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灵异小说 > 神算天师 > 第一章 美人之计

第一章 美人之计

推荐阅读:流氓异界行大学流氓流氓公爵流氓足球经理爱情游戏:恋上一个流氓流氓大英雄流氓天下都市流氓将军重生之流氓少爷剩女撩人:狼君很流氓

    第一章 美人之计

    侠女这一出场,不光在场的数名仆人、保全看的目瞪口呆,就连谭勇这样沉稳老练的人都『露』出神往的表情,赵东阳看在眼里心中不由大喜,虽然知道侠女天生丽质,却没想到杀伤力竟然如此之强,心中也为这次的兵行险着而感到万分侥幸。

    大笑几声来到谭勇面前,赵东阳笑道:“大哥,小弟我自作主张,你可可不要怪罪啊。”

    谭勇这才回过神,连忙打了个哈哈,“啊,没关系,没关系。”说着拉起赵东阳的手对程焘道:“程先生,这位就是我和你说起过的好兄弟赵先生,别看他年纪轻轻,一身相学本领可是出神入化,你可要多指点指点啊,呵呵。”

    哪知程焘只是“嗯”了一声,连眼睛也不转一下,仍是两眼放光的盯着侠女。

    这是侠女已经款款走了过来,按照赵东阳先前的交代,娇滴滴的喊道:“表哥,怎么不去酒店,人家刚下飞机,感觉好累啊。”说着轻摆右手放在嘴边,仿佛疲惫不堪的样子,轻轻打了个哈欠,容貌娇媚,再加上千骄百媚的声音,连赵东阳听着都是心中一『荡』,更不用说第一次见面的程焘,顿时他眼里只觉的天地间就剩面前的美女。

    嘻嘻一笑,程焘忙抢上前几步。“这位小姐,酒店那种千人万人住过的地方,怎么配的上你这样美丽小姐,我看你是第一次来本市,如果不嫌弃,就让我尽尽地主之谊,等一下我们先去几个好玩开心一下,晚上就在我的新购的别墅休息。”

    这话里的意思在场的人谁都听得出来,谭先生更是一愣,没想到程焘竟然会无耻到公然向第一次见面的女生提出这样的要求,想要出言阻止,却突然想到女生终究是赵东阳带来的人,不由眼光望向了赵东阳。

    赵东阳怎么会不知道谭勇的想法,可他非但没有生气反而在心里大笑几声,就在刚才见面短短几分钟里,赵东阳已从程焘的面相中对此人有了个大概的了解,就见程焘30虽左右年纪,面相猥亵,獐脑鼠目,再有双眉粗短,颧骨外突,鼻梁更是松遢不挺,不但是无福少财之人,更是把一切霉运都占尽了。

    但赵东阳马上想到,谭勇绝对不会请一个普通人过来,能在这里出现,又看到程焘趾高气昂的样子,猜也知道程焘的背景一定不简单。而同时赵东阳也注意到,在程焘的眉心偏左的眉梢处,有一颗黄豆大小的红痣,正处在“文官”的位置,这一来不仅所有霉运都被文官之星制约住,而且更使程焘左右上耳垂以及眉心的三处“吉星”有抬头之势,赵东阳不由心中暗暗称奇,随即明白,一定是程焘的祖坟的风水极佳,才使他不仅逃过霉运,而且更使他运交华盖,这样奇特的面相在他所见之人中还从没见过。

    奇虽奇也,但终究难脱其面相本质,再加上程焘刚才的拙劣表演,赵东阳心中冷笑,已经有了对付这登徒浪子的计策。

    见侠女在自己之前的指点下,和程焘言笑嫣嫣,直把程焘『迷』的三魂?g了两魂,就见程焘两只手不住的搓动,好像随时都会伸向侠女。

    赵东阳冷笑一声,对旁边的谭勇道:“大哥,今天我可是一片诚意来商量大事,连我表妹都顾不上送到酒店休息,就急匆匆赶来了,没想到有人却不这么想,既然如此,那今天的我就先告辞了。”说着赵东阳看也不看谭勇一眼,径直走向“林肯”车,走到一半喝了一声。“侠妹,我们走吧。”

