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灵异小说 > 神算天师 > 第二章 计败黄卓

第二章 计败黄卓

推荐阅读:玄界之门流氓修仙之御女手记流氓异界行大学流氓流氓公爵流氓足球经理爱情游戏:恋上一个流氓都市流氓将军剩女撩人:狼君很流氓卿本流氓:绝色五夫不好惹

    第二章 计败黄卓

    很快酒菜上全,赵东阳四人谈笑风生,吃的是酣畅淋漓,而黄卓几个却是如同嚼蜡,好容易看着他们吃完,李修年心中一喜,正思索着如何向赵东阳开口,哪知后者却大手一挥,带着几分醉意叫道:“服务生,前面带路,带我们去k歌。”

    李修年刚张开的嘴只好又闭了起来,回头和白奇伟几人对视了一眼,其中的苦闷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赵东阳心里那个笑啊,心道:“看你们以后还敢不敢和我玩阴的。”

    昏暗的歌厅里,小胖、叮当猫一人怀里抱着个甜甜的歌女再切切私语,看样子大有把关系更进一步的趋势,老梁一个人站在话筒前放声高歌:“一时失志不免胆寒,一时落魄……”每唱一句,赵东阳都要大声叫一句:“好啊,快赶上杀猪了。”

    虽然歌厅的隔音效果不错,可不时仍会有一两个满脸怒容的人推门进来,可一看见门口一排整齐的坐着八个一声不吭的人,只好小声嘟囔着转身出去。

    眼看老梁唱完,小胖又走上台嚎了起来,白奇伟实在忍不住了,捅了一下李修年道:“李兄,这要等到什么时候啊,我感觉赵东阳好像是在戏弄我们。”

    李修年白了他一眼,心说:“这还用你说?”可现在不是内部闹矛盾的时候,只好耐着『性』子道:“再等等,等他们高兴完了,说不定心情一好,就答应了我们的要求也说不定。”

    “还等,再等我就要死掉了。”瞟了眼台上豪情万丈的小胖,白奇伟把心一横:“要等你等吧,我这就去和赵东阳挑明了,大不了一样是个死。”说完不等李修年阻止,起身走到了赵东阳身边。“赵先生,能不能借一步说话,我们兄弟几个有些事想和你商量。”

    “啊?你说什么,我听不见。”

    白奇伟虽然『性』格直爽,可不是傻子,打死他也不相信赵东阳听不见,但还是压住火气大声重复了一次。

    赵东阳也觉得戏演的差不多,该是最后摊派的时候了,微微一笑,没再继续装,和小胖他们交代了几句,向门外一指,当先走了出去。

    黄卓几人自始自终目光就没离开过赵东阳,现在一见他动了,几乎同时跟着也走了出去,跟着赵东阳又回到了刚才吃饭的餐厅里。

    刚才的残席早已经撤下,早有服务生为他们沏上了香茶。

    赵东阳端起杯子微微品了一口,不由称赞道:“好茶啊,平时可不容易喝到这么好的茶。”说完再不说话,只顾低头喝茶,还一边摇头晃脑啧啧的称赞着,好像根本不知道旁边还坐着八个大活人。

    黄卓再也忍不住了,向来被人奉承惯了,哪受过这样的气,腾的从椅子上站起来道:“赵东阳,我一直认为你是个君子,没想到今天才认清你是这样一个人,咱们明人不做暗事,你说怎么办吧。”

    李修年为人稳重,黄卓一开口他就是一皱眉,但黄卓话已出口,再想阻止已经晚了。

    赵东阳嘻嘻一笑,手中把玩着茶碗道:“还是头一次听人说我是君子,真是荣幸啊,只是我虽然愿意做君子,可有人却和我玩小人的手段,我做一回小人也没什么吧。”

    黄卓腾的脸一下红了大半。“你说我是小人?”

