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书 > 灵异小说 > 神算天师 > 第七章 地穴求生

第七章 地穴求生

推荐阅读:美食供应商玄界之门龙王传说银狐大主宰圣墟一念永恒超品相师神级小卖部全职法师

    第七章 地『穴』求生()

    “阿嚏”赵东阳正在梦里吃着帝王大厦的点心,突然觉得身体有点冷,翻了个身,习惯『性』的想把身边的被子拉到身上,却一把『摸』了个空。

    “难道是被子掉在了地上?”可怜的赵东阳还以为自己是在寝室,『迷』『迷』糊糊的吼了一声:“老梁,帮我把被子扔上来。”

    可等他刚喊完,就听一声比刚才大了十倍的声音立刻传来:“老梁……老梁……”

    赵东阳一个翻身从地上爬起来,刚要看看是谁在和他开恶作剧,但入眼的却而是无边无际的黑暗,而不是熟悉、可爱的寝室。

    赵东阳顿时愣在了哪里,好半天才反映过来,心想:“难道我还在做梦?”可耳边不断重复的回声却是如此的真实,而且还有逐渐扩大的迹象,震的赵东阳一阵阵的发晕。

    “对了,我不是答应老周来河中瀑解决问题吗?怎么会在这里。”渐渐的头脑开始清醒,他也把之前的事一点一点的回忆起来。

    “妈妈的,原来是被人打到了这里,真够逊的。”想起最后被米乐轰飞到天上,身上又开始疼起来。这时候赵东阳的眼睛已经逐渐适应了黑暗,看了看身上,本以为大概被烧焦了,可他意外的发现除了还有些疼痛外,居然一点伤痕也没有,就连衣服也是完好的。

    “不对啊,明明记得是被那奇怪的绿火烧到了啊,怎么可能没有伤痕?”赵东阳伸手就想『摸』几根香烟布一个卦局,可触手却是一堆纸屑,原来大部分香烟都已经被水泡坏,只剩下十几只还完好。

    赵东阳心里不由一阵郁闷,把那硕果仅存十几只香烟凉在石头上,无奈、的在地上拣起7、8个石块,同时右手也掐动“勘命局”的手决,脑海里立刻出现了最后他掉进河水之前的事情。

    时间不大,赵东阳睁开了眼睛。“嘿,原来是这样!”在刚才的画面里,处在旁观者的角度上,赵东阳已经完全明白那团绿火是怎么回事,原来仅仅是一种简单阵法的重复扩大,虽然不明白是怎么做到的,但赵东阳大概猜到是和女生袖子里藏的小黑盒有关。

    当阵法重复扩大到一个临界点后,阵法就会直接作用于人的大脑,使阵法中的人产生幻觉,绿火还有那灼热的感觉就是这样产生的。

    赵东阳不由撇撇嘴,这样的方法虽然威力很大,但却和相学追求本源以及自然极限的道理完全想违背。如果说绿火赵东阳还愿意费点劲琢磨,而那股把赵东阳抛上空中的力量,赵东阳连算也懒的算,用脚指头想也知道是由那个小黑盒发出的机械力量,可这有什么意义,如果只是为了单纯的伤人,那还不如拿把冲锋枪直接点。

    想通之后,赵东阳立刻把有关女生的一切丢到了脑后,他现在有很重要的问题需要考虑,那就是该如何从这个该死的地方出去。

    站起身,赵东阳活动了一下四肢,发现除了皮肤有点疼痛,行动倒没多大的影响。

    四下到处走了走,『摸』『摸』着,看看那,发现好像到处都是湿漉漉的石头,试着运了运玄相功,发现也可以用,顿时大乐,念动口诀,手中掐了个指南决,黑暗顿时褪去换成了光明,眼界也一下子开阔起来,

    他就见所在的地方是一个非常巨大山洞,7、8米高,4、5米宽,和教室都有的一拼,而通向两边弯弯曲曲却不知有多深。墙壁上到处布满了苔藓之类的低等植物,偶然从角落处探出一个小老鼠,一见有陌生生物,马上又缩了回去。