    侠女答应了一声,对着程焘微微一笑:“程先生,表哥叫我了,我可要走了,等有机会再和你聊,掰掰啦。”柔声细语下,众人均觉的心中一『荡』,不知觉就想挽留住侠女,更不要说近在咫尺的程焘,看着侠女白嫩的小手对他挥了挥,然后逐渐远去,程焘仅剩的一魂也好像随着飞了过去。

    见侠女在赵东阳的搀扶下就要坐进车里,程焘突然猛地惊醒,想也没想的喊了一声:“等一下。”

    赵东阳走得极慢,为的就是等程焘这喊声,见终于等到,不由暗暗长出一口气,停下动作,扭身冷冷道:“程先生,你还有什么指教?”

    “这……”程焘愣了一下,刚才一喊完全出于下意识,现在赵东阳一问竟不知如何回答,但他能身居高位,却也并非单凭偶然,多年官场打拼的经验让他在一刹那有了对答之辞。

    朗声笑道:“哈哈,赵先生,我早听谭先生谈及过你的种种神奇,一直想见一面没机会,今天谭先生做东让我们有幸相见,怎么才一来就要走啊。”说话间,头转向谭勇方向,接着道:“老谭,是不是你这东家招待不周啊。”

    谭勇本就非常尴尬,眼见赵东阳一旦离开,今天的聚会就算是不欢而散了,赵、程两人本来就是陌路,最多事情不成以后还是老样子,再也不见就算了,可自己却还要和两人交往,不免要为今天这件事产生瑕隙。但要让谭勇调解两人弄不清为什么的矛盾,谭勇真有点力不从心。

    可现在见程焘突然变得殷勤起来,不由心花怒放,连声道:“对,对,一定是我招呼不周到,赵老弟,你千万不要见怪啊。”说着从台阶上走下,挽住赵东阳的胳膊向房间里请,程焘也在旁边招呼,可眼睛却不住的在侠女身上瞟。

    赵东阳脸上不『露』神『色』,心里却是大笑不止,眼见两个大人物被自己玩弄于股掌之间,不由心中得意。装作盛情难却的样子,犹豫了一下道:“既然这样,表妹,那就再辛苦你一会,在车里等我,等我和两位先生谈完事情,我再送你去酒店。”

    侠女面带愁容道:“这样啊,那表哥你可要快点,一个人在车里好无聊的。”

    “嗯,我知道了。”赵东阳说着,作势就要关上车门,一旁却有人抢在前面拦了下来。“哎,等一下。”

    说话的人正是程焘。原来程焘一颗心早已经全部放在在侠女身上,本以为凭借自己的权势,还不是手到擒来,但几番交手却屡屡处在下风,这才隐约意识赵东阳才是真正的关键,眼见就要和侠女分别,他哪里会肯,就听他嘻嘻一笑。“赵先生,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小霞小姐初来这里哪能让她一个人在这里呆着的道理,来,来,一起进屋,喝杯茶总是要得。”他听赵东阳称侠女为“侠妹”,便以为是“霞妹”了。

    “这……”赵东阳犹豫了一下,这才道:“既然程先生盛情邀请,侠妹,那你也一起进来吧。”

    “哈哈,这样最好,这样最好,大家不要在这里说话,快往里请吧。”谭勇长出一口气,连忙把众人往房间里想让。

    走进谭勇的别墅,赵东阳就见谭勇的居所虽然不是什么豪华别墅,可装修却非常典雅古朴,尤其是房间的后墙,整个打通换成直通天地的玻璃墙,连上两楼的楼梯都是镂空,这样一来无论在房间任何位置都能看到屋后的花园,就着一点也看的出当初设计时的苦心。

