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书 > 灵异小说 > 神算天师 > 第九章 计降谭勇

第九章 计降谭勇

推荐阅读:神级小卖部一念永恒超品相师美食供应商银狐大主宰玄界之门龙王传说圣墟全职法师

    第九章 计降谭勇

    早点八点,一秒钟都不差,赵东阳床头的电话铃声响了起来。拿起话筒,那个保全队长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

    “赵先生,不好意思打扰你,你要的车我已经帮你找好,现在就在门口等了。”

    “知道了。”赵东阳不耐烦的挂断,他终于知道悠闲的日子彻底离自己远去了。

    坐在加长版的“林肯”房车里,背靠着柔软的真皮坐椅,赵东阳感到一阵的惬意。一小时200块的租金真不是盖的,一路之上看着两旁所过之处,行人无不侧目相让,赵东阳心中由衷的感慨。“有钱的感觉真爽啊。”

    在赵东阳的感慨中,林肯驶出了宾馆。

    “先生,我们去什么地方,要不要我再开快一点?”司机一边和气的问着,一边从反光镜里观察赵东阳的表情。

    “不着急,你保持这个速度,先在城市里先转几圈,我先睡一觉,到时候我再告诉你要去的地方。”说着赵东阳靠在椅背上闭上眼。

    司机听完就是一愣,见过多少雇主的他,这么奇怪的要求还是第一次听到,想提醒一下租金可是按小时算,但马上想到口袋里赵东阳预付的2000块订金。到口的话又咽了回去。“管他干什么?最好一觉睡到明天,那我可是发财啦!”

    想着心思,司机不急不缓的开始围着城市里的主要街道绕了起来。

    赵东阳其实并没有睡着,眼睛虽然闭着,可脑中却一直没有停止过思考。昨天从校长家回来,路上赵东阳就做好了打算。

    水库丰厚的卦金赵东阳说什么也不会放过的,但市『政府』的『插』手使这个问题变得复杂起来,如何能顺利的拿到钱,而又不和『政府』发生冲突,赵东阳最终想到了唯一还算熟悉的『政府』要员谭先生。

    对于谭先生,赵东阳对他的印象还是不错的,从他能坚持接回自己的旧日情人一事上看,他应该是个有情有义的人,而且赵东阳在初次见面的时候就为他卜过一卦,虽然没看过他的阳宅,但从他的面相和命格看,谭先生的大运流年非常好,可以说是一顺百顺,结合他的八字来看,命中相主位恰好在正南偏东的位置,有道是:“南方商音田土地,子孙禄位至公卿。”

    赵东阳敢肯定,谭先生以后的仕途远不止现在的地位。更为关键的是,赵东阳一直没将谭先生的旧情人接回来,就是想到卦馆开张前一定会有诸多麻烦时,有谭先生的帮助一定会轻松不少,可没想到现在竟提前用上了。

    但赵东阳却很清楚,由于谭先生特殊的身份,自己和他的关系仅仅是互相利用,根本没有任何的友谊,而要让谭先生肯甘心情原为自己办事,赵东阳就不得不用一些手段了。

    看了看表,发现已经8点一刻,算了算时间差不多了,赵东阳从口袋里掏出包香烟,从里面抽出了几支。

    香烟是他今早刚买的,昨天小元基太一闹,让赵东阳觉得,算筹虽然好,但使用时太显眼,为了不引人过分注意,赵东阳决定平常还是用香烟作为主要卜卦工具。

    在司机视线看不到的地方,赵东阳布下了一个“无相阵”,按照谭先生的方位和此刻的时辰调整好方位,脑海中立刻出现谭先生熟悉的身影,看着谭先生穿好衣服,蹬上皮鞋,赵东阳知道时间差不多了。

    突然睁开眼睛,赵东阳叫道:“司机先生,麻烦你现在向竹溪街方向开,速度保持到87公里。”

    司机被赵东阳吓了一跳,等听明白要求,司机心里一阵冷笑,他以为赵东阳是在故意考验他的车技,毕竟城市里保持这样的速度还是很不容易的。

    轻哼了一声,司机心道:“哼,就让你看看我的手段。”

