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灵异小说 > 神算天师 > 第五章 水库之行

第五章 水库之行

推荐阅读:玄界之门流氓修仙之御女手记流氓异界行大学流氓流氓公爵流氓足球经理爱情游戏:恋上一个流氓都市流氓将军剩女撩人:狼君很流氓卿本流氓:绝色五夫不好惹

    第五章 水库之行()

    帝王酒店三楼,赵东阳眼睛发亮的看着面前一堆精美的如同工艺品的小点心,直往肚子里吞口水。

    “赵先生,这里的早茶很出名,尝尝看。”

    “好,好,那我可就不客气了啊。”赵东阳等的就是这句话,左右看了看没什么人注意,心里大吼一声:“开动。”把筷子往旁边一丢,两手轮番向桌子上的食物抓去。

    十分钟后,赵东阳把最后一块点心扔进嘴里,终于支持不住靠在了椅背上,一边打着饱嗝,一边说:“老先生,这里的早点果然好吃。真想可以天天来啊。”

    “呵呵,这还不简单,要是赵先生喜欢,天天来就好,帐单寄给我就可以了。”

    “呵呵,那怎么好意思。”可心里却再说:“真的还是假的,那我可天天来了啊!”

    好像看头了赵东阳心思,老者捻须微笑道:“赵先生正是客气,我们朋友之间还讲这个干吗?”

    “等,等。”这句话又将赵东阳刚才的疑问勾了起来,半个小时的时间,居然老熟人已经升级为朋友了,赵东阳再也忍不住了,问道:“老先生,感觉你好像和我很熟悉的样子,可我真想不起来在那里见过你,冒昧的问一句,怎么称呼你?”

    见赵东阳吃饱喝足才想起问是请客的人是谁,老者终于忍不住笑出来。“哈哈,好说,鄙人周福,风水界的无名小卒而已,你就叫我老周就可以。赵先生不记得我很正常。”说到这,周福停了一下,似笑非笑的看着赵东阳说:“赵先生,你不要用眼睛,你感觉一下,难道你真的没见过我?”

    “感觉?”赵东阳不由一愣,心道:“怎么感觉,难道老周想让我抚『摸』他?”正想着该如何拒绝周福别样的爱,就见周福突然闭上了眼睛。赵东阳心中一动,才想起周福也是风水中人,不由提高警惕,可还没等他作出任何反映,猛然觉得身体周围越来越紧,就好像有一条看不见的绳子把他捆了起来,而且还在不断收拢。

    “不好,上了这老头的当了。”赵东阳心里一惊。嘴里嚷道:“喂,老周你在干什么,快停手,我已经感觉出来了。”可周福根本像没听见一样,嘴里还在喃喃的念着不知道什么口诀。

    这下可让赵东阳有些生气,心中骂了一句。“该死,我就知道这顿饭白吃不了。”想着,手里却没闲着,艰难的移动着右手伸进口袋里,再一翻,手掌上已经扣上了7、8支香烟。眼看那无形的绳子越来越紧,赵东阳在不敢多耽搁,口中默念玄卦的总纲,手上暗运玄相功,就听扑,扑几声轻响,那几支香烟竟然全部连在一起,成了一个圆圈,围在赵东阳周围正在逐渐扩大。

    这是玄卦里第6个起手局对应的玄相功招数,名叫太相决,是一个用“意”使人平稳、冷静的招数,最大特点就是根据施法者的修为,可以无限扩大,而赵东阳正是利用了太相决的这一特点。

    再看赵东阳,不断催动玄相功涌向那个烟圈,在强大的法力支持下,烟圈一点点的逐渐扩大,一个看不见的缝隙出现在了赵东阳身周。

    “就是现在。”赵东阳心里默喊了一声,然后利用这宝贵的空隙,猛的把手又伸进口袋,一把掏出打开的一包香烟里的全部剩余,想也没想就用上了刚刚学会的第十四招离魂决,高喊了声“定。”手里的所有香烟便向周福扔了过去。

    连赵东阳自己也没想到,耳边就听“轰”的一声巨响,再看场上局面,刚才周福站立的地方土屑四飞扬,等烟雾散去,就见地上已经出现一个方圆3、4米大小的大洞,连下面一层都看的清清楚楚。而刚才还在赵东阳周围的那道无形的绳索早已经消失不见了。

