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书 > 灵异小说 > 神算天师 > 第五章 风水协会

第五章 风水协会

推荐阅读:银狐圣墟龙王传说美食供应商一念永恒玄界之门大主宰超品相师神级小卖部全职法师

    第五章 风水协会

    和小亮上了车,赵东阳让张五开车,然后转头问道:“小亮,你想去哪里玩?”

    小亮双手放在脑后,摆了个舒服的姿势道:“随便你们了,我去哪里也一样。”

    赵东阳心里一动,见小亮哪还有刚才狂喜的模样,心道:“莫非刚才他都是装出来的?”不由假装生气道:“你可是想仔细啊,如果你不说,我现在就把你送回去。”

    小亮眼睛眨了眨,突然笑了起来:“哈哈,不要想骗我了,以为我不知道,你并不想带我去玩,你只是想把我支开,好让我妈妈和那个叔叔说话,我明白,大人的事小孩是不能管的,对吧?”

    “哈哈!”赵东阳一下被逗乐了,“五哥,你看见没,这小鬼装的好像啊,我刚才都被他骗了。”

    小亮眼睛狡黠的笑了笑:“嘿嘿,不装的像点,怎么能哄妈妈开心啊。”

    张五也听出个大概,笑道:“小鬼,你对你妈妈好像还挺好的吗!”

    “那当然,我妈妈一个人把赵东阳养大,又要赚钱又要照顾我,很辛苦的,我不对她好点,谁还会对他好。”

    “那你爸爸呢?”赵东阳看似随意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我从来没见过他,听妈妈说是他出国赚钱了,不过我觉得她是在骗我,要么我爸爸就是死了,要么一定是抛弃了我们,否则不可能这么多年一点也不管我们。”

    赵东阳心中吃惊,小亮年纪不大,可心智却非常的成熟,居然凭自己的推测猜出个大概,不由喜欢上了机灵的男生。

    “那你们这么多年是怎么过来的?一定很苦吧。”

    “也没什么苦的,我觉得还不错,我小时候妈妈为了照顾我只能去做点零工,后来有了点钱就做了些小生意,现在我长大了,这不就开了间茶楼,不过生意反而不如以前,妈妈也比原来累多了。”

    也许是和赵东阳年龄相差不大的原因,小亮很快向他敞开了心扉,讲起了他的经历。

    小亮说的轻松,可赵东阳和张五听完却知道一个未婚母亲带着孩子生活,其中的艰辛绝不是几句话能形容的,对小亮的态度中,不由更添了几分同情。

    小亮介绍完,车已经开进了市中心,从谭勇家中走得匆忙,午饭没有好好吃,这么会的功夫赵东阳又饿了。“小亮,你肚子饿不饿,我带你去好吃的怎么样?”

    “好啊,白吃白喝谁不愿意啊。”

    “好,五哥,就去前面的‘大漠风情’吧!”

    这“大漠风情”虽然不是什么高档餐厅,可因为是两个西藏兄弟开的,味道相当正宗,每日当了吃饭时间绝对全场爆满,来晚一点就只有排队等候。赵东阳曾和小胖他们来过一次,一直念念不忘。

    现在不是吃饭时间,餐厅里的客人不多,赵东阳等人刚坐定,几位大厨便就在他们旁边身边支起了炭火架子,开始现场烤炙加工过的羊肉、羊腿,不大一会,满座已是香飘四溢。

    看着火红的炭火,赵东阳觉得自己的心情就像这火焰一样好。自从山洞里出来后,每天忙忙碌碌,可心里却一直没有忘记开卦馆的事情,但一来没时间,更重要的是没有客源。

    可今天借为谭勇出道场的机会,在几十位社会名流前做的那番表演,赵东阳的名号已经彻底打出去了,不用想,用不了多久生意就会找上门来。赵东阳心里盘算着:等明天晚上再去侦察完曹策布下的邪咒阵,然后把所有的事情都推掉,马上和才女商量的把卦馆开起来。现在资金、客源都是现成的,只有再能找到一处好的店面,一切就万事大吉,想自己开张之后生意兴隆的景象,赵东阳不由呵呵的笑出声来。

    “这位先生,羊腿已经烤好,请您慢用。”正在赵东阳出神之时,一个缥缈的声音突然在耳旁响起,明明就在耳边,可听起来却像说话的人离自己好远。

    赵东阳一怔,回头看去,一位白衣高帽的大厨端着盘羊肉正爬在他耳边切切私语,脸上还带着笑容,然而那笑容却非常的诡异。

    赵东阳不由厉声问道:“你干什么?”

