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灵异小说 > 神算天师 > 第八章 蝙蝠2号

第八章 蝙蝠2号

推荐阅读:天神诀龙王传说一念永恒玄界之门大主宰全职法师超品相师美食供应商神级小卖部银狐

    第八章 蝙蝠2号

    一路之上,赵东阳终于见识到了传统风水师的厉害之处,周福居然单凭五枚铜钱就可以很容易的判断出小元基太的准确位置,而且最奇特的是,铜钱的指向居然是动态的,可以随着小元基太的位置变化而跟着变化。唯一让赵东阳有些不解的是,感觉周福走路总是慢慢腾腾,好像在故意拖延时间一样。

    “老周,你快点啊,按照这样的速度,等我们去了,小元基太也跑掉了。”

    “啊?哦,哦,不会跑掉的。”张得寿心不在焉得答应了一声,盘算着这么长时间,张得寿也应该找到小元基太把要办的事也办完了。看了看后面急匆匆得赵东阳,周福这才加快脚步。

    速度一加快,仅仅又走了十几分钟,周福就在一幢普通到极点的民宅前站住了脚步,指着二楼的东侧的一间房间道:“这里就是小元基太的藏身地,我们上去吧。”

    “哦。”赵东阳答应一声,可心里却不由的一阵奇怪,先前周福介绍小元基太的风水术时,口气重视,可再看现在,连个一点防备的状态都看不出,就好像来串门一样。

    不明白周福的想法,赵东阳还是在进入这幢民宅前,拔出结成手杖模样的算筹。

    脚步轻微的走上二楼,面前的这扇门就是周福所说的贼巢,看了看身后的周福又成了刚才慢吞吞的样子,赵东阳也没顾上多想,暗用内力把算筹结成梅花锤的模样,对准防盗门大喝一声,一锤砸了下去。

    虽然结成的梅花锤以为少了几枚算筹有些不完整,但一锤下去的威力还是惊人,就听“轰隆”一声巨响,几厘米后的钢板竟然和报纸一样脆弱,一下在正中间破开一个大洞。

    “我靠!”赵东阳也被这动静吓了一跳,但生怕小元基太听到声音跑掉,紧跟着一锤补上,这次连里面的木门也一起砸开,赵东阳再不犹豫,一缩身冲了进去。

    就在他冲进去的一瞬间,房间内的情况已经映入脑海,首先他看到的时倒在地上的小元基太,可让他奇怪的是她竟然是完全赤身『裸』体,双眼紧闭处于昏『迷』状态,而与此同时,赵东阳也看到一道身影从窗户上跳了出去,不由分说大喝一声道:“是谁。”紧跟着晃动身体就要去追,却被随后跟进来的周福拦住。

    “算了,那个是我的师弟。”

    “什么?是你师弟?”赵东阳就觉得脑袋嗡了一声,看看地上赤『裸』的小元基太,又看看旁边到处散布的内衣裤,赵东阳不由悄悄的布下一个勘命局,就在一瞬间他一切都明白了。心想:“没想到老周这么正派的一个人,居然有这样一个有趣的师弟,呵呵,正是想不到。”

    仿佛看透了赵东阳的心思,周福有些意兴阑珊的道:“赵老弟,到了现在我也不怕丢人了。”目光有些复杂的看了赵东阳一眼,叹了口气道:“他叫张得寿,其实他已经不能算是我的师弟,因为在30多年前,就因为我师弟生『性』好『色』,我师父才把他逐出了师门,只是多少年来我都叫惯了,一直改不了口,赵老弟,你是不是很看不起我们?”

    赵东阳笑了笑,他怎么能不知道周福的想法,早半年前自己又何尝不是一样的保守?但现在在赵东阳眼里看来,这根本不是大不了的事。

    理解似的拍了拍周福的肩头。“没什么的,你师弟为人虽然有些怪异,但从他那个奇特的法宝看,他的风水玄功很厉害啊,而且在大是大非能分得清楚,这样已经比大多数风水师强的太多了,如果有机会,我倒是和他交个朋友。”

    说完没等周福有何反映,赵东阳已经转身走开,径直走到客厅的第二扇窗户前。就见窗外的景『色』,和旁边另一扇窗户里的景『色』一模一样,可看在赵东阳眼里却悄悄『露』出一丝笑容。

