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书 > 灵异小说 > 神算天师 > 第六章 路上

第六章 路上

推荐阅读:美食供应商玄界之门龙王传说银狐大主宰圣墟一念永恒超品相师神级小卖部全职法师

    第六章 路上()

    看着窗外的景物飞速的向后退去,赵东阳把头靠在了座椅上闭上了眼睛,虽然刚才司机那番对佟凯的介绍赵东阳不置可否,但他却敢肯定佟凯一定是他认识的人里最有钱的一个,只遗憾的是他不信风水,否则从他手里赚个几百万绝对不是什么难事。

    赵东阳摇摇头,把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扔出脑外,按目前的他们之间的关系,即便是佟凯信风水,大概自己也不愿意给他卜卦的。

    而更主要的是赵东阳现在已经完全看不上那几百万,他知道目前最该关心的是如何把水库的后患解决掉,如果能顺利办成,校长可是答应过给他1亿啊,至于是否得罪了佟凯,根本不在赵东阳的考虑范围之内,他就不信佟凯会因为是他赵东阳解决掉的后患,而不接这个工程,毕竟那可是10个亿啊。

    在可以多赚几百块车费的诱『惑』下,司机把老迈的丰田开到了极限,居然不到40分钟,赵东阳就已经听到了河水传来的轰隆声。

    “司机先生,就在这里停车好了。”就在刚才,赵东阳在轰鸣的河水声中,隐约听到有叫喊的声音,仔细数了数,竟然有好几十。

    赵东阳只愣了一下,便马上明白,既然佟凯可以找自己解决水库的问题,那没理由不会去找其他风水师,这些人一定是大卫或者林夫人甚至佟凯招徕的风水师。

    赵东阳不由庆幸来的时机刚刚好,如果让他们抢先解决了水库的问题,那到手的一亿可就要飞了啊。

    付过了车费,赵东阳从车上下来,迫不及待的就朝着声音方向飞快的跑了过去,见河道边上到处是茂密的树林,赵东阳犹豫了一下,便扭头跑了进去。既然对方有几十个人,说不定有高手在里面,所以赵东阳决定还在是暗中观察一下他们的势力比较好。

    走进树林里,小心的不让自己踩到地上的枯枝,赵东阳四下搜索着,可足足找了十几分钟,竟然一个人也没看见,甚至连声音也消失了。心想:“难道是刚才听错了。”正考虑要不要继续向树林深处探索,猛然间就听背后传来人的说话声音,把赵东阳吓了一跳,本能的把头埋了下去。

    可听了仔细辨认了一下,才知道说话的人离他起码还有几百米的距离,就听一人的喘着粗气道:“你……你究竟是什么人,别过来。”跟着赵东阳就听到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响起。“不……不要杀我,我现在马上离开,水库任务留给你完成,那悬赏的1亿我也不要了。”

    “嘻嘻!可惜已经太晚了,如果刚才你这样说多好啊,也省了我不少麻烦事,让我想一想,是把你埋了呢,还是丢进河里了事?”声音悦耳动听,但赵东阳听来却感觉不寒而栗。

    从他们对话,赵东阳已经大概猜出,他们一定是为了1亿元的奖金起了内讧,但让他却没想到的是,居然会弄出人命。

    正想着要不要去救下那可怜人,猛的又是一声惨叫传来,紧跟着再没了声音。

    赵东阳不由摇摇头,不由替那个人感到可惜,1亿块可能见也没见到就命丧了黄泉。

    但让他心有余悸的是,这个听起来年龄不大的女生,应该也是风水师之流,虽然争夺那笔天价悬赏金无可厚非,但也没必要对同行这样残忍吧,况且在对方认输的情况下还要大下杀手,连起码的规矩都不讲了。

    赵东阳不由越想越生气,忍不住就想冲出去教训这个女生一顿,不过作为一个俗人,在不知道对手的实力前,当然不适合正面冲突,所以还是偷袭比较合适。想到这,赵东阳嘿嘿一笑,把身体尽量压低,悄悄的向声音的来源处走去。

