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灵异小说 > 神算天师 > 第二章 内功初成

第二章 内功初成

推荐阅读:玄界之门流氓修仙之御女手记流氓异界行大学流氓流氓公爵流氓足球经理爱情游戏:恋上一个流氓都市流氓将军剩女撩人:狼君很流氓卿本流氓:绝色五夫不好惹

    第二章 内功初成

    也许是因为有侠女这样的美女教练作指导,赵东阳觉得无比神秘的内功居然是这样的简单,在背熟一大篇内功口诀之后,又问了侠女几个难解的问题,赵东阳就按照上面的呼吸方法开始打坐。

    大约一个多小时的时间,赵东阳就觉得肚子里一阵气闷,一股浊气翻腾着向上涌来,几乎不受控制的把嘴张大,就听“嗝”的一声响,赵东阳把浊气吐出,顿时感觉全身一阵的神清气爽。

    睁开眼,赵东阳见侠女一脸古怪的看着自己,还以为是为刚才那个饱嗝,忙不好意思的说:“呵呵,苔藓吃到了,消化不好,呵呵。”

    可侠女像没听见一样,还是死死盯着赵东阳的脸,冷不丁突然问道:“东东,你现在的感觉如何?”

    “感觉?感觉不错啊,人好像轻飘飘的,怎么了,是不是哪里有问题。”

    “太有问题了,你知不知道,刚才那个饱嗝就是你气血顺畅的表现,也就代表你已经通过化气到达了聚气阶段。”

    赵东阳不由一愣。“这不正是口诀中描写的过程,很正常啊。”

    “嘿嘿,你知道这个过程我花了多长时间?整整五天啊,天哪,你居然一个时辰不到就通过了,还真不是一般的天才,如果这样继续下去,你一定会成为一个内功高手的。”

    “呵呵。”赵东阳也一阵高兴,不过并不是因为什么内功高手,而是这样一来他只要再有两天左右时间就可以达到充满算筹的水平了。

    但最后事实证明,赵东阳又只花了一天时间就做到了。

    山洞里是完全没有时间概念的,赵东阳就感觉只是睡了一觉而已,自己居然就完成了可以激发出算筹吸力的过程,当然每过几个小时在算筹上试一下是少不了的。

    看着在内力控制下,周围11枚算筹缓缓的在半空中做着旋转、翻身、靠拢、分离等一系列动作,赵东阳感觉好像在做梦一样。

    而一旁的侠女两手托着腮早已经看呆了。“哇,原来只要内力恰好充满算筹居然会如此神奇,真不敢相信。”

    “嘿,这算什么,11枚算筹还太少,如果可以再多收集一点,我给你布几个厉害的阵法,那时候你就知道意器的厉害了。”

    “好啊,好啊,那我们现在就把剩下的算筹都找出来。”

    “呵呵,我也正有此意。”赵东阳说完,念头一动,11枚算筹如同活了一样,“刷刷”几声破空声响起,一刹那间同时飞进了赵东阳的手里,组成一条半米长的手杖。

    握着冰冷的算筹条,赵东阳就像握着整个世界的指挥棒,他感觉从未有像现在这样信心十足。

    仿佛感受到主人的心意,11枚算筹竟然悄悄的发生了变化,冰冷的感觉褪去,转而生出一丝暖意,而且温度正好和赵东阳的体温完全吻合。顿时一人一器就在瞬间好像融合在了一起,赵东阳知道,这件非凡的意器终于在这一刻接受了自己。

    这一幕落在旁边的侠女眼中,这个内功高手第一次发生人在不动的时候居然也会发出惊人的气势。面前的赵东阳仿佛成了一座不可撼动的山峰,巍然挺立,无法超越。

    一旦赵东阳可以完全控制算筹,原本做到的事情变得简单起来,仅仅又过了两天时间,赵东阳就又收集到了44枚算筹,加上原来的11枚一共55枚。而赵东阳所做的只不过是拿着11枚算筹结成的手杖在山洞中来回走了两次,无论这些算筹位置多么隐秘,就像失散的孩子见到了母亲,只有赵东阳经过,便会飞出来和那不断变粗的手杖会合。

    不过却苦了没有赤脚走完全程的侠女。

    “哎呀,终于找完了!”重新回到了出发的起点,侠女一下靠着墙坐了下来,完全不顾汗衫下『露』出两条浑圆而没有掩饰的双腿。“东东,已经找过两次了,我看这55枚应该就是全部了吧。”侠女一边说一边『揉』捏着美足,浑然不觉衣下的风光让对面的赵东阳已经流下了口水。

