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灵异小说 > 神算天师 > 第四章 疑云密布

第四章 疑云密布

推荐阅读:龙王传说全职法师美食供应商天神诀神级小卖部圣墟银狐一念永恒玄界之门大主宰

    第四章 疑云密布

    就见张老太虽然面有菜『色』,两腮更是瘦的凹陷回去很多,但这对赵东阳相面却影响不大,他就发现张老太的骨骼很正,虽然不是什么奇相,但正因为不是奇相,所以正印了四平八稳的泰安相,按理说有这样面相之人,就算不能长命百岁,也必定是多福少灾,活到七八十岁非常正常,可眼下张老太顶多不过六十左右,却已是病入膏肓,赵东阳不由心中大呼奇怪,不由自主的便运起玄相功摆了出了拿手的勘命局,顿时张老太几十年的流年运数全部印入了赵东阳的脑海。可出乎赵东阳意料之外的是,所得结果竟然是“福寿安康”的信息。

    吃惊之下,赵东阳不由叫出了心事。“真是奇怪了。”

    这时张五情绪已经稍微稳定下来,听到赵东阳说话,扭回头略带歉意道:“赵先生,你是不是认为我很不孝顺,为我母亲配备这样简陋治疗设施?”

    虽然有此疑问,但这样的话赵东阳却说不出口,但就这么一犹豫,张五已经有所察觉。“赵先生,我知道你一定是这样想的,但你却错怪我了,我虽然没什么钱,但就算借钱也会把全世界最好的医疗设施给我母亲找来,更何况现在所有的治疗费用,医院已经全部承担了,而且医院答应如果治疗不好,会赔给我一大笔钱的。”

    这样的事情赵东阳还从来没听说过,不由奇道:“这是怎么回事?医院怎么会如此慷慨?”

    张五一脸凄苦的看了眼母亲道:“我倒宁愿他们不要慷慨。”叹了口气,张五这才接着道:“之前我母亲只不过患了感冒,我因为不放心才要母亲住进了医院,哪知这一进医院,一来二去竟然越治越严重,最后便治成了这样的样子。”

    “那你没有换家医院试一试?说不定是这家医院的水平有限?”

    “怎么没去,这几个月我辗转全省,中西、西医,差不多所有的医院都去过了,能想的办法也都想了,但所有医院的诊断结果都和联合医院的如出一辙,都说我母亲身体没有『毛』病,后来我的事被记者暴了光,联合医院一来理亏,二来为了息事宁人,便答应请国外专家为我母亲免费治疗,并承诺如果治不好将赔付我100万元的巨款,我看他们的态度很诚恳,便答应了。”

    赵东阳点点头,张五叙述的很清楚,事情合情合理,和赵东阳听起来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刚想要问问细节,突然旁边传来一声凄惨的哭号声吸引了他的注意。

    “老婆,你睁开眼看看我啊,呜……呜,你不能就这么走了啊……”顺着声音看去,赵东阳就见哭号的是旁边不远的一个男子,就见他一边哭一边喊着:“医生,医生在哪里,我老婆不行了。”

    听到哭喊声,早有守候在外的几个值班医生推着治疗车冲了进来,那男子赶忙闪在一旁,正好把脸转了过来,赵东阳一见不由一愣,原来这个男子正是被老校长撞伤要求倍偿的伤者,赵东阳和他有过一面之缘,周福的风水画也是在他家第一次见到的。

    那些冲进来的医生对病床上的女子抢救了一阵,然后互相对视一下,都不约而同摇摇头,一个年长点的医生对那男子道:“李先生,你太太的病情我们已经尽力了,请节哀顺变,准备后事吧。”说完带着医生就往外走,跟进来的几个护士在李太太身上白布一盖,便准备往太平间抬了。