    众人一边称赞一边顺着楼梯走上了二楼,来到一间别致的小屋,但见屋内无论地板墙壁,都是未经人工的岩石砌成,正中只有一张石桌,旁边散布着四五支石墩,陈设虽然简单,可说不出的清新自然,再有窗外便成花园,让人有种回归自然的感觉。

    连程焘一走进来都把目光从侠女身上移开了几分钟。“老谭,你可真会享服啊,难怪我听人说,你极少参加应酬,一下班就赶着回家,没想到你家中竟然藏着这样的洞天,真是让人羡慕。”

    说话时,已有人送上一壶香茶。谭勇亲自为众人面前的杯中满上,坐了下来。

    “呵呵,老程你就爱说笑,这都是我妻子准备的,现在她有了身孕,就是要心情顺畅才好,要是你真喜欢,只要让你干爹说一句话,把你调进省委,那样我们住的近了,你以后就每天过来可就方便了。”

    听谭勇这样说,程焘不由面『露』得意之『色』。“嘿嘿,调进省委还不是我干爹的一句话,可是我在基层干久了,自由惯了,才懒得到省委里,这个也要留神,那个也要注意,也只有你这样的人才受得了,要我一天就得憋死。”

    “哈哈,老程你这么一说,我还真羡慕你了,还是你这土皇帝逍遥啊。”

    程焘仿佛对“土皇帝”三字评语非常受用,脸上洋洋得意,眼睛却不由自主的望向侠女,意思好像在说:怎么样,我的身份不简单吧,以后只要跟了我,还不保你吃香喝辣,逍遥快活?

    可让程焘没想到的是,就见侠女好像完全没听见一样,只顾欣赏窗外的景『色』。

    程焘当下微微有些失望,可向来高傲惯的他马上又恢复如常,笑道:“晓霞小姐,谭先生这里风景虽美,但不免还是有些人工的痕迹,我倒有一个去处,那里不但风景如画,最难得的是还有一个奇观,而最佳的观看位置却只有少数人才有资格进去。”说话时神态非常得意,显然他便是这少数人中之一了。

    果然侠女被吸引,忙问道:“是什么奇观,我听人介绍过这里的一些风景,却没听说有什么奇观啊!”

    “哼,这个很正常,那个撩望点已经被隔离起来,不是特定的vip贵宾是进不去的。”

    “哦?那是什么地方?”这么一说,谭勇也来了兴趣,不由问道。

    “就是城郊的‘河中瀑’!”

    谭勇不由愣了一下。“河中瀑,那里的景『色』倒是不错,可……可算不上什么奇观吧。”

    程焘知道谭勇一定会这么说,哼了一声道:“普通人从一般角度看,那里自然景『色』一般,但如果在那个特定的撩望点看,那里不光气势恢弘,而且还能看到水势在下落时的几种变化,最奇特的是在正午阳光照『射』下,不仅看不出水势的下落,反而让观看者以为是水势逐渐升高,形成一个个巨大的水台,所以那里还有一个名字,叫做登仙台,意思是说,观看者在观看的时候便好像登入仙境,羽化成仙了。”

    “啊,原来是这样!”谭勇和侠女不由轻叹一声,『露』出神往的神『色』。

    程焘见状,又是一阵得意,正要再夸耀几句,突然旁边传来一声冷哼声。“哼,什么登仙台,我看过不了多久就要变成‘做鬼台’,表妹,你千万不要去哪里,那里非常危险,你千万不要去,否则你出了什么以外,你爸妈那里我可不好交代。”

    侠女一惊,说道:“表哥,为什么会这么说。”

    赵东阳只是冷笑却不再说话了。

    侠女幽幽道:“要真有什么危险,我只好不去了,只可惜看不到水势升高的奇观了。”

    程焘一直忍着没说话,见好端端一次和侠女出游的机会就要泡汤,哪还忍得住。“胡说,登仙台几百年前就有了,从来也没听说有什么危险,晓霞小姐,你不要听你表哥胡说。”

    “哼,我胡说,你让晓霞自己说,她有没有见过我胡说?”

