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书 > 灵异小说 > 神算天师 > 第十章 初见亡灵

第十章 初见亡灵

推荐阅读:银狐圣墟龙王传说美食供应商一念永恒玄界之门大主宰超品相师神级小卖部全职法师

    第十章 初见亡灵

    走到了一个岔口,赵东阳下了车,才女则去联系媒体。其实不用她联系,从昨天晚上开始,几乎城内所有的报纸、电视台都把最精干的记者派到了警局,就连省外的媒体也来了不少。

    赵东阳和才女分手后,直接去了远东大酒店的那间别墅,这是他和张五约好的见面地点,他现在急切的想知道,张五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到现在枪声还在继续,赵东阳记得昨天给张五的子弹一共也没几十颗呀。

    躲过所有人的视线,赵东阳溜进了别墅,一走进去,赵东阳不由愣住了。就见别墅宽敞的大厅了或坐或站足有十几个人,每个人都是一身的『迷』彩,在他们脚下,各种叫不上名字的武器摆的到处都是。

    赵东阳第一个念头就是被军队包围了,所以想也没想转身就像逃跑。

    “赵先生,你去哪里?”

    “咦,这声音怎么这么熟悉?”见已经被人发现,赵东阳无奈的扭过头去,就见叫自己的竟然是张五,就见他全身『迷』彩作战服,右手拿着把ak-47,宽宽的武装带上挂满了子弹夹。左手上缠了几圈绷带,好像受了伤。

    一见张五,赵东阳知道暂时没有危险了,走过去奇道:“五哥,你这是怎么了,受伤了吗?”

    话刚说完,大厅里突然爆发出一阵哄笑声,张五一边解开绷带,一边笑道:“野玫瑰,你这下认输了吧。”

    任赵东阳再聪明也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愣愣的看着一个身着『迷』彩的高挑少女站起来,忿忿的掏出一把钞票塞在张五手里。“算你运气好。”经过赵东阳跟前时,还狠狠瞪了赵东阳一眼。

    赵东阳不由讪笑道:“五哥,你现在可以解释一下了吧。”

    张五嘿嘿了笑了笑,指着在场的众人道:“这些都是我在军队时的好兄弟。”又指了指野玫瑰。“除了这个,她是好姐妹,她听我介绍了你之后,认为你是在利用我,说什么除了军人不可能有真正的友情,我当然反驳了,所以刚才我们打赌,如果你进来先问我手上的伤势,那就算我赢,如果你先问我办事的情况,那就算我输。”说完拍了拍赵东阳的肩头。“好兄弟,来赢的钱我们对半分。”

    赵东阳苦笑了几声。“我不要全给你好了,你快点跟我说说,外面到底怎么了,为什么枪声一直不停啊,还有你们这是干什么,准备武装政变啊。”

    张五拉着赵东阳坐下,吸了口气这才道:“嘿嘿,武装政变我们可没这个心思,不过和国外的雇佣兵打打仗还是有办法的。”

    “国外的雇佣兵?”赵东阳觉得自己头快赶上西瓜那么大了。

    张五接着道:“昨天我走后,想了想,既然想把事情闹大点,打几个黑枪不一定管用,我就琢磨着去几个『政府』领导家开几枪,我先去了市长家,可你猜我看到了什么了,居然有人比我先动手,我就看见几个外国人正在爬市长家的窗户,一看就没干好事,我当时就把他们结果了。”

    “然后我又在其他几个重要领导家也发现一样的情况,但人数很多,我一个人肯定不行,可天无绝人之路,正好让我碰上了我这帮兄弟,原来他们在这些外国人一进中国就发现了,只是不知道他们的目的,所以一直就跟到这里,后面的事情就不用说了,和那些人打了几仗,基本上全被我们解决了,剩下的几个估计现在被老耿抓到了吧,说实话,这些外国的佣兵除了装备精良,真的水平太差。”

    听完张五的介绍,赵东阳大致知道了事情的情况,原来这些『迷』彩装都是张五的战友,退伍后闲着没事,其他事也不会做,就成立了个“公牛”侦探所,干一些警察无法干的事情,当然大部分见不得光。

    这次他们的队长受到信报称,一个国外的有名的“亡灵”佣兵团悄悄潜入了中国境内,这让这些人来了兴趣,一方面想看看“亡灵”来中国干什么,另外也是想借此机会切磋一下。却不想阴差阳错的和张五碰到一起,又搀和到了赵东阳的计划里。

    赵东阳低头仔细想了想,问道:“五哥,那你们现在知道亡灵来中国的目的了吗?”

