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灵异小说 > 神算天师 > 第十章 再遇东瀛

第十章 再遇东瀛

推荐阅读:玄界之门流氓修仙之御女手记流氓异界行大学流氓流氓公爵流氓足球经理爱情游戏:恋上一个流氓都市流氓将军剩女撩人:狼君很流氓卿本流氓:绝色五夫不好惹

    第十章 再遇东瀛

    重新回到路上,司机问:“先生,我们现在去哪?”

    看了看表离午饭时间还有一段时间,赵东阳想了想道:“去联合医院吧!”

    其实赵东阳回到城市最想见到的就是田雅丽和病床上的雷捷,无奈琐事缠身,只有把于两人的见面一拖再拖。

    半个小时不到的时间,赵东阳捧着束康乃馨走进了联合医院的特护病房,可一走进去却发现里面早已物是人非,病床上竟然空无一人,赵东阳不由愣住了。

    “先生,你找人?”这是一个模样娇好的护士走进来。

    “啊,是啊,我一个朋友原来住在这里,可……可怎么不见了?”

    “这样啊,那你的朋友叫什么名字呢?”护士甜甜的笑着问。

    “雷捷。”

    “好的,我帮你查一下。”护士说着在手里的记事本上翻了翻。“雷捷是吧,她已经在上周转了到了普通病房。”

    “咦?为什么会这样,难道是治疗费用不够?”赵东阳不由有些奇怪,他可是记得当时自己付了25万啊,不可能一个月不到就花光了吧。

    护士又翻了翻记事本说:“并不是这样,治疗费预存的还很多,但转移病房却是病人的丈夫提出来的,我们也没办法。其实像雷小姐那样的病情,还是在特护病房里恢复的快一些。”

    “好的,我知道了。”赵东阳不耐烦的打断护士推销般的话,他心里想的却是雷捷什么时候多出来一个丈夫。“护士小姐,麻烦能不能帮我把这间特护病房多留一会,我想让病人继续回这里治疗。”

    “这个当然没问题。”护士小姐眼睛一亮,“那您现在先去看雷小姐,还是去办理转移手续呢?”

    “去看雷小姐吧。”

    跟着护士小姐,赵东阳七转八转,终于来到了普通病房所在的楼层。如果说特护病房是五星级的标准,那赵东阳现在来的地方就是贫民窟,就见不到40平米的房间里竟然摆放了12张病床,这还不包括缝隙中家属自带的简易床,使病房中显得异常拥挤。

    狭小的空间里充斥着难闻的气味,更加想不到的是,赵东阳一走进去就看见正对着的病床上,一个腿上缠满纱布的中年女子正在病床上小解,而隔壁床上的病人却拿着一只鸡腿啃的正欢。

    赵东阳真以为自己来错地方了,这里的风水格局可以说错到变态的离谱,本来医院就属于大凶之地,而这里由于空间的狭窄,再加上人员混杂,空气的不流通,就算建康的人在这里呆长了也会生病。

    可看了看旁边神『色』如常的护士小姐,见她正用手指着拐角里的一张病床,顺着方向看去,赵东阳终于无奈的接受了这个事实。就见病床上躺着的正是雷捷,正闭着眼一动不动,而一旁的凳子坐着一个中年男子,正谍碟不休的说着什么。赵东阳猜,这个可能就是雷捷的丈夫吧。

    “护士小姐,谢谢你带路,你先在这里等一下,这里的地形好复杂,一会还要你带我到特护病房去。”

    “地形复杂?呵呵,你这个人真幽默。”护士小姐失声笑了出来。“好吧,反正我现在没事,那我在这里等你啦。”说着,护士小姐坐在了走廊上的长椅上。

    赵东阳并没有立刻进去,从来没有探听别人**的他,这次不知道为什么,特别想听听雷捷的丈夫一直没完没了的说些什么。

    10米远的距离对于现在的赵东本不算什么,男子的话一句不落的传进了他的耳朵里。

    “小捷,你答应我好了,如果不是我真的有难,我怎么可能大老远的来找你?你就帮我这一回啦。”

