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灵异小说 > 神算天师 > 第六章 万年尸毒

第六章 万年尸毒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玄界之门超品相师龙王传说大主宰天神诀神级小卖部美食供应商银狐全职法师

    第六章 万年尸毒

    见警车一眨眼已经去远,赵东阳不由和张五对视一眼,同时大笑起来。眼神交流中,这对患难与共的兄弟顿时感情又近一层。

    不想让酒店的服务生看到自己的狼狈样,两人绕过酒店,直接回到了后面的别墅。

    刚进门,佟凯就跑了过来。“啊呀,你们去哪里了,把我都要急死了,现在全市进行大搜捕,听说有两个国家一级通缉犯,我生怕你们有点意外。”

    赵东阳听完不由和张五相视一笑。“佟先生,你放心好了,那两个通缉犯就算再怎么凶残,也不会伤害到我们的。”

    佟凯不由一愣,这才注意到两人身上衣服破烂,张五的更是好像受了伤,心中一动道:“你们……你们不会就是那两个通缉犯吧。”

    “哈哈。”赵东阳再也忍不住大笑起来,“还是佟先生你了解我啊,不错,我们就是警察要抓的人,可是你看我们像一级通缉犯的样子吧?”

    佟凯见两人没事,也放下心来,假意打量一番道:“不像,不像,倒是有点丐帮的样子。”众人又是一阵的大笑。

    赵东阳见张五笑的时候非常勉强,脸上还有痛苦之『色』,知道一定毒又发作,连忙让人把侠女叫了出来。

    不大一会,侠女『揉』着惺松的睡眼走了出来,一袭半透明的睡衣下玲珑妙体隐约可见,众人不由都在心中暗自称赞:真是个美女。

    侠女走到赵东阳面前,一屁股就坐在了赵东阳腿上。“东东,你叫我啊,有什么事,人家睡的正香呢?”

    赵东阳不由一阵的尴尬,后悔没有让侠女把这山洞里养成的习惯改掉。

    “侠女,张五哥重了剧毒,我内力不够,不能替他疗伤,所以叫你出来……”

    还没等赵东阳说完,侠女已经跳起:“张五哥重了剧毒,我看看。”说着一个起落人已经在张五身前,伸手搭在张五的脉搏上探察起来。

    “哎呀,张五哥,是什么人下的毒,好严重啊。”

    佟凯一听不由担心道:“那要不要紧,要不要去请医生?”

    “不用,不用,虽然严重,但还难不倒我,我用内功把毒『逼』出来就行。”侠女说着,内力已经游走全身,真气鼓『荡』下,全身的衣服徐徐飘动,真有点不世大侠的风采。

    紧跟着侠女在张五胸前,背心连拍数掌,暂时封住气血的上行,然后“嘿”的一声,双掌猛击张五的“玉枕『穴』”,力道虽大,张五却连晃也没晃一下。

    众人不约而同的叫了声“好”。

    侠女击完,双掌便按在“玉枕『穴』”上开始运功,张五也是高手,虽然中毒,但内力还在,也随着侠女的力道全力配合,只过了不到十分钟,张五的口、鼻、耳开始缓缓有黑血流出,最后越流越多,把张五的半个身子都染成了黑『色』。

    又过了十分钟,就听侠女又是一声大喝,一跃跳在一旁。朗声道:“好了,全部毒已经排出,再也没事了。”

    赵东阳和佟凯虽然不懂,但见这情况,也知道差不多,都是大喜,见张五还站在那里不动,不由道:“张五哥,你感觉怎么样了?”

    张五还是一动不动,侠女一见,“哎呀”一声,“嘻嘻,不好意思,我忘了给张五哥解开『穴』道了。”

    众人的嘻笑声中,侠女给张五解开『穴』道。“五哥,你可不要怪我啊。”

    张五笑道:“哪里敢怪,否则下次再受了伤,谁还给我治伤啊。”突然注意到了什么,动了动鼻子低头一看衣服上却是腥臭无比的黑血,歉然道:“啊,大家稍微等我一下,我去洗洗。”说着捂着鼻子往后走去。

    众人见状又是一片哄笑。

    就在众人以为烟消云散之时,事情突然又生变化。就见刚跑出去两步的张五,突然“啊”的一声惨叫,就像受了什么重创,“扑通”一声,整个人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赵东阳一见情知不妙,马上跑了过去,就见地上的张五和见过的许院长的情况一样,面『色』漆黑一片,竟然比刚中毒时候的情况还要严重。

