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书 > 灵异小说 > 神算天师 > 第五章 妙计逃生

第五章 妙计逃生

推荐阅读:美食供应商大主宰圣墟玄界之门龙王传说银狐一念永恒超品相师神级小卖部全职法师

    第五章 妙计逃生

    赵东阳马上偏头看去,心里不由格登一下,正看到一双空洞、无神、完全没有了生气的眼睛,正是那许院长。

    就见许院长靠墙而站,可早已经死去多时,一张脸漆黑一片,咽喉上有条长长的伤痕,正汩汩的往外流着黑血,可在他的嘴角却挂着一丝邪邪的笑容。

    这诡异的画面让赵东阳感到心中一阵烦『乱』,忙把眼睛移开,马上看到正对着的窗户大开着,明显是有人从这里进来,这时一阵风恰好吹了进来,地上成堆的钱币随风飘动,只是许院长永远也带不走了。

    飞快的在周围扫视了一番,想来即便有什么线索也已经被凶手破坏,赵东阳也懒得再找,他还从来没遇过这样的惨败,失望之下不免有些心灰意冷,扯了下张五的衣袖道:“张五哥,走吧,我们来晚了一步。”

    哪知这么一扯之下,张五竟然应手倒地,全身抽搐成了一团。赵东阳愣了一下,心中一动,看了眼许院长黑漆漆的脸,马上明白张五是中了毒,连忙闭住呼吸,微微运了下玄相功,马上觉得不想平时那般自如,可不是很严重,当即不敢多想,抱起张五就向外走。

    可就在赵东阳刚抬脚的一瞬间,房门突然“砰”的一声自动关上,紧接着又是窗户也关闭,然后就听见楼下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

    就听周围突然传出数十人喊声。“抓到了,凶手抓到了。”很快脚步声来到门外,就听有人喊道:“里面的人听着,我们是警察,你们已经被包围了,限你们在一分钟内放下武器,走出房间……”

    赵东阳顿时心中一片冰凉,明白这次是完完全全的栽了,线索没找到,反而和张五两人身受重伤,更要命的是被警察当作杀人凶手包围了,不用想也知道是那幕后黑手干得好事。

    事情到了现在,赵东阳反而冷静下来,投降是不可能的,一旦让警察抓到,这样的情况下在怎么否认也是徒劳,现在唯一寄希望的就是趁自己功力未失,找机会冲出去。

    一旦作出了决定,赵东阳把张五背到身后,又撕了两块布给自己和张五蒙上脸,免得一会突围的时候被人认出。

    这时外门的警察又继续叫道:“里面的人听着,还有最后20秒,马上放下武器走出来,否则我们就要开枪了。”

    赵东阳哼了一声,懒得多说,右手掐动手决开始计算门口和窗户外的警察数目。

    “赵……赵先生,赶快回答他们,否则他们真的会开枪,和他们讲条件……”原来是张五听到喊声醒了过来,话没说完又晕了过去。

    赵东阳马上明白了张五的意思,这时门外已经开始了倒计数:“5……4……3……2……”

    “好了,不要喊了,我们投降。”赵东阳口中说着,手中的手决不停。

    “这就对了,放下武器赶紧走出来,我们的政策你们应该很清楚……”门外的一班警察想必也很忌惮赵东阳和张五的身手,听到终于答应投降,口气里明显带了少许兴奋。

    “要我们投降也可以,但要答应我们几个条件。”赵东阳继续敷衍着,同时已经算出了门口的警察数量,居然有23个之多。

    那喊话的警察叫做刘海,是这次行动的大队长,几十年的警察生涯可谓是经验老道,一听这话想也没想道:“好的,只要你们答应投降,不违反纪律的条件我们可以考虑。”刘海一边说,一边对手下做了个手势,顿时23个枪口马上对准了门口,刘海将手高高举起,只要再一放下,上千发子弹马上就会倾泄而出,赵东阳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只有被打成塞子的命运。

    赵东阳哪知道这些,心中一动高声道:“好,第一我们哥俩做的大案没有一百也有八十起,像前段时间长白山的纵火案,南陵的连环杀人案,还有两年前的省城投毒案……”有心拖延时间,赵东阳竟然一口气说了十几件全国闻名的大案要案,也亏得他记忆力好,这些案件都是至今未破的悬案,只听得外面的警察又是兴奋又是害怕,想到能一口气破掉这么多大案,想不升职立功都难,可一想到能作出如此之多令人发至的案件,凶手可想而知有多么穷凶极恶,万一发生冲突,恐怕立功未必,马上就有『性』命之忧,顿时几十个警察各存心事,都不作声了。

