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灵异小说 > 神算天师 > 第二章 “地卦”意境

第二章 “地卦”意境

推荐阅读:龙王传说美食供应商天神诀圣墟神级小卖部全职法师银狐一念永恒玄界之门超品相师

    第二章 “地卦”意境

    下了楼,赵东阳见才女和吴雪正聊起劲,走过去笑道:“你们说什么呢?这么高兴,也让我听听。”

    才女一见忙把赵东阳拉着在身边坐下。“我和吴姐正在商量今后开业的事情,有好多非常不错的创意,正好你这大老板来了,帮我们拿个主意。”

    赵东阳立刻来了兴趣。“好啊,说来听听。”

    才女道:“首先我们准备针对宣传上花些功夫,既然开业就一定要人知道,吴姐说她开业的时候没有搞过什么庆典,所以我们商量在开业那天,一起搞一次大型而热闹的庆典活动,最好能请一些社会名流,这样记者也就会跟着来,不就等于作一次免费的广告吗?”

    赵东阳点点头。“这个主意不错,可就是我们几个穷学生,能认识什么社会名流啊。”

    才女嘻嘻一笑。“我们是不认识,可这里有人认识啊,吴姐可有名流亲戚啊。”

    吴雪顿时脸一红,轻打了才女一下。“你又来取笑我,老谭是赵先生的大哥,他开业的好日子能不亲自来吗?至于多请些人,他应该不成问题。”

    赵东阳道:“呵呵,有吴姐这句话我就放心了,不过谭大哥真的能来,恐怕也不是冲我的面子吧。”

    吴雪白了赵东阳一眼。“连你也笑我,说正经的,光开业这么宣传一下是远远不够的,我觉得还要打出我们自己的特『色』,而我们这里最大的特『色』就是卦馆和茶社的结合,所以我和才女商量,来这里喝茶的客人,我们可以免费送卦,而来求卦的人呢,则可以赠送茶。这样坚持一段时间,只要我的茶好,你们的卦准,一家客人很快就会成了两家的常客。”跟着吴雪又把详细的实施细节说了一次。

    赵东阳不由越听越佩服,这样的办法自己也不难想到,但困难的是两人可以在短短几天内,就把细节也制定出来,真是难得了。

    不由称赞道:“这个也是好主意,我完全赞成,还有没有别的了?”

    吴雪和才女对视了一眼,两人突然一下沉默下来,半天才女才吱吱呜呜道:“其他到没什么,都是经营方面的普通规定,就是店铺的名字我们还没有定好。”

    “哦?”赵东阳有些意外,这么简单的问题两人怎么可能没有结果呢?突然他看到吴雪一副欲言又止的神情,心里一下明白过来。

    “呵呵,吴姐,那你有什么好提议?”

    吴姐马上道:“算不上好提议,只是我用惯‘缘缘’,觉得这个就不错。赵先生你看如何?”

    还没等赵东阳说话,才女马上道:“我觉得这个还要斟酌一下的好,‘缘缘’如果作为茶社名,合了财源,人缘,又朗朗上口确实不错,但如果用在卦馆上,却给人一种『摸』不着边际的玄空感,有种江湖术士的味道,所以我认为还是得考虑一下。”

    赵东阳点点头,仔细想了想,确实像才女说的这样,而且“缘缘”两个去声同用,华而不实,也是风水中取名的忌讳。

    “那才女的意见呢?你有没有好的意见?”

    才女道:“我认为‘卧龙居’更能体现茶社和卦馆的共同特点,这样既隐含着我们这里藏龙卧虎,又会让来品茶的客人有种超然的感觉,而且略带古意,容易引起大家的共鸣。”

    吴雪马上道:“不好,不好,我不懂什么古意不古意的,可我一听‘卧龙居’就觉得太清高了,这么高高在上的店主,谁还敢来咱们的店里,还是‘缘缘’更能贴近人心。”

    就这样,两人你一眼我一语的开始争论起来,谁都有各自的理由,谁也无法说服谁,争着争着两人把目光都集中到了赵东阳身上。

    “东阳,你说,哪个名字更好些?”

    赵东阳一直笑着看着两人争论,直到问道自己,这才笑道:“哈,这可有点困难啊,‘卧龙居’高雅、超然,‘缘缘’清淡、朴实,但我觉得都不适合。”

    两人一听同时“咦”了一声。“那你说什么适合?”

    “方圆。方者正直坚强、执着守信,圆者玲珑变通、豁达自然,方中有圆,圆中含方,既是生意的准则,也是做人的标准,而且茶社的茶碗是圆的,茶桌是圆的,我的八卦是圆的,而算筹却是方的,‘方圆’二字包罗万象,你们看这个名字如何?”

