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灵异小说 > 神算天师 > 第一章 反败为胜

第一章 反败为胜

推荐阅读:玄界之门流氓修仙之御女手记流氓异界行大学流氓流氓公爵流氓足球经理爱情游戏:恋上一个流氓都市流氓将军剩女撩人:狼君很流氓卿本流氓:绝色五夫不好惹

    第一章 反败为胜

    “一架玉龙啸瀚宇,千点飞鳞『射』九天。”

    这首诗中描写的奇观并非天外飞仙,说得正是“河中瀑”的壮观景象。作者已无法可考,可随者“河中瀑”的名气越来越大,这首诗也流传至今,但凡到这里的来的游客,倒有一半是因为这首诗慕名而来。在大河边上望着汹涌而下的瀑布,以及四散飞溅的水花,让人不由想起当年这位无名诗人指点江山的万丈豪情。

    黄卓递给赵东阳的照片上所拍摄的正是河中瀑,可让赵东阳感到吃惊的是,照片上的大河那还有半点玉龙的威风,昏浊不堪的河水还不到平时一半的流量,缓缓的从30米的落差流下,倒好像是小孩撒『尿』一样。

    同时,赵东阳还注意到,在河中瀑的上游位置,竟然多了一片奇怪的小竹林,和周围茂密的参天大树格格不入,赵东阳仔细一看,立刻辩认出,这片竹林里竟然隐藏了八道厉害的阵法,其中一道被另外七道阵法团团包围,河中瀑变成了现在的模样正是由正中间的阵法造成的。

    如果放在几个月前,赵东阳吃惊之后也就罢了,可现在他在河中瀑上寄托了太多的东西,一时间,担心、愤怒、怨恨一起涌上心头。“啪”,赵东阳一拍桌子猛的站了起来,吼道:“黄卓,你这是什么意思。”

    黄卓依旧是那一副荣辱不惊的微笑。“没什么意思,只是听说赵大师玄功高超,一直想找个机会和赵先生切磋一下,但你忙,我们也忙,所以我们就想了个办法,只要你能把河中瀑的阵法破解,让它恢复原状,我们就服了,不过如此,而且我们今后都唯你马首,兄弟们你们说对不对?”

    白奇伟等七人这时见说到了关键问题,也停止了争论,一齐起哄道:“没错,我们就是想和赵大师的切磋一下啊,不知道赵先生敢不敢接受我们的挑战?”

    赵东阳没有立即回答,只是盯着照片发呆,好像傻了一样,可他脑子里却在飞快的运转着,他已经认出中间的那道阵法是一道“推水反土”阵,虽然巧妙却没什么大不了,高中时候他就能布的出。而真正让他感到担心的是周围的七道阵法,别说名字叫不出,就连阵法的五行朝向都看不出,只是隐约觉得每道阵法均大气磅礴,而且还七道阵法环环相扣,只要其中一道被破,正中央的“推水反土”阵马上会被再次推动,本来根基不稳的河中瀑立刻就由坍塌的危险。

    看赵东阳半天没有说话,黄卓和白奇伟等人互相对视一眼,都『露』出了胜利的微笑,那意思像是在说:“赵东阳也不过如此吗!”

    黄卓轻轻的拍拍了赵东阳肩头。“赵先生,你考虑的怎么样了?我们可都等着听你的答复啊。”

    赵东阳猛地把头抬起来,目光冷冷的在众人脸上扫视了一番。“哼哼,真是了不起啊,七大世家的震阳局一起现世,别人不知道还以为风水界又要大战了。”

    此言一处,黄卓等人不由大吃一惊,看怪物一样看着赵东阳,叶再九几个年轻一点的立刻问道:“我们家的震阳局外人从来没人见过,从来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看着他们诚惶诚恐的样子,赵东阳突然有种想笑的感觉。“别紧张吗,赵东阳只是『乱』猜的,没想到运气这么好,一次就猜对了,呵呵,这世上除了震阳局,赵东阳还真想不出还有什么阵法是赵东阳看不透的。”

    原来这“震阳局”至今已有上千年的历史,至于从哪里来的,谁也说不清,只知道所有的风水门派都有这么一个“震阳局”。古代战火不断,群雄并起,稍有不慎就有『性』命危险,可不管是再大的灾难,只要启动“震阳局”,便会保证阵内之人的安全,而且这“震阳局”往往覆盖范围极广,所以收益的除了本门本派的弟子外,周边的百姓也是获益非浅。因此这“震阳局”又被称作“保”、“流光局”等等,风水一脉能源远流长,理论保存完整,而且又能在民间享有极高的声誉,这“震阳局”可谓是居功至伟。

