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灵异小说 > 神算天师 > 第四章 时间倒转

第四章 时间倒转

推荐阅读:流氓异界行大学流氓流氓公爵流氓足球经理爱情游戏:恋上一个流氓流氓大英雄流氓天下都市流氓将军重生之流氓少爷剩女撩人:狼君很流氓

    第四章 时间倒转

    严重脱力之下,赵东阳浑身上下就像被吸干,软软的瘫在椅子上。心中暗暗发誓:“以后没特殊情况,绝对不轻易动用地卦的这个阵法,实在太变态了。”

    但让赵东阳高兴的是,在睁眼的瞬间,赵东阳正听到田雅丽满脸羞涩的说完今晚不想回去的话,赵东阳长出了一口气,时间刚刚好,可他知道现在曹策一定就隐藏在周围的某个角落,一旦让他发现自己功力大减,自己和田雅丽立刻就有杀身之祸。

    装作被田雅丽的话感动,赵东阳一把抱住田雅丽,脸上笑容不减,轻声道:“小丽,你不要说话,听我说,现在某个地方隐藏着一个我的仇人,想要对我们不利,我已经功力全失,不过他可能还不知道,你要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过,扶着我出去,只要离开这里我们就有希望逃走。”

    田雅丽本是满腔柔情,听完这话顿时一惊,但她马上发现赵东阳全身都是汗水,身体软软的没有力气,仅仅是愣了一下,马上就好像没有发生任何事,“东阳,我们还等什么,走了啦。”说着田雅丽起身不急不缓的站起身和赵东阳向外走去,途中依然是一副小鸟依人装,看似依偎在赵东阳怀里,却是把赵东阳身体多半的重量都抗了起来。

    从座位到门口短短的几米远,赵东阳却感觉想走了几十年,终于到了门外,面前是一条走廊,只要能到了前面的电梯里两人就算基本安全,可赵东阳发现田雅丽已经面红耳赤,鬓角已经见了汗,看来快要坚持不住了。

    就在这个时候,赵东阳猛然听到旁边的一间雅座内传出一阵熟悉的声音。“李大哥,你倒是说句话啊,现在我们怎么办,赵大哥找不到,事情也办不好,难道我们就在这里等着吗?”

    赵东阳一听立刻认出是三合门的白奇伟,只从上次让他们去探察黄卓和日本阴阳师的关系后,一直没有联系,没想到在这里能见到,他口中的李大哥,不用想也知道是李修年,有他们在,自己『性』命可保无碍。

    想到这,赵东阳一指房门,低声对田雅丽道:“推门进去。”

    田雅丽这时已经快支持不住,也不管里面是谁,一推房门走了进去。

    一进门,赵东阳就见李修年等七人一个不少都在这里,顿时发自内心的笑道:“李兄、白兄、诸位,别来无恙啊。”

    “赵大哥?你怎么在这里?”白奇伟等人没想到正谈论赵东阳,一转眼他就出现在面前,顿时又惊又喜,忙加添椅子让赵东阳两人坐下。

    众人重新坐好,李修年重新问道:“赵大哥,你怎么在这里?难不成是你卜卦算出来的?”

    赵东阳哈哈一笑。“李兄说笑了,我是正好路过,听到你们说话才闯了进来。”说话时,赵东阳手中不停,占着酒水在桌上写了一行字:近有强敌,小心!

    赵东阳的动作众人都看的清清楚楚,不由一愣,还是白奇伟反应快,迅速的擦掉字迹,好像没事人一样。“那可真是太巧了,上次走的匆忙,连电话都没有留,我们也正想找赵大哥啊。”白奇伟一边说话,一边也在桌上写道:敌人是谁?攻?守?

    赵东阳点点头,示意理解,一边说着不着边际的话,一边又在桌上写道:“我受伤,扯!”写完,赵东阳见众人都看见了,这次装作随意的擦掉字迹,道:“既然这样,我看大家都吃的差不多了,不如去我家中详谈,你们看如何。”

    “好,就听赵大哥的。”众人说着起身簇拥着赵东阳出了酒店,直接拦了计程车向别墅赶去。等终于看到了别墅里的灯火,赵东阳这次长出一口气,第一件事就是一把将田雅丽抱在怀里,不断重复一句话。“小丽,我再也不离开你了。”

    有了刚才路上的短暂恢复,赵东阳虽然还是很虚弱,但现在已经可以走路。等进了别墅,老耿众人正在k歌,不知道从哪里搞来套音响,听起来效果还是不错。

    一见赵东阳去而复回,还带了一大帮人,老耿众人都是一愣,忙把音响关掉过来询问。

    赵东阳摇摇头道:“把音响开着,就当什么事也没发生。”