    “嘿嘿,玄功虽高,但格局不同,真令我失望。”说完,赵东阳没再犹豫,一锤砸下去,却没有意料中的玻璃纷飞,反而在墙壁上出现一个大洞。而刚才还在窗中的景『色』立刻消失不见。原来这扇窗户竟然是一个障眼阵法。

    这时周福也被吸引过来,看着不断加大的洞口,有些惊喜的说:“赵老弟,我真是不得不佩服你啊,你是怎么看出这扇窗户里面的玄机,我可是一点都没看出来。”

    “嘿嘿,全是运气啦,就在刚才我追你师弟张得寿的时候,眼睛的余光看到,居然在这扇窗户也有一个张得寿逃跑的样子,当时我就感觉奇怪,后来我在布下一个阵法,发现这间阳宅的空间还有很大,联系这两点,我就猜到这扇窗户后面可能就是小元基太的藏宝之地。”

    周福说完,情不自禁的挑了下大拇指。“赵老的,我算服了,真高啊,这么一会的时间你就发现这么多问题,看来我真的是老了,呵呵。”

    “呵呵,过奖了。”这时赵东阳已经把洞口扩大到可以通过一个人的大小。赵东阳道:“老周,一起进来看看,有没有适合你的好东西?”

    赵东阳说着,人已经走了进去。

    就见这间暗室的空间并不大,里面摆放着三个书架把房间已经占了一大半,就见在三个书架上面,全部摆满了各种风水器具,有貔貅、麒麟、罗经、鲁班尺,还有的却叫不上名字来。咋一看还以为来到一个风水爱好者的收藏室。

    赵东阳在各个书架上面来回扫了几眼,发现虽然有些叫不上名字,但仅从器具的做工以及气度上就看得出都是些凡品。

    反而是周福在进来后,本来颇为稳重的他却不停的大呼小叫。“哇,这个是震妖尺,哇,这是龙神座,还有这个,天啊,竟然是睚眦牌!”

    赵东阳终于忍不住了。“老周,你有完没完啊,都是些普通货『色』,有必要这么激动吗?”

    “普通货『色』?”周福脸『色』微微变了变,却没发作,只是小心翼翼的把一对子母三元铃铛捧在手里。

    “赵先生,我不知道你为什么看不起这些法宝,但我据我知道,所有这些法宝都是某个风水大师的成名法宝,我虽然算不上风水大师,但也小有名气,就像我这对‘子母三元铃’,我是在‘洛阳卦比大会’中夺得了第三甲,被授予了一级风水大师的称号,才作为奖品送给我的,这可不是普通货『色』?”

    “哦”赵东阳随口答了一声,心里却一阵的好笑,关于什么风水卦比大会,他早就听爷爷他们提起过不止一次,但每次爷爷他们的评价都是“盲虫半知触天颜”,在他爷爷看来,这所谓的“卦比”只不过是一群想把风水当成敛财手段的一种计量,完全没有任何意义。

    赵东阳就亲眼见到过他爷爷把“卦比”大会的邀请函撕了个粉碎。原先他还以为爷爷的态度有些过分,可他现在他终于明白了。

    听周福突然客气的叫自己为赵先生,赵东阳知道刚才的话有些刺伤他,笑了笑道:“老周,我知道我刚才的话你不喜欢听,可我说的都是事实啊,我看这对‘子母三元铃’根本比不上你那五枚铜钱,这又怎么算什么法宝,如果这也算法宝,那我这个算什么?”赵东阳说话间,把手上的算筹一抖,一条近5米长的算筹链立刻出现,如果一只大蛇相似在三个书架间盘旋了几周,重新回到了赵东阳手里。

    再看周福,已经惊呆了。他刚才就奇怪赵东阳手里那个麻将组成的梅花锤是什么东西,以为可能是某种兵器,但赵东阳刚才这么一掩饰,他这才明白原来竟是一种风水法宝。

    “赵老弟,你这……这可是传说中的法器?”