    “不,你们骗我的,我太太只是得了感冒怎么可能死,你们不能把她带走。”老李一边说一边奋力阻止着护士的行动。

    见惯了这样生死离别的护士一脸的漠然,早有一个膀大腰圆的男护士上前按住老李的手,动作熟练,一看便是干惯了这样的事。

    眼看李太太就要被推出病房,却没想到被门口的一个年轻人挡了下来。“你们等一下,请让我看一下死者。”说话的正是赵东阳。

    原来在刚才医生抢救李太太时,赵东阳一直就在旁边看着,见抢救无效,感同身受下心里也是一阵难受,正想扭头不忍再看时,突然听到李太太也是因为感冒而不治身亡,心中不由一动,想也没想,运起玄相功,一个速闪已经拦住了推车。

    “你……你要干什么?”看着突然出现在面前的年轻人,走在前面的那个胖大的男护士不由心中一颤。

    “不干什么,我和死者也算认识,想最后看她一眼!”

    那护士不由心中长出一口气,原来不是自己偷出医院的尸体回来索命了。

    原来此人仗着自己看守太平间之便,经常将一些无主的尸体偷运出去卖掉,赚一些外快,毕竟赚的是死人的昧心钱,平时多少便有些心慌,见赵东阳突然出现在面前不由便想到是尸体回来索命。

    听到赵东阳只是想看看死者,护士这才放下心来,受了惊吓的帐便算在了赵东阳的头上,喝道:“有什么好看的,人都死了你才想起来探望,早干什么去了,闪开,等我把她送进太平间你再看吧。”说着伸手就去推赵东阳。

    赵东阳也不闪避,只是嘿嘿一笑,探身伏在护士耳边道:“死人的钱不好赚,我劝你以后少走点夜路,对你的婚事有好处。”

    这护士一听这话全身就是一震,要知道他今年已经三十出头,可仍旧没有结婚,谈了的几个女朋友都莫名其妙的分了手,本以为是出手不够阔绰才干起了偷买尸体的勾当,赵东阳一句让他顿时省悟到问题所在,顿时冷汗顺着后背流了下来。

    趁着空挡,赵东阳早已闪到推车前,伸手揭起了盖着尸体的白布。

    “哎呀,真是怪了!”一见推车上的尸体,赵东阳不由的叫出声来,就见推车上的李太太双目深陷,脸无人『色』,可偏偏从面部的骨骼上测出的面相却又是泰安之相,这状况竟和张五母亲惊人的相似。而最让赵东阳奇怪的是,他在尸体上竟然看出了生命的迹象,略微一盘算,赵东阳心中已经有了计较。

    就这么一闹的时间,李先生已经挣脱出来奔到了近前,对赵东阳喝道:“你是谁,为什么要动我太太的身体,想干什么?”

    见李先生虽然面带悲痛,但面相却不错,而且右眉文昌位置隐隐有上跃的迹象,赵东阳不由想起当初见面之时,曾建议他在房间内摆放三盆花。想到这,赵东阳微微一笑:“李先生,你不认识我了?贵公子的高考还顺利吧!”

    李先生听完一愣,顺口答道,“顺利,很顺利。”等仔细看了看赵东阳的面容,李先生突然脸上的表情由悲痛瞬间变成了喜悦。“你……你是赵大师,对,你就是来过我家的赵大师,大师,我终于见到你。”说着一下跪倒在了赵东阳面前哭喊道:“大师慈悲,救救我太太吧!”好容易止住的泪水又流了下来。

    赵东阳赶忙将李先生拉起来,刚想安慰几句,突然病房外传来一声咆哮:“你们这是干什么?还不把这具尸体抬出去,让病毒扩散了怎么办?还有你们,在这里吵什么吵,不知道医院需要安静?”赵东阳吓了一跳,扭头看去就见一个身穿白大褂的医生满脸怒容的走了进来。

    那几个护士一见此人连忙辩解道:“许院长,不是我们不想把尸体推走,但这几个死者的家属非要再看一看,我们也没办法啊。”

    许院长狠狠的瞪了说话的人一眼。“我看你们是不想干了,什么叫没办法,难道医院的规定不用守了吗?”

