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灵异小说 > 神算天师 > 第七章 成王败寇

第七章 成王败寇

推荐阅读:流氓异界行大学流氓流氓公爵流氓足球经理爱情游戏:恋上一个流氓流氓大英雄流氓天下都市流氓将军重生之流氓少爷剩女撩人:狼君很流氓

    第七章 成王败寇

    周福三人站在医院面前并没有立即进去,而是各使法宝先将医院内部的交通要道勘查了一次,三人几乎同时道:“一共三个出口。”

    吕林显得有些兴奋,轻声对周福道:“周师兄,这次你说会不会又是赵东阳的诡计。”

    “绝对不会,从种种迹象表明,赵东阳绝对就在医院里,我们三个人分头行动,一人负责一个出口,你们两个守好出口不要动,我从正门进去引赵东阳出来,你们一见我的信号,立刻动手。”

    张得寿眉头一皱。“师哥,不是我不相信你,只是今天赵老弟的玄功你也看到了,你不一定是他的对手啊,我怕你一个人进去会有意外。”

    周福拍拍张得寿的肩头道:“师弟你放心好了,我看赵东阳这人比较念旧,虽然今天他和我已经断了情意,但我想他一定不会对我下毒手,而且我是去引他出来,也会尽量避免和他正面冲突的。”

    张得寿见周福心意已决,也就不再多说,只淡淡的嘱咐了一句:“小心点。”

    周福点点头,冲进了联合医院的楼里。

    三人对话,在不远处的赵东阳听得清清楚楚,心中冷笑:“周福你猜对了,赵东阳确实比较念旧,所以才让其他人对你下手。”

    想完,赵东阳悄悄的掏出了电话,等电话通了,轻声道:“五哥,可以动手了。”

    张五独特的粗犷嗓音立刻从里面传了出来。“嘿嘿,赵先生,终于等到你的电话了,他们做梦也没想到我会是装的吧。”

    “五哥,还是小心一点,不要大意,那个老道可不好对付。”

    “有什么不好对付的,被我当头两拳就打蒙过去了,现在被我绑在床上,我倒是担心一会火着起来,那老头不会跑不掉活活被烧死吧。”

    赵东阳一愣,一直担心的事情,居然被张五这么轻松的解决掉,真有些意想不到。“呵呵,放心吧,米乐干这个是专家,她说过这次的炸『药』都是响声大,危害小,应该问题不大。”

    “恩,这样就好,那我去动手了。”

    就在周福刚跑上联合医院的二楼,还没来得及打开一扇病房门,他就听见一声远处一声巨响传来,不光周福一个人,全市人民一半以上都让这巨响从梦中惊醒,就在人们弄不清楚是怎么回事的时候,紧接着第二声,第三声巨响从远处传来,而且一声响过一声,再然后就是全城到处一片的警笛声响起,任何人知道出大事了。

    周福知道自己又中计了,而且从远处的火光的位置看,竟好像是师父所在的酒店。周福吃惊之下,再顾不上寻找赵东阳,一边向吕林和张得寿发出信号,一边飞一般的冲下楼去,可直到了门口也没见到两人的身影。

    周福情知不妙,绕到另两个出口处,一眼就看到了躺在地上的吕林和张得寿。周福身体一晃,险些昏了过去。

    支撑这身体走到两人近前,探了探两人的脉搏,发现脉搏跳动正常,这才放下心来。

    左右看了看,周围连一个车影也没有,周福知道想带走两人是不可能了,心中挂念着师父的安慰,周福犹豫了一下,转头沿着滨海路向远东大酒店的方向奔去。

    可还没跑了几分钟,一个绝『色』美女突然出现在路上,挡住了他的去路,正是早已在这里等候的侠女。

    侠女看着慌慌张张的周福,按照赵东阳交代话柔声道:“请问你是周福,周大哥,我家小东说了,你现在去也救不了你的师父,所以让我劝你不要去了,免得白白赔上一条『性』命。”

    “滚开,你马上从我眼前消失。”周福咆哮道:“就算赵东阳亲自来也别想拦住我,何况是你。”

    侠女依然是笑『吟』『吟』的说:“周大哥,你知道为什么小东让我来吗?呵呵,因为我比他的武功高。”话音刚落,侠女的身体已经化成一条影子扑向了周福。

    可叹堂堂风水高手周福,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已经被侠女点中了『穴』道,昏倒在地。

    远东大厦的楼下,十几辆三菱警车的簇拥下,一辆黑『色』奥迪稳稳的驶了过来,车门一开,一个粗壮的警官从车中走了出来。

    佟凯立刻从里面接了出来。“李局长,这么晚了还有公干要忙啊,真是辛苦,我替全市人民向你致敬了。”