    侠女点点头。“程先生,这你就不知道了,我虽然没见过什么登仙台,但我表哥说有危险,那一定就是有危险了,他一身相术高超,从来还没算错过的,我相信他。”

    眼见在心仪的女生面前?g了面子,程焘哪里受得了,况且登仙台他去过多次,哪见有什么危险,当下信心十足的道:“姓赵的,大家都说你相术高超,那我倒要问问你,这登仙台到底危险在哪里?”

    赵东阳先前做的种种布垫,就是为了等程焘这句话,见他终于问了出来,当下再不隐藏,一口气将自己的预测说了出来。“程先生,相信你比我更清楚,河中瀑马上就要修建一个水库,有这事吧。”

    “不错,这又怎样?”

    “不怎么样,修建水库本是利国利民的好事,但错就错在修建的位置大错特错,据我所知,河中瀑的地基极其不稳,每年都会下沉几厘米,而且最近又有人用炸『药』炸塌了河道下游,这样河中瀑的地基更加脆弱,试想水库建成之日,上亿吨河水屯积在里面,不等于藏了一枚巨型炸『药』?一旦水库地基坍塌,几亿吨河水倾泻而下,不要说区区登仙台,就连下游两岸的城市也会瞬间变成汪洋,难道这还不算危险吗?”

    赵东阳一口气说完,加上有凭有据,直问的程焘一时间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

    片刻,程焘这才道:“先不说你说的是真是假,就算真的,那水库一日没修好,危险也就不存在,我和霞妹明天去登仙台游玩一次又有什么关系,如果你怕,那不去便是了。”

    “嘿嘿,我去不去无所谓,就把我这表妹去一次还想去第二次,或许明年再来时还想去第三次,到时难道你带着她去汪洋中登仙吗?恐怕你就算你想,我们也难将你从狱中救出啊。”

    “什么狱中……”程焘本想强辩几句,可猛然想到类似后果好像在哪里听过,如果正是如此,别说坐牢,可能命都要保不住了,登时汗水顺着鬓角流了下来,想要详细询问一下赵东阳,却又咽不下这口气,一时房间里气氛僵在那里。

    一旁的谭勇万想不到事情竟会如此,本想撮合二人一起合作,自己也可以从中得个人情,哪想到尽成了这种局面,眼看不说话是不行了,忙道:“两位老弟,你们消消气,我看你们都是一片好意,不如坐下来好好商量一下如何。”

    “哼!”二人却是同时一哼,显然都不卖他的帐,正在尴尬之时,突然侠女一叹,撒娇道:“表哥,人家越想越觉得那个登仙台神奇,我知道你最有办法了,你帮帮我啦,让我去看看吗?”

    似嗔似嗲的声音传来,在场的人无不心中一『荡』,气氛也随之松弛下来不少。

    赵东阳口气缓和些道:“造福人民的事我当然想做,可办法虽有,可我不过是个普通老百姓,只是修建水库毕竟是大事,『政府』不配和,我有什么办法?”

    “谁说不配合,你又没问过我你怎么知道我的想法?造福人民的事不见得只有你会干。”程焘马上抢白道,俨然是一副『政府』的代言人的派头,只是口气已经比刚才缓和了许多,而且又承认了赵东阳刚才的见解,这已经算是极大的让步了。

    侠女立刻拍手叫好。“哈,我就知道程先生一定也是个大好人,但不知道怎么才能让『政府』采纳我表哥的办法?”动作之下,本来就短小的衣裙立时有大片香肌暴『露』在空气中,直把程焘看的两眼放光。

    使劲咽了下口水,程焘略微收回目光道:“哼,我程焘不是『乱』说,在这件事上我说句话我还管点用的,实话和你们说了吧,水库的修建我就是总负责人,而且不见得只有赵先生懂得未雨绸缪,我早之前就已经悬赏高人来解决水库的隐患。”

