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斗法

推荐阅读:流氓异界行大学流氓流氓公爵流氓足球经理爱情游戏:恋上一个流氓流氓大英雄流氓天下都市流氓将军重生之流氓少爷剩女撩人:狼君很流氓

    第六章 斗法

    这葛江、葛山就是“大漠风情”的老板,在本市混了十几年,也算得上本地的头面人物,给众人安排的4间酒店全部是本市三星以上的会所,为甘阳子安排的更是重金难求的总统套间。

    看着华丽的房间,甘阳子一直紧绷的老脸终于有了一丝笑容。“小葛,辛苦你们兄弟了,这次事成之后,你们也不用在这里当老板,随我回山上去吧。”

    葛江终究是个风水师,专研相术才是他的追求,虽然现在也是甘阳子的徒弟,但和山上的师兄弟比起,所学的太有限了。一听甘阳子的话,他顿时喜上心头。颤声道:“谢师父,你老好好休息吧,我也去打探一下消息。”

    又亲自把其他师兄弟安排好,葛江会合了他哥哥葛山,乘了专车向“大漠风情”驶去。

    一上车葛山就抱怨道:“他妈的,不就是比老子多学了几年的相术,有什么了不起,居然非要住总统套房,你也不想一想,你是什么身份,够资格住吗。”

    葛江一笑:“大哥,你这是和谁生气呢?”

    “还能有谁,不就是我们那些山上的师兄弟,刚才非『逼』着我要开总统套间,把我当成什么了,他们的奴隶?”

    “呵呵,大哥,你就让他们猖狂吧,等这件事完了,有他们好受的时候。”

    葛山不由奇道:“哦,这话这么讲?”

    葛江神秘的一笑,压低声音道:“刚才师父已经向我承诺,这件事办成之后,立刻把我们带回山上,正式传授我们玄功相术。”

    “真的?”葛山一听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却忘了是在车里,头重重的碰在了车顶上。可脸上的笑容却没有减少一点。“老弟,你刚才的话可是真的,没有拿我开心吧。”

    “这么会,你什么时候见我在大事上和你开玩笑了。”

    “哈哈!”葛山长笑一声,一把抱住葛江。“我的好兄弟啊,我们哥俩终于熬出头了,再也不用在这鬼地方充掌柜了,哈哈。”笑完,葛山大手一挥。“司机,我们现在不回饭店了,直接去李子明,李局长家。”

    葛江不解的问道:“大哥,你这是干什么。”

    “嘿嘿,虽然周福那老小子寻人找物有一套办法,但在本市说道真正的找人行家却不是他,而是李子明。”见葛江仍是一脸茫然,葛山继续道:“老弟,虽然师父张了这个口,但我们没有立功,我总是心里不踏实,你想想,要是我们让李局长发一张通缉令,姓赵的小子还不是手到擒来,到那时候,师父他来人家就是想反悔也没机会了。”

    “高啊,大哥,我这么没有想到,对,就是这个办法,司机,你开快点。”

    黑『色』的奥迪在夜『色』的掩盖下飞驰而去,不一会市『政府』的住宅小区已经遥遥在望,只要在穿过前面的一条小巷就是。

    葛氏兄弟正在心中盘算着该出多少钱买这一张通缉令好,飞驰的汽车突然“吱”的一声急停了下来,把兄弟二人吓了一跳。

    葛山望了望窗外,诧异道:“司机,你干什么停车,李局长家还没到啊。”

    “山哥,前……前面的好像有有人。”

    “有人?”葛山『揉』了『揉』眼睛仔细张望了一下,确实看到前面的路中间有个模模糊糊的人影,正好把路当住。

    “妈的,那里来得死乞丐,司机,你去把他拉到路旁。”葛山说完,却发现司机动也没动,仔细一看发现司机竟然浑身发抖,不成了人样。

    葛山咒骂了一声“胆小鬼”,开门就要下车,却被葛江一把拉住。“大哥,我感觉情况有点不对劲啊,要不我们换条路。”

    葛山一把随开葛江的胳膊。“拉到吧,哪有那么的情况,多绕那几公里路,天也快亮了。”说完“砰”的关上了车门,大步向白影走去。

    葛山虽然说得硬气,但心里却加了十二分的小心,一边走,一边把口袋里的掌心雷掏了出来,虽然他名义上是甘阳子的徒弟,但几年来一直忙于经营“大漠风情”真正的风水相术却没学到什么,到了关键时候,还是觉得手枪比较可靠。

    几步之下,葛山已经来到了白影近前,就见一个女子趴在地上,从背影看年轻不大。葛山用脚踢了踢女子。“喂,你怎么了,能听到我说话吗?”葛山问了两次,地上的女子没有半点动静。