    另外让赵东阳注意到的是,山洞顶上每隔十几米就会有一条粗大的钟『乳』石垂下来,差不多所有的都在一人多高。赵东阳看过钟『乳』石的资料,他明白这样大的钟『乳』石,按照每百年几厘米的速度生长,没有上万年的时间是无法形成的。

    赵东阳不由的两眼放光,如果能带一两根出去,那绝对会卖出了天文数字。

    压下冲上去敲下一两块钟『乳』石的冲动,赵东阳知道现在首要问题是弄清楚这里是哪,然后怎么出去。

    赵东阳又重新在地上坐下,看了看那些钟『乳』石,又看看那些墙壁上细细的水流。突然赵东阳想起在来时的路上,那个计乘车司机说过的话,关于河道的下面是空的传说。

    “难道我是在河道的下面?”赵东阳不由的抬头看了看山洞顶,又用手『摸』了『摸』那些钟『乳』石,果然发现都是湿漉漉的。

    赵东阳不由摇摇头,看来他是真的跑到河道的下面了,只是让他『迷』『惑』的是,明明记得掉进了河里,可为什么会出现在了河道的下面。

    心里想着,赵东阳又回到了刚才躺过的地方,他四下看了看,除了一个一米方圆的水潭,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该不会是从这个水潭里浮上来的吧。”赵东阳想了想,然后在周围找了几块小石块,按照七星的方位摆放在了水潭周围,然后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这是玄卦中的七星阵,唯一的作用就是可以算出所在的大概方位,赵东阳一直没有用过,毕竟在现在这个卫星满天飞的社会里,gprs全球定位系统比这个好用的多。

    时间不大,赵东阳已从演算结果中明白了一切,果然这里的位置是在离地面30米深的地底,整个山洞就好像一只巨大的容器,被倒扣在了河底,而眼前的这个水潭就是和外界唯一的出口。而他能被冲到这里,而且还活着,除了用运气解释,真的没有别的答案了。

    想清楚了这一切,却比刚才更加痛苦,赵东阳一屁股坐到地上,嘴里喃喃道:“完了,完了,看来真的要死在这里了。”先不说能不能从水潭成功游到河里,就算出去了,可马上面临的就是几十米的河水,水『性』再好的人也淹死了。想靠着肺里不多空气,在从水流湍急的河里冒个头,估计变成青蛙差不多。

    赵东阳越想越郁闷,不要叫道:“都是那个该死的女生害的,如果我能活着出去,一定让他死的很难看。”气愤中一掌拍在了旁边的地上,却把手砸的生疼。

    “呀,是什么东西这么锋利。”心里想着,赵东阳把那块石头拿在了手里,翻来调去看了看,就发现手上的这块石头样子非常奇特,就好像一个三角形,末端很宽,但逐渐越来越细,最后成了一个很锋利的尖端,而且整个石头非常的薄,感觉非常的精致。

    “精致?”一想到这个词,赵东阳心里一动。心想:“难道这个石头会是人工制作的?”想到这,赵东阳又把石头重新看了一次,又比较了一下周围的石头,果然发现周围的石头没有一块和手里这块材质一样的,而更像是那些钟『乳』石。

    赵东阳马上明白,一定是有什么东西因为长时间没有被移动过,在加上这里的独特气候,才会被钟『乳』石包了起来。

    但究竟是什么东西,赵东阳可算不出来,但他却知道另一个方法,就是把外面的钟『乳』石磨掉。想到这,赵东阳立刻把手里这块石头在地上磨了起来,时间不大,就听摩擦声发生了变化,赵东阳把石头翻过来一看,就见被磨掉的钟『乳』石后面,居然出现了一丝金属的光泽。

    这个发现让赵东阳顿时兴奋的有些激动,金属这种人工制品能在这里出现,那就意味着这里有人的踪迹。

    想到这,赵东阳不由加紧了手中摩擦的速度,又经过了几分钟时间,被包在石头里的东西,终于完整的出现在了赵东阳面前。

    虽然过去了不知多少岁月,但赵东阳还是一眼就认出面前的这个锋利的金属制品是一个箭头。外面的花纹已经由于年代的关系看不清楚了,但是箭头整体上还算是完好。

    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的激动,赵东阳放声大笑起来,连不断传来震耳欲聋的回声都在乎了。