    “呵呵,这可是你说的啊,我可什么也没说。”

    黄卓一向对口才自信,现在再三被赵东阳抢白,冲动之下再顾不上来这里的目的,“唰”的出口袋里掏出一把黑漆漆的藤条往桌上一放。“既然如此,那几天我就做回小人了,你能把我这么样。”

    赵东阳一下也来了气,“啪”的把茶碗在桌上一顿。“怎么,你还想动手是不是,正好我吃饱了没事干,活动一下也不错。”说着也要伸手往口袋里伸。

    “慢着。”李修年赶快喝道,他怎么样想不通,黄卓平时城府极深,怎么今天却一再的不理智,难道是故意装出来的?一想到这种可能,李修年心中不由一惊,这种想法绝对不是没有可能,如果今天和赵东阳谈不拢,拿不会照片的话,今后他们只有仪仗黄卓以及他背后的靠山才能在风水界立足,也就是说变相的成了黄卓的下属。

    李修年不由越想越害怕,额头上微微渗出了几滴汗珠,又和之前的种种事情一一加以验证,李修年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

    缓缓的站起身,李修年把门打开,冷冷的道:“黄先生,我们几个兄弟都是小门小户的孩子,本就不配和你这样的贵人交朋友,之前没事的时候交也就交了,但现在我们出了事,一个弄不好就是万劫不复的地步,我们说什么也不能连累了黄先生你。黄先生,你出了这扇门我们就再也没了关系,但请你放心,以前的好处我们都一一记下了,我们有机会一定会报答你的。”

    说完把身体一侧,冷冷的望着黄卓一动也不动。

    事情突然发展到这一步,任谁也没想到,白奇伟等人更是不明所以,有人立刻道:“李大哥,不能让黄哥走啊,他要走了,我们……我们……”

    没等他把话说完,李修年猛然打断道:“再九,我的话难道你没听懂?今天黄先生要不走,只有我走了,一人做事一人当,说什么我也不会连累黄先生的。”说完目光又在其余人身上扫视了一圈,这话等于是和众人都说了一次。

    叶再九张了张嘴,终于没再说什么坐了下来,在座的除了黄卓,他李修年等人都是从小玩到大,就算发生天大的事情,他也不会让李修年一个人承担的。

    黄卓怎么也没想到会这样,仍然有些不舍的道:“修年,你这话说到哪里去了,既然是朋友,我这么可能丢下你们不管,你放心你们的事就是我的事,今天我就是命不要了,也要替你们向赵东阳掏个说法。”说完伸手就去拿桌上的藤条,可一回头,却发现藤条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了赵东阳的手里。

    “啧啧,真是好东西啊,我还是第一次见过真正的阳器,真是开眼了,不过……”赵东阳目光瞟了眼旁边神『色』紧张的黄卓。“嘿嘿,可惜老子不希罕。”说完,抬手把藤条扔出了门外。“滚吧,我不想再看见你了。”

    “你……”黄卓刚想发作,可看了眼漠不关心的李修年,和旁边有些不知所措白奇伟等人,竟然笑了出来。“好,好,真想不到我辛苦一番竟然为人做嫁衣,算你们狠。”说着头也不会的走出门去,拣起地上的藤条,扬长而去。

    李修年看着黄卓消失在走廊的尽头,这才把门关上,想了想又掏出一张黄钱子,念叨了几句贴在门缝上,这才转身坐回到位置上。

    赵东阳哈哈大笑道:“李兄,你临危不『乱』,相人更是精准,真是大将风度啊,我是心服口服啊。”

    李修年苦笑一声:“赵先生,现在我们兄弟几个的身家『性』命都在你手里握着,你就不要再取笑我了。”

    赵东阳摇摇头,收起笑容,一脸诚恳的道:“我可不是信口开河,是真的服气,如果不是李兄你能看透黄卓的诡计,我不是要凭白错失了七位好朋友?”赵东阳说着伸手把一个信封推在了李修年面前。

    李修年心中就是一动,二话不说把信封打开,里面正是那两张河中瀑的照片。

    这下在场的几个人都愣住了,在李修年等人看来,既然自己的把柄被赵东阳掌握住了,就算赵东阳为人再谦厚,也定然会要些代价,却没想到会如此轻松的就将照片拿到。

    一时间,李修年不知是因为感动还是兴奋,好像喝了两斤烧酒一样脸上红红的,一把抓住赵东阳的手道:“好兄弟,之前的事我不多说了,以后只要是赵先生用的上我的,只管开口。”

    赵东阳也是心中高兴,用力握了握李修年的手道:“客气话先不忙着说,先把事情解释一下吧,要不大家还恨着我呢!”

    “哼,他们敢?”李修年在一帮人中年龄最大,而且为人稳重、老练,向来是大家的兄长,所以这话说的虽然霸道,可他和白奇伟几人都没觉得有什么不妥。“都是以为自己多了不起,如果不是碰上赵先生,我们被黄卓骗死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李修年说着把黄卓得阴谋分析了一次,关键的地方,我补充几句。

    一番话说完,白奇伟几人都愣在了当场,好半天才道:“李大哥,从头到尾这都是黄卓的诡计,他根本算计的不是赵先生,而是我们!”

