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书 > 灵异小说 > 神算天师 > 第三章 尽释前嫌

第三章 尽释前嫌

推荐阅读:美食供应商大主宰圣墟玄界之门龙王传说银狐一念永恒超品相师神级小卖部全职法师

    第三章 尽释前嫌

    “糟糕!不要出人命啊。”赵东阳心道不好,忙去搀扶张五,哪知刚走到张五身前,还没伸手,张五却骨碌从地上站起来,看了看赵东阳,又看了看侠女,“哇”的一口鲜血喷在了地上,然后竟然向侠女鞠了一躬。“小姐,多谢你啦。”

    侠女摆摆手:“别客气,是你的武功高,恭喜你了。”

    “你们说什么啊,我这么听不懂?”赵东阳突然觉得自己好像个白痴一样。

    “哈哈!”张五大笑一声,“赵先生,还要谢谢你刚才那句话,不是你提醒的及时,我现在已在小姐掌下做鬼了。”说道这,张五让赵东阳坐回原位,自己也换了张椅子坐下,这才道:“刚才小姐及时收回了七成掌力,我不仅幸免于难,而且那剩下的三层功力更是把我的任督二脉打通。”

    “哈哈,原来如此,那我们可要好好喝一杯!”

    “啊,这杯就不喝了,待会还要开车,我一个车夫倒没什么,但不能让赵先生和赵小姐有什么意外。”

    赵东阳一笑,知道张五误会侠女真的是自己的表妹,便也姓赵了,当下没有多言,如果能深交,以后有的是机会说清楚。

    念头一闪而过,赵东阳拍了拍张五的肩膀。“张五哥,别人不知道你身怀绝技,我可是看的一清二楚,在我面前就不用谦虚了,要我说,你现在的工作丢掉算了,做一个司机可真把你的才华埋没了。”

    “哎!”张五叹了口气。“有什么埋没的,我虽然武功有两下,可现在的社会却用不上啊。”

    “怎么用不上。”赵东阳忙道:“最起码我就没有你这样的本事,如果不嫌弃,来我这里干吧,刚好我要开家店面,没有帮手,你做我的助手怎么样?”

    “这……这……”张五不由一下愣住了。其实早在赵东阳邀请他一起吃饭之时,他就有心追随赵东阳,只是那样的话不免有贪图富贵之嫌,后来见赵东阳不光对他的武功倍加推崇,更是拿他当朋友,更加坚定了这个想法,本想等有机会再说,没想到赵东阳竟然先提了出来,不由心中大喜。“能为赵先生办事,我……我求之不得,只是……只是我不懂做生意啊。”

    “哈哈,我可不做什么生意,而是靠一两件宝贝替人相面吃饭,只是免不了有人总惦记我的宝贝,所以才想请你这样的高手来帮我!不过放心,虽然生意刚开,可我保证不会让张五哥比现在赚的少!我知道张五哥对钱财一定看的很淡,但你不为自己想想,但你母亲的看病总是要花钱的啊。做司机这么一点钱,你什么时候才能给你母亲治好病啊。”

    张五不由一愣,看着赵东阳一下呆住了,好半天才说:“赵先生,你是怎么知道我母亲得了重病?”

    “哼,这有什么难得,我想他不光知道你母亲得了重病,而且还知道得的是一种怪病,恐怕连住院的地方也算出来了吧。”说话的竟然是一直没出声的米乐。

    “算出来?这位先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米乐又是冷冷一哼。“什么是什么意思?他是个风水相师,和你相处了这么长时间,能算出你家里的情况有什么了不起,只不过未必人人都像他这么喜欢卖弄!”很显然他也算了出来。

    米乐的话语尖刻,但张五还是听明白赵东阳原来是个风水相师,但还是忍不住问道:“赵先生,你刚才替人相面难道是真的?”

    点点头,赵东阳略带歉意道:“确实如此,我真的是一个风水师,其实刚才一进酒店我已经算出你母亲身染怪病,只是那时候我们还不熟,毕竟这也算你的**啊,所以到现在才说,请你原谅啊。”

    “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张五连忙摆手,“我是想问问,既然赵先生你能算出我母亲得了病,哪能不能再帮我算算到底是什么病啊,为什么所有医院都看不了,『药』却开了一大堆。”

    “好的,我一定尽力,不过现在见不到你母亲的人,我看不出来,有时间你带我去看望她老人家。”

    张五连忙点头:“好的,好的,我替我母亲谢谢赵先生你了。”

    “呵呵,客气什么,你我既然是朋友,你母亲的事就是我自己的事。”