    来人正是李子明,李子明笑道:“哈哈,佟老板真会说话,这些都是我们应该做的,倒是打扰了你的生意,又把你从梦里叫醒真是不好意思。”

    “哪里,哪里,配合警察行动是我们应尽的责任。”佟凯说着把手伸向了李子明。

    后者也很随意的和佟凯握了握手,可如果在他们握在一起的手旁边架起一架摄像机,就会发现,就这么一握之下,一张小纸条已经由佟凯的手传递给了李子明的手。

    如果再能把纸条打开,摄像机还会忠实的记录下,这张纸条上印着“汇丰银行”的公章,上方还有一串常常的阿拉伯数字。

    李子明感到手中已多了一物,微笑着向佟凯点点头。“那我就替警局谢谢佟老板,还有你的兄弟。”说着李子明放开手,随即把手放进了口袋。“佟老板,该日再和你聊,上面的嫌疑犯据说很凶残,我得马上走了。”

    说完右手从口袋里抽出,冲后面得警员们一挥手喝道:“兄弟们,跟我上。”说着,身先士卒冲上了位于远东大酒店二十层的总统套房。

    经过一夜的惊魂,恢复了平静的城市里,人们争相抢购当天的晨报,在报纸的头版头条,一则新闻让市民感到又是震惊又是惊喜。“本市警员重拳出击,一举捣毁跨省犯罪团伙,少年人质成功获救。”,新闻还配有一张大幅图片,李子明局长身先士卒的形象在黑白张片上显得异常的高大,旁边的小亮也显得非常激动,大约是在夸奖警员们的神奇。

    而在另一副豆腐块般的张片上,一个头发凌『乱』的道装老者却被大多数人匆匆一瞥而过,只有极个别细心的人发现在图片旁边写着一行小字:“首犯甘阳子落网”。

    一场风波就这样悄悄的平息过去了,就连老天也感应到了这一盛事,阴沉了十几天的上空终于洒出了一抹阳光。

    而这时的赵东阳,正单手遮着头,坐在学校的大礼堂中听着每学期开始的必备功课——开学典礼。

    “同学们,今天对于你们是一个特殊的日子,因为今天你们又在大学校园了又走过了一个学期,短短的半年时间,你们的人生经历得到了丰富,文化知识得到了充实……”

    听着听着,校长的身影在他眼里开始变得越来越模糊。

    “最后祝愿大家能在新的学期里再接再厉,迎接更大的胜利,谢谢大家。”

    好像约好了一样,雷鸣般的掌声顿时响成一片,不知是不是真的,校长的表情看起来很激动。不过不是因为这掌声,而是因为他看到赵东阳站了起来正对他笑。

    散会之后,同学们好像生怕在礼堂多呆一分钟一样,纷纷涌向门口,只有赵东阳依旧坐在凳子上没有动,当然还有『主席』台上收拾东西的校长。

    几分钟的时间,礼堂里已经走得干干净净,校长走到赵东阳旁边坐了下来。“赵先生,昨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那几声巨响可把我吓的不轻。”

    赵东阳一愣,见校长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明白他恐怕已经知道了事情的大概。“嘿嘿,有些不太欢迎的朋友,总得想办法送送他们啊,没想到搞得太隆重了。”

    “呵呵,是啊,确实够隆重,全市人都知道了,从今天起,你的大名可要如雷贯耳了。”

    “校长说哪里去了,这全是校长的教导有方,以后还要多支持啊。”

    一番客套的开场白后,赵东阳收起了笑容,左右悄悄看了看,确定周围没有人,从口袋里掏出早就准备的一张支票递了过去。压低声音道:“老校长,这是修建水库你的那一份,你看看数字对不对。”

    校长一见忙把支票接了过来,一边道:“这么选在这里,让人看见就麻烦了。”说话间瞥了一眼支票上的数额不由大吃一惊。“怎么会这么多,2亿是不是有点多了。”说着又要把支票递还给赵东阳。

    赵东阳一把按住。“嘿嘿,有什么多了,校长本来就应该得这个数,如果不是还要分给谭勇一点,还会比这个多,我这个你最清楚,有钱大家一起赚,这样才能大家发财,自己发财啊。”

    校长笑了笑,这才把支票收好。“赵先生高明啊,说实话别看我年长你几十岁,可论起这份气度真得比不上你,自家兄弟我也不和你客气了,有时间来家里玩啊。”

    “最近恐怕不行,一来有几件事要处理,二来刚刚发生这件事,我想风水协会那边一点不会善罢干休,你最好不要让人知道我们之间的关系。”