    李修年狠狠的说:“废话,凭他那两下子能骗得了赵先生?要骗也只有骗你这种笨蛋,不对,是我们这群笨蛋,我是笨蛋中的大笨蛋。”说着狠狠的扇了自己一耳光。

    叶再九连忙拉住李修年的胳膊,有些哽咽道:“李大哥,你别这样,要打就打我吧,如果不是我煽动你,你也不会跟我们来的。”

    白奇伟猛得一拍桌子。“妈的,我就说黄卓平时一副清高的样子,刚才这么会那么冲动,原来是在挑拨我们和赵先生的关系,真阴险啊,以后别让我再看见他,否则看我不把他那张臭脸撕烂。”

    其余众人这时也慢慢都明白过来,又是羞愧又是气愤。

    赵东阳一直没再说话,托着腮想着心思,突然想起个关键问题。“李兄,你们是怎么知道我和程焘之间的交易的?”

    李修年愣了一下,想了想说:“是黄卓和我们说的,他说你和『政府』的贪官勾结,要为民除害。至于他怎么知道的,我不清楚。”

    “哦?官商勾结,有意思!”赵东阳点点头,又问道:“你刚才说黄卓去游说你们出山,他最先是联系谁的?”

    一个长了张娃娃脸的大男孩站了起来,还没说话脸已经红了。“是联系的我。”

    李修年在旁边介绍道:“这是纳甲派霍家的传人,叫霍冬青,算是我的师弟了,人也最老实。”

    赵东阳脑中想着,冲霍冬青笑了笑,心说如果不老实黄卓也不会第一个找上你。这个纳甲派他也听说过,和李修年所在的“八宅派”都是以阴阳五行为理论的风水门派,所以两家关系也非同一般。嘴上道:“霍老弟,黄卓找你的时候大概是什么时间,他和你是怎么说的?”

    霍冬青见赵东阳语气温和,说话也联贯起来。说道:“黄大哥,哦不,黄卓是十几天前来找的我,当时他说碰到一个和我们年龄相仿的风水相士,本事很大,问我敢不敢去和他比试比试,他还说如果要能赢的了,不管风水卦比大会上取得了什么成绩,也会至少算我在三甲之内。”

    赵东阳马上问:“他当时说那个人是谁了吗?”

    霍冬青脸又是一红:“就是赵大哥你。”

    李修年马上道:“冬青说的没错,当时黄卓来也是这么和我说的。”

    赵东阳算了算,十几天前也就是自己刚从山洞出来不久,黄卓本来纠缠着侠女不放,可突然失踪了一段时间,看来就是在那个时候去联络的众人。想了想又问:“也就是说,黄卓当时就有心对付我,或者说是拿我当接口来算计你们,至于我和程焘的交易是后来临时决定的。”

    李修年点点头道:“应该是这样。”说完小心的问道:“赵哥,是不是有什么不对劲?”

    赵东阳长吸了一口气,犹豫了一下这才说:“确实不对劲,我怀疑黄卓和一批来中国偷窃风水法宝的日本风水师有联系。”

    “啊!这……这应该不可能吧。”李修年吃惊的道:“黄卓虽然为人阴险,可毕竟是风水界有名的大世家子弟,想要什么法宝他自己家里就有的是,没必要投靠外人啊。”

    赵东阳皱了皱眉头。“我也说不出原因,可我感觉他们之间一点有某种联系,因为当时我和程焘谈交易时没有外人,可消息还是走『露』了,我一直怀疑当时在座的人,可忽略了一个重要环节。”说着把日本人劫走8枚算筹的事情说了一次。

    赵东阳接着道:“而且我和黄卓第一次见面时,他绝对不认识我,那是装不出来的,可只几天时间他却把主意打到了我的身上,只有一种可能,是那些日本是窥视我身上的法宝告诉了他,你们大概还不知道,那些日本风水师有一种奇特的装置,可以精确的计算出法宝所在的位置……”

    “啊呀!”白奇伟突然惊叫一声,打断了赵东阳的话。“当时我奉父亲之命在外地办事,这件事很隐秘,我家知道的也只有几个人,可黄卓却一下就找到了我,我当时还以为是我父亲告诉了他,可现在想想,这绝对不可能,一定是黄卓通过我的法宝找到我的。”