    张五心中不由一阵的感动,虽说赵东阳口中对自己的武功赞不绝口,但他自己知道就算再高在现在社会也是一无是处,更何况旁边他的表妹比自己武功还要高,想到这,张五再不犹豫,一拍桌子道:“好,既然赵先生如此看得起我,以后那我就跟着你干了,人家说:人为知己者死,我张五没什么文化,但懂得知恩图报,赵先生能答应给我母亲看病,不管成与不成,风里火里,单凭赵先生你一句话。”

    赵东阳心中不由大喜。自从可那几名日本人交手后,他就一直担心他们随时可能报复,自己武功低微,侠女倒是个高手,可一直懵懵懂懂而且缺少实战经验,现在有了张五加入,再没有了后顾之忧。

    想到这,赵东阳给张五杯子里满上。“别说什么谁跟谁的,以后我们兄弟就一起共闯前程,这杯酒我敬你。”

    “说的好,能给赵先生办事真是痛快。”说着和赵东阳碰了下杯,一口干了。

    赵东阳喝了酒,见众人都差不多吃好了,加上张五虽然没表『露』出来,可看得出一定心里急着想带自己去看望她母亲,便想结账走人。

    正在这时,突然听到门外一阵脚步声走来,紧跟着有人道:“老板,他们就是在这间包厢!”

    “好了,你去忙吧,帮我再去拿两瓶酒,我和我的朋友再喝两杯。”

    说话声音不大,但赵东阳众人却听的清清楚楚,原来竟然是那个老板来了。

    张五忙道:“赵先生,真是对不起,你看现在怎么办,要不要我出去赶他走?”

    赵东阳知道张五说的客气,但办法就未必客气了,摆摆手。“不用了,反正我们也吃喝过了,又不是不给钱,等下给他道个歉算了。”

    就在这时,门外轻轻敲了几下,有人道:“哈哈,实在不好意思啊,是哪位好朋友在这里啊。”说着,房门一响,一个身材高大的中年人走了进来。

    “啊,是你?”那人一走进来便叫出了声,而赵东阳心里也是同样的惊呼了一句。

    原来走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远东集团的老板,周福的好友佟凯。

    佟凯是本市的头面人物,加上为人豪爽交友很广,今天无意中来酒店转转,就听说有他的朋友在包间,便想上来见一见,哪知看到的不是朋友,而是唯有间隙的赵东阳。

    佟凯就在商场打滚,只不过愣了几秒钟,便恢复了正常。拉了把椅子坐在赵东阳对面,面无表情的道:“我以为是谁,原来是赵先生。”

    赵东阳也没想到进来的会是佟凯,淡淡的道了句:“是佟先生啊,你好啊。”

    说完两人都没了声音。

    赵东阳虽然被佟凯绑架过一次,但他不是个记仇的人,更何况又打倒他四个手下,算起来也持平了,但毕竟恩怨就这样结下,想当成没事一样喝酒谈心,赵东阳还做不出来。

    一直在旁边戒备的张五,一见这样的情况,便退到了旁边,默默注意着佟凯的行动。

    这时,房门又响,那个拿酒的服务生端了两瓶茅台走了进来,也不看看房间的局面,笑『吟』『吟』的道:“佟先生,现在我把酒打开吗?”

    赵东阳道:“不用了,我们刚才已经酒足饭饱,这两瓶酒我们带回去喝。”说着掏出一叠钞票往服务生托盘上一放。“小姐,埋单吧!”

    这下把服务生弄蒙了,看看佟凯,又看看赵东阳,去也不是,不去也不是。

    最后还是佟凯说话了,把托盘上的钞票拿过来往赵东阳面前一推,对那服务生道:“你去吧,这顿饭免单。”

    等服务生出去,佟凯看了看那叠钱,突然道:“赵先生,你也太小看佟某了吧,你帮了我的大忙,我面子不够不能当面谢你,但这一顿饭我还请的起。”说完一把打开一瓶茅台。“来,就冲你能当我是你的朋友,我敬赵先生一杯。”说着给赵东阳杯子里满上,又给自己满上,也不管赵东阳喝不喝,自己先一口干了。

    话说到这份上,赵东阳已经猜出佟凯大概是知道了自己要解决水库隐患的事,虽说自己做这件事根本没考虑过他,但水库的隐患解决掉,佟凯确实是占了光。

    想到这,赵东阳拿起酒杯一口干掉,这才道:“佟先生又何必谢我,我办这件事还是为了自己多一些。”

    “好,赵先生如此坦诚,我再敬你一杯。”说着又是一口干了一杯,赵东阳也陪着喝了,心想:话说到这份上也该各走各路了吧,哪知佟凯又给两人杯子里满上,又端起酒杯道:“这第三杯,我替我家父谢谢你。”说着一仰头又喝了。

    这下赵东阳可猜不透了,心想:怎么又扯出了你爸爸,难道喝多了。当下赵东阳端着酒杯却没再喝。“佟先生,这杯我可不敢喝了,我实在想不出解决水库的隐患和你父亲有什么关系?”

