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灵异小说 > 神算天师 > 第五章 母子团聚

第五章 母子团聚

推荐阅读:流氓异界行大学流氓流氓公爵流氓足球经理爱情游戏:恋上一个流氓流氓大英雄流氓天下都市流氓将军重生之流氓少爷剩女撩人:狼君很流氓

    第五章 母子团聚

    一路的狂奔,赵东阳发现周围越来越熟悉,辨认了一下,竟然发现刚才离河中瀑竟然很近。

    按照刚才的卦象,赵东阳知道用不了多远就能看到米乐,不由放慢了脚步,虽然现在赵东阳自认功力大增,又有意器的帮忙,但他觉得小心为好。

    又向前走了大约100米,突然一阵隐约的吵闹声传进了耳朵。

    “小姐,请你让手下不要引暴炸弹,我儿子可能就在河里的某个地方。算我求你了好吗?”声音悦耳动听,可在话语里还带着一丝慈爱,让任何听到的人都是心头一软。

    可偏偏就有说不的人。“阿姨,我已经说过一次了,现在再重复一次,请你不要妨碍我们工作,你儿子是死是活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只知道这个工程如果不能完成的话,我会损失一个亿,如果你能付的起损失,我倒可以考虑一下停工。”声音同样好听,但这丝毫不带感情的话语让赵东阳的手不由攥的更紧了些,可是他并没有像刚才设计的那样冲了出去,而是神情有些痴呆的向前缓慢移动。

    这时又一个男生『插』了进来。“小乐,和她废什么话,把她绑起来不就完了?省得在这里碍事。”

    “呵呵,这个建议不错,可是我这个人很善良,下不了手啊。”

    “嘿嘿,这么简单的事还用浪费你那么宝贵的手?我让手下干就是了。”说着就听此人吆喝了几声。“小六,小五,给我把这个女人捆起来,嘿嘿,她可是风水高手的家人,你们可以捆紧些啊。”

    “是,少爷你就放心吧。”

    “你们,你们简直连畜生,放开我。”

    侠女一直在静静的听着,她在刚才赵东阳把对讲机砸碎的时候就知道那个说话的人就是赵东阳一直念叨的仇人,开始她还有些同情这个听起来声音甜美的女生,可刚才的一番吵闹,让她彻底放弃了这个想法。

    眼看那个声音甜美的善良阿姨就要遭毒手,可为什么东东还不动手啊。看了眼旁边还在发傻的赵东阳,侠女再也忍不住了,就在她想要亲自动手的时候。就听刚才还是一副痴呆模样的赵东阳,突然高喊了一声:“老妈,我来啦。”

    “老妈?”冲了一步的侠女突然愣住了,“我肯定没听错,东东叫老妈,难不成那个阿姨是东东的妈妈?”

    念头一闪之间,赵东阳已经和一支利箭一样飞了出去。

    侠女猜的没错,那个和米乐吵架的人正是赵东阳的妈妈于兰。

    原来在赵东阳被困山洞不久,假期就来了,于兰一心盼着儿子回来,和一连十几天过去了,眼看就到了除夕,还是没看到儿子的身影,而且同时她还从小胖那里得知,赵东阳已经失踪快一个月了。

    于兰当下就催赵东阳的爸爸去学校看下,可老赵居然在卜了一卦后,以儿子会大吉大利的理由坚决反对去学校。

    于兰当即大怒,和老公吵了一架后,只身踏上了寻子道路。

    就于兰到达学校的第三天,通过金钱和人际关系终于打听到了赵东阳最后出现的地方是河中瀑,而且更是听说了关于河中瀑修建水库的事情。

    一番分析后,于兰马上认定赵东阳的失踪一定和水库工程有关,虽然猜不到是米乐下的毒手,但她知道赵东阳一定凶多吉少。

    到了现在,任何金钱和关系都失去了作用,于兰唯有凭借一颗慈母之心每天来河中瀑这里等待儿子出现,而在今天,正好碰上了想用炸『药』解决水库地势问题的米乐。

    于兰怎么也没想到,面前这个漂亮的女生竟然如此歹毒,居然会叫人对她一个女子下手,看着几个五大三粗的大汉就要冲上来动手,于兰几乎已经绝望的时候,她竟然听到一声期盼了多少天的声音。

