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书 > 灵异小说 > 神算天师 > 第一章 意器之秘

第一章 意器之秘

推荐阅读:银狐天神诀神级小卖部超品相师美食供应商龙王传说一念永恒玄界之门大主宰全职法师

    第一章 意器之秘

    和赵东阳预料的一样,人体激发出的能量正是骨牌吸引的关键。

    在侠女内力的激发下,两块骨牌成功的吸在了一起,赵东阳一把将骨牌抓在手里,心中不由的一阵兴奋。赵东阳现在虽然算不上什么厉害的风水高手,可从小熟读各种卦书,再加上一本《参神通赞》,让他眼界已经达到超一流境界。这两块骨牌能根据人的心意而作出相应的动作,又是某个风水高手的遗物,还有背后紧密对接在一起的那条刀痕般的神秘花纹,赵东阳马上意识到这骨牌绝对不是凡品,卦书上一段关于法器的记载瞬间涌进了脑海。

    赵东阳张口念道:“问心问意问乾坤,勘阴勘阳勘纵横。心随意动乾坤定,阴阳皆由卦中生。”

    一念完,赵东阳放声大笑起来。“哈哈哈……侠女,这下可发了,我们拣到宝了。”

    “在哪里,在哪里?快让我看看是什么宝贝?”一旁的侠女连忙凑过来问。

    赵东阳笑笑却不回答,只是把手里的两块骨牌晃了晃。

    “难道你说这两块骨牌?”

    “没错,就是这两块骨牌。”赵东阳激动的说道,“要是我没猜错的话,这骨牌是风水师用来布阵起卦的算筹,但他绝对不是一般的算凑,能够根据人的意念作出相应动作,这绝对是一个上阶法器。最难得的是由于它原来的主人已经死去,现在已经是无主之物,刚好便宜我啦,哈哈哈……”

    可侠女却一脸的『迷』茫,说道:“法器?算筹?东东你在说什么啊,我怎么越听越糊涂啊。”

    “呵呵,这是当然,这些可都是风水界的秘密,别说你并不是风水师,就算是一般风水师也不可能知道。”赵东阳得意的说。

    “哎呀,好了啦,人家不是不知道才问的吗?快说给我听吗,求求你了。”侠女摇着赵东阳的胳膊哀求道。

    软绵绵的的声音让赵东阳全身都是一阵酸麻,连声道:“好好,我说给你听,这下可以放手了吧。”

    “就知道东东最好了。”侠女抚媚一笑,这才把手放开。

    赵东阳不由长出了口气,他没想到侠女不仅人长得妩媚妖艳,发起嗲来更是让人骨头都要酥了,最可怕的是一切好像完全出于自然。好在赵东阳出身在一个风水师家,从小保守惯了,这才没什么意外发生。如果换成小胖他们在这里,恐怕这时候连下一代都已经在孕育中了。

    生怕侠女又要发飙,赵东阳即使终止了无聊的想法,把吸在一起的两块算筹递给侠女,说道:“侠女,你把内力只输入其中的一块算筹,然后试着控制内力在里面旋转一周。”

    侠女茫然的接过,“东东,这是干什么,不是要给我讲什么是法器吗?”

    “不要多问,你照着作就是了。”

    “哦”侠女答应了一声,开始小心翼翼的向其中一块算筹里输入内力。虽然侠女内力深厚,可平时无不是强调收发自如,全力出击,像这样控制内力在极小的空间作旋转动作还是头一次,所以直到第三次才勉强成功。

    而奇迹就在这时出现了。

    就见刚才还是静躺在侠女手心的算筹,突然猛地一跳,两块算筹竟然由横著变为直立,紧跟着那块有内力进入的算筹飞快的转了一圈,然后叭嗒一声竟然从上面的位置旋转到了下面,两块算筹的位置竟在一瞬间发生了调换。

    “东东,这……这是怎么回事?”侠女自问用内力移动些小型的物体可以做到,但刚才眼前发生的事情却是根本无法用内力完成的复杂动作,但偏偏这个动作却是在她输入内力后发生的。

    “哈哈哈……”赵东阳放声大笑。“怎么样,见识到了,能根据人的意念而自行作出相应的动作,这就是法器的神奇。”见侠女还是一脸的疑『惑』,赵东阳微微一笑,知道她不可能一下明白,好在山洞里唯一不缺的就是有大把大把的时间。

    赵东阳拉着侠女坐在了地上。“侠女,你听说过?”

