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灵异小说 > 神算天师 > 第九章 开学伊始

第九章 开学伊始

推荐阅读:流氓异界行大学流氓流氓公爵流氓足球经理爱情游戏:恋上一个流氓流氓大英雄流氓天下都市流氓将军重生之流氓少爷剩女撩人:狼君很流氓

    第九章 开学伊始

    从餐厅里出来,两人没再走路,直接拦了辆计程车回到了别墅。

    到了别墅,佟凯已经出了门,大概又被米乐缠着出去逛街了,侠女在自己房里练功,两人没去打扰她,直接上了二楼来到赵东阳的卧室里。

    一进门,赵东阳立刻把门带上,拉着张五坐下道:“张五哥,恭喜恭喜,你母亲的病有救了。”

    张五刚坐下,立刻又站了起来。“师傅,这可是真的?难道和刚才餐厅里的三人有关,我去抓他们回来。”

    赵东阳连忙拉着张五坐下,他不在餐厅和张五说这件事,一是怕耳目众多,二是怕张五冲动下作出什么傻事,这时一见,果然如此。

    等张五坐下,赵东阳这才说:“要抓的话我当时就动手了,还等到现在?你先等我把话说完。”说着便把刚才的听到的谈话大致复述了一次。

    原来那护士一走进餐厅,赵东阳就觉得这人非常眼熟,听他们谈论了几句,都是如何将尸体偷运出医院,每具尸体是多少钱等等,便已经想起了是在医院见过的护士,心里虽然很不满他赚这死人钱的做法,但毕竟和自己无关,也就随他们去了。可等了一会,见他们谈好价钱仍不离开,赵东阳不由又听了几句,不由越听越觉得不对劲。

    就见那三人谈好价钱后仍不离开,而是继续商量如何将这些尸体布置,又如何埋在医院周围,赵东阳不由心里一动,感觉他们说得好像是在布置一个阵法,而阵眼的位置正是联合医院。联系病房中几个人的怪病,赵东阳马上想到,会不会这个阵法就是什么邪咒,只可惜这些人好像只负责阵法的一部分,直到三人离去也不知道完整的阵图是什么。

    听赵东阳说完,张五已经明白了个大概,立刻急道:“师傅,那我现在还等什么,赶紧去阻止他们啊。”

    赵东阳摆摆手道:“这个不用着急,我听他们最后定下的行动时间是在三天之后的午夜,所以这段时间我想你母亲应该没什么事,而且你母亲并不是第一天得病,也就是说除了这个之外,他们之前肯定还有其他布置,这样就算我们把他们抓来也未必能知道他们之前的布置,不如三天之后,等他们布好阵法,让我看到那个邪咒的全貌,我们再动手也不晚,这样我才有办法找到破解的办法。”

    张五其实也是个沉着老练之人,只是涉及到了他的母亲,才一再冲动。听赵东阳解释一番,张五也冷静下来,点点头道:“好的,都听师傅的,那我这两天做些什么?”

    赵东阳见张五终于恢复冷静,长长出了口气。“这两天你就给我好好在这里呆着,养好你身上的伤,我可要忙死了。”

    张五忙道:“师傅要是忙不过来,我可以帮你做一些啊,我一定做好。”

    “嘿嘿,不是我不相信你,实在是这些事都得我亲自去做,首先明天就要开学了,这报道得事你不能替我吧,再有后天我答应了给谭先生做道场,这个你也帮不了我,这中间如果有时间,我还要抽时间去河中瀑看看地形,还要去见几个朋友,你说哪个你能代替。”

    “那……那……”张五连说了几个我,这才道:“那我也不能每天在家坐着吧,那还不把我憋坏了。”

    “呵呵。”赵东阳又笑了笑。“这样吧,既然你闲不住,那我正好有件事要摆脱你。”

    “啊,是什么事,师傅你快说。”张五一听不由喜上眉梢,他拜赵东阳为师并不全是为了报答赵东阳的恩情,实在是为赵东阳做司机的几天里,见他所结交之人不是高官就是巨富,但所有人对待这个年纪轻轻的老百姓却都是一副恭敬的样子,后来再从赵东阳谈话的只言片语中听到他所谋之事无不是震动一方的大事情,不由已经动了跟随赵东阳干一番事业的念头。但连日来张五不但没有帮到赵东阳什么,还不小心中了毒,累的赵东阳也力尽昏『迷』,这才有了拜师的事情,下定决心要为赵东阳办几件大事。现在一听赵东阳有事让他办,怎能不让他高兴。

