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女侠

推荐阅读:圣墟神级小卖部天神诀美食供应商玄界之门超品相师龙王传说一念永恒银狐大主宰

    第九章 女侠()

    虽然是精挑细选,但在到处是碎石堆的山洞里,赵东阳还是很快就拣了20几个石头。觉得差不多了,赵东阳就地坐下,打算把形状不好的几个打磨一下。

    正这时,一个声音飘来。“喂,我好了,你在哪里?”

    “咦?这声音!”赵东阳不由愣住了,听说话的口气是骷髅头没错,可是为什么声线却变成了女子的声音。

    “我在这里。”赵东阳虽然奇怪,但还是赶快回答,如果惹火了那变态骷髅头,难保不把自己的脑浆也挖出来吃了。

    “你,你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一走回方洪兽的脑袋跟前,赵东阳立刻瞪大了眼睛,他怎么也不敢相信,面前竟然站着一个容貌绝美的超级大美女,什么电影明星,超级模特在她面前简直就是一样,而且最要命的是她居然还是全『裸』的,如果不是她胸口的两团突起还沾着不少白花花的脑浆,赵东阳简直认不出她就是刚才的骷髅头。

    美女嘻嘻一笑,在原地转了个圈。“怎么?难道我不好看吗?”

    “不是,只是你怎么突然就变样了,你不是个骷髅吗?”

    “当然不是,你见过骷髅可以说话?”美女美目一翻,白了赵东阳一眼温怒道,却把赵东阳的魂差点没勾跑。

    “受不了啦,真的受不了啦,努,衣服给你,穿上再说。”赵东阳压下犯罪的的念头,把身上宽大的汗衫脱下来递了过去。

    “我不冷啊!”

    “不冷也穿上。”赵东阳的手已经由于过分激动握成了拳头。

    “你这个人真奇怪。”美女又是一声娇笑,接过汗衫套在了头上。

    可等她穿好了衣服,赵东阳却后悔了,原来那汗衫在几天的山洞旅行中早已变的破烂不堪,最要命的是,最大的一个窟窿正好就开在美女的胸口,而且虽然美女的身体要比赵东阳的身体小上一号,但还是盖不住那两条没腿之间还有若隐若现的私处。这简直比全『裸』的时候还要富有诱『惑』力。可再让她脱了衣服,赵东阳却终究开不了这个口。

    “算了,就当又是一次考验吧。”赵东阳郁闷的想着。

    “你刚才不是说有话要和我说吗?”赵东阳把头尽量偏开,以免受到某些的画面影响。

    “对啊,呵呵,看我一高兴什么都忘了。”美女莞尔一笑,“我想问你,你是怎么把方洪兽制服的?这可帮了我的大忙,真不知道该怎么谢你。”

    “谢就不必了,我也是碰巧而已,没什么的。”说着,赵东阳把大概情况描绘了一次。

    “哈哈,还这样的事,不过你的命真好,如果不是方洪兽今天是她的产子期,她就是再叫个几年也不会累的。”

    “产子?”赵东阳一听,下意识的就跳开一步,“在哪?他产的子在哪?”根据国家地理频道上学习的经验,一般凶猛的野兽刚生下已经就具有了捕食能力,他可不想成为小方洪兽初生的营养餐。

    “呵呵。”银铃般的笑声再次响起,赵东阳的心又不争气的跳了起来。就听美女说:“你在找什么啊,小方洪兽不是已经被你收服了吗?”

    “收服?”赵东阳立刻想到那写漂亮的珠子,伸手向口袋里掏去,却『摸』了个空。“糟糕,是不是在刚才躲避的时候掉了。”

    “在你头上啊,你在口袋里『摸』什么?”

    赵东阳立刻就往头上『摸』去,可『摸』了『摸』,并没有什么特异之处。

    “喂,你不要骗我好不好,小方洪兽到底在哪啊?”