    张五摇摇头。“你不知道当时打的实在太激烈,基本是没有活口,现在只能等老耿回来看看他有没有俘虏几个了。”

    赵东阳点点头,没再说话。“公牛”和“亡灵”的加入是他怎么也没想到的,到底时好时坏,他现在也分不清楚,只有知道“亡灵”来中国的真正目的才能进一步做决定。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流逝,就在赵东阳几乎失去耐心的时候,别墅的房门一响,一个高大的身影扛着一个人当前走了进来。

    “妈的,总算回来了。”那人走进来,咚的把肩上的人扔在地上,刚要开口,突然看到了赵东阳。疑『惑』的看着张五道:“这是……”

    张五连忙道:“老耿,这是我和你说起的赵东阳,赵先生,我现在跟他混饭吃。”说着对赵东阳道:“这是我们的连长,你叫他老耿就好。”

    赵东阳连忙笑着伸过去手道:“耿先生,你好啊。”

    哪知老耿也手都没抬,只是冷冷的点了点头,算是打过了招呼。

    张五见赵东阳一脸的尴尬,忙在赵东阳耳边轻声道:“老耿就是这副臭脾气,你不要生气。”

    赵东阳笑着摇摇头,他一见老耿的面相就知道此人命中属于金带水,最是钢硬不过,可也最是直爽,而且还是行伍出生,如果平易近人才奇怪呢。

    而且赵东阳还知道像这样的人,家中高堂由于受子嗣影响,往往能活个大岁数。

    想到这,赵东阳放下手,笑容不变的对张五道:“我怎么会生气,能和这样的人交朋友是我最大的荣幸,有机会的话,我还要向耿先生的高堂请教一下养生之道。二老都年过90,可不容易啊。”

    老耿听完就是一愣,本以为是张五和他说了自己家里的情况,可突然想起来,自己和兄弟们之间很少说家里的情况,自己的父母的年龄他怎么会知道的。不由奇道:“咦,有点意思啊,你是怎么知道我家里人的情况的,听张五说你精通风水命理,不会是算出来的吧。”语气虽然还是冷冰冰的,但一大串话已经证明他已经接受了赵东阳。

    赵东阳笑着点点头。“懂一点皮『毛』而已,算不上精通,主要是耿先生的情况特殊,我从你的面相上已经看出来了。”

    老耿这下来了兴趣。“哦?那你说说,你都看出了什么?”

    赵东阳也不客气,笑着道:“耿先生高额低眉,说明高堂尚在,左眉粗右眉短,说明你的母亲应该比你父亲大,要是我没猜错,你母亲属羊,今年93岁,大你父亲一岁。而耿先生的鼻子的命理也很有特点,圆润厚重,我想你的妻子应该很漂亮对吧,而且你们已经有了孩子,不过从你下额的突出来看,你财运可不怎么好,家庭收入好像不高啊。”

    “哎呀,太神奇了,你……你是怎么知道的,不会真的都是算出来的吧。”

    这时其他『迷』彩服也听着来了兴趣,纷纷走过来看热闹,有些好事者也非要让赵东阳算算。赵东阳一一做了精准的推算,直把这些人听得目瞪口呆,纷纷大呼神人。

    张五早见识过赵东阳的神奇,只是在旁边笑呵呵的看着,知道赵东阳给所有人算完,才道:“嘿嘿,这下你们相信了吧,我早就说赵先生很神奇,你们还不相信。”

    老耿却摇头道:“不信,我还是不信,来,来,这是我刚刚抓得一个‘亡灵’的佣兵,你要是能算出他来中国的目的,我就算服你了。”

    赵东阳扫了地上的外国人一眼,就见他衣服已经碎成布条,里面『露』出的肌肉血肉模糊,一看就已经受过了酷刑,老耿这样问,想必他已经知道了答案。

    赵东阳看完,已经有了对策,知道这样的人心灵防线已经崩塌,没必要动阵法,只是右手微微掐了手决,心中已有了计较。

    “嘿嘿,又是和水库有关,正是多事之秋啊。”说完目光冷冷的盯着地上的佣兵道:“你们既然知道『政府』已经接手水库工程,还想打那里的主意,居然还想用这种手段把图纸换掉,你们胆子可不小啊。”说着对那人一伸,不要装听不懂,我知道你会说国语。”

    那外国人却是会说国语,而且为了此行,已经算是个中国通。在刚才赵东阳为众人看相时就一直仔细听着,直到赵东阳叫破他们的阴谋,他心里还是认为这是这帮中国人设计好的圈套,虽然自己的计划已经流产,可并不等于失败,因为下一批人已经出发了,只要能最终将图纸换掉,他们就算是成功了。

    见赵东阳发问,外国人『操』着流利的汉语道:“尊敬的先生,我很欣赏你神奇的法术,可这次让你失望了,我真的没有什么图纸,我们只是负责绑架,换图纸的事另外有人做。”

    老耿这时也道:“赵先生,不用问了,刚才我已经问过了,他却是没有图纸,不过我却是服你了,能一口把他们的计划道破,这本事可不是装出来的。”

    赵东阳没有搭理老耿,只是目光依然冷冷的注视着外国人,沉默了许久,突然道:“莎朗先生,我很遗憾你说谎了,本来我是想在你交出地图后释放你离开,可惜你让我失望了。”转头对张五道:“五哥,你那里有没有锋利一点的刀子?”

