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书 > 灵异小说 > 神算天师 > 第十章 门派之争

第十章 门派之争

推荐阅读:大主宰玄界之门龙王传说银狐圣墟美食供应商一念永恒超品相师神级小卖部全职法师

    第十章 门派之争

    从女生寝室出来,赵东阳就见米乐坐在车里,仍和来时一样依旧一言不发,心里叹了一声,知道她大概在为自己的今后的命运难过,向来骄生惯养的女生,突然要和几个男生同吃同住,确实不是一般人能接受的了的,可谁让她得罪了连米中航都惹不起的仇家。

    赵东阳不由微微有些同情,走到汽车边上道:“米乐,我们下车走走吧,以后你就要在这个校园里生活,让我给你介绍一下。”

    以为米乐一定要闹几下别扭,可没想到这次竟然出奇的配合,一言不发的下了车站在了赵东阳的身边。

    赵东阳一愣,心想:“难道几天没见居然改了『性』?”又想到佟凯前些天描述起米乐的种种反常举动,立刻释然。“恋爱的魅力果然巨大啊。”

    给了那司机几百块小费,打发他自己回去,顺便给佟凯报个平安,赵东阳便和向导一样带着米乐在校园里四下熟悉起环境来。

    “这里是教学楼,以后你就要在这里上课了。”“这里是体育馆,平时不对外开放,只有周六、周日可以入内。”

    开始的时候米乐还不以为然,一言不发的跟着赵东阳,就和木偶差不多,可到后来听赵东阳讲的有趣,好多看似平常的地方却因为某件事情而变成了名胜,不由『露』出关注的神『色』,虽然仍不说话,可比刚才已经大有改观。

    赵东阳最善于察言观『色』,心里已经知道米乐的『性』情开朗起来,于是更加卖力的介绍起来。“米乐,你看这里,不要小看这座假山没什么起眼的地方,这里可是学校的十大恋爱圣地之一,以后如果你有了女朋友,就可以带她到这里来,我……”

    赵东阳正说得眉飞『色』舞,冷不防米乐突然喝了一句:“赵东阳,你够了吧,带着我在学校里到处『乱』走,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干什么,别以为你这样就能对你有什么好感,我永远只会恨你。”说完米乐扭头就走,把赵东阳一个人丢在当地,去也不是,不去也不是。

    而周围几对情侣都用暧昧的眼神看着他,赵东阳不用问也知道他们把自己和米乐当bl了。顿时心中大怒:“你们看够了没?”冷哼了一声,向着米乐相反的方向走去。

    就在赵东阳走到假山旁边的时候,突然假山背后人影一晃,一个身材高瘦的年轻人闪了出来。“呵呵,赵先生你好啊。”

    赵东阳不由一愣,学校里还很少有人叫他“赵先生”不由定睛看去,就见此人看着非常眼熟,稍微想了一下,猛地想起。“你是黄卓。”

    “哈哈,没想到赵先生还能记得我,真是难得啊。”

    原来此人真是米乐的前男友,在赵东阳刚出山洞的时候一见侠女的美貌便开始狂追侠女,只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消失,这时突然出现,赵东阳不由的一阵意外。

    警惕道:“原来是黄先生,你在这里干什么?”

    黄卓一听,大笑道:“哈哈,赵先生你这话好奇怪啊,这又不是你一个人的学校,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况且我现在已经是这里建筑系大二的一名学生,要是不在这里才不正常啊。”

    赵东阳心里不由微微吃了一惊,倒不是因为黄卓突然成了大二的学生,而是赵东阳当初见黄卓时,见他一见侠女美貌就立刻变心,抛弃了米乐,早已经认定他是个无能的小人,可刚才一番话见黄卓侃侃而谈,而且瞬间就能抓到赵东阳的漏洞,这绝对是他本能的反映,就像赵东阳替人看相全一样。

    不由心道:“看不出他还是个厉害的角『色』。”念头一转,赵东阳已经恢复了冷静。“哈哈,原来是这样啊,没想到我们竟然还是校友,以后有机会一定要和黄先生交了朋友。”话里的意思很明显:你现在还不配和我交朋友。

    黄卓也不发火,微微一乐,伸手拦住了赵东阳的去路。“赵东阳,交不交朋友是小事,我现在可是有笔大生意想和赵先生合作,就是不知道赵先生有没有兴趣。”

    “没兴趣。”赵东阳想也没想冲口说道,也许是对黄卓的第一印象占了上风,赵东阳觉得再和他多说几句,冲上去给他两拳都有可能,于是说完身子一闪已经和黄卓擦身而过。

    这次黄卓却没再拦他,又是微微笑了笑,自言自语道:“哎,我还以为人人夸奖的赵大师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原来也不过如此,只可惜好好的一个水库就修不成了。”

    赵东阳一听这话,猛地回头问道:“你说什么?什么水库修不成了?”

