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灵异小说 > 神算天师 > 第三章 风水道场

第三章 风水道场

推荐阅读:玄界之门流氓修仙之御女手记流氓异界行大学流氓流氓公爵流氓足球经理爱情游戏:恋上一个流氓都市流氓将军剩女撩人:狼君很流氓卿本流氓:绝色五夫不好惹

    第三章 风水道场

    歌厅里,老梁又一曲唱完,赵东阳笑呵呵的走了进来,心情大好之下,也不觉的这歌声是如何刺耳。笑道:“呵呵,老梁,怎么就你一个人干嚎啊,他们人呢?”

    老梁把话筒一丢,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喝了一大口啤酒这才道:“还能干什么去,里面辛苦着呢!”说着用嘴往旁边关着门的套间努了努嘴。

    赵东阳莞尔一笑,瞟了眼不远处坐着的一位漂亮小姐道:“嘿嘿,你怎么不去辛苦辛苦,我看这女生还不错吗。是不是房间不够用,要不要我在旁边再开一间?”

    “嘿嘿,不错是不错,可和我没感情,就算做了我也不爽,人各有志,你要看着好送给你好了。”

    赵东阳楞了楞。“哎呀,老梁,看不出你还有情调吗?是不是不对你胃口,要不我再给你换一个?”

    “拉到吧,就算你把twins都换来我也还是这句话,实话和你说了吧,我有女朋友了!”

    “真的?”赵东阳愣了一下,这才多长时间没见,就有女朋友了。忙道:“那可要庆祝一下,来,来,干了。”

    老梁和赵东阳碰了一下,喝了一大口啤酒这才又道:“老赵,我这话可是只和你一个人说了啊,你可不能告诉那两个混蛋,万一让他们散布出去我可做不了人了。”

    “没这么严重吧,不就谈恋爱吗,搞得和地下工作者一样,好,我不说,那你告诉我你喜欢的是谁?”

    虽然明明知道旁边没人,老梁还是左右看了一下,这才悄悄的道:“我可你说了可千万不要和任何人说啊,不然我绝对和你拼命。”

    “知道了,你快说,你快说。”赵东阳忍住笑,他实在想知道知道,哪家姑娘能看上老梁这个粗线条。

    “和你说是因为这个人你也认识,迟早你会知道的,就是田雅丽的学姐,才女!”

    “啊?”赵东阳虽然很努力的控制自己,可是还是没忍住。“哈哈,你……你居然和才女谈恋爱了?她可是比你大啊,哈哈,笑死我了。”

    老梁腾一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抄起酒瓶喝道:“老赵你再笑一声试试,我保证让你下辈子生活不能自理。”

    “好,好,我不笑,我不笑,你快把酒瓶放下。”赵东阳辛苦的坚持着,连眼泪都憋出来了,好半天才恢复过来。“老梁,你说真的还是逗我玩,你怎么就和她勾搭上了。”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什么叫勾搭,我们这才纯洁的爱情,爱情,你懂吗?”

    “好,好,是爱情,那你们怎么开始你们的爱情的呢?”

    “嘿嘿!”老梁憨笑了一声。“说实话还应该谢谢你,上个学期你不是失踪了吗?才女几乎每天都打电话来问你回来了没有,当时我见她这么关心你还以为是你女朋友,也就没当回事,因为电话里说不清楚,就约出来和她详细的说明了一下你的情况……”

    “然后你们就勾搭上了……”

    “滚!”老梁怒吼一声,“老赵,你不怕今天晚上睡下就再也起不来的话,你再说一次试试。”

    赵东阳见老梁动了真怒,也就不再开玩笑。“不开玩笑了,你继续说,是不是那次之后你们就开始你们的爱情了?”

    见赵东阳正经起来,老梁也收起了怒火。“哪有那么快,不过那次约会我看得出,才女虽然非常关心你,但绝对不是男女感情那种,而像是……像是……”

    “像什么?”赵东阳追问道。

    “我说了你可不许发火啊,像你妈。”

    赵东阳飞起一脚,直接把老梁从沙发上踢了下去。

    “靠,你说你生气我才说的啊,我是说的真的,你以为我想当你爹呀……哎呀!”老梁话没说完,屁股上又多了个脚印,可顾不上拍一下,扭头就跑。

    “老梁你别跑,看我不把你脑袋拧下来才怪。”赵东阳抄着酒瓶在后面吼着。

    一番追杀之后,偌大的歌厅里到处是一片狼籍,那个女生早被吓跑了。

    地板上,赵东阳仰面朝天躺着呼呼直喘粗气。“呼呼……老……老梁,我不打你了,你给我过来。”

    “我傻啊,打死我也不过去,呼呼……”

    “那你就在那里说,后来你们怎么又勾搭上了。”

    “你……”老梁又要发怒,可忍了忍放弃了。“吧,不过你说的也差不多,那次约会后我也不明白怎么回事,反正白天晚上的想见她,后来她又打来电话,却不是问你,而是说她有烦恼,问我能不能陪她聊天,我当然就答应了,后来又聊了几次,我才知道她家真的好可怜啊,居然父亲不在了,母亲还得了重病,对亏你小子有钱,不然她母亲也说不定保不住命了。”

    赵东阳问:“那现在她母亲的病好些了吗?”