    含着笑,赵东阳点了点头。“呵呵,老周你好眼光,说得没错,这正是法器,而且还是上阶的意器。”

    “天啊!”周福一拍额头,他终于明白为什么赵东阳一点也看不上这些自己心目中的法宝,有了只有传说中见到过的意器,什么样的法宝还会放在眼里。

    看着周福失魂落魄的样子,赵东阳不禁有些后悔刚才的举动,歉意的道:“老周,不要难过,我会帮你留意的,发现好的宝器一定先给你。”

    又安慰了周福几句,赵东阳又在四下寻找“定心针”踪影,就在他绕过书架时,突然他看到在书架的背后还有一个小茶几,刚才由于视线问题没有看到。

    赵东阳走过去往桌上一看,心里就是一跳,就见桌上散布着七八件风水宝器,当中最显眼的就是他的“定心针”。

    拿起来翻来覆去看了看,发现完好无损,赵东阳这才放下心来,小心的收进口袋里。

    看了看桌上剩余的东西,赵东阳猜也知道,能和定心针发在一起的一定不简单,果然一一看过来,他就发现一串念珠有些古怪,就见这串念珠不知道用什么材料做成,非金非玉,但入手却沉甸甸的,稍微用些内力进去,马上有一层淡淡的光华从里面发出。

    “老周,快过来,有个好东西。”

    “是什么?我看看。”周福走过来向赵东阳手中一望,立刻表情变得一脸严肃,然后竟然向念珠鞠了一躬。

    “老周,你这是干什么?”

    “赵老弟,你大概不认识这串念珠,他原先的主人正是我的师叔寒昌子,可惜自从他在寻宝路上不幸去世,这串念珠就失去了踪迹,没想到能在这里让我见到,真是造化啊。”说着,周福又向赵东阳手里的念珠鞠了一躬。

    虽然知道和自己无关,但赵东阳还是一身的别扭,好容易等周福鞠完躬,赵东阳这才长出一口气。“呵呵,既然是你师叔的遗物,那正好,他就归你了。”

    “这怎么行!”周福脸『色』一变又道,“我们风水界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如果发现无主的风水宝器,那是一定要交给洛阳风水总院的,由他们作为奖品奖励给卦比大会中优胜者,这个东西我说什么也不能要。”

    “我晕!”赵东阳一阵的无语,看来这个周福还真不是一般的保守,压下暴走的冲动,赵东阳努力让自己平稳下来道:“老周,你这话就不对了,这个怎么能算是无主之物呢?他可是你师叔的遗物啊,你想想看,如果不是你发现及时,那这串念珠可就要成了小元基太的东西,既然你能在发现,那这可就上苍的安排,你就当作是你师叔送给你的礼物吧。”

    “可是……可是……”周福连着几个可是,却没说出话来,他觉得赵东阳的话也有些道理,最关键的是,实在他太喜欢这串念珠了。

    作为师叔的宝器,周福太明白这串念珠意味着什么了,一直以来,周福虽然有铜钱作为勘命的用具,但缺少布阵的合适用具,一直让他放不开手脚,没办法才和师弟张得寿共同创出了风水画的阵法布局,但终究受到过多的限制,否则也不会在上次因为赵东阳一个烟头就毁掉一幅珍品。

    但如果有了这串念珠,那这个尴尬的情况就可完全改变了,当年寒昌子正是靠这串念珠上的一十三颗佛珠笑傲风水界的。

    看着眼睛闪闪发亮的周福,赵东阳怎么能猜不出他的心思。笑嘻嘻的把念珠往周福手里一塞道:“老周拿着吧,我可是不管什么风水总院,如果你不要,可要便宜我了啊。”

    “不行!”周福脱口叫道,等话已出口才反映过来是赵东阳的玩笑,顿时不好意思的扰起头来。

    赵东阳呵呵一笑,为了避免周福尴尬,不再看他,开始把玩起桌上剩下的风水宝器来。

    就见剩下的这些风水宝器都相当不错,但在赵东阳有了算筹,自不会太当回事。等看完后,赵东阳对桌上一个手机大小的东西产生了兴趣。

    一看到这东西,赵东阳就知道是个现代化的产物,但赵东阳肯定没有见过。不由问一旁的周福。“老周,你看看这是什么东西,样子好奇怪。”

    正在把玩这念珠的周福,听赵东阳喊他,不由也把头凑过来,一看到赵东阳手里的东西,竟然一把夺了过来。翻来覆去看了半天这才叫道:“赵老弟,我们这下可发了,居然是蝙蝠2号。”

    “蝙蝠2号?”赵东阳不由重复了一遍,“那是什么东西?”