    “听说过啊,传说八仙为了过海,把各自的随身的法宝都扔进了海里,都变成了可以渡海的交通工具。”

    “呵,没错,可有一点你没说对,并不是八仙把自己的法宝变成了渡海工具,而是法宝自行变幻的,他们用的法宝就是法器中最高级的心器。而在心器之下还有意、阴、阳、神,四种法器类型,神器是最低级的一种,只要能提高布阵者的精神力,提高阵法的威力就算是神器,而阴器和阳器则一个是驱鬼一个是驱物,凡被驱使之物皆会入阵,成为阵法的一部分,这些阵法就会根据趋势物体的能力相应增加。”

    说到这赵东阳顿了顿,笑眯眯的把侠女手中的算筹拿了过来,继续说道:“而这两枚算筹就是仅次于心器的意器,最难得的是它还是以算筹的形态出现,你想一想,只要我在布阵起卦的时候,脑子里只要想到要布的阵法,算筹就可以自行到达相应位置,而且绝对不会有错,这样一来,根本不用担心功力够不够,只要我有阵图,任何阵法我都能布出来,你说这不等于我的境界提高了好几个档次?”

    “哇,哇。”一旁静静的侠女突然发出一声惊呼,把赵东阳吓了一跳。“侠女,你干什么?”

    “东东,如果正想你说的那样,你岂不是天下无敌了?”

    “天下无敌。”赵东阳不由撇撇嘴,“哪有那么简单,不要说还有更高一级的心器,就算在意器里,这副算筹也不一定就是最强的,何况天下还不知道有多少的风水高手,再说……”赵东阳不由晃了晃手里的两块骨牌。“按照书上说,算筹最少的也有十六枚,现在只有两块有什么用啊。”

    “这有什么难的,既然现在找到了算筹之间吸引的秘密,我们接着把其他算凑找到不就可以了?”

    “对啊。”真是一句话点醒梦中人,赵东阳猛的在地上一拍站起来。“天啊,光顾着为发现意器的秘密激动了,我怎么忘记我们本来就是要收集算筹的啊。”

    “呵呵,现在想起来也不晚啊,我们现在就出发。”

    “好,现在出发。”

    怀着对意器的憧憬,赵东阳和侠女上路了,本来以为靠侠女的内力,很容易就能找全所有算筹,但赵东阳很快就发现这个想法错的多么厉害。

    原来算筹作为一个能量盛载体,只有当内力恰好充满的时候才会达到最大的吸引力,过多或者不足根本无法产生充足的吸力,而恰恰侠女的内功虽深厚,却无法精确的控制做到这一点,往往只能靠微弱的吸力勉强确定出一个大概寻找范围,这可就苦了赵东阳,只能在这个可能的范围里一点点的用手找了。所以紧紧过了几天时间,算筹没有找到几块,赵东阳两手却已经没一块完好的地方了。

    这天两人费尽周折,好容易才找到三块,赵东阳一个坚持不住瘫软到了地上,布满鲜血的手掌上痛楚一阵阵传来,就像泡在油锅里一样。

    “侠女,这样不行啊,照这么下去,不等咱们找到所有算筹,我的手也要废掉了,你能不能想想办法,尽量把搜索范围缩小一点。”

    侠女瘪着嘴道:“东东,我已经尽力了,可还是做不到啊,每次不是内力不是用多就是太少,要不……要不你休息几天,我帮你找?”

