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书 > 灵异小说 > 神算天师 > 第八章 意外收徒

第八章 意外收徒

推荐阅读:银狐圣墟龙王传说美食供应商一念永恒玄界之门大主宰超品相师神级小卖部全职法师

    第八章 意外收徒

    一走进去,赵东阳忍不住吸了下鼻子,喝彩道:“啊,什么东西,这么香,光闻也让我流口水了,快拿来我尝尝。”

    “知道了。”侠女说着走进厨房,很快盛了一碗食物走了出来。往赵东阳面前一放,立刻香气四溢。“尝尝吧,可不许说不好吃啊。”

    “嗯,嗯。”来不及回答,赵东阳早已经食指大动,夹起一大块放进了嘴里,咀嚼了几下,突然愣愣的看着侠女不动了。

    侠女不由脸『色』微变。“怎么,不好吃?”

    赵东阳狠狠的摇了摇头,来不及把口里的食物吞下,已经叫了出来。“侠女,这是什么东西,简直太好吃了啊。”

    侠女这才放下心来。“哈,这有什么是我最不拿手的清鱼豆腐,如果不是时间来不及,我还有更好吃的东西。”

    赵东阳怎么也没想到这些东西居然是豆腐,忙又夹了几块大嚼起来。

    正这时,一个粗犷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哈哈,赵老弟,我可真羡慕你啊,这么漂亮的女朋友,而且还烧的一手好菜,还让其他人怎么活啊。”房门一响,一个健壮的中年人大笑着走了进来,正是佟凯。

    赵东阳微微一笑,知道佟凯误会了,本以为有米乐做挡箭牌,会少一点误解,没想到还是被佟凯看了出来,看来以后还得在这方面多下点力气。一边想着,赵东阳站起身来。“佟先生,快来坐,我正要去找你,没想到你先过来了。”

    “哦,我也有事找你,赵先生你先说说,找我什么事?”

    赵东阳不由一愣,小声道:“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我只是好奇,你是用了手段能让米乐答应告诉治疗万年尸毒的方法。”

    “哈。”佟凯一听,啪的一拍桌子站了起来。“真是巧了,我也正是为了这件事找你。”说了一半,猛地想起房门还没关,赶紧把门关上,压低声音道:“赵老弟,你快救救我吧,实在顶不住了,再有一天我的命都要没了。”

    这时侠女也替佟凯盛了一碗豆腐,然后便知趣的走到了一边。

    赵东阳这才道:“佟先生,你不是和我开玩笑吧,米乐虽然难缠,但还不至于闹出人命吧。”

    “不至于?那你来试试,连着两天不分昼夜的逛街、购物,然后就是没完没了美容、健身,你瞧瞧,这是两天的花费单据,整整七十多万啊。”

    “七十万?佟先生你不会算错吧,都买了什么啊。”说着赵东阳接过一叠票据,就见上面大到跑车,小到衣服,简直应有尽有,好多东西赵东阳连听也没听说过,不由道:“这……这都是你们这两天买的?”

    点点头,佟凯把票据收起,好像想起了什么难受的事情,皱着眉头道“钱都还算了,为了能把张五的病治好这点钱也没什么,最恐怖的是你这位米先生好像……好像还是同『性』恋,时不时对我抛个媚眼,扯我几下衣服,高兴起来竟然还往我怀里扑,你想想,要是让我的熟人看见,这以后还让我怎么做人啊。”

    “这……”赵东阳听完,再也忍不住笑出声来。到了现在,赵东阳已经明白为什么米乐会那么痛快的答应告诉自己治疗方法,原来代价就是佟凯陪他逛街。也亏得佟凯经验老到,居然能看出米乐男儿身下的女儿心,但毕竟不知道米乐可是货真价实的女生啊。

    “赵先生,你这就不对了,我好歹也为你出了这么多力,你不想办法为我解决问题,还在这里嘲笑我?太不够朋友了吧。”

    赵东阳这才止住笑声。“佟先生,是我不好,没来得及告诉你真相,你要怪就怪我好了。”想想米乐男扮女装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而且信得过佟凯为人,赵东阳犹豫了一下,便把米乐男扮女装的事情大致的说了一遍,至于其中和米中航的交易则略过不提了。

    听完赵东阳的介绍,佟凯嘴巴张的大大的,好半天才合上。“赵……赵先生,你不会是在安慰我吧,天下还有这样的宝贝?”