    真不亏是租车行里的王牌司机,一路之上车速始终保持在87公里左右,让赵东阳看到心中大为叹服。

    8点30分,和赵东阳计算的时间分秒不差,林肯车平稳的驶进了略嫌狭窄的竹溪街,而这里正是谭先生上班的必经之路。

    谭勇最近可是喜事连连,省委换届选举正在紧锣密鼓的筹备之中,40出头就能坐到宣传部长的位置,对于谭先生自己已经很满足了,所以并没有什么非分之想,只是一心做好工作。

    可就在选举前几天,一个副省长突然被调走,而紧跟着就是谭勇被任命为选举筹备会的副组长,一个副组长并没有什么了不起,可这却向他和所有传递了一个信息:上峰很重视谭勇,也就是说,空出的副省长位置,很可能在选举后就要落进谭勇的觳中。

    除了识途上的一片光明,让谭勇更高兴的是他的妻子又怀孕了,而且到目前为止,他妻子以往在怀孕期间身体上的不适完全没有出现,医院的各项检查结果更是全部正常。

    想到这次选举会后自己就有可能升那么一小格,想到不久后就可以当上爸爸,谭勇就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但他并没有忘形,他很清楚在结果没有拿到手里前,一切的可能都会发生,或许职务不升反降,或许妻子的最终又是一次流产,或许……

    谭勇不想继续想下去了,人生的种种的不确定让他不由自主的想起一个人,一个可以把这些不确定变成确定的人。

    而就在下一秒钟,这个人就出现在了他的视线里。

    “谭先生,哈哈哈……真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你,最近好吗?”早已酝酿好笑容的赵东阳把头从车窗里伸出来,热情的打着招呼,尽量装出一副偶遇的样子。

    “啊……是赵……赵先生。”谭勇一下愣住了,紧跟着脸上的惊讶变成狂喜,一把抓住从车上下来的赵东阳。“赵先生,你真的是赵先生?我……我不是在做梦吧!”谭勇差点脱口说出我正在想你。

    “呵呵,当然不是了。”看着激动的连话都说不全的谭勇,赵东阳心里欢呼一声,知道今天算是来对了,另外就刚才,赵东阳已经算出谭勇最近喜事连连,往往在人情绪波动比较大的时候,人的心里防线也最弱,这更加让赵东阳肯定今天的事情一定会办的漂亮。

    脑中一边飞快的思索着,赵东阳笑着道:“谭先生,外面风大,来,车里坐,车里坐。”

    “好,好!”一边走进车里,谭勇一边掏出电话。“喂,是小王秘书吧,我是老谭啊,今天我有点事,可能会晚一些过去,你帮我请个假。”

    挂上电话,谭勇明显的还没从兴奋中缓过来。“赵先生,你……你这一个月去哪里了,可把我急坏了。”

    “呵呵,有些急事回家一趟,没来得及和大家打招呼,真不好意思啊。”

    “哪里的话,能回来就好,而且太及时了,刚好我最近……”说到这,谭勇猛的停了下来,很谨慎的看了下司机。

    赵东阳马上会意。“司机先生,你着在手边按了一下,卧舱上缓缓放下一块档板,把他们所在的卧舱变成了一个封闭的空间。

    这时谭勇也渐渐从刚才的激动中,平静下来,左右看了看车里的装饰,笑道。“呵呵,这么久不见,赵先生可是发达了啊,你这是准备去哪里?”

    “有什么发的,这是一个外地的命主来接我的车,现在不是正好假期吗?我准备去给他做一个月的风水道场,等他的生意稳定下来,我再回来。”

    虽然在刚才谭勇就想到差不多的内容,但听到赵东阳要去一个月,还是吃了一惊。“赵先生,你要去那么久啊,我这边……”

    “哦,谭先生你是说接你公子回来的事情吧。”

    “对啊,我太太现在已经成功怀孕,我害怕再出意外,所以想请赵先生快点做道场确定出他们的位置,我好接她们回来,是不是有什么困难,要不我在加一些卦金给你?”

    “不用,不用。”赵东阳笑着道,可心里却微微有些失望,谭勇张口就提钱,这说明在他心里认为,赵东阳不过是和他一个合作伙伴,甚至认为是一个和钟点工一样的工人,根本没有什么交情可言,虽然赵东阳明白像谭勇这样地位的人有这样的想法很正常,而这却是恰恰是赵东阳最不愿意看到的。

    心里冷笑一声。“哼,给你做了道场,你还会理我?哼!”

