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灵异小说 > 神算天师 > 第九章 风云变幻

第九章 风云变幻

推荐阅读:玄界之门流氓修仙之御女手记流氓异界行大学流氓流氓公爵流氓足球经理爱情游戏:恋上一个流氓都市流氓将军剩女撩人:狼君很流氓卿本流氓:绝色五夫不好惹

    第九章 风云变幻

    赵东阳现在就混在人群里,看着一切按照预期的计划在进行着,他趁『乱』挤出了人群。

    悄悄的收起在刚才的场地外围的十几枚算筹,赵东阳笑了出来。“这个阵法还真管用。”让学生们疯狂起来,这正是赵东阳要的结果,但这是刚刚开始,好戏还在后头。

    在上万学生的追赶下,几百名士兵就和丧家之犬一样,到处亡命天涯,还好平时训练得法,并没有人被打伤,都安全的撤进了警局。在警局的高墙的保护下,他们暂时是安全,可围在外面的学生却没有一点要走的迹象,从不断扔进来的砖头瓦片可以看出他们的愤怒。

    看着一切都在自己的计划之中,赵东阳非常的满意,但以后会怎么样,他也说不清楚,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来到学校的一个废弃的教室,轻轻的敲了几下门,张五探出头来。一见是赵东阳,忙打开门让了进来。“赵先生,现在外面怎么样,一切顺利吗?。”

    赵东阳点点头。“还好,还在控制范围之内,你这里呢,甘阳子没想跑吧。”

    “嘿嘿,怎么没有,开始闹腾的厉害,被我打了一顿老实多了。”

    看了看墙脚边的甘阳子满脸的红肿,哪还有半点第一次见面的威风,赵东阳不由摇摇头。“教训一下就是了,不要太过分,毕竟他对我们还有用。”

    说完之后,赵东阳好像想起什么,沉默了一会突然道:“五哥,你会用枪吗?”

    张五一愣,不知道赵东阳问这干吗,不过还是答道:“当然会用了,我是我们连的『射』击冠军,不敢说弹无虚发,但也差不多。”说完,张五小声问道:“赵先生,你想杀谁,其实杀人并不一定非要用枪。”

    赵东阳打了张五肩头一拳,笑道:“你想哪里去了,我好好的杀什么人,我是让你玩个游戏。”说着从身后掏出四、五把手枪来递给张五。“你用这些枪,等下出去在几个地方给我开几枪,搞出的动静越大越好,你明白吗?”

    张五摇摇头,又猛地点点头。“赵先生,我不用明白,你说去哪里吧,就是制造混『乱』吧。”

    “没错,就是让他『乱』起来,等下你去市『政府』的小区,几个星级酒店……”赵东阳一口气说了七八处都是本市绝对的重要地方。

    “哈哈。”张五听完大笑起来。“赵先生,我敢保证,如果这几个地方一出事,肯定比现在的『乱』子还要大。”

    赵东阳微笑着点点头。“去吧,一定注意安全。”

    张五答应一声,收好枪就要往外走,到了门口突然停下问道:“赵先生,那这老家伙这么办?”

    “我来看着啊。”门口处突然有人说话,门一开,一脸笑容的侠女走了进来。

    “这……”张五愣了一下,立刻会意。“赵先生真是神机妙算啊。”说完开门走进了夜『色』之中。

    见侠女进来,赵东阳忙迎了上去。“侠女,今天可辛苦你了,刚才可演的真像啊。”

    侠女一撅嘴。“那几个人可真讨厌,如果不是你要求,我当时就一人一掌把他们拍死了。”

    赵东阳一吐舌头,心想:“谁能想到侠女温柔的外表下,有这么一颗暴力的心啊。”

    和侠女闲聊了几句,突然外面寂静的夜空中突然传来一声巨响,紧跟着又是一声,赵东阳先是一愣,然后掐指算了算,顿时明白是张五出手了。“嘿嘿,五哥的速度好快啊。”

    抬手看看表,见已经是十一点多了,赵东阳站起身。“侠女,我要出去一会,你一个人小心点。”

    侠女没有多问,只是关切的道:“小东,你也小心啊。”

    “知道了。”赵东阳答应一声,走出了教室,直奔联合医院走去。

    虽然学校这边的事情如火如荼的进行着,可赵东阳并没有忘记张五母亲的病,按照前段时间无意中偷听来的情报,今天晚上可能就会揭开张五母亲生病的真正原因。

    一路无话,等到了联合医院,时间已经接近了十二点,可赵东阳前前后后转了几圈,医院里到处静悄悄的,连一个人影也没有。

    “难道是我记错了。”可赵东阳仔细又回忆了一下,确实是今天啊。

    不管怎么样,既然来了,那就多等一等,反正今天晚上也再没有什么要紧的事要办。想到这,赵东阳选了一处可以俯视整个医院的高层建筑物的楼顶埋伏了下来。身体趴在地上,只『露』出两只眼睛。

