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灵异小说 > 神算天师 > 第五章 高手疑影

第五章 高手疑影

推荐阅读:天神诀龙王传说一念永恒玄界之门大主宰全职法师超品相师美食供应商神级小卖部银狐

    第五章 高手疑影

    这么一闹,田雅丽早被吵醒,虽然没被众人看到,但已是又羞又臊,而且早上还有课,便告别了赵东阳,自己回学校去了。

    送走田雅丽后,别墅又恢复了平静,没有了野玫瑰的打扰,众人一觉直睡到中午,这才纷纷穿衣洗漱。

    简单的吃过午饭,赵东阳打开电视,新闻里全部是讲昨天的枪战,果然不出赵东阳所料,事情的快速平息,让赵易荣获了一个二等功,有了这个荣誉,只要不犯错误,升职是迟早的事了。这样的风头之下,再没有一个人提军队和学生的对战,这样的一件大事就这样悄悄的平息了。

    看着接连的混『乱』后,城市里逐渐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赵东阳有种无法形容的喜悦,他第一次感到天下之势竟然和自己的喜乐息息相关。

    赵东阳正胡思『乱』想,突然老耿走了过来,面带愁『色』道:“赵先生,有……有件事想麻烦你一下。”

    赵东阳一愣,老耿平时说话爽快,这么突然扭捏起来了,笑道:“说吧,什么事,只要我能办到的,一定遵命。”

    “是这样的,今天起床之后,我们一直就没看到野玫瑰,打她电话也关机,呵呵,这个,我知道你们有点误会,可她这人心地还是不错的,所以想请你帮帮忙,卜一卦看看她在哪里?”

    “这样啊,我说今早怎么这么安静啊!”赵东阳微微一笑。“放心好了,我不会记恨她的,这个忙我帮了。”赵东阳说着掐动七星决,在他看来,找了个还不是手到擒来。

    可是手决掐完,赵东阳竟然发现卦竟然没有立起来,这还是赵东阳参悟《参神通赞》后第一次遇到,以往只有为道行高过自己的人推算时才会有这样的情况,可是野玫瑰明明不懂半点风水啊。

    见老耿一脸期待,赵东阳脸『色』一红,讪笑道:“不好意思,可能是我功力没有全恢复,我再试一次。”

    这次赵东阳不敢怠慢,取出算筹,又向老耿要了一件野玫瑰的随身物品,干脆摆出一个《参神通赞》上的“勘命局”,可没想到居然又失败了。

    赵东阳脸『色』一下变得凝重起来,如果第一次还能说是巧合,那这次有意器助阵,绝不可能失误,如果不是风水玄功深厚,那另一种可能就是这个人已不在人世了。想到这种可能,赵东阳忙问道:“耿先生,你最后看到野玫瑰是什么时候,她有没有说什么奇怪的话?”

    老耿也慌了神,他明白赵东阳的意思,不敢隐瞒,把野玫瑰想羞辱赵东阳的事,自己又如何拒绝她的事源源本本说了一次,怕赵东阳误会,又补充道:“我和野玫瑰多年的战友,她的脾气向来如此,我们都已经习惯了,不少人都被她戏弄过,再说拒绝她的请求也不是件什么大事啊。”

    老耿一说,旁边立刻有人点头称是。

    赵东阳眉头紧皱。“这就奇怪了,既然很正常,野玫瑰为什么会不告而别,即便是昨天事被警察发现抓走,也不可能一点结果都没有啊。不行我们必须马上去找他。我这就去给警察局的朋友打电话。”

    赵东阳刚要起身,老耿突然大喝一声:“算了。”咬了咬牙,老耿又道:“作为一名战士,连最起码的组织纪律都顾了,还有什么资格让我去关心保护她,随她去吧,尤其现在是非常时期,我们不能因为她一个人影响到大家的安全。”

    赵东阳见老耿一脸决绝,有心劝谏几句,可不知道如何开口,只有不住的给张五使眼『色』,可张五却想没看到一样。赵东阳非常奇怪,找了个借口把张五叫到了一旁。

    “五哥,你怎么不帮着劝劝,我几次立卦不成,我怕野玫瑰有什么意外啊。”

    张五却冷冷的道:“那是她咎由自取,耿队长说的一定都没错,一个没有组织纪律『性』的人绝对不能成为大家『性』命相托的战友,而只能成为大家的拖累,从个人感情上讲我很想去找野玫瑰的下落,可从团队角度上,这次如果野玫瑰不死能活着回来,她也休想再呆在‘公牛’了。”

    赵东阳听完长叹一声,都说军人无情,他今天终于领教了。既然连张五都这么说,赵东阳也不好再说什么。

    “五哥,既然这样我就不多说什么了,咱们去医院看看你母亲吧,既然知道医院外有阵法存在,今天最好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把你母亲接出来。”

    张五笑了笑。“赵先生,虽然我非常担心我母亲,可接她出来却万万使不得。”

    赵东阳就是一愣。“这是为什么?”

