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书 > 灵异小说 > 神算天师 > 第一章 水库之谜

第一章 水库之谜

推荐阅读:美食供应商玄界之门龙王传说银狐大主宰圣墟一念永恒超品相师神级小卖部全职法师

    第一章 水库之谜

    看着图纸上的匕首,赵东阳心中一动,就见图纸上匕首尖部所刺的位置微微突起,赵东阳仔细一看,发现这突起前方后圆,半身悬空于河岸,隐隐有腾飞之势,这不正是《参神通赞》上所记载的龙脉吗,而且还是百年难遇的“云中龙”。

    突然间,长期困扰在赵东阳心中的疑问一下全部都解开了。为什么大卫所在的外国商团会出十多亿的高价修建这座水库,为什么甘阳子、黄卓等人会因为自己帮助修建水库而误解自己和国外邪教勾结,又为什么河中瀑的河流之下,竟又会隐藏着方洪兽这样的千年妖训兽。

    赵东阳不由暗道惭愧,作为一个风水师,自己又几次亲临现场,这样一处绝佳风水宝地居然到现在才发现,虽然也又怀疑过,但出来没往这方面想,实在是这样的宝地太难遇到了。

    虽然目前危机四伏,可一旦没了心结,赵东阳豁然开朗。微笑自语道:“嘿嘿,这次又长见识了。”

    一旁的张五不由好奇的凑过来问道:“赵先生,你发现了什么,让这么高兴。”

    心情大好之下,赵东阳开玩笑道:“哈哈,五哥,这次我们可发达了,拿着这张图纸去找『政府』人员,就算不混个一官半职,也赚他个几百万。”

    “哦?这话这么讲?”

    赵东阳笑道:“你们看,这张图看似是一张水库的图纸,但从我现在这个角度看,这张水库的图纸却是一把匕首的图案。而我也是刚刚发现,这匕首所刺之处,竟然是一处龙脉。这样一来,整个图纸就是一个风水阵法,在我们风水学中有个说法,叫做‘山中五子祝寿图’。”

    看众人不解,赵东阳解释道:“这个名字其实来之一个典故,传说当年的周文王囚禁于华山脚下,在他60寿辰之日无人来贺,文王不免郁郁寡欢,就在他以为再没人来的时候,却才有五个童子前来祝寿,寿礼是一副寿延图,文王大喜之下也没有多想,以为是山中的猎户。可数日后他才发现在那幅寿延图倒过来看,竟然又是另外一个神奇的图案,而其中暗藏玄机,而且越看越觉得深奥,竟然发现可以看透天机,这才想起深山之中哪来的猎户,那五位童子一定是仙人化身而成。顿悟之下从此潜心研究,这才创立里周易,而那幅图案也就是今天的八卦太极图,于是图中藏阵的方法便叫做‘五子祝寿图了’。

    老耿听完咂了咂嘴。“赵先生,你懂得可真多,那你说这些外国人费这么大劲藏一个阵法在图纸里到底有什么居心?”

    赵东阳皱眉道:“我也一直在想这个问题,我知道这个水库修建的地方,是一处千年难遇的龙脉,而这水库一旦建好,则好比将龙钉死在了地上,至于后果,我无法预料,轻则水库坍塌劳民伤财,重则便是河道崩溃,死伤无数。可我想不通的是,他们这么做究竟为了什么,如果他们做这么多仅仅是为了破坏,未免代价太大了。”

    野玫瑰听完,重重的拍在桌子上。“这帮混蛋,管他们为了什么,反正不是什么好事,耿头,我们不能光挨打,你下命令吧,我们带起家伙直接杀到他们总部去。”

    老耿不知什么时候『摸』出支烟抽了起来,野玫瑰说的热烈,可他连头也没抬,继续抽他的烟。

    野玫瑰『性』如烈火,一见老耿的样子就急了。“耿头,你说句话啊,到底同不同意,你要是害怕,我一个人去。”说完抄起桌上的机枪就要往外冲。

    老耿还是没动,吸了口烟漫条斯理的道:“还是怎么喜欢冲动,不知道将来谁会娶你。”