    也许只这段时间连日奔波太累了,赵东阳一趴下,眼皮就开始打架,虽然一再告诉自己不能睡,可最后还是两眼一黑什么也不知道了。

    等赵东阳再次睁开眼睛,发现天已经亮了。“真倒霉,我怎么就睡着了。”看了看医院的周围,幸好没发现什么特异之处,只要有阵法的痕迹,赵东阳相信自己一定能看的出来。

    伸了个拦腰,赵东阳从地上爬起来,给李子明打了个电话,知道警局那边的学生们虽然有大半都散去了,但还有一些侠女的忠实fans在那里守着,并打出血债血偿的标语,人数在一千以上。

    虽然这和赵东阳阵法的一定影响,但还是赵东阳让有些意外,心道:“看来侠女的魅力真的好大啊。”看看天『色』尚早,警局那边一时半会还没有结果,要等的人也不会这么快来,赵东阳决定顺便去看看雷老师。

    可等他到了病房里,发现已经是人去楼空,问了护士才知道,雷捷居然在昨天已经办理了出院手续。

    赵东阳觉得很奇怪,按理说雷捷出院不会不通知自己啊,难道是自己无意中得罪了她。想了想拨通了雷捷的手机。

    “雷老师,我现在在医院,你什么时候出院的啊。”赵东阳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柔和点。

    “赵东阳,你现在才想起给我打电话啊。我没告诉你只是想给大家一个惊奇而已。”

    听雷捷的口气没什么异常,赵东阳才放下心,但不确定雷捷知不知道最近发生的事情,赵东阳道:“雷老师,你现在在那里,我有点事想和你说。”

    “不用了,我现在忙着刷牙、洗脸,一会有我的课,等下上完课见面说吧。”说完不等赵东阳说话已经挂上了电话。

    赵东阳再打过去,已经变成了关机状态。

    “完了,这下可坏了。”赵东阳想起雷捷还不知道学校出了事情,而她家离学校还有段距离,现在路上人心皇皇,万一这时候在路上发生什么意外可就坏了。

    想到这,转身出了医院,往学校赶去。

    一路上不时有枪声传来,看来张五还在忠实执行着赵东阳的计划,街道上几乎看不见一个行人,谁也不想不明不白的死在流弹下。

    好啊,这正是赵东阳想要结果,就差拍手了。现在对于赵东阳,越『乱』越好。

    赶到学校,校园里一样是冷冷清清的,想来除了警局外的学生,其他的大概都在寝室睡觉。走进自己上课的教室,偌大的教室里居然空无一人,哦,错了,是没有一个学生,不是雷捷站在讲台上看着台下发呆,赵东阳还以为走错班了。

    前一秒种还没精打采的雷捷一看见来了可以蹂躏的对象,而且还是赵东阳这个精品,立刻来了精神。“赵东阳,你怎么来了?”

    说得全是废话,赵东阳想:当然是来上课的啊。雷捷也发现自己的口误,忙说:“我是说现在外面这么危险,你怎么还来学校。”脸上『露』出关怀的神『色』。

    看雷捷的口气,应该不知道什么,赵东阳松了口气。“没关系的,我跑得很快的,子弹打不着我。呵呵!”

    课还没等赵东阳说完,一股凌厉的杀气便袭来。“赵东阳!”雷捷突然吼道:“你这几天都干什么了,非常我听说现在外面这么『乱』都是你搞的鬼,说!你干了什么?”

    大人冤枉啊,赵东阳心道:“我只是让外面多了点枪声,其他真没干什么啊。”不过这话就在心里过了一遍,没敢说出来。

    顶着『射』来的怒视,思考该如何作答,现在不管怎么说都是死路一条,看来只有用必杀了。当下用来了个王顾左右而言他。脸作关怀状,说道:“老师你怎么也来了,不怕危险吗?”

    雷捷一愣,杀气淡下。“刚才和你通了电话,怕你会来学校,所以过来看看。”

    不是吧,居然为了我冒这么大的陷,赵东阳不由感激的看了她一眼。“老师,那现在我们怎么办,回去吗?”

    “当然不了,既然你来了,那正好给你补一补上个学期你拉下的功课。”说完拉过条凳子坐到了赵东阳的旁边。一说到上课,雷捷彻底撕掉了温柔的外衣,又恢复了本来面目。将课本、教案、辅导书统统拿出来放在赵东阳面前,不停的让赵东阳学这、记那,稍有不对,立刻便瞪眼过来,如此纯熟的玄功运用,让赵东阳这个靠真气吃饭的风水师都自愧不如。

    不过一上午的辛苦也没白费,不光上个学期月拉下的课补回来不少,而且单独的辅导更让赵东阳很多不明白的地方都弄懂了。凭心而论,雷捷的学问可真厉害,不光自己教的课,连其他课程讲起来都是头头是道,常常是旁征博引,讲到一个问题便会举出很多例子来,赵东阳敢保证比大多数老师讲的好。

    “小东,这么快就能掌握这么多内容,你可是我见过最聪明的学生,为什么平时成绩总是那么差?”快要中午放学时,雷捷结束了辅导。

    “这个不好说,也许我平时做习题太少吧。”赵东阳搪塞道。

    “怎么可能,学校下午不上课,难道你没有用来学习吗?”说着,眼中的少许温情又变成了杀气。

    面对她,赵东阳竟然一点说谎的勇气都没有,点了点头。

    雷捷杀气更盛,厉声道:“那你都干了什么?说!”

