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书 > 灵异小说 > 神算天师 > 第七章 东瀛美女

第七章 东瀛美女

推荐阅读:银狐天神诀神级小卖部超品相师美食供应商龙王传说一念永恒玄界之门大主宰全职法师

    第七章 东瀛美女

    坐在记程车上,赵东阳想到今晚不仅把侠女的身份问题解决掉,而且还打听到有关水库的事,正是不虚此行,但如何解决水库的问题,却要仔细考虑一下才行,对于如何解决水库的隐患,赵东阳有信心自己可以做到,毕竟在山洞中的一个多月不是白费的,但他不敢保证有没有其他风水师也能做到这一点。而且更为关键的是如何才能抢在其他人前面,还要兼顾到校长的利益。想想正是头疼啊。

    赵东阳想着,很快计程车便返回了宾馆,刚走出电梯,他就听到一阵吵闹声。

    赵东阳一听声音就觉得以有些耳熟,顺着声音看去,原来竟然是变成男生的米乐,正在侠女所在的房间前和宾馆的保全队长争执着什么。“你怎么可以这样?为什么我的房间你不让我进去。”

    冷冷的看着面前还算帅气的男生,宾馆的保全队长心里一阵的鄙视,这样的人他见多了,仗着有几个臭钱就想哄骗小女生来开房,如果一般的女生他也只同情一下就算了,可房间里的那个女生可是他做了近二十年保全见过最漂亮,最纯清的女生,所以队长发誓一定不会让这个得逞。

    想到这,保全队长冷冷的道:“米先生,我们宾馆开的可是正经的生意,现在这个房间可是在那位小姐的名下,你要进去可是要经过他的同意。”说着保全在门上轻轻敲了敲。“小姐,这位米先生想进去,你同意吗?”

    “不,不,我习惯和陌生人在一起。”声音虽然微弱,但在场的人还是听得很清楚。

    保全队长得意的笑了笑,示威般道:“米先生,你听到了吧,你现在还有什么话要说,你说你和那位小姐是男女朋友,可人家不承认啊,所以为了保护顾客,我们不能让你进去,再说,你们不是一共订了两间房间吧,我好像记得你还有个男生同伴,你和他去那件住好了。”

    “我不去,我就要住这间,我说什么也不会和那个臭男人住一起的。”米乐简直是咆哮的吼道,同时在心里恨透了赵东阳。

    丝毫没有半点惧『色』,保全队长哼了一声。“那我就没办法了,如果你仍然想对那个女生图谋不顾,我只好报警了。”保全说着掏出电话就要拨号,而赵东阳更是发现,米乐已经把袖口慢慢的对准了保全队长。

    一直在旁边看好戏的赵东阳,一见再不出面事情就要闹大,连忙跑过来用手按住了保全队长的手,同时用身体挡住了米乐的攻击路线。“请稍等一下,我想这件事有点误会。”

    赵东阳自己可能没觉得什么,可对于保全来说,他的速度已经快到了不可想象,愣愣的看着突然出现在面前的青年人,保全队长竟然呆住了。就见面前这个男生虽然比不了旁边那个男生帅气,可身上有种无形的威严,队长在一刹那见甚至感觉是总经理来了。等回过神来,这才道:“你……你刚才说什么?”

    “呵呵,我说这是一场误会,其实我是他们两个的朋友,我可以作证他们真的是男女朋友,但是,你知道的啦。”赵东阳对保全队长眨眨眼,突然压低声音:“他们在闹别扭。”

    说着,赵东阳用特有的节奏在门上敲了几下。“咚……咚咚。”“侠女,是我啊,开门吧。”

    话音还没落,房门“啪”的一声打开,就见侠女从里面飞一样的跳进了赵东阳的怀里。“东东,你去哪里了,我不和这个人住一起,我要和你在一起。”说着扯着赵东阳的袖子往房间里拉。“东东,你快进来看,屋子好大,床也好软,我还从来没睡过这么舒服的床。。”