    野玫瑰一拉枪栓吼道:“你说什么?你再说一次试试。”

    老耿白了一眼野玫瑰,好像早知道野玫瑰会这样说。丢掉烟头站起身正『色』道:“谁告诉你我害怕了,我老耿还没学会害怕。不过现在的事情已经超出我们的想象,至于接下来该怎么办,我说了不算。”

    野玫瑰马上道:“那谁说了算。”在众人脸上扫视了一圈,最后落在了赵东阳的脸上。“耿头,你难道说的是这个江湖骗子?”

    赵东阳正考虑接下来该怎么办,一听这话差点没气乐了。“我说野……野小姐,我知道你和男朋友分手心情不好,但不能把气撒到我头上啊,我什么时候成了江湖骗子了。”

    众人一听,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突然爆发出一阵的嘘声。

    张五道:“我的天啊,我没有听错吧,野玫瑰居然有男朋友了。”

    另一人和旁边的人说:“你打我一枪试试,看看我到底是不是在做梦。”

    老耿也是愣了一愣,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小声对赵东阳说:“赵先生,你不会是开玩笑吧,野玫瑰可从来只交兄弟,不交男友的,你会不会算错了?”

    老耿一问,众人都把疑问的目光集中到了赵东阳脸上,除了野玫瑰那双仇视的眼神外。

    赵东阳假装没看见,依然笑呵呵的对老耿说道:“我怎么会看错,你看她右眼‘情痣’忽明忽暗,这正代表一段感情在野玫瑰身上刚刚结束,不过从面向上看,她对她男友还念念不忘,而且‘情痣’和‘上官’相互辉映,野玫瑰是玩枪的,那这说明那个男子不是有钱人要么他的工作一定和钱有关。”

    话没说完,一个“『迷』彩”已经叫了起来。“没错,没错,我亲眼看见他和一个男银行职员来往过几次,我当初还以为她想抢银行也就没在意,早知道她是谈恋爱,说什么也要暗中观察一下啊,哎。”说着满脸懊悔的跺跺脚,看来在他眼里野玫瑰谈恋爱比抢银行要重要多了。

    整个过程野玫瑰一句话也没说,只是冷冷的看着赵东阳不吭声,直到都安静下来后,她才冷冷的道:“赵东阳,今天的事我记下了,以后我劝你睡觉一定要关好窗户,不然看不到第二天的太阳可别怪我。”说完哼了一声,坐到一旁再不说话了。

    老耿一愣,连忙讪笑道:“赵先生,野玫瑰从来就是这个样子,你不要在意,嘿嘿。”

    赵东阳故意歪着头在野玫瑰身上的敏感部位打量了几眼笑道:“没关系的,她喜欢来串门,我很欢迎啊。”

    “你……”野玫瑰究竟是个女子,顿时又羞又怒,紧紧的握着枪托不知该说什么好。

    老耿干笑了两声这才道:“赵先生,你看……你看现在我们能做点什么?”说到正事老耿立刻思路活跃起来,接着道:“既然他们有这么大的阴谋,我想他们这次失败后一定不会善罢干休,我们得提防他们从其他地方下手,最好能让『政府』完全放弃这个水库计划,不然凭我们几个人根本防不过来啊。”

    赵东阳点点头道:“老耿说的对。”可心里却在想:“你说的倒轻松,程焘给我的钱已经花出去了2亿,『政府』要是把计划终止,程焘来和我要钱,我不去跳楼啊。”

    想到这,赵东阳脑中一边飞速运转着,一边说:“耿先生说得是没错,不过我担心即便水库不修建了,他们无非多一些损失而已,我们到现在还不知道他们做这样做的真正目的,即便把水库的计划终止,也未必能洞悉他们的计划,他们还可以想其他办法破坏龙脉,所以我想不如将计就计。”