    几百米的距离,赵东阳几分钟就已到达。就见附近正好有一块半人多高的岩石,赵东阳一矮身躲在了后面,缓缓的探出头去。

    只见在岩石的正前方的树林里,有一块不大空地,上面横七竖八的躺满了足有近一百人,罗盘、黄纸扔的到处都是,而且都是高档货,赵东阳不由忍不住暗道可惜,看的出风水师应该日子都过的很滋润。

    努力克制住冲出去把地上的罗盘据为己有的冲动,赵东阳把目光转移到了地上的那些人身上。赵东阳立刻被吓了一跳,虽然猜到这些人的下场可能好不到哪里去,可他没想到会这样惨,就见那些人脸上表情僵硬,双眼空洞的看着前方,没有半点生命的迹象。再往旁边看去,就见在一堆尸体旁边站立的唯一活人,竟是一个容貌绝美的少女。

    诡异的画面让赵东阳倒吸了口冷气,如果这一切都是这女生做的话,那这也太可怕了。由于女生是背对着赵东阳,所以看不清她的相貌,但从女生的穿着赵东阳判断,她年龄绝对不会超过25岁,怎么看也是个单纯的大学生,而现在这个高中生却站在一堆“尸体”旁欢快的笑着。

    “呵呵,全部搞掂,没想到这些所谓的高手这么不经打。”女生说着,还意犹未尽的向四周看了看,目光掠过岩石时,赵东阳赶忙缩回了头。

    刚才女生的话无疑是承认这些人都是她干掉的,赵东阳不由连连咋舌,虽然现在他现在境界提升迅猛,但他自问没这样的能力可以如此轻松的干掉这么多人,而最主要的是他下不了这样的手。

    赵东阳正盘算要不要趁女生不注意时解决掉这个有力的竞争对手,突然听到树林外隐约传来一阵汽车马达的声音,而且速度很快,没多久就已经到了近前,然后继续向远处开去,听声音去的方向,正是河中瀑。

    赵东阳猜这一定又是一批风水师到了,本来已经捏起香烟的手又松开,他知道按女生的『性』格绝对不会放过这些人,他正好可以借机看一下她的势力,如果不敌的话,1亿元虽然诱人,但他还不想因此丢了『性』命。

    果然,女生也听到了汽车的声音。“哈,居然又有人来了,这下有的玩了,希望这次的不要太差劲。”语气轻松的就好像在玩一场游戏。

    赵东阳不由倒吸了口冷气,女生说出这样的话,如果不是势力强到可怕的地步,那就绝对是个杀人变态。

    听女生的脚步飞快的向河中瀑跑去,赵东阳也悄悄的从岩石后饶出来,保持着大约100米的距离,紧紧的跟在了女生的后面。

    人力毕竟赶不上机械化的汽车,等女生和赵东阳一前一后赶到河中瀑时,就见河中瀑的边上,已有一老二少师徒模样的三个人已经在哪里了。就见老者在在拿着一个罗盘测量,而另两个年轻人则正摆弄着地上几堆竹签和黄纸,看样子大概要布一个什么阵法。

    赵东阳就在不远处的一棵大树后面,而他一直跟踪的女生竟然一点躲避的意思,从树林里出来后,直接向三人走去,赵东阳知道这三个人马上就要倒霉了。

    果然那女生一走出去就嚷起来。“喂,你们听清楚了,我不管你们为什么而来,但最好在我动手之前马上离开这里。”

    那三人先是一愣,等看清楚面前说话的是一个漂亮的小姑娘,互相对视一眼不由笑了起来。老者道:“小姑娘,看样子你也是冲着那1亿元的悬赏金来的,你是哪个世家的子弟,把你家主的说来我听听!”

    赵东阳知道老者的话算是很客气了,可他不知道这女生会听进去几句。可还没等他想完,耳边就听见轰的一声巨响,刚才说话的老者,身体竟然和『插』了翅膀一样直向后飞出了十几米,最后扑通一声掉在了地上。

    赵东阳本能的把手又放在了香烟上,他没想到女生居然说动手就动手,一点征兆也没有,而且最可怕的是,赵东阳刚才一直盯着那女生没动,却根本没看清她是用的什么方法。

    “最讨厌就是这样罗嗦的人了。”女生拍拍手,扫了眼剩下的两个年轻人。“你们是自己走,还是要我动手?”