    “嘿嘿,是啊,我没见到之前我也不敢相信,但这都是真的啊,不信你可以问侠女。”

    侠女一直在旁边微笑着听着,见说到自己,忙道:“东东说的是真的,这点我可以保证。”

    几天的相处,佟凯知道侠女最是天真无邪,既然她都这样说,恐怕确实如此,歪着头又想了想这几天米乐的行为举止,佟凯不由一笑:“嘿,你们这一说,我刚才想了想,米乐除了相貌外,哪里都是一个女生,可……可她对我动手动脚,甚至有一次还亲了我一口,这又怎么解释?”

    赵东阳不由一乐,拍了拍佟凯的肩头道:“佟老哥,这个就不用我说的那么详细了吧,你是过来人,应该比我清楚才对啊,一个漂亮女生缠上你,这下你该开心了吧。”说着赵东阳端起碗,拉起侠女开门跑了出去。

    “漂亮女生?”佟凯呆坐在原地,重复了一遍赵东阳的话,突然猛地省悟,忙喊道:“喂,就算女生缠上我也不行啊,我已经结婚了,赵先生……”可再看四周,哪还有赵东阳的半个人影。

    赵东阳和侠女跑到外面,想起刚才佟凯的窘态,又笑了起来,好半天才止住。“侠女,我到底睡了多久,怎么听佟凯说话好像有几天时间了。”

    “也没有啦,只有一天而已,张五哥说你为我们治伤太过『操』劳,不让我叫醒你。”

    “哦,这样啊。”赵东阳点点头,没想到自己竟然能一次睡这么久,看来那天果真是劳累过度了。又道:“那张五哥呢,现在情况怎么样?”

    “全好了啊,不过还有点虚弱。”说到这,侠女神『色』一黯。“都怪我不好,不清楚状况就替张五哥『乱』治,要不他现在已经可以和我一样下床了。”说着已是泪光闪动。

    “别难过了,你为张五哥治病是好心,张五哥也是好人,他不会怪你的。”

    “哦,张五哥也是这么说的,可我心里还是觉得对不起他。”

    “傻丫头,有什么对不起的,快去盛一碗豆腐,我们去看看张五哥,他吃了你的豆腐就不怪你了。”说了一半,赵东阳突然想起吃豆腐什么能对女生『乱』说,连忙闭嘴,偷眼见侠女神『色』如常,这才想起侠女大概还不知道吃豆腐的另一层含义。

    等侠女盛了豆腐回来,赵东阳随着侠女来到张五的房间里,刚走到门口,就听里面“呼呼”直想,竟好像有人动手过招一样。

    “啊呀!”赵东阳马上想到是不是曹策又来放毒,来不及多想,一脚踹开房门冲了进去。

    人还等进去,就听有人喝道:“什么人?”紧跟着赵东阳就觉得迎面一股飓风扑来,赵东阳看的清楚,正是张五挥拳打来。连忙惊呼:“张五哥,是我啊。”

    “啊!”张五连忙把拳头收回,“好家伙,原来是赵先生,你……你怎么……”张五说着看了眼已经烂成碎片的木门。

    “呼!”赵东阳长出了一口气,有些尴尬的道:“吓死我了,刚才我在外面听到房间里有响动以为有人偷袭,所以就踢开门进来了。”

    张五一听,哈哈大笑,招呼着众人坐下,又道:“都怪我不好,躺了整整一天,人都快要睡懒了,这才忍不住活动一下,没想到正好就被赵先生你赶上了。”