    病床上的雷捷一语皆无。

    可那男子却根本不在意,乾笑了几下又到:“我的好雷雷,你就帮我一次啦,不要忘了我们当初可是有约定的啊,只要我们不入,你就要负责我的一切开销,你现在躺在医院有学校负责你的吃喝没关系,可你不上班没有薪水给我,我拿什么活啊,再说……”

    “够了!”雷捷终于无法忍受,轻喝了一声打断那男子的话。“安强,我已经说了,我的所有收入都寄给了你,你还想要我怎么样,现在我一分钱也没有,你说什么都没用。”

    “嘿嘿,雷雷,你骗得了别人可骗不了我啊,我来的时候可是亲眼看见住的病房可是连浴室都有,而且还有几个护士专门看护,那里的房价可不低啊,而且我打听过,在你的医院的帐户上,可是还有10几万,听说是你的一个小并头掏的钱,我说的没错吧,你把那些钱取出来给我不就行了。”

    “你……”雷捷没想到安强在大庭广众下竟然能说出这么无耻的话。“你……你休想,我的钱可以都给你,但那是我学生的钱,你不用做梦了。”

    “嘿嘿。”好像早知道雷捷会如此说,安强冷笑了几声道:“雷捷,我可再说一次,我们可是合法夫妻,只是有约定你答应养我,我才到现在还没碰过你,如果你毁约,我可是不介意今晚就和你在这里入啊。”安强说着,干巴巴和鬼爪一样的枯手慢慢的向雷捷的大腿『摸』去。

    而就在这时,一只有力的大手突然从旁边伸了出来,正扣在他的脉门上。

    “朋友,你不要太过分啊。”冷冰冰的声音从安强背后响起,他转过身看去,就见一个年纪不大的男生正用杀人的眼神看着自己,两道目光犹如实质一样,好像随时都可以刺穿自己的身体。

    “你……你是什么人?”

    “好说,我就是雷老师刚才提到的学生,赵东阳。”说着话,赵东阳扣著安强胳膊的手猛地一用力,整个病房的人都听到“嘎叭”一声轻响,紧跟着安强“嗷”的一声惨叫,一下跌倒在地上昏『迷』不醒,整条右手的小臂软软的扭曲在身边,就好像一条恶心的『毛』『毛』虫。

    赵东阳很无辜对着周围的耸耸肩。“大家都看到了吧,我可是无意的啊。”

    “没错,我们都可以作证,是这小子太没用。”

    “对啊,我们都看见了。”

    病房中到处是一片的热情的喊声,里面还夹杂着雷捷隐隐的哭泣。

    轻轻的把康乃馨放在雷捷身上,赵东阳连犹豫都没有犹豫,一把将雷捷抱了起来。虽然没抱过雷捷,但赵东阳知道原来的雷老师一定不会如此瘦弱,抱在怀里,赵东阳觉得雷捷轻飘飘的好像根本没有分量,看着雷捷苍白的脸,赵东阳不由一阵的心痛,所以走路的动作非常的轻柔,生怕雷捷再受到一点伤害。

    “赵东阳,你……你干什么,快把我放下。”

    “嘘,不要说话雷老师,你现在气血很虚,需要好好的修养可治疗,我现在就送你去特护病房。”

    “不用了,其实我在这里也挺快乐的。”

    赵东阳以为雷捷在心疼钱,也懒得解释,继续向外走去。但让赵东阳没想到的时,就在他抱着雷捷经过两旁的病床时,所有的病人都无一例外的起身向雷捷道别。

    “雷小姐,祝你早日康复啊。”

    “雷小姐,真羡慕你有这么好的学生,祝你快点好起来啊。”

    “雷小姐,谢谢你的帮助,有时间记得回来看看我们啊。”