    “呵呵,原来赵先生对这件事还是感兴趣的,想听听到底怎么回事就跟我来吧。”说着,也不看赵东阳是不是跟来,摇摇晃晃的径直走了下去。

    赵东阳犹豫了一下,终于一狠心,跟着黄卓走了下去。

    一路上黄卓好像游山玩水一样,这里看看,那里瞧瞧,一直出了校园这才脚步稍微快了一点,又走了十几分种,赵东阳都快要忍耐不住的时候,黄卓这才在一间茶社前停了下来。“呵呵,赵先生,就是这里了,请上来吧。”说着当先走了进去。

    赵东阳冷笑了一下,他到底看看黄卓弄什么玄虚,但为了以免有什么不测,还是把算筹从内衣里拿出,『插』在了腰间,这才跟着黄卓走了进去。

    一走进茶社,赵东阳立刻就看见不大的房间里,竟然坐了七八个都在二十左右岁的年轻人,有几个怀里还抱着一个或两个娇媚的女生,正在旁若无人做一些不堪入目的不雅动作。

    黄卓见赵东阳跟着走了进来,双手“啪啪”一拍,喝道:“兄弟们,手边的事情都停一停,赵东阳赵大师大驾光临,大家都过来见见吧。”

    坐在门口的一人把怀里的女生往旁边一推,最先站了起来。“哦?你就是赵东阳,长得也不咋地吗,听说你们学校第一校花都被你勾搭上,我还以为是个超级大帅哥呢?怎么来也不带上大嫂啊。”众人立刻一片哄笑,有人喊道:“赵大师多亏没带来,要不还不被你糟蹋了啊。”

    那人笑笑也不在意,走到赵东阳面前道:“赵先生,你别听他们起哄,我叫白伟,不过你可不要误会了,我办事可决不阳萎,不信你问她,我厉害不厉害?”说着一指身后的女生。

    那女生显然不止一次经历这样的场面,胸前扣子大开,颤动着一对走到白伟身前,身体往上一靠,嗲道:“哥哥你好坏啊,这话你这么能『乱』说,要是赵大师要和你比试比试,人家可怎么办啊。”

    “哈哈,那有什么怎么办,要是她赢了,你就跟了他呗,就是不知道大嫂会不会吃醋啊……”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赵东阳不但没有发怒,反而渐渐冷静下来。眼前的情景非常明显,这些人都是有备而来,而且赵东阳在刚才白伟说话的时候,已将在场众人的面相逐一勘察了一次,他就发现,这些人虽然行为轻狂,神『色』,可骨骼面相却均是奇美之相,而眉心上方一寸的“清高”,右额角的“寿天”两个位置都是微有星光闪动,也就是说在座的这七人无不是祖坟风水极佳,在世的家长更是风光无限,不然决不会由此异相。

    而再看这七人的穿着打扮,虽然看似随意,可赵东阳就发现竟无一不是名牌,而且赵东阳还注意到一个细节,无论哪个怀里的女生衣服再怎么凌『乱』,这七人却人人衣服笔挺,哪像做过什么荒唐事的样子。

    心里微微一动,赵东阳已经猜出了七八。

    就见那白伟和女生还在调笑,赵东阳突然嘿嘿一乐,在场的人不约而同的都静了下来。“嘿嘿,今天真是难得啊,竟然一下能见到这么多世家子弟,看来一定是什么黄道吉日。”

    声音很淡,可在场的人脸『色』都是微微一变。不等他们有何反映,赵东阳一指白伟道:“你不叫白伟,而是叫白奇伟,河南开封的‘三合门’的白大相师,不知道和白先生怎么称呼?”

    白奇伟听完不由愣了一下,连忙一连肃容道:“那是我父亲,赵先生你认识我父亲?”