    赵东阳的爷爷虽然相学精深,但祖上只能算是风水旁枝,家中自然不像那些大的风水世家拥有自己的“震阳局”,每每说起这件事,赵东阳的爷爷总要长吁短叹一番。

    赵东阳家学渊源,而且又参悟过《参神通赞》,竟然看不透一个阵法,自然想到了传说的“震阳局”。

    黄卓见赵东阳张口就道破了其中的奥妙,心中不由一阵的烦『乱』,擅自使用“震阳局”是每个风水世家的大忌,他在整个事情里推波助澜没少出力,万一事情败『露』,就算其他七大世家不会将他如何,他爷爷也放不过他。

    想到这,黄卓再没有平时漫不经心的神情,黑着脸喝道:“赵东阳,你不要再赵东阳面前耍什么鬼把戏,赵东阳实话和你说了吧,你猜的没错,这些七道阵法就是震阳局,可你知道又能怎样,你能破解了吗?”

    赵东阳嘻嘻一笑:“赵东阳哪里能有这样的本事?”

    “哼,料你也不行,既然如此,赵东阳也不难为你,只要你把程焘给你五亿酬金分给我们四亿,我们兄弟几个就把这阵法撤掉,你什么都不用干平白就得了一亿,这样做很公平吧。”

    赵东阳心里冷笑一声,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脸上表情依然不变的说道:“公平,公平,简直太公平了。”

    黄卓不由心中一松。

    哪知赵东阳说完,眉头突然一皱。“可是公平是公平了,赵东阳却有件事情弄不明白,大名鼎鼎的‘震阳局’什么时候成了赚钱的工具?想不通,怎么也想不通,赵东阳得马上抽时间去一趟河南,问问白大相士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如果白大相士说不清楚,那赵东阳就去北京去找叶大师,要不然去西安……”赵东阳如数家珍的把在场众人的家长全部说了一次,只把白奇伟七人说的背后冷汗直流,风水世家向来是出了名的家规严谨,这件事要让家人知道,轻则一顿毒打,重则变成残废也很有可能。

    想到那些家法,众人望向黄卓的目光不约而同的不友好起来。

    黄卓勃然大怒。“你们看着我干吗,这些阵法可都是你们亲手布下的,这和我有什么关系?我今天还有些事情,以后再联系吧。”说完抽身就要向门外走去。

    可还没走两步,一个方面大耳的年轻人已经抢先一步拦在了黄卓的身前,正是“八宅派”的李修年。

    黄卓立刻喝道:“李修年,你搞什么鬼,赶快给我让开。”

    李修年没动,冷笑了几声道:“黄兄,你的话我怎么听不懂啊,什么叫和你没关系,是谁说出了一切问题都由他负责,是谁说赵东阳是官商勾结却不敢公开这件事。”

    这是白奇伟也上前道:“李兄说的没错,而且今天你张口就索要四亿的酬金,这件事你可从来没和我们商量过啊。”

    其他人一见有人带头,也纷纷上前指责起黄卓的种种不是。

    黄卓咆哮道:“好啊,你们都反了,你们还想不想要卦比大会的试题了,还想不想在卦比大会上夺魁了?”

    “哼哼!”李修年冷笑道:“卦比大会我们自然人人都想夺魁,可不见得你就能『操』纵的了风水协会,况且这件事如果败『露』,明年的大会我们大家谁也别想参加了。”

    一句话就连最笨的人也知道了今天事情的严重『性』,本来这些人就是仗着人多势众,而且黄卓又有大靠山可以仪仗,所以当时没想很多,可现在问题一旦出了,谁也没了主意,你一言赵东阳一语开始讨伐起了黄卓。

    黄卓的脸本来就很白,这时已经完全没有了血『色』,阴晴不定的看着众人,突然猛喝了一句:“好了,事情都已经发生了,你们说怎么办?”

    众人都不吭声,好半天才有人小声道:“要不我们去求求赵东阳,赵东阳看他也不想难说话的人,只要他答应不告发我们,不就没事了?”