    “真的在你头上啊,我为什么要骗你。”美女不由奇怪的说,见赵东阳还是一脸的不相信,美女叹了口气。“真不明白你这个人有时候很聪明,为什么有时候会这么笨呢?你没有发现头上有几根比较粗的头发。”

    “有啊。”赵东阳再次用手捏起那几缕头发。

    “对,就是那几根,你把它们拉到眼前看一看。”

    “会疼的啊。”赵东阳心有不忍,却还是下意识的拉了拉。

    奇怪的事情出现了,赵东阳这一拉之下,那几根头发竟然很轻易的就被拉长,而且赵东阳并没有感觉到什么痛感。又拉了拉,头发已经到了眼前,赵东阳凑到眼前看了看,猛的瞪大了眼睛。因为他清楚的看到,在那几根头发每根的末梢上,很清晰的长着一对明亮的眼睛。

    “啊!”赵东阳一声惨叫,狠狠的想把头发丢在地上,可刚出手,那头发居然和弹簧一样,“倏、倏。”几声,又回到了赵东阳的头上。

    “完了,完了,竟然被小方洪兽骑到了头上,一定是我因为得罪了他们的母亲。”赵东阳一边想,一边疯了一样在头上『乱』扯,可真的头发到扯下一片,但就是不见那几只小方洪兽。

    一屁股坐在地上,赵东阳已经彻底绝望了,这样出不出去有什么关系,反正迟早是要被这几个小怪物弄死的。

    “娃娃,你怎么了,难道你不喜欢这些小方洪兽?”美女愣愣的看着赵东阳发疯一直没说话,直到见赵东阳坐了下来,才缓缓的走了过来,蹲在地上问道。全然不顾,胸前的两团巨峰正从宽大的衣领中完美的呈现在了赵东阳面前。

    赵东阳艰难的把目光移开,深吸了一口气,感觉心情平静下来才道:“第一,我叫赵东阳,如果你嫌长,叫我阿赵、阿东、阿阳我都没意见,就是不要叫我娃娃。第二……”虽然已经极力克制,但赵东阳还是瞟了一眼领口中的东西。“第二,我们还是站起来说话吧。”

    “你说什么?你的意思是,这些小怪物居然当我是他们的主人了?”刚才的半个小时的时间里,赵东阳一直在听美女讲述方洪兽的习『性』,本来以为会有办法解决,却最后没想到竟然听到个这样的结果。

    “是啊,难道这样不好吗?方洪兽可是最最极品妖驯兽,先别说它们长大以后能力非凡,就单单它500年才产一次子,已经让别的人流口水了。”

    “那我给你,你想个办法拿走吧。”赵东阳一听有人喜欢,立刻把小方洪兽扯到美女跟前,大方的说。

    “咕咚”,美女看了一眼那些小方洪兽,竟然真的咽了下口水。幽幽的道:“你以为我不想啊,可方洪兽能成为极品妖驯兽,还有个特点就是绝对忠心,不到死,他们是不会离开主人的。”

    这下赵东阳彻底晕了,想到以后的某一天,他就要顶着十几条火车一样的怪兽去给别人卜卦,赵东阳就有种『自杀』的冲动。“那……那我是不是如果不喂他们吃的,他们就会自己饿死?”

    “这个不用你担心,方洪兽一出生就会寄生在主人身体上养料最多的地方,饿了他们就会自动进食的。”

    “你是说,他们会吸我的脑浆?”

    “不全是,肌肉、血『液』差不多你身上的精华他们都会吃一点的。”美女很认真的说。

    “哇……,呜~”赵东阳再也忍不住了,开始嚎啕大哭。“妈妈、爸爸,永别了,你们的养育之恩我只有来世报答了。”

    “东东,你好讨厌啊,好好的说话,干吗要哭!”

    “**you,你当然不难过了,让几条会吸脑浆的怪物长在你脑袋上试试。”说完,赵东阳大嘴一咧,准备继续用眼泪宣泄自己心中的感情。

    “等一下。”美女突然瞪大了眼睛。“你刚才说什么?”

    “怎么!你想咬我啊,告诉你,老子已经快死的人了,早点晚点不在乎。”赵东阳不由怒道。“我说了,我就说‘让几条会你脑浆的怪物长在你脑袋上试试。’怎样?”

    “不是这句,前面一句!”

    赵东阳不知道美女到底要干什么,但还是好不示弱道:“我说:你当然不难过。”

    “不对,不对,再前面?”美女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

    “再前面?”赵东阳觉得面前的美女一定是疯了,再前面那只有一个无意义的脏话,难道她是为了这个生气?怒气顿时又冒了上来。“说都说了,是**you,你要怎样吧。”

    美女瞪着大大的眼睛看着赵东阳,眼睛里一闪一闪全是小星星,就在赵东阳以为她一定是在酝酿什么必杀时,美女畏生生的问道:“发克油?是啥意思。你能做给我看看好吗?”