    说道这,赵东阳顿了顿,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他的身上,连野玫瑰也是眼含期待的看着他。

    老耿道:“赵先生,你的意思是……”

    突然赵东阳灵机一动,有了对答之辞。“呵呵,其实我已经想好了。‘亡灵’的行事风格我们都看到了,他们这次失败一定不会善罢干休,而且换一张地图其实太简单了,根本没必要动武,对这帮『政府』贪官,花几百万绝就办好,所以这件事凭我们的力量根本无法避免,不如干脆让他们把地图换掉,到时候水库建成后,他们要将阵法启动,必有七名风水高手到场主持,到时候我们埋伏在四周伺机擒获他们,一切问题应刃而解了。”

    老耿听完想了想,一拍大腿道:“好,这个办法虽然简单,但没有再比这个办法更好的了,而且这样一来,起码修建水库这段时间里,亡灵不会再来捣『乱』,可谓是一举两得。”

    见居然轻松过关,赵东阳心里松了口气,顺便一顶大高帽送了过去。“我正是这个意思,耿先生和我想到一块了,既然这样水库的事就暂且可以放放,诸位要是没什么事,就先在这里小住几天,等我忙完这一阵,带大家四处走走,本市还是有几个不错的景点的。”

    张五也忙道:“赵先生说得没错,你们回去反正没事,不如在这里完几天,我们这么久没见,也好好聊聊。”

    “这个……”老耿看了看队员们都是一脸的雀跃,正好自己和张五许久没见,也想叙叙,于是点头道:“那好吧,我们就打扰赵先生。”

    “呵呵,说什么打扰,你们是五哥的朋友,自然也是我的朋友,五哥,这点钱让耿先生先用着,不够再问我要。”赵东阳说着,从口袋里掏出支票薄,签了张20万的支票递给了张五。老耿等人一看便不是泛泛之辈,现在这非常时期,用20万能留住这些人才实在是太便宜了。

    张五接过来一看,笑道:“呵呵,这么多,够这帮家伙好好玩几天了。”说着塞给了老耿。老耿和张五多年的战友,交情非比寻常,见张五没说什么,也就大方的接下了。

    张五又道:“赵先生,你看他们这么多人住哪里好啊。”

    赵东阳既然有心拉拢老耿众人,便大方的道:“耿先生看这间别墅如何,如果不嫌弃,就住这里好了。”

    老耿就闯江湖,自然知道这间别墅的价值,他们虽然不是贪图享乐之人,但住的舒服一点没有任何人会反对。所以忙连连道谢,连野玫瑰看赵东阳的眼神也柔和了许多。

    安排完一切,已是接近中午时分,赵东阳挂念着外面的一大摊子事情,寒喧了几句之后便带着张五告辞离去。

    宝马被才女开走了,两人只好拦了辆计程车。

    看离开别墅很远了,张五这才道:“赵先生,你是不是想把老耿的‘公牛’收为己用?”

    赵东阳嘿嘿一笑,对张五他没什么好隐瞒的。笑道:“是啊,尤其是现在这非常时期,这么一帮经验丰富的战士,我怎么可能不动心?”

    张五点点头,沉思了一下道:“要不我去和他们说说,凭我和他们的关系,再加上一笔丰厚的佣金,应该问题不大。”

    赵东阳摇摇头。“好是好,但现在不是时候,我要用的人不是简简单单花钱雇来就行,而是要死心塌地的为我办事。”赵东阳又望了望别墅的方向,悠然道:“现在还不是时候,不过我感觉应该会很快的。”

    张五听完一笑:“又和我故弄玄虚。”

    这时车子快要到一个岔路口,司机询问该向哪里开,赵东阳想了想道:“去高新区的‘缘缘茶社’吧。”

