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灵异小说 > 神算天师 > 第三章 达成交易

第三章 达成交易

推荐阅读:龙王传说圣墟全职法师美食供应商神级小卖部天神诀超品相师一念永恒玄界之门银狐

    第三章 达成交易

    解开门上的阵法,赵东阳走出去,发现时间才过了不到一分钟,究竟过了多久,赵东阳不知道,他也没必要去知道了。

    走到还在发楞的张五身旁,赵东阳推了推他。“五哥,走啦,跟我办点事去。”

    “啊!”张五吓了一跳。“赵先生,你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咦……你怎么……怎么好像变了?”

    赵东阳『摸』了『摸』自己的脸,发现没什么变化,但马上意识到一定是参透“地卦”而引起了他气质上的变化。轻轻锤了张五肩头一拳,笑道:“胡说什么,我能有什么变化。”

    “不对,不对,你真的比刚才帅多了。”

    “呵呵。”赵东阳笑了笑,知道争辩下去没有穷尽,他现在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首先他给老梁去了个电话,电话刚通,老梁那边已经开始叫了起来。“老赵,老赵,大喜事啊,小胖他们全都回来了。”

    “哦!”赵东阳也感到有些诧异,赵易的动作也太快了,这么看赵易来之前早做好了准备,说不定刚才小胖他们就在赵易的车上。

    生怕有什么意外,赵东阳道:“老梁,小胖他们还好吧,要不要送医院去。”

    “他们……”还没等老梁说完,电话那边已经换成了小胖的吼声。“我好的狠,离死还远着呢,你给我赶快滚回来,我要问问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声音底气十足,看来是没什么大碍。

    赵东阳放下心来,但这件事毕竟是因他而起,不由歉然道:“小胖,你现消消气,我现在有事,等忙回来回去和你解释。”说完赶紧挂上了电话,顺便直接把手机关掉了。

    既然小胖他们平安,赵东阳也就没必要在囚禁甘阳子,有了赵易的保证,再加上赵东阳现在“地卦”的修为,就算甘阳子全盛状态,赵东阳也不惧。

    用张五的手机给侠女去了电话,让她把甘阳子释放掉,然后又嘱咐侠女去警局一趟。这是赵东阳计划中的关键一步,解铃还须系铃人,只要侠女一出场,她的那帮fans相信也就自然而然的散了。

    最后只剩下那帮记者,只要能把他们妥善处理好,这件事就算圆满完成。

    扭头对张五嘿嘿一笑。“五哥,现在论你出手了。”

    “我?”张五一指自己鼻子,“赵先生,你太看得起我了,我可没这本事。”

    “嘿嘿,你是没有,可再加上你那班战友,应该就没问题了。”

    拿起电话,张五迟迟没敢给老耿打电话,他真有点可怜老耿他们,一张20万的支票,一天之内几次用上他们,比私人保镖也差不多了。张五真有些怀疑之前的想法,从目前看,赵东阳留下老耿他们难道真的不是算好的,打死他也不相信。

    在记者的问题上,赵东阳知道无论金钱还是武力都不如更大的新闻对他们诱『惑』力大,于是在几千学生突然散去之后,市中心一连串的爆炸声和爆豆般的枪声把他们的注意力完全转移了过去。

    再看看四下空空的警局,嗅觉比狗鼻子还灵的记者,马上意识到有更大的新闻,不知在谁的带头撤退下,几分钟内,数百记者一下消失的干干净净。而接下来他们看到的也确实让他们大呼过瘾。

    在一座废弃后还没来得及重新动工的动地上,两方神秘人马发生激烈的枪战,据行内人士推测,估计保守参战人数达一百人,因为所有枪手隐藏的很好,所以无法断定是何人所为。

    可仅仅过了几分钟,几十辆军用卡车的到来,让事情水落石出,据官方负责人透『露』,开枪的双方分别是潜入本市的国外恐怖分子,以及一直跟踪他们的我国特工人员。军方的介入,使战事呈现一边倒的状态,在军方更加密集的活力之下,战斗在半个小时后画上了句号。

    “观众朋友们,观众朋友们,这里是xx电视台,我是xxx为您做现场报道。现在是下午17点一刻,我现在就站在1号工地临时演播室,距离枪战现场只有500米。由于军队在外围完全戒严,我们无方近距离看到里面的情况,但我们现在仍然可以听到零星的枪声,但广大市民可以放心,这次军事行动是由省军区司令赵易司令亲自指挥,一分钟前赵司令刚刚宣布,场上的局势现在已经在他的控制之中,所有的恐怖分子已经全部被当场击毙,现在正在做清场工作,再有五分钟战斗将全部结束,我们现在来听听赵司令是咱们说的。”