    那几名护士一听,立刻脸带惊慌之『色』,顿时再顾不得赵东阳还在门口,推起小车便要出去。

    赵东阳再也忍不住了,一向喜欢低调的他其实本不想招摇,可看到许院长颐指气使的样子气就不大一处来。见众护士推着车子又要往外走,顿时右手一挥托再了车头,几个护士不管再咱们使劲,小车再难往前一寸。

    许院长不由大怒,喝道:“这位先生,你到底想干什么,为什么三翻五次阻止我们的工作?”

    赵东阳也火了,冷笑道:“我倒想问问你,究竟你想干什么?为什么人明明还活着,就要往太平间送?”

    这话一出口,在场的人不约而同的“啊”了一声,李先生见识过赵东阳相术神奇,这一“啊”中充满惊喜,对于那几名护士和已经走近的张五则是无比的好奇,而唯独许院长叫这一声时,眼神中闪过了一丝慌『乱』神『色』。

    虽然只是一瞬间的变化,但都被赵东阳看在了眼里,心中就是一动,刚才那本是他一句气话,只是想吓吓许院长而已,毕竟现在的情况已经超出了正常的医学范畴。可等看到许院长慌『乱』的眼神,赵东阳心道:“原来他早就知道。”

    果然许院长听完立刻吼道:“你胡说什么,难道你没看见我们有抢救吗?心电图都消失了,还怎么活?”

    “嘿嘿,真的是这样吗?”赵东阳看着许院长『色』厉内荏的样子不由一阵冷笑,他更加更定了刚才的想法。走到张五跟前俯耳说几句,张五一愣,但马上道:“好的,我全听赵先生的。”说完伸手便抓起李太太的手腕。

    “你干什么?快松手,不要妨碍我们工作。”许院长见状不由急了,顾不上指挥护士,竟然亲自扑向了张五,可刚抬脚,就被赵东阳拦了下来。

    “许院长,你不要激动啊,你放心好了,就算救活了病人我们也不会问你收治疗费的。”

    “你……”许院长闻言,一张白晰的脸顿时变成猪肝红,有心反驳几句,可看到病房中,所有病人家属均是一副吃人的目光瞪着自己,不由心怯了。

    这样一来整个病房中一下变得格外的寂静,连几个病重的病人都强忍住疼痛不让自己呻『吟』出来,眼光全部集中在了赵东阳和张五身上。

    也就是几分钟的时间,本来闭着眼的张五突然把眼睛睁开,重重的“嗨”了一声,然后松开右手开始围着李太太旋转起来,每迈出一步的同时便向李太太虚拍一掌。

    赵东阳看了几眼,便发现张五的脚下正是踏着八卦的方位,知道他用上了真本事,顿时向张五身边走了几步,提放着不要有什么突然的事情打扰到他。

    就见张五连续转了七圈,然后重新又走到李太太的头部,伸手又是一掌拍出,这次却是实掌,正拍在李太太的头顶处。

    “哈哈,赵先生,成了。”一掌拍完,张五大笑一声跳在了一边。“赵先生,真有你的啊,这位太太虽然气息已绝,可是内息尚在,我也是运了三次功才感觉到的,开始我还以为你是逗我玩呢?”

    赵东阳微微一笑,也不回答,转头对李先生道:“你给李太太喂一些水,很快他就会醒来的。”

    一直在旁边和做梦一样的老李,连忙端来一倍水小心的喂进了李太太的嘴里,就见李太太的喉结动了几下,一口水竟然咽了下去,紧接着一阵咳嗽之后,李太太长吸了一口气。“哎呀,闷死我了。”

    声音不大,可在场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众人不由傻了,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哪能相信一个已经死了的人,竟然就这样救活了。

    “扑嗵”一声,李先生再也控制不住,再次跪倒在了赵东阳的面前。

    “哎呀,李先生你这是干什么,快起来。”赵东阳对张五一使眼『色』,两人赶忙把李先生搀了起来。

    “赵先生,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你几次救我于说活,我老李就是当牛做马也报答不了你的恩情啊。”

    “快不要这样说,我这不过是碰巧罢了,你要谢就谢谢你自己,如果不是你上次帮了我朋友的忙,我们也不可能成为朋友啊,这都是缘分啊。”说着赵东阳拍拍老李的肩膀。“不要和我们浪费时间了,赶快去看你太太,她现在还能虚弱,等我过几天我找到治疗方法再来看她。”