    看着旁边的保全队长早已经在侠女的美貌中变成雕像,赵东阳不由苦笑一声,瞟了一眼满脸怒气的米乐,赵东阳不想和她纠缠,只好柔声对侠女说:“侠女,你乖吗?我不是和你说过吗?我们男女有别,如果住在一起,会让人说闲话的,到时候人人都骂我,看不起我,多不好啊。”

    “这样啊,难道我非要和这个人住一起吗?可是我很不喜欢她啊。”

    “没关系,只坚持今天一晚,明天我让你单独睡,这样可以了吧?快去,和她进去吧。”

    “那好吧。”侠女瘪着嘴,一脸的不情愿和米乐走进了房间,赵东阳这才长出了口气。

    拍拍还发呆的保全队长,笑道:“我没说错吧,呵呵,他们真的是男女朋友啊。”

    “哦!”保全队长尴尬的答应了一声,可心里在想:“好复杂的三角恋爱啊,一定是这个先生和米先生同时喜欢上来那个小姐,这位先生顾念到朋友情谊才把心上人让了出来,真人感人啊。”想到动情处,保全队长还流下了两滴眼泪。

    赵东阳哪里知道保全队长在想些什么,他心里另有打算,送米乐侠女进了房,赵东阳并没急着回去,而是看了看左右没人,塞给了保全队长几张大额钞票。

    “这……这是干什么?先生你有什么吩咐尽管开口,我一定尽力就是,快把钱收回去。”队长话虽如此,可手里的钞票去攥的紧紧的。

    “呵呵,拿着吧,这是谢谢你刚才的事情,另外再你麻烦你帮我租一辆车,要豪华一点的,然后再找一个司机,明天早上八点在宾馆门口等我,到时候我另有小费酬谢。”

    “呵呵,好的,好的。”看着赵东阳一出手就等于他一个星期的薪水,保全队长连声答应。“没问题,凭借我的关系一定帮你找到最好的司机。”

    “好的,那就麻烦了,一定要找一个技术非常棒的司机。”说着赵东阳把门打开,“明天见。”

    赵东阳家里虽然是风水师家,爷爷和父亲都是相术高手,但却因为太过正直,家境顶多算是小康而已,这样豪华的房间他还是第一次住过。踏着厚厚的地毯走到巨大的水床边,赵东阳一个翻身躺了上去。“哈哈……可真舒服,真不亏是5000块一天的房间,有钱的感觉真是爽啊。”

    刚要起身在房间转转,突然听到外面门响,一问原来是宾馆服务生。

    打开房门,赵东阳就一愣,就见一个衣着『性』感的女郎走了进来,他马上想到小胖他们提到过的服务,但赵东阳马上想到这里可是五星级的大宾馆啊,应该不会这样『乱』吧。

    就在他胡思『乱』想间,女郎已经扭动腰姿走了进来,如模特般摆了个造型坐在了床上,修长、白晰的大腿从热裙下『露』出,过低的领口中两对豪『乳』也是若隐若现,看着有些发呆的赵东阳,女郎一笑:“先生,快进来啊,还在那里愣着干什么?”但她心里却大叫了一声。“原来是个初哥。”

    赵东阳这时已经冷静下来,皱了皱眉头,他实在想不通眼前这个姿『色』平庸的女郎为什么要作出那种千骄百媚的样子,难道这样就可以吸引人吗?可他却忘记,在和侠女经过一个月的朝夕相处,什么样的绝『色』在他眼里都是庸姿俗粉。“小姐,我看你应该是走错房间了吧,如果没什么事,请你出去。”

    “你……”女郎脸『色』微变,但马上却又恢复到刚才的媚态。“先生,我是受人之托而来的,你看,这就是有人让我带交给你的东西。”

    赵东阳这才注意到,女郎手里还拿着一个小盒。

    “好吧,那你把东西放在那里,你可以出去了。”赵东阳虽然有些奇怪,但不想多问,他只希望女郎快点离开这里。

    “不要吗?”女郎一声娇呼,可听在赵东阳耳朵里却是惨叫。“人家特意交代要我亲眼看到你打开盒子才行的,你不要让我为难好吗?”