    这是赵东阳已经把能想到的案件说完,吸了口气又道:“做了这么多案件,我们也活够了,被你们抓住也没什么,可我们不甘心就被你们23个人抓到,所以这第一个要求就是要你们再派至少五十个警察来,这样就算被你们抓住,我们也有面子,以后谈论起来,都说我们和一百个警察大战一场才落败,这也算件光彩的事情,我们就算死也无憾了。”

    门外的警察听完不由一愣,心中都在想两句话:“他怎么知道我们有23个人?这两个大盗好要面子啊。”不过听到里面人投降的心意已决,都是送了口气。

    刘海也是愣了一愣,接到匿名电话第一时间就赶了过来,正好将赵、张二人堵在门口,本以为是个普通的亡命徒,哪知竟然是个全国一级通缉犯,顿时念头急转之下,立功之心不由悄悄升起,想到只要生擒二人,带回去还不是大功一件?想到这连忙又摆了个手势让手下的枪口放下,生怕哪个一不小心把他的功劳打没了昨晚这一切刘海这才喊道:“你们这个条件我们可以答应,只是一下凑够再派50个人过来需要时间,不如你们先出来,大不了我们之后和媒体就按你们的意思说就是了,如果一百不够,我们说成二百也可以。”。

    赵东阳不知道就在刚才瞬息之间,自己已经从鬼门关转了一圈,救他的正是那些信口开河的鬼话。

    而这时赵东阳已经全部计算完毕,除了门外的23个,窗外的楼底下还有7人,加起来正好是30个,如果在平时,无论赵东阳还是张五,随便一个也不在乎,可今时不同往日,赵东阳现在只能选择避其锋芒,口中继续敷衍着,赵东阳『摸』出了很久没用的算筹手杖,轻轻的顶在了屋顶上。

    真不亏是法器中的上阶意器,赵东阳只不过手中轻轻一转,意器已经有所感应,竟然自动生出旋转的力道,就像一枚粗大的钻头,只几下已经升进去好大一截,大片大片的泥土落了下来。

    生怕外面的警察有所察觉,赵东阳假装发怒,高声喊道:“你们这是什么话,我看得起你们才有这样的要求,你们却玩这样的花样,万一让人知道,我们哥俩的一世英名岂不是都毁了?不行,绝对不行,不再派50个警察来,我们说什么也不投降,大不了我把手雷一摔,大家同归于尽吧。”

    正巧这时一大块水泥掉在地上,外面的警察不明所以,都是惊呼一声跑的跑藏的藏,几个胆小的竟然直接跑到了楼下,等了好半天见没有爆炸,这才又小心翼翼的重新围拢上来。

    刘海道:“里面的兄弟,你们一定要冷静啊,有事好商量,50个我们实在派不出来,你看这样行不行,我们派20个过来,这样加起来也有50个警察,你们两个人大战50个警察,已经很有面子了吧。”

    “不行,不行,说50个就得50个,少一个也不行,我们本小利薄,根本赚不了你们几个钱,你一下少了几十块钱,还让不让我们活了……”这时赵东阳早已经将屋顶打穿,正在逐步扩大,眼看洞口已经有人头大小,激动之下信口胡说起来。却苦了刘海,愣了半天也没明白赵东阳在说什么。

    好半天刘海才又喊道:“兄弟要是嫌20个太少,那我就破破例,再吊10个交警过来,这已经是我们最多的人……”

    屋里声息皆无。刘海不由心中一喜,心想有门,不由为自己能想出这样好的办法而感到得意,对着周围的同事伸出两根手指做了个胜利的手势。

    继续对房间里喊道:“兄弟,想的怎么样了,如果同意我现在马上打电话叫人,你看如何?”

    屋内依然没有半点声音。

    毕竟做了几十年的警察,刘海猛地察觉到有些不对劲,忙又喊道:“你们说话啊,究竟同意不同意,再不说话我们可要闯进去了啊。”又等了一会里面还是没有回答,刘海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忙喝道:“开枪,快开枪!”