    赵东阳畏生生的说:“我……我家里生活非常困难,除了给我凑够上学的学费,已经没钱了,所以每天下午都在打工赚钱,常常要做工到深夜。”赵东阳无奈之下只好编了个谎话,他赚钱到是真的,只不过是上亿的进出。

    突然教室里一下安静了下来,雷捷半天没有说话,赵东阳正想着不知道她要用什么手段折磨自己时。赵东阳突然听到轻微的哽咽声,抬头看去,见累计额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哭成了大花脸。

    这赵东阳可吓坏了。“老师,你……你不要这样啊,现在学校里就我们孤男寡女,你这一哭,让别人看到会让我说不清的。”

    雷捷一边擦眼泪,一边笑了出来。“呵,瞎说什么,我都快可以当你妈妈了。”

    “你当我妈?”赵东阳咧咧嘴,傻笑一下没说话。

    “小东,是老师以前错怪你了,如果你肯原谅老师,那这个学期你就来我家住吧,如果在大学里没有学到东西,我以后都会良心不安的。”

    晕,看来雷捷真当赵东阳的妈了啊,赵东阳连忙道:“谢谢老师,可我相信自己完全能养活自己,你放心好了,我保证不会影响学习的。雷老师,不早了,我送你回家吧。”

    雷捷不知想起什么,茫然的点点头,跟在赵东阳身后走出了学校。

    过了一上午,枪声没有半点停下来的意思,反而有加剧的局势,赵东阳心里暗暗着急,张五这是干什么,早就和他交代要适可而止,真的把事情闹大。

    心中急着想回去看看,但脸上却不能显『露』出来。不过赵东阳有个新发现,就是雷捷的手居然特别的柔滑。

    正在前进,突然有人喊赵东阳。“赵先生,赵先生,不是那边,这里啦。”朝声音看去,一辆加银灰『色』的宝马朝赵东阳开来,一看拍照,正是自己的那辆,不过开车的却是才女。

    救星啊,来得太是时候了,赵东阳拉起雷捷上了车,自己坐到了副驾驶室上。回头介绍道:“雷老师,这是我的学姐,我的工作就是她帮我介绍的,不过现在却是我的司机。”又给才女介绍了雷捷的身份。

    雷捷一听立刻向才女打听赵东阳的工作情况。幸好才女才思敏捷,听完两人的对话已经明白了个大概,含糊的对付几句,终于没『露』出马脚。

    说话时,才女不时向赵东阳使眼『色』,意思有话要说。赵东阳马上会意道:“学姐,你看方不方便把雷老师送回家,现在外面不知道为什么这么『乱』,我怕她一个人有危险。”

    才女笑道:“这有什么不方便,几分钟的事情。”

    说着发动着车,在雷捷的指点下,来到了一座小区外。

    “好了,小东,你就不要送了,就在家门口,不会有事的,今天就不打扰你工作了,改天有时间来玩啊。”

    赵东阳也就没强求。“雷老师,那你小心点。再见。”

    送走雷捷,汽车驶出小区,赵东阳连忙问:“才女,你这么来了,是不是出事了。”

    “出大事了,谭先生因为不方便和你联系,所以让吴雪通知我如果昨天的事和你有关,你最好躲一躲,他听说省军区的司令亲自带了人要来这里,指名道姓要抓你。”说完才女已经泪流满面,“赵先生,昨天的事究竟是不是你做的啊。你这样做何苦呢?”

    赵东阳一听这话,没有着急,反而高兴的笑了出来。“呵呵,终于来了,我还以为他不来了呢,才女你放心好了,我不会有事的。你说的没错,昨天的事算是我干得,可我没有办法,小胖他们是我的兄弟,他们要对付我可以,但要对付他们,我绝对不答应,老梁也不会答应的。”

    见才女还是一脸的不放心,赵东阳柔声道:“才女,请你放心,今天晚上,我就让所有的事情全部结束,你相信我好了,从明天开始,一切将平静下来。现在你帮我做件事情。”

    “什么事?”

    “嘿嘿,不管用什么办法把所有的媒体都给我弄到警局去。这10万块你先拿着,记者的所有的开支都由我们承担。”

    才女接过钱,还想说些什么,终于又咽了回去。

    赵东阳笑了笑,突然道:“才女,以前没发现你开车的技术还真不错啊,比我强多了。”

本文网址:http://www.longtengshu.cn/book/0/346/22562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longtengshu.cn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