    一个箭头虽然帮不了赵东阳什么忙,但却让他却燃烧起了生的希望,他明白这个箭头决不回自己来到这里,一定以前来过这个山洞的人带进来的。

    虽然从箭头的略显粗糙的材质判断,它的主人应该是古代人,但赵东阳已经不在乎了,只要是有人能进的来,那他就保证可以出去。

    一确定了这个想法,赵东阳本来已经丧失的斗志又重新燃烧起来,毕竟生的渴望对任何的人的诱『惑』都是巨大的。

    重新站起身,赵东阳看了看通向两侧的山洞,回忆了一下刚才七星阵测算出的信息,右边的应该是通向上游的方向。赵东阳想了想他觉得往这边走就算找不到出口,也会离地面越来越近,可如果往下游去,如果没有出口,最后只可能走到海底去。

    决定了之后,赵东阳从山洞顶上摘了一根比较细的钟『乳』石,当作拐杖,在前方敲打着试探着道路,开始了漫长的征程。

    时间在山洞里没有意义的,赵东阳只能勉强从胃里很有规律的饥饿感大概知道,现在外面应该已经过了4、5天左右。

    头三天赵东阳的旅途还算顺利,饿了就吃几块墙壁上的苔藓,偶然出现的老鼠、毒蛇则成了他难得的美味,渴了就在到处都是的钟『乳』石上接一些水,日子过的悠闲自在,他到觉得是一次不错的旅游,只不过旅游的结束日期有些无法判断罢了。

    可从前天开始,赵东阳的日子开始不好过了。首先是本来高大的山洞,随着地势渐渐升高,开始变的狭小起来,原来看都看不清楚的山洞顶,现在伸手就能『摸』的到,有时候一些地方还必须弯下腰才能过去。而且随着他的不断前进,这种趋势还在加剧。

    不过让赵东阳感到激动的是,在他来的路上,偶尔可以看到一两件古代兵器的残骸,而且越往深走越多,这样看来,那说明这个方向绝对是有人走过,也就更证实了赵东阳开始的判断。

    所以路途虽然艰难,但赵东阳却越走越有信心。

    这天,赵东阳已经走了3、4个小时了,感觉胃里一阵的饥饿,赵东阳靠着墙壁坐了下来,伸手在墙壁上撕下片苔藓扔进了嘴里,根本嚼也不嚼便咽了下去。心里安慰着道:“这可是纯天然绿『色』食品,别人还吃不到呢?”

    又吃了几块苔藓,接了点钟『乳』石上的泉水喝了,赵东阳感觉力气又恢复了不少,挣扎的站起来,感觉头有点晕,他知道这是天天吃素的原因。毕竟想在狭小的山洞里,徒手捉到一只老鼠实在太难了,自从前天吃过一只老鼠后,他就再没尝到过肉的味道。

    赵东阳一边走一边在心里祈祷。“神、佛主、上帝,或者随便一个什么神仙,保佑我今天能捉到一直老鼠啊。”

    也许是赵东阳的祈祷真的感动了某位过路的大仙,赵东阳正往前走着,突然听到一阵细细簌簌的声音传来,赵东阳连忙停下脚步,紧跟着,几声清晰的“吱、吱”闯进了耳鼓。

    赵东阳顿时精神一振,心里欢呼一声:“是老鼠!”。几天的相处,他现在已经对这个山洞里除他以外不多的几种生物的习『性』已经非常熟悉了。

    顾不上多想,赵东阳辨认了一下叫声的方向,是来自山洞的前面,赵东阳用前脚掌悄无声息的向声音方向飞快的跑去。等跑出十几米,感觉老鼠就是在这附近发出的声音。他把脚步停下,然后在附近地上拣起十几个小石块,在地上摆了一个“玄宫阵”。

    “玄宫阵”是黄卦中的一个简单的阵法,《参神通赞》声本来记载的作用是为了困鬼,但赵东阳在上次女生宿舍闹鬼事件中,打伤才女后,他发现玄宫阵对生物也一样有效,于是在这些天,他就主要是用这个阵法来捕捉老鼠的。