    那大厨一愣,突然晃了晃头,诡异的笑容马上消失,嘟囔了句:“真是见鬼了,我这么一下就『迷』糊了。”说完放下羊肉回头又去烹制其他菜肴去了。

    张五和小亮吃的开心,都没有注意这里,一边吃一边招呼赵东阳。“赶快吃啊,不吃我们可都吃完了啊。”

    赵东阳含糊的答应了几句,可刚才的事却让他有种不好的预感。

    这时张五大约是吃到兴头上,也没和赵东阳打招呼,突然叫道:“服务生,给我来一瓶酒,谢谢。”

    赵东阳正在琢磨刚才的事情,也没有在意,可猛一回头,惊讶的发现张五正抱着酒瓶望嘴里倒,从嘴边流出的酒『液』流的满身都是,上万块的衣服变得肮脏不堪。

    见此异状,赵东阳才突然想起,张五平时在开车前绝对是滴酒不沾,今天这么会如此失态,诧异道:“五哥,你这是干什么?”

    “哈哈,好酒啊,赵先生,你也来喝一点?”张五就好像没听到赵东阳的说话,拿着空酒瓶就往赵东阳嘴边送。

    这下赵东阳知道出问题了,猛地一晃张五的肩膀。“张五,你到底是怎么了。”哪知这一晃之下,张五又大笑几声,突然伏到在了桌子上。

    而再看旁边的小亮,竟然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歪在凳子上,脸上红红的和喝了酒一样,而那几个厨师也一个都不见了,大厅之上顿时变得冷冷清清。

    赵东阳立刻明白一定是这饭菜中被人动了手脚,唯一庆幸的是自己还仍然清醒,如果不出所料,这时候下『药』的人就要动手了。想到这,右手悄悄的『摸』向了腰间的算筹,他倒要看看是是什么人这么大胆子。

    就在这时,门口处突然传来一阵阴阳怪气的声音。“哈哈,小朋友,我权你最好老实一点,怎么,你还想动手不成?”

    紧接着一阵脚步声响起,七八个人影出现在店门口,其中居然有赵东阳的熟人,赵东阳不由一愣。“周福,张得寿,你们这是干什么?”

    来人正是周福和张得寿,就见他们和几个中年人簇拥着一位身着道装的老者走了进来,刚才那声音便是老者发出的。

    周福一行人走了进来,成包围状围在了赵东阳周围,周福上前一步道:“赵老弟,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师父甘阳子,其他人都是我的师兄弟。你的事我们已经全部掌握了,今天我们来就是要带你回风水协会,希望你能把问题交代清楚,念在你年幼开一面给你条改过自行的机会。”

    赵东阳就觉得脑子里突然一片空白,茫然的看着众人,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这时张得寿也走了过来,柔声道:“老弟,你就跟我们走吧,人谁没有犯错的时候,你看我年轻时候不是也犯过错,现在师父不是还把重新收作为徒,只要你能交代清楚你怎么和国外的邪教勾结,然后戴罪立功,还是我的好兄弟。”

    张得寿的话还没说完,一个粗壮的中年人已经口气不善的打断道:“老张,你『乱』说什么,你的错的是小节问题,而他可是求荣,这么能相提并论。”

    张得寿回头哼了一声,没有搭理那人,继续道:“老弟,今天早上我说过的话还算数,只要把那五亿元的支票交出来,问题就有的商量,哦,对了,你那五亿元的支票还没用过吧。”

    张得寿说话的时候赵东阳已经渐渐的恢复冷静,他一直在脑中思索着这些人找自己的真正目的,听口气他们来之风水协会,而且都是周福的师兄弟,为的是要来捉拿自己,好像自己做了什么求容、勾结国外邪教的事情。

    直到听到张得寿再次提到那五亿元支票,赵东阳才恍然大悟。“哈哈!”赵东阳心中那个恨啊,正所谓欲加之罪何患无词,区区五亿元,居然会让这么多人眼红,显示黄卓的处心积虑,暗中算计,接着又是这个甘阳子,而且便成了明抢,更让赵东阳感到气愤的是,自己拿周福当朋友,现在居然他也来对付自己。

    想到这,赵东阳收起笑声,冷眼盯着周福道:“周大哥,我这么叫你一次,刚才你说的话是你自己意思,还是你师父教你说的。”

    周福明白只要自己开口认下这件事,他和赵东阳的交情就算完了,短短数月来两人在一起没有几天,可赵东阳的为人以及高超的风水玄功都让他年年不忘,说实话他也于心不忍,但师父和几位师兄弟都一口咬定赵东阳勾结国外邪教要一件危害极大的事情,而且证据确定,又不容他不信。

    想到这,周福长吸一口气道:“赵先生,刚才的话既是我师父的意思,也同样是我的意思,我知道你玄功高超,但我们这么多人,你是不可能逃走的,你还是认了吧,只要能交出支票,把问题交代清楚,我们还是好兄弟。”