    “基本是没什么问题了,有你那几十万,我又问家里要了十万块,我假期陪她回去给她母亲做了手术,手术做的非常成功,我们也就是在那时把关系确定了。”老梁说到最后,声音低的和蚊子叫唤差不多了。

    赵东阳笑了笑,他当然知道这个确定关系是什么意思,不过他由衷的替老梁和才女感到高兴。

    从地上爬起来,过去搭在老梁的肩头道:“老梁,我知道你虽然平时没正经,可人是好人,你可不能亏待了才女,她真的很可怜,而且『性』格坚强,如果你将来对不起她,很可能会出人命的。”

    老梁一缩脖子。“不……不会吧。”

    赵东阳一瞪眼。“你什么意思,现在就像始『乱』终弃了?”

    “不,不,我绝对不是那意思,我是说才女温柔娴淑,不像你说的那种人啊。”

    “呵呵,不管她是哪种人,反正你对她好点就是了,我也算你们半个红娘,以后有什么困难,尽管和我开口,缺钱给钱,缺人给人。”

    “嘿嘿!”老梁谄媚的一笑。“就等你这句话了,那现在先给我50万花花,俺想和才女去度蜜月。”

    一巴掌拍过去,赵东阳笑骂道:“等你结婚时候再说吧,你俩先把裤子穿上。”

    “切,小气,咦,你刚才和谁说话呢?”老梁说着一回头,正看见叮当猫和小胖两人穿著内裤在后面嘿嘿的坏笑。

    老梁一下脸就绿了,一把揪住赵东阳的衣服。“你刚才是不是已经看到他们出来了?”

    赵东阳叹了口气,摇摇头,然后把老梁的手松开,走开两步却突然扭身道:“嘿嘿,你说对了。”说完转身就跑。

    老梁愣了一下,但马上醒悟过来,抄起酒瓶在后面追了上去。“赵东阳,我要杀了你。”

    赵东阳最终还是没能逃出老梁的魔爪,最后答应晚上继续请大家在远东大酒店喝酒,老梁才大肚的放了他一马。

    那天众人一直喝到深夜,那个值班经理热情的给众人安排了房间。赵东阳本不愿意再给佟凯添麻烦,但看小胖三人一脸的热切,又想到明天还要去谭勇家里做道场,也就答应了。

    谢绝了经理为他找来的小姐,赵东阳关好门躺在了床上,想起老梁居然能和才女走在一起,忍不住又是一阵好笑。其实赵东阳对于老梁和才女的恋情还是非常看好,才女命中属金,老梁属水,正好是一对绝配,而且才女大老梁三岁,民间云:“女大三,抱金砖。”实不是空『穴』来风,其实暗合了三才之变,有道是:“女主阴阳男主天,三载流年福运添。”只要将来他们不在“火宅”中居住,定能福星高照,如果再能遇的到沾有龙气的阳宅,大富大贵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想到这,赵东阳很自然的又思念起了田雅丽,分开这么久现在明知道她就在学校里,却就是见不到,赵东阳真想现在就返回学校,但想到明天还有事情要做,也只有摇头作罢,脑中一会是田雅丽的笑脸,一会又变成她在嘤嘤低泣,昏昏沉沉就这样睡了过去,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听见外面有人吵闹,赵东阳睁开眼睛,就见窗外已是天光大亮,看看表已经6点多了,竟然这么稀里糊涂的过了一夜。

    这时外面的吵闹声越来越大,赵东阳不由的一阵心烦意『乱』,“霍”的从床上跳下,一把拉开门叫道:“大早上吵什么吵,还让不让人睡了。”一句话没说完,赵东阳不由愣住了,就见走廊上一名老者正和服务生争执着什么,老者还是熟人,正是周福的师弟张得寿。

    服务生知道赵东阳是佟先生的贵客,一见他发了脾气,忙跑过来说:“赵先生,对不起,打扰你休息了,这位老先生非要见你,我们怎么阻拦也没用,不过你放心,我已经通知了安保,很快就会来的。”

    赵东阳晃了晃还有些发蒙的脑袋。“算了,这是我的朋友,让他进来吧。”说着对张得寿做了个请的手势。

    张得寿把头一昂,瞟了眼不知所措的服务生,“哼”了一声,大摇大摆的走进了赵东阳的房间。

    关上门,赵东阳请张得寿坐下,不由问道:“张……张老先生,你怎么来了,有事?”