    “对呀!”众人一听,眼前都是一亮,连黄卓心里都是一松,心想:“对呀,这么把这个关键人物给忘了?”思索着应答之词,转身去找赵东阳,可回头看去,背后的桌子旁空无一人,哪里还有赵东阳的半个人影。

    而这时的赵东阳早已经走在了会宿舍的路上。

    一边和碰到的同学打着招呼,赵东阳一边想着刚才的事情。有了手中的照片,白奇伟等人绝对会对自己有所顾忌,那河中瀑旁的八道阵法也就不必担心,只要他们还不是太笨,现在就应该立刻去把那七道“震阳局”去掉。只是手中的张片说什么也抹不去了。

    但让赵东阳感到不安的是,和程焘两人的交易才发生了没几天时间,而且是在谭勇家里,过程相当隐秘,怎么会被人这么快就知道呢?难道是有人泄密,可在场的只有四个人,赵东阳知道自己肯定不是,程焘自己也不会说出去,这样对他没一点好处,侠女就算让她说大概也说不清楚是什么事情,剩下的只有谭勇了,但从以往的几次交往看,谭勇此人重情重义,而且赵东阳又许诺给他极大的酬金,安理说也不可能啊。

    赵东阳越想越觉得不解,又想了一会赵东阳不由释然,反正迟早黄卓等人一定会找上门的,到时候问问他们不愁他们不吐『露』实情。

    想到这,赵东阳步履轻快,本来已不远的宿舍很快印入眼帘。

    刚走到门口,赵东阳一眼就看见一个苗条的背影在楼下徘徊,和田雅丽前几次相见的情景一模一样,赵东阳心头不由一热,暗道:是田雅丽来看望我了。当下快步走了过去,伸手在那人肩头一拍。“田……”

    可等看清那人的面容,一句话立刻卡在了喉咙。“米乐,原来是你啊,怎么不上楼去?”

    原来是女扮男装的米乐。

    “我……我不敢上去。”米乐畏生生的说道。

    赵东阳不由摇摇头,让一个女生独自闯到男生宿舍楼里,确实不是件轻松的事情,心里不由替米乐叹息,轻声道:“跟我来吧。”也不看米乐是不是跟来,径直朝楼上走去。

    经过了一个假期的蜇伏,本来就精力旺盛的男生们更是有了使不完的力气,一旦脱离里父母的牢笼,走进属于自己的天地,种种隐藏在心底的情绪便开始彻底的向外宣泄出来。

    短短的三层楼梯,赵东阳和米乐简直和从火线上走了一圈一样,到处是满天飞舞的笤帚、拖把,各种有用没用的生活用品混合着杂物散布的满地都是,声音嘹?热春??磺宓母枨?涑庾耪?雎サ溃??讣浒胙谧欧棵诺乃奚崂铮?淝湮椅业娜攘的信?炊砸磺惺焓游薅茫?鼻凶攀鏊底乓桓龆嘣吕吹南嗨贾?唷

    赵东阳偷眼看了下身后惊慌失措的米乐,有心安慰几句,但想了想还是算了,如果连这一关都过不了,今后与狼同眠的日子岂不成了非人的折磨?

    胡思『乱』想着,两人来到了赵东阳的寝室门口,赵东阳偷眼看了下身后的米乐,见她好像一只受了伤的小动物,两手抱着肩头,身体不住的颤抖着,英俊的脸上没一丝血『色』。

    瞬间,赵东阳的同情心无限泛滥起来,轻轻的搭在米乐肩头道:“米乐,没有什么害怕的,我们寝室的兄弟人都非常不错,你先适应一段时间,如果还不习惯,我会和你爷爷去说,另外找一个安全的地方给你。”

    米乐疑『惑』的抬起头问:“你……你是说真的?”

    赵东阳笑了笑。“当然是真的,看我的样子像是骗你吗?”

    米乐心里不由猛地跳了一下,看着赵东阳的笑容,突然间,他觉得这个人好像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讨厌。

    “千变”不亏是米家的传家法宝,赵东阳把米乐介绍给小胖他们时,没有一个人对米乐的本来身份产生出怀疑,加上赵东阳的刻意掩饰,米乐就这样在赵东阳的寝室里住了下来。

    把一切安排好,已经到了午饭时间,收拾过程中有一点让赵东阳感到惊喜的是,那支丢在河中瀑旁边的手机,居然被警察局送了回来,赵东阳换了块电池之后,发现居然还可以用。

    并不是赵东阳舍不得再卖一部手机,而是这么手机对他有特殊的意义,拿到手机的第一分钟,赵东阳就想给田雅丽打个电话,可当着众人的面又不好意思,只好先放弃了。

    人说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其实损友见面时的情况也差不多,开学后的首次见面,赵东阳四人不约而同的想到要出去大吃一顿。

    “今天说什么也要赵东阳请,大漠风情,管保大家吃好玩好。”老梁瞪着红红的眼睛盯着叮当猫,好像他不同意自己的意见马上就会上去打一架一样。

    “凭什么是你请,难道赵东阳的钱就是偷来的,不行,今天的赵东阳包了,中午牛庄,下午宝利金,我表哥是那里的经理,绝对让你们爽翻天。”小胖也从一旁杀了进来,更是扔出一张王牌,挑衅般的看着叮当猫和老梁二人。

    赵东阳从一开始就没说话,只是笑眯眯的看着三人争吵,说实话,这种感觉让他感到很舒服,没有这种完全没有利害冲突的兄弟情谊让他整个人都放松下来。

    “算了,你们都不要吵了,我看还是我请你们吧,远东酒店,吃喝玩乐一条龙服务,你们看怎么样?”

