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书 > 灵异小说 > 神算天师 > 第二章 武者张五

第二章 武者张五

推荐阅读:龙王传说美食供应商圣墟一念永恒超品相师玄界之门大主宰银狐神级小卖部全职法师

    第二章 武者张五

    过了好半天,这才缓过力气来,瞟了眼面前的天文支票,赵东阳不由心中一阵狂喜,真想拿起来好好看看,却想起旁边还坐着谭勇。

    抬头见谭勇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心中一惊,忙道:“大哥,这次的事还要多谢你了啊。”

    “嘿,谢我干吗,我只不过是个中间人,是赵老弟的计策高啊。”

    赵东阳心中又惊,随即明白,原来一直少言寡语的谭勇竟然早看出了自己的手段,仔细回想了一下刚才的经过,竟发现如果不是谭勇配合默契,事情是否能成真的很难说,心下不由有些慌『乱』之后,但在瞬间赵东阳念头一转,却又重新定下神来,微笑道:“大哥,这件事办成我是不会忘记你的大恩的,趁着解决水库前,我挑选吉日就把贵公子接回来。”说到这赵东阳微微一顿,眼前桌上放着四只茶杯和一只茶壶,伸手全部拿在面前,给自己杯中倒满茶后,重新又将茶壶推给了谭勇。“另外等事情平息下来,最大的这份我一定给大哥准备好。”

    谭勇微微一愣,随即明白眼前的茶壶代表的价值将会是一亿以上,伸出去的手不免都有些颤抖。“老弟,那……那我可就不客气了。”说着把茶壶抄在手里,竟不顾茶水很烫,仰头就要往嘴里倒。

    “谭大哥,你难道很渴吗?小心水烫啊。”单纯的侠女哪知这一推一拿间上亿的交易已经达成,好意的提醒道。

    谭勇闻言和赵东阳相视一笑,大笑道:“是啊,我好口渴,也顾不上水烫了。”说着大大的喝了一口茶。

    谭勇放下茶壶,又和赵东阳说笑了几句,先前的默契配合,再加上刚才的顺利交易,两人的感情不经意间已经大大加深一步。

    说了几句无关紧要的玩笑,谭勇已经看出侠女不谙世故,当下不再顾忌,突然收起笑容,面带忧『色』道:“赵老弟,程焘此人心胸狭窄,你刚才的这场戏演的虽然漂亮,把程焘完全玩弄在股掌间,但程焘等以后明白过来,一定耿耿于怀,虽然他只不过是个地方干部,但他的干爹却在中央手握大权,万一要对我不利,那可怎么办。”

    赵东阳点点头。“这个问题我也想到了,不是万一,从程焘的面相我已看出他是气度不大,只是祖上庇佑,才让他有今天的风光……”

    没等赵东阳说完,谭勇拍手叫道:“这就对了,我听说程焘的父亲和他干爹是生死患难的战友,对他干爹更有救命之恩,所以才一再关照他,否则凭他的人品和能力怎么可能有今天的成就。”

    赵东阳就见谭勇说话时脸上虽然有忿忿之『色』,但眼神中却还夹杂着一丝的羡慕,心中不由一动,没来由的一阵烦『乱』,却说不出个原因,但后面的话却再没说出来,只是淡淡的道:“这个也没什么,事情过后我们小心一点也就是了。”

    谭勇本以为赵东阳一定有所对策,没想到却听到这样一句话,不由脸上微有失望之『色』,刚要开口询问,就听院门处脚步响起,竟是程焘又回来了。

    就见程焘脸上看不出什么喜怒,手中拿着个长型盒子走上了二楼,完全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道:“赵先生,这个风水法宝可是我托人花重金求来得,你一定要好好保管,用过之后马上还我。”

    “是,是!”赵东阳口上连声答应,他知道程焘一定是为今天的事心有不甘。口中说着,手上却一刻不停的将盒子打开,“啊呀!”竟然不由自主的叫出来。

    赵东阳现在风水造诣已经不低,再加上刚刚得到了意器算筹,一般的东西他也不会如此吃惊,可盒中的之物,竟然是他日思夜想的东西,就见在鹅黄『色』的锦缎上横着并排着九枚算筹,只看了一眼,赵东阳就知道和他那55枚算筹正是一副。