    “方圆,方圆……”吴雪默念了几遍,突然叫道:“简单的两个字却包含了大哲理,好,我同意就用这个了。”

    才女也笑道:“既然吴姐都同意了,我也没什么好说的,反正我是打工的,老板怎么说就怎么办了。”

    赵东阳一笑:“这下好了,三人全体通过,那名字就这么定了,开业的日子等二楼装修好了,我们再一起商量。”赵东阳说着站起身来,就在同时,张五从楼上走了下来。

    一见张五的神情,赵东阳已经知道自己刚才的警告起作用了。果然张五下了楼走到赵东阳面前,吸了口气道:“赵先生,我想过了,刚才的事情确实我莽撞了,我保证以后不会再这样,请你能原谅我这一次……”

    赵东阳哈哈大笑打断了张五的话。“五哥,我们兄弟之间说这些可就见外了,走,出去和我接个人去,”说着一揽张五的肩头走出了门外。

    看着两人的背影,吴雪小声同旁边的才女道:“现在我终于知道为什么赵先生年纪轻轻,身旁却有你们这么多人甘愿为他工作,刚才我都被这气氛感染了。”

    才女莞尔一笑。“呵呵,赵先生本来就不是普通人,以后你接触的长了,还会有很多发现呢?”

    吴雪哦了一声,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眼中『露』出了神往的神『色』。

    赵东阳和张五刚走出门外聊了两句,远处的大道上几辆吉普车拉着长长的烟线飞驰而来,在如今的年头,能把“吉普”这么老土的车开的这么嚣张,除了军队再没其他可能了。

    三辆“吉普”瞬间来到茶社门前停下,车还没停稳,正中央的车门已经开了,一个满头银发的老者当先跳下车来,明灯般的眼睛四下张望了几下,直奔赵东阳而来。

    “呵呵,你就是赵东阳吧,这几天你的名字可是如雷贯耳啊,我叫赵易。”老者说着伸出大手。

    赵东阳当时就愣了一下,他没想到赵易居然一下就认出了自己,忙道:“赵司令,你怎么亲自来了,有什么事叫我过去就可以了,这多不好意思,快,快往里面请。”

    “有什么不好意思,不是身边事情太忙,我早该来了。”赵易笑着揽着赵东阳的手一起走进了茶社,随行的的4名高大威猛的军官立刻也跟跟了上去。

    看着两人的亲密神态,一旁的张五直发楞,心想:“难道这两人认识?”一时间站在门口竟忘了进去。

    赵东阳和赵易来到里面,吴雪早把几杯香茶沏好,和才女退到了二楼,赵易也屏退手下,大厅里顿时只剩下一老一少两人。

    赵易在客位上坐下,端起茶先品了品,赞道:“好茶,这里竟然有这么好的茶。”

    赵东阳每天浸『淫』在相术之中,对其他事情很少关心,见赵易语出真心,不由把自己面前的茶杯端起,但见此茶『色』泽翠绿,清澈明亮,有鲜活而油润之感;闻其香,则气馥如兰,鲜爽清香;品其味,则甘醇鲜爽,醇和可口。一杯茶入腹,但觉五脏六腑都熨贴起来。“嗯,果然不错。”

    赵易见状已知赵东阳并不懂茶,眯缝着眼睛问道:“赵老弟,那你觉得这茶如何呢?”

    赵东阳道:“惭愧啊,你要问我八字流年我还能说一说,但对茶可是一窍不通,还真是说不上来。不过我喝这茶,感觉极是醇和,五脏六腑都说不出的舒服。”

    那老者微笑道:“您过谦了,我对饮茶还是有些心得,这茶应该是今年早春时分的龙井,这醇和二字,已得龙井之妙。龙井茶,真者甘香而不洌,初饮淡然,似乎无味,饮过则觉有一种太和之气弥沦于齿颊之间,此无味之味,才是至味。不少不识茶者说龙井茶入口时少了香气,那就好比硬要大气矜持的贵妃去效那模特走台,可笑得很。赵老弟能有这二字评语,已是我辈中人了。来,请品茶。”

    赵东阳笑了笑,见赵易只是谈茶,却对来意只字不提,不知道他有何打算,也就不点破,替赵易和自己沏满了茶,便一言不发,只是埋头喝茶。

    直到三杯茶下肚,赵易这才有些坐不住了,“哈哈,真是英雄出少年啊,看来我们这些老骨头确实该退休了。”赵易说着掏出一支雪茄,向前让了让,赵东阳摇头没接,赵易一笑,自己点上。“东阳老弟,咱们明人不说暗语,说吧,要我怎么做你才能给帮我把这件事了断,你放心,你的几个朋友我一定会马上释放。”