    张得寿好像没听见一样,眯着小眼睛四下看了看,嘿嘿笑道:“小家伙不错吗,几天不见发财啦,住这么豪华的房间,比我老头子有钱啊。”

    赵东阳不知道张得寿来的目的,讪笑道:“是朋友开的酒店。”

    张得寿又是嘿嘿一笑,突然脸『色』一变,伸手道:“看在你和周福关系不错的份上,我也不难为你,拿来吧。”

    赵东阳一愣,问道:“拿……拿什么?”

    张得寿把眼一瞪。“怎么,还和我装糊涂,支票啊,程焘给你的五亿元支票。”

    赵东阳差点没笑出来,李修年一帮年轻人做事冲动,想做一番事情还有情可原,没想到张得寿这老头子居然也来凑热闹。

    赵东阳忍住笑,决定装糊涂。“张老先生,你说什么支票啊,我怎么听不懂,您是不是手头紧啊,几万块我倒是可以借给你,但五亿我可没有啊。”

    张得寿叹了口气道:“小赵,你怎么还执『迷』不悟啊,你放心好了,只要你把支票交给我,风水协会那边我自然会替你去说情,保证你没事。”

    赵东阳心中冷笑,居然抬出风水协会来压赵东阳,难道赵东阳就怕了?“张老先生,我刚才说过的话我不想再重复一次,支票的事我确实不清楚。”

    张得寿一听不由勃然大怒,啪的一掌将一张红木茶几拍了个粉碎。“娃娃,你不要和我装糊涂,今天这支票你给也得给,不给也得给。”说着唰的右手一晃,掏出了那幅“动情卷”。

    赵东阳对面前发生的事情好像完全无动于衷。轻轻的端起水杯,喝了一口。“张老先生,我这个人最不喜欢的就是受别人威胁,再说我真的没有什么五亿的支票,念在你是周福师弟的份上,今天的事情我不和你计较,请吧。”说完起身把房门打开,再不看张得寿一眼。

    “哈哈。”张得寿楞了楞,居然不怒反笑。“好,好啊,真是后生可畏,算我老张瞎了眼,赵东阳,你好自为之吧。”说完长笑一声,出门扬长而去。

    张得寿的到来只能算得上是一个小『插』曲,可这个『插』曲却让赵东阳感到非常的不舒服。

    赵东阳并不是一个肚量小器的人,张得寿嚣张的语气以及暴躁的『性』格这些都不算什么,可隐含在张得寿的话中,却又未说明白的意思,却让赵东阳感到有些不安。

    几乎是本能的赵东阳就想祭起“勘命局”计算一下张得寿心中所想,可抽出算筹却发现,房间里尽然没有留下一丝和张得寿有关的信息。

    赵东阳不由摇摇头,真不亏是湖,做事滴水不漏。既然算不出,赵东阳便决定放弃,这是他在参悟《参神通赞》后逐渐养成的习惯,人定胜天那只是狂妄自大的人戏言,即便你有通天的本领,也无法做到事事了然。该来的总会来,要去挡也挡不住,赵东阳更相信天意难为这四个字,而他则相信自己命中注定便会不平凡。

    收起算筹的同时,赵东阳已将刚才的不快丢在脑后,看看表已经七点多了,赵东阳走下楼在餐厅随便吃了点东西,然后拨通了谭勇的电话。

    “谭先生,我是赵东阳,今天的约会不要忘记啊,尽量保密……”

    远东大酒店其实里谭勇家并不是很远,但赵东阳还是选择让张五用车载他过去。车是新车,新款宝马730,人虽然还是原来的人,可从头到脚全是正宗的国际名牌。

    张五穿着笔挺的西装,一边悠闲的开着车,一边皱着眉头向后道:“赵先生,佟先生家里不是有现成的几辆车吗,为什么非要花大价钱卖辆新车,而且……而且能不能让我穿回原来的衣服啊,这西装我……我真的穿不惯。”

    赵东阳正拿着一直没有点燃的香烟在手里把玩,一身米黄身的休闲装衬托他整个人格外的精神。一听这话赵东阳不由笑出声来。“哦?为什么啊,我倒是觉得很舒服,到底是意大利的名牌,果然比超市里的打折商品要好的多。”

    张五不由笑声嘟囔了一句。“可是有钱也不能『乱』花啊。”