    “老妈,我来啦。”

    赵东阳简直太激动了,刚才听到吵闹声的时候,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等他一旦确定真的是自己的母亲的声音,激动和愤怒的混合下,一上来他就用上了自己最强的招数。

    “离魂阵,定。”55枚算筹分成四组,毫无意外的『射』进了于兰身边的四人身体里。

    算筹上所附带着的强大“意”力哪里是普通人能经受住的,几乎在同时,四人的脑神经在强烈的刺激下完全被摧毁,不同与刚才车主的昏『迷』,四人的后果是直接的脑死亡,就算最后被勉强接好,也只能以植物人过完余生了。

    一旦解决掉了母亲的危机,赵东阳目光在米乐以及她身后一个瘦高、英俊的男生身上扫视了一下,然后才走到了母亲的跟前。

    “老妈,我是不是做梦啊,你怎么会在这里?”

    于兰看着突然冒出来的儿子,泪水早已涌出了眼眶,看着活蹦『乱』跳的赵东阳,她突然想起临走时老公说过的话:我保证咱们的儿子一定没事,如果我有说错,等你回来我做你儿子。

    “看来老公家传的相学还真的有点门道。”一边想,一边激动的抚『摸』着赵东阳的头。“东阳,你……你怎么一下变的这么厉害,还有你怎么瘦了好多啊,告诉妈妈,这些天是不是吃了好多苦。”

    “呵呵,说来话就长了,等我们回去我和详细讲。”母亲温暖的抚『摸』下,赵东阳觉得几十天来鬼都不如的日子根本算不了什么。“老妈,你还没告诉我,你怎么会在这里啊,难道你的公司不管了吗?”

    “还不是因为你这个小畜生。”于兰在赵东阳脑袋上轻拍了一下,温怒道:“再说你老妈我难道就那么势力?好像被你一说我只知道钱似的。”

    “嘿嘿,有时候真的有点啦。”赵东阳闪开于兰又拍下的巴掌。“老妈,等下我给你介绍个人认识,不过不要多问,我过后自然会给你解释,你就当她是自己的女儿吧。”

    似笑非笑的看着赵东阳,于兰道:“东阳,不会是你的女朋友吧,人在哪呢?张的好不好看?人品怎么样?和你是同学吗?对你好不好?……”

    “好啦老妈,不是你想的啦。”赵东阳赶忙制止住老妈无休止的提问,难道女人的问题总是这么多吗?长吸了一口气,赵东阳决定还是和老妈透『露』一点侠女的秘密,虽然她古人的身份太匪夷所思,但比被当成自己的女友还是要好点。组织了一下语言,赵东阳这才道:“老妈,其实……”

    就在这个时候,赵东阳脑中又自动出现了一幅奇怪的画面,就见一道绿光直『射』向自己。

    而与此同时,侠女的声音也响起:“东东,小心。”

    比任何时候都从容,赵东阳几乎是用慢动作把手上的算筹幻化出一个想像中的盾牌,然后用同样慢的速度挡在身后,而做完这一切又过了两秒钟,那道早就恭候多时的绿光这才从米乐的袖口里『射』出来。

    而这时,侠女也从树林里飞到了赵东阳身边。

    漫不经心的吹了下算筹盾上冒起的青烟,赵东阳哼了一声,看了看米乐。“嘿嘿,等下我再和你算帐。”

    转过头又笑笑道:“老妈,侠女,来来,我给你们介绍。”说着一指于兰道:“这个是我老妈,你就当自己妈妈好了。”说完又转过身指着侠女道:“这个是……夏雨,不过你也可以叫她侠女,是我刚认的妹妹。”

    于兰从侠女刚才跳出来,眼睛就没眨过,虽然她自己年轻时候也是不可多得的美女,但她还是为侠女的天生丽质而震撼了,眼神中闪过一声惊艳的亮光,于兰看了看赵东阳,做了个原来如此的表情,立刻恢复了正常。

    “是侠女啊,快让阿姨看看,张的真漂亮,我看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漂亮的女生呢,呵呵。”说着伸手就要去拉侠女的手,可哪知后者却“啊”的的叫了一声,一下藏到了赵东阳背后,紧抓着赵东阳的衣服,畏生生的道:“东东,我害怕。”