    看着一张张真诚的脸,赵东阳竟有种鼻子发酸的感觉,他终于明白为什么雷捷会说在这里快乐。

    眼看走到了门口,赵东阳猛地回过身。“各位,谢谢你们照顾雷老师,我向大家保证,一个月之内,我让这里所有人的病都完全康复。”

    没有人指责这句发神经一般的大话,而全部人都对着赵东阳善意的点点头,目送着他抱着雷捷走出了病房。

    在护士小姐的帮助下,赵东阳很轻松的办完了转移手续,等赵东阳回来,雷捷已经在几位护士的帮助下梳洗完毕,整个人的精神看上去一下好了很多,脸庞也在苍白中多了一丝红润。

    轻轻的在雷捷旁边坐下,看着雷捷娇好的面容,还有单薄的病服下掩饰不住成熟的,赵东阳无法将面前的尤物和无耻的安强联系在一起。

    心中的疑问越来越大,可几次想开口时,都在最后一刻退缩了,而还为刚才的两人的举动有些羞涩的雷捷也选择沉默。

    最后还是赵东阳打破了沉默。“雷老师,这么长时间没来看你,真不好意思,实在是因为碰到一点事,请你一定要原谅啊。”语言虽然机车,但在现在这个场面下却最是适合。

    “没关系的,田雅丽经常来看我的,如果不是你们,我早死在路上了,是我应该谢谢你们才对。”说到这,雷捷不由自主的『摸』了下头顶上的伤疤。“赵东阳,你知道那个攻击我的凶手什么样了,有没有被警方抓到?”

    赵东阳一直想问这个问题,听雷捷说起,忙问:“雷老师,那你还记不记得凶手长什么样?”

    重重的点点头,雷捷道:“我一辈子也忘不了,那天我准备上街买些资料,刚出学校就感觉有人跟踪我,然后我就看见一个长得很漂亮的女人从我身后攻击我。”

    “那你还记得她用什么东西攻击的吗?”

    想了想,雷捷道:“好像是一个铜棒,因为我很清楚记得那个棒子回过来的时候还闪着黄『色』的光芒。”

    “这就对了。”赵东阳立刻在心里肯定那个攻击雷捷的女人就是小元基太,因为赵东阳在她的藏宝室看到过一只同样的降魔锏。

    想到这,赵东阳忙道:“雷老师你放心好了,这个凶手我亲眼看到已经被抓到了。”

    “真的?”雷捷不由兴奋的坐起身来。“这可是太好了,我出院了一定要亲自谢谢那个抓到凶手的警察。”

    赵东阳笑了笑,小元基太虽然是被抓,但却不是被警察抓到了,只不过这话没法说罢了。

    看雷捷情绪好了一些,赵东阳又想起刚才悬而未决的问题,小心的问道:“雷老师,刚才那个叫安强的男人到底是谁啊,我听他自称是你的丈夫啊。”

    本以为雷捷一定会大骂几句,或是哭一场,可没想到她居然很平静的说:“他说得没错,我们确实是夫妻。”

    “这……。”赵东阳一下愣在了那里。“这……这么可能,那个人根本配不上老师你。”

    “算了,有什么配上配不上的,是女人都要嫁人的,只不过我运气差了一点而已。”见赵东阳还要问,雷捷一摆手:“别问了,我不想再提他,我们说点高兴的事吧。”

    突然想起赵东阳刚才的豪语,雷捷突然莞尔道:“赵东阳,在学校的时候可没发现你还会说大话,你刚才答应大家要治好他们的病,到时候你实现不了怎么办?”

    早知道雷捷有此一问,赵东阳笑道:“怎么会,我既然说出来的事就一定可以办到。”

    “什么?难道你真的有把握治好他们的病?可是他们……”雷捷不由想到病房中的十几名病友,虽然有些只有有钱还可以治的好,但就像隔壁的大姐,那可是下半身瘫痪的绝症啊。

    赵东阳怎会不知道雷捷的心思,笑道:“雷老师,你不用担心,我说可以治疗就一定可以,而且方法并不是和你想的那样单纯的花钱,我另有其他办法?”