    镜头一转,一身戎装的赵易出现在了镜头上,整整一排荷枪实弹的军人站在他的身后,而背景则是硝烟弥漫的战场。

    “市民朋友们,我是赵易,我向大家公布一个好消息,所有的恐怖分子已经被我一个不剩的全部击毙,今晚大家可以睡个好觉了……”

    赵易还没说完,后面的话已经淹没在守候在电视机前人们的欢呼声中。自从枪声开始,城市里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聚集到有电视机的公共场所,这样既可以在人群中找到一点安全感,又可以获得第一手的消息。

    这是在一个大型酒吧里,中间的舞池没有往日的歌舞升平,而换成一台超大电视机,前面挤满了疯狂的人群,虽然得到了安全的消息,但没有一个人愿意离开,都把喜悦情绪换成了啤酒。

    在酒吧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方桌后的长条沙发上,并排挤满了十几个人互相谈笑着什么,悠闲的表情和酒吧里的疯狂有些格格不入。

    正中一个年轻人端起酒杯和旁边一人碰了一下,低下头小声道:“五哥,你有没有发现,电视上的赵易比真人要精神的多啊。”

    那人微微一笑,“嘿嘿,这个我到没觉得,只是我有一点可以肯定,他现在的心情一定比见你那时要好。”

    两人正是赵东阳和张五,而其他人则是张五的战友,‘公牛’侦探所。狂欢中的人们没有人知道,电视上谈论的恐怖分子,现在就坐在他们身后。

    老耿见两人说的高兴,也凑了过来,撇了撇嘴道:“真不公平啊,都一样是演员,赵易可以上电视『露』脸,当大明星,而我们却只有坐在这里喝闷酒。”

    “拉到吧!”一个『操』着一口东北口音的公牛成员道:“老耿就你贼能装,你们是没见着啊,下午在工地上,老耿『操』家伙那劲头,老过瘾了,眼睛都是蓝的,快赶上猫头鹰了,一个人放了两箱子弹。”

    见被人揭了底,老耿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这有什么,从部队出来我还没放开手脚开过抢,好不容易有这样的机会,我还不一次过够隐啊,再说你们难道都是好人,哪个也不比我少,尤其野玫瑰,从开始手里的冲锋枪就没停过,我看我们的弹『药』起码有一半是她打出去的。”

    野玫瑰一听马上就要反驳,赵东阳赶紧制止住。又道:“今天我还有些事情,咱们走吧。”

    赵东阳知道这些人『性』情粗狂,即便是刚做下惊天大案,也完全不在乎会不会被人发觉,于是忙站起身来向老耿和张五使了个眼『色』,后者两人马上会意,招呼着众人离开了酒吧。

    出了酒吧,赵东阳见众人都是一脸的不舍,知道自己正在兴头,自己走后这些人一定会换个地方继续狂欢,灵机一动,有了主意。

    招手叫过老耿。“耿先生,我知道大家还没尽兴,可我实在不放心大家的安全,这样吧。”赵东阳说着签了张支票递给老耿,“这点钱你拿着,别墅里缺什么你们就买点什么,今晚大家就不要出去了,就在别墅里好好高兴一下,你看如何。”

    老耿虽然粗狂,可不傻,马上领会赵东阳的意思,说实话,带着手下这帮人出去玩闹,他也不敢保证不出事。结果支票道:“赵先生你放心好了,我等下一定把他们带回别墅。”

    赵东阳点点头,他最喜欢和这样的聪明人办事,为了增加保险系数,又叫过张五,叮嘱他今晚和众人在一起。张五欣然答应。

    把一切安排好了,赵东阳这才放下心来,孤身返回了学校。他打算去见见田雅丽。

    现在正是学校吃饭时间,走在人流攒动的校园小路上,赵东阳回忆着和田雅丽的点点滴滴,说实话,赵东阳自己也不清楚两个人现在的状况,说是朋友,好像关系中又多了些说不清楚的东西,但说是恋人……

    赵东阳一想到这个词,便马上否决了,他无法断定田雅丽对自己的感觉,如果把她对自己的好感理解成爱情,那自己可真是太傻了。

    赵东阳就这这么边想边走,虽然他已参透《参神通赞》的第三层卦象,对人生的感悟和生命的理解已经远远超过一般人,但对于爱情,他还只是个小朋友。

    “赵东阳!”正在思索着自己的爱情大业,猛地听到有人叫自己,赵东阳下意识抬头看去,就见面前不远处站着一个身材妖娆的女生,手里捧着个饭盒,未施粉黛的脸上写满了清新自然的美丽,漆黑光亮的秀发简单的在脑后梳着一个马尾。