    赵东阳不由连连咋舌,他当时只想自保,哪想会弄出这样大的动静,左右看了看并没看到周福的身影,心想:“不会把老周炸飞了吧。”

    见周围几十个服务生正呆呆的看着自己,赵东阳闪身就想逃走,等他们一旦清醒过来,让自己赔偿损失那可就糟了。

    脑中想着,脚下一刻不停的来到了楼梯住,正要迈步,就见楼梯上摇摇晃晃走上来一人,全身的衣服已经碎的不成样子,一张脸上黑黑的不知沾了多少灰尘,最好笑的是本来在胸前的胡须到现在还在冒着黑烟。

    从那胡须,赵东阳终于认出了面前这位好像非洲难民的家伙就是周福,至于为什么会这样惨,不用问赵东阳也知道是自己的大手笔。见想躲是不可能了,赵东阳忍住笑,抢上几步说:“老周,快来这边坐,刚才真对不起,一下没控制的住。”说着把周福搀到了旁边的一个椅子上。

    正这时,那几十个服务生已经清醒过来,第一时间冲到赵东阳跟前,就在后者以为破财在所难免时,几十人齐道:“老板,您没事吧,要不要我们把这个人抓住。”

    赵东阳一愣,心说:“难道这些人都吓傻了,为什么叫自己会是老板?”可仔细看了一下,他发现众人的目光居然不约而同的从自己头上穿过,顺着他们的眼光看去,那里除了非洲难民再没别人了啊?

    “难道……”赵东阳心里一动,看怪物一样的看着周福说:“老周,你不会就是这里的老板吧。”

    周福点了点头,把手摆了摆。“你们都下去吧,我和朋友在闹着玩,这里没你们的事了。”

    等服务生都一脸不甘心的看着赵东阳离开后,周福才长叹一声道:“哎,早知道开始就该告诉你我们在哪里见过,看来说谎是要受罚的。”说完又自责的道:“以后说什么出门前也要卜一卦吉凶。”说话时,一缕一缕的黑烟不断从周福嘴里冒出来,在赵东阳看起来,面前的周福就要好像一个会说话的烟囱一样。

    再也憋不住,赵东阳终于笑了出来。“老周,实在对不起,今天的损失我来承担。”

    “不用了,这点损失我还不放在心上,但赵先生你一定要告诉我你刚才使用的是什么阵法?”

    赵东阳一听不用承担,顿时心里大喜,刚才那只不过是句客气话,真让他赔偿可没那个能力。想到这,赵东阳道:“一个小法术没什么的,你还是去换件衣服我们再聊吧。”

    周福一愣,等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一身破烂,才哑然道:“哈,真是失礼,那就麻烦赵先生等我一下了。”

    时间不大,周福梳洗过后,和赵东阳来到了8层的一个包厢里。

    “赵先生,我想现在我不用我介绍,你也应该知道我们在哪里见过了吧。”

    点点头,赵东阳道:“是的,如果我没猜错,那个伤者家里的风水画,就是周先生的大作了吧。”

    周福哈哈一笑,习惯『性』的伸手在胸前『摸』了『摸』,却发现『摸』了个空,等想到胡须已经在刚才被烧过,不由摇摇头自嘲的笑道:“大作?好了不起啊,不是还是让你给破了?”

    周福的举动,多少让赵东阳有些不好意思。“那怎么能算是破,只是暂时的压制,是我运气好找到了阵眼,就顺势把阵法逆了过来而已。”

    “赵先生就不要谦虚了,周某虽然不济,但那风水画却是我潜心研究几十年的成果,能一下找到画中的阵眼,足已证明赵先生的相学多么精深,至少我还从来没见过。”说完,周福有些懊悔的说:“都怪我爱管闲事,看到那个伤者可怜,而且还听他说是被有钱人撞伤的,我就同情心大发,借了他一幅风水画,却没想到碰上了赵先生这样的行家,忙没帮上,却白白损失一幅佳品。”

    一听这话赵东阳心里不由有些奇怪。“老周,不会吧,我当时只是在风水画里放置了一支香烟,只要取出来,风水画不会有任何损失啊?”

    “赵先生说的应该是针对一般的风水阵来说,但对我的风水画却不同,风水画虽然也是风水阵的一种,但却不是用实物构架的,而是将念力用在图案中,用来构架相应的阵法,赵先生的虽然没有想破坏风水画,但阵眼一旦有异物进入,所有的念力也就没了约束,就算异物被拿掉,但风水画还是一样费掉了。”

    周福的话虽然不很详细,但对于赵东阳现在的修为,他还是敏锐的捕捉到了一些信息。“念力。”赵东阳心中默念着这个新鲜的名词。“不知道和我玄相功的意有什么区别?”