    “哦?”雷捷饶有兴趣的看着赵东阳。“看不出我的学生里还有一个小神医,那你能告诉我时什么方法吗?”

    “嘻嘻,现在不能,等到时候你就知道了。”赵东阳说着站起身来,“雷老师,我还有些事,今天我不能陪你了,不过放心,假期我不回家,我会常常来看你的。”

    “这样啊,你要有事那快忙你的,我这里很好。”雷捷嘴上虽然如此说,但眼神中的失望却自然流『露』出来。

    赵东阳看在眼里,真想冲口说:我不走了。可想到还有数不清的事要办,只好惟心的道:“雷老师,那我走了,你要多注意身体。”

    生怕自己一个心软改变主意,不等雷捷有何表示,赵东阳转身走出了病房。

    等除了医院,赵东阳就看见司机正满脸焦急的在门口向里面张望,一见到赵东阳终于出来,这就代表他的生意可以继续,要知道想赵东阳这样大方的金主一般很少见到的。

    司机高兴的迎了上来。“先生你终于出来了,你的朋友没事吧。”

    “没事,你把我送回酒店就可以回去了,然后晚上六点再来接我。”

    “啊!”司机心里一沉,本以为生意没得做了,可听到赵东阳晚上还要继续用车,司机马上又高兴起来。“好的,到时候我一定准时到。”

    回到宾馆正好是午餐时间,和侠女、米乐两人吃过午饭,赵东阳拿给米乐几万块钱。“米乐,你和侠女下午上街转一转,眼看再有10几天就要开学,你们趁这几天买些适合自己穿的衣服吧!”生怕米乐反对,赵东阳特意把“适合”两字着重强调了一次。

    “哼,不用你的钱。”米乐瞪了赵东阳一眼,转身离开。

    对着空气举着钱的赵东阳,无奈的摇摇头。“不要正好,给我省钱了。”

    又把侠女劝的不再纠缠自己,赵东阳终于回到房间,他要好好为晚上的聚会准备一下。

    那就是睡觉。

    昨晚和周福的夺宝夜行记已经几乎把赵东阳的体能吸干,再加上整整一上午和谭勇的,赵东阳的脑里、体能已经有些透支,所以在晚上之前,赵东阳必须尽快恢复过来。

    赵东阳很清楚这个看似普通不过的宴会,却对于自己太重要,如果顺利,在明天太阳升起的时候,自己就会成为城市里的有一个新贵。

    怀着美好的憧憬,赵东阳沉沉的睡去了。

    整整4个小时的睡眠,赵东阳的体力已经恢复了七七八八,虽然还想睡一会,但刚才的一通电话,让赵东阳的睡意全无。

    “赵东阳,你……你快来救我!”刚才电话里米乐惊恐的声音还在赵东阳的脑中徘徊,他实在想不出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恶魔少女发生了什么事,居然声音都会颤抖。

    而就在赵东阳想问问清楚时,电话突然断了。赵东阳首先想到的这是米乐故意设计好的恶作剧。

    看看表已经差一刻就要6点,赵东阳真有心不去管米乐的死活,因为毕竟晚上的宴会对他来说太关键了,不光可以赚到一大笔钱,而且有个神秘的宝器,更重要的是如果能凭借一己之力,将沸沸扬扬的水库事件画上圆满的句号,那他在城市里的风水界想不出名都难,这绝对为他今后的卦馆开张有莫大好处。

    可转念又一想到侠女,赵东阳的心又硬不起来了。

    “我『操』!”赵东阳狠狠的在床上砸了一拳,拨通司机留的电话。“马上来宾馆门口等我。”

    当赵东阳走出宾馆的时候,“林肯”也以极快速度赶到了。“先生,你是不是有急事?还没到六点啊。”

    拉开车门走了进去,赵东阳沉著脸道:“别废话,等下你有多快就开多快,我给你算双倍的工钱。”