    可脸上笑容丝毫不减的继续道:“上次谭先生给的卦金已经很丰厚了,而且我也一直记挂着谭先生的事情,您太太现在才刚刚受孕,迟一些接贵公子回来来得及,而且你看,我最近实在太忙啊。”装作思考了一下,赵东阳继续道:“要不这样吧,我为外地这位命主做完道场回来后马上为你挑选吉日,你看这样可以吗?”

    本以为赵东阳一定会满口答应,却没想到赵东阳如此回答,谭勇立刻微微有些不快,但却忍住没发作出来。“赵先生,你这一去就又是一个多月,我太太这边万一出现什么问题那可怎么办,不行不行,说什么你也要帮我做完道场才走。”

    “谭先生,恐怕这样不好吧,那边的命主是我刚认识的,况且已经说好,我没道理不去啊。”赵东阳故作为难的说,话中的意思非常的明显:你不如我的生意重要。

    谭勇如果再听不出来就是白痴了,当下再也忍不住了,“腾”的从椅背上坐直身体。“赵先生,真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亏我还把你当成朋友,把身家『性』命都托付给你了,却没想到你根本没把我放在眼里,好了,算我谭某瞎眼认错了人。”说着谭勇推门就要下车,却忘了车还在行驶之中。

    谭勇说话时赵东阳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的听着,可心里却乐开了花。赵东阳虽然自认风水相术有些道行,但究竟不是神仙,也无法看透人的心思,现在看到谭勇盛怒之下说出把自己当成朋友的话,赵东阳要的就是这样的结果。

    见谭勇去推车门,放声大笑起来。“哈哈哈……谭先生,不要生气,你可是误会我了,我这些可都是为了你好啊。”说着把谭勇拉回了椅子上。

    “谭先生,既然话说到了这份上,我就什么话都直说吧,免得你又说我不够朋友。”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谭勇仍然一脸的愤愤,冷冷的道。

    “呵呵,谭先生,要是我没算错的话,最近你在仕途可是到了关键时刻?成则天堂,败则神伤,我说的没错吧。”

    见赵东阳突然说出心中日思夜想之事,谭勇也忘了继续生气,忙道:“对,对,没错,赵先生你是怎么知道的?”

    “呵呵,你把我当成朋友,难道我没有吗?这可是我连续三晚不睡卜卦的结果啊。”说到这,赵东阳突然收起笑容接着道:“谭先生现在虽然命显中阳,却同样是最凶险不过,只要稍稍不慎就会落入万劫不复的地步。”说到这,赵东阳突然压低声音道:“谭先生,不知道你还既不记得上次我们在黄一雄酒店里商量解决贵公子问题的事情?”

    “记得啊,难道那里除了什么问题?”

    “不错,记得当时我和你讲过,黄一雄可能听到我们的谈话,但当时你没有在意,但现在你正是人生的转折点,我们不得不防啊,你想想看,如果黄一雄想对你不利,那现在可是最好的机会,只要他把我们谈话的内容告诉你的上司,你的前途可就全毁了。”

    谭勇就感觉心里就想被铁锤重重的砸了一下,如果真的让上峰知道自己有生活作风问题,别说升职无望,现在的地位也休想保得住,要是那样,自己的前途可就全毁了。

    “赵先生,那……那我该怎么办?要不要我提前和上司解释一下。”

    看着谭勇由盛怒变为震惊,连番情绪波动下,心理防线已经摧毁,赵东阳知道自己刻意营造出的局面终于收效了。

    无所谓的笑了笑,赵东阳拍着谭勇的肩膀道:“呵呵,谭先生不用担心,我早替你都安排好了。不管是辟谣还是解释,或者去堵黄一雄的口,都不是好办法,因为在现在这个时刻,无论任何动作都会引来别人的闲言碎语,同样会对你的仕途产生影响,而最好的办法就是什么也不做,所以我才故意拖延你接回贵公子的日期,就算黄一雄去告发,他们重要派人调查吧,查来查去发现什么都没有,不就任何事情都没了?而且还可以为你博得个好名声。”

    “那……那岂不是我再也见不到我的孩子了?”