    两个年轻人对视了一眼,然后猛的一点头。“我们和你拼了。”

    一直注视着场上局面的赵东阳再也不能再这么看下去了,他知道如果不赶在女生前救下这两个傻小子,他敢肯定他们的下场和那老者一样。

    事不宜迟,赵东阳就在两个年轻人迈出第一步的时候,已经将手里捏了好久的香烟扔了出去,同时喝了声“定”,一声轻响之后,半空中的两只香烟竟然凭空消失,而再看那两个年轻人,已经和雕塑一样站在原地动也不动了。

    “是谁,是谁出的手,再不出来我可要动手了。”女生一见这情景,警惕的跳开一步,向着赵东阳藏身的地方喊道。

    见被人发现了,赵东阳无奈的从树后转了出来。“不用动手,我自己出来了。”

    暗中戒备着,赵东阳缓步来到女生面前,他还是第一次这样近距离看到这个女生,心中忍不住暗自赞叹了一句。如果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话,面前的少女绝对是赵东阳见过最漂亮的其中之一,就见女生身穿白『色』圆领汗衫和牛仔裤,把妖娆的身材勾勒出来,脚下蹬着一双红『色』小马靴,再加上一张没有半点瑕疵的脸,赵东阳真以为是见到了哪个电影明星。

    而现在,女生却一脸紧张的盯着赵东阳。“你就是刚才出手的那个人?”

    “没错,就是我,你是不是也想和对待别人一样杀我灭口?”赵东阳冷冷的道,他实在对面前这个美女没什么好感。

    女生听完不由愣了一下。“灭口?你这个人太可怕了吧,我怎么可能会这样做。”

    赵东阳眼睛里都要喷出火了,如果不是刚才亲眼见到满地的“尸体”他正怀疑自己一定会被女生无辜的表情欺骗到了。“你还不承认,要不要我现在和你回去,岩石背后的的几十个尸体你怎么解释?”

    “尸体?”女生愣了一下,猛的明白过来后放声笑起来。“你这个人真逗,你是说那些被我僵化的人吗?他们怎么可能是尸体,你的想法太恐怖了。”

    赵东阳一下觉得脸上和火烧一样烫,他这才明白原来那些人并非是被女生杀害,听她的话,应该是被一种法书暂时制约住了,不过那些人脸上的表情实在太像尸体了。

    既然知道了那些人没事,赵东阳再不想在这里呆下去,转身便要离开。

    “你给我站住。”背后的女生突然叫道。

    “干什么?”赵东阳犹豫了一下,还是停了下来问道。

    “你准备去哪里,是不是你也为水库的事而来?”

    赵东阳就见女生说话时,手悄悄的缩进了袖子里,好像握住了一个什么东西,联想到刚才女生放出的怪招,赵东阳不由退开一步,同时抽出了几支香烟暗中戒备着。冷笑道:“你明知道还要问,难道你不是也为水库而来?”

    赵东阳还没说完,脑海中突然出现玄相功预测出的画面,画面上,就见一道绿光以极高的速度向自己袭来。

    赵东阳哪敢大意,这样不需要任何准备的法术他还从来没见过,而且速度还这样的快,想也没想就向旁边跳去,而与此同时女生也正好抬起了手。

    赵东阳就见女生的袖口绿光一闪,一道灼热的气浪擦着赵东阳的身体砸到了后面,就听一声巨响,刚才他站着的背后,一棵碗口粗的大树立刻被拦腰折断。

    赵东阳心有余悸的从地上爬起来,偷眼看了一下站立的背后,发现如果再多跳几厘米,这时他已经在大河里了。

    这下可真的把赵东阳惹火了,就算自己为水库来又怎样,也不用这样对待自己吧,如果刚才那一下被打到,还可能活吗?