    张五犹豫了一下,正『色』道:“赵先生,虽然我不懂什么阵法,可我知道现在已经不单单是我母亲的安全受到了威胁,而是整个医院甚至全市,我能这么自私,如果转移我母亲不成,反而让布阵之人有所察觉,那我不就成了罪人了吗,这样绝不行,我母亲如果知道也不会答应的。”张五说完转身就要去取车。

    赵东阳又是生气又是感动,对张五的背影喊道:“五哥,可夺魄阵里的可是你母亲啊,你不再考虑一下。”

    张五停住脚步,突然扭回身问道:“赵先生,你说我母亲在阵法里还能坚持多长时间?”

    赵东阳不明白张五为什么这么问,如实道:“一个月内应该没问题。”

    张五听完微微一笑。“这样我就放心了,我相信我的判断,也相信赵先生你,既然赵先生已经安排好大计,那我就等赵先生抓到布阵之人那天再接我母亲出来。”说完径直出门而去。

    赵东阳望着消失在门口的张五,就那样一直呆呆的站着,张五朴实无华的理论让一向善变的他有种无力的感觉,他突然觉得以前那些自认为办的漂亮的事情,现在显得是那么的渺小。

    “自私,罪人!”赵东阳嘴里喃喃着,猛然间想起爷爷的法号。“天师,天师,原来如此,并不是通天法师,而是替天出师。哈哈,我终于明白了。”

    顿悟之下,赵东阳觉得脑中一下变得清明透彻,自以来,第一次怎样清楚的明白风水的含义,他知道自己又站在了人生了另一起点。“五哥,谢谢你,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由于不需要接张五的母亲出院,赵东阳也就没让老耿他们一起去,来到医院,赵东阳见医院门口的花店的鲜花不错,顺手便买了几盆。

    张五一见,有些意兴阑珊的道:“何必破费呢,我母亲反正不会看到的。”

    赵东阳一笑。“嘿嘿,那可说不定。”

    轻车熟路的来到病房,赵东阳下意识的就想去捂嘴,可走进病房一看,却发现原先脏『乱』不堪的普通病房里,现在竟然变得整洁一新,到处一片洁白、一尘不染。

    “五哥,我们是不是走错了,这里这么会……这么会变化这么大。”

    张五也是『摸』不着头绪,正巧一个年轻护士路过,赵东阳忙拦住问道:“护士小姐你好,麻烦问你点事情好吗?”

    “好的,我是这里的值班护士,请问先生,我有什么可以为您效劳的?”护士和蔼的笑了笑,非常认真的道,和之前来时见到冷漠的护士截然不同。

    这下弄得赵东阳有些不好意思了。“呵呵,这个,我就是是想问一下,为什么……为什么这里突然会变得这么整洁,我是说和十几天前变化太大了。”

    护士又是一笑。“很高兴先生您能满意,是这样的,我们医院刚刚换了院长,这些都是在他上任后大力改造的项目,现在由于经费问题,我们只能改善这么多,如果能下个月来,这个变化还会更大。”

    赵东阳不由和张五相视一笑,这么看来,许院长的死倒是对医院的病人是一大幸事啊。

    谢过护士小姐,赵东阳和张五走进病房,里面的病人大多都亲眼目睹赵东阳救活李太太的一幕,一见他们进来都不约而同的向他点头致意。

    两人和众人一一打过招呼,来到张五母亲的病床前,赵东阳就见老人依然昏『迷』不醒,万幸的是情况没有进一步恶化。

    留下张五一陪他母亲说话,赵东阳抽身走出病房,好容易来一次,虽然还暂时不能让张五的母亲摆脱出阵法的困扰,赵东阳怎么也要做点什么。

    拿着之前买来的几盆鲜花,赵东阳很快便在病房四周布下一个“定阳局”,刚好和“夺魄阵”互相克制,这样虽然不能从根本上破解“夺魄阵”,但在鲜花盛开的时间里,“夺魄阵”的法力会大大减弱,这样张五的母亲就能暂时苏醒过来。

    和赵东阳设想的一样,刚把“定阳局”布好,张五突然惊呼一声。“赵先生,快来看,我母亲有反映了。”

    赵东阳含笑不语,走到病床前,就见张五的母亲虽然没有睁开眼睛,可嘴里却在不停的叫着“小五,小五。”两只手也四处『摸』索着。

    张五连声答应,一把抓住母亲的手。“妈,我在这里,小五就在这里。”说着两行眼泪止不住流了出来。

    相识这么久,终于能为张五做点什么,赵东阳也非常高兴,不忍打搅他们母子,赵东阳悄悄的走出了病房。

    等了没有多长时间,张五走了出来。赵东阳忙问:“五哥,怎么不多陪陪伯母?”