    张五知道“缘缘茶社”就是吴雪开的茶社,不明白赵东阳放着甘阳子和警局不去看,偏偏去这个地方,不由提醒道:“赵先生,我们是不是去警局看看,那些学生虽然人多,可绝对不是里面军队的对手,万一被里面的军队反攻出来,立刻就会被冲散,那我们可就白费功夫了啊。”

    “呵呵,要真的是这样可就帮了我的大忙了。”说完,赵东阳才凑到张五耳边小声道:“你放心吧,现在警局已经被媒体和记者完全包围,我们去了反而会引起别人的怀疑。”

    张五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赵先生你早有安排啊,可……可我们现在去茶社干什么。”

    赵东阳见司机不住的从反光镜里向后看,便笑了笑道:“去了你就知道了。”

    张五也是聪明人,见赵东阳这么一说,便也住了口。一路上两人都没在多说话,离茶社还有几百米时,两人便下了车。

    等计程车开走后,张五这才问:“赵先生,你怀疑刚才那个司机有问题?”

    “不是怀疑,而是肯定,你难道没看出来他和别的司机有什么不同吗?”

    张五努力回忆了一番,摇摇头。“我没看出来,不过感觉就是一般的司机啊。”

    “呵呵,那是因为他和你一样,都是军队培养出来的司机。你想想,那司机一路上是不是腰板一直挺的都很直,而且从来两只手都在方向盘上,或停或站都是有板有眼,哪像一个开久了车的计程车司机,除了军人没有别的可能,简直和你开车一模一样。”

    张五点点头。“哦,你这么一说好像真的是,可这也不能就说他有问题吧,退伍军人开计程车的也大有人在啊。”

    赵东阳一摆手。“算了,我也不和你争了,这样,你让老耿他们派人查查,看看我说的对不对。”

    “好,就这么办。”张五也来了兴趣,立刻拿出电话就给老耿拨了过去。“喂,老耿吗?我是张五,帮我查一查一辆计程车司机的来历,车号是xxxxx。”

    挂上电话,张五对赵东阳道:“老耿说亲自去办,最晚今天晚上就有消息。”

    两人便走便说,这时已经来到了茶社门前,赵东阳没再说话,点点头,当前走进了茶社。

    一走进去,立刻看见才女和吴雪正在眉飞『色』舞的低声谈论着生意上的事,一见赵东阳二人进来,才女忙迎上来小声道:“赵先生,你交代的事我都办好了,现在警局比开新闻发布会还要热闹,我大概算了算,一共来了七十多家媒体,今天上午连北京都有记者来了。”

    这和赵东阳估计的相差不远,满意的点点头,问道:“还有其他好消息没有?”

    才女微微一吐舌头。“好消息没有,但有一个坏消息,有个当兵的来找你,现在就在二楼。”

    赵东阳心中一动,笑道:“哈哈,该来的终于来了,才女,你可错了,这可是最好的好消息。”说完对张五一使眼『色』,两人上了二楼。

    空『荡』『荡』的二楼上,一个身材健硕的年经军官端坐在桌前,桌上的茶杯已经不冒热气,看来已经来了不短时间。

    赵凌风早已经等的不耐烦了,如果不是姑父赵易再三强调:不见到赵东阳不准回来,他早走了,警局那边已经『乱』成一锅粥,光学生已经够他头痛的了,居然在昨天晚上又来了好几百记者,而且到现在还在增加之中,如果不是姑父赵易来的及时,封锁了消息,估计现在军队和学生火拼的事已经闹得满城风雨了。

    但赵凌风知道这不过是暂时现象,听说北京也有记者到了,如果再不把学生赶散,消息一旦走漏,用不了几天包括他和赵易在内,所有参与此事的人都得上军事法庭去。

    赵凌风越想越烦,他真弄不懂这个紧要关头姑父让自己见一个无干紧要的人干什么,难道他真想姑父所说,他可以解决眼前的这件事情?