    赵东阳不由大惊,回头正要问问侠女是怎么回事,哪知就听“扑通”一声,侠女竟然也倒在了地上,一样也是面『色』漆黑。

    这一下赵东阳不由慌了神,看看张五又看看侠女,一向沉着多智的他竟然愣在的当场。

    佟凯这时连忙走过来,摇了摇赵东阳的肩头。“赵先生,赵先生,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

    佟凯点点头。“这样就好,你可不能再出什么问题,事情已经出了,你担心也没用,要不这样吧,我有几个医生朋友,都是大医院的主治医师,要不把他们一起请来,说不定能有办法。”

    赵东阳正要回答,却听不远处有人轻轻哼了一声。“哼,正是无知,万年尸毒用普通方法也想治的好?”声音粗犷,可语气却带着一丝扭捏,说话的正是男扮女装的米乐,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起床。

    赵东阳听完就是一愣,他马上想到米乐出生于相学世家,虽然年轻玄功尚弱,可眼力却绝对不同寻常,说不定她知道治疗之法也有可能。想到这,忙走到米乐身前,激动道:“米乐,你是不是知道如何能治好他们,快,快告诉我。”

    “哼!”米乐冷哼一声,满脸的不屑。“我自然知道,可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呢?”

    “你……”赵东阳心中大怒,有心拂袖而走,但又想到张五和侠女,把火强压下去道:“米小姐,算给我个面子,如果你知道治疗的方法请告诉我,我一定好好报答你。”

    “哈哈,真是好笑,你有什么面子?你把我骗的不男不女,我恨你还来不及怎么会帮你,你就眼睁睁看着你朋友死吧。”说完转身就走。

    赵东阳连肺都要气炸了,无名大火顿时冲上头顶,伸手把算筹拔了出来,挡在了米乐的前面。

    米乐知道算筹的厉害,心里不由一慌,退开一步道:“赵东阳你要干什么,我说了不说就不说,怎么,你还想动武?”

    赵东阳顿时无语,心道:“是啊,就算她不说,我能怎么样,难不成还杀了她。”又想自己平时神机妙算,事事顺利,却不想今天一再受挫,先是那个神秘的凶手,接着是刁蛮的米乐,不由一下愣在那里不知该如何是好。连米乐闪身离开也忘了阻拦了。

    “米先生,请等一下。”米乐扭头看去,是佟凯跑了过来,问道:“佟先生,你有什么事?”

    原来佟凯在旁边都快急死了,虽然不知道米乐和赵东阳的关系,但见面时就见他们一起,以为他们关系一定差不多哪里去,哪知听完刚才的话才知道不光想错了,而且看样子,两人好像还有点误会。更看见赵东阳完全不讲一点说话技巧,只知道咄咄『逼』人,这才忍不住亲自出手。

    “米先生,确实有点事情,你看能不能借一步说话。”说着佟凯神秘兮兮的对米乐挤了挤眼,做了个请的手势。

    这下不由把米乐的好奇心勾了起来,犹豫了一下道:“好吧。”说完随着佟凯走进了旁边的房间。

    只几分钟时间,两人很快又走了出来,就见米乐一改平时冷冷的表情,满脸的笑容对佟凯道:“佟先生,你说得都是真的?可不要骗我啊。”

    “当然,我佟凯什么时候『乱』说过话,你放心好了。”

    “好吧,那你快去准备吧,我等下就去。”

    米乐明显心情很好,说话时完全忘了掩饰,又回到了女儿家的神态,只不过配了副男子身材,只看的赵东阳全身发『毛』。

    送佟凯出了门,米乐这才不慌不忙的走到赵东阳面前。“喂,姓赵的,你可听好,我只把万年尸毒的解法说一次,没听到我可不管啊。”

    赵东阳一听不由大喜,不知道佟凯用了什么方法,竟然让刁蛮公主回心转意,忙道:“好,你说吧。”

    “咳……咳!”米乐装模作样的清清嗓子,这才道:“万年尸体这万年尸毒说是毒『药』其实是一种生化病毒……”

    赵东阳一听不由失声道:“是病毒?”