    “扑通”果然是惊世骇俗的必杀绝技,赵东阳连反抗都没反抗,直接一个后仰晕过去了。最后清醒的几秒钟他还在想:“这都是他们的什么世界啊。”

    这已经是赵东阳今天的第三次昏『迷』了,尤其在第二次充足的睡眠之后,赵东阳很快就悠悠醒来,可还没等睁开眼,就感觉头枕着一个软乎乎的东西,还有头上好多水在不停的向下滴。

    “难道山洞又漏了。”赵东阳睁开眼,可马上又瞪的超大,他就见那美女正骑在自己身上,脑袋几乎凑到自己脸上,而那水滴正是她的泪珠。

    一见赵东阳醒来,美女立刻破涕为笑,翻身从赵东阳身上下来,跳着道:“哈哈,你终于醒了,幸好小方洪兽把你把头护住。”

    坐起身,『摸』了『摸』头,果然发现背后出现一个软软的大包,按美女的话推测,大概是那些小方洪兽变化出来的吧。

    现在赵东阳已经适应了美女,心情也渐渐平静下来,他觉得就小方洪兽的事,还有好多的不明白。“既然是自己的妖驯兽,为什么又要吸自己的脑浆呢?”突然想起还不知道美女的名字,不由问:“你……你叫什么名字?”

    “我?”美女一愣,好像这个问题多么深奥一样,皱着眉头开始思索起来。

    “喂,我是问你名字啊,不会忘了吧。”

    哪知美女点点,很严肃的道:“我真的忘了,已经隔了太久的岁月了。”

    “太久?有多久。”赵东阳不由问。

    “整整五百年。”

    “吸!”赵东阳猛的吸了口冷气。“不用这么夸张吧,就算美女的名字一般不随便告人,也不需要编这样的理由出来啊。”

    “我说是真的啊,我在500年前被仇家追杀,跑到这里,等把所有人杀死我也受了重伤,双腿折断。可就在我临死前,竟然发现,这个山洞原来是一只方洪兽的洞『穴』,只要能吃到防洪兽的脑浆,再重的伤也可以治疗的好,可惜方洪兽500年才会为了产子出现一次,所以我就闭决了自己所有的经脉,就为了等500年后今天这个机会,哪知一出来就碰到了你。当时你看到了啊,如果不是时间太久,我的**怎么会全部风干。”

    “我晕啊!”赵东阳不由感叹道:“仇家?闭决经脉?我怎么感觉是再看武侠电影啊?”

    “电影?电影是什么?”美女马上问。

    “电影……”赵东阳说到一半停住了,如果面前这美女真的是500年前的人,那一句话两句话也解释不清楚。一摆手,赵东阳道:“那你终该记得一些东西吧,你好好想想。”

    一句话勾起了美女500年遥远的回忆。“我记得我那时才18岁,大家都叫我飞天侠女,但名字真的想不起来了,只记得我家里周围有很多桃花,门前……”

    “行了,行了,那些东西在你脑子里跑不掉的,以后再回忆吧。飞天侠女是吧,那我叫你侠女好了。”赵东阳及时让侠女打住。“现在我问你,到底我头上这些小方洪兽怎么办,大概多久会把我脑浆吸完,也就是说,我还有多久的命吧?”

    “多久?你不是命师吗?应该比我清楚啊!再说,小方洪兽怎么会吸干你的脑浆,他们只吃很少一点,还没有你一天产生的脑浆多呢?”

    “脑浆还会产生?你这是安慰我吧。”赵东阳说什么也不会相信,虽然不是医学系,但起码的医学常识还会懂的。

    见赵东阳满脸的怀疑,侠女一把拉起赵东阳就走,来到大方洪兽脑袋前,一个纵身带着赵东阳跳到了方洪兽的头上。指着那破碎的眼睛里说。“你看看,刚才方洪兽的脑浆已经被我吃了很多,可现在你看,不是又满了吗?”

