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灵异小说 > 神算天师 > 第八章 风波咋起

第八章 风波咋起

推荐阅读:圣墟全职法师美食供应商神级小卖部天神诀超品相师龙王传说一念永恒玄界之门银狐

    第八章 风波咋起

    一路无话,三人很快来到了才女所说的开发区的店铺,等下了车,赵东阳不由愣住了,原来才女所说的店铺,竟然正是谭勇的初恋情人所开的茶馆。

    赵东阳还是问了句:“才女,你说得就是这家店面吗?”

    “对啊!”才女这时也下了车,等看到十几天前还是一片狼籍的店铺,现如今已经是装修一新,看样子已经有了主人。才女不由脸上微红。“这么会这样,前几天来这里还是空的,都怪老梁,每天缠着赵东阳一点时间都没有,本来赵东阳这两天就想再来看一下的,赵先生,那现在我们去下一家吧。”

    赵东阳心中好笑,这事情也太巧了。柔声对才女道:“没关系的,这说明你眼光独到,要是没有人租才不正常呢,好了,我们走吧。”

    赵东阳转身就想上车,免得等下碰到小亮和他母亲尴尬。

    可事情往往总是事与原违,赵东阳还没等拉开车门,一个清脆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叔叔,你这么来了,和谭叔叔一样也是来看我吗?这么又要走啊。”正是出来玩耍的小亮。

    赵东阳一愣,马上明白谭勇也在里面,忙道:“是啊,我来看看你,但突然想起还有些事情,等改天再来看你吧。”赵东阳现在只想赶快走掉,昨天的事情虽然办的漂亮,可那只不过是利用了谭勇的一时冲动,凭谭勇的智商,清醒过来后一定会心中不满,现在见面无异于往枪口上撞。

    可小亮哪知道他的想法,不依不饶的拉着赵东阳的手道:“不要走啊,和我再玩一会,谭叔叔一来就去和妈妈说话,剩下我一个人好无聊,进来吧,我请你们吃点心。”说着也不管赵东阳同意不同意,拉着赵东阳就望茶馆里走,一边喊道:“妈妈,赵叔叔来了。”

    里面立刻有人说话。“哦?赵老弟来了,怎么不进来啊。”

    赵东阳不由一裂嘴,看来想走是不行了,只有打起精神,向张五和才女示意了一下让他们在车里等,然后拉着小亮往里走去,一边道:“哈哈,谭大哥,我今天一早就测了一卦,知道你在这里我就赶快赶了过来,昨天的事情我一定要好好谢谢谭大哥,如果不是你的鼎力支持,我恐怕小命都要丢了。”

    几步来到茶馆里,赵东阳抬头看去,见谭勇正和吴雪喝茶聊天,看他们两人的表情轻松,看来是言归于好了。

    赵东阳冲吴雪点点头,然后挨着谭勇坐了下来。

    谭勇等赵东阳坐下,向吴雪使了个眼『色』,后者马上找了个理由支开了小亮,谭勇似笑非笑的看了赵东阳半天,这才道:“老弟,你知不知道,我差点就失去你这个好兄弟啊。”

    赵东阳一愣。“大哥,你这话怎么讲,我不是好好的吗?”

    谭勇笑眯眯的摇摇头,说道:“让你吴姐告诉你,我们刚才正说什么呢?”

    吴雪道:“其实也没什么,全是误会,老谭刚才说,从昨天的事情看,你心计太深,明明是为了救你自己,却要拿小亮当幌子,最后为你办了事,你还要做好人,所以他就说,如果你不主动和他说清楚,你们的兄弟就没得做了。”

    赵东阳一听,马上站起来,急道:“谭大哥,我昨天没和你说清楚是我的不对,但……但是如果不这样,我怕你不答应,你不知道,如果不把甘阳子抓住,他们一定不会放过我的。”

    “好了,好了,我也没有说你什么啊,现在说清楚就可以了,来,来,坐下,坐下,吴雪,再给赵老弟沏杯茶。”

    赵东阳暗道侥幸,如果不是今天碰巧来到这里,真有可能就此和谭勇的矛盾就结下了。问题既然解决,赵东阳想起张五和才女还在外面等,忙拦住吴雪道:“吴姐,不用麻烦了,我和谭大哥说两句话就走,今天还有点事要忙。”

    谭勇一愣。“你这么才来就要走啊,起码也要吃了饭再走啊,不用担心,我们不把你当间谍。”

    吴雪一听,脸顿时红了大半,轻轻拍了一下谭勇的肩头。“讨厌啦。”

    赵东阳假装没看见,正『色』的道:“大哥,我不是和你客气,我是真有事,我想开一间卦馆,正在满大街找店面,你要是不忙,也帮我想一想。”

    “你要找店铺?”谭勇重复了一遍,然后和吴雪对视一眼,哈哈大笑:“要不说我和老弟就是有缘,你要找店铺今天可算来对了,吴雪正要把二楼租出去。你要对这里感兴趣,可以到二楼看一看!”