    赵东阳实在受不了了。“好,好,你不要叫了。”说着走到床前,“你打开吧。”

    “嘻嘻,那你可看仔细了啊。”女郎说着,站起身把小盒放到赵东阳面前。“你看好啊。”说着,女郎缓缓的把手放在盒盖上,就在手触到盒子的一瞬间,突然女郎的动作猛地加快,紧跟着一下把盒子打开,就听扑的一声,一阵白烟从里面冒了出来。

    “哎呀。”这个变化太突然了,白烟正好喷在了赵东阳脸上,而让赵东阳感到嘴可怕的是,一直以来屡试不爽的玄相功的预测能力竟然在刚才失效了。

    紧闭着双眼,赵东阳就感觉脑袋一阵阵的发晕,他猜这一定是『迷』『药』类的东西,凭借着记忆,赵东阳跌跌撞撞的向洗手间房间走去。

    可还没走出几步远,就感觉大脑神经一阵刺痛袭来,身体不由自主的倒在了地上,强忍着痛,用仅存的一丝清醒问:“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就听女郎砰的一声把门关上,放肆的笑道:“哈哈哈……果然是个初哥,一点经验也没有,我怎么可能告诉你我是谁呢?呵呵,不过有一点我可以告诉你,得到你算筹,下一个目标就是隔壁房间,你那个女扮男装的小朋友。”

    “糟了”,赵东阳终于明白原来这个女人竟然是冲着自己的算筹而来,而且还想夺走米乐的千变,可自己仅仅从山洞刚从来一天还不到啊,她又是怎么发现到自己的,赵东阳不由猛然想到米乐的爷爷米中航分手前的瞩托,暗道:“这个女人该不会就是要对米乐不利的人吧。”

    “我干!”赵东阳不由心里暗骂一句,一直忙着其他事,竟然把这个事情给忘了。越想越气,可偏偏身上一点力气也用不出来,更不要说用内力控制算筹,而更加严重的是,他感觉神志已经开始模糊了。

    “不要挣扎了,这样只会增加你的痛苦,还是安心的睡觉吧。算筹我就收起来了啊。”说话间,赵东阳就感到有一双手在身体在来回抚『摸』。

    就在赵东阳已经开始绝望时,房门处突然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

    “小元基太,你可以收手了吧。”

    “啊!”赵东阳听到这个声音,心里不由的欢呼了一声,虽然仅仅和这个声音的主人有过一面之交,但赵东阳却很少有过如此对谁放心的,周福就是其中一个。想到那副神奇的风水画,赵东阳就感到脑袋一沉,放心的睡过去了。

    “怎么是你?”小元基太看着从浴室中走出的微胖老者,刚才的媚态已经变成了震惊,咬着牙道:“又是你这个老家伙,嘿嘿,难道上次被他打的还不够,这次来的正好,看我今天怎么替你送终。”

    “啊呀,还有怎么便宜的事,周老哥,有人送终我可真羡慕你啊,姑娘,我收你做干女儿,你也替我送终好不好?”另一间卧房门一开,一个干巴瘦的老头从里面走了出来,两只小贼眼上下不停的在小元基太双峰、大腿上徘徊。如果赵东阳现在还醒着的话,一定会认出来,面前的这个干瘦老头,正是在他被困山洞前,那个被米乐击飞的老者。

    就听干瘦的老者道:“啧啧,真是人间级品,我开始后悔了,你不要当我的乾女儿了,要不你当我的情『妇』如何?嘿嘿。”

    小元基太彻底被激怒了,向来高傲的她,哪里受得了这个,再顾不上赵什么算筹,一把抓起地上的小盒,喝道:“玲珑玉,摄。”说着抬手把小盒扔出。

    就见盒子半空突然张口了道口子,然后一道比刚才『迷』到赵东阳时还要剧烈的的白烟喷了出来,到了一半竟然在空中变成了个玉字,直向瘦老头打来。

    “嘿嘿,这个东西有点意思,不过太女里女气,成不了气候。”老头撇撇嘴,竟然看也不看,伸手在玉字里一抓,小盒就已经出现在了他的手中,而空中白烟构成的玉字眨眼间消散的无影无踪。