    女孩歪着头微笑着看着赵东阳,脑后的马尾随着她的动作晃啊晃的,让赵东阳有种时间停顿的感觉,仿佛时间又回到了第一次两人见面的情景。

    “田……田雅丽!你好啊。”赵东阳怎么也没想到在这里竟然会碰到田雅丽,按照他的设计,两人的见面应该是学校后面花团锦簇的小花园,或者是杨柳倒垂的小湖边,最起码也要是假山后。在逃难一样的人流里,赵东阳发现之前精心设计的好几种开场白全部作废,变成了一句憋脚的问候。

    田雅丽没有说话,仍然微笑着,可赵东阳发现,田雅丽笑着笑着,两眼却浸满了泪水。

    赵东阳这下可慌了神,连忙走到田雅丽身边,抬手想拭去她的泪水,可猛然发现好多人正在旁边张望,忙又收了回来。“田雅丽,你……你怎么了,别哭啊。”

    赵东阳这么一说,田雅丽非但没有止住泪水,而是“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同时猛地一把抱住了赵东阳。在柔软的巨浪种,赵东阳有种断气的感觉。

    “雅丽,快放手啦。好多人在看。”赵东阳不用回头也知道至少有100以上的同学在周围以极其恶毒的目光看着他们,虽然这年头校园里搂搂抱抱已不是新闻,但谁让怀里的女生是级品呢?

    “不,我不放,我就是让他们看到,你是我的,你休想再甩掉我。”

    赵东阳心里猛地一跳,这话的意思太明显了,赵东阳虽然是爱情白痴但还是听懂了。“她爱上了我。”

    突然间,赵东阳觉得现在的环境是多么的美好,居然能在这么人面前得到田雅丽的爱,赵东阳觉得太值了。双手慢慢的放到田雅丽腰后,柔声道:“雅丽,换个地方啦,我请你吃饭怎么样?地方还是你挑。”

    “嘻嘻,真老套,就会说这句话!”田雅丽突然笑了出来,擦了擦泪水,“这可是你说的,这次你可休想再用肯得基糊弄我,今天我要吃大餐。”

    “好,好,没问题。”赵东阳用力点点头,现在就算田雅丽要吃满汉全席他也会想办法去准备的。

    “那我们还等什么,田小姐请吧。”赵东阳微微一弯腰,做了个绅士般的请的手势。田雅丽莞尔一笑,伸手放在赵东阳手上,在众人的注视中走出了人群。

    就在两人刚走不久,一个学生打扮的漂亮女生来到两人刚才站过的地方,弯腰捡起田雅丽掉在地上的饭盒,嘿嘿的笑了几声。“原来是这样。”左右看看都是匆忙赶向食堂的学生,根本没人注意她,这才起身,一晃身混在了人流之中消失了。

    尽管银『色』的宝马就在附近停著,可奈何赵东阳没有行车执照,只好坐计程车了,这让赵东阳觉得有些美中不足。

    还好田雅丽根本没有在乎这些,一路上一直紧紧挽着赵东阳的胳膊,像个小猫一样依偎在他身边,在计程车司机羡艳的眼神中,赵东阳突然冒出一个奇怪的想法:我的自由时光终于结束了。

    赵东阳没有去黄一雄和佟凯的酒店,而是选了另一间同样顶尖的星级酒店“晶都”大酒店,他今晚不想见任何熟人,只想和田雅丽单独在一起。

    坐在内装典雅的临街包间内,窗外就是整个城市的夜景,田雅丽不由问道:“东阳,这里是不是很贵啊,要不要换个地方?”

    赵东阳呵呵一笑。“雅丽,你就放心好了,现在我再也不是当初的穷学生,如果你喜欢这里,我可以天天带你来。”

    突然想起关于赵东阳的种种传闻,田雅丽撇撇嘴。“我倒忘记了,现在我应该叫你赵大老板了,美女助手都不止一个,来这样的酒店吃饭当然没什么了。”

    赵东阳一愣,马上知道田雅丽一定是听到了什么。现在与其解释什么,都不如一句赞扬,忙道:“呵呵,但不管怎么样,你在我眼里可永远是最美的啊。”

    果然田雅丽脸一红,低头轻声道:“谁信你的鬼话,我要是那么好,你为什么这么久不来见我。”

    对田雅丽,赵东阳本来就没准备隐瞒什么,见她问到这里,长叹一声,把这几个月的经历的事情,以及对田雅丽的感情详详细细的说了一遍。说完,赵东阳见田雅丽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自己,以为她一定是被自己的经历吓到了,忙柔声道:“雅丽,你放心好了,我是个风水师,我有能力……”

    还没等说完,田雅丽突然打断道:“等一下,你刚才说你几个月来一直和侠女呆在山洞里,这话是不是真的?”

