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书 > 灵异小说 > 神算天师 > 第六章 见面礼

第六章 见面礼

推荐阅读:神级小卖部一念永恒超品相师美食供应商银狐大主宰玄界之门龙王传说圣墟全职法师

    第六章 见面礼

    “你说什么,不行,不行,我绝对不同意。”

    “啊,有这样的事?那……那我考虑一下。”

    米乐在一旁站着,看着爷爷和赵东阳两个人嘀嘀咕咕不知道说些什么,爷爷的声音很低一句也听不清,反而是赵东阳一惊一乍的,而且两个人说话时总有意无意的看过来,米乐怎么觉得两个人没按什么好心。

    足足过了十分钟,米中航和赵东阳才同时爆发出一阵笑声,然后就听米中航道:“哈哈哈……那就这么决定了,真是英雄出少年啊。”

    “呵呵,没什么的,不过老先生答应的话可要记得啊。”

    “没问题。”米中航一摆手,拉着赵东阳走了米乐近前。

    “乐乐,这次不要再任『性』了,来,你们以后就是室友了,有什么事就多担待吧,握个手吧。”

    “哦!”米乐想也没想答应一声,其实她在刚才也有意识到自己说错话,要是真的被赵东阳记恨,她还是有些害怕的,所以正好借这个机会能解决这件事最好。

    就在她听话的伸出手时,突然意识到什么猛地又收回。“爷爷,你刚才说什么?我们以后就是室友?你……你没有搞错吧。”

    “呵呵,当然没有,难道忘记你答应过我要保护赵东阳?住在一个寝室可是最容易了。”

    “可是……可是……”米乐连着几个可是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她觉得事情太过荒唐了,不由求助似的看向了父亲和叔叔,哪知两人竟然很有默契的别过头去。

    “爷爷,说什么我也不会和他一个寝室。”

    “乐乐。”米中航马上把脸沉了下来。“这次你私自来这里炸毁河道,给家族带来多大的损失你知不知道,如果你不听话,现在你就跟我回去,罚你不准出门,不准你进行一切娱乐活动,给我好好学习风水,然后去做风水师赚钱去。”米中航说完,直直的盯着米乐。

    “爷爷,你不会这样做的,一定是这个坏蛋教你的。”米乐控制不住眼泪又流了下来。

    不带任何表情,米中航说:“没有,是我自己决定的,你不要再说了,就这么两条路,你选哪条。”

    “我……我……”米乐的眼睛都快要鼓了出来,有心拒绝,可一想到修女一般的生活,米乐又退缩了,她知道爷爷既然能说得出,绝对能做的到。突然,他猛地想到一个问题,米乐含着泪花笑了。“好,我同意做赵东阳的室友,可问题的关键我是女生啊,怎么才能住进男生宿舍,就算我要乔装也扮不像啊。”米乐说着,把饱满的胸脯故意在赵东阳眼前挺了挺,那意思很明显:“哼,看你能怎么样。”

    “这个啊,不用你担心,我已经替你想好了,来把这个带上。”米中航说着从怀里掏出一个项链一样的东西,递给了米乐。

    “啊,是‘千变’,爷爷你怎么可以……”米乐终于绝望了,没想到为了一个陌生人,爷爷竟然拿出家传的绝世宝贝,这可是在此之前,米乐求过多少次都没借来的宝贝了。

    “千变”,就像赵东阳手里的定心针,是米家的传家之宝,也正是由于这个宝贝,米家才能在风水界傲然百年而不倒。它的最大特点在于可以根据佩带者的想法而改变环境或者特定事物的外观,虽然只是幻想,但对于风水布置却是再好不过的帮手,因为只要把想要达到的风水布局想出来,照着去做就是了。

    米乐看着手中的“千变”终于明白爷爷是铁了心了,颤抖著戴在脖子上,众人就感觉眼前一花,一个英俊帅气的男生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爷爷,你好狠心?我恨你。”米乐把头一扭,扑到旁边的树上呜呜的哭了起来。虽然外表和声音已经都是男生,可动作还是女『性』化十足,把一旁的赵东阳看的寒『毛』不由竖了起来。

    轻轻摇摇头,米中航知道不能一味的强硬,『摸』了『摸』米乐的头发柔声道:“乐乐,只要你出『色』的完成这次任务,我就把‘千变’送给你,这下可以了吧?”