    赵东阳见张五语气诚恳,确实是甘心为自己办事,不由心里也是一阵高兴。“张五哥,这件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你可以小心才是,你还记得我们去许院长家里的时候开的什么车吧。”

    “记得啊,是一辆本田,不是什么好车啊。”

    “没错,车虽然没什么,但却是佟先生名下的,我猜现在这辆车一定被警方拖走,虽然凭一辆车还不能说明什么,但总是于佟先生名声不好,所以我想让你去设法将车从警署弄出来,如果能将警方关于这辆车的资料消除掉就更好了。”

    张五立刻明白了赵东阳意思,微微思考了一下,起身道:“这件事应该没什么问题,我这就去准备,今天晚上动手,明早之前师傅你就等我的好消息吧。”

    “好,一定要小心,如果别人发现,能不动手就不要动手。”

    张五说了声知道,已经欢天喜地的出去准备了。

    张五离开后,房间里一下变得非常安静,连窗外的鸟鸣虫叫的声音听得清清楚楚。赵东阳不由感到一阵的惬意,打开窗户,深吸了一口新鲜空气,赵东阳就在床上躺了下来。

    从山洞里出来之后,每天忙忙碌碌,很少有这样安静的时候,赵东阳不由想起大学之前在家中的日子,想那时候虽然生活单调,更没有现在如此丰富精彩,可活着却是无忧无虑,轻松快活,哪想现在时不时就有『性』命之忧,还有永远没完没了的钩心斗角,赵东阳不由叹了口气,这真是鱼和熊掌不可兼得,不过一年的时间,自己的生活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本想能作出一番事业,可近几天却接连受挫,突然间,赵东阳真想就此抽身于一切之外,什么水库隐患,什么怪病邪咒都不管了,直接回家就随着爷爷和父亲起卦、布局终老一身算了。

    但念头一转之间,赵东阳马上就打消了这个想法,想自己堂堂七尺男儿,正是建功立业的大好时光,而且更是无意中学到了《参神通赞》的精妙相术,天下虽然一片太平盛世,但仍然有曹策这样丧心病狂的大魔头,连一班警察都差点丧生在他手下,那除了自己谁还能挡得住他,还有张五母亲这样的无辜受害者又有谁能救得了?

    一想到这些,赵东阳不由豪气冲天,顿时从床上坐起大笑起来。笑声中,赵东阳突然明白,原来自己根本就不是个安稳的人,只有在不断的拼搏奋斗之中才能体会到生命的乐趣。

    一旦解开心结,赵东阳立刻觉得再难有什么事能挡得住自己,大有天地之大,舍我其谁的感觉。

    念头一动,赵东阳不由自主的闭上眼睛,心中默念起了很久没碰的《参神通赞》口诀。

    这一来不要紧,赵东阳本想趁这个机会复习一下原来学过的“玄”“黄”两卦,可一口气背诵下来,竟然读到了“地”卦总纲,而且赵东阳发现自己居然可以隐约理解其中的意思。

    赵东阳不由心中一动,心想:“难道是刚才心情变化,竟无意中暗合了地卦的意境?”联系前几次参悟玄功时的情况,赵东阳越想越觉得有这种可能。

    这样的机会可是可遇而不可求,赵东阳连忙压制住各种杂念,把早已经背熟的“地”卦总决重新背诵了一次,然后着重开始领会“地”卦的起手局。

    和“玄”卦的变化繁多的起手局不同的是,“地”卦只有四个起手局,每个局中都是以阳字结尾,分别是“变阳”、“流阳”、“大阳”和“定阳”。不光名字奇怪,每一个起手局都不再是阵法形态,而像是对什么感觉的一种描绘,赵东阳知道里面一定有什么玄机,可连着试了几次都无法领会,又一一参照对应玄相功试了试,还是无法参悟,又默读了几遍,都是同样的结果。

    赵东阳心中不由微微有些失望,但他清楚这《参神通赞》最讲究的是一个悟字,既然时机不到,也就不再强求,深呼了几口气,睁开了眼睛。

    一睁开眼睛,就见一个娇柔绝美的女子正在面前笑眯眯的看着自己,赵东阳笑了笑:“侠女,你在这里看着我干什么?”那美女正是侠女。

    “当时是守着你了,我知道练功的时候最怕有别人打扰,你又这么粗心,连房门都没关好,我怕你有什么意外,所以就在这里看着你。”

    赵东阳一愣,侠女向来是个粗线条,什么时候懂得关心人了,心里一动,已经明白。“呵呵,你会这么好心?说吧,是不是有什么事求我。”说着从床上下来,拿起瓶矿泉水一饮而尽。

    突然被赵东阳说破心事,侠女脸不由微微一红。“就知道瞒不过你,既然你已经猜到,我就直说了。”侠女顿了一下,突然嘴角向下一拉。“冬冬,明天我可不可以不去上学啊,我好怕。”

    “有什么好怕的,你自己也看见了,现在的人大多数都没什么武功,有谁敢欺负你,你一掌打过去,谁能挡得住?”