    “好勒!”司机欢呼一声,有外快赚的事他一向喜欢,更重要的是,他终于有机会可以全速驾驶这辆林肯车了。

    一脚油门踩到底,10米的车身在宾馆院内一个急转驶出了大门,轮胎和地面的巨大磨擦声几百米外都能听到。

    “先生,我们现在去哪里?”司机还为刚才表现出高超的车技而激动,一边保持着告诉行驶,一边兴奋的问。

    “往市场中心开,等下我告诉你地点。”赵东阳说完就已经在旁边的座位上布下了拿手的勘命局,几分钟之后,赵东阳已经从卦象上确定出了米乐的位置。

    “司机先生,市中心的商业城,要快!”

    “你就瞧好吧!”一有了目的,司机眼睛一亮,脚下离合器一踩,右手直接拨到了最高速档,庞大的林肯一声轰鸣把速度又提上了一个台阶。

    中心商业街,是整个城市里最繁华的地方,一千米不到的街道却拥有了所有可以想像出的所有娱乐活动。

    五分钟之后,在司机高超的车技下,赵东阳乘坐的林肯车停在了商业街的北口。而和往日人头攒动的景象完全相反,整条商业街竟然冷冷静静,所有的店铺无一例外的关上了卷闸,只留下绚丽的霓虹灯在孤独的闪烁,清冷的街道上竟透着一股肃杀之气。

    “先生,这……这是怎么回事?”没有了来时的兴奋,司机声音颤抖着问着。

    “哼!”赵东阳冷哼了一声,喃喃道:“真是好大的场面。”说完赵东阳眼中精光一亮,掏出一把钱看也没看递给司机。“司机先生,你就停在这里好了,一会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过来。”说完赵东阳拉开车门,刚要下车,突然想到什么,扭头道:“你不要熄火,一旦发现什么危险,你先跑。”说完赵东阳重重的把门关上,向霓虹灯照不到的黑暗里走了过去。

    在刚才来时的路上,赵东阳已经算出米乐和侠女真的遇到了麻烦,可他怎么也没想到麻烦这么大。

    一走进商业街,赵东阳就看见在几百米远外,七个人拿着奇怪的兵器的黑衣人,正挥舞着对着围在中间的两个一男一女的年轻人攻击,与其说攻击,倒不如说调戏,手上奇怪的兵器总能够准确的在一次攻击中将两人的衣服撕开一条口子。而在七人之外,还有一个老者像旁观者一样微笑着看着这一切,时不时向中间的两人说上几句。

    “米小姐,我不知道你有什么好拒绝的,那人和你非亲非故,只要你答应把他身上的宝器给我偷来,我就放过你,还有你的女朋友,这样的交易很公平吧。”每个字都说的很清楚,可让人一听就知道是个外国人。

    “你……你休想!”过度的战斗已经将米乐的体力消耗的所剩无几,可她仍然还在坚持着将道源枪的绿光『射』向周围的七名大汉,可眼看绿光就要碰到他们时,却总在最后一刻奇迹般的被他们躲开。

    “米小姐,我再问你一次,你到底同不同意?”老者依然不急不缓的问着。

    “不同意,就算杀了我也不。他虽然是个混蛋,但我说什么也不会向你们这些外国人屈服的。”

    老者不由摇摇头,转过头对侠女道:“小姑娘,那你呢?”

    侠女一句话也没说,只是坚持住让自己一口内力不散,虽然有些徒劳,却是无比坚定将『荡』气掌一下一下的的向周围的七人拍去。

    老者冷笑几声,“真是些愚昧的家伙,难道你们认为可以轻易的死去吗?这样的美好的场面,我们可是不介意和两位姑娘共渡巫山之好啊。”

    说完,老者紧跟着对着那七人哇啦哇啦了一通。七人一听,突然大笑几声,攻击顿时猛烈了起来,『潮』水般的攻击下,米乐和侠女身上的衣服一点一点的变成了碎布。

    赵东阳在一直在旁边冷冷的看着,他早看出那七人虽然单个都怎么厉害,可组合在一起,攻击威力却成倍的增长,比米乐高出不是一点半点,就算加上侠女也没用。可偏偏他们可方位、角度把握的很好,一直没有出杀手,而更是像做一场游戏。