    见校长急着要打断,赵东阳摆手道:“校长,你不要误会,我不是怕连累你,我是怕到时候万一出事,连最后一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

    校长这才点点头。“这还像句话,以后再发生什么事一定要先和我商量一下,千万别想昨天这样了,我别的本事没有,几十年的咸盐可还没白吃。”

    “知道了,你这唠叨都快赶上我妈了,改天电话联系。好了我们赶紧走吧,让人看到就不好了,你从后门走。”

    校长点点头,左右看了看,好像没有发生什么事一样,一改方才热切的表情,拍了拍赵东阳的肩头。“这位同学,这么还在这里睡啊,小心着凉。”说完,不慌不忙的从后门走了。

    赵东阳心中好笑,这老校长,还真能装。

    回到寝室,小胖他们照例不会在白天看到人影,只有米乐一个人在。见赵东阳回来,立刻跑了过来,眼睛里一闪一闪的,小声道:“赵东阳,昨天的东西还好用吧,呵呵,我都不敢相信是我亲手做出来的。”

    赵东阳随手带上门,从口袋里把米乐的“千变”以及“紫霞剑”放在了桌上。“我的好妹妹,你可差点害死我啊,你说声音只是有点大,可最后那声音简直就像放了颗原子弹,我昨天都快被佟大哥骂死我了,还好没有炸坏什么。”

    “切,我早说过声音会很大,你应该有心里准备呀,借你东西还埋怨我,以后再也别想借了。”说着把千变带在了脖子上,“紫霞剑”则又装进了袖口里。昨天赵东阳能把行踪隐藏的一点不『露』,正是多亏了千变的功劳,而那几声爆炸声,不用想,也只有“紫霞剑”这种高科技风水用具才能做得出,只是用来爆破的炸『药』是重新制作的。

    看着带上千变之后,米乐本来鼓鼓的胸脯立刻平了下去,赵东阳忍不住伸手『摸』了一下,可手还没碰到,已经被一脸英气的米乐一掌打了回来。

    “干什么?想耍流氓?小心你的小命啊。”

    赵东阳赶快躲在一边。“大哥啊,拜托你有点演员的职业道德好不好,你现在可是男的啊,以后不会有人拍你肩头,锤你胸口你就要和别人拼命吧。”

    米乐一『插』腰道:“我看谁敢,他还想不想活了。”

    “好,好,我不和你多说了,好男不和女斗,虽然你现在也是男的,但谁让我心胸宽广呢?呵呵,不开玩笑了,我真的要出去办事,中午饭你就和小胖他们吃吧,替我告他们一下我中午不回来了。”赵东阳说完,不得米乐有何表示,转身逃一般就像门外跑去。

    米乐再后面连扑带大。“喂,赵东阳你这就想走啊,昨天的事你还没谢我呢。”

    已经在门外的赵东阳头也不回的喊道:“晚上我给你带一件‘得蒙’的风衣。”

    米乐听完,抿嘴一乐。“这还差不多。”英俊的脸庞,阴柔的笑容,如果这要是女生楼下,不知道多少女生要就此无眠了。

    从寝室出来,赵东阳没敢在校园里多呆,万一碰到熟人,在这开学之际,就绝对不是三言两句能对付过去的。

    出了校门,赵东阳先给老梁打了个电话。电话响了好半天,老梁极其不耐烦的声音才从里面传来。“老赵,你要死啊,一个学校还要打电话,有事不能晚上见面再说?”

    热恋中的男人一向对同『性』态度不好,这点赵东阳可以理解,也不生气,笑道:“你这么知道我就是找你,让你旁边的那位接电话,我有事找才女。”

    老梁立刻谨惕的道:“找她?你找她干什么!”

    “放心是公事,我可能要借她出来几个小时,保证用完原物奉还。”

    “几个小时?不行,不行,说什么也不借……哎,你别抢啊。”一阵吵闹声,电话那边已经换成了才女的声音。

    “赵先生,对……对不起,老梁就是这样的脾气,你可不要怪他啊。”

    赵东阳哈哈大笑:“我也不比你对他的了解少,不要忘了我们可是同床共枕了很长时间喔!”

    赵东阳故意把同床共枕说的很重,电话那边立刻变得一片沉默,赵东阳猜也知道,才女现在脸一定非常的红。

    “好了,好了,不开玩笑了,你现在在那里,我们出去一趟,我今天正好有点时间,所以想把卦馆的事情定下来,你那里方不方便?”