    赵东阳绝非贪得无厌的人,但平时总有些俗念,难免有时会想到凑起所有算筹,今日在突然之间这个愿望实现就在眼前,赵东阳的手不由颤抖起来,刚才拿到5亿的巨额支票也没有如此激动,数额虽大,可赵东阳自认为凭自己的实力想赚到只不过是时间上的问题,但凑起算筹却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事。

    一时之间,赵东阳竟然呆住了。

    就在赵东阳出神的几秒钟时间,在座的众人突然听到一阵清脆的玻璃声响,紧跟着一团人形灰影飞了进来,然后眨眼间桌上的盒子便不翼而飞。

    这个过程就发生在几秒钟的时间里,等众人反映过来,唯有玻璃墙壁上的一个大洞了。

    “啊呀,我的法宝!”最先反映过来的还是程焘,一步抢到玻璃墙上的大洞前向外张望,可那里有半个人影。“你们说话啊,都哑巴啦,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眼睁睁看着法宝从眼前消失,程焘突然发起火来。

    可换来的却是众人的一片沉默。

    赵东阳虽然没说话,可心里却开了锅,刚才这样的突发事件按理说自己的玄相功一定会有预兆才对,可竟然一点反映都没有。

    这样的事情已经不止一次发生,再联系刚才那人诡异的身法,赵东阳还是从那灰影中捕捉到了一丝熟悉的气息,能有这样的『色』身手,而且还是冲着法宝而来,赵东阳很自然的想到了那些神秘的日本人。

    想到这,赵东阳见程焘不住的在地上来回踱步,一会嚷着要报警,一会又说要去请高人,微笑道:“程先生,其实不必麻烦,我想我已经知道是什么人了。”

    “哦,是什么,你快告诉我,我马上派警察去抓他们!”

    赵东阳心里一阵的鄙视,但脸上没流『露』出来,依然微笑道:“没用的,这些人也是风水相师,但却是国外来的。”

    “外国风水师?”这次却是谭勇抢先问道。

    赵东阳点点头。“没错,我之前和他们交过手,所以对他们的手段比较熟悉,这些外国风水师很神秘,而且行踪不定,不过我有几个朋友却能找到他们。”说话时,赵东阳脑中不由出现周福的样子,如果能借到他的蝙蝠二号,找到九枚算筹根本不废吹灰之力。”想到这,赵东阳冷静下来,笑道:“程先生,这件事交给我好了,我肯定可以帮你找回来。”

    “不……”程焘本能就要反对,因为如果接受了赵东阳的提议,不就是在侠女面前认了输?可他转念马上想到,如果真的如赵东阳所说,那自己找回法宝的可能『性』简直微乎其微,倒不如把这个难题甩给赵东阳,而且刚好这个黑锅也让他背了。

    想到这,程焘马上改口道:“那好吧,本来这件法宝就是要借给赵先生的,既然你有办法,那最好不过,可是动作要快,不要耽误了水库的修建啊。”

    “这个请程先生放心。”

    虽说赵东阳应承下了这件事,但在眼前发生丢失事件,众人的兴致再也提不起来,又闲扯了几句,程焘首先告辞走了,连侠女也没再次邀请。因为在他心里认为,自己一出手就是5亿,什么样的女子也该动心了吧。

    只是他哪里知道,侠女心里根本就没有金钱这个概念。

    等程焘走后,赵东阳又和谭勇商量了一些准备道场的细节,约好在下周开学前接回谭勇的旧情人,这才和侠女告辞离开。

    坐在车上,直到车开出很远了,赵东阳这才把口袋中的支票掏出来仔细看了几遍,虽说这笔钱大多数还是要最终分给谭勇、校长等人,而且要想把水库的隐患处理的万无一失,相关花费一定少不了,但即便最后只剩下一个零头,那也是一笔赵东阳从出生到现在从未见过的巨款。

    一想到自己可以随便支配几千万,赵东阳哈哈大笑起来,想到无论跑车、别墅再也不是梦想,赵东阳才觉得第一次感觉人生的是如此的有趣。心情舒畅之下,连一旁的米乐时不时发出“卑鄙、无耻”的咒骂也感觉不那么刺耳了。

    这时林肯已经开出去很远,眼看就是一个岔路口,司机降下车速问道:“赵先生,我们现在去哪里?回宾馆吗?”