    看了眼侠女身上早已湿透的汗衫,赵东阳摆了摆手。“算了,算了,让我再想想办法。”

    “哦,那我睡一小会,你想到办法叫我。”侠女说着把头放在赵东阳的膝盖上,很快就进入了梦想。

    看着侠女玲珑的身体全身都是汗水,赵东阳不由叹了口气。他知道侠女确实已经尽了全力,让一个从来就是追求最大攻击力的武术者做到释放特定量的内力这对于侠女来说简直太难了。

    “难道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吗?”赵东阳心想着,从口袋里掏出11枚算筹,这是他和侠女几天的所有成果了。

    看着小小的算筹,他第一次生出无能为力的感觉,心想:“哎,要是能废掉一部分侠女的内功,刚好让她在全力释放时可以充满算筹,那样该多好。”可他知道这是自己的一相情愿,先不说侠女愿不愿意废掉她看作生命一样的内功,就算她愿意,也同样没办法做到那样精确。

    赵东阳不由摇摇头,他知道就算刚才的两种假设全部成立,自己也下不了这样的狠心。

    “不管了,先睡一觉再说,反正时间有的是,大不了等手完全好了再说。”想到这,赵东阳在周围用小石块布下一个“玄宫阵”,以防在睡着后有什么怪物偷袭,如果运气好,说不定可以捕到一只老鼠也有可能。

    一切准备妥当,赵东阳左右看看见没什么闪失,把头在墙壁上一靠闭上了眼睛。

    可还没一分钟,赵东阳忽然又睁开了眼睛,猛地坐直了身体。“咦?不对,我想到了什么?”就在刚才,赵东阳突然心中生出一种感觉,好像很关键,但就是捕捉不到,只是隐约感觉和内力有关。

    “是什么,到底是什么?”赵东阳知道自从参悟《参神通赞》之后,境界得到大幅提高,这种顿悟的感觉时常会出现,如果用现代医学解释的话就是人的潜意识的作用。

    有过几次经验的赵东阳,马上开始回忆刚才合眼前的事情,同时眼睛也四下寻找,他知道一是无意中受了什么东西的启发。

    左看右看,猛然间赵东阳目光盯在不远处的一个小水潭上停止了移动,就见这水潭只有十几厘米宽,是山洞里一个自然的凹陷,只是在它的正上方有一支钟『乳』石,水潭里的水正是钟『乳』石上缓慢滴下的水滴一点一点添满的。

    “滴嗒,滴嗒。”水滴声在寂静的山洞非常清晰,看着水滴一滴滴的落下,赵东阳脸上渐渐由茫然变成欣喜,紧跟着变成了炙热的狂喜。

    “哈哈哈……我想到了,我终于想到了。”赵东阳狂吼一声,习惯『性』的向旁边大腿拍去,可换来算却是“哎呀”一声娇呼。

    赵东阳就感觉入手分外的柔软,不由奇怪的低头看去,却看见手落下的位置正是侠女傲人的双峰。

    “东东,是你叫醒我吗?是不是你想到办法啦?”赵东阳心中一惊,飞快的把手收了回来,讪笑道:“啊,是啊,呵呵,是想到办法了。”一边说一边偷眼观察侠女的表情,见她脸上病没有生气的样子,这才稍稍放下心来,但还是做贼心虚的问道:“侠女刚才是我太激动了,有没有拍痛你啊。”

    “呵呵,怎么会。”侠女说着坐直了身体。“我有内力护体,而且这里的肉比较厚,不会痛啦。”好像生怕赵东阳不相信似的,两手托起双峰晃了晃,单薄的汗衫在汗水浸泡下几乎成了透明,完美的将两团『乳』浪呈现出来。

    这香艳的一幕让赵东阳有些『迷』失,他这才想起侠女完全不懂男女有别的道理,不由为刚才收手收的太快而大呼可惜。至少36d的胸围,入手还不是一般的手感好,他现在有些明白小胖他们为什么每天总会没完没了的研究女生了。

    内心在善良和邪恶间一番挣扎之后,赵东阳说出了20年来最无耻的一句话。

    “侠女,刚才我发现我的收放在你的胸口居然疼痛减轻了不少,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你有内力的原因,我再放上面一会好吗?”