    “没问题,你现在在哪里?我来找你吧。”

    “这样也好,我就在校园的门口。”

    挂了侠女的电话后,赵东阳又给张五拨了电话,既然买了车用来充门面,那就要物以至用。

    张五开车比较快,首先到了,没用多久,才女也从校园里跑了出来,不过背后还多了一位,不用看也知道是老梁。

    “老梁,你回去吧,你总跟着我干吗。”

    “不行,我一定要跟着你,你不知道老赵这人看起来道貌岸然,其实一肚子男盗女娼,让他和你单独出去,我不放心啊。”

    才女不由赌气道:“老梁,不准你这么说赵先生,他对我家有救命之恩,再说我们认识的时候,我还不认识你呢,你再要跟过来,我以后再也不理你了。”

    说话间,两人已经走到了赵东阳近前。

    赵东阳笑呵呵的看着两人,见两人一个鲁莽,一个文静,怎么看也不像一对。

    “老赵,你看我干什么,我脸上长花了。”

    “是啊,我也想看看究竟是不是长花了,要不然才女这么好的女孩为什么就会看上你。”

    老梁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半天才说:“其实这个我也不知道。”

    一句话在场的众人都笑出了声。

    笑完,赵东阳正『色』道:“老梁我要和才女去办正事,大约下午就能回来,你放心把他交给我好了。”

    “不行,既然是正事,那我也要跟着。”

    赵东阳苦笑一声,无奈的看了看才女,后者立刻会意,开车门上来车,对赵东阳道:“赵先生,我们走吧,如果他敢跟来,我马上就和他分手。”说完还示威般的瞪了老梁一眼。“我说到做到。”

    老梁别的不怕,就怕才女和他说分手,只有眼巴巴的看着赵东阳上了车,和才女一起走了。

    望着赵东阳的背影,老梁无奈的摇摇头:“妈的,有钱就是好啊,等我发了财,也买个什么奔驰跑马开开,看你老赵还敢和我耍威风,哼!”发泄完毕,长叹一声,向小庞、叮当猫平时常去的网吧走去。

    车里,赵东阳先给张五和才女两人互相介绍了一下,之后,赵东阳把今天的安排说了。

    “今天我们主要是选一间适合开卦馆的店铺,面积不要大,地理位置不要非常繁华,只要风水好,交通便利就可以,最好位置幽静一点比较好。”

    张五听完就把眉头皱到了一块。“赵先生,你这个要求好像太宽泛了一点,这么的市里,一天时间到哪里能找到合适的店铺啊。”

    赵东阳见才女听完,并没有立刻说话,而是思索着什么,便问道:“才女,你以后就是卦馆的主持了,你有什么意见没?”

    才女点点头,从随身带的坤包里掏出一个巴掌大的笔记本。“赵先生,张五哥,我来之前就想到赵先生可能是因为这件事找我,所以我把这几个月来我收集到的情报带了出来。”说着摊开笔记本道:“这上面记录了所有全市空闲的店铺,我按照赵先生刚才说的要求给他们排了名次,因为还涉及到一个风水问题,所以我没有敢拿主意,就请赵先生你先看看吧。”

    赵东阳听完拿起笔记本看了看,就见上面对每间店铺就地理位置、风水朝向、店铺租金以及之前生意的业绩都做了详细的记载,而且根据这些选项还做了一个打分。随后翻了几页,赵东阳不由对才女的才华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才女啊,你可正是个能人啊,让你干一件卦馆的主持真是委屈了你,我想那些大公司的高级主管也不一定比得上你。”

    才女莞尔一笑。“那只能怪赵先生你这个老板太大方了,就算员工再好,也没有没工作之前就先付几十万的啊,我看任何人都会替赵先生认真工作的。”

    张五也接口道:“才女说得是啊,赵先生对我这个司机一出手都是几十万,何况你这样的高级员工,以后可要多提携啊。”

    才女冰雪聪明,早看出张五和赵东阳的关系不一般,而且瞧张五器宇轩昂,决不是一般的司机。忙道:“五哥严重了,应该是你多帮小妹才对啊。”

    赵东阳见张五又要说话,忙摆手。“好了,好了,你们两个再客气下去就要天黑了,现在谈正事要紧。才女,既然你对所有店铺都有了个基本了解,那你就说吧,你最看好哪一家,我们现在就去那里。”

    才女想了想道:“我最看好的是位于开发区的发展路旁的一家店面,那里由于是市『政府』重点投资的开发区,交通便利就不用说了,房租只要十万块一年,最难得是那里的地价有很大的发展空间,而且地处偏僻,正好符合了赵先生的要求,只是风水方面我不敢保证。”

    赵东阳点点头,开发区那里他是去过的,确实是块好地方。“好,就先去开发区。”

本文网址:http://www.longtengshu.cn/book/0/346/22561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longtengshu.cn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