    “先不急。”赵东阳想起从山洞里出来后,每天几乎都是在和人斗智斗勇,没有轻松过片刻,现在左右无事,再加上刚发了笔横财,正好是个难得的机会。

    想到这,赵东阳道:“司机先生,我对这里不太熟,你载我们去一家这里最好的餐厅吧。”

    “好勒!”司机答应一声,加大油门向市中心方向开去。

    时间不大,林肯车稳稳的停在一家酒店前,司机道:“赵先生,这是本市算得最好的一家酒店,川菜尤其做的出『色』,你看怎么样?”

    说话时,赵东阳已经摇下车窗向外看去,就见这家酒店门前车水马龙,旁边的停车场中更停满了各式高级轿车,进出的宾客也都衣着光鲜,一看就知道是个高级消费场所。

    “好,就是这里了。”赵东阳一眼就喜欢上了,推门和侠女、米乐下了车。

    这时立刻有宾馆服务生跑了过来。“先生,请问您几位?”

    微微瞟了眼司机。“司机先生,你要没什么事,和我们一起随便吃点吧?”

    司机一愣,忙道。“啊,那可太麻烦您了。”

    对着司机摆摆手,赵东阳转头对那服务生道:“这样就是四位,请帮忙泊一下车。”说着,赵东阳学着电视上的样子递过去几张百元大钞。

    “好的,没问题。”服务生接过钱欢天喜地的开着车走了。

    “赵先生,你给他小费实在太多了。”赵东阳扭头一看,原来是司机。

    原来本以为又要饿肚子的司机,没想到赵东阳也会算上他,心中暗喜,见赵东阳出手就是好几百块,知道他定是第一次来这里,便好意提醒。

    赵东阳呵呵一笑,不好意思挠挠头。“原来给的多了啊,我第一次来这样高级的场所,不知道啊。”

    司机见赵东阳说话这样诚恳,不由也笑道:“赵先生,既然这样,那等下就由我来对付服务生,我经常载客人来这里,很熟的,其实刚才就算你不给他小费,他一样会给我没泊车的,等下进去你看我的。”

    赵东阳一笑,现在他身家上亿,几百元自然没放在眼里,只是不想让别人笑他没见识,于是道:“好吧,进去由你安排吧。”

    说话时,几人已经走进了酒店,亏得有司机这样的湖压阵,从进酒店门到落座的短短几十秒就有三四名服务生向他们推销各种服务,除了要了间包间,其他都被司机巧妙的拒绝了。

    “司机先生,多亏有你在,不然我真要被当作冤大头骗了。”一坐下,赵东阳就笑着说:“刚才你和他们说了句什么啊,我看那些服务生马上对你态度就变了。”

    “嘿嘿,那也没什么,我刚好知道这里老板的名字,于是我就说我是他们老板的朋友,他们自然对我态度不一样。”

    “哈哈,原来是这样,那你不怕刚好碰到那老板『露』了馅?”

    司机一笑:“这个当然不会的,这间酒店只不过是那个老板小小的一个产业,他怎么可能会在这里,所以赵先生你就放心好了。”

    赵东阳笑了笑也没再多问,便和三人开始点菜。

    司机因为毕竟是外人,只点了几样普通,而赵东阳则是什么贵点什么,反倒是米乐和侠女点的菜肴颇有特『色』。

    一番闲谈,菜肴很快便端了上来。赵东阳一举酒杯:“来,来,大家今天能聚在这里不容易,我们干这一杯。”说着一杯酒先喝了。

    借着酒兴,赵东阳一拍司机的肩头。“司机先生,我一直还没请教你的大名。”

    “什么请教,叫我张五好了。”

    “原来是张五哥,我这几天闲暇的时候就在想,凭你的车技绝对是万中挑一,为什么要在租车公司做一个司机而已,难道没有更好的出路了吗?”

    这一说,好像勾起了张五的伤心事,自己把酒满上,一口喝掉这才道:“不瞒赵先生你,早五年前我何尝不是你这样的想法,凭我张五的在部队学习的一身武艺到哪里还不愁混碗饭,可没想到在社会上晃『荡』了一年多,居然连一份工作都没找到,所有公司都看的是你的文凭,谁又会管你有什么本事?最后无奈下只有做个车夫的命了。”说着长叹一声,又干了一杯。

    “五哥,你说什么,你会武功?”赵东阳听完眼睛就是一亮,不由自主的看了眼旁边的侠女,果然发现侠女也停下了手中的筷子,正盯着张五。

    “是啊,我原先在部队干得就是搏击教练,后来又学过点古武术,武功我还是比较有自信。”说着,张五见赵东阳眼睛发亮,心中不由一动,奇道:“哎呀,我居然没看出来,原来赵先生你还是个内功高手?”