    “真的?”米乐立了停止了哭泣,满脸热情的看着米中航。

    “呵呵,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快去吧,别让赵东阳等急了啊,记得常给家里打电话。”

    看着米乐和赵东阳的背影渐渐消失,一直没说话的米风终于开口了。“父亲,为什么一定要让乐乐和赵东阳同寝室,而且……而且让乐乐保护他是不是……”

    “你是说乐乐连赵东阳都打不赢,还怎么保护是吧。”

    “没错,我也很奇怪。”一旁的米云接口道。

    “呵呵,难为你们都是几十岁的人了,难道为了达到目的就一定要动武吗?如果是你要对付赵东阳,你觉得什么办法最好?”

    米云低头想了想,“动武我绝对不是他的对手,如果用计谋还有可能,但从刚才赵东阳的表现,他绝对是个聪明的人,那……”说到这,米云猛地抬起头道:“用美人计,他现在正是血气方刚,一定难以抵挡女『色』的诱『惑』。”

    赞许的点点头,米中航道:“没错,这也正是我担心的。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但国外势力确实对赵东阳已经开始动手,我绝容许任何意外发生。”说到这,米中航好像决定自己口气有些重,不由笑了笑。“嘿,不过究竟是年轻人好骗,我对他讲,因为有国外势力要对米乐动手,所以想隐藏在他的身边,而且还可以有他的照应,呵呵,没想到他居然同意了。”

    “什么?”米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向来严肃的父亲居然会玩出这样的花样。“父亲,这……这不会被他们识破吧。”

    “当然不会,我告诉赵东阳因为乐乐的脾气倔强,所以千万不要告诉她是保护她,而你认为按照乐乐的『性』格会向一个打赢自己的人说保护他吗?”

    “阴险,简直太阴险了。”米风和米云心里只有这个念头,他们才发现和父亲比起来差太远了。

    怀着无比尊敬的心情,米云问:“父亲,那你是怎么让赵东阳同意保护乐乐呢?我看他们好像互相很有矛盾啊。”

    “呵呵,这个太简单了,这个又不是什么原则问题,所以我也用最简单的办法了。”

    “是什么?”米风和米云兄弟俩齐声问道,他们说什么也要把这招最关键的招数学会。

    米中航高深莫测的一笑。“嘿,这个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我用50万把他买通了。”

    “这……”米氏兄弟顿时绝倒。

    赵东阳这时已经和于兰、侠女还有变成男生的米乐坐上了返城的车,而在他们乘坐的公车之后,还有那位米乐的前任男友黄卓,不过他现在扮演的身份却是侠女的追求者。

    坐在公车上,赵东阳向母亲讲述着这几十天的经历,只不过把侠女的身份换成了一个偶遇的孤儿。

    为了不吓着老妈,赵东阳故意显得很平静,可在他的内心却早已乐开了花,他觉得这次自己可赚翻了,没想到一从山洞出来就大大的羞辱了一番仇人米乐,而且竟然还从她身上狠狠的赚了一笔,要知道那可是50万啊,赵东阳可从来没一次『性』赚到这么多,而他付出的紧紧不过是在关键时候替米乐掩饰一下身份而已。

    在夜幕降临前,赵东阳一行回到他阔别已久的城市,虽然他一再挽留母亲留下,但于兰却以出来时间太久,挂念老赵为由坚持要搭当晚的车回去。

    “老妈,我就不陪你回去了,因为我还要补上这段时间拉下的课,而且我想趁这个假期打份工,好在社会里锻炼一下自己。”