    赵东阳一愣,马上明白侠女是因为重生后再没见过别的生人才会这样。用手拍了拍侠女的后背,然后将她揽进怀里。“侠女,不要害怕,这是我的妈妈,以后也就是你的妈妈了,她的人很好的,来,叫声妈妈。”

    侠女紧紧的依偎在赵东阳的怀里,微微的抬起目光,可马上又垂下,可于兰那充满慈爱的眼神还是让她心头一震。鼓起勇气,侠女再次把头抬起,小嘴张了张,却终究没喊出那句话。

    “呵呵,东阳,不要难为侠女了。”于兰话虽如此,心里却有一点失望,其实在她第一眼看到侠女就喜欢上这个美丽的女生,而且加上看到和赵东阳的亲密动作,于兰早自主的在心里已经认下了这个女儿。“东阳,我不想在这里呆着了,我们回去吧,正好也把找到你的消息告诉你爸爸。”

    “好的。”赵东阳迟疑了一下,“你们去前面等我一下,我有点事和这位小姐处理一下,马上去找你。”

    于兰一愣,诧异的看了一眼赵东阳,又看了看早已脸『色』惨白的米乐,终于意识到了什么。联系到刚才赵东阳出手时的威力,于兰看了下旁边地上的四个大汉,有些不放心的道:“那我们就去前面等你,东阳,不要太过分。”

    “好了,我知道啦。”赵东阳说着把于兰和侠女向前推去。

    “姑娘等等我。”就在于兰和侠女刚要离开的时候,奇怪的一幕发生了。就见刚才在米乐身后的年轻人,竟然丢下米乐向侠女跑去,脸上激动的表情仍谁都能看出他对侠女动心了。

    “夏姑娘,我叫黄卓,能不能和你交个朋友。”

    侠女被吓了一跳,但等看清来人,不由为这个帅气的年轻人吸引住了眼睛。

    黄卓哪能看不出来,心头一热,马上道:“夏姑娘,我完全是出于真心的,从刚才第一眼见到你,我就被你的美貌征服。请一定不要拒绝我。”

    “可我马上要离开这里了啊。”

    “没关系,你到哪里我就跟到哪里?”

    “这样啊。”侠女不由看了眼旁边的赵东阳,却发现他正笑眯眯的点点头。“那随便你啦。”

    黄卓顿时心花怒放,头也不回的跟着在了侠女的身后。

    赵东阳心里那个乐啊,他刚才就在考虑如何同时对付米乐和这个男生,因为他刚才已经隐约感觉到,这个男生有可能也是个风水师,但他怎么也没想到侠女居然帮他解决了这个问题。

    看着已经走远的侠女他们,赵东阳终于把目光落在了米乐身上。

    “米小姐,我们之间的恩怨是不是该了结一下了?”说着,赵东阳一步一步的向米乐走了过去。

    “你……你不要过来。”米乐说着,同时袖口一抬,又是一道绿光『射』向赵东阳,但结果却和上次一样,又被赵东阳手中奇怪的盾牌轻松化解掉了。

    米乐彻底失望了,引以自傲的道源枪被赵东阳接连轻松破掉,米乐的大脑已经停止了思考,甚至连逃跑也忘记了。心里只是一个劲的对自己说:“不可能,一定是偶然,一定是他碰巧的。”她怎么也想不通本以为淹死在河里的赵东阳居然又活生生的站在了自己面前,更为可怕的是居然用了不知道什么东西,轻易就挡下了自己的道源神枪,在她的观念里,这简直是不可能的,就连爷爷面对道源枪也只能躲闪。

    而最让她感到心痛的是,一直苦苦追求自己的黄卓,居然为了一个女人看也不看自己一眼就走掉,接连二三的打击,对于米乐这种平时骄横惯的大家小姐,如何能受得了,看着头发篷『乱』的赵东阳渐渐的走近,米乐再也控制不住,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来吧,你来吧,把我杀了吧,反正没有人关心,没有人理我,我已经不想活了。”

    这一下可让赵东阳大感意外,本来他以为一上来两人就是一番恶斗,算筹早已经在手里捏了多时,可等来的却是米乐瀑布一样的泪水。

    一时间,赵东阳心头一软,心想:“要不放过她算了,毕竟是个小女生。”