    赵东阳心里冷哼一声,他当然知道老者口中的“他”还有米乐说得混蛋都是指自己。“原来竟然是冲着我来的。”但让他有些意外的是,侠女为自己拼命还可以理解,可让他没想到的是,米乐也会如此。

    眼看米乐和侠女在七人织成渔网一般的攻击下再也难以支撑,赵东阳和鬼魅一样,借着黑暗悄悄向战斗中的众人移动过去,同时手也『摸』向口袋中的香烟,可想了一下却抽出了背后的算筹手杖。

    眼看那七人就在眼前,赵东阳猛喝一声:“离魂阵,给我破!”手杖砰的一声炸开,在空中已经结成了阵法,直向那七人『射』去。

    赵东阳一出手就用上了目前为止自己的最强攻击,同时身体一晃身,已经穿过七个人的封锁线,来到了米乐和侠女身边。

    “啊”突然的变化让米乐吓了一跳,等看清来人,米乐嘴角抽动了一下,突然叫道:“混蛋,你怎么来了,快跑,这些外国人要抢你的东西!”

    “呵呵!”看着周围正手忙脚『乱』的阻挡着算筹的七个人,赵东阳道:“就是他们吗?哼,哼,还不够资格。”

    “啪啪”一阵掌声传来,就见一直没有动作的老者,突然大笑着道:“哈哈哈……能将小元基太轻松抓到的人果然厉害,请问先生你怎么称呼?”

    赵东阳一直留意着老者的举动,就见在他拍手的时候,每拍一下,算筹对那七人施加的压力就小了一份,当老者走到身边时,那七人已经完全占了上风。

    看着面前貌不惊人的老者,赵东阳知道这是他至今见到过的最强对手,知道算筹已经占不了便宜,赵东阳手一挥,将算筹收回,又变成了手杖的模样。

    “我是无名小卒,名字不说也罢,要是没什么事,我们可以走了吗?”

    “等一下,先生你不说名字没关系,但你手里的东西却要给我留下,另外在告诉我小元基太现在在什么地方,我就放过你们。”

    “这样啊,我考虑一下。”赵东阳说着,背着手在地上踱起步来,几个来回之后,偷眼见老者转身和另外七人说些什么,赵东阳一步来到米乐面前,悄悄说道:“入口有车等,一会快跑,别管我。”

    说完,赵东阳不等米乐答复,一侧身走了过去。

    “先生,你考虑的怎么样了?”老者笑眯眯的问。

    皱着眉头,装出很不舍的样子,赵东阳叹了口气道:“哎呀,我知道我不是你的对手,但你能不能保证,只要我把东西给你,你就放我们走?”

    “没问题,我绝对可以保证。”老者眼睛不由一亮,他虽然自问可以赢的了赵东阳,但从赵东阳刚才的一手,他也知道过程一定不容易。

    “哎,好吧,既然这样,那我就给你了。”赵东阳说着把算筹递了过去。

    “呵呵,太好了。”老者说着伸手就要去接,可伸到一半却又缩了回来。“嘿嘿,我还是小心一点好,你扔过来吧!”

    赵东阳暗呼了声可惜,可心里却冷笑一声:“难道这样你就能逃得了?”想到这,赵东阳听话的把算筹抛了过去。

    一把抓住手杖模样的算筹,老者立刻放声大笑:“你们中国有句俗话,识实务者为俊杰,小朋友,你就是骏杰,好了,你们现在可以走了。”

    点点头,赵东阳推了米乐一下,后者马上会意,拉着侠女跑向了停放汽车的入口处。

    “咦?你怎么还不走?”老者奇怪的看着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赵东阳。“你还有事?”