    “不,不。”赵东阳连忙摇手。“我可不是什么高手,练过几天而已,我这位表妹才是真正的高手。”说着一指侠女。

    侠女上车后,由于毕竟算是他半个雇主,而且男女有别,张五没仔细观察过她,现在这一看之下,却再也挪不开眼睛了。

    “这位小姐,你的任督二脉可已经走通了?”

    侠女点点头,脸上的兴奋之『色』溢于言表,自从山洞中出来,所见之人无不是夸她容貌秀丽、国『色』天香,竟然没一个夸她武功卓越的。现在碰上一个一眼就看出她内功高低的人,哪能不高兴。

    侠女道:“对啊,我也是前些天一个偶然的机会打通的,我看你也差不多快要打通了啊,我们来比试一下如何?”赵东阳这时才想起来,在山洞里侠女某天吃过方洪兽的脑浆后好像确实说过什么任督二脉之类的话,只是当时潜心研究算筹,没放在心上罢了。

    就张五叹了口气,摇摇头道:“小姐任督二脉一通,已经是一流高手,我哪敢和你比武。”

    “来啦,比一下吗,现在碰到一个会武功的好难得,我们点到为止!”

    赵东阳见张五虽然还在摇头,但脸上却有跃跃之『色』,笑道:“张五哥,那你就和我表妹做做样子,这里东西贵重,不要打破什么我可赔不起啊,呵呵。”

    其实张五早被侠女刚才那句“现在碰到一个会武功的好难得”正说到他心坎里,尤其还是个打通任督二脉的高手,怎么能不想试一试,就算打不赢,看看自己的差距也好,又听赵东阳也这样说,便道:“既然这样,那我和小姐过两手,还请手下留情啊。”

    “知道了。”侠女早就等不及了,一听张五答应,伸筷子就向张五的右眼点来。

    “好。”张五喝了一声,右手在椅子上一按,上身不动,整个人带着椅子已经跃到侠女的右手边,正好让开那一筷子,而同时左手也砍向了侠女的手腕。

    两人这一攻一守,快似闪电,赵东阳看的不由喝了一声彩,旁边的米乐也是看的出了神。

    这时侠女见筷子的长度优势已经没有,索『性』丢到一边,两张上下翻飞和张五斗在一处,看在赵东阳眼里就好像两只白『色』的蝴蝶围在张五身边。

    再看张五,知道自己功力不敌,所以从一开始就用上了守势,一套军警拳在他手中用的是大开大阖,虎虎生风,仗着自己拳长力猛,七八拳还能反击一拳,也并非被侠女一味的抢攻。

    这一场比斗直打了十几分种,双方仍是拳来掌往,谁也不见败势。这时赵东阳已经知道张五确实是有真才实学,虽然未必胜的过侠女,但也是不可多得人才,不由生出结交的念头。

    想到这赵东阳大笑道:“好了,你们二位武功是旗鼓相当,来,来,菜都要凉了,都停手吧。”

    哪知他不说这话倒算了,侠女最是心高气傲之人,而且对武功最是自信,明知张五功夫不如自己,却久攻不下,已然心烦意『乱』,听赵东阳这么一说,顿时更怒,哪里再顾得上是什么比试,大喝一声,身体“腾”得从椅子上跃起,左手握住右手手腕,右掌对着张五凌空劈下。

    一旁的赵东阳就是哎呀一声,他赵东阳认出这是侠女的绝技“『荡』气掌”,在山洞中不止一次见识过,眼前已经到了张五头顶,不由站起身喊道:“侠女,不要。”

    可惜已经晚了。就听“砰”的一声闷响,张五和侠女已经拳掌相交一处,张五连哼也没哼一声,身下椅子“咔喳”一声碎成几半,人也倒在了地上。

本文网址:http://www.longtengshu.cn/book/0/346/22560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longtengshu.cn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