    赵东阳一听也非常高兴,这间茶社的地理位置他还是非常满意。“大哥,这可太好了,不过我对店铺可什么都不懂,我的卦馆主持就在外面,我让她也来看看。”

    “好,好,快请进来。”

    赵东阳答应一声,把才女和张五叫了进来,同时把事情的简单情况和两人说了一下。“才女,这里的风水我看过了,非常不错,可只有二楼,会不会对我们的生意有影响,这方面我可不懂啊。

    才女对这件事也非常感兴趣,听完介绍后,想了想道:“赵先生,做卦馆生意散客其实很少的,大多数都是回头客,所以有没有一层的门市并没有太大的关系,而且这样一来还能省一笔费用,我觉得这件事可以。”

    赵东阳点点头,转头问:“五哥,你的意思呢?”

    张五讪笑一下。“嘿嘿,做生意我可不懂,你们说了算。”

    三人说着已经走进了茶馆,赵东阳给众人互相介绍之后,决定先上二楼看看再决定。

    到了楼上,赵东阳发现室内的已经是装修过的样子,可格局好像也准备开茶馆,只是桌椅板凳还没有。

    而且赵东阳同时注意到,这里的风水格局比一楼的还要好。正东、正南各一扇落地窗户把户外的阳光完全接纳进来,再加上东南方有一栋细高的大楼,和室内风水一配,正合了“飞凤朝阳局”,最适合办学、开卦馆之类的生意。

    吴雪道:“本来这里我想搞几件雅座,可是茶馆开张以来生意一直不怎么好,一楼都坐不满,所以二楼我也一直没顾得上再管,今天老谭给我出主意,说可以把二楼再租出去,我还一直在犹豫,毕竟我一个女人有很多事不方便。现在好了,如果赵老弟你能来,我可是一百二十个放心。”

    赵东阳又前前后后看了看,越看越喜欢,听吴雪说完,当即道:“好,既然吴姐看得起我,那我就决定了,我的卦馆就开在这里。”

    吴雪见赵东阳答应下来,也非常高兴。“好,够爽快,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赵先生,那你准备什么时候开张。”

    赵东阳考虑了一下,正要开口,口袋里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不好意思,我接下电话。”赵东阳接了电话只听了电话里的一句话,脸『色』顿时变了。

    “好的,你就呆在原地。”说完赵东阳来到谭勇身前道:“大哥,我寝室兄弟出了点事,我得马上回去看一下,这里的事就交给才女,她全权代表我。”说完带着张五走下了茶馆。

    一路之上,在赵东阳的催促之下,宝马车几乎飞了起来。一到学校门口,赵东阳就看见路旁蹲着的老梁。

    赵东阳下车急忙问道:“老梁到底出什么事了。”

    老梁『迷』茫的看了半天才认出是赵东阳。“老赵,你怎么才回来啊,大事不好了。呜……都怪我。”说着便又蹲在地上哭了起来,赵东阳知道老梁是条汉子,如果不是发生了什么大事,绝对不会哭的。

    “什么事让你慌成这样!慢慢说!”

    “老……老赵,不好了,小胖……被人打了,估计现在已经死掉了。”

    “什么?”赵东阳大叫了一声,揪住了老梁的衣服,没想到才走没多久,居然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

    但马上赵东阳又冷静下来。不可能的,小胖、叮当猫和赵东阳相处这么长时间,他们的实力赵东阳最清楚,等闲几个人绝对是他们的对手,这里面一定有问题。

    看着老梁布满泪水的脸,赵东阳气就不打一处来,一把揪起老梁。“站起来说话,看看你像什么样子。把事情经过详细的说一遍。”赵东阳厉声喝道,同时在声音里用了点内力。

    老梁身体一震,擦了擦眼泪,站了起来。“刚才你和才女他们走后,我呆着咖找小胖他们,可刚走进去就看见小胖、叮当猫还有几个我们班的同学和几个中年人正在撕打,我还没来得及出手,其中一个人一抢就把小胖的腿打了个窟窿,我看的很清楚,他们腰里都别着抢。我想去救小胖他们,可却动不了地方,我害怕啊。”说着又哭了起来。

    暗骂了句“混蛋”,这个惊奇还真够大的。渐渐冷静下来,赵东阳松了一口气,问题还没严重到不可收拾,只不过是抓,没死就行。

    又问道:“那你报警了吗?”