    “叫你不要跟来,你偏要,这下好了吧,脚都肿起来了。”赵东阳说着将侠女的双脚抱进怀里,微微运起些内力按摩起来。

    也许是因为古人有缠足的习惯,赵东阳就发现侠女的脚非常娇小、可爱,完全不亚于侠女身体任何一处的美丽。完美的足弓、白晰的肌肤、整齐圆润的脚趾让赵东阳不由感叹时间今有如此完美的人物,虽然没见过多少女生的脚,但他敢肯定,这绝对是世界上最好看的一双,所以赵东阳在按摩时不仅没有一丝厌烦,相反尽有一种欣喜的感觉。

    两手撑着地,侠女歪着头道:“东东你对我真好。”

    “呃,呵呵。”赵东阳讪笑一笑,尽不知道如何作答,忙岔开话题道:“侠女,你刚才说55枚就是全部,可是完全错了。作为风水师的器具,尤其是像意器这样的法宝,绝对不可能会是55这样一个奇怪的数字,如果是我的话,一定会再多制作9个凑够64的伏羲之数,这样既好听又实用。”

    “那也可能是因为材料不多,只够做55个啊。”侠女不甘心的争辩道。

    “那更加不会,如果因为材料不足,可以只制作36个、48个啊,能作出意器的高手,绝对不会因为贪图多制作几个,而破坏了整个意器的使用。”

    “可是,可是,山洞里所有地方我们都找过了啊,这你又如何解释?”

    “没错,山洞中的算筹我敢保证已经全部在这里了,但这并不能说明55枚就是全部,你想一想,如果当初那个风水师拥有一整套的意器,你还可能杀的掉他吗?就算他在不济,用意器布一个防御阵法还是没问题的。”

    侠女呼眨着大眼睛想了一下。“啊,东东,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说,伤我的风水师本身就没有完整的一套意器,我说得对吗?”

    “呵呵,完全正确。”赵东阳这时候也完成了按摩,松开侠女的小脚,站起身,从腰后拔出55枚算筹组成的手杖。念头微动,55枚算筹突然像炸弹一样猛地炸开,可所有飞出的轨迹却是绝对的有迹可循,一刹那间,55枚算筹就在赵东阳周围组成一个完美的图案,连侠女都看得出是一个精妙的阵法。

    赵东阳满意的点点头,刚才他布下的虽然只是一个最简单、也是最熟悉的勘命局,但其准确的布位,完美的方位感,虽然现在他的功力还不够深厚,只能控制算筹在身周五米的范围内布阵,但阵法的效果绝对是从来没有过得得心应手。

    一股豪气不由冲上胸口,不由重扣对着旁边的侠女道:“侠女,你休息的怎么样,我们来比试一下如何?”

    侠女一听,立刻瞪大了眼睛。“好啊,好啊,每天的日在太无聊,我正愁没事做呢!”说着,人已经一跃从地上跳起,单掌在胸前一立,摆好了攻击架势。“东东,等下输了可不要哭啊。”

    “输?”赵东阳心里一笑,他知道这绝对不可能的。想到这,赵东阳轻喝一声。“侠女,注意了,我可发招了。”

    “离魂阵,定。”山洞之中,随着赵东阳一声高喊,几十声破空声猛地响起,35枚骨牌凭空出现在侠女面前。

    “哎呀。”侠女险险的翻身躲过,可那35枚骨牌如同活了一样,空中拐了个弯,尽然提前一步落在了侠女将要落脚的地上,正好组成一个离魂局,区别于离魂阵的单体攻击,离魂局是一种区域『性』的能量释放,其功能在于空间和时间的剥离,达到对未来的预测效果,当然用在人身上,就像侠女现在这样,就感觉神似一阵的恍惚,好像时间停在了这一刻,不由自主的就像停下来。

    好一个侠女,就在离魂局完全奏效的同时,硬是靠着身体的本能反映,对着面前的空地拍出一掌,石屑翻飞中,几枚骨牌也被打翻,离魂局也随之被破。

    一旁的赵东阳暗道一声可惜,手中却一刻停顿,右手手决不停,又是一阵破空声响起,和刚才一样,15枚骨牌没有半点征兆的出现在了侠女的头顶。

    “太相阵,困。”赵东阳一声大喝,15枚骨牌马上组成一个合拢的圆圈,飞快的向侠女罩了下来。

    “东东,你没完了啊。”侠女虽然武功高强,但对这种没完没了的阵法攻击还是有点吃不消,最可气的是自始自终赵东阳一直远远的站在一旁,完全好像个局外人一样。

    “『荡』气掌,给我开。”侠女对着落下来的阵法圆圈就是一掌她的绝学。虽然没把圆圈打散,但还是硬生生又太高了几十公分。

    就借着这个小小的空隙,侠女脚尖一点飞身跳在了空中,用手在墙壁上一拍,整个人就像一直大鹰一样直向赵东阳扑来。“东东,我看你这下怎么办。”