    “对啊,我想看看一颗炸弹在人手里炸开会是什么后果。”

    “炸弹?你到底在说什么?”老者说着沉下脸问道,可猛然间好像意识到什么一样,“啊呀!”叫了一声,就把手中的算筹往一旁丢,可惜还是晚了一步。

    就见算筹在他出手前的一刻,突然爆发出一阵难以想象的巨大轰鸣,整个算筹结成的手杖真的好像一枚炸弹一样猛地炸开,55枚弹皮没有悬念的全部打进了老者还有另外七人的身体里。而最惨的老者在爆炸的一刹那,双手已经变成了肉泥。

    原来就在刚才收回算筹的时候,赵东阳已经把算筹的顺序完全重新变化,新组成的阵法是一个强大的爆发阵,虽然从外形看还是一根手杖,但『性』质却成了一枚强力炸弹。

    看着计划顺利实现,赵东阳不由放声大笑起来。“哈哈!我看你们再嚣张。”同时抬手将算筹再次收回,他准备再次一击将这些人彻底制服。可诡异的一幕就在这时出现了。

    “嘿嘿,狡猾的中国人,我们是不会放过你的。尤吧~”就听那老者突然念了声奇怪的口诀,然后右脚猛地在地上一跺,一股黑烟“腾”从脚下升起,紧跟着八人就这样消失了。

    “我靠,居然是忍术!”赵东阳不由想起周福的提醒,心道:“看来这些日本人果然有些邪门。”

    思索着能不能找一种可以破解忍术的方法,赵东阳回到了车上。

    看看表,这时已经快6点半了,虽然凭借司机的车技还是有可能赶得上聚会。可又看着身上破烂不堪的米乐、侠女二人,赵东阳知道今天的宴会说什么也准时去不成了,这就意味着初次见面就要给那个神秘客人留下个不好的影响。

    明知如此,可赵东阳却没有更好的办法。长叹一声道:“司机先生,我们掉头会宾馆吧。”

    “等一下!”米乐突然喊了一声,然后也不说原因,拉开车门跑了出去,不大一会又跑了回来,可手上却多了五六个大大的口袋。

    “这是什么?”赵东阳不由奇怪的问,说着伸手拉开口袋看去,发现原来竟然全是新买来的衣服。

    “这些都是你们下午买的吗?”

    “对啊!有好多我好喜欢啊!”侠女说着已经从口袋挑出几件,开始在车厢里换了起来,吓得赵东阳赶忙把挡板放下。

    “东东,你看这件好看吗?”很快穿戴整齐,侠女左右晃了晃向赵东阳征求意见。

    “好看!”赵东阳不用看也知道侠女穿什么都会漂亮,只是在同时他心里好像抓住了什么。

    “那这件呢?”侠女又换上了另外一件。

    “嗯,很漂亮!”看着一身长裙的侠女,简直和仙女相似,赵东阳不由眼前一亮,不由赞叹道:“真是天生尤物啊!”

    突然赵东阳目光停在侠女高耸的双『乳』,紧跟着又看了看旁边同样一脸羡艳的米乐。赵东阳觉得自己已经接近答案了。

    “天生尤物?”嘴里默念着,赵东阳心头突然一动,一个大胆的想法浮现在脑海里。“对啊,为什么我没早想到,有这么好的帮手不用,真是浪费。”

    想到这,赵东阳赶忙把挡板升起,对着司机道:“快,用你最快速度赶到文昌街,快。”

    司机答应一声,一直没熄的车马上动了起来。

    放下挡板,赵东阳连忙对侠女道:“侠女,快换衣服,这件不要,换一件短一点的裙子?”

    “为什么?难道这件不好看吗?”

    “不是啦,这件很好看,但我要你更好看。”说着赵东阳简单的把自己构想说了一次。

    米乐听完,看赵东阳的眼神全是不屑,嘴里喃喃道:“真是卑鄙!”

    赵东阳懒得和她解释,继续给侠女讲解。“侠女,你听懂了吗?”