    赵东阳不由心里连连咋舌,本以为张五和侠女去了毒后定要调养了几个星期才能复原,没想到一天的功夫就已经差不多恢复,看来这内功确实是个好东西。但还是忍不住问道:“张五哥,你这次确定完全都好了?如果不舒服可要告诉我,千万不要留下什么后遗症。”

    “赵先生放心,这次是真的好了。”

    赵东阳点点头,“那就好,侠女还一直在担心,给你做了好吃的也不敢送了进来。”说着对侠女使了个眼『色』,后者马上会意,把碗端给张五道:“张五哥,前面我给你治伤,反而治严重了,你可不要怪我啊。”

    “怎么会,谢还来不及呢?”

    侠女见张五说得诚恳这才『露』出了笑容。“那张五哥,你尝尝我做的菜肴。”

    “嗯!”张五答应了一声,却没动手,只是直直的看着赵东阳,突然猛地站起来对着赵东阳深深鞠了一躬。“赵先生,我有件事想求你,请你一定要答应。”

    谈得好好的,见张五突然这样做,赵东阳不由一愣,但马上已经明白,连忙把张五拉回到座位上。“张五哥,你这是干什么,都是兄弟还说什么求,放心好了,你母亲的事情我一定管到底。”

    张五一愣,忙道:“赵先生,你想错了,我知道你心肠好,就算我不求你,你也会想着我母亲的病情,我求你的是另外一件事!”

    “哦?说来听听。”

    张五长吸了口气,这才说:“我想拜你为师。”

    赵东阳怎么也没想到张五会有这样匪夷所思的要求,顿时张了几次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这……”

    张五又道:“赵先生,这并不是我一时冲动作出的决定,这一天一夜来,我根本就没合眼,我一直就想,我张五有何德何能,让赵先生几次三番为我拼命。”

    “这有什么,我们都是朋友。”

    不等赵东阳说完,张五已经打断道:“张五的朋友多了,可没有一个在我困难的时候帮我一把,倒是赵先生你一再的帮我。另外其实我还有一点私心,想我张五除了一身打架的本事,什么都不会,能遇到赵先生这样的人物,是张五的福气,所以我思来想去,只有拜赵先生你为师,我不仅能报答赵先生的大恩大德,而且也只有这样我以后才能过上好日子,这么说吧,反正我已经打定主意,今后我就赖上赵先生你了,你去哪我就去哪,你把当保镖也好,当徒弟也罢,反正休想甩开我了。”

    见张五说得斩钉截铁,绝对不像是开玩笑,赵东阳不由急了。“张五哥,你……你怎么能这样,你一定是受伤还没有痊愈,快休息休息。”说着就要往外跑。

    可刚走了两步,猛地一回头,却见张五紧跟在身后,见赵东阳停了,也停下了脚步。

    “张五哥,你……你这是干什么?”

    “张五哥以后千万不能叫了,叫我张五、小五,或则阿猫阿狗随便师傅你。”

    赵东阳这下真有点火了。“你别一口一个师傅,我什么时候答应收你了。”说着转身就走,见张五又跟了上来,怒道:“好,好,你跟吧,我看你能跟我到什么时候。”说话间,赵东阳眼珠一转,想起张五大病初愈,身体一定还比较虚弱,怎能比的过自己。

    想到这,赵东阳再不多说,大步流星走出房间。走到外面,正碰上佟凯从餐厅出来。

    佟凯正发愁如何对付米乐,见赵东阳出来,刚要开口,赵东阳却已经出了别墅门,连忙拦住随后的张五道:“咦,张五,你们这是去哪?”

    “不知道,师傅去哪我就去哪。”说完闪身追着赵东阳也出了门去。

    佟凯不由一愣。“师傅?张五叫赵东阳师傅?天哪,难道我已经被米乐气疯了?”