    整个过程就发生在几十秒钟里,赵东阳想收回外面的阵法已经是来不及,可就见他仍是不慌不忙的样子,对着飞来的侠女嘻嘻一笑。右手掐动几下,然后对着侠女一挥,喝道:“无相阵,住。”

    原来赵东阳一直保留着五枚骨牌没有放出,就是等这个关键的时候。就见那五枚骨牌在半空中自行组成一个五角形的模样,然后在侠女面前一晃,就在侠女伸手去挡的时候,五角形居然突然散开,空出了赵东阳和侠女之间的位置。

    侠女一愣,他还没见过这么奇怪的阵法,心想:难道是东东布阵失败了?可容不得她多想,赵东阳已在眼前。看着他依旧笑嘻嘻的脸,侠女再顾不上其他,伸手就向赵东阳肩头抓去。“东东,看你再往哪里逃?”

    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就见侠女一掌拍过去后,居然发现没有一点着力点,手居然从赵东阳的身体里穿了过去。

    “这,这是怎么回事?”饶是侠女武功高超,也没见过这样的事。

    正这时,一阵笑声从背后传来。“哈哈哈……侠女,我在这里啊,你发什么呆?”

    侠女一听一个侧步窜出,这才回头看去,竟然发现赵东阳出现在了背后,正在一个一个的将地上的骨牌收回手里。

    看看这个,又看了看那个,发现两个赵东阳动作一模一样,只是先前那个虽然有动作,但并没看到一个骨牌。侠女终于看出了问题。“哦,我明白了,这个并不是你的真身,而事你的幻像。”

    赵东阳嘿嘿一笑,把最后五枚也收回来,山洞里也只留下了一个赵东阳。赵东阳道:“侠女,你刚才只说对一半,虽然那个不是我的真身,但你看到的却是实实在在的我。”见侠女一脸的『迷』『惑』,赵东阳继续道:“我只不过是用无相阵法重塑了一个我周围相同的空间,这样就好像一面镜子,你就可以看到我的同步景象,这下明白了吧。”

    似懂非懂的点点头,侠女这才想起什么道:“对了,东东,你刚才好厉害阿,没想到有了意器,果然强了好多,我居然差点败在你手里。”

    “其实也没有啦。”赵东阳淡淡的说,在他心里却对刚才的表现非常的不满意。虽然侠女内功深厚,但赵东阳却能感觉出她并非顶尖高手。

    而在刚才的一番对决中,赵东阳虽然占尽优势,却好像玩闹的成分居多,并没有有效抑制侠女的手段,就连攻击力最强的离魂阵,也仅仅是阻挡了侠女一下会。

    虽然并不追求攻击力,但这样的表现也让赵东阳感到一阵郁闷,开始的那般豪气也消失不见,他有种使不上劲的感觉。

    “这到底是为什么呢?”赵东阳心里暗想。“难道是书中关于意器的记载的过于夸大了?”

    可是他马上便否定了这种想法。如果一本书这样写还可以这样认为,但几乎所有的古卦书都对法器有相同的记载。

    “可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有时候受挫也不见得是件坏事,赵东阳又重新冷静下来,仔细的在脑中回放关于算筹的一切,突然一个细节让他注上了意。“对啊,那花纹,莫非算筹背后的花纹还有什么秘密?”