    “当然可以了,如果不是你困住方洪兽,我现在恐怕早死掉了,我的整个人都可以说是你的啦。”

    侠女还不知道这句话对一个现代男生来说杀伤力有多大,直接后果就是导致一个纯情少男向罪恶的深渊迈出了实质『性』的一步。

    就在侠女说完之后,赵东阳两眼放光的将右手伸了过去,毕竟这是第一次主动抚『摸』女生,赵东阳的手还有些颤抖,但却是无比坚定的按在了目的地上。

    柔嫩、光滑、富有弹『性』的感觉瞬间占领了赵东阳的感觉神经,几乎是下意识的,赵东阳用力握了一下,就听侠女“嘤”的一声轻呼,身体一软倒进了赵东阳怀里。

    “侠女,你怎么了?”赵东阳吓了一跳,不由把手的松开。

    “不要松手,对,再握紧一点,还有,把另一只手也放上来。”

    赵东阳正是求之不得,一得命令,立刻将左手放在了侠女的左峰上。

    虽然保守,但经历半年小胖等人的熏陶,赵东阳对也比较了解了,他知道侠女在自己的抚『摸』下终于动情了。而他自己也是全身一阵的躁热,下面的分身也是一阵阵的蠢蠢欲动,几乎不受控制的就想将侠女身上的汗衫撕掉,然后翻身压在她的身上。

    但就在这关键时刻,赵东阳脑中闪过了田雅丽那张可爱的笑脸。就感觉全身一震,赵东阳一下清醒了过来。

    “不,我决不能对不起雅丽,她一定在外面等着我。”

    念头就在一转之间,赵东阳精深的风水境界发挥了作用,几乎在一瞬间,赵东阳又恢复了平静。看着怀里还在**中挣扎的侠女,赵东阳不由感到一阵歉意,他知道像侠女这样情窦初开的少女,一但动情很难控制的住,当下暗运玄相功,一股温厚有力的“意力”由侠女的胸口印了进去。

    和内力的最大不同之处,玄相功的意并不是能量的释放,而是运功者的一种精神传递,他最大的特点就是直接作用于人脑。

    不过为了快速奏效,赵东阳还是又在周围布下一个可以使人心平气和的“太相阵”。

    《参神通赞》上的两大绝学同时出手果然不同凡响,刚才还是意『乱』情『迷』的侠女,一瞬间脸上的红晕就已经褪去,转而成为一种自然的神『色』,紧跟着侠女睁开了双眼,眼神清澈明亮和刚才眼波流动的妩媚娇娘判若两人。

    有些茫然的坐起身,『摸』了『摸』还有些发烫的脸颊,侠女道:“东东,刚才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我会突然会觉得好像要融化了一样,那种感觉好奇妙啊。”

    “啊,呵呵。”赵东阳讪笑了一下,他知道这个问题可不是一下能解释的清楚,就算自己博学到了这个境界却也难以启齿,想到这赵东阳故作轻松的道:“也许是你太累了吧,现在不是没事了?”

    侠女一愣,觉得这样的解释未免太简单,可想了想却又没更好的答案。“咯咯,原来是这样啊,咦,对了东东,你刚才不是说想到收集算筹的好办法了吗?是什么啊,快告诉我。”

    “对啊。”赵东阳也突然想了起来,当下连说带比的把刚才的思路说了一次。“侠女,我现在完全不懂内力,就像一个没有水的水潭,如果能把能力一点点修炼起来,总会达到一个可以充满算筹的水平,这样我们不就可以让算筹产生最大的吸力了吗?”

    侠女眼睛一亮,马上明白了赵东阳的话。“对啊,东东你简直太聪明了,为什么我没有想到。”

    “呵呵,偶然,偶然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而且还不知道这种方法会不会有效。”

    “当然有效了,除非吃过什么仙草神『药』,任何人的内力都是一点一点增加的,就好像我现在的功力,是我从11岁修炼到现在的结果,这个过程虽然漫长,但你可以清楚的感觉到内力在一天一天的增加,所以你的方法绝对可行。”

    “啊?那……那你不是整整修炼了七年,这样还不如我用手找的快啊。”

    “呵呵,当然不用了,我是在讲我自己的经历,如果只要达到可以充满这个小小的算筹的水平,我看最多不会超过七天。”

    “真的?”赵东阳不由眼前一亮,“那我们还等什么,现在就开始吧。”

本文网址:http://www.longtengshu.cn/book/0/346/22559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longtengshu.cn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