    张五两眼通红,摇摇头道:“我母亲刚刚睡着了,我怕你等的着急就出来告诉你一声。”

    “没关系,你去吧,正好今天我也没什么事。”

    张五摇摇头。“不用了,能看到母亲醒过来,我就放心了,我们走吧,我不想让她醒过来时见到我又难过。”

    赵东阳点点头。“那好吧,今天就先这样。”说到这,赵东阳看看左右没人注意,压低声音道:“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个好消息,刚才是我布了一个阵法,看来还是很管用,只要五哥你愿意,随时都可以让你母亲醒过来,可惜时间不能太长。”

    “真的。”张五眼睛就是一亮。“原来是赵先生你的手段,我就说怎么会这么巧,我替我母亲谢谢你了。”

    “嘿嘿,这不算什么,等到我破阵之时,你再说也不迟。”

    两人相谈正欢,忽然背后猛地有人拍了一下赵东阳的肩膀。“这位先生,请问这些花是您放到这里的吗?”

    赵东阳顿时心中大惊,要知道,凭借他现在的修为,寻常之人一走进他方圆十米之内他就会有感应。“难道来得是高手。”赵东阳心中一下闪过布阵之人几个字,伸手『摸』向腰间的算筹,同时扭头看去。

    “咦?”等赵东阳看到背后站着的人,『摸』向算筹的手渐渐收了回来,就见背后是一个文质斌斌的医生,年纪在30左右岁,戴着一副金丝眼镜正向他微笑,手里还拿着几盆花。赵东阳从他身上完全没有感觉到一点玄法的味道。

    赵东阳不由放下心来,心中安慰道“也许是我功力未复的原因。”

    忙对面前的医生道:“这些花确实是我拿来的,请问有什么问题吗?”

    金丝眼镜笑容不减的说:“呵呵,其实也没什么,但我们医院最近在大力整顿环境卫生,先生你应该知道,这些花虽然美丽,但用不了几天就会枯萎、变质,这样一来有害气体就会损害病房病人们的健康,所以对不起,请您把这些花拿回去,您的关心我一定会帮您带给病人的。”金丝眼镜说着递给赵东阳一张名片。

    赵东阳接过名片扫了一眼,发现这人竟是这里的院长,名叫邵兵。“呀,原来你就是这里的新院长,真是失敬,在你管理下,医院最近的变化好大啊,我替病人谢谢你了。”

    “呵呵,这没什么,是我应该做的,以后有什么需要,或对本医院有什么看法,随时可以致电给我。”邵兵说完,礼貌的向赵东阳两人点点头,拿着那几盆花转身离开了。

    看着邵兵消失在走廊尽头,张五无奈的摇摇头,看来有邵兵在,破阵之前是不要想看到母亲苏醒了。正想问问赵东阳有没有其他办法能布一个相同的阵法,突然见赵东阳一脸的凝重,四下正张望什么。

    “赵先生,你怎么了?”

    赵东阳连忙一摆手。“没事,我们回去再说。”

    两人出了医院来到车上,赵东阳一直不说话,只是不停的掐动的手决,张五知道赵东阳在掐算什么,不敢打扰,直到离开医院老远,见赵东阳终于停了下来,这才忍不住问道:“赵先生,刚才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现在还不确定,但我肯定这个邵兵院长一定不是一般人。”

    张五不屑一顾的道:“不会吧,不就是治理医院有点成绩而已,我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我不是说这个,五哥,你刚才有没有注意,邵兵突然走到我们身后,我们竟然一定感觉都没有,这在平时根本是不可能的。”

    张五想了想,也注意到了这个细节。不由道:“对呀,凭我的武功,一般人走路的声音我绝对能听得到啊,难道是我疏忽了。”

    “哼,开始我也怎么想,我还以为是因为我功力没有全复的原因,但我在和邵兵谈话的时候一直暗中观察他的面相,我发现他的面相平平无奇,大运流年连一点波折都没有。”

    和赵东阳相处这么久,张五多少也了解一点粗浅的命理知识,不由道:“怎么会这样,天下还有这样的人?”

