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书 > 灵异小说 > 神算天师 > 第四章 旧日情人

第四章 旧日情人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美食供应商玄界之门天神诀一念永恒龙王传说大主宰银狐神级小卖部全职法师

    第四章 旧日情人

    两人在门口耳语,客厅中的人已经有人等得不耐烦了,这些人养尊处优惯了,向来是别人等他们,哪有他们等人道理。一个不下200斤的大胖子已经从沙发站了起来,乐呵呵的向两人走来。“老谭,你在那里搞什么鬼,不是商量着把我们卖了吧。”

    谭勇一见来人,立刻气的笑了出来。“李胖子,你放心好了,卖了的钱我一定分你一半。”说着拉着赵东阳迎着李胖子走了过去,一边走一边向赵东阳介绍道:“这是我从小玩到大的兄弟,李子明,你叫他李胖子就行,市警察局副局长,警察局有他的半壁江山。”

    赵东阳笑眯眯的点点头,算是打招呼。虽然赵东阳才来本市上学一年不到,但李子明他还是听说过的,别看是副局长,但主管刑侦、监狱和防暴大队,绝对是大权在握,但最出名的还是他心狠手辣,但凡他收拾过的人,想起来都会做恶梦。

    介绍完李子明,谭勇又要介绍赵东阳,李子明却一摆手。“不用介绍了,这位一定是赵东阳赵先生,听说你一手相术很准,那你给我算算,看我最近会不会交好运啊。”

    李子明的话中略带讥讽的意思,赵东阳怎么会听不出,可脸上却波澜不惊,依然微笑道:“李先生一看就是大富大贵的命,不用算也知道会鸿运当头,呵呵,扶正之后一定记得请兄弟我喝酒啊。”

    外人听来还以为这不过是几句客套话,可听在谭勇、李子明等少数几个人的耳朵里却是吃惊非小,原来最近『政府』人员调整,其中最大的变化就是谭勇将要当选副市长,以及李子明提拔为正局长,只是正是任命还没有下达,知道内情的也仅限少数几个核心人士,现在被赵东阳一语道破,李子明心中的震撼可想而知了。

    李子明究竟是究竟风雨的老油条,心中翻江倒海,脸上却一点没有带出来,眯着眼睛盯着赵东阳,而后者仍是笑眯眯的坦然相对。

    好半天李子明突然大笑起来。“好,好,赵先生的话我爱听,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我一定请赵先生喝酒,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

    “哈哈,那我可就提前谢过李先生,不过有句话说的好,福无双至,祸不单行,作为朋友,我有句话要提醒李先生,有时间多陪陪老人,有些东西错过想挽回可就难了。”

    李子明就是一愣,他虽然平时手段毒辣,可为人却非常孝顺,赵东阳刚说完,他马上想到远在农村的老母亲,最近忙着上下疏通,已经好久没回去过了。一想到这,李子明额头上已经见了汗,再没有方才傲气,神『色』恭敬的对赵东阳点点头。“多谢赵先生指点,我还有些事情,就不打扰了。”说完也不和谭勇打招呼,晃着全身肥肉跑掉了。

    一旁的谭勇不明所以,还以为是李子明不给赵东阳面子,忙讪笑道:“嘿嘿,这个胖子,平时也不是这个样子,怎么今天和屁股着火了一样。别管他了,来,来,我给你介绍一下众位好朋友。”

    赵东阳笑了笑,也没多说什么,便跟着谭勇走进众人群中。

    这时候赵东阳不由感叹自己今天带张五来是多么明智,自己本事再大,也难有想李子明这样的契机,一下将对方说服,而张五就不同,作为高手与生俱来的杀气是任何人都能感觉到的,一个保镖便如此厉害,可想而知他的主人了,虽然众人还没见识到赵东阳的本领,可在张五锐利的目光下,对待赵东阳的态度已经是非常尊重了。

    这些赵东阳一一都看在眼里,心说:“看来这几百万没有白花啊。”眼看和众人都见过了面,再多说也没有意义,赵东阳知道该是自己的表演时间了。

    想到这,赵东阳扯了一下旁边的谭勇。“谭先生,我看时候差不多了,不要耽误了吉时,我看是不是可以开始了?”