    “喂,我说话的时候你不要『插』嘴好不好,再打断我说话我可不说了啊。”

    “好,好,你说,你说。”

    米乐接着道:“这种病毒非常厉害,只要碰到者**就会瞬间寄生在上面自动生长,几秒钟就能将宿主杀死,埃及的金字塔里的木乃伊上面就有这个。”

    赵东阳点点头,难怪据说所有进入金字塔的人都难逃一死,原来是这种病毒作怪,之前还以为是有厉害的阵法保护。

    就听米乐继续道:“可这种病毒虽然厉害,但只能存活于万年以上的尸体之上,而且必须不能见阳光,不能见空气,存活的条件非常苛刻,所以并没有形成大规模的泛滥,一直到上个世纪,国外一个邪教组织竟然将这种病毒变异,使它可以在正常情况下存活,从那时起这种病毒才不时出现,但由于重视了存活条件,已经不如原先那样霸道,必须在一定距离才能传染,而且不能马上杀死人,另外释放时必须要富含阴气的物体做媒介才能起作用,比如尸体之类的,所以只要知道它的原理还是不难预防的。”

    赵东阳这才明白过来,张五正是受了许院长尸体的传染这才中了毒,如果不是他内功深厚恐怕已经早死了,但他全身受了病毒感染已经成了极阴之物,侠女给他疗伤时自然也被传染上了。而自己没事,大概是由于修炼了玄相功,全身阳气旺盛才避免遇难。至于米乐和佟凯,不用想一定是米乐有什么神奇的『药』物。

    果然刚刚想完,米乐道:“如果只是不小心被间接传染,只要马上用好一点的抗生素就可以治疗,就像我和佟先生这样,但张五和侠女的情况比较严重,如果我没看错,张五是被尸体直接传染,而且使毒的是个高手,他算定你们都有武功,不光用了毒,而且还加入了个激发阵法,这样不用功『逼』毒的话两个小时候才会毒发,但如果一用功,病毒就会立刻随着内力扩散全身,而且谁给他用功疗伤就传染给谁,侠女就是这样被传染的。”

    听到这,赵东阳再也忍不住了。“米小姐,那到底该如何治疗啊。”

    米乐白了赵东阳一眼。“我不是正说呢吗,你急什么急,像张五和侠女这样情况,任何『药』物都没用,只有让病毒原路返回,侠女不是被张五传染的吗?那就把侠女身上的病毒再还给张五,而张五的病毒则再还给那具传染他的尸体。具体的方法很简单,祛晦阵你会摆吧,会摆就好,就用这个。”

    赵东阳愣了一下,马上明白了其中的玄机,原来这“祛晦阵”常用在家中地基下有坟地的阳宅,如果不能搬家也无法移坟,只有用“祛晦阵”阵,将三福将,三上仙,三饿鬼,七大置于屋内,作法之后,七七四十九天后,可将屋内晦气吸净。

    想到这,赵东阳再没疑问,忙道:“谢谢米小姐了。”

    “好啦,该说的我都说完了,你自己看着办吧,掰掰了。”说着就往门外走去,走到门口突然又回过身来。“哦,忘记提醒你,既然那个下毒人这么狡猾,我猜他一定会去破坏掉那具尸体,你知道该怎么办了。”说完推门扬长而去。

    赵东阳不由摇摇头,这个可能『性』他也不是没想到,但有刘海那几十个荷枪实弹的警察看护着尸体,那凶手就算有天大的本领也不敢出现吧。

    脑中回忆了一下“祛晦阵”的阵图,便准备布阵,可猛然间赵东阳心里一个念头闪过,顿时背后冷汗直流。“糟糕,那尸体上有毒,刘海他们一定也中毒了。”想到这,赵东阳飞身就向外跑去,一边跑一边回到对屋里的几个佣人喊道:“地上的两个人你们谁也不要动,等我回来再说。”说没说完,人已经在几百米开外了。

    走到路上,赵东阳立刻拦了辆计程车。“司机先生,淮阳路30号,快!”说完见司机并不开车,不由怒道:“你没听见我说话,淮阳路30号,快!”