    “有啊,最不缺的就是这个。”张五说着从靴子里抽出一把军刺。

    赵东阳接过军刺,又看了莎朗一眼,见他虽然强做镇定,但脸『色』已经微微变了,冷笑几声,从莎朗口袋里翻出一个不起眼的小『药』瓶,从里面倒出一颗感冒『药』的一样的『药』片。然后把军刺和『药』片都放在莎朗面前,道:“莎朗先生,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你在这两个中选一个吧,我给你五秒钟,如果你不说话,我就默认你选择了军刺。现在开始,5……4……”

    赵东阳的还没有数完,莎朗的冷汗已经流出来了。“你不是人,你是魔鬼,你是魔鬼……”

    “……3……2,你还有最后一秒钟,有决定了吗?”

    莎朗嘴唇颤抖了好半天,终于把眼一闭。“给我端一杯水来,我选『药』片。”

    旁边的张五等人虽然不明白具体情况,但已经看出了大概,最气愤的是老耿,抬起脚在莎朗身上狠狠的踢了一下。“妈的,居然还跟我藏心眼,赶快说图纸到底在哪里,不说别想喝一滴水。”说完抬脚又要踢。

    赵东阳连忙拦住。“给他倒水吧,多一点,他的图纸藏在胃里,这个『药』片是让人呕吐的。”

    众人一听,这才恍然大悟,但这次没有人再称赞赵东阳,可所有人的目光里明显的多了一丝敬畏。

    很快,野玫瑰端了一大杯水过来,让莎朗和着『药』片喝下去后,很快莎朗就有了呕吐的反映。

    老耿连忙抓紧他走进卫生间,好半天,才又拖着已经面无人『色』的莎朗走了出来,把他往地上一摔,走到赵东阳面前。“赵先生,你说的一点没错,他的图纸果然在胃里,真想不通是怎么保持没有排泄掉的。”说着递给赵东阳一个蜡丸。又问道:“赵先生,这家伙你看怎么处理?”

    赵东阳现在已经隐然是众人的首领,他也不想客气,张口想说放掉算了,可见张五正在对面不住的向他摇头,忙改口道:“这个人已经对我们没什么用处了,你们看着处理吧。”

    张五立刻接口道:“好的,我去处理。”说着抓起莎朗走出了门外。

    赵东阳接过蜡丸,用手捏碎后,见里面是一张sd存储芯片,想起自己的手机上好像就有这样的『插』槽,于是掏出手机,把芯片『插』了进去。

    手机上很快显示出了一副标满了数据的图纸。

    佟凯曾为水库的工程做过一份图纸,赵东阳见过,仔细的回忆了一下,又必对着手机上的图纸看了看,发现这却是是为水库工程量身定做的图纸,而且要比佟凯的那份更详细,而且工程水平明显要高出很多。只是有几个地方却不怎么合理,就比如这份图纸上的水库要比佟凯那份窄了几米,赵东阳弄不清为什么,心想大概是有什么特殊用处吧。

    赵东阳不由心中满是疑问,这么一份优秀的图纸为什么这些人要费这么大劲,用这样的手段把原来的换掉呢?应该是市『政府』出钱买才对啊。

    由于手机屏幕有限,赵东阳看的费尽,于是找出纸笔,先按照图纸上的规模,将水库的轮廓画了出来。可还是没发现什么特异之处。

    众人都是静静的看着赵东阳,每一个人打扰他。

    正在赵东阳冥思苦想的时候,张五从外面走了进来。赵东阳见张五的军刺上还隐隐有血迹,知道莎朗的命运大概走到了终点。点点头,也没说话,继续低头思考图纸中的玄机。

    张五见众人都围着赵东阳,心中好奇,也就走过来,低头看去,见赵东阳正对着一副图纸发呆,不由半开玩笑的道:“赵先生,这是你画的军刺吗?真的很像啊。”

    赵东阳听完一笑,心说你懂什么。可猛然间,赵东阳突然心中一动,心道:“为什么张五说这是把军刺?”想到这,赵东阳连忙起身走到张五的位置,低头再往图纸上看去,就见图上的哪里是什么水库,明明就是一把锋利的匕首,直直的刺在地下。而那周围的河水,则好像流出的鲜血,流满了整个城市。

本文网址:http://www.longtengshu.cn/book/0/346/22562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longtengshu.cn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