    “哎呀。”侠女一跺脚。“我不是怕这个,我是怕我什么都不懂,万一弄出什么笑话,大家都笑我,那多不好意思啊。”

    “哈哈,原来你担心这个啊,放心好了,我会让朋友关照你。再说你总不能一辈子躲起来不见人吧,正是因为你什么都不懂,才要学啊,所以明天你一定要去。”

    “可是人家笑我该怎么办?”

    “这样啊……”赵东阳知道不解决了侠女的心结,要是她明天坚持不去,凭她的武功自己还真没什么办法。想到这,赵东阳盯着侠女看了几眼,猛然间有了个主意。

    吃过午饭,佟凯和米乐还没回来,看来不到晚上是见不到人影了。明天就是开学的时间,赵东阳下午也就没在出门,在别墅里准备了准备开学的用具,又把几件特别要主意的事情和侠女反复强调了几次。比如不要动不动就动手打人啦,有人在的时候千万不要脱光衣服啦等等,只说得赵东阳口干舌燥才把该说的说完,可看侠女一副似懂非懂的样子,也不知道她听明白了没有,也只好在心里祈祷了。

    当晚,赵东阳也没等佟凯和米乐回来,吃过晚饭就早早休息了。到了第二天清早,天才刚亮没多久,赵东阳正睡的香,『迷』『迷』糊糊听到外面有人敲门。

    “是谁?”

    “师傅,是我啊,张五。”

    赵东阳连忙睁开眼睛,把房门打开,一进门赵东阳就闻到一股浓重的油漆味,让进张五,赵东阳把灯打开,就见张五全身上下到处都是油漆,一张脸也染得花花绿绿,不是听管了他的声音,一下真不敢认。

    “张五哥,你这……这是怎么回事。”

    张五嘿嘿一笑,拿起桌上的矿泉水就往嘴里倒,连喝了两瓶这才说:“师傅,事我办成了,不光警署以后再没有这辆车的记录,这个世界上以后也再没这辆车了。不过这个没什么,我还有更重大的收获。”

    赵东阳连打哈欠。“行了行了,不要卖关子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快说,说完了我还要继续睡觉。”

    张五答应了一声,忙把事情前后的经过描述了一次。

    原来昨天张五离开别墅之后,想到单单把车偷出来,再把记录销毁别不见得就能彻底解决这件事,反而很可能引起警方的怀疑,彻查下来,说不定还会暴『露』了目标,可一时间又想不到更好的办法,张五就决定去警署先侦察侦察。

    等到了警署走了一圈之后,张五发现往日自由散漫的警察,突然一下都好像上了发条,警署大院里更是戒备森严,军队的经验让张五立刻意识到一定是有什么大人物来了。于是当晚潜进了警署的资料室,没想到这么一看却有了意外的收获,原来警察中并非全部都是无能之辈,有人见许院长无缘无故的被毒死,而家中的钱财却没人动过,而且再联系当时许院长一副远行的样子,立刻猜到许院长一定做了什么亏心事,而他的死也一定是他的同伙干得,于是当天警察的一通搜捕行动,虽然名义上是缉拿通缉犯,而暗地里却根据许院长的电话记录中找到了线索,一举抓获了四名嫌疑犯。那四人不光交代了把他们前后数次下毒的罪行,而且还把曹策以及一个外号“秃鹰”的外国人供了出来,只可惜他们都是被曹策花钱雇来的,只在某天晚上见过“秃鹰”一面,更加不知道他们有什么阴谋。只知道像他们这样的人还有很多。

    警方非常重视这次事情,当即汇报了中央,很快几名保密局的高手赶了过来,张五从门缝里偷偷看来一眼,就知道他们都是内外兼修的好手,任何一个都在他之下,于是不敢多看,匆匆处理了汽车的事情便赶了回来。

    听完张五叙述,赵东阳已经不困了。琢磨了一阵,越想越觉得事情古怪。“我就说没听说过国内还有这么阴毒的尸毒,这么说曹策说他会有人对付我,就是这个秃鹰了?”