    老梁一听顿时怒气冲天。“还用报警,当时就有几个警察在现场,可居然没有一个人管,这都是什么社会啊。”

    低着头仔细想了想刚才的老梁说的话,一个疑团在心里越来越大。

    “老梁,你刚才说他们有好几个人,拿着都着武器,那你还记得他们穿的什么衣服了吗?”

    老梁一愣,不明白赵东阳为什么关心对方的衣着,但还是答道:“好像是西服吧。”

    “那伸手怎么样?是不是和普通的昏昏一样,一窝蜂的往上冲。”

    经赵东阳这么一提醒,老梁好像也明白过来点,忙说:“不是的,他们的队形非常整齐,几个人打斗的时候没有一点声音,就像幽灵一样围在小胖他们左右,啊,大哥,你是说……”

    赵东阳哈哈大笑。“老梁,你终于明白过来了吧。”

    老梁使劲点点头。“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原来他们都是外星人,我说怎么这么厉害。”

    “扑通”赵东阳一个没站稳,差点摔倒在了地上。老梁忙抢过来。“老赵你没事吧,怎么好好的就摔倒了?呀,是不是外星人打来了?”说完飞身压在赵东阳的身上,警惕的看着四周。

    赵东阳一脚把他踢飞。“给我滚远点,没让别人打死,先死到你屁股低下了。”拼命拍打身上的污垢。“老梁你多久没洗澡了,怎么这么臭!”

    “没有很久啊,上学期放假前刚洗过,不信你问叮当猫,我们一起洗的。”可一想到叮当猫现在还生死未卜,神『色』又黯淡了下来。

    赵东阳当下不自觉的站开了点,正『色』道:“那不是外星人,照我看应该是军队的人才是。”

    “不可能吧,军队的人为什么会对付我们几个学生。”

    赵东阳哼了一声。“怎么不可能,大白天敢开枪,整齐的服装,严明的纪律,如果不是军队还会是谁?

    老梁还是无法相信这个事实。“没有道理啊,军队为什么会攻击我们,我们可都是公民啊,虽然我们没做什么贡献,可也就纳税啊,他们这么是犯罪。”

    赵东阳白了他一眼。心道:“他们大概是冲着我来的。”但这话却不能和老梁说。

    伸手在老梁肩头拍了拍,安慰道:“你不用难过了,我在军队了还有些朋友,我试着打听一下,看看是不是小胖他们得罪了什么军队里的人,我想应该没什么问题的。你放心好了,都交给我,你跟我的兄弟先去休息一下。”

    说着把老梁带上车,对张五道:“把他带到吴雪的茶馆,现在那里比较安全。”

    “那你用车怎么办?”

    “你不用管了,我坐计程车就可以。”

    看着两人走后,赵东阳低头沉思了片刻,手中同时认真的掐算着,时不时掏出几枚算筹摆几个阵法,很快,整个事情的大概已经了然于胸。

    “嘿嘿,没想到甘阳子还有这样的朋友,真有点棘手啊。”说着赵东阳掏出电话拨通了李子明的号码。

    “李局长,你好吗?你母亲的身体好些了吧。”

    自从那天在谭勇家和赵东阳一见面,李子明听取了赵东阳的建议,当下就赶回了郊外的老家,没想到果然老母亲生了病,这下可把李子明吓的够戗,立刻就把他母亲送到了医院。还好发现的及时,没有大的问题,但李子明说什么也要把母亲接到家里住,同时在心里彻底被赵东阳精准的推算折服了。

    再加上昨晚两人的合作,两人算得上有些交情。

    一听是赵东阳,李子明忙笑道:“好多了,人老了,难免有些小『毛』病,不碍事,多亏赵先生你的提醒啊。”

    赵东阳和他客气了几句,然后话锋一转,道:“李局长,如果我没猜错,现在警察局里好像不太平吧。”

    李子明不由一愣,惊叫道:“啊,你这么知道?”