    另外几个人也马上证实了这个观点。

    李修年听着脸『色』越来越难看。“妈的,没想到黄卓竟然是这样的人,赵大哥,你说现在该怎么办,要不我现在去风水协会,把这件事汇报一下。”

    “先不急,我刚才忘了问,黄卓到底是哪个世家的子弟啊?咱们感觉他家的势力好大。”

    李修年一愣。“赵大哥你真的不知道?他的爷爷黄昆就是风水协会的会长啊。”

    “什么?”赵东阳一下从椅子上跳了起来,然后又跌坐下来。“他爷爷是黄昆,这下可就麻烦了。”

    黄昆的名字在风水界实在大名鼎鼎了,除了他是风水协会的会长身份外,单是一手“观天测地局”已经是天下独一无二的本事,能足不出户而靠观天象而洞悉天下之事,比当年诸葛孔明、刘伯温之能也相差不远。可以这么说,黄昆就是整个风水界的一面旗帜,一个神话。

    现在突然听到黄卓竟然是黄昆的孙子,赵东阳眉头不由皱了起来。从种种迹象表明,黄卓绝对和那些日本的阴阳师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虽然中日风水界比两国之间的关系要好的多,可也尽限一般的学术交流,而私下间的争斗也时有发生,就算黄卓要对付赵东阳,也完全没道理要和日本风水界勾结在一起,难道是被人抓住了什么把柄?

    一想到这,赵东阳不由担心起黄昆的安全,万一日本阴阳师要假黄卓之手对付黄昆,那可就麻烦了。

    想到这,赵东阳立刻把自己的担心和李修年等人说了一次。

    李修年等人一听,脸『色』都变了,如果要真想赵东阳分析的这样,他们几人都逃不了干系。

    李修年颤声道:“赵大哥,你一定要给我们作证啊,我们可都是受了黄卓的蛊『惑』才会这样的,你一定要救我们啊。”

    赵东阳心中不由一阵烦『乱』,心想:“你们又不是傻子,他怎么说你们就怎么做啊,还不是看上了黄卓的特殊的家世。”但这些话赵东阳却说不出口,想了想道:“刚才这些也仅仅是我的推测,到时候如果需要我一定为你们证明的,但最终能救你们的只有你们自己。”

    白奇伟听完咂了咂嘴。“赵大哥,你这话怎么讲?”

    赵东阳微微一笑道:“很简单,现在只有把事情搞清楚,如果黄卓并非我们想象的那样,那事情简单了,把其中的误会说清楚,你们还是好朋友,但是,如果黄卓真的和日本风水师勾结在一起,你们要是能拿到确实的证据,我想这么大的一件功劳足够弥补你们之前的一切过失了吧。”

    李修年一听,眼睛顿时一亮,可马上又黯淡了下来。“办法是不错,可凭我们几个人的本事,想弄清楚事情的真相恐怕不容易啊。”

    “哈哈!”赵东阳大笑几声,“确实不容易,可我介绍给你们一个人,有了他的帮助,搞清楚真相易如反掌。”

    “是谁?”

    看着李修年等人千恩万谢的离去,赵东阳终于『露』出了一个发自内心的微笑。日本的阴阳师一直是他的一块心病,先是盗走他的“定心针”,接着是几乎到手的8枚算筹,偏偏这些人又是神出鬼没,总是在你意想不到的时候在背后悄悄捅你一刀,赵东阳本想把最近的事情忙完,好好彻查一番,可现在有了李修年七人的全力帮助,看来暂时是没必要了。

    李修年等人还没什么,可他们背后的七大风水世家却是非同小可,再加上赵东阳推荐之人的帮忙,足够这些日本人手忙脚『乱』的了。

    但在高兴的同时,赵东阳却更看清楚一个问题,那就是实力和名气,如果自己强如黄昆,日本的阴阳师还会三番五次找上自己吗?绝不会,恐怕见面绕着走都不会过,而那个八个世家子弟还会打自己的主意,更加不会。

    现在赵东阳自认为实力是有了,所欠缺的恰恰就是这个看似虚无却是最难积累的名气。

    赵东阳沉思了许久,突然想到明天要去为谭勇出道场,脑中一下出现一个大胆的计划。几乎在同时已经掏出电话拨通了一个熟悉的号码。

本文网址:http://www.longtengshu.cn/book/0/346/22561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longtengshu.cn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