    赵东阳赞许的点点头。“五哥你有长进啊,你说的没错,天下根本就不可能有这么平淡的命运,这就说明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邵兵的面相是自己改的,流年也是后来加上的。”

    “怎么可能。”张五不由叫了出来,他曾听赵东阳说起过,能替人通过改祖坟、改风水而影响命主的命运已经是百里挑一的风水高手,而要直接修改人的流年和面相,就算孔明复生也难有此能。“赵先生,你这次……这次是不是看错了,天下还不会有这样的高手吧,难道他就是那个布‘夺魄局’的人。”

    赵东阳盯着窗外好半天都没有说话,一直到了别墅门口,赵东阳临下车才道:“但愿是我猜错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麻烦可就大了。”说完赵东阳忽然坐直了身体。“不行,我现在就给我爷爷打电话,我们必须尽快把这件事弄清楚。”

    赵东阳飞身下车,他一刻也不能等了,如果布阵之人就是邵兵,他的玄功也如推测的一样高到可以修改面相的地步,就算七大世家的家主全都来了也没用。

    回到别墅,赵东阳没有耽搁立刻拨通了家里的电话。

    “喂,我是东阳。”

    接电话的是赵东阳的爸爸赵光林,一听竟是儿子,不由又喜又怒。“哈哈,你个臭小子,居然还想得起来给家里打电话,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恩,让我算算。”

    赵东阳知道爸爸可是有名的相学呆子,一旦钻进去可就出不来了。忙道:“爸爸,先别算了,爷爷在家吗?我找他有急事!”

    赵光林却好像没有听见一样,自言自语的念道:“北谷方斗主桃花,万九开年金半洒,哈哈,大喜大喜啊,东阳你这么快就交女朋友啦,还是富家女,恩,不错不错,人品还是不错,你小子有福了。”

    “哎呀,老爸,你快叫爷爷来,人命关天的啊。”

    “急什么,再急也要等我结了这卦啊,都已经开了局,哪有半途而废的道理。”

    赵东阳不由苦笑一声,看来父亲不把卦结了,是不会认真听自己说话了,就听电话里隐约传来几声摇签声,就听赵光林道:“香山潜龙云半开,留雨全为胭脂来。哎呀,不好。”电话那边的摇签声一下密集起来,这次赵光林连歌诀也来不起念了,急道:“东阳到底出了什么事,怎么你身边会有这么多妖星。”

    “老爸,你快把爷爷叫来,我给你们一起说。”

    “好,好,你等着,我去叫你爷爷来。”

    时间不大,就听电话喀喳一声被重新拿了起来,一个苍老却浑厚的声音传来。“东阳,我是爷爷,你快说说发生了什么事,你爸说你有危险?”

    一旦听到爷爷的声音,赵东阳的心顿时安定了不少。“爷爷,这次可不光我一个人有危险啊,你可要帮我啊。”说着,赵东阳把这几天的事情拣说了一次。“爷爷,本来我是想等我卦馆开张的时候再请你来,可是……”

    “什么?”赵江河听到这突然打断道:“你说什么,你要开卦馆?”

    赵东阳一下哑了,他一直没敢告诉家里要开卦馆的事,就是因为爷爷一向对这种事要求很严,没有通过他的七次严格考验,根本别想自立门户,赵东阳的爸爸也是到快四十岁的时候才有了自己的卦馆。

    “好啊,小东子,我放你出去念书,就是想让你多长长见识,没想到你一出去就先坏了家里的规矩,你还把我老头子放没放在眼里了?”电话里赵光林大声吼道:“就凭你这小鬼那点道行你也敢开卦馆了?你说,你八言真字背会了吗?断阴决又练到了几层?流光、流阳两术你又领会了多少?”

    赵东阳吐了下舌头,赵光林说的都是家传的几大绝学,别说赵东阳,就连赵光林本人也不敢说精通。“爷爷,这些我都不会。”

    “那你还敢开卦馆,你知道吗,你这是图财害命,你这是犯罪。”

    到了这个份上,赵东阳知道不把参悟《参神通赞》的事告诉爷爷,今天的谈话就别想再继续下去了,没准爷爷没请来,自己有可能先被带回了家。“爷爷,你先别生气,您说的那些绝学我虽然没学会,可我学会了其他玄功,遗失的八卦里我已经参透了三卦了。”

    “那也不……,恩?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本文网址:http://www.longtengshu.cn/book/0/346/22562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longtengshu.cn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