    “呵呵,听我爷爷谈起过,三合一门人人精通三才之变,我见白先生你景龙罩体,世恐怕除了白家后人再没人能做到了吧。”

    白奇伟连说了几句不敢,可脸上的得意之『色』却掩饰不住。

    突然坐在赵东阳最近的一人跳了起来。“赵先生,那你看看我叫什么?”

    赵东阳瞟了他一眼,张口道:“千里江山一向间,万水俱从天上去,叶先生,你们山水门几百年来以山水最尊,以龙为次,到了现在还是如此吗?我看还是白先生的三合之术要正宗些吧。”

    原来叶家的山水派和白家的相术都属三和派,但几百年的下来却因为政派不合而生出了若干个派系,其中以白家赖布衣的三合门贡献最大,也流传最广。但叶家流传的山水三合派却也有自己的传人。

    这些典故,赵东阳的爷爷都曾经对他说过,赵东阳有心挑拨,便故意一个褒一个贬。

    果然赵东阳刚说完,叶再九立刻喝道:“你『乱』说什么,我们山水三合派一向最是正宗,有道是‘立相之道,以水为凭,收水之方,以相为据。’天地万物自然都是山水衍生,其他三合派才是假的。”

    赵东阳一笑,也不辩解,他知道自然有人会比他坐不住。

    果然白奇伟马上接口道:“姓叶的,你不要以为学过几年风水就敢在这里『乱』说,我问你,你家使用的罗盘里三才是哪三才,二十八星宿又是如何被后人广泛采用的,哼哼,如果不是当年的赖布衣大师,恐怕也没有今天的风水之术。”白奇伟显然比叶再九老练的多,并不从相术的本源和他争辩,而是拿罗盘的形成据理力争。这风水罗盘人人知道赖布衣作出的贡献最大,白奇伟这么一说,好像赖布衣竟是风水相术的祖师爷了。

    叶再九虽然觉得哪里不对劲,可张了张嘴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辩解,狠狠瞪了白奇伟一眼,“呼”的坐了下来,旁边的女生想过来劝劝,却被他一巴掌打到了一边。

    这时突然有人笑道:“呵呵,叶先生你不用气恼,当年赖大师虽然发明了天地人三才,将我们所用的风水罗盘完善,可大家都忘了一个事实,这天地人三才最先可是出现在《黄帝宅经》之中,而并非赖布衣大师的独创,而我们八宅派却正是从《黄帝宅经》演变而来,要说正宗,也该是我们。”

    赵东阳心中大笑,这下可热闹了,连八卦阴阳理论的风水学派也掺杂进来,这场争辩了几百年没有结果的辩论,看来今天又要继续了。

    和赵东阳料想的一样,那人还没说完,已经有人出言否定,但否定之人否定之后自然又将自己的理论托出,而马上新的理论立刻又驳了过来,一时间房间里众人越争论越激烈,反倒是赵东阳抽身事外,成了没事人。

    又争论了一番,不知谁喊了一嗓子。“不要吵了,既然大家都说自己的门派是正宗,那咱们就出去比一比,谁赢了谁就是正宗。”

    顿时人人说这个主意好。

    就当众人准备出门比试时,一直没说话的黄卓突然咳嗽了一声。“众位,我看大家都忘了今天到这里是干什么了吧,门派之争已经争了上千年,难道就凭你们几个就能争出来?”

    黄卓显然在这些人中很有威信,这么一说,本来『乱』哄哄的众人立刻安静下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把头低了下来。

    黄卓不由满意的点点头。“我还以为你们当我不存在了。”说着,黄卓又是那副吊尔郎当的样子走到赵东阳面前。“赵先生,我一直很好奇,你究竟是怎么看出我们的身份,不过我也不想知道,我只是想请教一下赵先生,你看这样还有救吗?”说着,黄卓不慌不忙的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照片递给了赵东阳。

    见黄卓笑眯眯的看着自己,脸上微有嘲弄之『色』,赵东阳心里好笑,“一出好戏终于要收场了,到了这压轴的大戏,难道我还不看了吗?”心里想着,赵东阳随手接过照片低头看去。可就只看了一眼,赵东阳不由大吃一惊,“腾”的从椅子站了起来。喝道:“黄卓,你……你好卑鄙!”

本文网址:http://www.longtengshu.cn/book/0/346/22561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longtengshu.cn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