    赵东阳拉着侠女的手,小心翼翼的探头过去,果然发现眼睛里白『色』的脑浆又满了,而且还有外渗的迹象。

    “这下你总该相信了吧,我们人的脑袋只有这么大,当然每天增加的会非常少,而且增加到装不下时,自然也就停止了。”侠女信誓旦旦的说着,又拉着赵东阳跳了下去,这个过程中,那宽大的汗衫随风卷起一大截,把侠女完美的身段又暴『露』了出来。

    『摸』了『摸』鼻子下面的血水,赵东阳摇摇头,他本以为这么长时间了,他应该已经免疫了诱『惑』才对,看来还是错了。

    “好了,你刚才问了我这么多,现在轮到我问了吧。”

    “你问,你问吧。”一旦知道自己死不了了,赵东阳心情又开始好起来。

    “我问你,你的命术是和谁学的?”侠女说着,眼神一下锐利起来。

    “是我自学的,看了一本奇怪的古书就会了,怎么了?”赵东阳也察觉到了侠女的不同。

    一听这话,侠女的眼神又渐渐平静下来。“没什么的,想当初追杀我的几个仇人里就有一个很厉害的命师,如果不是他,我也不可能会这么在这里过了500年人不人鬼不鬼的日子。500年了,现在只有我孤零零一个人了。”侠女说着说着,眼圈一下红了起来,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落。

    “别哭,别哭,你现在不是好好的吗?再说你怎么会是一个人,不是还有我吗?”

    “呜~”侠女一下扑进了赵东阳怀里。“这可是你说的,我从今以后就跟着你了。”

    “好,好。”赵东阳随手在女生背上拍着,反正能不能出去都不一定,这样善意的谎言就随便说吧。心里却道:“雅丽,原谅我吧。”

    玄相功的力量,让侠女很快就平静下来。擦擦眼泪,侠女道:“你的命术好差劲啊,比那个追杀我的命师差太多了。”

    “嘿嘿,才刚练没多久,慢慢就会好的。”居然被人发现动了手脚,赵东阳不好意思的说。

    “也不是啊,那个命师,也不比你大多少,可他比你厉害多了。”说到这,侠女眼珠一转。“干脆你和我学武功算了,这可比你的命术厉害的多。”生怕赵东阳不相信,侠女说完,看了看旁边不远的大方洪兽,“嘿”了一声,隔空就拍了一掌。

    赵东阳奇怪的看着空气,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同。“你这是干什么?”可还没等说完,耳边就听见一声“轰隆”巨响,感觉大地都晃了一下,再看那方洪兽,竟然被凭空打开一个大口子。

    拍拍手,侠女骄傲的道:“厉害吧,这招叫『荡』气掌,当年那个命师就是死在我的这招下,不过由于当时没吃方洪兽的脑浆,所以还是被他打伤了。”侠女神『色』暗淡了一下,但马上又兴奋的道:“可你现在不同啊,只要你也吃一点方洪兽的脑浆,不用10年就会和我一样厉害,而且我也只是刚入门,练到后面的话更是厉害的不得了。”

    “不必,我觉得我的风水术也很厉害。”

    “切,我才不信能厉害的过我这招,你说说看,你都会什么招数。”

    赵东阳哑然一笑,侠女虽然叫嚣着有500多岁的年龄,可怎么看都还是18岁的大孩子,心想反正呆着也是呆着,不如今天就在这里休息吧。想到这,赵东阳道:“我会的好多,不过大多是些阵法,还有手决什么的。”

    “那你说说啦,命术我也懂一点的。”

    “那好吧,比如有勘命局啊。”

    “就是那个窥探人**的阵法?垃圾,还有没有?”

    “当然有,还有玄宫阵。”

    “垃圾!”

    “无相阵!”

    “还是垃圾!”

    赵东阳不由郁闷起来,这三个阵法虽然简单,但使用功能还是强,怎么到了侠女嘴里都成了垃圾了?顿时火往上涌,一口起把“玄卦”中前14个阵法都说了一次,可侠女还是听一个说一声垃圾,直到赵东阳说到离魂阵时?

    侠女才住了口。“昆仑五决之一的离魂阵?这个你也会?这个到是比较厉害。”在脑子里对比了一下离魂阵和『荡』气掌的威力,侠女又笑起来。“这个也是垃圾,还是没有我的『荡』气掌厉害。呵呵,继续说,你还会什么阵法?”