    一句话,刚才还是『乱』哄哄的寝室一下安静的能听见落下的针,好半天小胖才咕咚咽了下口水道:“老赵,你是不是疯了,那可是五星级啊,你不会是抢了银行吧?”说着就要上前搜身。

    赵东阳一掌打开小胖的肉手。“少趁机占赵东阳便宜,我正好有一个朋友在那里上班而已,去不去你们自己看吧。”

    小胖几人互相对视一眼,几乎在同一时间默契的叫道:“去,为什么不去。”

    “哈哈,这就对了吗。”说着掏出手机拨通了佟凯的电话:“喂,佟先生吗?我是赵东阳,帮我安排一个房间,我和几个朋友去那里开心一下,麻烦你了。”

    电话那边马上传来佟凯肯定的答复,赵东阳挂上了电话。扫了眼坐在床上一言不发的米乐,问道:“你也和我们一起去吧?”

    “不去了,赵东阳还有些东西要收拾,一会在食堂吃一点就可以了。”

    赵东阳点点头,其实他真没想让米乐去,那样大家都不舒服。

    远东大酒店,是全市名气很大的五星级酒店之一,小胖几人虽然也见过些场面,但一走进皇宫一样的远东酒店里,还是有些缩手缩脚。

    小胖一边走一边小声问赵东阳。“老赵,你的钱带够了没,到时候没钱付账,不会被人扣下吧。”

    赵东阳被气乐了。“你等下就放下吃好了,只要不被撑死就行。”

    说话间,一个经理模样的男子已走了过来,对赵东阳微笑道:“您是赵先生吧,我是今天的值班经理,房间已经准备好了,请跟我来吧。”

    赵东阳道了声谢,跟着他上了两楼。经理走到一间房间门口,做了个请的手势。“赵先生,请,有什么需要随时叫我。”

    赵东阳冲他微笑了一下,可在两人目光接触的一刹那,赵东阳突然在心里泛起一丝异样。突然停下脚步道:“呵呵,你可真会做好人啊。”说完,不理一脸尴尬的经理,推门而入,同时喊道:“黄兄,我们真是有缘啊,没想到刚刚分手,这么快就又见面了。”

    跟在赵东阳身后的小胖他们刚想埋怨赵东阳好好的发什么疯,可马上就看见房间里竟然整整齐齐坐了八个人。

    这八人不是别人,正是和赵东阳刚见过的面的黄卓和七位世家公子。

    和赵东阳算计的一样,一旦被赵东阳识破他们所用的是“震阳局”后,不安和恐慌一直纠缠着他们,现在他们再也没人提要和赵东阳切磋之类的话,就在赵东阳离开后不久,八个人立刻就将河中瀑旁的阵法撤了个干干净净,可一想到赵东阳手里的照片,八个人顾不上喘口气,一打听到赵东阳会来远东大酒店吃饭,马上就赶了过来。

    一见赵东阳走了进来,八人就像看见鬼一样立刻站了起来,脸上努力挤出的笑容和哭一样。李修年现在已经成了众人的代表,走上几步道:“赵先生,不好意思打扰你吃饭,只是……只是我们实在有急事求你啊。”

    赵东阳心中暗笑,看来他们还真急啊。嘴上却说:“哪里的话,都是朋友说什么求,既然来了这里,不管有天大的事情先吃晚饭再说。”说着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一样,热情的招呼众人坐了下来。

    小胖趁混『乱』之际悄悄问赵东阳。“老赵,这些都是什么人啊,怎么会在这里,我刚才好像没看到你叫其他人啊。”

    赵东阳小声道:“他们欠了我好多钱,是来求我给他们宽限还钱日期的。”

    小胖哦了一声,也没细想赵东阳怎么会有很多钱让别人欠,马上转身和老梁、叮当猫分享这个消息去了。

    等众人坐定,赵东阳叫来服务生兴致勃勃的开始点菜,然后还又让其他也点。小胖几人来就是为了大吃一顿的,自然格外慎重,七嘴八舌的争论中把一道道价值不菲的菜肴报了出来。

    而相比之下,黄卓八人则少了几分从容,多了几分焦虑,他们巴不得一人一碗阳春面,吃完好快点谈事情,最好是赵东阳直接把照片给他们。

本文网址:http://www.longtengshu.cn/book/0/346/22561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longtengshu.cn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