    “东东,你说得动作和要说的话我都记下了,可为什么要这样做啊,难道我做几个动作他就能听我的话吗?”

    赵东阳心道:“那是当然,让他死都愿意。”但知道要让侠女明白不是一两句话能说清楚的,摆摆手道:“你不要管,反正你照我的话做就行,如果成功,到时候我再买好多漂亮衣服给你。”

    “真的啊,那我听你的。”侠女说完,按照赵东阳的话换好了一件几乎贴身的热裙,娇好的身姿完美的展现了出来。

    而就在这时,谭勇的家也到了。

    赵东阳这还是第一次来谭勇的新家,习惯『性』的看了下风水,虽然整个建筑不算什么风水上佳之作,但也同样没什么大的漏洞,这样的格局下,依谭勇的命格能够喜事不断也可以理解。

    这时听到汽车声音,谭勇在一个陌生人的陪同下从房间里接了出来。

    “兄弟,你怎么才来啊,我和程先生都等了你好久了。”谭勇略有不快的说着,同时把身旁的那个陌生人介绍给了赵东阳。“这位是程焘先生,手里可是大权在握啊!呵呵!”

    赵东阳端详了程焘几眼,不卑不亢的道:“程先生,真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实在是刚才有点有事情。”

    只是在“林肯”停了几秒钟,程焘的目光直接从赵东阳头上『射』向空中。“嗯!知道赵先生很忙,其实真的有事打个电话就可以,省得让我们这些闲人等了。”

    带刺的话让赵东阳听得很不舒服,很明显他是在故意为难。

    谭勇也没想到程焘会如此说,愣了一下,忙道:“哈哈哈……既然来了就好,来,来,里面谈吧。”

    “哈哈……大哥稍等一下,我自作主张把我表妹也带来了,她刚下飞机,我刚才就是去接她才耽误了。让她一起进来好吗?”

    这下连谭勇也有些不快,走近几步,以程焘刚好听不到的声音道:“兄弟,今天可不是开酒会,我们可是有正事要谈,让司机送你表妹去宾馆吧。”

    赵东阳怎能不知谭勇的心思,微笑着听谭勇说完,突然高声道:“哈哈哈……这样啊,那我就替表妹谢谢大哥你了。”

    这一来,把谭勇弄的有些糊涂起来,而让他更吃惊的是,就见赵东阳走过去拍了拍车窗道:“表妹,快下来吧。”谭勇再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赵东阳话音刚落,就听车厢之内,一个千骄百媚的声音柔柔的从里面传了出来,声音之甜美让在场的所有人心头都是一惊,同时心道:“是什么样的美女有如此好动听的声音。”眼光不由自主的充满期待的都集中在了车门处。

    “喀!”车门轻轻的打开一条缝隙,精心设计的停车位置使人们刚好看不到车里的状况,紧跟着众人就看到一条美丽到让人惊心动魄的**,从车厢里缓缓伸出来,雪白的肌肤、饱满的形状让所有人不由感到一阵口乾舌燥。

    紧接着是另一条腿伸出,众人心跳不由的加速,然后是半身,众人忘记了呼吸。就在人们以为自己已经死了的时候,一个明艳不可方物的绝『色』美女出现在了车厢面前,一袭火辣的短衣、短裙吧全身的所有部位都衬托到几乎完美,尤其在她的一双美目缓缓从每个人身上扫过时,无论男女,所有人都觉得自己在她面前是那样的丑陋和渺小,所有人都有种扑到在她面前膜拜的冲动。

    唯独除了赵东阳。像一个导演一样欣赏自己成功的作品,赵东阳笑眯眯的看着众人如痴如狂的样子,赵东阳终于知道什么叫颠倒众生,什么叫倾国倾城。看了眼已经完全入戏的侠女,轻摆腰姿,款款向众人走来,赵东阳发自内心的笑了出来:“侠女,加油阿,你就是今天主宰一切的神!”

本文网址:http://www.longtengshu.cn/book/0/346/22560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longtengshu.cn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