    赵东阳知道自己算对了。

    原来从今天早上开始,各种各样的人就开始往警察局涌,全部是看望甘阳子师徒的。李子明虽然发现有些不对劲,却没有理由阻止别人探监,只好吩咐手下盯紧点。

    果然到了上午,一批人进去看望甘阳子的时候,竟然企图想劫走甘阳子,多亏李子明发现及时,才得意避免。

    而更让他头疼的是,没过多久,省军区派人下来,说要提走甘阳子,要接管这个案子。

    如果是其他犯人,李子明就把这个名字给了省军区了,可这件案子全市各大报纸都有登载,如果最后不给全市人民一个交代,他的乌纱就别想要了,所以他只有拒绝,可让他想不到的是,军区代表刚走,几卡车满载荷枪实弹的军人包围了警察局,看样子不把甘阳子交出来的话,大有冲进去的样子。

    也就在这个时候,赵东阳的电话打进了李子明的办公室。

    李子明哭丧脸道:“赵先生,你可把我害惨了,现在我是骑虎难下,交人也不是,不交也不是,你让我这么办啊。”

    “李局长,我想我不用教你吧,现在真理在你一方,你怕什么,如果你交了人那么你就是失信于民,你现在地位马上就保不住,但如果你要坚持住,所有人都会认为你不畏强势,至于以后会怎样就不用我说了吧。”

    李子明道:“这些我都懂,可我怕我真的守不住啊,万一要真打起来,我们这几把小枪,怎么很人家的冲锋枪比。”

    “呵呵,这个你大可放心,在市区,大规模的用枪,我看他们还没这个胆子,不过既然你担心,要不这样吧,你把甘阳子交给我,由我看护他,即便到时候军队真的攻破警局,他们还是找不到。”

    这话虽然荒谬到极点,一个警察都看不住的犯人,赵东阳怎么有这个实力,可李子明相信赵东阳有。“那好吧,我同意这个办法,可外面都是军队,你怎么接走他啊。”

    “嘿嘿,这个不用担心,我自然有办法。”

    其实赵东阳的办法很简单,那就是乔装,如果这个世界上有种易容术可以瞒过任何人的眼睛,那就是“千变”。

    还好军队虽然围了警局,但并不禁止人员出入,赵东阳很轻松的进去,又同样轻松的带着甘阳子走了出来,为了避免出意外,赵东阳特意在甘阳子身上连释了三道禁止阵法,让甘阳子一点逃跑的机会都没有,有惊无险的把甘阳子从警察局带出来,直到坐到车上,赵东阳才松了口气。

    当晚,赵东阳得到消息,趁着夜『色』降临的时候,数百人的军队终于冲破警局的防御系统进入了牢房里,可让带队的人怎么也没想到的是,甘阳子居然消失了,而同时有线报传来,甘阳子已经被秘密转移到了理工大学,于是这数百军人车头一转,便向理工大学冲来。

    而这个消息也被人特意带回到了理工大学,几乎在几分钟内,军队攻打学校的消息便传遍了整个校园。整个学校内开始『骚』动起来,

    赵凌风坐在军用吉普车里,背后是几百荷枪实弹的军队,一路之上所有车辆自动让行,这种感觉简直太爽了。

    他能在不到30岁就能坐到营长的位置,实在得感谢他得姑父赵易,能把他从一个杀人犯摇身一变混进了军界,而且前途一片光明,赵凌风从那时起就决定要好好报答姑父,所以今天赵易一下达命令,赵凌风连原因都没有问,就挥兵包围了警局,那些拿着玩具抢的警察,赵凌风根本没有放在心上,如果不是副营长刘伟苦劝,他白天就动手了。

    可让他气愤的是,姑父要的人居然在自己眼皮底下消失了,这让他感到无比的耻辱,他发誓要将那个和他作对的人找出来『乱』枪打死。

    赵凌风拿出地图又看了看,问一旁的刘伟。“老刘,理工大学还有多久才能到,这次不要又扑了空。”

    “就在前面不远,马上就到。营长你放心好了,我们得到消息马上行动,即便他们想转移也没有时间。”

    赵凌风点点头。突然问道:“刘伟,你说是谁把甘阳子转移了,会不会是他的徒弟?”

    刘伟没有说话,只是眼睛直直的看着前方,赵凌风注意到了他的反常,向前方看去,不由的吸了口冷气。

    就见这时理工大学的校门已经可以看到了,但是看到了除了校门外,还有密密麻麻足有上万的学生。人群之中,不少人都举着床单做成的标语,上面写着:“誓死保卫理工大学”、“和理工大学共存亡”还有什么“把军队败类赶出去”等等。

    “看,他们来了!”不知谁首先了喊了一句,立刻数千学生都把目光『射』向赵凌风所在的车队。

    赵凌风顿时有些发怔,上万的学生让他感到有些害怕,不由冲口说道:“这些学生想干什么?难道想造反。给我冲,冲过去。”

    刘伟却没动,赵凌风和军区司令的关系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他虽然是赵凌风的助手,但并不等于会作他的帮凶,他清楚的知道攻打警察局还能把责任推在赵易头上,而杀害无辜学生,他就是有一百个脑袋也赔不起。见赵凌风仍旧催促的紧,刘伟吸了口气这才道:“营长,我看还是低调点,现在人多,如果真的和学生发生冲突,司令恐怕也承担不起啊。”

    赵凌风想想也是,强压怒火。“那你说怎么办?”