    “没了,这已经是我目前最厉害的招数了。”赵东阳懒的说谎,反正输给一个古代侠女也没什么好丢人的。

    “哈哈,我就说命术不行吗?怎么样,还是跟我学武功吧。”侠女凑到赵东阳近前,眼睛一闪一闪的诱『惑』的说。

    “还是那句话,不学。”赵东阳说着站起身,这么长时间一直在逃命,突然感觉有点饿了。走到方洪兽刚才被侠女打开的大洞前,伸手在里面撕下一块肉。

    “恩,肌肉细腻,烧熟了一点很好吃。”说着赵东阳运气玄相功,那块肌肉马上开始渐渐升温。这是赵东阳在山洞中发现玄相功的新功能,在捉到第一只老鼠的时候,他就想:“既然可以用玄相功点燃香烟,那可不可以用来加热食物了。”没想到试了几次竟然成功了。

    10几分钟的时间,赵东阳闻到一股香气钻到了鼻子里,睁开眼一看,就见手中的兽肉已经被烤的金黄酥软,外面一层油脂不断的冒着泡泡,光看看已经口水流了一大片了。

    迫不及待的撕下一条扔进嘴里,赵东阳不由赞道:“恩,好吃,外焦里嫩,就是有点淡,不过已经是极品了。”说着又撕下一条,突然想起旁边还有一位。

    也不回头道:“侠女,你也吃点吗?很香的喔。”

    可等了一下,居然没有回音,诧异的扭头看去,就见侠女盘膝坐在地上,两手搭在膝盖,看样子正在练功。

    “那我就不打扰了,我可自己吃了。”赵东阳说着,直接把整块肉捧在面前,大口咬了起来。这顿饭吃的,绝对是赵东阳今生最美好的一次晚餐。

    正这时,赵东阳就听见旁边一阵响动,扭头见是侠女练功完毕,睁开了眼睛。

    “恩?这是什么闻到,为什么会这么香?”

    “哈哈,你醒过来太晚了,我已经都吃完了。”赵东阳一边用苔藓搽着手,一边说:“不过不要担心,那边那有很多,你要吃吗?我给你烤一点。”

    “什么?你竟然吃了方洪兽的肉。”侠女一听,本来坐着的身体,一下跳起飞到了赵东阳面前,把赵东阳吓了一大跳。“对啊,很好吃的,比牛肉还要香。”

    “坏了,快,快吐出来,再晚就来不及了。”侠女一脸紧张的喊着。

    “不要吧,不就是没叫你一起吃吗,也没必要这样整我吧。”可还没等赵东阳说完,他就感到头皮一阵刺痛,紧跟着那种痛感一点一点的向脑袋深处渗透起来。

    “啊,怎么回事,你不说小方洪兽不咬我的吗。好痛啊。”再也坚持不住,赵东阳就地滚了起来。

    “不要动,让我来。”侠女说着对着赵东阳凌空点了几下,赵东阳就感觉全身一麻,身体立刻失去了控制,紧跟着就感觉胃里一阵翻腾,不由自主的呕吐起来。

    “放轻松,尽量把所有东西都吐掉。”

    “不要闹了,我已经快把胃吐出来了。呕~”

    “哼,你死到临头还不知道,刚才你吃了方洪兽,小方洪兽就会认为你是他们母亲的敌人,虽然你是他们的主人也会攻击你的,如果不把所有东西都吐你,只要有一点点方洪兽的味道,他们就会不停的攻击,最后你的脑袋可就要被他们啃空了。”

    一听这话,赵东阳不由骂道:“你怎么不早说啊。”可惜嘴里不得空,赵东阳只能在心里骂了。

    直把赵东阳胆汁都吐了出来,侠女才又凌空点了几下,赵东阳这才恢复了自由。

    “呼!终于结束了,恶梦啊。”赵东阳心里感叹了一句,滚到一边开始大口喘气。

    感觉体力恢复了不少,赵东阳挣扎着站起来,在钟『乳』石上接了点水漱了漱口,无意中扫了一眼,发现侠女居然远远的站在一边。

    “咦?你这是干什么?”赵东阳说着向侠女走过去。

    “不要过来,你好臭。”

    赵东阳一愣,低头看了一下,就发现全身都是刚才吐的脏东西,不由一阵恶心,看了看四周正好不远处有个水潭,赶忙跑了过去。

    正要解腰带,突然想起旁边还有个旁观者。

    “侠女,你能不能回避一下。”

    “为什么?”