    “啊!秃鹰要对付你?”张五不由失声叫了出来,关怀之『色』溢于言表。

    赵东阳这才意识到自己无意中说漏了嘴,但张五既然已经知道,也就没什么好瞒他的。“嗯,那天碰到曹策我就知道他背后还有个厉害的人物,只是怕你担心没和你说,可怎么会是个外国人呢,张五你没有看错吧!”

    “这个错不了,资料上写的很清楚,那四个人的供词上异口同声说秃鹰的中国话说的不好,一听就是外国人。如果师傅你不相信,等明天我带你再去看看。”

    “这倒不用,我不是不相信你,实在这件事太奇怪了,如果是曹策还可以理解成对我进行报复,可现在搀了一个外国人进来,我就有点想不通了。”突然赵东阳想起什么问道:“张五,资料上有没有提到后天的行动,万一让曹策他们有所察觉让他们跑掉那可就糟了。”

    张五忙道:“这个我倒没有在资料上没有看到,可千万不能让曹策他们知道这件事,否则他们一跑,我母亲可怎么办啊。”

    赵东阳把眼一瞪:“他们跑了是便宜了他们,要让我后天碰上他们,决不能让这种祸害留在人间。至于你母亲的事你不用担心,反正现在知道是邪咒搞的鬼,不就是个阵法,既然是人摆出来的,不愁破不了。”

    赵东阳瞪眼的时候,张五不由自主的缩了一下脖子,虽然现在两人是师徒关系,但张五最多看重的还是赵东阳的为人够义气,可赵东阳刚才的几句话,明知道和自己无关,张五却不由的越听越害怕,最后竟退到了门边。见赵东阳终于说完,张五再也坚持不住了。“师……师傅,要是没什么事我先出去了,你再睡一会吧。”

    赵东阳眼睛也没抬,“嗯”了一声,算是回答。张五立刻如闻大赦,连忙开门跑了出去。一直走出老远,心还在砰砰直跳。“呼,什么时候师傅竟变得这么可怕,大概是动了真怒吧。”脑子里胡『乱』想着,去洗了澡便回房睡了。

    张五走后,赵东阳已经没了困意,又想了想张五刚才带回来的消息,始终想不出那个叫秃鹰的外国人到底想干什么。

    看了看床头的闹钟已经快要七点,赵东阳索『性』不睡了,穿好衣服下了楼,又把侠女和米乐叫了起来,便想立刻去学校,好早点见到胖子他们。

    侠女倒没什么,一向是赵东阳说什么她就听什么,米乐却说什么也不愿意早走,直到赵东阳拔出算筹威胁道:“你不走就永远别想走了。”

    米乐这才哆嗦了一下,跟着赵东阳上了车。

    佟凯的别墅离赵东阳的学校不过十几公里的路程,加上清早路上行人不多,20分钟不到的时间,学校金光闪闪的招牌已经印入眼帘。

    赵东阳三人出门的时候耽误了点时间,加上路上的时间,这时候已经快要8点,大概所有学生都和赵东阳一样的想法,汽车开进校园大门,赵东阳就见满校园到处是三三两两的嘻笑打闹的学生。

    “赵先生,这里我不熟悉,你看该往哪里开?”

    赵东阳想了想,知道现在就算立刻去报名,也只有排队的份,不如等下午人少的时候再说。想到这,赵东阳道:“去寝室吧,往右边沿着大路走就是了。”

    司机答应一声把车发动着,就见刚才只不过耽误了一下,车的正前方已经站了一群正在说笑的学生,不由在喇叭上猛的一按。汽车立刻长鸣了一声,把前面那群学生吓了一跳。

    其中一个学生立刻跳出来骂道:“干什么你,开着辆破车就了不起了,小心我把车给你砸了。”

    那司机一听当时就火了,可还没说话,就听赵东阳已经摇下车窗对外面的人喊道:“我就了不起,你要怎么样,有种过来砸一下试试。”

    那男生明显不是个善类,一听有人居然还敢叫嚣,一步冲到赵东阳的车窗边就要发作。“你……”可一句话没说完,人已经愣住不动了。“老赵?”