    “对,对,正事要紧,那这样大家都跟赵东阳来吧。”说着当前带路,领着众人浩浩『荡』『荡』的走上了二楼的道场。

    一走进去,众人立刻感到一股庄严肃穆的感觉,就见房间不大,可因为没有太多的家具,所以众人站着也不觉得如何拥挤。正中央是一张三尺长桌,桌上摆着香炉、红烛,桌前的一个栗黄『色』蒲团,上面叠放着一件五彩道衣,一把桃木剑横压在上面。

    再看桌子后面供着太上老君和文王的画像,在袅袅青烟笼罩中让人觉得是那样的神圣。

    赵东阳不由心中叫好,就算让他来布置道场也比这好不到那里去。

    这时有下人手持铜盆走到赵东阳面前,赵东阳净手之后穿上道袍,右手一挥桃木宝剑,先向太上老君和文王鞠了三躬,然后『吟』唱道:“大人山顶是龙楼,居中正『乳』是火球;坐空朝满居离位,本山午子加丁癸……”这些名目赵东阳自小便是做惯了的,长长几百字绕口的法决,在他口中以特殊的音调念出来,确有种独特的效力。

    在场的几十人没几个能听懂他在念什么,可都能感觉到在赵东阳的声音中通体顺畅,有种飘飘欲仙的感觉,却哪知这是赵东阳偷偷放出“玄相功”的原因,短短几分钟,赵东阳在众人的眼中更多了几分世外高人的感觉。

    法决唱完,赵东阳再运“玄相功”,右手一挥,左右两只红烛自动燃起,火焰跳动下,赵东阳朗声道:“在我做法之时众人噤声凝神,以免惊动阵法,请大家退后,命主上前。”

    众人来这里就是为了看热闹,再加上赵东阳卖力的表演,一发话,所有人都退后了几步,将正中间空处一块空地。

    谭勇走上几步,按照赵东阳的指示端坐在蒲团上。

    赵东阳先嘱咐谭勇不要紧张,放松就好,然后一抖桃木剑,在谭勇身前身后的地上画起了什么。就在众人一头雾水的时候,赵东阳突然大喝一声,然后跳出圈外,左手掐了个剑诀,桃木剑竟然离手而去,围着谭勇旋转了一圈之后猛然间放出一道光芒,刺进地板,紧跟着地板上桃木剑画过的地方也开始放出光芒,这下众人都看的清楚,正是一个“寻”字,而那桃木剑所刺之处正是那寻字的一点。

    尽管赵东阳有所交代,众人哪里见过这等奇观,都不约而同的低叫了一声。

    赵东阳心中好笑,可脸上却没有半点笑容,喝了声:“噤声。”然后掏出七枚算筹扔在空中。

    赵东阳有心卖弄,故意控制着算筹停在空中,在谭勇头上形成一个北斗形状,然后走到北极星位置,盘膝坐下,口中默念法决,很快,七枚算筹猛地发出七道耀眼的光芒,紧跟着光芒一缩,全部收进了桃木剑之中。

    光芒之中,桃木剑抖动了几下,接着唰的从地上弹起,绕着屋中飞舞了一圈,剑尖一转,带着一道光华疾『射』出了窗外。

    房间内的所有人都瞪大眼睛看着空地上的赵东阳,直等了好半天,赵东阳才好像睡醒了一样,缓缓睁开眼睛,长长呼了一口气。“幸不辱命,做法成功了。”

    众人一听,也都长长出了一口气,好像做法的是他们一样。

    谭勇更是激动异常,畏生生的道:“赵先生,我……我能起来了吗?”

    “啊,看我这脑子,没事了,谭大哥可以起身了。”赵东阳说着连忙把谭勇搀扶起来。

    谭勇一起身连忙问道:“赵先生,可有结果了吗?”