    赵凌风看了看腕表,自己已经等了快两个小时了,他打定主意,再等五分钟,如果这个赵东阳还不出现他马上就走。

    就在这时,赵东阳出现了。

    看着面前这个学生模样的年轻人,赵凌风不由大怒,自己堂堂的上尉军官,等了两个小时的人居然是个学生。而且除了眼睛特别亮之外,他实在看不出赵东阳有什么特异之处。

    想起姑夫临来时的叮嘱,赵凌风强压怒火。“你就是赵东阳?我是赵凌风。”说着把掏出军官证扔在了赵东阳面前。

    赵东阳却翻开看了一眼,又推给赵凌风。“赵连长,我们好像没打过交道吧,不知你找我有什么事?”

    “哼,你不要和我装糊涂,我以省军区的名义警告你,我们已经掌握了你煽动学生的证据,我奉劝你最好能看清状况,马上疏散学生,否则我立刻就可以逮捕你。”

    赵东阳差点没笑出声来,赵凌风的形象立刻在心里降到零下。“赵连长,你在说什么,我怎么一句也听不懂啊,煽动学生,好大的罪名啊,不过我相信法律,如果你真的有足够的证据就请带我走吧。”

    赵东阳说话的时候脸上尽是嘲弄的表情,这可把赵凌风气得够戗,顿时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喝道:“赵东阳,你也别和我装糊涂,你信不信我现在一枪就能毙了你。”可还没等赵凌风的手伸到枪套上,一旁的张五已经飞身闪到了他身后,双手从他腋下穿过扣住他的双肩,小臂一用劲,就听喀吧一声,赵凌风的两条胳膊便脱了臼,豆大的汗珠立时流淌下来。

    这让赵东阳也吃了一惊,虽然看不起赵凌风,但还不想和军方闹僵,忙对张五道:“五哥,快给他把胳膊接上,弄个残疾可就麻烦了。”

    张五哼了一声,却走到了一别。“没关系,三个小时之内接上就可以,足够他去医院了。”说完冲赵凌风吼道:“还不快滚?”

    赵凌风狠狠的瞪了张五一眼,然后忍着剧痛,跌跌撞撞下楼走掉了。

    看着赵凌风走掉的方向,赵东阳不由的叹了口气,对张五道:“五哥,你今天这么突然冲动起来了?”

    “呸!”张五朝楼梯口吐了口口水道:“我一看见这样的军人就生气,以为自己穿一身就军装就可以唯所欲为了?如果在平时,我非让他两条胳膊残废不可。”

    说完,张五长长出了口气,扭头见赵东阳面『色』不佳,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赵先生,是……是不是问题真的很严重,要不我去和他道个歉?”

    赵东阳没说话,只是掏出几枚算筹在手里把玩,过了好久才正『色』道:“五哥,这件事就算了,刚才我卜了一卦,结果并不是很坏,可我真的不希望以后发生同类的事情,你生气我可以理解,但起码要和打个招呼,万一这件事搞僵,有可能几千人的『性』命就要陪进去了。”说完,赵东阳起身走下了二楼。只从和张五认识,他还是第一此和他这样说话,但赵东阳并不觉得是小题大做,虽然张五为人绝对够义气,但不是任何事靠义气就能解决,如果今天不给张五一个警告,将来说不定还可能引起更大的祸端。

    还有一件事赵东阳没说,他曾悄悄的为张五卜过一卦,这也是他第一次为自己亲近的人卜卦,所得的结果竟然是,命主黑狗,本『性』忠诚,可在流年局里竟然会冲撞自己一次,却无法精确具体时间。

    这让赵东阳非常郁闷,凭他和张五的交情,是不可能长期分开的,要破解这个局面,也只有平时多加小心,到时候随机应变了。

    刚才的话,赵东阳只是个提醒,他相信张五是能够理解的。

本文网址:http://www.longtengshu.cn/book/0/346/22562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longtengshu.cn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