    看着半年不到又长高不少的赵东阳,于兰深深的感到儿子长大了。“东阳,那我也就不勉强你了,不过一点要注意身体,不要为了赚几个钱累到自己,赚不到也没关系,缺钱就和妈说。”她哪里知道,现在她的儿子已经是几十万的小富翁了。

    送走了母亲,又甩开了烦人的黄卓,赵东阳想到学校已经放了假,一个人住寝室也没什么意思,所以先去银行取了几万块做零用,便和侠女、米乐来到在一家五星级宾馆。

    “你们两个先在这里住下,我出去办点事,很快就会回来的。”

    “东东,你可以快点回来啊。”在侠女的嘱托中,赵东阳走出了宾馆,他知道在山洞中的一个多月时间已经耽误了很多事,唯有趁现在放假的时候都赶回来,而他现在首要办的事就是解决侠女的身份问题,最好的方法莫过于通过校长让侠女成为一名学生,这样一来,一切问题都应刃而解,最妙的是自己也可以照顾到她了。

    轻车熟路的来到校长的小院前,赵东阳马上发现校长的家和上次来时已经有明显的不同,就见在原本孤零零的小楼旁边,又多出了一个精致的游泳池,而在另一边小楼的顶端,一根像日本鲤鱼旗一样的东西高高的『插』在上面,而区别在于,上面的饰物换成了一条金光闪闪的飞龙。

    赵东阳在这一刻,马上回想起自己在给校长看过阳宅后说过的风水格局,本是“白虎探头”的风水,经过这样一变成为了“青龙探爪”,阳宅的运势一下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这正应了《参神通赞》总纲中的那句话,“合则正而势则平,局之稳而太平生。”

    等赵东阳不由自主的在心里念出这句话,他也笑了出来,这时他才发现,在这几十天的山洞生涯中,每天挣扎在生存和死亡之间,妖兽、饮食让他疲于奔命,还要和武功高手侠女研究算筹的奥妙,他几乎都忘了自己是一名风水相士,而就在刚才这一刻,完全出于习惯的思维终于让他感到到那个风水师赵东阳终于回来了。

    轻轻的敲了几下门,赵东阳脑中立刻闪出校长推门出来的画面。

    “是哪位?”

    “是我!赵东阳?”

    “赵先生?”门那边立刻传来校长惊讶的声音,紧跟着门像被撞开一样,校长从门里冲了出来。

    “哈哈哈……真的是赵先生,我还以为自己在做梦,快,快往里请。”

    看着激动的校长,赵东阳心里流过一丝暖意,“原来还是有人关心我?”

    校长夫人奉上茶,赵东阳和校长在书房里落座。

    “赵先生,你这一个多月去哪里了,没有你在身边,我干什么都觉得没意思,有人传言你糟了不幸,我打死也不相信,还和造谣的人吵过好几架,这下好了,这下好了,你回来什么问题都解决了。”校长紧拉着赵东阳的手感概着,说到动情处,竟然还挤出了几滴老泪。

    “呵呵,我这不是回来了吗,别这样,是不是又碰到了什么难题?”

    “没,没有,这段时间一切基本都很顺利,我按你的话把房子重新装修,还把我那个小畜生也赶出了家门,没想到啊,真的和你预测的一样,不仅我最近事事顺利,而且我的三公子居然也改了『性』,听我雇佣的侦探说,他已经找到了一份工作,而且还干的不错。”

    “那不错啊,真替你高兴,对了,我的成绩……”赵东阳突然想到现在应该已经是假期,所有考试都没参加,该不会要留级吧。

    哪知校长轻松一笑:“哈哈哈……放心好了,难道你这个也不放心我?我已经给你按特优生的待遇,直接免考,而且不出意外,明年的奖学金也会有你一份。”

    “这……这会不会太过分吧,让别人知道我怕是不是对校长有不好的影响?”