    赵东阳点点头,知道周福这是为自己好,可自己什么事情都没做,又让交代什么。冷笑一声,赵东阳道:“既然这样,也就是说无论我怎么解释你们都不会相信了?那好吧,我只问你们一个问题,就算我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你们又凭什么抓我,好像你们还没这个权利吧。”

    周福身后的几个认互相对视一眼,同时大笑起来。“哈哈,只要你认了就好,至于凭什么抓你,嘿嘿,今天就让你知道知道。”说着,那个之前说话的粗壮中年人从怀里掏出一张卡片丢在赵东阳面前。“你好好看看吧,我们风水协会,全国800多家分会,数十万成员遍布全国,就算『政府』也要给我们几分面子。”说话时,几人都不约而同脸『露』傲气。

    赵东阳拿起卡片看了看,见正面是持卡人的姓名、职务,所在的分会,背后则是一个八卦图案,以及风水协会的宗旨。

    赵东阳轻声念道:“吕林,xx省风水协会副会长,好大的官啊。”

    赵东阳放下卡片,看了看周福,又看了看张得寿,半天才道:“各位,不管你们相信也好,不相信也好,勾结邪教的事情我绝对不会做,所以今天我不会跟你们去任何地方,至于那张支票是我合法所得,也同样不会交给你们,如果你们不相信,可以去报警,就凭你们还不配。”

    就在说话的同时,赵东阳一挥手把握在手里的55算筹按照“无相阵”全部打了出去,而针眼的位置正对着吕林。就听“哎呀”一声,吕林扑通一声,仰面跌倒。

    赵东阳就等这个时候,见众人都去注意吕林的时候,赵东阳运起可怜的一点内力,足尖一点地,飞身向门外跑去,按照他的想法,这些人玄功虽高,可一定不熟悉“无相阵”,只要能阻挡他们哪怕几秒钟,自己就能跑到门外,到那时混在街上的人群里就算安全了。

    可他还是错了,他忘记了还有一个甘阳子,就在赵东阳身体刚一动,甘阳子的右手也动了。就见甘阳子右手连弹三下,三道金光直奔赵东阳脑后『射』来,速度之快比子弹也差不了多少。赵东阳再想躲已经来不及了。

    就听背后“嗖、嗖、嗖”三道劲风袭来,就感觉好像被火车连撞了三次一样,剧痛直刺大脑深处,赵东阳不由一闭眼,心道:“完了,这老道好快的身手。”

    可等了一下,赵东阳却发现除了头有点晕外,好像并没有死掉,不由的万分奇怪,但不容他多想,背后的周福等人已经各挥法宝冲了上来,赵东阳收起杂念,再运内力,几步来到门外,专找人多的地方跑,直跑的浑身是汗再也跑不动了赵东阳才稍微慢了下来,回头左右看了看,确定再没有人追来,赵东阳这才停下来大口的喘气。

    见旁边是间冷饮店,赵东阳走了进去,一个漂亮的服务生立刻过来道:“先生请问你几位,需要点什么吗?”

    “就我一位,随便来点喝得。”

    服务生答应一声便进了里屋,片刻又转身出来,不过手里多了一个想小水桶一样的东西。

    “先生,请慢用。”服务生放下水桶就要离开。

    “等等,你这是什么东西?不会是让我喝的吧。”

    “对啊,这是我们今年这里最流行的饮品,你来得机会还好,这已经是最后一杯了,怎么,有问题吗?如果不要的话,我可以给你换一种。”

    “算了,算了。”赵东阳挥手打断,喝什么已经不重要了,他现在最需要的是好好静一静,想想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几口冰凉甘甜的饮料下了肚,赵东阳有些发昏的脑袋变得清醒起来。“咦,对了,为什么刚才甘阳子的攻击下我一点伤都没有呢?”见收款台上放着一面小镜子,大概是服务生的化妆镜,赵东阳也不客气,伸手拿过来对着照起来,一照之下,一切全明白了,原来赵东阳得以侥幸无恙,全是那些长在他头上一样的小方洪兽所赐。

    轻轻的把三枚铜钱从小方洪兽身上取下,几条早已死去多时的小方洪兽也脱落了下来。捧着几根面条一样的小方洪兽,赵东阳心中不觉一阵的伤感,见这几条小方洪兽已经依稀有了它们母亲的模样,想来用不了多久便会如那条山洞中中的神兽一样叱咤天地,可如今为了保护它们名义上的主人却早早的夭折了。

    赵东阳把小方洪兽装进衣袋里,又『摸』了『摸』头上还有的七八条柔软的小方洪兽,赵东阳心中默默的道:“小方洪兽啊,之前我没有好好对你们,可过了今天你们就是我最好的战友,既然有人要害我们,我们就要让他们尝尝我们的厉害。”