    葛山又凑近了一点,立刻问道女子身上一股浓烈的酒气,葛山不由心中一松。心道:“他妈的,原来是个醉猫,害的老子紧张了半天。”想着把掌心雷装进口袋,腾出双手就去抓女子的衣服。

    就在葛山手指快要碰到女子衣服的一刹那,地上的女子猛地扬起头,飞快的在葛山腰间点了一下,葛山就感觉全身和触电一般,紧跟着什么也不知道了。

    车上的葛江,在葛山一下车,眼睛就没有离开过葛山的背影,眼看着葛山走到安全走到女子跟前,然后弯下腰去,葛江才把心放心,可是让他奇怪的是,等了足有一分钟,葛江仍然保持着弯腰伸手的样子,再没有其他动作。

    葛江就觉得有些奇怪,打开车门冲葛山喊道:“大哥,那里怎么样,赶快把人拉到一边我们还要赶路。”可喊完话,葛山仍旧是一动不动,葛江有些坐不住了,心说:“难道是大哥发现了什么特殊情况。”

    想到这,小跑着来到葛山近前,没顾得上地上的白影,先看了看葛山的脸,发现他竟然双眼是闭着的,葛江差点没气乐了。晃了晃葛山的肩头道:“大哥,你这是这么了,困了你先回家睡,李局长那里我一个人……”

    可没等他说完话,地上的女子已经“倏”的从地上弹起,故技重施,在葛江腰间轻轻一点,葛山的的旁边又多了一具木偶。

    女子缓缓的从地上站起来,在两人的口袋里『摸』索了一阵,看了看他们的身份证,然后重新又装了回去,看了看这个,又瞧了瞧那个,女子拍了拍双手,一张惊艳绝伦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确认事情已经办妥,女子掏出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小东,你真的好厉害啊,葛氏兄弟果然从这里经过,我已经点了他们的『穴』道,保证他们一觉睡到明天清早,你该怎么奖励我啊。”

    电话里一个年轻的声音传来。“嘿嘿,早给你想好了,‘得蒙’新款风衣一件。”

    “不行,我要两件。”

    “好,好,就两件。”

    “嘻嘻,就知道小东最大方了。”说话的正是侠女和赵东阳。

    侠女说完,收起笑容道:“小东,他们还带有了司机,怎么处置,要不要也一起点了。”

    “不用了,那人我算过,他最胆小如鼠,你扮鬼吓吓他,正好让他带葛氏兄弟回去,办完后你休息一下,赶在十二点整在滨海路把周福和张得寿抓住。”

    “明白。”侠女答应一声挂上了电话。黑暗并不影响她的视力,偷眼看了下不远处的汽车里司机,果然和赵东阳说的一样,已经吓的不会动弹。

    侠女心中暗赞赵东阳测算的精准,同时笑脸如花的走向了奥迪车。

    赵东阳刚挂了侠女的电话,手中的电话又开始震动起来,赵东阳看了一下上面的号码,『露』出了微笑。“你终于来电话了。”

    按下接听键,里面马上传来谭勇焦急的声音。“赵老弟,你到底搞什么啊,为什么一直打你电话都不通,你和小亮去哪里了,吴雪都要急疯了。”

    赵东阳愣了一下,马上明白吴雪大概就是小亮的母亲。忙道:“谭大哥,你一点救救我啊,我快要死了,小亮也被他们抓走了。”

    “啊,什么!”谭勇一听不由大惊失『色』,谭勇四十多岁了还没有孩子,一旦和小亮母子重逢,心中的喜悦可想而知,而且小亮还关系到他现在太太的生育问题,让他如何不着急。沉默了许久,谭勇才冷静的问:“赵老弟,你先不要着急,慢慢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赵东阳心中暗赞,不亏是谭勇,这么快就能恢复冷静,于是也不隐瞒,而且也就没什么好隐瞒的。就把甘阳子为什么找自己,又如何『逼』迫自己交出支票的事说了一次。

    “他妈的。”谭勇破天荒的骂了句粗口,“这帮家伙,还把『政府』放不放在眼里,给你们面子是民间传统学者,不给你们面子不就是一帮江湖骗子,居然敢在太岁头上动土。”发泄完毕,谭勇又想了想,问道:“赵老弟,这么说凭你的卦象推测,小亮现在就在远东大酒店是不是?”