    “呵呵,你放心好了,赵先生,我不是夸口,在学校我就是老大,况且这样的事对我来说根本不是什么事,我已经和你们系主任打好了招呼,以后每学期的奖学金都是你的。”

    看校长信誓旦旦的样子,赵东阳一笑了之,不想再为这些小事浪费时间。想到这,见校长说完,赵东阳笑道:“校长这一个多月学校没有发生什么大事吧?”

    “大事”校长想了一下。“大师倒没有,就是从你突然消失,我心里一下就像没了底,做什么事也没把握,总觉得要你亲自算过才放心,这下好了,你回来又可以帮我了。”

    赵东阳点点头,从校长真诚的目光他知道说得都是事实,如果现在能趁热打铁,一定能在他身上恨赚一把,可赵东阳却没这么做。

    “校长,你这样可是有些不对头啊。”

    “嗯?”校长一愣,忙道:“这话怎么讲?”

    “校长,你能信我和我的风水我很高兴,但你现在已经不是简单的相信,而成了依赖。做了这么久的朋友,我可以和你说句实话,关于我自己的任何事情,我从来不用卦象解决?”

    “为……为什么?哦,我明白了,是不是因为算自己会不准?”

    “错,我对自己的相术还是非常有信心的,但就因为太准,所以我才从来不替自己卜卦,因为我更喜欢用自己的实力去挑战未知的将来。”见校长一脸的『迷』『惑』,赵东阳笑了笑。“呵呵,我知道你一下不能理解,我这么说吧,就好像校长如果买了注**彩而又刚好中了头奖你会有什么感觉?”

    “当然是非常兴奋啦,很可能连觉都睡不着,嘿嘿。”校长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完全没错,任何人都会很兴奋,甚至是狂喜,但如果换一种假设,要是我提前算出了**彩的号码,然后告诉你去买了,一样中头奖,那你会怎样?还会那样兴奋吗?”

    “这……”校长一下呆住了。

    有着丰富人生经验的校长,在慢慢冷静下来后,怎么能不明白赵东阳的话,伸手掏出支烟点上,猛吸了两口这才说:“赵先生,我明白了你的意思了,人生的意义就在于它的未知和不确定『性』,如果一切都已经知道,那就失去了他的意义。”

    “哈哈哈……太对了。”赵东阳赞许的点点头。“校长你好高明啊,这可是我想了好久才悟出的道理。”

    “嘿嘿。”校长被夸的有些不好意思。“赵先生,虽然话这么说没错,可是如果从另一个角度讲,如果你真的可以算出**彩的号码,我想你给一万个人让他们选择,我保证他们还是会选择你告诉他,毕竟那个结果对任何人的诱『惑』都太大了。”

    “是啊。”赵东阳叹了口气。“追求单纯的结果,和体验其中的过程的快乐,这两者本身就太矛盾,所以我到现在才明白,为什么风水师总爱说天机不可泄『露』,就算人家再怎么追问也不会说。现在想想,这是为了他们好,如果把一个人一生的流年都测出来,我估计这个非但不会快乐,可能连『自杀』的心都有了。一个没有期待的人生还会有意思吗?”

    校长不由一愣,他还是第一次听赵东阳如此透彻的和他谈过属于风水的哲理,可他究竟不是风水师,道理虽然听得懂,但却没有赵东阳想的那样深刻。

    “呵呵,赵先生,这么深刻的道理我可听不懂,我只知道活得能快乐就行,有烟抽,有钱赚,家人平安,我已经足够了,不过我明白你的好意,以后我会尽量少依赖风水的。”

    赵东阳点点头,他知道虽然今天以后校长求卦的次数绝对会减少,但两人之间的关系却加深了。

    果然,在出来时,校长仅仅迟疑了一下,便满口应承下来。“放心吧,赵先生,这点事还难不住我,你直接让你的朋友来上学就好了,至于户籍方面,我托我『政府』里朋友帮你搞掂。”

