可是事实。”

    正要发动汽车的校长猛的停住了手。“你说什么?难道水库修建起来真的有大问题?”

    赵东阳点点头。“这个绝对错不了,单从图纸上看,水库无论从工程质量,还是风水格局都没有问题,相反还应该是上佳之做。可偏偏我恰好去那条河游玩过,而且就是在水库修建的地点,那个河中瀑旁。”

    赵东阳继续道:“我当时就看出,那条河流的整个河道是由两种土质构成,上游的是以岩石为主,地基较硬,而下游河道却是土壤,所以常年冲刷才会导致现在的河中瀑。而佟凯要修的水库正好就在两种土质的交汇处,我想不用我再解释校长也该明白了吧,用不了几年时间,河流的冲刷下,河里的地基一定会继续变化,那时候水库怎么可能存在,到水库承受不了河流的冲击时必定会崩溃,那时水库中几万吨河水一泄而下,下游两岸的堤坝将会瞬间崩塌,周围的城市在几个小时内就会变成一片汪洋。”

    赵东阳讲的如此透彻,校长再不懂水利也听的一清二楚,他没想到赵东阳嘴里的祸患尽会如此可怕,如果真是这样,先不要说几座城市的毁灭他和佟凯或是任何人都负担不起,单就水库存在这么可怕的工程隐患,就足够要了他们所有参与人的命。

    一想到那几年后土崩瓦解的水库,还有河道两岸两岸的汪洋,校长顿时瘫软下来。“原来还有这样的事,多亏赵先生提醒,否则我连死都不知道为什么。”说完校长好像有心不甘心似的长叹一声。“哎,不过眼睁睁看着到手的2亿就这样飞了,可真不甘心。”

    赵东阳一听,差点没跳起来。“校长你说什么,什么2亿元?我刚才就想问,看你如此热心,这件事到底和你有什么关系啊。”

    校长发动着车,一边摇头一边说:“都怪我没有事前告诉你,你刚才看到了吧,那个水库是大卫所在的国外财团要建的,而修建的地点正好是我们学校明年要修建新校园的地点?”

    赵东阳越听越糊涂,不由问道:“这和2亿有什么关系?”

    “太有关系了,水库如果想建起来,那学校的新校园就会受到影响,所以大卫答应我,只要我同意让他们修建水库,他就会付给我2亿元作为酬谢。”

    “天啊,怎么会有这么多。”赵东阳不由的叫出声来,他终于明白为什么校长会这么在意这件事了。

    长叹了口气,校长继续说。“你现在知道这件事的重要『性』了吧。”

    点点头,赵东阳考虑了一下。“这件事不对啊,就算土地的使用权是学校,那校长你也没权利私自给了大卫修水库啊,『政府』那边怎么可能答应。”

    “是啊,所以林夫人来就是代替林先生出面,他们答应把这方面的工作摆平,而佟先生则是大卫所在财团的合作伙伴,由于这次跨国工程,经费周转很不方便,所以由佟先生全面负责整个水库的施工,以及预垫前期的工程费用,而作为报酬,林夫人将得到同样的2亿,佟先生会得到整整10亿。”

    赵东阳不由吸了口冷气。“这是个什么财团,也太有钱了吧,水库还没开工就已经扔出去14个亿了,难道修个水库真的这么好赚?”

    “这我不知道了,当时我只想有钱拿就好,哪管的了这么多。”说着校长又是一声长叹。“哎,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2亿虽然多,但还是保命重要啊。”

    校长说完,发现旁边的赵东阳尽然没有回应。不由奇怪的瞟了赵东阳一眼,就发现后者正闭着眼睛,右手五指飞快的掐动着奇怪的手决,不用问一定是在演算着什么。见此情景,校长本来暗淡的眼睛一下亮了起来。

    在赵东阳睁开眼睛的第一时间,校长已经迫不及待的问道:“赵老弟,你刚才可是在计算水库的事?结果怎么样,是不是有解决的办法了?”

    赵东阳微微一笑。“真是什么也瞒不过校长的眼睛。”

    校长顿时欢呼道:“那这么说,赵老弟是找到解决办法了?”

    “还不能这么说,因为我刚才毕竟只是单纯的从相学角度作了分析。”

    “哈哈,赵老弟能这么说,那一定是十拿九稳的事了,你的本事我最清楚不过。老弟,我说句实话,如果你能促成这件事,我愿意和你平分那2亿元?”

    “什么?”赵东阳不由叫了出来,那可是1亿元,这样的诱『惑』任谁也无法抗拒,赵东阳甚至可以心脏“咚,咚”的声音,如果不是自己还活这,真以为心脏是再耳朵边是放着的了。

    但这么多天来的经历让赵东阳已经不是那个『毛』躁的年轻人。深吸了口气,他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他知道事情并没有校长说的那么简单。因为再酒店里的个细节,他到现在仍然无法想通。

    就在说出预测结果时,赵东阳就注意到,面对这个骇人听闻推测,所有人都是一副非常吃惊的样子,而且从他们的反映速度,赵东阳知道那绝对不是装的,可唯独只有佟凯没有,虽然后来他把图纸撕掉,但那是只是气愤,而不是吃惊。

    而这样的事情发生再一个最应该重视水库工程的人身上,就显得非常不协调,而唯一的解释就是,佟凯已经事先知道了这个推测。

    赵东阳知道这样的事情非常有可能,从水库完美的风水格局上就能看出,一定有一个风水高手再佟凯身边,而且能参与到这么大的工程建设,绝对地位不低,如果真是这样,那这个风水高手就绝对不会看不出水库存在的问题。

    想到这,赵东阳不由又想起了那间酒店的格局也同样的出『色』,心想:“会不会为酒店布置风水的人和水库风水的布置者就是一个人那?”想到这,赵东阳问:“校长,你知不知道那间酒店的主人是谁?”