    众人虽然不解,但还是又打开了音响,有这十几人围在身边,赵东阳这才放下心来,把刚才的事情简单介绍了一遍。

    赵东阳刚说完,野玫瑰第一个就坐不住了,抬手掀开沙发,拿出藏在下面的机枪就要往外冲。“太不像话了,亡灵的人居然敢在国内嚣张到这个地步,看我不把他们打成筛子。”

    冲到一半,老耿几人已经把他拦了下来,夺枪的夺枪,抱腿的抱腿,分工极是明确,看来这样的事已经不是一次两次。

    整个过程赵东阳一直皱着眉头没有说话,直到野玫瑰安静下来,赵东阳这才问:“野玫瑰,你又没见过曹策,为什么一听我说就断定他是亡灵的人呢?”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我们这里的人和亡灵的人打交道不是一回了,他们的拿手好戏就是把尸体变成毒『药』,然后再攻击别人,你不是说曹策也会这招吗,那肯定是亡灵的人了。”

    “原来是这样!”赵东阳听完默然不动,他隐隐觉得事情远没有开始时想的那样简单,如果曹策也是亡灵的人,那按照之前的推测,他们的目标应该是水库才对,可他们为什么又要针对医院那些人下毒手呢?

    想了许久,赵东阳还是『摸』不着头绪,又想了一会,赵东阳抬起头道:“五哥,明天你和我再去一趟联合医院,明天说什么我也要把你母亲的病治好。”

    张五一愣,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仍是满心欢喜。“谢谢赵先生。”

    赵东阳看看时间已经不早,正准备让大家散了去休息,突然见李修年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好像有什么话要说。于是道:“李兄,你是不是有话和我说,你放心这里的都是我的好朋友,我没什么好瞒着的。”

    李修年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其实也没什么,刚才我听到你说起联合医院,我这里有个情况说不定你可能用的上。”

    “哦,说来听听!”

    李修年犹豫了一下,还是道:“赵先生,我们本来按照你的吩咐去做事,可由于东西没借到,所以进展不顺利,只好到处碰运气,有天晚上正好来到联合医院外,霍冬青老弟虽然年轻,可对阴阳变化最有研究,他发现联合医院之外,竟然隐藏着一个奇怪的阴阳阵。”说到这,李修年看了眼旁边比田雅丽还文静的霍冬青道:“下面的事让霍老弟自己说吧。“赵东阳点点头,阴阳阵他听爷爷说过,是纳甲派的独门绝学,讲究的是净阴净阳,由于纳甲派强调阴阳决不相混,所以在他们的所布的阵法中,阴阳脉络泾渭分明,和其他门派的阵法大不相同,虽然因此威力减弱,可却增加了隐蔽『性』。

    在众人鼓励的目光中,霍冬青结结巴巴道:“这个……这个阴阳阵很奇怪,看……看起来虽然很想阴阳阵,但根基全是错的,阵法里面阴阳相混,向水难辨,完全都错了。”说到激动处,霍冬青口齿也伶俐起来。“这个阵法其实就是普通的阵法,只是借用了我们家隐藏阵法的方法而已。等我把阵法上的隐蔽撤掉,我们发现,这个阵法我们居然谁也不认识,于是就用相机拍了下来。”

    赵东阳本来已经失望,一听就照片,忙道:“照片在哪里,我看看。”

    李修年忙从口袋里掏出几张照片递给了赵东阳。赵东阳接过照片一看,不由的大吃一惊。“这……这,这怎么可能!”豆大的汗珠滴滴答答的从他额头流了下来。

    众人一见都是一脸的诧异,尤其几个熟悉赵东阳的人,他们还从来没见过什么事能让赵东阳这么紧张的。忙问道:“赵先生,你怎么了,难道这个阵法你认识。”

    赵东阳茫然点点头,这个阵法他不仅认识,而且再熟悉不过了,这恰恰是“地卦”起手局中的一个“变卦”,名为“夺魄阵”,阵法道理很简单,就是逆用“变阳”决,阵法中的人在数月之内就会想过了几百年一样,**虽在,可魂魄却会因为耐不住孤独而魂飞魄散,肉身将会变成一具行尸走肉。

    这个阵法要比赵东阳刚用过的时间倒流简单的多,唯一强调的就是要求阵法内要与世隔绝,医院的环境最合适不过,赵东阳自认也可以布的出,破解也不是难事,可让他感到真正紧张的是,这个阵法绝对不是自己布的,也就是说,这个世界上还有人拥有《参神通赞》,而且这个就在本市。破解这个阵法虽然简单,可他知道破解别人的阵法只会那人疯狂报复,到时候正面冲突时,赵东阳没有一点信心能胜的了他。