    谈到了风水,赵东阳再顾不上风水画是不是周福的独门秘籍,脱口问道:“老周,你刚才说的那个念力是什么意思,怎么样才能运用这个念力?”

    周福几十年的人生经验,怎么会不知道赵东阳在求学。微微一笑也不点破。“念力虽然是我的独创,但却有章可寻,它是由风水中的相演变而来,《算经》有言曰:相而无相万念之源,参本为正,念力自生。这就是念力的最早诠释。”

    《算经》是所有风水师的启蒙读本,就想《三字经》在世俗中的地位一样,刚才的那句话,赵东阳小时候就在爷爷的威『逼』下烂熟于心,可现在从周福的嘴里说出,参照那神奇的风水画,赵东阳不由感到在面前展开了一扇全新的局面,而且最让他感到心动的是,其中的“无相”正是玄卦中排在最后,也同样是威力最大的一个阵法,可惜的是到现在赵东阳也仅仅领会了三层。

    念头一闪而过,赵东阳不由激动的说:“周先生,你接着说,接着说,我好像有点理解了。”

    “什么,你竟然明白我说什么?”赵东阳一句话差点没把周福吓的从椅子上掉下,他虽然知道赵东阳风水造诣出神入化,但却没想到居然境界也会高到这样的程度,刚才那仅仅他几十年悟出的道理的开头,却不想赵东阳竟然已经把握到了要领。

    周福不是个小气的人,从来没有独藏秘籍的念头,但可惜见过的风水师无数,却没一个能明白他悟出的道理,如今见赵东阳居然能明白,几乎控制不住的就想全盘托出,但他马上想起了此行的目的,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歉然道:“赵先生,没想到你境界如此高超,刚才这番话听过的风水师没有一百也有80,但真正能领悟的只有你一人,我要再私藏就愧对祖师爷了,但是……”说到这,周福突然停了下来,思索着后面世俗到极点的话该如何开口,但他怎么也想不到的,面前的年轻人却是刚刚已经下定决心要做个俗人的家伙。

    周福的举动让赵东阳瞬间就明白了他的想法,懒洋洋的靠在椅背上,赵东阳微笑道:“呵呵。周先生,有话就直说好了,是不是如果想学你的念力,还必须答应什么条件。”

    周福心头就是一震,除了佩服赵东阳敏锐的洞察力,也为赵东阳如此轻松面对世俗的观念而感到吃惊。当下连忙道:“不,不,赵先生请不要误会,我只是受人之托罢了,我发誓,就算赵先生最后无法完成这个条件,我也一样会把念力的秘诀告诉你的。”

    赵东阳又是一笑。“是佟凯让你来的吧。”

    吃惊的看着赵东阳,周福道:“没错,正是佟先生让我来的,他让我向你为今天的事道歉,其实我看佟先生还是很佩服你的,之前我也有告诉过佟先生水库修起来可能几年内会因为地基不牢固而倒塌,但你也知道,佟先生不信风水,所有没相信我说的,仍然会决定继续进行水库的工程,但昨天在听到你的推测后,竟然相信了,而且认为只有你可以解决这个问题,我和他认识十几年还从来没见过,我觉得你们真是有缘,说不定会成为好朋友的。”

    赵东阳摆摆手阻止了周福。“今天的事我打伤他的手下已经扯平了,至于水库的事,回去告诉他,就算他不来找我,我一样会把水库存在的问题解决掉,但这并不是为了他,而是为了钱,为了朋友,当然朋友绝对不包括他,而是校长。”沉『吟』了一下,赵东阳非常坚定的说:“还有周先生你。”

    虽然短短相处才不到一个小时,但赵东阳看的出周福虽然精明,但却是个实在的厚道人,在现如今这个唯利是图的社会里,连赵东阳自己这样淳朴的男生都会想变一个俗人,而周福居然会可笑的说什么祖师爷,简直就和赵东阳以前的想法一模一样,不过赵东阳却喜欢这样简单、直爽的『性』格,起码不用担心他会在背后偷偷『插』自己一刀,这才会好不犹豫的把周福作为自己朋友一列。

    想到这,赵东阳不再多说,站起身,向周福施了一个风水师之间的抱拳礼。“告辞了。”说罢,开门就要离开。

    “赵先生请留步。”周福敏捷的将赵东阳堵在了门口。

    “周先生还有事?”