    “听我慢慢说。这个蝙蝠2号可是厉害了,小元基太能找到这么多风水宝器,就是靠着这个东西,据说这个东西可以收到方圆100公里内所有宝器的能量,而且还可以根据卫星定位系统确定出每一个宝器的准确位置,你说这不厉害?”

    “真的?还有这么神奇的东西?”

    见赵东阳有些不相信,周福立刻把蝙蝠2号的电源开关打开,就见占了大半的屏幕上立刻出现横竖交叉的网格线,另外还有些发光的小点。

    指着屏幕,周福道:“赵老弟,你看,这些网格线就是地球的经纬线,而这些光点就是宝器了,而且越是厉害的宝器光点就越亮。”

    “我看看。”赵东阳又夺了过来,用上面的方位键控制着找到自己所在的坐标,果然发现那里有一大片的亮点,在里面还有一颗特别的亮。

    “原来是怎么回事啊。”赵东阳这下终于明白了,他一直奇怪为什么自己的定心针会被人知道,紧接着又是《参神通赞》遇险,最后自己刚从山洞里出来就碰上了来抢宝的小元基太,原来全都是这个玩意在作怪。不管你有什么宝贝,藏的多么严密,根本瞒不过这个仪器。

    赵东阳不由的担心起来。“老周,那这下可如何是好,小元基太所在的组织有这样的技术,那还不把我们的宝器都偷光啊。”

    “怎么会,现在不是在我们手里吗?”见赵东阳一脸的担忧,周福一下明白过来。“哈哈哈……赵老弟,你该不会认为这种东西是什么高科技产品,可以大批量制作吧。”

    “对啊,难道不是吗?”

    “呵呵,当然不是,你千万不要被它这些电子屏幕和按钮『迷』『惑』住,其实它真正发挥作用在于里面的一种妖兽?”周福说着把蝙蝠2号反过来,很熟练的打开了后盖,只见在里面没看到电池、线路板之类的东西,反而装着一只金黄『色』的动物,就好像一只蝙蝠相似。

    赵东阳顿时瞪大了眼睛,就算当时看到方洪兽也没如此吃惊过。“老周,这……这是什么东西。”

    “呵呵,这个东西就是食妖虫,我想你应该在书上看到过吧。”

    “当然有看过,难道这个小东西就是?但我在书上看到食妖虫的资料,可是说那种东西有几十米大吧。”

    “一点也没错,但那是食妖虫成年时的形态,你现在看到的是它的幼虫,而且经过特殊工艺处理后,它永远都长不大了。”

    “原来如此!”赵东阳终于明白过来,原来这种动物和方洪兽一样也是训妖兽的一种,它的最大特点就是必须以其他妖兽为食,其实说穿了就是要摄去其他妖兽身上的能量,所以富含能量的宝物也是它们的食物,只不过宝物非常稀少,而且还大多有高人守护,所以食妖兽只有吃其他妖兽的命了。而这蝙蝠2号正是利用了食妖兽的这种特『性』,加上卫星定位系统来确定宝物的位置的。

    想到这,赵东阳终于放下心来,书上所说的远古时候妖兽猖獗他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是在现代社会,妖兽绝对是超稀有动物,说不定世界上只有这么一只也说不定。

    又在小屋里四下看了看,再没有其他收获,赵东阳和周福从里面走了出来,见窗外天『色』已微微发白,想到再过几个小时还有事情要做,赵东阳不由有些怀念山洞中天天睡到自然醒的美好日子。

    “老周,我要回酒店了,你走不走?”

    “我还要等一会,等下我要通知风水总院的人来把那些风水宝物妥善处理掉,而且我们也不能饶了她。”说着,周福指了指地上还在昏『迷』不醒的小元基太。

    “好吧,那随便你了。”赵东阳打了个哈欠,“我可要回去睡觉了,今天的事谢谢你,那我们再见了。”

    “老弟!”周福突然叫住赵东阳道:“老弟,你回去后一定要小心这些日本人,他们虽然风水玄功不见得有多高,但人人都会些奇怪的法术,就像小元基太就是土遁高手,如果你和他们对敌千万要多留神。”

    “啊,我知道了,谢谢提醒。”

    “呵呵,不用谢,记得有时间来找我探讨一下风水画啊。”

    “忘不了。”

    哈欠连天的下了楼,赵东阳拦了辆计程车回到了酒店。

本文网址:http://www.longtengshu.cn/book/0/346/22559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longtengshu.cn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