    “好的,好的。”老李连忙使劲点头,突然想起什么道:“赵先生,那我们现在还要不要继续留在医院治疗啊,要不我把太太接回家里算了。”

    赵东阳犹豫了一下道:“还是留在这里吧,你太太身体现在很虚弱,还是需要医院的治疗的。”

    “好,一切都听赵先生的。”老李说完又对着赵东阳一鞠躬,这才在那几个护士的帮助下,又把李太太抬回到了病床上。

    赵东阳见一切恢复平静,趁众人不注意,在病房中布下一个“玄宫阵”,虽然不能治好众人的病,但可以起到一定的安神功效。

    布好阵法,赵东阳见张五愣愣的在旁边不知道想什么,一拍他肩膀道:“喂,别看了,还等着人家来谢你啊。”说着拉着他就往外走。

    “嘿嘿。”张五一边走一边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赵先生,我刚才也出了不少力,你说为什么老李不谢我,就单谢你一个人啊。”

    “呵,这还用问吗?因为你长得不如我帅啊。”

    “这……”张五一愣,随即大笑起来。“赵先生你等等我啊。”紧跑几步追出了上去。

    坐在车上,张五道:“赵先生,我们现在去哪里?”

    “嘿嘿,还能去哪里,找能治你母亲病的人啊。”

    “真的?”张五不由大喜。“那人是谁,我们到那里找他?”说着便已经发动着了车。

    可赵东阳却不慌不忙的道:“其实那个人你也见过,你觉得谁能治好你母亲的病那我们就去找谁?”

    “我见过?”张五重复了一句,又把刚才的事情回忆了一下,突然猛地一拍大腿。“啊呀,是那个许院长,我一见他就觉得他阴阳怪气的不对劲,我母亲的病该不是他弄出来的吧。”

    “哼哼,恐怕他还没这个本事,但几次阻止我救治李太太,而且在听到李太太还活着,就只有他最慌张,最后救活了李太太竟然自己跑掉了,我想他知道点内情总是错不了。”

    张五不由崇拜的看了赵东阳一眼。“可我们现在去哪里找他啊。”

    “开车吧,这种人一旦事发,百分之百会收拾东西准备跑路,淮阳路33号,我们去他家做客去。”

    张五也不多问赵东阳是怎么知道许院长的住址的,辨认了一下方向,车已经飞驰而去。

    一路之上,赵东阳不由越来越佩服张五的车技,虽然就坐在车上,可他还是没弄明白张五是如何做到一路上一直保持高速行驶,最奇怪的是,竟然所有遇到的交通灯都是绿的。

    十多公里的路程,只用了不到十分钟,淮阳路的路牌已经远远看到了。

    “张五哥,把车靠边停下吧,我们等等许院长,他的车技可不如你啊。”

    张五愣了一下,马上明白原来心急之下,竟然跑到了许院长的前头。

    果然把车停好,又等了好大一会,才看到一辆“奔驰suv”从医院方向的驶了过来。

    “赵先生,他来了,我们要不要现在动手把他截住?”

    思索了一下,赵东阳道:“不用了,我们还是在这里等他出来,如果运气好,说不定能跟着他找到那个幕后黑手。”

    张五也是心思缜密之人,听完马上明白赵东阳的意思,马上将车发动,就在奔驰开过来的同时,已经把车倒进了一处小巷子里。

    “赵先生,我们在这里监视,让他有所察觉就坏了。”

    “好,你是军人出身,这个你在行。”

    说完两人都不再说话,四双眼睛死死的顶住了那辆奔驰车。

    就见那奔驰停在一幢别墅前,好半天才见有人下来,果然是那许院长,下了车还在不停的左右观察可疑之人,见一切安全,这才飞速的跑进了别墅里。

    赵东阳长出一口气。“好险好险,张五哥,多亏你啊,不然我们早暴『露』了。”