    “这……”赵东阳不由愣了一下。“我要洗下身体,所以有些不方便。”

    “我很方便啊,你洗就是了。”

    “mygod!难道500年的语言差距真的会连这个也听不懂?”赵东阳觉得侠女一定是故意这样说的。“我要脱裤子,而且要脱光,这下你该明白了吧。再不离开我可真要脱了啊。”

    赵东阳觉得自己说的够清楚了,当下转过身,开始解腰带。可等把裤子脱掉,身上就剩下个内裤了,还没听到期待中尖叫,以及急促的脚步声。“难道侠女又飞走了?”不由的回过头去,可他却看到侠女居然还在,而且还走上来几步。

    “我靠,你怎么还在啊。”赵东阳不由急退了几步,一个没注意却掉进了水潭里。幸好水并不深,赵东阳从水里探出头来,可发现侠女居然走到了跟前。

    “东东,难道我不能看到你的身体?”侠女疑『惑』的问。

    “也不是啦,只有在我没穿衣服的时候你就不能看。”

    “为什么,为什么你能看我的,我就不能看你的呢?”

    赵东阳觉得一定是侠女的脑子烧坏了。“这还有为什么,我们男女有别,当然不能互相看光光了,刚才我看到你是因为情况特殊啊。”

    “所以你才会脱衣服给我穿?可这样你不是又光了吗?而且你我生下来的时候不都是光光的吗?”

    “完了。”赵东阳在心里惨叫了一声,他发现人类紧受了几千前的道德,在侠女面前竟然这样的苍白无力。

    深吸了一口气,赵东阳决定换个角度说:“侠女,我给你解释不清楚,但这是人们的习惯,或者说是必须遵守的道德规定,就比如说吧,你那个时代里应该人人都穿着衣服吧。”

    “我忘记了。但我之前一醒过来就看见自己身上并没有什么衣服,我以为本来就是这样!”

    赵东阳一下明白过来,原来侠女的再次苏醒就好像重新出生了一次,500年前那些仇杀、武功之类的东西深深的刻在了她的脑海,但诸如名字和行为道德这类认为规定的东西却好像有都忘记了。

    想通了之后,赵东阳知道再怎么解释也是白费。“算了,反正这里只有你和我,随便你怎么认为都好了。可是我洗澡的时候不习惯被人盯着,所以请你离开一小会,这样可以了吧。”

    “呵呵,你早这样说不就好了,又说什么道德,什么习惯,把我都要搞糊涂了。”侠女说着,看了一下旁边赵东阳留在地上的裤子道:“我帮你去洗洗。”说完不等赵东阳做何反映,一个跃起,已经消失在山洞那端了。

    “侠女,洗好了,帮我送回来啊。”对于赵东阳来说,宁可看到不穿衣服的侠女,也不愿意自己光着在人前面晃来晃去。

    十几分钟时间,赵东阳已经洗好,而这时侠女也刚好把他的裤子送了回来。

    穿戴整齐,当然是理论上的,毕竟没了上衣已经不可能整齐了。

    “侠女,你刚才说你500年前被一个命师打伤,还记的他用的什么招数吗?”

    想了想,侠女带着赵东阳又回到她刚才出现的那里。“招数记不清了,但用的是这种武器。”说着,侠女从墙壁里掏出两块骨牌大小的石头递给了赵东阳。

    “这是什么,石头吗?”赵东阳接了过来,可马上发现这东西并不是石头,要比石头轻的多,好像是某种动物的骨头。翻过来又看了看,就见一个上面画了一横,而另一个则是一个斜道。

    “真是奇怪,这种东西这么轻怎么可能打伤人?”赵东阳说着不由想试一试,随手便把其中一个丢了出去。就听“吧嗒”一声,骨牌掉在了地上。

    “也没什么奇怪的吗!一定是你记错了。”赵东阳不由撇撇嘴,正要过去拣起来,突然决定手里握的另一个微微一动,紧跟着他就看见地上的那个猛的升在空中,然后比刚才抛出去的速度还快,啪的一声又回到了手里,而且和手里的紧紧沾在了一起,就像是两块磁铁一样。

    “呵呵,这个东西用来布阵停不错。”赵东阳拿到面前看了看,就发现上面的那两道痕迹竟然对接在了一起,如果不细看,根本不知道是两块。

    “东东,这东西我记得好像还有很多,并不至这两个。”一直在旁边静静看着的侠女,一见刚才的一幕突然道。

    “真的?哈,我就说吗,两块有什么用。可你知道其他的在什么地方吗?”