    “呵呵,谭先生不要着急,做法已经成功,我已经把仙剑放出,一个小时之内,定然会把贵公子的下落送回。”

    谭勇听完,也顾不得还有其他人在场,一把抓住赵东阳的手。“老弟,如果能找到他们母子,我一定必要重谢。”

    “严重了,严重了,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赵东阳连声客气,说话间把道袍脱掉,招呼众人道:“我们下楼去吧,一边喝茶,一边等仙剑的下落。”

    谭勇连忙道:“对,对,大家都下去吧。”

    众人也都是一肚子的问题,虽然其中一大半都有看相的经历,但这么好看、这么神奇的道场还是第一次见到。

    赵东阳走在最后,看了看时间已经过了上午十点,惦记着酒店里的三个兄弟,忙打过去一通电话。

    起码响了半分钟,小胖懒洋洋的声音才从里面传出来。“喂,是谁?”语气很不客气。

    赵东阳骂了一句:“死猪,是我,赵东阳。”

    “老赵啊,就在隔壁还打什么电话,真是有钱烧的,早餐不用等我了,你自己吃吧。”

    赵东阳气得笑了出来。“就知道吃,不怕吃死你,我是告诉你,我有些事要办,已经离开酒店了,你们起床后自己回学校吧,放心,帐我已经结了。”

    一听赵东阳居然不在酒店,小胖立刻急了。“喂,喂,你走了我们午饭怎么办啊。”

    见谭勇又在旁边摆手催他了,赵东阳忙道:“好了,好了,你们午饭也在酒店吃吧,告诉服务生记我帐上就行,记住超过500你们自理啊。”说完不等小胖辩解已经挂上了电话,想了想,干脆关掉了。

    等下了楼,众人已经都落了座,赵东阳和众人连连道歉,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刚坐好,一个颇有风姿的中年女子立刻问道:“赵先生,请问刚才你的道场为什么这么奇怪,我以前也见过别的风水师出过道场,但……但……”

    这女子刚才谭勇介绍过,是市晚报的主编,叫做陈好,一张嘴,一支笔比刀子还要锋利,可现在说话居然吞吐起来,赵东阳微微一笑,接过话头道:“陈主编,你是不是要说,但是没这么好看是吗?”

    陈好脸一红,道:“意思差不多吧。”

    “呵呵,这其实没什么好奇怪的,一来国内风水门派众多,出道场的方式也有所不同,再则,受风水师的道行限制,能将虚无的法力转换为有质的实体并不是人人都能做到的。”这话虽然很狂,但众人见识过赵东阳实力后,没人会觉得这是他信口开河。

    陈好听完,像了小姑娘一样眨了眨眼睛,突然道:“那赵先生你的意思是说,你的道行是最深的了?”

    “最深不敢说,可比大多数人还是要强一点的。”

    陈好明显对这个答复不是很满意,记者出身的她马上追问道:“曾经有了风水师朋友给我算过,我四十岁前将会转运,可我问他究竟是吉是凶,他却算不出,而且现在我四十岁生日已过,并没有发生任何事,你能帮我算算吗?”

    陈好的这个变化赵东阳刚才就已经看出,但他并没有立即说话,但想的却是另外一件事,沉『吟』了一下道:“陈小姐,你能借我一根头发吗?”

    陈好一愣,但马上反映过来道:“没问题。”说着拔下一根头发递给赵东阳。

    赵东阳把陈好的头发握在手中,同时右手掐动“勘命局”,片刻之后把手松开。“陈小姐,如果我猜的没错,你那个朋友可是叫曹策?”

    “呀!”陈好不由惊叫了一声。“一点也没错,就是曹策,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赵东阳微笑不语,捏起那根长发又看了看,才道:“他只知其一,不知其二,陈小姐的流年却是在四十岁上有所变化,可这不叫转运,而是叫结运,我看陈小姐头发上略带红霞,这运结的应该是桃花运。”

    陈好没有说话,可一张脸却变得绯红,众人一见都知道赵东阳算对了。有几个和陈好关系不错的人立刻玩笑道:“陈好是谁运气这么好把我们有名的大美人都勾到了手,改天一定让我替你把把关啊。”

    另一人道:“就是啊,如果货太差,我看考虑考虑我怎么样?”