    说到这,程焘见侠女眼中『露』出失望之『色』,心道:“不让姓赵的小子来做这件事倒显得我小气,刚好还没找到能解决水库隐患的风水高手,就便宜了他,正好省了我一笔悬赏金。”想到这,程焘豪爽的道:“既然今天见到赵先生这位高人,我也不去再找其他人,就请赵先生和『政府』合作,解决了水库的隐患,也好帮我为下游两岸居民做件好事。”

    瞟了眼见他还有犹豫之『色』,程焘便看向侠女,那意思很明显:要是你表哥不答应,可是他小气,不管我的事啊。

    果然侠女马上会意。“表哥,你就答应了吧,毕竟这可是件大好事啊。”

    赵东阳恨不得立刻答应,可生怕程焘起疑,装模作样的长叹一声,赵东阳这才道:“好吧,既然程先生这么有诚意,那我就帮他这个忙,不过要完成这件事,我还需要几件东西。”

    “这下好了,这下好了,我很快就可以去登仙台了。”侠女说着,好像情不自禁一般,一把拉住程焘的手道:“程先生,我都等不及了。”

    这一握不要紧,程焘的本已归位的三魂七魄一下又被一双玉手勾走了,美人当前,当下好奇登生。“好,你只管开口,什么事我保证办到。”

    赵东阳吞吞吐吐道:“这个……这个,只怕有些难啊。”

    “哼哼,难?你问问老谭,在这市里,我程焘还不知道有什么叫难的?”说着悠闲的端起茶杯品起了香茶。

    谭勇忙接口道:“是啊,程先生可是实权在手,不比我这虚名啊。”

    赵东阳送了一口一样。“这样我可就放心了。”思索了一下,赵东阳接着说:“要解决水库的隐患其实方法不难,难就难在工程浩大,第一,我需要一张5亿元的支票任我使用。”

    这时程焘刚好喝了口茶在嘴里,一听这话,一口没咽下去就要喷出,却见对面正是侠女,只好强忍难受咽了下去,倒有一半进了气管,但这样一来要说的话却没出口,竟好像默认了一样。

    赵东阳说完不作声,好像再等程焘的答案一般,见他快要回过气来,微笑着点点头,说道:“那我再说第二件……”这样一来第一件事便就这样定了。

    赵东阳接着到:“由于工程巨大,不是我能力不够,但我为了以免万一,还请程先生为我寻找一件风水法宝,用后定当归还。”

    这时程焘已经回过气来,听赵东阳要了钱还要法宝,刚要拒绝,又听到用完要归还,便放下心来。“这也没什么,等下我便拿给你。”可说完猛地醒悟:“不对,这不等于同意了第一件事的要求了吗?”

    可刚想辩解,赵东阳已抢先道:“那我可谢谢程先生,有了这两件东西,水库的隐患之日可除。”

    侠女也跟着拍手叫好。“太好了,这样我很快就可以去登仙台游玩了。”说话间自然免不了神情,握一握程焘的手之类的事情在所难免。可现在的程焘哪还有半点刚才的从容,心中不住的后悔:为什么今天要来这里,为什么又让我碰上这个美女,为什么这个美女的表哥偏偏是个风水师,越想越后悔,越想肉痛,一想到5亿元马上就要易主,一双三角眼不住的颤抖起来。有心爽约,可看到旁边的谭勇,知道若是那样做,这件事一旦传出去,就算有干爹关照,但自己再也别想在本市混下去了。

    脑中权益了良久,终于暗叹一声,自己安慰道:“5亿换一个美女回来,也算值了。”想到这,手指不受控制的掏出支票本,写下一串九位的天文数字。

    “赵先生,这里是5亿元了,法宝我这就去拿,只希望你能快点解决水库的隐患,不要让『政府』失望。”

    “一定,一定。”赵东阳说着接过支票,至此一颗心才放回心中,就好像一场豪赌过后,大胜之下,再也没了半点力气,目送程焘走了之后,再也支持不住,一跤跌坐在了石墩上。

本文网址:http://www.longtengshu.cn/book/0/346/22560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longtengshu.cn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