    侠女摇摇头。“我忘记了。”

    赵东阳不由叹了口气,他发现只要问到关键,侠女一定会说忘记。

    不过幸好这东西好像有相互吸引功能,赵东阳觉得应该找起来不难。一想到这,赵东阳连胃里还有些难受也不顾了。“侠女,你累不累,我想去找找剩下的,你要是累了就在这里休息,我找齐了就回来找你。”

    “不,我不累,你答应过我,让我一直跟着你的。”侠女说着,竟然眼圈又红了起来。

    赵东阳赶忙道:“好,好,你不累就一起来吧,我也没说不让你跟着我啊。”

    回忆了一下之前在来的路上见到的兵器,赵东阳猜那些很可能就是侠女那些仇家留下的,剩下的骨牌也许就在那里。

    想到这,赵东阳辨认了一下方向,便带着侠女向山洞那边走去。路上赵东阳也没有闲着,研究了一番后,赵东阳发现这些骨牌也并非任何时候都会互相吸引,只有是在之前互相摩擦过才会这样。

    赵东阳马上跟着想到,这一定是摩擦引起了他们的能量变化,如果用其他代替可以吗?

    于是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赵东阳就不停的把各种会使用的能量都放进骨牌里,玄相功、在身上蹭、用牙咬,什么都试过了,可就是达不到让他们互相吸引的效果。

    这天,赵东阳试着在骨牌周围布了几个阵法,发现仍然没有任何作用,不由一阵的恼怒,抬手扔在了一边。“真是该死。”

    “东东,你干吗生这么大的气。”侠女走过去拣了起来。

    “找不到能产生吸引力的方法啊,这样还怎么找其他的牌。”说着赵东阳把他发现的原理讲了一次。

    “这样啊,那我来试试,看我的内功行不行。”侠女一听,不由也来了兴趣,立刻用手各握了一个,深深吐纳了几次,然后闭上了眼睛。

    赵东阳现在是玩阵法的小行家,虽然他不懂内力,但对这种人力激发的能量还是很敏感,就在侠女一闭上眼,他立刻感觉到了侠女周围出现了一道很强的能力波动。

    “侠女,侠女,你快看。”

    侠女发功时,赵东阳一直死死的盯着她的两只手,就在侠女发出内力不久,赵东阳很快就看到侠女的两只手,竟然不受控制的向一块移动。几天来,赵东阳无数次见过侠女练功,可他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情景,也就是说,侠女手中骨牌有反映了。

    听到赵东阳的呼唤,侠女把眼睛睁开。“东东,是不是成功了?”

    “现在还不知道,你把手张开。”

    点点头,侠女听话的把两手缓缓张开,就在同一时间,两块骨牌竟然一起从侠女的手里飞出,“啪”的一声在半空中合拢在了一起。

    “哈哈,我成功了。”赵东阳伸手接住掉下来的两块骨牌,放声笑道:“我明白了,我终于明白了,原来骨牌只能吸收人体产生的能量,而我的阵法都是由外力产生,所以不能吸收,侠女这下你可帮了我的大忙啊。”

    几天来日夜苦想的问题一旦解决,赵东阳再也控制压在内心的感情,一把将侠女抱在怀里,重重的在她脸上亲了一口道:“侠女,我真爱死你了。”

    也许是因为幸福来的太快,侠女一下子呆在了当地,整个过程连动也没动一下。

    占完便宜的赵东阳也稍稍清醒了一点,松开手嘿嘿的笑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刚才实在太激动了。不过你可是帮了我的大忙啊。”

    可侠女还是那样愣愣的站在那里,直到赵东阳说完了,侠女大大眼睛眨了几下,小声问道:“麻烦问一下,爱,是什么意思?”

本文网址:http://www.longtengshu.cn/book/0/346/22559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longtengshu.cn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