    “恩?为什么好好问这个。”校长虽然奇怪,但还是答道:“我从来没见过他,但据说是个很神秘的老者,也是个风水方面的高人。”

    “果然如此。”赵东阳心里说了一句又问。“那来这里聚会是谁决定的?”

    “佟凯啊,他是这件事的最大收益者,所以他一直很热心。”

    “这就对了,全对上了。”见校长一脸疑『惑』的表情,赵东阳忙解释道:“呵呵,我是说,我猜佟凯应该早就知道这个预测结果。”说着,赵东阳把自己的推测说了一遍。

    校长也是人精一样的人物,听完赵东阳的推测,他也一下明白过来。“我说佟凯怎么好好发那么大的脾气,原来是这么回事。那照这么看,酒店主人之前一定劝过他放弃,但他为了赚那10亿没有听,但你又说了同样的话,所以才会发那么大的脾气,但这却恰恰证明了他是相信了你的话。”

    赞许了看了校长一眼,赵东阳笑道:“真佩服校长的分析能力,事情应该就是这么回事了,所以要我看佟凯应该很快就会来找我?”

    “为什么?”

    “很简单,如果酒店的主人可以解决水库的后患,他早解决了,佟凯也没必要发那么大的脾气?这正是说明酒店的主人解决不了,但我想他一定不会轻易放弃那10个亿,而能我恰好也看出了水库的问题,所以佟凯一定会让我试一试的。”

    “对啊,我还一直担心佟凯会撤资,怎么忘了他才是最不应该撤的人了,那赵老弟,你想出解决问题的办法了没?”

    赵东阳耸耸肩。“哪有那么简单,这可是大工程,不比在阳宅布风水格局,而且要等我到现场看过才能拿的准!”

    校长点点头。“说的也是,不过不用担心,幸好时间上来得及,赵老弟你就多费心吧,这可是两个亿啊,我们说什么也不能放过。”

    不置可否的点点头,赵东阳突然皱起了眉。“说是这样没错,可我还是又个担心。”

    “是什么?”校长不由奇道。

    “我担心这个水库背后很可能有什么阴谋,首先花14亿就已经很不正常,另外在前几天我遇到过一个旅行团,旅游的地点正好就在大河附近,我怀疑他们的真实身份可能是水库的考察团,如果要是个正常工程,他们有必要这样掩饰吗?”

    没等赵东阳说完,校长突然哈哈大笑起来。“赵老弟,够了,够了,没必要事事都算得这样清楚吧,你虽然是个风水高人,但终究不过是个俗人罢了,又不是泽被万民的天师,管他什么阴谋,只要不出问题,有钱赚就够了。”

    赵东阳也附和这笑道。“校长说的是。”可是他心里却总感觉不是个味,他想:为什么我就不能成为一个泽被万民的天师呢?

    有一句没一句和校长聊着,车子开进了校园里。在赵东阳临下车前,校长又特意嘱咐了一句。“赵老弟,水库的事情一定要抓紧办。”

    “校长,你就放心好了。”说完,赵东阳走向了寝室。

    回到寝室,小胖他们都不在,赵东阳猜他们大概还在图书馆的自习室用功,临到考试,像赵东阳这样无所事事的人,全校也没有几个。

    奔波了一天,一躺在床上,尤其是脑子一直没有停过,赵东阳感到疲倦一阵阵袭来,眼睛也开始打架,但他就是无论如何也睡不着。

    校长刚才那番一直在他耳边反复出现。

    在以前,他一直认为自己很清高,和俗人这两个字没一点关系,疾恶如仇,有自己的原则,不趋炎附势、随波逐流,这是他对自己的评价。

    但校长的那番话虽然直接的让他有点受伤,却他彻底想明白了一个问题,自己就是一个俗人,为了钱虽然没有不择手段,但可以耍点小手段,看到漂亮女生虽然没有厚颜恭维,但还是一样会心动。

    一件件回忆起来,赵东阳简直不敢相信这个虚伪到极点的家伙竟然就是自己,一向自诩的清高让他胃里一阵阵恶心,他觉得自己连曹策这样的真小人都比不上。唯一值得骄傲的是他没做什么对不起良心的亏心事。

    “好吧,既然如此,从今天开始我就做一个真俗人。”一旦想通,赵东阳感到一阵的轻松,绷紧的神经一下舒缓下来,赵东阳终于进入了梦想。

本文网址:http://www.longtengshu.cn/book/0/346/22558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longtengshu.cn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