    立时23支几枪对着门口一阵『乱』『射』,等把一梭子子弹打光,一扇木门也打成了透明,再看屋子里,除了一具千疮百孔的尸体,还有头顶上的一个大洞,哪里还有半个人影。

    至此,刘海才明白自己上了大当,心中又是悔恨,又是恼怒,盛怒之下,拔出佩枪对着洞口又是一顿猛『射』。咆哮道:“滚蛋,滚蛋,你等着,不要让我再碰到你……”

    几百米之外,高速奔跑的赵东阳听到枪声和喊声不由笑了出来。

    居然成功逃了出来,赵东阳心里不由大呼侥幸,和警察时没感觉怎样,一旦安全下来,赵东阳才开始感觉后怕,万一刚才哪句话说错,说不定现在已被『乱』枪打死了。而更让他感到不安的是那个真正的凶手,不光心思缜密,事事能算在他们前头,而且手段还残忍可怕,如果不是赵东阳和张五有过人之处,现在已经是具尸体了。

    一路狂奔下来,终于再听不到枪声,赵东阳才长出一口气,停下来想休息一下。

    “赵……赵先生,不要停,快……快跑。”虚弱的声音传来,赵东阳不由一喜,回头向背上看去,见张五已经睁开了眼睛,想挣扎着下地,赵东阳赶忙按住他。

    “张五哥,你不要『乱』动,我们现在已经安全了,马上就能回去,我给你请医生。”说着,赵东阳也不管行不行,学着张五治疗李太太的样子,运起低微的内力,伸手按在了张五的手腕处。

    张五刚要阻止,可已经来不及了,就觉得身体一震,不由自主的闭上眼睛开始运功。

    原来赵东阳的内功虽然和张五的相差甚远,但其灵活控制水平,张五却远远不及。赵东阳一搭上张五的手腕,就感觉张五的内力非常微弱,连忙控制内力,只用一点点力道缓缓推动张五的内功运转,一直到赵东阳最后使出全力之时,张五的内力已经游走全身,真气鼓『荡』之下,人已经精神了许多。

    张五心中感动,知道这条命是被赵东阳救回来了,停止运功,睁开眼道:“赵先生,你不要再浪费体力,你赶快自己逃吧,不要管我,马上全市就会进行大搜捕。到时候我们谁也逃不掉的。”

    “啊呀!”一句话提醒了赵东阳,刚才弄出这么大的动静,恐怕整个城市都震动了,更何况罪犯跑掉,警察说什么也一定会进行一次大搜捕。

    赵东阳不由心里一阵慌『乱』,张五说什么他也不会丢下的,可如果要带着张五逃跑,光凭自己的一双腿,说什么也跑不回去的。可无论回去拿车,还是临时租辆车,无疑等于暴『露』了自己的行动,赵东阳还没有这个勇气。

    一时间,脑子里一片混『乱』,竟然愣在了那里。

    “赵先生,赵先生……”

    听到张五呼唤自己,赵东阳这才回过神来。“啊,张五哥你叫我?”

    “是啊,我们现在这样根本逃不出去……”

    “五哥,你不要说了,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我绝不会丢下你不管的。我们一起出门,要回就一起回去,要么就一起让警察抓走算了,反正我们没犯罪,也不怕他们诬陷。”

    张五叹了口气,如果真的和赵东阳说得这样简单就好了。“赵先生,张某今生能有你这样的好兄弟,计算马上死掉也值了,既然你不忍心丢下我不管,那我有个办法,虽然有些冒险,但未尝不是个办法。”

    赵东阳一听不由喜上眉梢,他知道军人出生的张五,不光经验丰富,而且为人多智,他说出的办法绝对不会差到哪里。“张五哥,那你快讲。”

    张五略微一沉『吟』,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好办法啊,妙,真是妙啊,就按这么办了。”赵东阳听完不由拊掌大笑,再不耽搁,背起张五走出了小巷。

    四五分钟之后,一辆警车呼啸着从远处飞驰而来,路上的行人纷纷闪避,顺着警车行驶的方向看,就见警车又开出几百米,然后在路边一家饭店停了下来,两个警察飞奔而入,很快又出来,只是旁边又多了两个人,其中一个好像还受了点伤似的。

    就见四人很快上了警车,又呼啸着去了。

    赵东阳有一句没一句的回答着警察的问话,肚子里却已经笑翻了天。原来刚才赵东阳和张五在走投无路之下,索『性』豁了出去,拨了报警求救电话后就冲进一家饭店,找了个借口就和老板打了起来。