    “这个……”周福才发现竟然想不出什么理由留下赵东阳,只是本能的不愿意他离开。“我只是想问问赵先生去哪里,如果不忙的话,我现在就将念力的秘诀告诉你好了。”

    “哈哈,《算经》里不是告诉我们,无功受禄寝食不安吗,现在这句话用正合适,虽然关于念力,我非常想请教一下周先生,但不是现在,而是等我解决了水库的问题之后。到时候周先生可不要不认我这个老朋友啊。”说完,赵东阳在周福肩头拍了拍,然后一个闪身,人已到了门外。头也不回的走掉了。

    无奈的看着赵东阳的身影消失在了楼梯,周福猛的想起什么,连忙追了过去,口里一边喊着:“赵先生,林夫人已经开出1亿元的价格,公开悬赏风水师,你可要抓紧啊……”可到了楼梯口,却哪里还有赵东阳的影子?

    叹了口气,周福摇着头又走回包厢,回忆着刚才赵东阳的话,不由念了出来。“朋友?”,想到会和一个20出头的小伙子做朋友,不觉有些好笑,但内心深处却是异样的舒坦。

    习惯『性』的掏出5枚一看就是古董的铜钱,嘴里默诵了几句口诀,然后撒手扔在桌上,却发现所有的铜钱居然是立着的。

    如果是为别人卜卦,周福站起身立刻『自杀』都有可能,但现在只是微微一笑。“呵,真是个看不透的人啊。”

    从帝王大厦走出来,赵东阳就怕周福这婆婆妈妈的老头会追出来,买了几包香烟后,立刻拦了辆计乘车坐了上去。

    路过佟凯所在的远东大厦时,赵东阳抬头望了望,竟然一下没数清楚有几层,这对于靠算术吃饭的赵东阳来说简直太不可思议。不由轻声道:“修这么高有用吗?好大喜功的家伙。”

    “喂,你怎么能这么说佟先生,他可是个大好人啊。”

    突然听到前面传来的声音,把赵东阳吓了一跳,等想起自己这是在计乘车上,赵东阳才把伸进口袋里的手拿了出来。“司机先生,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佟先生是个大好人,你不了解情况就不要瞎说,看在你不是本地人的份上不和你计较,如果换成当地人,看我不揍他一顿!”

    “我晕,居然碰上佟凯的fans了,不是一般的倒霉?”赵东阳郁闷的想着,不由问道:“你这么维护佟凯,他不会是你亲戚吧。”

    “嘿嘿,没想到你眼光这样好,虽然我和佟先生不是亲戚,但我姓董,和佟只差了一个音,我的生意能这样好,一定是沾了佟先生的光了。”

    “这也太夸张了吧,就算当红歌星,他们的fans也不会这样吧。”赵东阳忿忿的想着,如果不是车子已经接近80公里的速度,赵东阳真要跳车逃走了。

    “那你说说,佟凯怎么个好法了?”不过见司机三番五次说起,赵东阳不由还是产生了些好奇心。

    “太多了,那怎么能一下说完。”司机马上道,想了想又说:“那我就拣几个主要的,你看见我们脚下的这条路了吧。”

    “看到了,很新很平整,这有怎样?”

    “怎样?如果不是佟先生,那你现在还能这样平稳的说话?这条路就是佟先生花钱修起来的,不光这条,城市里30%的路都是佟先生自费修起来的。”司机说话时,表情非常骄傲,就好像这些路是他修的一样。

    “切,说不定是他自己为了做生意方便!”

    “喂,我说你这个人怎么回事,为什么总和佟先生过不去,再这样我可要赶你下车了啊。”

    “好,好,我不说,你继续讲!”