    赵东阳从别墅里出来,也不管张五是不是跟着,迈开大步随便拣了个方向便走了下去,到后来越走越快竟然忍不住跑了起来。

    这时天『色』尚早,街上还没什么行人,赵东阳也不怕被人看见,跑着跑着呼吸急促之下竟然不由自主的用上了内功,一会的功夫,不但没有觉得疲劳,反而觉得全身神清气爽、充满了力气,赵东阳心中大喜,没想到内力还有此功效,顿时也忘了出来干什么,只觉的不奋力奔跑反而会难受。

    本来赵东阳参悟了玄相功之后就已经动作敏捷无比,现在再用上内功更是不得了,几个小时跑下来,竟然将全市绕了一圈。

    “哈哈!”赵东阳不由笑出声来,跑动中他已经明显感觉到内力比平时又强了许多,虽然他并不怎么看重内力,但究竟是一项了不起的本领。

    觉得这么半天,也该把张五甩掉,赵东阳不由稍微放慢了速度,想找个地方休息一下。

    “千万不要停,把内息调匀了再收功。”

    耳边猛地想起张五的声音,赵东阳一惊,扭头看去,就见张五正不急不徐的跟着自己身后不远的地方,神态悠闲,明显没有使出全力。

    “你……”赵东阳刚想说话,就觉得一口气喘不上来,脚下一软身体不受控制的向前倒去。

    “师傅小心。”张五见状一个箭步人已经跳到赵东阳身前,一把将赵东阳抱在怀里,同时右手已经按在了赵东阳丹田位置,一边运功一边道:“师傅你现在内力不够,千万不可以在运功的时候说话。”一句话说完,右手已经松开。“好了,现在没事了,可以继续跑了。”

    赵东阳不由苦笑一下,摇摇头,知道再跑也不是张五的对手,见旁边不远处有家早茶店,说道:“我们过去吃点东西。”

    “都听师傅的。”

    赵东阳也懒得多说,当前走了进去。

    和张五找了个安静的位置坐下来,赵东阳叫来服务生点了些精致的糕点,一边吃一边道:“张五,你究竟想怎样,你这样一再的『逼』我,我们可连朋友都没的做了啊。”

    张五却道:“我们现在已经不是朋友,是师徒关系。”

    赵东阳一听本来压下的火又冒了上来。“张五,你说你现在算什么?我比你小着好多岁,怎么可能收你为徒,再说我也没什么可以教你的啊。”

    “师傅你错了,我拜你为师,并不是为了学什么,就是想一心一意的报答你。”说着说着,张五突然站起身来。“师傅,你就收了我吧,总之我是铁了心了,你答应也好,不答应也好,反正你已经是我的师傅。”

    张五的声音本来就非常粗犷,这一激动,顿时把餐厅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这里。

    赵东阳顿时觉得异常尴尬,拉着张五坐下来。“好好,我算怕了你了,我答应你,你快坐下。”

    “真的?”张五一听顿时喜形于『色』。“这么说,师傅你答应收我为徒了?”

    赵东阳叹了口气,见张五一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样子,知道如果不答应,今后还不知道会有多少麻烦,还不如就随了他的心愿。想到这,赵东阳道:“好吧,我就收了你,不过有两个个条件你一定要听清楚,否则就算你跟我一辈子也别想让我屈服。”

    “好,好,师傅请讲,别说两个,就是二十个也没问题。”

    赵东阳道:“那好,第一,你以后不许师傅,师傅的叫我,你还叫我赵东阳,或者小赵,我呢还叫你张五哥。”

    “这……”张五一听立刻犹豫起来。“师傅,这么一来别人怎么能知道我们是师徒关系,这个要求是不是就免了。”

    “我天,难道你还不明白啊,我就是不想让别人知道呀,你想想,我还是个学生却有个比我大七八岁的徒弟,那大家还不把我当怪物看!所以这个称呼问题没有商量的余地。”

    张五思索了一下,想想也确实如赵东阳所说,狠了很心。“好吧,那我就答应了,反正只要我心里知道你是我师傅就可以。”

    “哈哈,这就对了吗,那现在我说第二个,以后绝对不可以跟着我,这条还是避免别人的闲话,所以同样没的商量。”