    赵东阳笑了笑,突然正『色』道:“五哥,我卖新车穿名牌可不是『乱』花钱,你不是要和我干一番事业吗,这些就是我们事业的门面。”从后视镜中,见张五一脸的茫然,赵东阳继续道:“虽然我们现在有点钱了,可这才是事业刚刚起步,要向以后能赚十倍百倍的钱,做出更大的事业,我们不能光自己心里清楚,还要让所有和我们接触的人都知道我们是干大事的人,如果你还穿着原来几十元钱的衣服,人家凭什么相信你,又怎么能放心和你合作呢?所以从今天起,首先自己要让自己相信,我们是贵族。”

    张五听完,眼睛瞪了好大一会,突然一拍方向盘,叫道:“赵先生,我明白了,你这就是唬人对吧,哈哈,早这么不就完了。”说完神秘的一笑:“其实唬人我老张是最拿手的。”

    赵东阳笑着摇头不语,张五所理解的只是表面的含义,更深的意思不是光靠嘴能说清楚的,只有让他以后慢慢体会了。

    就在两人说话的时候,谭勇家的院门已经遥遥在望,就见院门打开,一个下人模样的人正在路边张望,一见赵东阳的车开过来,立刻转身飞奔进去。

    银灰『色』的宝马稳稳的停在谭勇家门口,赵东阳却坐着没动,直到张五下车后为他拉开车门,赵东阳这才弯腰从车里走了出来。

    谭勇的声音立刻从院中传来。“赵老弟,来的好准时啊,本应该老哥我去接你,但家里还有好多事情要准备,实在抽不出时间,不要怪我啊。”

    “哪里,哪里!”赵东阳连忙伸手握住谭勇伸来的手。“我们兄弟间还客气什么,接不接我还不一样。”

    谭勇听完高兴的拍了拍赵东阳的肩头。“哈哈,好兄弟。”说话时眼睛不由瞟了一眼紧紧贴在赵东阳身后的张五,就见张五一改刚才车上嘻皮笑脸的模样,脸『色』威严,目光不时在四周可能出现危险的地方瞟来瞟去,浑身上下充满了爆炸般的力量。张五本来就是高手,现在更是故意端起了架势,任何一见都知道是一个不好对付的高手。

    谭勇心中惊讶,一拉赵东阳的手轻声道:“老弟,你身后的这人是谁?从来没听说过你有这么厉害的手下啊。”

    赵东阳淡淡道:“嘿,一个好兄弟。”可心里却几乎笑破肚子,张五说的果然没错,这小子却是真的很会唬人。

    为谭勇这样的『政府』官员出道场不是什么值得宣扬的事情,赵东阳和谭勇二人心知肚明,客套了几句便走进了内宅,宝马车也有谭勇的家人开进后院的停车间。

    就进门之前,谭勇突然拉住赵东阳的手,叹气道:“赵老弟,今天事情可能有些变化,你可要多担待啊。”

    看谭勇的表情,赵东阳已经猜到了,可还是问:“谭大哥你这话什么意思,是什么变化。”

    谭勇摇摇头说:“马上你就会知道了。”说着推门而入。

    虽然赵东阳早已经想到,可还是吃了一惊,就见谭勇宽敞的客厅里,或坐或站挤满了人,赵东阳数了数足能有几十个。

    而且赵东阳还发现,这些人均是骨骼清奇,面相颇佳,一看就知道是非富既贵的大人物,赵东阳吃惊是真的,但却是惊喜。心中暗叹:“佟凯可真够朋友。”

    原来就在昨天和小胖几人吃饭的空档,赵东阳抽空和佟凯见了一面,他求佟凯帮他办了几件事情,除了买车买衣服外,最主要的就是把今天给谭勇出道场的事情散布出去,越多人知道越好,当然对象必须是有钱有权的人物。

    出一个道场不是什么大事,但给谭勇这样的『政府』官员出就非同寻常,赵东阳决定把握住这个机会,他要得就是要在今天一鸣惊人。

    赵东阳故做吃惊,低声向谭勇问道:“谭大哥,这……这是怎么回事,我不是让你尽量保密吗?”

    谭勇苦笑一声:“我也想知道是怎么回事,今天一大早这些人和约好了一样全跑到了我这里,而且话说的清楚,就是要亲眼看你出道场,这些人没一个是好惹的,我也只能由着他们了。”

    赵东阳皱眉道:“谭大哥,这恐怕不好吧,这毕竟是你的私事,让太多人知道于你不利啊,要不改天我再来?”

    “别,别!”谭勇连忙阻止,好容易抓到赵东阳,哪能轻易让他跑掉。连忙说:“都是朋友,让他们知道就知道吧,况且我那点破事已经被黄一雄捅了出去,现在就差上报纸了。”

    赵东阳点点头。“既然这样,那我就不多说了,不过等一下我做法事,还请谭大哥让他们保持安静。”

    “一定,一定。”

本文网址:http://www.longtengshu.cn/book/0/346/22561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longtengshu.cn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