    赵东阳一愣,他这才明白田雅丽原来担心的是这个,不由后悔刚才为什么把什么都说了出来。

    但事已至此,赵东阳知道不解释清楚,两人永远都会有误会,于是正『色』道:“雅丽,你千万不要『乱』想,我们之间什么都没有的,被困在山洞里是谁都不愿意的,我可以发誓,在山洞的那段时间里,我想到最多的人就是你。”

    田雅丽看着一本正经的赵东阳,眨了眨眼睛道:“你说的是真的?”

    “那当然,不然我干吗一有时间就来看你。”

    “哼!谁希罕你啊,好吧,既然你这样说,我就暂时相信你一次,以前你不管做过什么我都不去在意,但今后你只属于我一个人的。”

    看着田雅丽的眼睛,赵东阳重重的点点了头。

    当晚的一顿饭,是赵东阳有生以来吃的最高兴的一次,虽然整整一桌菜两个人几乎没怎么动,但甜蜜已经把两人喂饱了。

    看看时间已经不早了,赵东阳扶起怀里的田雅丽,柔声道:“小丽,时间不早了,我送你回宿舍吧。”

    田雅丽一听突然把头埋到胸前,双颊绯红的道:“今晚……今晚我不回去了。”

    “什么?”赵东阳心脏剧烈的跳了几下,他马上意识到久违的事情终于要来了。

    “我……我马上去开房间,你在这里等一下。”说着赵东阳飞身向门外跑去,以百米的速度跑到总台,飞快的办好手续,又以同样的速度跑回来,一进包间门就喊道:“小丽,我们……”

    可让赵东阳大吃一惊的是,房间丽空空如也,刚才坐在那里的田雅丽居然消失不见。

    赵东阳第一感觉是田雅丽在和他开玩笑,可四下找了找,哪里有田雅丽的半点影子,就在赵东阳不知所措的时候,他猛地发现桌上多了一行用油渍写下的字。

    “东阳老弟,多日不见万分想念,只盼一聚,弟妹雅丽已先来蜗居,还请老弟早日前来。曹策敬上。”赵东阳看完顿时又气又悔,**之下,居然连曹策这条隐藏在身边的豺狼都忘记了,真是该死。

    有心叫来酒店的安保问一下有没有看到曹策的踪影,可敞开的窗户让他打消了这个念头。

    清冷的夜风让赵东阳渐渐恢复了冷静。曹策能刚好在自己出门时掳走田雅丽,这说明这些都是早有预谋,说不定他一直在暗中监视自己也有可能。

    “混蛋!”赵东阳一拳砸在桌上,忍不住道:“要是时间能倒回来该多好。”

    说完这句话,赵东阳突然间心念一动。“时间倒回?”他猛地想到,自己刚刚参透的地卦,不正是时间的『操』控者吗?说不定自己真的可以让时间倒流。

    一想到这种可能,赵东阳马上开始布阵,他知道这种事时间隔的越短越好。

    和前两种卦象不同的是,“地卦”象征着一种平和的心境,布阵贵在随意。赵东阳稳了稳心神,连算筹也没有掏出,只是随手在桌上画了个圆圈,然后缓缓的闭上眼,印在脑中无形的圆圈立刻开始微微的发亮,再到变成一个夺目的光环,就像太阳一样。

    赵东阳没想到这么快就能进入“地卦”意境,压下心头的激动,赵东阳仔细看了看旋转的光环,发现正中间有个沙漏一样的东西,每次沙漏的时候刚好是一分钟,而这时圆环也刚好转了一圈。赵东阳心里灵机一动,他猛然间想到:“莫非面前的这个圆环就是时间的象征?如果是这样,只要将圆环倒转相应的圈数,时间不就可以倒流了吗?”

    赵东阳知道十有**就是这么回事,当下再不迟疑,猛地用起全部的“玄相功”侵入到圆环当中,旋转的圆环一下停在那里,然后开始一点一点的向反方向转动。如果赵东阳现在睁着眼,他就会发现,周围的一切就像录影带中的按了退后键,正在向反向进行。

    但唯一不动的赵东阳却是有苦自知,他刚才仅仅勉强让圆环反向旋转了一圈,平时好像用不完的“玄相功”竟然有了枯竭的兆头。他这才明白为什么爷爷曾不止一次说起:天命不可违。

    幸亏田雅丽失踪的不是很久,赵东阳拼尽全力让时间的圆环倒转了7圈之后,圆环的阻力已经是刚才的数倍,赵东阳知道再这样下去自己一定会身受重伤,盘算着七分钟已经足够回到自己出门前的时候,赵东阳这才收回“玄相功”,看着圆环又恢复了原来旋转的趋势,赵东阳睁开了眼睛。

本文网址:http://www.longtengshu.cn/book/0/346/22562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longtengshu.cn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