    “嗯?什么水库的隐患?”佟凯一愣,不由问道。

    “你……你刚才不是说谢我,难道不是为了我解决水库的隐患吗?”

    “什么?难道你已经解决了水库隐患?”佟凯一听,脸上立刻『露』出狂喜的神『色』。原来赵东阳失陷在山洞之后,再加上大批的风水师都又被米乐打跑,无论佟凯怎么努力,再也找不到一个风水师出来解决水库的隐患,眼看工期一拖再拖,外国商人大卫这才找到了市府,才有了『政府』接管水库工程,法宝招募风水师的事情,但却除了米乐竟然没一个风水师出现,见事情难成,大卫便放出话,一个月内再解决不了水库隐患,他就要扯资,『政府』固然着急,但最着急的却还是佟凯,他为了水库的工程,光请各类专家设计图纸就花了上千万,现在一听水库的隐患已经解决,怎么能让他不高兴。

    “赵先生,你刚才说的可是真的,水库的隐患你真的解决了?”

    “现在还没有,不过经过我的考察,相信问题不是很大。”反正事情迟早要做,赵东阳也没必要谦虚。

    “那……那可是太好了,来,那我为水库的工程再敬赵先生一杯。”说着佟凯拿起酒瓶,却因为太激动,洒出了好多。

    “等一下,佟先生,你还没回答我刚才的问题,为什么你刚才说要替你父亲谢谢我啊?”

    佟凯一愣,说道:“难道我大哥没和你说吗?”

    “你大哥?那又是谁?”

    佟凯盯着赵东阳的脸看了半天,这才呼了口气。“看来大哥他真的没和你说,大概是担心我和你之间的误会吧。”佟凯顿了一下又道:“我大哥就是周福,因为我的父亲是他的师叔,所以算起来是我大哥吧。”

    赵东阳马上想起周福确实和他提起过有个去世的师叔,看来佟凯的父亲就是那个了。

    佟凯继续道:“上次你和周大哥联手破了日本人邪教的老巢,不光把我父亲留给我的遗物找回来,更找回我父亲遗失多年的法宝,而且竟然不想居为己有,所以我要替我父亲谢谢你。”见赵东阳有『迷』茫之『色』,佟凯从衣服掏出条项链。“那件佛珠你知道的,这个便是我父亲留给我的法宝了。”

    赵东阳早就怀疑佟凯身上一定佩戴着什么风水宝物,否则不可能一点佟凯的信息都看不出,只是到底是不是上次找回的法宝里,赵东阳却记不得了。

    看着佟凯的项链,赵东阳突然又想起了另一个问题。“佟先生,我还有一个问题一直想问,既然家父和你大哥都是风水中人,可我看你对风水师好像很有意见,这又是为什么?”

    重新把项链收好,佟凯嘿嘿一笑:“恐怕赵先生对我有意见也是为了这个吧。”

    赵东阳一笑,心说:你知道还问。

    佟凯继续道:“其实早几年前,我不但对风水术不讨厌,反而想到痴『迷』,可是自从我父亲突然有一日丢下我们母子不管,说什么探访风水高人,哪知竟一去不回,我这才连他带所有风水师都一块恨上了,但这几年我经商小有成就,我已经明白父亲当年的作为,一个一心事业的人心里根本没有家庭,我父亲当年是这样,我现在又何尝不是?所以当我见到赵先生你风水术既高,活得又潇洒,自然嫉妒,倒不是我痛恨所有的风水师。”

    赵东阳不由哑然,没想到这里面还有这样的故事,这样的话佟凯当时那样对待自己也不奇怪了。

    想到这,赵东阳一举酒杯。“佟先生能对我坦诚相见,真是爽快,来,我敬你一杯。”

    “不,不,该是我敬你才对,没想到我恨的人,今天却一再帮我,我向赵先生道歉了。”

    “哈哈,那我们谁也不要敬谁了,这杯酒就当我们尽释前嫌,从此以后就是朋友了。”