    顾不上满身的尘土,赵东阳一伸手就掏出一整包香烟,狞笑着对女生说:“嘿嘿,既然你不仁,那我就不要怪我不义。这可是你自找的。”说着把包装撕掉,20支香烟立刻整齐的排列在掌心上。

    女生在发出那绿光后,就一直瞪着大眼睛看着赵东阳,她简直不敢相信居然还有人能躲开她的“紫霞剑”,虽然名字里有一个剑字,但紫霞剑的原理却是纯正的相学法术,在加入了现代化的发『射』装置后,比枪炮也不容多让,如果不是这次任务特殊的话,女生也不可能使用到紫霞剑。

    刚想再对赵东阳放一抢,可见赵东阳一脸狞笑的拿出了一包香烟,女生不由好奇的停下了手,她倒想看看,这个奇怪的年轻人用这香烟能干什么。

    而这时赵东阳已经把离魂决的口诀念完,20支香烟立刻如同活了一样,在他掌心排成一个扇形,烟头全部对准的是女生。

    其实赵东阳并不是不懂怜香惜玉,实在是一路上看到女生的举动给他的震撼太大了,如果不给她点教训,她还以为风水界的人都死光了。想到这,赵东阳压下心头的杂念,暗运玄相功,猛的喊了声“定!”20支香烟就如果20颗子弹一样,笔直的『射』向了还在呆呆看着自己女生。

    20支香烟只在有一刹那就已经飞到了女生近前,然后“扑,扑”几声轻响消失在了空中。

    就在赵东阳以为大功告成,正准备松口气的时候,奇怪的一幕发生了,他就见女生并没有倒下,反而嘴角边还浮现出了一丝笑容,赵东阳本能感到了一丝异样,正要过去看看时,女生突然说话了。

    “呵呵,我还以为碰上了什么高手,原来只是个装腔作势的家伙。”女生说着,左手缓缓的举过头顶,然后张开,里面立刻飞出不多不少,整整20朵绿『色』的火花,火花在空中飞舞了一阵,然后一一熄灭,化为了乌有。

    “怎么样,你的离魂决已经被我破了,还有什么本领就使出来吧!”

    赵东阳没有说话,他已经完全丧失了说话的能力,就在前几分钟,他还以为自己掌握了离魂决后尽管不说是无敌,但也足可以笑傲整个风水界了。可没想到居然连一个女生都可以如此轻易的化解掉他目前最厉害的招数,而且整个过程女生连动也没动一下。

    女生又道:“喂,你不说话以为就认为可以躲掉了,有没有厉害点的招数了?没有我可要动手了啊。”女生说完,见赵东阳还是不吭声,顿时大怒,再没半点犹豫,右手在袖子里的道源枪的按钮上轻轻一按,立刻一道绿光直奔赵东阳飞来。

    其实在女生出手前,赵东阳已经在脑海里看到了这样的画面,但他已经被女生刚才的举动完全击跨,等他看到绿光已在眼前时,想躲已经来不及了。

    赵东阳就感觉一股灼热的气浪一下把自己抛在空中,再往身上看去,就发现全身上下都是绿『色』的火焰,身体上传来的疼痛让赵东阳再也忍不住大叫起来。在他意识消失以前,他突然想明白一个问题,为什么会听到那样可怕的惨叫声了。

    “扑通!”一声,半空中的赵东阳重重的掉进了滚滚的大河里,身上的火焰也在同时被熄灭了。

    看着随着河水上下浮动,渐渐远去的赵东阳,一直在岸边注视的女生冷哼了一声。“哼,便宜了你这个家伙,没被我的道源枪火直接烧死,就让你做个淹死鬼吧。”说完再不看赵东阳一眼,掏出手提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

    “爷爷,我是米乐,呵呵,任务已经完成,所有想靠近河中瀑的风水师都被我用紫霞剑封住了,你该怎么奖励我啊。”

    “就知道邀功,让你使用紫霞剑已经是对你最好的奖励了。”电话那边立刻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语气虽然严厉但却充满了疼爱。“小乐,你没有打伤什么人吧。”