    “那我先提前谢谢校长了。”

    “哈哈……和我还见外,你们之间还用说谢谢吗?对了,你那个朋友有没有喜欢的专业,我好帮他安排。”

    “专业?”赵东阳有些傻了眼,他还真不知道侠女到底哪方面比较擅长,有心让她和自己学计算机,但对于一个古人实在太难,而单以她的身体条件来讲,去搞体育一定弄几个世界冠军回来没一点问题,但这却是赵东阳最不愿意看到的,因为毕竟侠女身份不明,只要一查就都是问题,还是低调点的好。

    想到这,赵东阳猛地想到田雅丽,顿时有了主意。“校长,我想好了,让她去中文系吧,我这个朋友的古文可是很厉害的喔。”

    “哈哈哈……随便随便,你决定下来那我明天就去安排。”

    虽然还想和校长多聊一会,千头万绪的事情太多,赵东阳不得不向校长告辞了。

    在送赵东阳出去的时候,校长犹豫了一下又把赵东阳叫住。“赵先生,其实有件事我刚才就想和你说,但一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但想来想去,觉得还是实话实说,就算你骂我,我也认了。”

    “怎么会,我是那样的人吗?”赵东阳笑着说。

    “呵,是这样的,还记得在你失踪前我答应过你的一亿块吗?就是解决水库的酬金?”

    赵东阳顿时心头一跳,其实这也正是他一直想问的。“当然记得,有什么问题吗?”

    校长苦笑了一下,有些无奈的说:“我恐怕要爽约了,不光我无法给你那一亿,就连我的一亿也没了?”

    “为什么?难道水库不建了吗?”赵东阳不由吸了口冷气,毕竟是两亿的从眼前飞过,就算他境界再高也难再保持冷静,何况他最近的目标可是要做一个俗人。

    “水库还是要建,但说起来惭愧,连我这当事人都弄不清为什么,只是我知道,不光我的钱没有了,就连佟凯的十亿都缩了水,变成了五亿。按照我的经验推测,这一定是大卫直接找到了『政府』的高层,因为我和佟凯等几个当事人都接到了『政府』的文件,这个水库建设已经被划为市政工程了。”

    “我草!”赵东阳不由的骂了一句,要是真的有文件下达,那校长推测的可能就是事实。可赵东阳马上又想到个问题,问道:“可水库的隐患不是仍然还存在吗?而且我亲眼见到有人将河中瀑的河道炸开,现在那里的格局变得更加复杂,难道市『政府』有办法解决?”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但是我听说,有人以某种宝物作为奖励,招募能人解决这个问题,我想这个招募者一定和『政府』高层有关。”

    “原来是这样!”赵东阳脑中顿时闪过米乐的形象,像她那种家庭背景,还会作出炸开河道这么奇怪的事,一定就是为了那个宝物。

    相通这个关节,赵东阳竟然笑了出来。“想招募风水师解决水库的隐患?难道还有我这个在河道下面呆过的人了解那里的情况吗?嘿嘿,这个宝物我要定了,但钱我一样想要。”

    想到这,赵东阳拍了拍校长的肩膀。“校长你放心好了,我自然有办法让『政府』把这块肥肉给我吐出来,你就等着看好戏吧。”

    “真的?”校长眼前一亮,急忙问道:“赵先生你难道有把握处理好水库的隐患?”

    “呵呵,虽然没有,但难道我这一个月会白白浪费啊。”赵东阳说着对着校长眨眨眼睛。

    “哦!”校长做了个原来如此的表情,好像怕人听到似的,压低声音道:“赵先生,那我可就等你的好消息了,如果能成功,到时候可别忘了我啊。”

    “放心吧,忘了谁也不会忘记校长的。”大大的一记定心丸抛过去,赵东阳又问了一些细节,这才告辞离去。

本文网址:http://www.longtengshu.cn/book/0/346/22559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longtengshu.cn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