    赵东阳想完,把剩下的饮料一口喝完,也许是饮料的作用,赵东阳突然感觉全身上下都充满了力量,而脑中却异常的清醒,他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又检查了一下自动回收回来的算筹一枚不少,赵东阳拨通了一个熟悉的号码。

    “喂……”

    傍晚时分,“大漠风情”里没有想往日一般热闹,店主早早的便放下卷扎门,打出了“内部装修”的字样,但在店内,却并没有一点装修的迹象,相反店内灯火通明,正中的一张园桌旁坐了九个人,每个人都是一脸的神『色』凝重,像是在等候什么人。

    就在这时,后门处一阵脚步声,一个矮胖的中年人走了进来,在众人脸上扫了一眼,走到正中的一个道装老者面前道:“甘会长,我刚才已经派人调查过了,那小子并没有回学校,他寝室的几个朋友也不知道他的下落。”

    甘阳子一愣,道:“那他会去哪里?我的感觉不会错,他绝对没有出城,周福,你和他最熟,本市他还有什么落脚之处?”

    周福忙道“我听说他和远东集团的佟凯最近走的很近,会不会躲在了他那里?”

    还没说完,头上缠着厚厚的绷带的吕林已经粗暴的打断。“不会在佟凯那里,我来之前已经派人缠住了佟凯,而且我的人就在远东大酒店里,我出现的话绝对会通知我的。”

    甘阳子冷笑几声。“这小子到还真够机灵的,竟然能躲开我们的视线。”

    吕林道:“师父,你不用担心,我们分会在这里还有点实力,只要他不逃出本市,我一定能把他揪出来,只要让我抓到他,看我不把他皮拨了。”吕林身为分会的副会长,一向受人尊敬惯了,今天当着众人的面吃了赵东阳的大亏,自然恨透了赵东阳。

    甘阳子摇摇头,叹了口气道:“哎,我倒不担心他逃出去,只是担心他身上到底还有多少秘密,光一个上阶法器就够让人吃惊了,居然可以受我三枚朝阳手安然无恙,我怕除了我你们没人会是他的对手,要是周福没有把蝙蝠2号上交给总会就好了。”

    周福一听,不由脸一红,把头低下,轻声道:“师父,是我错了,我的事包在我身上,今晚我就去找他,明天一早如果不把他带回来,你拿我是问。”

    甘阳子想了想,知道周福的“五子勘阳手”已尽得他真传,尤其在寻人找物上更是青出于蓝,周福既然敢这么说自然有他的道理,想到这甘阳子道:“既然如此,周福今晚就辛苦你,不过你一个人我不放心,让小林和得寿帮你,记住一句话,做事一点要隐秘,只要他能答应交出支票,其他的事好商量。”说着轻轻拍了拍周福的肩头。“小周,我们xx省的风水协会的前途就看你的。”

    周福顿时感动了几乎眼泪都要掉了出来。“师父,你放心吧,吕师弟,张师弟,我们走。”

    等周福三人走后,甘阳子摇摇头,他们倾一省风水分会的精英来对付一个年轻后辈,不管是为了什么总是好说不好听,所以才让周福做事隐秘。而且他知道他们说赵东阳勾结国外邪教这件事漏洞其实很多,最起码证据就不充足。可甘阳子转念又一想,给他们传话之人在风水界也是响当当的人物,绝对不可能骗他,再加上赵东阳手中的五亿,有了这笔钱,他们的分会一定会实力大增,用不了几个月就会一跃成为全国数一数二的大分会,到风水卦比大会分会会长相见之时,自己脸上也多有增光。说起来这也是为整个风水界作出贡献,想到这甘阳子顿时觉得自己的形象高大起来,一些不怎么光彩的事情也就显得不那么重要了。不由仰天长叹一声,轻声道:“祖师爷,希望你能体谅我的这片苦心啊。”

    说完,对手下道:“大家劳累了一天,都早点休息吧,葛江,你安排一下大家的住宿,下午抓到了那对父子很可能是我的朋友,和我安排到一个房间。”

    那名矮胖的中年人立刻道:“那两个人中了我们的『迷』『药』,到现在还没有醒,我看由我看护就行了。”

    甘阳子摇摇头。“我不是怕他们跑,而是担心赵东阳会来救他,你不用多说了,按我的话做就是了。”

    葛江道:“既然这样,师父,各位师兄弟,请跟我来吧,我哥哥已经安排好了一切,为了不引起众人注意,把大家分别安排在了4间酒店,师父你看怎么样。”

    甘阳子点点头。“这些人情世故你比我老练,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好了,大家走吧。”说完起身当前走了出去。

本文网址:http://www.longtengshu.cn/book/0/346/22561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longtengshu.cn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