    那司机不由苦道:“先生,不是我不载你,实在那里已经被警察封了路,我过不去啊。”

    赵东阳现在正在气头上,一把抽出算筹,化成一把三尺长的砍刀状。“快开车,我管什么封不封路,再不开车小心你的小命。”

    那司机哪见过这个,顿时“哇呀”一声打开车门竟然跑掉了。

    赵东阳不由后悔自己太过冲动,四下看了看,见街上冷冷清清,半天也没见一个车路过,视线所及之内,竟然只有这一辆车。无奈之下只好坐到驾驶位置上,回忆了一下小时候玩车的经历,笨手笨脚的把车发动着,连着三次息火后,终于摇摇晃晃的将车开动起来。

    幸好搜捕行动下,街上行人车辆很少,赵东阳这才没出车祸,跌跌撞撞之下,花了半个多小时这才看到了淮阳路的街牌。

    刚驶进去,当街正中立刻有几个荷枪实弹的警察转过头来,其中一个道:“喂,你干什么,没看见这里封路了吗?倒回去,倒回去。”

    这时赵东阳已经看到了许院长的家,见那里不断有警察进进出出,料想如果尸体被盗一定不会如此平静,也就是说毒还没有发作,那凶手一定是在等刘海等人毒发之时的混『乱』机会,不由放下心来。

    忙对那走来的警察道:“对不起,对不起,实在没看见。”说着小心翼翼的挂上倒挡开始倒车。按赵东阳的想法,等出去之后再想办法混潜进许宅,在暗处等等待机会盗走尸体,如果能巧合碰到凶手更好。

    但本来车技就不高,这么一走神,车竟然又息火了。

    那警察见状不由笑道:“哈哈,你可真够笨的可以,就你这技术,还开什么计程车,快回家去吧。”

    赵东阳见了警察如此容易搭话,不由心中一动,又一个想法冒了出来,装出害怕样子道:“是,是,我刚学的开车,又加上看见你们一激动,就忘了怎么开车了。”

    那警察明显站岗很无聊,听赵东阳说的有趣,不由又走上几步。“嘿,你干吗一见警察就激动,不会犯了什么事吧。”

    “哎呀,这位大哥你可不能『乱』说,我激动可不是因为害怕。你不知道我从小最崇拜的人就是警察,你看大哥你警服一穿,手枪一端,多威风,多虎气,哪个美女不是一见就想说‘我爱你’这三个字,你再看看我,美女见了我也是三个字,可是味却变了。”

    “哦,是哪三个字?”

    赵东阳苦笑道:“是‘多少钱?’啦?”

    “哈哈!”那警察没想到是这三个字,不由大笑起来。“你这人,你是计程车司机,自然人家坐了车要问你这句话了?”

    “哎,我倒希望他们人人说我爱你三个字,不给钱我也愿意。”说话时赵东阳又连着发动了着几次车,可刚起步就息火,这倒不是赵东阳故意的,一边说话一边开车,他还没这个水平。

    又一次失败后,赵东阳苦道:“大哥,实在对不起,还是太激动,我开不了车啊,你看能不能帮我把车开出去,我出不去事小,耽误你的工作可就麻烦了啊。”

    那警察犹豫了一下,想想也是这个道理。“好吧,反正我左右没什么事,我就帮你一会,让你看看什么叫车技。”

    赵东阳大喜,连忙把那警察让上车,自己坐到了副驾驶上。

    那警察有心要在赵东阳面前『露』一手,熟练的发动着车后,笑着对赵东阳说:“你可坐稳了啊。”刚说完,左脚一松,右脚横着一踩,同时两手连打方向,整个动作一气呵成,再看汽车,轰鸣一声,几乎是在原地转了一圈,然后“吱”的一声摩擦声后,汽车如同飞一样冲了出去,而从始至终,那警察一直微笑着看着赵东阳。

    “啊呀,太刺激了,太帅了。”赵东阳连声称赞,那警察更是技痒,驶出淮阳路仍不停车,倒着开,侧着开,只把赵东阳弄的头晕脑胀这才把车停在了路旁。

    “哈哈,过瘾,真是过瘾,就是你这车太烂,不能翻几个跟斗,可惜你见不到了。”语气之中大有失望之『色』。

    赵东阳脸『色』惨白,连连摇头。“算了,算了,再来几次我的车都要报废了。”

    那警察又是大笑几声,见车内物品掉的满地都是,也有些歉意,顺手拣起身边一个,刚要放下,却“咦”了一声愣住了,原来手里拿的正是所有计程车都有的司机服务卡,就见照片上的人四十多岁,和赵东阳差的老远。

    那警察看看照片,又看看赵东阳。“这……这是怎么回事?”

    “呵呵,大哥,到现在我也不瞒你了,这车不是我的,而是我抢来的。”

    警察一听伸手就去拔枪,可还没等碰到枪把,头上一疼,顿时什么也不知道了。

本文网址:http://www.longtengshu.cn/book/0/346/22560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longtengshu.cn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