    赵东阳马上想到会不会是图书馆那本原版《参神通赞》失窃了,可马上否决了这个可能。从阵法的布局上看,布阵之人手法极其熟练,绝对参悟时间要比自己长,一定在自己得到《参神通赞》之前就开始修炼了,起码不会比自己修炼的时间短,难道说还有其他书也记载着同样的法术?如果不是赵东阳现在功力未复,他早掏出算筹起一卦了。

    在众人不断的呼唤声中,赵东阳好半天才回过神,握了握不断给自己擦汗的田雅丽,歉然一笑,道:“我没事,大家放心好了。”

    李修年仍是不放心。“赵先生,你刚才到底怎么了,是不是这个阵法你认识?”

    赵东阳点点头。“没错,是夺人魂魄的阴毒阵法,本是用来惩罚有罪的风水师的,可没想到被人用来做恶。我不光认识,而且还知道他的出处,是一本极其厉害的风水古书,书名恕我不方便说。我只能告诉大家我现在所学只不过是上面记载的皮『毛』,如果布阵之人手中也有同样的书,我怕这里再也不会太平了。”

    李修年家学渊源,知道家传古书是常有的事,也不多问,只是道:“赵先生,依你看,你和布阵之人的相比是高是低?”

    赵东阳道:“顶多在伯仲之间,若是从参悟程度上,他还要高于我。”

    李修年等几个世家子弟不由吸了口冷气。赵东阳之能,以及对风水相术的理解他们非常清楚,虽然几人都是年轻一辈风水师中的翘楚,可不及赵东阳万一,比他们的父辈也高出不少,现在居然有人比赵东阳的相术还要深厚,那将是怎样的一个境界,而这个人很可能是个外国邪教中人,几个人不敢继续往下想了。现在的事情已经远远超出了他们的想象,他们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立即回报各自的家主。

    李修年几人互相对视一眼,同时点点头,李修年道:“赵大哥,不是我们不相信你的本事,实在事情太大,我们必须赶紧回去禀报家主,如果能让他们出面,这件事可保万一。”

    赵东阳顿时大喜。“这样最好,可是……”说到这,赵东阳猛然想起自己刚刚和风水协会闹翻,想必现在这件事已经传遍所有同行,这七大世家家主怎么可能会帮自己。

    这么一犹豫,李修年已经猜到了赵东阳心事,之前赵东阳和甘阳子的事情他们也有耳闻,微微一笑道:“赵大哥,你的担心大可不必,风水一脉,同祖同根。你的事就是我们的事,更何况现在涉及到无数人的『性』命,我想我们的家主会明白的。”

    赵东阳顿时满脸愧『色』,自己玄功虽高,但对风水相学的真谛还是不如这些大世家子弟啊。忙道:“李兄,是我多心了,不过我有个担心,众位的家主都是了不起的人物,他们的行动一定会有很多人注意,我是怕如果他们同一时间都到来,会不会让那布阵之人有所察觉,万一被他识破我们的计策可就麻烦了。”

    “这……”李修年等人一听都觉得有理,一下不知该如何是好,赵东阳又道:“我有一个计策,只是有些损害各位家主的名声。”

    “哦?先说来听听。”

    赵东阳接着道:“我突然想到,我的卦馆用不了多久正好就要开张,我想是不是可以让众位家主借来给我祝贺的名义出面,到时候我也会请我爷爷过来。”

    李修年等人一听不禁面有难『色』,让诸位宗师级的家主祝贺一个晚辈的卦馆开张确实不符合规矩,但这话又不好开口,突然又听赵东阳提到他的爷爷,不由问:“请问尊祖父怎么称呼?”

    赵东阳谦虚道:“不敢,我爷爷上江下河,法号东流。”

    李修年一听吃惊道:“难道是江河东流天师?赵大哥你怎么不早说,哈哈,这事成了,只要报出赵天师的名号,不愁各位家主不到。”

    随后几人根据“夺魄阵”发作的时间,把卦馆开张的时间定在了下个月月末,又交换了联系方式,李修年这才几人这次匆匆离去。

    无意中得到了七位世家的支持,赵东阳此时的心情极好,送走李修年等人,回身刚要招呼众人休息,可一扭头发现刚才还是人满为患的大厅居然空空如野,只留下娇羞动人的田雅丽。

    “小丽,他们人呢?”