    张五又犹豫了半天,终于也答应了。至此这个大问题才得以解决,赵东阳自然非常高兴,张五虽然觉得有这两个要求约束,这师徒好像有点变味,但难得赵东阳能够同意,也是高兴多过沮丧。

    “师……”张五一张口,突然想起赵东阳刚才的要求,连忙改口道:“赵先生,我现在的伤已经基本全好了,我听你刚才说凶手你认识,我想……我想最近就去会会他,说不定我母亲的病也和他有关系。”

    赵东阳点点头。“我也这么想,你母亲和那个李太太的病情我亲自看过,当时我就觉得不想是得了病,而更像是有人对他们施了邪咒。”见张五『露』出『迷』『惑』的神情,赵东阳解释道:“邪咒也是风水阵的一种,只是它的目的却不是为人们消灾避难,而恰恰相反是为了害人,所以手法更加隐秘,而且危害很大。”

    接着道:“从当时许院长表现的看,他绝对是知道内情的人,只可惜被人害死了,但万幸的是让我见到了杀害他的凶手,而且还是我的熟人,我想用不了多久,他就会主动找我,倒省了我的事。”

    张五一听不由皱起了眉头。“赵先生,这不大好吧,我们在明他在暗,万一他要半夜来偷袭怎么办,我们总不能就这么被动挨打吧。”

    “哎,这个我也知道,但毕竟他现在这样是因我而起,能放就放他一马吧,而且他既然知道我不怕他的病毒,如果能知难而退,那就最好不过了。所以暂时就先这样,反正你和侠女中过一次毒,已经有了抗体,不用担心再被中毒,只要小心一点就可以了。”

    其实赵东阳不让张五去找有一个原因,那天听曹策的口气好像在他身后还有什么厉害的人物,看样子曹策能在几个月内学会这邪门的功夫,大概就是和那人学的,想曹策只不过初学咋练就已经如此,那他背后之人不是更加可怕。但这话生怕张五听了会一时冲动作出什么傻事,这才有了上面的对答。

    但张五哪里知道这些,还以为赵东阳又善心大发,摇摇头。“赵先生你就是心肠太好了,要是我,那天就绝对不能放走他。不过既然赵先生你说了,我都听你的。”

    赵东阳不由大喜,见点了一桌的点心一直没动,忙招呼张五道:“来,不说这些了,吃饭,吃饭。”

    张五心里瘪了一肚子气没处发泄,也正好饿了,不再多说,一手拿起一个点心就往嘴里扔,吃完一手又是一个,只不过片刻的时间已经吃了十几个,这才想起赵东阳好像还没吃,忙抬头看去,就见赵东阳低着头不知想什么,不由碰了碰他。“赵……”

    话还没出口,赵东阳已经抢先一步将一块点心塞进了张五嘴里,同时在桌上写了了两个字:“有人。”

    张五一愣,心想:“这餐厅是公共场所当然到处都是人。”但马上念头一转,见赵东阳的身体不知什么时候斜了过来,好像刻意回避什么人,心中一动,顺着赵东阳的背影看去,就见在角落里的一张桌子旁坐着三个男子,其中一个正是在医院见过的男护士。

    就见那三人头几乎凑在一起,正低声说些什么,可这时正是餐厅的用餐高峰,张五用尽所有内力也只能隐约听到几个字,而再看赵东阳一脸的专注,明显是听的到他们的谈话。

    张五生怕被他们发现,不敢多看,又低头继续猛吃起来。

    那三人又说了一阵,像是最终敲定了什么事情,都是一脸的兴奋,连桌上的东西都没来得及吃,便分头离开了餐厅。

    见三人都去远了,张五这才把头从桌上抬起来。“赵先生,他们刚才说了些什么?”

    目光谨惕的在四周看了看,赵东阳这才低声道:“回去再说。”

本文网址:http://www.longtengshu.cn/book/0/346/22560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longtengshu.cn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