    “嗯。”张五心不在焉的答了一声,又低下头不知道考虑起了什么。

    赵东阳以为张五在担心他母亲的病,安慰道:“张五哥,你不是又担心伯母的病情了,放心好了,刚才我看过伯母的情况,短时间还不会和李太太一样的。”

    “啊,我不是担心这个,我是在想,如果我母亲还有李太太的病情真的都是许院长搞的鬼,那他到底为了什么,毕竟这样对他们医院的名声不大好啊。”

    “名声只不过是个虚名,我想许院长所图的不过是无非是钱权二字,只是我就想不通了,到底是什么人非要对付这些普通人,如果是张五哥还好说,很可能是你的仇家,可那个老李我之前见过,最是个老实本份之人,还有病房里的其他病人,我虽没仔细观察,可看见情况也差不多,是谁非要对付这些普通人呢?”

    张五一笑。“赵先生你高看我了,虽然我一身武功还过得去,但除了我原先的战友,本市里知道的也不过是少数几个人,再说我一个小司机又哪会招惹什么大仇家,说不定正是因为我们普通,那个人才敢肆无忌惮,就算把我们都害死也无非是赔些钱而已。”

    “呵呵。”赵东阳马上笑道:“可是他不走运,撞上了你这样一个武功高手。”

    张五也笑道:“更让他想不到的是,这个高手的老板还是个相术大师,我真的有些可怜他了。”

    说完,两人相视大笑起来。

    两人笑完又闲聊一阵,时间已经过了快半个小时,可别墅里一点动静也没有,迟迟不见许院长出来。

    张五首先不耐烦起来。“赵先生,会不会别墅还有后门,那姓许的该不会从后门跑了吧,要不我悄悄溜进去看看?”

    赵东阳摇摇头。“不会的,我刚才就起了一卦,卦象上显示许院长一直还在别墅里,我们还是再等一等,说不定是他在等他的老板也说不定。”

    张五点点头,重新坐了下来,可又过了十多分钟,前后加起来都快一个小时了,还是不见有任何人出现,也不见许院长出来。这次连赵东阳也坐不住了。“张五哥,好像有些不对劲,我们进去看看吧。”

    “好,我也是怎么想。”说完,二人悄悄的从车上下来,左右看看没人注意,张五当前一步,几个起跃,人已经在别墅的背影处了,回头看去,竟然不见赵东阳的身影,再想另一边看去,发现赵东阳竟然就在他身边,什么时候过来的,张五竟然没发觉出来。

    “赵先生,没看出来你也是个高手啊,这身法好高明。”

    赵东阳笑了笑算是回答,用手一指二楼的窗户。“我们从哪里上去,万一被姓许的发现,千万不要让他跑了。”

    张五说了声明白,脚下一使劲,人已经凭空跃起,就好像一片羽『毛』一样轻轻的挂在了窗台上,手按窗户微微一用力,“咔喳”一声轻响,窗户已经打开,紧跟着身体一晃便钻了进去。

    这是赵东阳也爬了进来,看了看四周是间书房。右手飞快的掐了指南决,已经确定了许院长的位置。

    伏在张五耳边轻声道:“张五哥,出门是条走廊,他在右手第三间。”

    张五点点头,跟着赵东阳后面,两人像猫一样开门溜了出去。

    就见右首第三间房子的门果然是虚掩的,从门缝下看,里面好像有人影晃动,可听不到任何声音,赵东阳猜可能是许院长在收拾东西。看来许院长并不是在等人,大概是这些年收集的贵重物品太多,这才费了这么长时间。

    念头一闪而过,赵东阳已经作出了决定,对着张五猛挥了下拳头,张五马上会意,轻轻走了几步,等离那房门只一步之遥时,和赵东阳对视一下,两人一点头,同时身体猛地窜出,一前一后直冲进了房间里。

    赵东阳在后面,冲进去的时候没有马上看到房间内的情况,可破门的巨响之下,竟然没听到许院长的惊叫声,心里已经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头。

    念头刚一起,就听身前张五叫道:“哎呀,不好我们上当了。”

本文网址:http://www.longtengshu.cn/book/0/346/22560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longtengshu.cn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