    田雅丽脸一红,轻声道:“都回房睡觉去了。”

    赵东阳刚想问田雅丽怎么不去休息,可四下看了看马上明白过来,原来整个别墅里竟然只有一个空房了。立刻明白一定是众人为自己和田雅丽创造机会,“嘿嘿,这帮粗人,居然还有体贴人的时候!”

    事已至此,赵东阳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如果不是被曹策打断,现在他和田雅丽早已共赴巫山了。

    假装四下查看,赵东阳忽然猛地扭身把田雅丽抱起,凑在她耳边,学着京剧的唱腔道:“娘子,今晚你我花烛,早些歇息了吧。”说完用力在田雅丽的粉面上啄了一口,大笑着抱着田雅丽走进了房间。

    锁好房门,赵东阳轻轻把田雅丽放在床上,低头望着已经羞得闭上双眼的田雅丽心中不觉一阵的激动,刚要有进一步的动作,赵东阳突然心中一动,他感觉好像暗中有什么东西在监视他。

    情知有异,恰了个手决略微一算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嘿嘿,这帮家伙,我就说怎么会怎么好心。”

    从卦象上,赵东阳已经发现在整个屋子中至少被安置了十几枚摄像头和窃听器,而且手法相当专业,如果不是赵东阳刚达到地卦的意境,真说定就要中招。

    有心着弄一下老耿他们,赵东阳故意不去点破,假装弯腰亲吻田雅丽时,猛地催动内力向监视器『射』去。赵东阳的内力虽然不高,可山洞中的一番修炼后,对内力的控制能力却是堪称精准,十几道内力『射』出,全部击打在了监视器上,脆弱的电子元件顿时变成了一顿破烂。为了以防万一,赵东阳又在房间周围用算筹布下道防护阵法。

    听到响动,田雅丽微微睁开眼睛,就看见房间里出现十几道烟雾,不由奇怪的问道:“东阳,这是怎么回事?”

    “呵,没什么,是为了我们的第一次营造点气氛。”说完抬手关掉房灯,飞身扑向了田雅丽。

    次日清晨,天刚刚放亮,赵东阳正抱着田雅丽做梦,门外便传来一连串急促的敲门声。

    赵东阳有心不理,可敲门声越来越急,大有不开门誓不罢休的感觉,赵东阳无奈起身穿好衣服,又给田雅丽盖好被子,这才起身打开房门。

    可刚开了一道缝隙,房门一下就被撞开,老耿和野玫瑰当前闯了进来,立刻四下查看起来。

    “咦?田雅丽呢?你把她藏哪里去了?”野玫瑰一边找一边问道。

    赵东阳心中好笑,开门的一刹那他已经预测到这一幕,于是临时变动了阵法,将防护阵上又多加了一道“『迷』魂阵”,这是他使用米乐的千变时领悟出来的,就是用阵法影响人的脑波,虽然简单,可效果相当不错。

    故意叹气道:“都是你们,只留下一个房间,人家是女生当然不好意思,所以就回去了。”

    “不可能,我明明听到……”野玫瑰心直口快的就要说出监视器的事,幸亏老耿手急一把捂住了她的嘴。

    老耿讪笑道:“嘿嘿,本来野玫瑰找田雅丽有点急事,既然不在,那我们就不打扰你的休息了,再见!”说着领着众人灰溜溜的走出了房间。

    一走到外面,野玫瑰立刻挣脱了老耿的手,自从上次因为男朋友的事被赵东阳点破后,野玫瑰一直就在寻找机会要让赵东阳出丑,终于等到这个机会,本想借机羞辱赵东阳一番,可没想到十几台仪器竟然莫名其妙的同时失灵,而田雅丽也突然消失。仍然有些不服气的说:“真是见鬼了,我明明亲眼从监视器里看到两个人一起进来,怎么可能一下就不见了呢,老耿,要不要我们等下再突袭一次?”

    老耿忙连连晃头。“要去你自己去,你以为那些仪器是失灵啊,一定是赵先生的手段,凭你这辈子是别想报仇了,啊……”说着老耿打了个哈欠,“陪你折腾了一晚,我要睡觉了,掰掰!”说完老耿等人丢下野玫瑰,转身回房睡觉了。

    看着空『荡』『荡』的走廊上,野玫瑰突然觉得像被世界遗弃了一样,看了看老耿离去的方向,又看了看赵东阳的房间,突然狠狠的道:“既然你们都不帮我,别怪我不讲情面,赵东阳,我迟早要让你来求我。”

本文网址:http://www.longtengshu.cn/book/0/346/22562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longtengshu.cn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