    刘伟心中长出了一口气,只要不让他开车撞学生就行。忙道:“我看我们是不是都下车,然后问问他们想干什么,如果是误会让他们散开也就是了,如果他们真的有什么目的,我们让士兵拿枪做做样子,把他们吓跑。”

    赵凌风犹豫了一下。“哼,就按你说的办吧,便宜了这帮人。”

    刘伟一听,连忙下车,对后面车上的士兵小声命令道:“你们一会千万不要和学生发生冲突,谁如果先动手军规处置,如果学生要是动手的话,对天开两枪做做样子就行,如果还不行,我们只有跑了。”

    这些大兵也不是傻子,知道现在开不得枪,可让他们跑却不乐意了。一个排长听完就道:“刘副营长,这是赵营长的意思还是你个人的意思,我们看到敌人逃跑可不是我军的优良传统啊。”这排长是赵凌风亲手提拔起来的,算是他的心腹,平时并不怎么尊重刘伟。

    但刘伟毕竟是副营长,比他大了好几个级别,瞪了他排长一眼道:“是我的意思又怎么样,难道这些学生能算是敌人吗?”

    那排长一听,没有了对答之辞,这时正好见赵凌风走了过来,突然不知道哪里来了勇气。“妈的,我不和你说没用的,不就是一帮穷学生吗,看我的,一分钟让他们全部滚回去。”

    赵凌风正好听到这话,冲这那排长微笑着点点头。

    排长立刻受到了莫大的鼓舞,冲手下几十名士兵一挥手。“兄弟们跟我来。”说着一拉枪栓带着人马走向了学生。

    来到学生近前,看着无边无际的人群,排长不由的也有些胆颤,恨恨握了握手里枪心绪才平稳下来。对前面的学生道:“你们谁是这里的领导,给我出来,我有话要说。”

    人群中一片『骚』动,不大一会,一个容貌绝美的女生从人群中走了出来,但见她面对荷枪实弹的士兵没有一丝慌张,相反神『色』镇定,一副大义凛然的状态。来人正是侠女。她按照赵东阳的安排,在军队刚从警局出发就开始在校园里到处活动。

    这几天以来,侠女凭借着自己出『色』的容貌,已经隐然在学校中有第一美女的美誉,现场这里大半的人都是在她的感召下以及她的魅力吸引。

    排长没想到会是这样的一个女生,喝道:“你是这里的领导吗?”

    侠女美目一瞪,冷声道:“我不是什么领导,只是可以代表大家说几句话,我代表大家问问你,你们到底想干什么,为什么要攻打我们学校。”

    如果换成副营长刘伟,自然会用特殊任务之类的话搪塞过去,可这排长是个草包,哪懂得这些,见侠女面无惧『色』,心中已经恼了,不等侠女说完,一挥手就对手下道:“给我把这个女生抓进来。”说完还示威的对学生喝了几声:“你们多听着,这就是的下场,现在给你们五分钟时间都给我回寝室去,谁不听我就抓谁。”

    可学生们并没有按他的话做,而是瞪着双眼看着几个士兵和侠女撕打。侠女一边躲闪一边叫道:“你们干什么,还有没有王法了,你们这帮亡命徒。”在侠女内力的激发下,柔弱的声音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那几个抓她的士兵,就感觉明明手要抓到侠女的胳膊了,可紧跟着却总是扑了个空,有一个士兵有些不耐烦了。刘伟只是命令不容许开枪,并没有说不让打人,想到这,那士兵倒过来枪栓,对着侠女的后背就是一枪托。

    侠女就等这一下了,眼看枪托就要砸到后背,侠女一提真气,一层不可见的保护层出现在她和枪托之下,就听见“砰”的一声巨响,侠女瘦小的身体,一下被击飞起来,正摔在学生人群的不远处。

    这一下,所有的学生都震惊了,看着昔日的女神面『色』苍白的躺在地上,不知谁喊了一声。“他们打死人了,我们为夏雨报仇啊。”人群中一下沸腾起来。失去理智的人们疯了一样冲向了那个罪魁祸首。

    那个打人的士兵,看着几千人黑压压的冲向自己,大脑早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妈呀!”叫了一声,丢下枪就开始回头跑,这一跑,顿时把所有士兵的恐惧情绪带了出来,不用谁下命令,所有人都是一个模样,拼命的逃跑。

本文网址:http://www.longtengshu.cn/book/0/346/22561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longtengshu.cn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