    虽然仓促拣来的石块大小不等,形状也很不规则,但困住一个小小的老鼠已经足够了。很快的把阵布好后,赵东阳从怀里小心的掏出一颗米粒大小的鼠肉放进阵里,这还是他几天从口粮里剩下的,为的就是做诱饵。

    放好之后,赵东阳退到一旁的一个山洞的凹陷中躲起来,所有的工作已经做完,剩下的就是静静的等待了。

    赵东阳知道在山洞里,肉食的对老鼠的诱『惑』对实在是太大了,按照惯例,只要附近有老鼠,那绝对会在几分钟那出现。

    果然,没过一分钟,赵东阳马上听到一阵“吱、吱”声传来,然后又紧跟着消失,变成了细细簌簌的声音,赵东阳心里不由笑了起来,他知道那只老鼠已经被鼠肉心吸引过来了,老鼠停止叫声,这正是说明那只可怜的老鼠已经发现了猎物,正准备要扑食了。

    赵东阳在心里想着捉到这只老鼠是清蒸还是红烧,口水不由悄悄的流了下来,可是让他感到郁闷的是,已经好几分钟,平时现在这个时间已经吃到鼠肉了,可那只该死的老鼠居然还没有出现。赵东阳真恨不得冲出去把老鼠赶进阵里,可理智及时制止了他这种愚蠢的想法。心说:“再等一等,一定是这只老鼠比较狡猾,可能还在观察。”

    但十分钟过去了,二十分钟过去了,赵东阳面前的地上都已经被口水浸湿了,可还是没有看到半个老鼠的影子。赵东阳不由在心里把那只狡猾的老鼠所有的亲戚骂了个遍。“死老鼠不要让我捉到你,否则一定要在你尾巴上系条绳子,然后跟着把你全家都捉起来吃了。”

    忿忿的想着,赵东阳从凹陷处走了出来,既然老鼠捉不到,那他还是继续赶路要紧。而且更重要的是他还要把鼠肉收起,这可是个好东西,以后点菜全靠他了。

    胡思『乱』想着,赵东阳走到刚才布好的玄宫阵前时,刚弯下腰准备取回鼠肉时,他不由呆住了,他就发现那粒本来放在阵中央的鼠肉竟然不翼而飞,而玄宫阵却仍然好好的摆在那里。

    赵东阳在一刹那间彻底傻掉了,他很清楚,能把鼠肉偷走,而又不触动阵法,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这个人懂得如何破解玄宫阵,可问题是这周围除了自己一个活人,就只有刚才出现的一只老鼠啊。

    赵东阳越想越气,忍不住把一直在手里握的拐杖扔了出去,可马上他又后悔了。“这拐杖可是价值连城啊。”想着他赶紧又把地上的钟『乳』石拐杖拣了起来,用手拍了拍上面的灰尘,心疼的想:“到底是贵重的钟『乳』石,看,摔了一下都变软了。”

    突然赵东阳好像意识到什么,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心里一个大大问好悄悄的出现。“软的?钟『乳』石怎么可能会是软的?”

    赵东阳猛的又把目光收回到了手中的钟『乳』石上,就发现手里的钟『乳』石居然比一直使用的拐杖粗了许多,长了许多,手里已经拿着有一米多长了,而还有好长一大截还拖在地上,就像一条钢筋一样,一直延伸到了山洞深处。

    “妈的,真是见鬼了,这又是什么东西?”赵东阳终于知道刚才拣起来的并不是自己丢掉的拐杖,只是形状有些相似而已,而原先的那只拐杖却已经被完全摔碎了。

    “看来还得另找一个。”看了看手中这根有些发软的钟『乳』石,赵东阳摇摇头。“可惜太软也太长了了,要不然粗细正合手。”说着,赵东阳抬手把这根钟『乳』石扔在了一边。

    就在他刚要继续前进的时候,赵东阳猛的把目光又盯在了那截钟『乳』石上,他发现那截钟『乳』石正在缓慢的向这里移动。顿时赵东阳本能的感到不妙,向后急退了两步,但他就见那钟『乳』石好像察觉到了自己的企图,缓慢的速度突然加快,紧跟着竟然凌空飞起,以极快的速度弯曲的向赵东阳卷来。