    “啊呀,我正是求之不得,那我先干了。”佟凯说着站起身,仰头一口干了。

    “好!”赵东阳喝了一声,也站起身一口喝了,放下酒杯,两人对视一眼,眼神交流中再不需要过多言语,突然放声大笑起来。

    重新落座,佟凯叫人又重新摆上筵席,一个是佩服对方的商海搏杀之术,一个是敬重对方的风水相人之能,两人越说越投机,大有相见恨晚之感,到后来张五也加入进来,听说张五竟然个武功高手,佟凯不由连连称奇。

    这顿酒直喝的天昏地暗,直到深夜才罢了手,这还是赵东阳挂念张五母亲的病情的缘故。离席之时,赵东阳数了数酒瓶,三人竟然喝掉了七瓶茅台,真是酒逢知己千杯不醉。

    当晚赵东阳等人也没再回所住的酒店,就在佟凯的酒店休息了,后来佟凯干脆把赵东阳的行李都搬了过来,更是腾出酒店的一套豪华别墅,和赵东阳他们住了进去,每日和赵东阳、张五喝酒谈心,日子倒也过得逍遥自在。

    张五这时也辞去了车行的差使,因为敬重赵东阳为人和本领,便暂时做了赵东阳的专职司机兼保镖。

    等一切安排就绪,已经是几天以后的事情了。这天一大早,佟凯因为生意上的事早早便出了门,赵东阳左右无事,算了算日子,发现后天就是开学的日子了。

    一想到马上就能看到小胖这些同学、室友,不觉心头一热,更想起几月未见面的田雅丽,心里更是盼望着这天快点到来。

    这时张五走了进来。“赵先生,厨房说早餐已经准备好了,问什么时候开饭。”

    看着张五这样一个武功高手竟然甘愿为自己做一些下人的事情,赵东阳不由一阵歉意。“五哥,以后这样的事交给别人做好了,佟先生这里有的是佣人。”

    “不行,别人做我不放心。”张五说完拍了拍赵东阳的肩膀,“赵先生,只要你当我是兄弟就够了,其实做这些事比我当司机强过万倍,至少不用被人呼来唤去,而且现在一天赚的钱就是原先一年的薪水啊。”说着掏出赵东阳前些天给他的支票晃了晃。

    赵东阳知道张五这是在安慰自己,当下也不多说,笑了笑道:“张五哥,今天吃过早饭,你带我去看望你的母亲吧。”

    “真的?哈哈,那可太好了,我这就去告诉厨房马上开饭。”说着转身一个纵身,人已经在几米之外了,只看的赵东阳连连咋舌。

    用过早餐,赵东阳见米乐和侠女还没起床,知道又是昨晚看电视到深夜,也没去吵醒他们,交代给佣人自己的去向,便和张五出了别墅。

    张五辞了车行的工作,“林肯”车自然也就还了回去,现在暂时乘坐了辆佟凯送的本田。

    在张五高超的驾驶水平之下,一路之上几乎没遇堵车,不到20分钟便来到了目的地,赵东阳下车一看,不由大呼巧合,原来他们所到的地方竟然是雷捷所在的联合医院。

    在路边买了束鲜花和一些营养品,赵东阳跟着张五走进了医院,左拐右拐之下,赵东阳发现巧合的不光是同一家医院,居然张五的母亲住的正是雷捷住过的普通病房。

    病房里还和上次见过的一样藏『乱』不堪、怪味刺鼻,然而张五却好像没感觉一样,一进病房眼神就变得异样起来,径直来到角落处的一个病床前,双膝一软竟然跪倒在地。

    “妈,我来看你来了,孩子不孝,不能长守在你身边,你想骂就骂我吧,妈,你骂我两句吧。”

    病床之上却是声息皆无。

    赵东阳不由有些奇怪,便走上前几步,探身道:“阿姨,我……”

    一句话没说完,赵东阳就停住了,就见病床上躺着位白发苍苍的老太,全身竟然瘦的剩下一张皮包着骨头,不是旁边的心率仪还在微弱的闪动,赵东阳真以为是一具尸体。

    而所有的治疗设备除了嘴上的一支氧气管和一支输『液』瓶外竟然再无他物,比上次见到的雷捷还更加不如。

    赵东阳不由暗中奇怪,几天的相处,他知道张五是个大孝子,就算手头再不宽余,也不会用如此简陋的治疗设备对待自己母亲,这其中必有隐情。

    但张五此时情绪激动,赵东阳不便发问,便习惯『性』的留意起了张五母亲的面相,本以为张老太有此遭遇必定是命薄福浅之人,哪知这一看不要紧,赵东阳不由的大吃一惊。

本文网址:http://www.longtengshu.cn/book/0/346/22560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longtengshu.cn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