    陈好马上狠狠瞪了那人一眼。“我现在就想考虑你,不过先要去和大嫂商量商量去。”

    那人是有名的妻管严,一听这话,虽然明知道是玩笑,可还是把头缩了回去,嘴里嘟囔着:“不就开个玩笑吗,用的着把人往死路上『逼』吗?”

    众人一听都是哈哈大笑。

    这么一闹,本来就活跃的气氛更加轻松起来,众人你一言赵东阳一语围着赵东阳问东问西,也许是初次见面,又或许是人多,之后再没人问像陈好提的这种很私人的问题,但不管问什么,赵东阳都又问必答,中间再小小的『露』一两手,便让众人连连称奇。

    又闲聊了一阵,赵东阳突然站起身道:“好了,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到楼上看看吧。”

    众人一听也都纷纷叫好,簇拥着赵东阳来到了二楼。就见方才的道场正中,一把桃木剑刺在地上,有些仔细的人已经看到,原来地面上那个“寻”字已经变成了一副线条简单的地图。

    赵东阳一见,连声大笑道:“哈哈,成了,谭先生,你看,他们母子的下落已经有了,原来在……”说到这,赵东阳突然收声,有意无意的看了周围竖着耳朵等待的众人。

    这些人哪一个不是久经磨练的人精,一看这样的情景,便知道后面的话属于赵东阳和谭勇私人之间的。虽然好奇,但今天能看到赵东阳出神入化的道场大都已经心满意足,立时有人道:“啊,恭喜啊老谭啊,到时候你们父子团聚之时可别忘了我们这些见证人,记得请我们喝喜酒啊,今天还有些事,我先告辞一步。”

    “哈哈,我也有点事,赵先生,方便的话留个电话吧。”

    这人一提醒,众人才也纷纷向赵东阳索要联系方式,后者来前早有准备,向张五使了个眼『色』,张五忙把准备好的名片分发给大家。

    一群人又和谭勇道了几句恭喜之后,这才结伴离去,几分钟之间,道场的厅堂之上就只剩下谭勇和赵东阳两人。

    见众人都走了,谭勇不由长出一口气。“这帮家伙,终于可算走了,烦也把我烦死了。”说着走到那桃木剑前,仔细看了看。“老弟,现在可以告诉我,我那没见过面的儿子到底在什么地方啊,不会和我就地砍价吧。”

    赵东阳一笑,道:“大哥可真会开玩笑,这么点小事我怎么敢邀功,其实没有我你们还是会见面的。”

    谭勇一听愣了一下。“这是为什么?”

    “嘿,这就是命啊。”用手一指桃木剑道:“她们母子二人现在就在本市之内。”

    “啊……”谭勇闻听一下愣在了当地。

    城南的高新是近几年市『政府』开发的重点项目,有了『政府』的支持,再加上独特的地理位置,和良好的投资环境,近几年这里发展可谓是日新月异,一时间周边省市,但凡有些头脑的人都向这里涌来,企业家、小老板、打工的、卖苦力的,各式各样的人都能在这里看到,但都是殊涂同归,为了一个最高的目标——赚钱而来。

    所以像眼前的在街边无所事事的走来走去两人非常少见,只有有心者从他们不远处的一辆银灰『色』宝马汽车可以依稀判断出他们的身份。

    就见这两人一个中年人,一个年轻人,中年人穿一件灰『色』立领长风衣,低着头好像心事重重,看不清面目。旁边的年轻人却是面带微笑,本来就很英俊的面庞更添魅力,过往之人不免都要向这里多看几眼。

    中年人来回踱着步,不是往对面的一间新开张的茶社张望几眼,突然走到年轻人面前低声道:“赵先生,你可算得清楚,她们母子真的就在里面?”原来者两人正是谭勇和赵东阳,根据赵东阳卦中推算,谭勇的初恋情人母子两人就在茶社之中。

    赵东阳一咧嘴,笑道:“我的好大哥啊,你这已经问过我第28回了,是与不是你进去看看不就都清楚了吗?”