    “啊!”小元基太这时才知道眼前这个『色』鬼一样的老头,竟然看起来还在周福的功力之上,刚才那一抓看似随意,看时间、角度拿捏的刚刚好,还有脚下的的步伐,完全把自己的逃跑路线封死,这样的水准绝对是风水高人。

    想到这,看了看的瘦老头,还有背后的周福,小元基太意识到今天是讨不到好了。“哼哼,不要以为你们人多就能把我怎么样,不要让我再碰到你们。”

    “不好,张得寿,快动手,他要跑。”一旁的周福看的清楚,他发现小元基太说完就开嘴里念念有词,而刚才还短的离谱的热裙竟然开始慢慢变长,已经几乎将她包在了里面。

    “哈哈……我的情『妇』想跑?给我留下吧。”张得寿怪叫一声,伸手掏出一张画绢,口中念动口诀,抬手抛了出去。就见画绢在空中无风自开,画上的竟然是惟妙惟肖的两个赤身男女,最为奇特的是,画上的人物竟然随着张得寿的口诀做着激情运动,就在画上的男女快要临近高『潮』时,画绢也缠在小元基太身上。

    “嘤!”一声摄魂动魄的声从画上传来,就像高『潮』后的疲惫,画上的男女堆叠在一起没了动静。

    有些享受,又有些骄傲的看着裹在小元基太身上的春宫画,张得寿笑道:“哈哈哈……成了,被我‘动情卷’一缠,神仙也难逃了。”

    “哎,师弟,你怎么还是喜欢用这些伤风败俗的东西,如果不是因为这些,你也不会被师父赶出师门,凭你的天赋,现在相术又何止这点。”

    “嘿嘿。”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张得寿一摆手。“还提这些干什么?都几十年的前的破事了,我都快忘了师……忘了那个老头长什么样了。”

    “难道你真的一点也不想念师父?他老人家可是经常挂念你啊。”

    “真的?他……他老人家身体还好吗?”

    “好是好,可是我们几个师兄弟连师父一半玄功都学不会,他总是生气,说如果你还在的话,现在早赶上他了。”

    “师父真的是这么说的。”张得寿的眼神不由的热切起来。

    “那当然,我还能骗你?要不等最近几件事完了,你和我上山去,亲自问问师父。”说到这,已经年过花甲的周福竟然眼圈湿润起来。“师弟,回来吧,有我和大师兄他们一起帮你求情,我保证师父一定会原谅你的,回来吧,我们几个在一起多好。”

    张得寿眼圈也红了,冲口就要说出个好字,但张了张嘴却终究没说出来。“算了,一个人几十年自由惯了,再说师父又怎么能容忍我的这些伤风败俗的东西呢?”

    见周福还要说话,张得寿摆摆手。“不用说了,还是看看这个『骚』狐狸怎么样了,嘿嘿,真期待啊,等下一定是满室春『色』,老周,呵呵让你开开眼啊。”

    看着张得寿故作『淫』秽的表情,周福心中一阵的心痛,他何尝不知道这是张得寿戴着的假面具,而不叫师兄,叫老周,周福彻底失望了,侧开头,两行老泪悄悄的流了下来,心中道:“师弟,你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啊。”

    “啊呀,老周,你快来,竟然还有这样的事,快,快用你的破铜钱算一卦看看。”

    听张得寿叫的紧迫,周福擦擦眼泪走了过来,就见动情卷依然撤去,可中间那还有小元基太的人影,竟然只留下一个空着的裙子。

    没有说话,周福一伸手从怀里掏出那五枚古香古『色』的铜钱,翻手扣在了左手。

    一旁的张得寿不由的一阵羡慕。“嘿嘿,老周恭喜你啊,师父拿手的‘五子勘阳手’你终于学会了啊。”张得寿明白,虽然铜钱卜卦几乎所有风水相师都会几手,可单看他所用铜钱的数量高下立分,一般的风水师所用铜钱无不是六枚或者四枚,一则从生气而来,一则从五行而出,虽然准确率勉强,但预测范围单调,而真正的高手却是用的是五枚,也就是勘阳手,不光流年、命理、格局统统在内,而且更是把运势走向、方位变换包罗在内。