    但他紧跟着又想起在山洞里几十天暗无天日的生活,平时令人作呕的老鼠居然都便成了自己唯一的美食,顿时心又硬了下来。“不要哭了。”赵东阳一声怒吼。

    “出招吧,用你袖子你的绿火,或者随便什么招数,随便你。”

    “我为什么要听你,我偏不,我偏不出手,你要是忍心就杀了我,我要让你因为杀了一个没有还手之力的女生而内疚一辈子。”米乐用手背抹着泪水喊道。

    “真是个阴险的家伙,居然懂得利用我的同情心,可这次要让你失望了。”赵东阳心里想着,不由一阵的冷笑。“嘿嘿,我再问你一次,你真的不出手?”

    “不出,不出,就是不出。”米乐说完干脆闭上了眼睛,摆出一副任你摆布的样子。

    “嘿嘿,那你可不要后悔。”最后一个“悔”字,赵东阳低沉的声音已经变成怒吼,就见他把手中的算筹结成一个奇怪的圆桶,然后猛地喝了声:“爆!”

    就见那圆桶突然一转,然后就像机枪扫『射』一样,55枚算筹犹如55枚子弹,接连不断的『射』向了米乐,仅仅十几秒时间,所有的算筹就全部『射』出。

    就在赵东阳喊出声音的时候,米乐还是把眼睛睁开了一条缝,可当看到连成一线的算筹就像一道激光一样『射』向自己,不由“啊呀”一声惊叫,眼睛也不由的瞪大。而再想躲已经晚了。

    算筹一瞬间已经『射』了过来,而再看米乐,身体居然一点伤也没有,但身上本来就不多的衣服,却被呼啸而过的算筹撕开一条长长的口子,上身大半个身体都『露』了出来。

    “你……”米乐说什么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双手捂着胸口的她又羞又恼,本已止住的泪水又流了出来。吼道:“你是个小人。”

    “嘿嘿,就算我是个小人,也比你这种道貌岸然的人要强,今天老子心情好,不杀你,可我把你拔光,让你也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说话间,赵东阳抬手对着空中招了招手,所有的算筹一下收回手里,又结成了圆桶模样的东西。

    “小朋友,得饶人处且扰人,她已经知道错了,你就放她一马吧。”就在赵东阳刚要再次『射』出算筹时,突然在他身后传来一个平和、厚重的声音,把赵东阳吓了一跳,不由自主的向前猛冲几步,这才扭身看去。就见不远处,一个银须飘摆的老者正站在那里,仅仅离他刚才站立的地方只有几米远。

    赵东阳顿时冒出一身的冷汗,这个老者什么时候站在身后的竟然一点也不知道。“如果刚才他在背后偷袭自己的话?”赵东阳不敢往后想了。

    “你是谁?”赵东阳谨惕的问,同时把手中的圆筒对准了老者。

    “爷爷,小心,他那个东西很厉害的。”在赵东阳惊讶的眼神中,米乐竟然从身后扑进了老者的怀里。

    来者正是米乐的爷爷米中航。

    原来早在赵东阳刚失踪没几天,几乎所有有名的风水师家都收到一个消息,谁要将水库的问题解决,就能得到一个风水法宝,而更有传言说,那个法宝竟是套意器。

    这个消息顿时在风水界掀起轩然大波,但凡有点实力的风水师谁不想拥有传说中的意器,如果消息属实,那一旦谁得到意器,绝对会功力、名声都有大幅提高,与之而来的便是金钱和地位。

    正是由于这个原因,所有受到消息的风水师家都派出了人手,连米家这样向来清高的世家都不能免俗,在出动米风、米云无果后,米乐也不甘寂寞的私自参与进来,更是想到用炸『药』解决问题。

    在得到这个消息后,米中航大惊失『色』,这才亲自出马赶到了河中瀑。

    看着小孙女虽然胡闹任『性』,但却如此关心自己,米中航再有满腔怒火却发不出来。冷冷的哼了一声道:“哼,这下你知道世上还有高人在了吧,怎么样?吃亏的滋味如何?”说完,老者对着身后的树林里轻声喝道:“都出来吧!”