    “没错,我已经和我那位同时被绑架的的兄弟联系上了,谭大哥你放心,我保证小亮一点事情也没有,只是他们冲我来怎么样都可以,可小亮还是孩子他们就能下这样的毒手,这委屈我们不能白受啊。”

    不能赵东阳说完谭勇已经打断道:“好了,不要说了,这笔帐我迟早会和他们算的,赵老弟,我知道你足智多谋,你说怎么办吧。”

    赵东阳心中一喜,他等的就是这句话,今天他虽然侥幸逃脱了,可他不敢保证明天能不能逃掉,还有后天,下个月,以后总不能这样躲躲藏藏过日子吧,所以赵东阳决定,就在今晚和甘阳子等人做个了结,一旦出手,让他们再没有翻身的机会。

    念头一闪,赵东阳已经有了主意。“谭大哥,既然如此,我们这样……”

    听完赵东阳的话,谭勇倒吸了一口冷气。“老弟,我们这么做是不是太恨了,没必要这样赶尽杀绝吧。”

    “谭大哥,你不能再犹豫了,如果你这次放走他们,谁知道他们以后会不会再来,小亮又是见过他们的证人,我是担心小亮今后的生活啊。”

    谭勇一听小亮,压下的怒火又重新被点燃了起来。“好,赵老弟,就按你说的做,我现在就去给李子明打电话。”

    听到电话里的忙音,赵东阳挂上了电话,刚才还在脸上的笑容随着夜越来越深,一点点的消失,不见,最后连整个人都完全隐藏在了黑暗里。

    赵东阳本以为经过从山洞中死里逃生的磨难之后,他已经不会发怒,可他现在知道自己错了,而且错的那么严重,如果他的怒气是火焰的话,那现在全城将变成一片火海。

    他到现在都无法相信,究竟是谁,或则是什么势力给予了甘阳子这样的权利,在他眼中,法律、人权、被判和尊严还不如他的一句话管用,他就是生于死的主宰,他就是对与错的裁判,而他能拥有这一切,恰恰是因为他是一名风水高手。

    突然间,赵东阳觉得有些茫然,自己潜心参悟相术玄功究竟是为了什么,如果是为了得到凌驾于一切的权利,那他宁可不要。

    不知什么时候,手里的算筹已经悄悄变成了一把三尺长的开山巨刀,只是和往日不同的是,开山刀上面好像还蒙着一层薄薄的青纱。也许是刀上的杀气,赵东阳面前的床榻上的佳人有所察觉。

    赵东阳赶紧把刀又化成法杖的模样收好,轻轻的问了声:“雷老师,你醒了吗?”

    “是啊,刚才我做了个奇怪的梦,梦到我突然变成了武林高手,正在和一伙大盗厮杀,可正打的高兴,突然发现自己满手、满身都是鲜血,于是就被吓醒了,赵东阳,你说这是不是这么不好的兆头啊。”

    赵东阳莞尔一笑:“雷老师,你不要『乱』想,解梦我还是有点心得,大盗是象征着人生的各种艰难险阻,你和他们厮杀说明你为人正直,敢于面对各种困难,而满手大红的鲜血则说明你的事业会在你克服困难之后蒸蒸日上。”

    “呵呵。”赵东阳说完,雷捷不由笑出声来。“赵东阳,你什么时候变得嘴这么甜了,不会是编出来哄我开心吧,不过你这么一说我确实心情好了许多。”

    “我哪里是胡说,这都是真的啊,刚才我还和医生沟通过,他们讲,只要这周你病情没有变化,你就可以出院了。”

    雷捷眼睛就是一亮。“真的?那可太好了,住医院这么久,没病都要憋出『毛』病了,这下可好了,正好赶上开学,但愿不要耽误太多课程才好。”

    赵东阳看看表,发现已经十一点多了,自己设置的几处障碍想来周福已经破掉了,该是自己的出手的时候了。

    想到这,赵东阳为雷捷盖好被子。“雷老师,今天不早了,再不回去寝室就要关门了,你好好休息,过两天我再来看你。”

    “哎呀,我这么把这事给忘了,你快走吧,不要管我了,记得下次来带田雅丽一起啊。”

    “知道了。”赵东阳含糊的答应了一声,起身走出了病房门。

    下午离开冷饮店后,赵东阳没有回学校,也更没有去佟凯的酒店,他知道那些地方一定已经被人监视了。想来想去,与其在街上『乱』晃,不如去一个他们谁都想不到的地方,于是赵东阳用阵法隐藏了自己的行踪之后,选择了联合医院。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步棋算是下对了。