    在把山洞中所有的算筹收集全后,赵东阳完全沉『迷』于对算筹的控制,几乎将所有算筹背后的花纹忘记了。而一旦冷静下来,他马上意识到对算筹的控制并不是意器的全部。

    这次,赵东阳没有用内力,像第一次见到算筹一样,赵东阳把算筹一枚枚扣在地上,仔细端详起来。

    就件这些骨牌颜『色』、大小、材质完全相同,唯一的区别就是骨牌背后刀刻的痕迹,有些是直直的一笔横在骨牌中间,有的是一竖贯穿骨牌头尾,有些则是些圆滑的弧线,总之所有骨牌的刻痕都不相同,即便同样是一横,但在骨牌上的位置也不相同。

    而最奇特的就是,这些本不相关的花纹,居然会在吸引在一起的时候,总会连接在一起,成为一个新的花纹。

    赵东阳再不济也意识到这里面大有文章。重新回忆书上关于法器的记载,他猛然想到在一些古老的卦书上有提到过,在少数厉害的“法器”上还会附带一套阵法,会在法器使用时自行启动,有增加法器威力的功效。为了和一般的阵法区别,书上为它专门起了个名字叫做——器阵。

    和普通阵法的最大区别在于,器阵的不在局限于阵法组成部分的位置和方位,而强调的是“意”,阵法能发挥多大的威力是要看布阵之人心意强弱,也就是说同样一个阵法由两个不同的人布出来,会是完全两个效果。

    赵东阳的眼神渐渐的变得炙热起来,他终于明白意器的为什么会在法器中排在第二的位置,仅次于心器,原来最关键的就是这个器阵,而刚才和侠女的对决中,赵东阳久攻不破,正是因为少了器阵,就好像拿着一把没有子弹的手枪一样。

    一旦想通,赵东阳迫不及待就开始参悟起来。从刚才的领悟,他明白算筹上的器阵关键之处就在于其对接,可难点也正是这对接。就好像拼图游戏,只有每一个块都在对应的位置,才会布置出完美的阵法。

    不过赵东阳当然不会傻到一块块去试,而是用“看”,自从参悟《参神通赞》后,他现在对阵法已经有了相当高的理解,尤其像现在,所有算筹都在眼前,阵法的规律绝对有迹可循,将几块算筹对接然后试了试效果,赵东阳很快就把握到了关键。

    “哈哈哈……原来是这么回事,这算筹的制作者还真不是一般的天才。”

    一旁的侠女一直静静的看着赵东阳摆弄算筹,这已经成了她的习惯,在赵东阳考虑问题时,绝对不会打扰他,而现在看到赵东阳笑出声,侠女这才长出一口气。

    “东东,是不是又发现什么秘密了?快告诉我。”侠女一脸期待的看着赵东阳。

    “嗯,真让你说着了,这次可真是发现个大秘密,而且是个有趣的秘密。”赵东阳说着,运起内力把地上的算筹收回手中。“侠女,你可要看好啊,我给你变个戏法。”

    “好啊,好啊,戏法我最爱看了。”

    赵东阳微微一笑,就见他把手一张,本来吸在一起的55枚算筹突然四散分开,但马上好像静止一样停在了赵东阳手的周围。

    “嗨!”就听赵东阳一声喝道,55枚算筹在同时向他手掌处聚集过来,几乎在一瞬间又紧紧吸在一起,而这次却不像刚才那样杂『乱』无章,竟然整齐的组成一个球型,而在球的一端,十几枚算筹又组成一支手柄,正抓在赵东阳手里。

    侠女不由吸了口冷气,因为她惊讶的发现,算筹现在的形态怎么看怎么像一柄梅花锤。

    看着侠女惊讶的表情,赵东阳再也控制不住笑出声来。“哈哈哈……侠女,怎么样,我的梅花锤不错吧。”说着还煞有介事的在空中舞了几下,而所过之处,竟然带起“呜呜”几声破空声。

    这下让侠女更是大感意外,她怎么也没想到,不到半公斤重的55枚算筹,组成武器后气势一点也不亚于真的梅花锤,要知道真的梅花锤最轻的可是也是有18公斤重啊。“东东,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怎么感觉好像是一柄真的武器啊。”

    赵东阳点点头,心中不由暗自佩服,到底是武术行家,只从带起的风声就能看出关键。当下也不隐瞒,把缘由大致说了一次。

    原来这套算筹中隐藏的器阵,最大的功能就是拟物,虽然数量的限制,模拟出的东西实在太有限,但只要能模拟出来,在相应组成的阵法下,就会达到和真是物品相同的效果。

    就拿刚才模拟出的梅花锤来说,55枚算筹背后的花纹刚好也组成了一幅锤子的图案,而且阵法会根据使用者的情况自行调整到最佳的使用状态,于是赵东阳舞动起来,不光有真是兵器的效果,而且手感、轻重都是极为顺手。

    “哇,还有这样的好事。”侠女听完不由一阵的羡慕,忍不住伸手在算筹上抚『摸』起来。“咦?东东,这里怎么有个大洞。”