    凭赵东阳现在的实力,饭店老板再加上一般服务生,虽然人多也不是他的对手,没几下,人人都吃了不少亏。赵东阳见把众人的火都勾了起来,估计警察这时候也快来了,装作不小心挨了两脚,然后干脆躺在了地上抱头『乱』滚,这下众服务生可逮着了便宜,挥动拳头就对赵东阳下了狠手,连警笛声都没有听到。于是这一幕正好被赶来的警察看到,赵东阳虽然受了些皮肉之苦,但这一来却是得救了。

    这是副驾驶座上的警察又问:“你们两个外地人,居然敢先动手,胆子倒是不小。你确定不用去医院了吗?我看你朋友的脸『色』可不大好啊。”

    “不用,不用,嘿嘿,要害被踹了一脚,疼一会就好了。”

    “哦。”那警察作了个原来如此的表情,然后摇摇头道:“算你们聪明还懂得报警,如果不是我们来得及时,恐怕你们现在都要被打死了。”

    “是,是,一定要谢谢两位警察大哥。”赵东阳说着伸手掏出一叠钞票塞在了警察的手里。

    那警察眼睛不由一亮,嘴里说:“你这是干什么,拿回去,拿回去,让人看见多不好。”

    “没关系的,我这是真心想谢谢大哥你,如果不是二位,我们早受伤了,还做什么生意,所以还请一定手下。”赵东阳说着又掏出差不多同样数目的钞票,塞给开车的警察。

    “好,看你这么有诚心,我们哥俩就收下,顺便送你们一程,你们去哪?”

    “去远东大酒店吧,我们住在那里。”

    “呵,五星级?你们倒懂得享受。”开车的警察笑了笑,方向一转警车驶上另一条路。

    刚还没走多远,一辆警车迎面飞驰而过,虽然只是错车的一瞬间,赵东阳已经看清楚,里面坐得全是荷枪实弹的警察。很快接着又是三四辆开过来,看方向正是开向许院长的家里。

    这时车内的车载电台也传来声音。“012,012,我是总部,听到请回话。”

    副驾驶上的警察见这状况已知道有事发生,连忙拿起对讲机道:“我是012,请讲。”

    对讲机里马上传来声音:“杀害许院长的凶手已经逃脱,据情报讲,这两人是多起要案的凶手。上级命令,马上在全市展开搜捕工作,缉拿犯人,你们负责第五街区,注意犯人手中很可能有武器,请注意安全,必要时候可以开枪。”

    “012明白。”那警察说话时不经意的看了赵东阳二人一眼,另一只手已经握在了腰间的枪把上。

    赵东阳心头就是一紧,心道:“难道他看出来什么了?”顿时运起玄相功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那警察的动作。

    “哈哈!”那警察放下对讲机,突然大笑了一声,把赵东阳吓了一跳,差点就要去拔算筹手杖。

    就听那警察笑道:“看把你们两个吓得,难不成还怕那两个犯人会袭击警车,真是胆小,就这样的胆量还和人家打架?”警察说着撇撇嘴,“放心好了,反正远东酒店离我们要去的地方不远,我们好人做到底,送你们过去就是了,这下不怕了吧。”

    赵东阳这才长出了一口气,抹了把头上的冷汗道:“太……太谢谢两位了,有你们在我们还怕什么通缉犯,就算现在他们站在这里还不是被你们捉拿的份。”

    两个警察听赵东阳如此恭维,脸带得意之『色』,开车的警察道:“你这话算是说对了,犯人再凶残,毕竟不是我们警察的对手,我们可是经过多少年的训练啊。只可惜我们运气不好,碰不上那两个通缉犯。”

    “哎,别说了,有人倒是运气好,就像刘海那小子,上面给他机会去捉拿凶手都能让人家跑了,运气还不是一般的好啊。”说完两人大笑起来。

    赵东阳心里不住的摇头,心道:“你们的运气其实很好,通缉的犯人其实就在你们面前,只不过你们不知道罢了。”

    一路上警灯开道,又过了几分钟时间,远东酒店已经在不远处了。赵东阳不由和张五对视了一眼,心想:“张五虽然车技高超,但终究比不上警车肆无忌惮啊。”

    搀扶着张五从车上走下来,赵东阳对两名警察道:“谢谢两位了,我们还会在这里呆几天,有时间过来,我们请两位吃饭。”

    “哈哈,恐怕是想让我们给你当保镖吧,好了,不多说了,我们去抓犯人了,有机会再见。”说完,警车绝尘而去。

本文网址:http://www.longtengshu.cn/book/0/346/22560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longtengshu.cn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