    赵东阳再想躲已经不可能了,粗大的钟『乳』石就像活了一样,在一刹那间,他就觉得自己被那截钟『乳』石一下卷了起来,身体不受控制的向山洞深处飞去,还没等赵东阳明白怎么回事,他就闻到一股腥臭的味道直往鼻孔里钻,而下秒,一对车灯般大小的眼睛和一张集装箱门一样的巨口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妈妈呀!”赵东阳在空中不由的叫出声来,他在一刹那间什么也明白了,原来那截钟『乳』石根本就不是什么石头,而是眼前这怪物的舌头,至于那久候不至的老鼠,不用想一定是被这怪物给吃掉了。

    赵东阳和怪物之间的距离正以80公里以上的速度飞快的缩短着,他甚至已经看到了怪物张开嘴巴里蠕动的口水。

    死亡就在眼前,赵东阳却突然脑中一片清明,内心也一下安静下来,好像那舌头收回的速度也变的缓慢了许多,赵东阳知道这一定是玄相功发挥了作用,没敢再多想,赵东阳抬手把还捏在手里的几块石头扔了出去,同时掐动手决用上了刚学会,也是目前他威力最大的的离魂决。

    就听轰轰几声巨响,怪物那车灯般亮晶晶的巨大眼睛毫无悬念的被赵东阳扔住的几块石头击中。赵东阳就感觉卷在身体周围的舌头猛的一颤,然后身体上的力量紧跟着松了下来。

    这个细微的变化顿时被赵东阳捕捉到,他哪还敢犹豫,双手在舌头生死命的一撑,把班戈身体从舌头里拔出来,然后是双腿,眼看怪物的巨口已就在眼前,赵东阳也不管会不会摔死,一头扑向了地面。同时空中的赵东阳一把从口袋里掏出这些天一直没舍得用的十几支香烟,右手连掐离魂决,准确的扔进了怪物的嘴里。

    “呜~”一声汽笛般的声音在耳朵边上响起,紧跟着赵东阳就听到怪物连续不断的撞击山洞的“轰隆”声,斗大的石块和雨水一样从头上落下,而且好几处还有大股的水流喷了出来。

    一落在地上,赵东阳马上用手在两旁一撑,然后顺势滚在了一边,紧紧的靠在了墙壁上。而再看刚才他落地的地方,赵东阳不由倒吸了口冷气,就见那块地方早已经被几巨石覆盖,如果再晚一秒的话,他现在已经变成一堆肉泥了。

    没敢多想,回过神的赵东阳见吃了苦头的怪物还在不停的撞击墙壁,他知道如果再这样下去,迟早山洞会坍塌,到时候无边的河水涌进山洞,根本用怪物出手,他也要被淹死。

    想到这,赵东阳一个箭步冲到怪物的面前,然后拾起一块拳头大的石头,使劲的扔在了怪物的眼睛上。高喊道:“嘿,丑八怪,刚才那一下疼不疼,过来报仇啊。”

    就见怪物眼睛中十几个瞳仁一同看向了赵东阳,同时也停止了继续撞击墙壁。紧接着突然又是一声怪叫,摇摆着巨头向赵东阳扑了过来。

    “对,就这样,来你爷爷这来。”赵东阳又是一个石头扔过去,然后转身就跑。他知道怪物已经彻底被自己激怒,现在只有能活着离开这里就算圆满完成了任务。

    狭小的山洞里,赵东阳把速度发挥到了极至,身体由于几天过分的透支已经有晕厥的征兆,但赵东阳知道自己绝对不能倒下,他记得在不远处有一处山洞的高度只有不到一米,从顶上垂下来的一块墙一样的岩石将山洞一分为二。自己当时也只有弯腰才能通过,如果能跑到哪里,赵东阳就意味着得救了。

本文网址:http://www.longtengshu.cn/book/0/346/22558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longtengshu.cn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