    “没,当然没有。”米乐话虽如此,但却还是忍不住看了下旁边的大河,心道:“没有打伤,却打死一个。”

    “没有就好,我就是怕你一旦控制不住紫霞剑,万一伤到无辜,那可对你的境界提升有大碍啊。”

    “爷爷,你又吓我了,境界提升是自己的天赋和努力换来的,和伤不伤人有什么关系。”米乐说着,不由把小嘴撅了起来。

    “哎,这个我该怎么和你解释,你虽然是百年不遇的相学奇才,但还是道行太浅啊,算了,现在说你也不懂,将来你就会明白的,只是你听我的话就对了。”

    “哦,我知道了。”听爷爷语气严肃,米乐虽然刁蛮,但也不敢放肆。“爷爷,那我现在干什么,是继续在河中瀑这里阻止其他风水师吗?”

    微微沉思了一下,米乐的爷爷道:“不用了,你回学校吧,你爸爸还有你的几个叔叔都已经从国外回来,正往那里赶了,我也正在去你黄爷爷家的路上,只要能见到他,估计很快事情就会得到控制。”

    “啊?我的任务就这样就结束了啊,真没劲,一个高手也没碰到。”

    “嘿嘿,如果这么容易我可能会借给你紫霞剑吗?我另外有任务给你?你可不要嫌难啊。”

    “真的?”米乐一听眼睛立刻亮了起来。“那可太好了,每天在学校上些无聊的课,都快把我闷死了,爷爷你快说,是什么任务?”

    “是要你保护一个人。”

    “是谁?国家元首吗?”

    “小乐,你不要『插』嘴好不好。”米乐的爷爷喝了一声,才又说:“他叫赵东阳,也是个风水师,据你爸爸从国外了解回来的信息,似乎他手里掌握了什么秘密,居然有好几个势力组织都准备对他下手,我担心他一个人应付不了,所以想让你帮他一下。”

    “这样啊,听起来蛮有意思,可以和国外的风水师交手,还不错。”米乐想了想又说:“呀,爷爷你还没告诉我怎么去找这个赵东阳啊,他有什么特点吗?”

    “哈,看我都糊涂了,赵东阳是xx大学的学生,大约20岁左右,另外据说他的风水相术已经达到了很高的境界,常用的卜卦工具也非常奇特,就是常见的香烟。”

    米乐的爷爷说完,却发现米乐出奇的没有『插』嘴,不由奇怪道:“小乐,你在听吗,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米乐连忙道:“没有,我在听,只是刚刚在想用香烟怎么可能作为卜卦工具。”

    “是啊,确实很奇怪,不过这样应该比较容易找,对了,我忘了告诉你,我已经帮你转学到xx大学了,仍然是英文系。你找到赵东阳了就给我来个电话。”米乐的爷爷说完便挂上了电话。

    失魂落魄的把电话装进口袋,米乐下意识的望了一眼波涛滚滚的河水。嘴里喃喃的说着:“香烟?20岁?不会这么巧吧,难道爷爷说的会是他?”米乐不由感到一阵的担心,万一她的爷爷知道赵东阳被她打死,非让骂死她不可。但转念又一想,女生自我安慰道:“不会的,绝对不会的,爷爷不是说赵东阳相学非常厉害吗?不可能会像这样笨的。”想到这,女生不由的松了口气,再不多停留,辨认了一下方向,向城市的方向跑了下去。

    就在米乐的脚步声再也停不到了,一阵阵浓重的咳嗽声在河边的空地上响起,原来竟是那个开头被米乐轰飞的老者。

    老者挣扎着从地上坐起来,几次想站立都没有成功,最后终于放弃了。颤抖着手伸进口袋里,『摸』索了一阵掏出了一支电话。

    “咳……咳,喂,是老周吗?我是张得寿,咳……咳,别他妈问这么多了,快来救我,我现在在河中瀑旁边,来晚了就等着给我收尸吧。”张得寿说完,眼前一黑,再也支持不住,一头歪倒在了地上。

本文网址:http://www.longtengshu.cn/book/0/346/22558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longtengshu.cn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