    谭勇苦笑道:“可我怕啊,没见到的时候想见的要命,可就在眼前了却不敢相认,要不……要不老弟你帮我去看看?”

    “呵呵,看看倒是可以,但有些事自己做要比别人代替要好。”说到这,赵东阳正『色』道:“谭大哥,你现在的心情我非常能理解,但当年的情况比不是你一人知错,要怪就怪命该如此,尽然现在命运又把你们连在一起,你逃避也逃不掉,还不如坦然面对,我想大姐她一定能够体谅你的。”

    谭勇听完低头不语,好半天猛地抬起头道:“老弟,我听你的,现在我就去和他们相见,不过……不过你要陪我进去,我一个人还是怕啊。”

    赵东阳点点头。“赵某遵命。”

    谭勇白了赵东阳一眼。“贫嘴!”说罢再不犹豫,拉起赵东阳走向了对面的茶社。

    这间茶社的地理位置还是比较不错的,左右毗邻两间写着楼,斜对面还有一间公司,二层小楼也被装饰的清新典雅,可大概是不到时间,生意非常冷清。但赵东阳却看出,茶社的风水格局中存在一些的问题,但是门前的三阶台阶,已经把茶社的通财之路变得障碍重重了。

    想着心事,茶楼已经近在眼前,两人刚要进门,就听里面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一个十六七的男生风风火火的跑了出来,一边跑还一边回头喊:“哈哈,妈妈,你抓不到我的……哎呀。”正和低头走路的谭勇撞了个满怀,谭勇一个没留神跌倒在了地上。

    那男生也吃惊不小,一看闯了祸,忙把谭勇扶起来,连连道歉,同时向里面喊道:“妈妈,快出来,我把一位老大爷撞倒了。”赵东阳一听险些没笑出声来。

    “小亮,你又调皮了吧,让我看看,没把人撞坏吧。”声音悦耳至极,让人听了有种如浴春风的感觉。赵、谭二人不由心中一动,同时抬头望去,就见茶社之中走出一位面容皎好的女子,就见她肤『色』如雪,步履轻盈,看样子绝不超过30岁,实难相信是眼前男生的母亲。

    女子走出茶社,忙上前道歉:“这位先生,实在对不起,我……啊!”一句话没说完,正和谭勇的眼神对上,顿时一双美目之中充满了爱怜、怨恨、惊奇太多复杂的情绪。而再看谭勇,向来谈吐潇洒的他,此时嘴唇颤抖,早已经说不出话来,两行清泪缓缓的流出了眼眶。

    赵东阳一见,已经猜到眼下的女子便是谭勇那位旧日情人,心中摇头,难怪谭勇会一直念念不忘,这样的女子任谁见过后都不容易忘掉的。

    知道他们见面定有千言万语要说,用手一拉旁边的男生,指了指对面的宝马道:“你叫小亮吧,喜欢那辆汽车吗?我带你去兜风怎么样?”

    小亮一听立刻眉开眼笑,自从来到这里每天每母亲看的严严的,早想出去玩耍,更何况是坐这样漂亮的车。刚要鼓掌赞同,突然想起什么,哭着脸道:“可是我妈妈一定不让。”说着却偷眼看向自己的母亲。

    “呵呵,你放心,你妈妈会同意的。”说着,对那女子道:“大姐,我是谭大哥的朋友,带小亮去玩一会好吗?”

    女子一愣,马上明白了赵东阳的意思,『摸』了把小亮的头发:“那就去吧,路上小心点。”

    小亮一听,再顾不上其他,欢天喜地的拉着赵东阳就跑。赵东阳一边走一边对谭勇道:“谭哥,我去带小亮玩,晚上我们再回来。”

    谭勇笑着点点头,又是同意,又像是对赵东阳致谢。

本文网址:http://www.longtengshu.cn/book/0/346/22561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longtengshu.cn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