    白了赵东阳一眼,司机接着道:“你刚才说的根本没道理,你可能不知道,佟先生的远东大厦虽然在这里,但所有的厂房全部不在本地,所以根本不存在为了他运送的方便。如果这个不能说服你,那我再说一个,你知道xx大学吧。”

    “知道啊,我就在那里上学。”

    “这样啊,那就简单了,你应该注意到所有教学楼都是比较新吧,那也是佟先生花钱修的,他还讲,如果一个城市的教育事业上不去,那这个城市就没有了前途,为了修你们学校的教学楼,他把好几间厂房都卖掉了,你说说这样的人不是好人吗?另外比如向慈善会捐款什么的,那就太多了,连我也记不清到底有多少,反正你随便到路上问吧,只要是当地人,如果有一个不夸佟先生好的,我马上把这辆车送给你。”

    “呵呵,不用了,你还是自己用吧。”赵东阳尴尬的笑着敷衍道,在他心里却已经开了锅。

    刚才司机说了这么多,看他信誓旦旦的样子,赵东阳知道事情可能错不了,但他还是无法将那个总是摆着一张臭脸的家伙,和司机嘴里的大善人联系在一起,再加上莫名其妙的看不到所有佟凯的面相信息,还有清晨对自己的挟持,赵东阳总觉得佟凯不是个好东西。

    “哼,等我有时间时候,一定会把你的真面目揭开的。”心里坏坏的想着,赵东阳无聊的向窗外看去,就见周围全都是崇山峻岭,早已经没有半点城市的样子,不由吃了一惊,心想:“不会是司机也是佟凯派来的,想杀我灭口吧。”

    不由问道:“司机先生,你这是带我要去哪里?”

    “吱”的一声尖利的刹车声响起,计乘车一个摆尾停在了路边,赵东阳连忙将手伸进了口袋,手里暗扣几支香烟心想:“果然被我猜到,看,要动手了吧。”

    没想司机却说:“糟糕,光顾和你聊天,一不留神竟然出了城,真是见鬼了。”司机嘟囔着就要调头,从反光镜看了一眼后面的赵东阳,见他一脸的紧张,没好气的说:“放心好了,我虽然没有佟先生那么好,但绝对不会问你多收钱的,这段多走的路程算我的好了。”

    赵东阳终于松了口气,不由为刚才的想法有些不好意思。“那怎么好意思,我也有责任啊。”看了看周围。“既然已经出城了,正好我今天休息,就把我送到附近的旅游景点参观一下好了。”

    “呵呵,真的啊,没看出来你这样好心,一定是被佟先生的事迹感动了吧,我……”

    司机还想说什么,赵东阳当即打断道:“喂,你能不能张口闭口都是佟先生,我本来就是个好人,和他没半点关系,如果你再这样,我们马上掉头,多出的车钱我一定不会付的。”

    毕竟刚才的车费已经有好几百了,司机多少还是有些肉痛,在偶像和money之间,无奈的选择了后者。

    “好了,好了,真没见过你这样奇怪的人,说吧,你准备去哪里游玩,前面不远有一个温泉,再往前是明代的寺院群,香火很旺。”生怕赵东阳反悔,司机一边说,一边已经把车重新开回路上,向前不急不徐的开着。

    “这些好像都没什么意思,还有其他比较好玩的吗?”

    “当然有,可惜那就比较远了,再往前是我们这里的著名景点,河中瀑,不过要一个小时的路程!”

    “河中瀑?”赵东阳立刻瞪起了眼睛。“是不是一条很宽的河,中间有一个落差点大约18米高?”

    “对啊,对啊,原来你知道啊,呵呵,18米的高度又算什么,河中瀑最值得称道的是,它的高度还在每年增加中,这才它的特『色』。”

    司机说话时,自豪的语气以及看白痴般的目光,让赵东阳感到非常的不爽。不过让赵东阳感到有收获的是,司机的话恰恰印证了他昨晚的推测。

    “司机先生,那你知不知道河中瀑的高度为什么会逐年增加呢?是不是河道有什么问题。”

    “哈,这个我可不知道了,只是听老人说,好像下游的河道地下全部是空的,所以才导致现在的局面。”

    “河道下面是空的?”赵东阳不由叫了出来,这可是他从来没有想到的,可仔细想了想,河道的下降幅度都可以被人感觉到,这样的话,刚才司机说的并非没有可能。

    一旦找到了问题的突破口,赵东阳不由激动起来,如果根据这个信息顺利解决了水库的问题,那可是有一亿块的报酬啊,赵东阳不由的神往起来,当下道:“好,就去河中瀑了,麻烦尽量快一点。”

    “好的,你坐好就是了。”司机一听,以为赵东阳终于被他说服了。40分钟的路程,这可是个大生意,顿时眼睛放光,一脚将油门踩到底,车子“嗡”的一声蹿了出去。

本文网址:http://www.longtengshu.cn/book/0/346/22558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longtengshu.cn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