    “当然不是,你想想,等你选举成功之后,你大权在握,那还不是你说了算,那时候就不用我教你了吧,哈哈哈……”

    谭勇其实极其聪明,否则也不会如此年纪就坐上一部之长的位置,刚才震惊之下『乱』了心思,现在等赵东阳把问题剖析清楚,他也明白过来。有些感动的说:“赵先生,我……我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原来你竟然这么为我着想,我刚才还那样对你,我……我……”

    “好了,再说就见外了,你生气正说明你把我当朋友,如果不是,我刚才的这番话也不会说,说不定现在已经坐在黄一雄的办公室里了,哈哈哈……”

    看似一句无害的玩笑,却让谭勇心中一震,看着面前的年轻人,谭勇在感动之余,突然意识到:自己能做他的朋友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

    紧紧握住赵东阳的手,谭勇发自内心的说:“赵先生,你从今天起就是谭某的亲兄弟,就是我的恩人,老弟以后你不管有什么难处,做哥哥的就算负赴汤蹈火也要报答你。”

    所有的精心安排,赵东阳等的就是谭勇这句话,现在终于听到,如果不是谭勇在面前,赵东阳真想放声大笑几声。但现在却唯有一压再压,装作谦虚的道:“谭先生你这么说可是严重了,都是朋友还说什么报答,不过,你这个大哥我可是认了。”

    “哈哈哈……好兄弟,这样吧,今天中午我找几个朋友一起喝几杯,就算为我们成为兄弟庆祝一下。”

    “这样不好吧。”赵东阳眉头微微皱了一下。“现在这个时候,大哥你出来吃吃喝喝,恐怕会被人误会你在拉选票,我看还是算了,等大哥当选之日,我们一并补上。”

    “啊呀,多亏兄弟你提醒,差点坏了是,还是兄弟你考虑的周全啊,那这样吧,不管今天再有天大的事也给我放下,晚上来我家,让你嫂子给我们作顿好吃的,这个面子兄弟不会不给吧。”

    “这个……”赵东阳故意显得很为难的样子,考虑片刻,像是下定了决心。“我就听大哥你的,我现在就和那个命主请假。”说着拿起房车里自带的电话。“喂,是王老板吗?我是赵东阳,啊,你不用等我了,今天我有些事过不去了,明天我再过去……什么?明天我就不用来了?哈哈哈……王老板你不用拿钱威胁我,告诉你,你的200万虽多,可还没有我的大哥重要。”生怕对着空线说久了漏馅,赵东阳飞快的挂上了电话。

    “呼”赵东阳长出了口气。“大哥,搞掂了,不光今晚可以,只要你不忙,我天天可以陪你喝到天亮,哈哈哈……”

    看着表情有些不自然的赵东阳,谭勇又是一阵的感动。“兄弟,你这又何必,我们兄弟来日方长,还是生意要紧啊。怎么回事,是不是损失了很多钱?”

    无所谓的摇摇头,赵东阳咧咧嘴,可看在谭勇眼里却是苦笑。

    “大哥,没事的,无非是100万而已,如果不是我最近缺钱,我才不会去。”

    “你缺钱?怎么不早和我说啊,快和大哥讲,你缺多少,我先拿给你。”

    赵东阳推托了一阵,终于才极不情愿的说:“差不多要1000万。”

    “这……”谭勇不由倒吸了口冷气,他没想到赵东阳开口就是这样一个天文数字。“兄弟你干什么会需要这么多钱?是不是有什么难处?”

    “也没有啦,只是我最近想开一间卦馆,你知道的啦,好的风水师一定要有几件像样的风水宝器才行,就算不用也要撑撑门面,但你是不知道,稍微好一点的宝器价格动辄就是几百万,而且还有开店的诸多手续,1000万很可能还不够。”赵东阳说得其实都是实情,宝器的价格他也是听周福和他讲的,当时连他也吓了一跳,还暗自庆幸有了算筹可以省了一大笔钱。

    “原来是这样!”谭勇点点头,突然想到什么似的,眼前一亮。“老弟,我想到了,1000万我虽然拿不出,但我可以帮你赚到,这样吧,你晚上来我家,我介绍个人给你认识。”

    赵东阳心里就是一跳,心想:“难道谭勇说得会是水库的事?”忙道:“好的,晚上我一定来。”

    “那可就说定了啊。”

    这次的谈话对于两人来说都是非常的愉快,又聊了好大一会时间,谭勇这才让司机把他送到单位,和赵东阳分了手。

    看着谭勇消失在楼内的背影,赵东阳缓缓的把窗户升起,脸上『露』出一丝不易察觉微笑。

本文网址:http://www.longtengshu.cn/book/0/346/22560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longtengshu.cn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