    然而张得寿却知道,在五子勘阳手之上,还有“一脉朝天手”的非本门不传的绝学,据他所知,世上也只有师父一人会了。

    周福仿佛没听见张得寿的话,右手手决掐动算了算,然后叹了口气道:“哎,都是刚才说话误事,小元基太就在刚才把衣服脱掉,已经借土遁跑掉了。”

    “脱掉衣服?”张得寿眼前不由一亮,脑中马上想到赤『裸』『裸』的小元基太在大街上『裸』奔的镜头。“老周,他往那里跑的。”

    “应该是正北方吧,师弟你想……”还没等周福说完,张得寿已经一声怪叫,一头撞破窗户冲了出去。“老周,我们后会有期了。”说话的时间里,声音已经在很远之外了。

    “哎!”几十年的兄弟,周福这时也明白了张得寿干什么去了,摇摇头,这才走向了赵东阳。

    在周福的一阵抢救后,赵东阳终于缓缓睁开了眼睛,一见是周福救了自己,一骨碌身翻身坐起。“老周?哈哈哈……你怎么在这里。”

    “呵,不要以为只有你会算卦,我可也是风水师哦?”周福说着还把手里的铜钱在赵东阳面前晃了晃。

    “嘿嘿,真的给忘记了,毕竟身边周围风水师太少了。”说着赵东阳从地上站了起来,检查了一下,发现算筹还在,身上也没受什么伤,不由放下心来,床边一坐说道:“老周,我在昏『迷』前听那女人的口气,好像你们之间打过交道?”

    见老周点点头,赵东阳马上问道:“她到底是谁?为什么会知道我身上有法宝?”

    周福迟疑了一下,最后才说:“赵老弟,本来这些是我本门的秘密,但我还是决定告诉你,那个女人叫小元基太,是个来自日本的风水师,据说还是一个神秘组织的成员,他们来中国的目的就是要收集各种法宝。”

    “日本人?收集中国的法宝?”赵东阳一下觉得头有些大了。

    “没错,就是日本的风水高手,我注意她已经好久了,只是她相术非常诡异,而且为人狡猾,我一直拿她没办法,这几天我师弟伤势刚好,我便请他帮忙来这里抓他,没想到却碰到了你。”

    “等等,老周我有些不懂了,法宝这种东西怎么能用收集,她怎么知道哪里会有法宝?”

    赞许的点点头,周福继续道:“你这句话问到了关键,开始我也奇怪,但在一次我打跑她后,我就跟踪在她后面,终于发现原来他们有一种奇怪的仪器,虽然因为被发现没看清楚是什么样的仪器,但我可以断定就是因为这个仪器他们才知道法宝的位置。”

    “这……”赵东阳一下思绪开始飞速的运转起来,丢失的定心针,险些失窃的《参神通赞》还有莫名其妙的被人找上门来,赵东阳一下全明白过来了。“原来是怎么回事。”

    说着,赵东阳一下站了起来。“老周,那个小元基太在什么地方,我马上要找到她。”

    “什么?”周福不由惊叫一声,他以为赵东阳也是和张得寿想的一样。

    “老周,你……你干什么,为什么这么大的反映。”

    “你急着找小元基太干什么?”老周警惕的问。

    “找回我的法宝啊,我的法宝莫名其妙的丢失了,我想一定是她偷走的。”

    “嗯?”周福不由一愣,指着赵东阳的算筹道。“这个不是你的法宝吗?不是还在这里吗?”

    “没有啦,是另外一件罗盘。”

    “哦,原来是这样!呵呵。”一听原来如此,周福不由尴尬的笑了笑,不过同时也吃了一惊,心道:“一般人有一件像样的法宝就很了不起了,赵东阳居然能有两件,真是不简单。”周福跟踪小元基太多日,早就知道,但凡被她看上的,一定不是凡品。

    “喂,老周,你想什么呢?你不说我自己卜卦测算了啊。”赵东阳扯了一下周福的衣服问道。

    “啊,哦哦,不用卜卦,我带你去找他吧。”周福叹了口气无奈得同意了。

本文网址:http://www.longtengshu.cn/book/0/346/22559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longtengshu.cn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