    就在赵东阳刚刚走出医院,在医院对面的草丛中刚藏好时,一辆计程车也飞奔而来。

    周福和他的名字一样,一向是很有福气的,只有极少数情况例外,而今天就是其中的之一。

    只从和甘阳子夸口当晚找到赵东阳的踪迹,周福和吕林、张得寿三人草草吃过晚饭就开始在全市转悠。

    刚开始没多久,周福很快的从卦象上判断出了赵东阳的踪迹,看得出赵东阳行动速度很快,大约是坐车逃亡,周福点点头,怪不得在寝室和佟凯的酒店找不到赵东阳。

    把这个情况告诉给吕林和张得寿后,三人马上坐上计程车直奔卦象上赵东阳的位置而去。

    一路上,在三人的软硬兼施下,计程车司机一路连闯红灯,终于赶在警察追上前,也把卦象上显示赵东阳所在的计程车拦了下来,正当吕林大言不惭的向警察辩解他们在抓拿一个逃犯时,计程车上走下的一个病怏怏的老太太让他们傻了眼。

    周福立刻明白,他们中计了。

    排除了这个虚假的卦象后,周福继续寻找赵东阳的踪迹,也许是运气真的很好,在他们无意间走到一座破烂不堪的小区时,周福竟然从卦象上再次发现了赵东阳踪迹。

    这次几人吸取了上次的经验,从卦象上在确定出赵东阳并没有逃跑的迹象后,三人围着小区转了两圈,一致认为这里很适合藏人。于是三人把所有赵东阳可能的逃跑路线封死之后冲进了其中的一件住户。

    可让他们想不到的是,房间中却是一伙荷枪实弹的毒贩,从当时的情况看,好像是刚把某个重要人物从医院接出来。

    双方一见面,一句话都没说就站在了一处,好在三人都是风水界有名的高手,在实力不敌之下,只受了一点轻伤终于活着离开,那伙毒贩见他们不是警察,也不象是黑吃黑,也就没有继续追杀了。

    好在周福涵养深厚,两件事明显都是中了赵东阳的计谋,可他仍是心平气和,排除了小区的可能,继续寻找赵东阳的踪迹。

    而这次,直把大半个城市都转了一次,别说真的赵东阳,就连假的也再没有发现。

    周福和张得寿还没什么,吕林已经不干了。一边走一边嘟囔着:“老周,寻人不是你的拿手好戏吗,都已经深夜了,我们还要走到什么时候啊。”

    “快了,再有几个小时我们就能把全城走完,到时候赵东阳就是长了翅膀也飞不出的我的勘阳手。”

    吕林一听头就大了。“天啊,还要走啊,别说几个小时,再走几分钟我就要累死了,不走了,说什么我也不走了。要走你们走,这功劳我不要了。”

    周福不由摇摇头,这吕林平时看着威风八面,现在却如此的不堪,不由心生鄙视。“老吕,你最好还是坚持一下,这次的任务可是师父亲自点名点到你的,如果你半途而废,万一出了什么问题,师父那里我们可没办法交代啊。”

    一听师父,吕林换了副笑容。“老周,你这是哪里的话,我怎么会半涂而废,实在是走不动了啊,要不我们雇一辆计程车,让司机开慢点也一样。”

    周福想了想,又看了看吕林,知道他是真的体力不支了,于是点头道:“既然这样,那好吧,我们就拦辆车,先把主要街道找完,最后的小街小巷我们再步行。张师弟,这样可以吧。”

    张得寿虽然继续步行还是可以坚持的,但能有车坐自然愿意。“全听师兄吩咐。”

    吕林连忙道:“好,好,这样最好了,劳逸结合吗。”见有车可坐,吕林立刻来了精神,殷勤的拦了辆计程车,招呼周福和张得寿坐到车上。

    让周福怎么也想不到的是,就在周福等人刚坐到车上,还没启动,一直没有显示的“勘阳手”突然有了反映,从卦象上看,赵东阳的踪迹就在这辆车上。

    周福不由吃了一惊,可忙上想到这一定又是赵东阳做了手脚,立刻用勘阳手缩小了堪测范围,很快就在出租车的坐椅下翻出来一道灵符,只是上面的能量已经变得很微弱,如果不是凑巧坐到了上面,根本不可能发现。

    吕林一见,立刻对司机一顿拳打脚踢,追问之下,才知道这辆车最后的停靠地点是在联合医院。

    周福一听,顿时一切都明白了。心中暗骂自己糊涂,接连两次失误都和病人有关,早就应该想到赵东阳藏在医院之中,那里出租车出入最多,赵东阳想要做手脚简直轻而易举。现在如果不是吕林临时决定坐出租车,这个问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发现。只是他想不明白,到底赵东阳用了什么办法,可以把自己踪迹完全隐藏起来。

    看现在不是多想的时候,周福立刻让司机往联合医院方向开去,就在他们感到医院的时候,刚赶上赵东阳提前一步出来。

本文网址:http://www.longtengshu.cn/book/0/346/22561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longtengshu.cn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