    赵东阳呵呵一乐,赵易虽然这么说却不说明时间,就是想要威胁自己,果然是条老狐狸。到了这个份上,赵东阳知道已经没什么好隐瞒的了。脸『色』突然一变道:“赵司令,我的朋友没有任何罪名,况且你们军方抓他们也不符合规定,释放是应该的,但近来发生的这么事情可就比较麻烦,如果有人可以把本市给我,我可以考虑让事情没有发生过。”

    赵易正好吸了一口雪茄,听这么一说,猛得咳嗽起来,两只眼中『射』出两道寒光『射』向了赵东阳。“你想当市长?”

    “呵呵,这我可不敢想,我只想想要本市的风水协会,我想甘阳子会长也一定会答应的。”

    突然听到甘阳子的名字,赵易的脸上顿时变了几变,可最终却化成了一个笑脸。“哈哈,赵老弟果然大气,胃口可真不小啊。就是我知道你点的菜能不能吃的下去,可不要撑坏了才好啊。”

    “呵呵,现在不是关心我胃口的问题,关键是如果菜上的不够快,顾客一走,我的店可就要干不下去了啊。”

    赵易没有立即说话,只是不停的抽烟。赵东阳没有打扰他,给他足够的时间考虑,因为无论从面子上,还是实际情况,让他这个司令又是甘阳子的徒弟,拱手把本市的风水协会送给别人,都不是他能接受的。

    一支雪茄抽完,赵易的眉头舒展开了,赵东阳知道他已经有了初步的答案,刚才已经让他知道自己不好惹,还需要给他点甜头吃吃。

    “赵城主,买卖固然重要,但朋友也很重要,如果家门口有恶狗之类不方便自己动手的,我这个朋友到是愿意效劳。”

    赵易眼睛一亮。“哦?那我可要先看看你有没有能把恶狗赶走的本事了。”

    “这个简单。”赵东阳微微一笑。突然猛地一拍桌子,“啪”的一声巨响把赵易吓了一跳,而门口的那四名军官本就一直注意着里面,听到声音立刻冲了进来,与此同时四支枪已经在他们手中握着。

    赵东阳依旧笑着,低声对赵易道:“看仔细了啊。”

    这时候那四名军官已经奔到了桌前,还没等他们看清发生了什么事,赵东阳手中半掐“离魂诀”,然后一抬手,四枚算筹已经飞进了四名军官的脑际,立时刚才还是生龙活虎的军官已经变成了四具泥像。

    赵东阳呵呵一笑。“得罪了,赵司令,不知道我这点小把戏,再加上几千学生,这样的本钱,够不够啊?”

    赵东阳这一手,把赵易完全震住了,他这次敢来就是仗着有四名百里挑一的神枪手,他本以为有四名高手在,至少可保他全身而退,可在赵东阳面前,却连一招都接不住,顿时赵易几乎没有犹豫,立即站起身就往外走。到了门口,猛得停下脚步道:“半个小时后你的朋友我会毫发不伤的还给你,但我要今晚之前,警察局前再看不见一个学生和记者,至于风水协会,你自己看着办,另外,有空的时候把四个手下送回来。”说完,赵易头也不回出门上车走掉了。

    看着赵易的离开,赵东阳好半天都没有动一下,直到背后的汗水渐渐的冰凉他才渐渐有了知觉。

    “呼!”赵东阳长出一口气,重重的跌坐在椅子上,看着面前地上的四名军官,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居然让赵易答应了自己的要求,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仰头长笑起来。“哈哈,我终于成功了,哈哈……”

    张五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进来,一见赵东阳的样子吓了一跳,忙道:“赵先生,你怎么了?”

    赵东阳这才收住笑声。“五哥,你放心我没事,我实在太高兴了,你知道吗?赵易他居然同意了我的要求,不仅答应不追究这件事,而且还答应从此把他的势力扯出本市。”

    张五一愣,这样的结果和他想的差不多,如果不是这样才有点奇怪,不由不解道:“这有什么,很正常啊,难道这不是赵先生的计划吗?”