    话音刚落,树林之中一阵响动,两个身手敏捷的中年人跳了出来。

    “爸爸?叔叔?你们怎么都来了?”

    “还不是因为你这个捣蛋鬼,居然想把河道炸塌,不是你叔叔发现的及时,你可就闯了大祸了。”其中一个微胖的中年人神『色』严厉的说,可语气中却透着一丝慈爱和关心。

    “人家也是想为家里办点事吗!”

    “好了,家里的事等回去再说。”老者把手一摆,顿时所有人都安静下来,老者这才把目光又落到赵东阳身上。

    “小朋友,老朽想和你讨个面子,米乐是我的孙女,我不知道你们中间有什么误会,但刚才的事我都看到了,你把她一个女生打成这样,什么仇也该报了吧,我看就怎么算了如何?”

    赵东阳没有立即回答,但在心里已经同意了这个建议,他知道今天有米乐的爷爷和家人在,自己无论如何无法报仇了,况且确实如米乐爷爷所说,赵东阳在刚才把米乐的衣服撕开,气已经消了一大半。

    可就在赵东阳考虑如何措辞答复时,一直盯着他的米乐突然哼了一声。“哼,真不知道你还想什么,还不赶紧向我道歉,再晚点小心我爷爷发了脾气,把你的玄功废掉。”

    此话一出,在场的所有人均是脸『色』大变,米中航更是大喝道:“给我闭嘴。”

    再看赵东阳,脸『色』阴晴不定的变化几次,看着有持无恐的米乐,赵东阳再也忍不住,怒吼一声:“那我就看看你是怎么废掉我的玄功的。”

    说着,赵东阳把一直抓着的算筹结成圆筒猛地举到身前,再没一点容情的向米乐『射』去。

    内力全力催动下,算筹也好像感受到了赵东阳的愤怒,竟然比刚才的速度还要快上许多。

    米乐的叔叔米云见状,忙喊道:“手下留情。”却已经晚了,眼看比子弹还快的算筹排成一线『射』向米中航怀里的米乐,米云也不顾自己的势力如何,飞身向算筹扑来,同时右手一抖,一把橙黄『色』的桃木剑出现在了手中。“甘阳阵,给我开。”

    在米云认为,面前的赵东阳出手怪异,而且身上并没有太多风水师的感觉,能有这样的奇怪的攻击,一定是借助了现代化的工具。可是他想错了,就在桃木剑和算筹的接触的一刹那。

    55枚算筹竟然一下子在空中停顿下来,然后一枚枚瞬间连接在一起,结成一条长长的算筹链,而更恐怖的是,这条链子仿佛有生命一样,以桃木剑为中心竟然缠到了米云身上。

    顿时,米云人便从半空中掉了下来,手中的桃木剑也跌在了一旁。

    赵东阳心中大快,刚才米乐的一句话将他的豪气激出,见只一招就将米云制服,更是一发不可收拾,狂笑道:“哈哈哈……来啊,我看你怎么把我赵东阳的玄功废掉。”

    “什么?”除了地上的米云,在场所有人都同时叫了出来。“你就是赵东阳?”

    三个声音同时提问,声势真是不同反响,赵东阳被吓了一跳,顾不上再发飙,奇怪的道:“我……我就是赵东阳?难道我们认识?”

    赵东阳知道自己自从开始研究风水,实在太专著,刚刚20岁的人居然有健忘症一样,经常丢三落四。

    “不,不,我们虽然不认识,但我听说过你的名字,但至于为什么你就不要问了。”

    “哦!”赵东阳随口答应了一声,他才懒得知道为什么会听说过自己。不过好歹人家认识自己,那看来这场架打不成了,虽然过程赵东阳觉得很享受。

    “好吧,既然如此,那我就尊一会老,给老爷爷你一个面子,不和米乐计较了。”说完故意很潇洒的轻轻挥了挥手,米云身上的算筹自动飞回到了赵东阳手里。

    “那么,没什么事,我要告辞了,我妈妈还在前面等我。”

    “等一下,我有件事和你说。”

    “说什么?”赵东阳回头看去,竟然发现米乐的爷爷小跑着走了过来,还一脸的神秘的把自己拉到了一边。

本文网址:http://www.longtengshu.cn/book/0/346/22559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longtengshu.cn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