    “哈哈,胖子,我还以为你把我忘了。”原来此人正是赵东阳的室友小胖。

    赵东阳从车上下来,小胖立刻拉着赵东阳的手道:“老赵,你上个学期跑到哪里去了,可把我们几个急坏了,后来才听说你家里有事,怎么样,都解决了吧。”

    赵东阳知道一定是校长放出的风声,这时也不便细说,忙道:“没事了,没事了,你们几个呢?还好吧,没有因为我突然消失徇情『自杀』吧。”

    “去死吧你,我们巴不得你死了才好,你走了寝室空间大了许多,我们别提活得多美了。”笑骂中,小胖对着不远处的篮球场叫了几声,很快两个男生抱着篮球走了过来。

    离着老远就喊道:“小胖你叫什么叫,没看见我们的球技已经征服了旁边的那个美女。”

    “算了吧,就你们那两下,恶心也把人恶心死了,快来,快来,看看是谁出现了。”

    “是谁?不会是赵东阳那小子死后又复活了吧。”

    赵东阳早认出是叮当猫和老梁,悄悄的绕在他们身后,然后猛地一拍他们的肩膀道:“好啊,你们两个敢在背后说我的怀话,今天中午的大餐没你们的份。”

    两人“哎呀”一声,同时回头看去,愣了一下齐声叫道:“老赵。”

    寝室四大损友一旦团聚,自然免不了一番亲热,只不过形势怪异,三句话里必定夹杂着一句人身攻击。

    就听叮当猫搂着赵东阳的肩头道:“老赵,你什么时候复活了,怎么也不见你打个电话联络我们一下,也太没良心了吧。”

    “嘿,我倒是想,每天忙的屁滚『尿』流,只有上厕所的时候有时间,你要是不介意,我下次一边方便一边和你通话,正好免得寂寞。”

    叮当猫立刻挥舞拳头威胁道:“我可警告你啊,敢在厕所打电话给我,小心我和你拼命。”

    赵东阳连忙躲到老梁的身后道:“大侠饶命啊,老梁快替我教训他。”

    “咳……咳,这个可有点不方便,我刚才好像听见有人说中午的大餐没有我的份,也不知道是不是听错了。”老梁说着就要往旁边闪身,赵东阳赶忙拉住:“对,你一定是听错了,我说的是没小胖的份,怎么可能是你?”

    “喂,老赵我可没得罪你啊,咱们把我也扯进来了,我可告诉你,你要敢私自带老梁出去**,今天晚上你别想睡踏实。”小胖说着,对老梁和叮当猫一使眼『色』,两人立刻会意,猛然间就和约好了一样,老梁突然往旁边一闪,小胖、叮当猫呼啸着扑向了赵东阳。

    “哎呀,老梁你敢阴我,我和你没完。”

    “哈哈,敢威胁我,我好害怕啊。”老梁说着也加入了战团。

    打打闹闹本是四人玩管的游戏,赵东阳几个月孤身一人,自然是孤单寂寞,小胖他们三个虽仍然常常如此胡闹,可少了赵东阳也觉得不尽兴,现在四人重新团聚,打闹一番则是格外的亲切。

    可偏偏有人看不下去了。“你们都给我住手,再欺负冬冬一下,小心你们的小命。”声音柔美,可其中却夹杂了一丝飒爽的英气。

    赵东阳听声音已经知道是侠女发飙,猛然想到三个室友的习『性』,不由暗道“坏了。”

    果然,小胖三人听声音不由都住了手,刚想教训一下是谁这么不知趣,搅了他们的兴致,可一扭头,就见一个绝世美女似?似怒站在身后,不由一下都看呆了。

    “老赵,这是谁啊,不给我们介绍介绍?”小胖首先回过神来,立刻一脸『奸』笑的问道。

    “呵呵,回头再说,我先送她去寝室。”

    “哎,哎,别走啊,我看大家一定都没吃早饭,我请客,走,咱们去香江酒楼随便吃点。”老梁紧随其后,第二个发言道。

    “对,我赞成,老赵,你一定也没什么意见吧。”这个关头,当然少不了叮当猫的大力相助。

    整整一个学期的朝夕相处,赵东阳怎么能不知道他们的心里的想法,随便一个女生都能让他们几夜无眠,何况侠女这样的级品,一旦答应去吃饭,三个『色』狼对上一个什么都不懂的武功高手,不定惹出什么事情。

    想到这,赵东阳连忙连拉带扯的把侠女送上车,也不管小胖他们的脸『色』已经难道到极点。说道:“兄弟们,你们想请我吃饭有的是机会,等我一会啊。”说着连声催促司机赶快开车。

    直到小胖他们的叫骂声听不见了,赵东阳这才松了口气,摇摇头,真拿这班兄弟没办法,没见到是想念,可见到了却又麻烦一堆,这才刚刚开头,以后还不知道有多少麻烦事呢。

    盘算着以后该以什么身份给他们介绍侠女,女生寝室已经到了。

    把侠女安排好,又把相关注意事项重新嘱咐了一次,赵东阳这才离开,只是没能见到田雅丽不免微微有些失望。

本文网址:http://www.longtengshu.cn/book/0/346/22561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longtengshu.cn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