    赵东阳噗哧一下乐了出来。“五哥,你真是高看我了,你真以为我什么都算出来啊,就算能算的出来,这世上事事变化无偿,一个小小的变化都可能带来最后结果的巨大改动,我们能做的只是尽自己最大努力去做好,说实话,对于这件事我根本没有一定信心,不瞒你说,我连逃跑的准备都做好了,只要和赵易谈不妥,我立刻就会离开本市,而留下老耿他们,也是为了逃走多一分成功的可能。”

    “这……”赵东阳一番话让张五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自从结识赵东阳以来,一致认为赵东阳就是神,只要赵东阳愿意办的事,就没有办不好的,可现在看来这个想法多么的可笑,他也是人,每件事都是经过他的精心布置和努力拼搏完成的,而这样比知道结果而简单的到达要难上百倍。

    赵东阳知道张五的想法,他拍了拍有些发愣的张五,道:“五哥,我信命,信天,可也相信自己的双手,如果一味的去相信命,而不相信自己,那只能作一个命运的奴隶,永远只会失败,这也是为什么我从来不愿为你卜卦的原因。”

    赵东阳说完,留下还有些发怔的张五,走进了一间包厢里,同时在门上下了一道最强的阵法,除了他自己,就算绝顶风水高手也要花一定的时间破解。

    一走进包厢,赵东阳迫不及待的盘膝坐下,就在刚才说完那段话,一种久违的感觉涌上心头,那是一种初春时分,蝉蛹破茧而出时的冲动。赵东阳知道自己一直以来的瓶颈终于松动了,这还要感谢赵易,是他让赵东阳在紧张和大喜之后萌发的一种感悟。

    有过前几次经历,赵东阳已不是昔日阿斗,心平气和的将“玄卦”之后“地卦”的四个起手口诀一一默诵了一次,赵东阳这次没有急着参悟,而是绕过起手局,对照者相应的“玄相功”修炼了起来,无质的阵法化成有迹可循的招式,卦中隐藏的阵法脉络立刻变得清晰起来。眼前的黑暗中,几十个米粒大小的亮点缓缓的由虚而实,逐渐的越来越明亮,同时飞快的在空中盘旋,好像几十个『毛』手『毛』脚的孩子,想要排成某种队形,却总是无法完成。

    赵东阳『露』出会心的微笑,神秘的地卦终于向他展开了神秘的面纱,到这时,赵东阳反而耐心起来,干脆抛开一切手决,运用玄相功,一一将亮点固定好,按排列成自己喜欢的图案,就像孩童在玩石子叠屋的游戏。

    渐渐的,赵东阳完全沉浸在这种乐趣之中,周围的一切包括时间完全忘记了,只是专心于自己的玩具,如何才能让图案更完美,更漂亮。

    就在赵东阳有一次排列好一个图案,而这次的是一个简单的圆形,可这个圆却是那样的完美,赵东阳觉得竟是那样的有成就感,突然之间,这圆弧好像也感受到了赵东阳的心情,竟然旋转起来,最后越转越快,亮点也连成了光线,成了一个无懈可击的圆形。

    赵东阳心道:“真美啊,好像太阳一样。”刚说完,赵东阳突然心里一动。“太阳。”猛然间心思又回到了卦象和阵法上,赵东阳惊奇的发现,面前的阵法竟然就是地卦中的“太阳”起手局。而他更是发现,刚才的一番动作,竟然无意经历了“变阳”、“流阳”两大起手局,三个在平日高深莫测的阵法,居然就这样在玩闹中参悟到了。

    没有往日参悟了阵法后的狂喜,赵东阳冷静的接受了这个事实,再回忆以前失败和这次成功的经历,赵东阳一下全部都明白了。“原来是这样。”

    原来伴随着这次心绪的巨大变故后,随之而来的便是人最冷静的时候,而掌管时间变化的“地卦”的基础就是冷静和专一,因为只有在一个人最冷静最专心的时候,时间才会变得没有意义,今天也好,明天也罢,在他眼里无非是一个代号而已。

    以往赵东阳几次失败都是太在乎时间这个抽象的概念,却恰恰忽略了时间的本身。

    赵东阳笑了,缓缓的伸出手指一点,飞速旋转的光环顿时停了下来,就这样,“地卦”最后一个“定阳局”也成了,而且伴随着光环的停止,周围的一切也都停了下来,这次不是赵东阳的幻觉,而是真正的停止,包括时间。

    散了阵法,赵东阳睁开眼,眼前的一切由“玄卦”的清晰而变成了混沌状态,但赵东阳知道这才是真正的清晰,他现在才是看世界最清楚的人,因为他成了是掌握时间的人。

    虽然处于“地卦”特有的平和心境中,但赵东阳还是被喜悦包围。而令他感到惊奇的是,他心中居然有种冲动,想把这种喜悦和人分享,而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久别的田雅丽。赵东阳知道这些事办完之后,是该和田雅丽见见了。

本文网址:http://www.longtengshu.cn/book/0/346/22562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longtengshu.cn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