    赵东阳一愣,顺着侠女手指的地方看去,果然看见在锤头下方的位置有一个拳头大小的窟窿。

    赵东阳苦笑一声。“哎,没办法,这个就是因为没有收集到所有的算筹,这个窟窿就是缺少的9枚算筹位置。”

    “哦。”侠女点点头。“那这样不会有什么影响吧。”

    “怎么不会,这里少了算筹,阵法的威力就会大大下降,直接影响的就是锤子的攻击力,和耐久度,不过幸好缺少的不是锤柄,否则根本无法模拟出这个锤子的。”赵东阳无比郁闷道。

    仿佛看出赵东阳心中的想法,侠女走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东东,想开些,现在你的阵法再加上拟物,虽然还是打不赢我,但已经很不错啦,所以不要难过啦。”

    看着侠女一本正经的表情,赵东阳心中一阵的好笑,单纯的侠女居然懂得安慰人了,可自己难过吗?当然没有,能一次『性』收集到55枚意器级别的算筹,赵东阳高兴还来不及呢。

    不过毕竟侠女是一片好心,赵东阳笑了笑:“侠女放心好了,我没事。不过你真的认为我打不赢你?”

    “难道不是?”侠女眨着大眼睛认真的问。

    “哈哈哈……那我们再试试如何?”

    “好啊,这次我可要出全力了啊。”侠女拍手叫好,轻轻后侧一步摆好架式就要动手,可突然发现刚才还笑容满面的赵东阳突然变得一脸的凝重。

    “东东,你想到了什么?我们还要打吗?”侠女放下手,轻声问道。她以为赵东阳又想到了什么问题,这样的情况已经不是一次发生了。

    做个个噤声的手势,赵东阳小声道:“侠女,你有没有觉得哪里不对劲?”

    见赵东阳很认真,不像开玩笑的样子,侠女愣了一下,左右看了看,又仔细听了听。“没有啊,一切都很正常……”

    侠女的话还没说完,赵东阳就觉得好像整个世界都晃动了一下,紧跟着他就感觉好像坐上了导弹,身体被地面狠狠的抛向了旁边的墙壁。

    顾不上身体的疼痛,赵东阳奋力向侠女的方向看去,就见她不亏是武术高手,在刚才的晃动下居然还能通过几个跳跃稳住身体。

    震动也就发生在几秒钟的时间里,等赵东阳好容易从地面上站起来,一切又恢复了平静。

    “东东,刚才发生了什么事。”虽然没受到影响,但侠女还是被吓坏了,脸『色』惨白的问道。

    扶着墙壁站起来,赵东阳狠狠甩甩头让自己清醒一点,如果不是头上的十几条小方洪兽抵消了大部分冲击力,刚才和墙壁的碰撞就能让他脑袋开花。

    感觉稍微好了一点,赵东阳这才说:“我也不知道,只是刚才我突然感觉心猛地一紧,然后就发生了刚才的震动,也许……也许是地震吧。”

    “不对。”就在赵东阳已经可以混过去时,却被侠女一把扯住衣服。

    “侠女,你干什么啊,我现在头好晕,让我坐一下啦。”赵东阳几乎带着哭腔说。

    “不行,你有事瞒着我,如果是地震,地面应该是左右晃动,而不是上下晃动,刚才的晃动到底是什么?我知道你知道的。”侠女不依不饶的抓着赵东阳的衣服不放,赵东阳现在虽然得到意器境界大增,可在近身搏斗下差侠女还不是一两个数量级。

    这下倒出乎赵东阳意外,他国中有上过地理课,知道这个没什么,课没想到侠女居然也会懂得地震的特征。

    既然不让坐,赵东阳干脆用手勾住侠女的肩膀,靠着柔软的身体倒也很是惬意。回忆了一下刚才的情形,赵东阳发现还真是和侠女说得一样。『揉』了『揉』还有些发晕的头,赵东阳喃喃道:“那这样大的震动不是地震又是什么呢?”

    “你不是命师吗?批一卦不就知道了?”

    “对啊,都是你把我带坏,每天就是打啊杀啊的,我把老本行都要忘了。呵呵。”

    无视侠女杀人的眼光,赵东阳把算筹拿了出来。在刚才的晃动中,算筹又自动变成了开始的手杖模样。

    这还是赵东阳第一次用算筹起卦,所以内心多少有些兴奋。挑了9枚算筹,赵东阳默念黄卦总纲,在地面上布下一个“勘命局”。

本文网址:http://www.longtengshu.cn/book/0/346/22559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longtengshu.cn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