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灵异小说 > 神算天师 > 第六章 按兵不动

第六章 按兵不动

推荐阅读:圣墟神级小卖部天神诀美食供应商玄界之门超品相师龙王传说一念永恒银狐大主宰

    第六章 按兵不动

    事到如今,赵东阳完全豁出去了,反正天机已经泄漏了,什么天谴报应的随他去吧。想到这,赵东阳一下有了底气:“爷爷,我刚才说,传说中的遗失八卦被我无意中得到了,而且我也照着练了,现在我已经参透了三卦,只有是哪三卦,这是天机,我不能泄漏。”

    “真的?你说的这都是真的?”赵光林一下变得激动起来,好半天都没有说话。

    赵东阳忙问道:“爷爷,你没事吧。”

    “没事!”赵光林渐渐的恢复了平静,“小兔崽子,这么大的事你可别蒙我啊,我年岁虽然大了,可脑子还好用!”

    “爷爷,你说哪里去了,我骗谁也不可能骗你啊,我说的都真的。”

    “不行,我还是不行,既然你说参透了你说说你参透的遗失的三卦,那我给你出一个卦题,你能解开我就相信你。”

    赵东阳耐住『性』子道:“好吧,好吧,爷爷你说吧。”

    “你听好,我们家的邻居张二叔你也认识,去年腊月里生了个女孩,刚开始非常活泼可爱,可从过了年开始,女孩就开始不断的发病,先是高烧不止,然后是咳嗽,一直没有好转,好,现在问题来了,如果让你给女孩调理,你准备如何去做。”

    “这……”赵东阳险些叫出来,这样的卦题也难了吧,一不知道命主的生辰八字,二不知道命主生活环境的风水,单凭几句话又如何进行风水调理。但赵东阳又一想,爷爷不可能有意难为自己,他这么说一点有他的深意。

    赵东阳脑中飞快的旋转着,突然他想起张二叔的生辰八字自己知道,这下问题变得简单了。

    右手掐起“勘命局”,左手从口袋里掏出几只香烟布下“指南决”方向遥指家乡的方向,同时暗用“玄相功”,脑子里一下出现了张二叔的想象。一旦有了命主父亲的资料,赵东阳用地卦中的“变阳”诀,很快把脑中幻景的时间拨回女孩出生的时候,就仿佛亲临现场一样,命主出生的五行朝向,以及生辰八字全部在一瞬间被掌握了。

    睁开眼睛,赵东阳面带微笑道:“爷爷,我想出来了。根据我卜卦所得,女孩的命局天干一党对天而立,合五行属『性』为局,加上所居地方为北偏东,腊月风北风居多,这样火借风势可谓大运兴旺,无人可挡。可坏就坏在,偏偏是个女孩,这阴柔之力真是火之大敌,与命相克,年幼时最是凶险,一旦火势受阻就有『性』命之忧,而恰巧的是我们家的院墙正好比张二叔家的房屋要高三寸以上,这样一来,阻火之势已成,等婴儿坠地后三昧真火一熄灭,顿时就要『性』命之忧。”赵东阳没有说破解之法,其实说到这已经很明白了,而且他知道,凭爷爷之能,这个局应该已经破了。

    果然,赵光林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哈哈大笑起来。“东阳,这下我信了,哈哈,没有八字,不看风水而能与千里之外批卦改命,真是神了,恐怕天下只有你一个人能这样了。”

    赵光林从小对赵东阳严厉非常,如此赞扬赵东阳还是第一次听到。

    “呵呵,爷爷,你可不要夸我,我的玄功虽然厉害,可我相信这世上一定还有人有这样的本事,至少我就知道一个。”

    “哦?”赵光林笑声嘎然而止。“这人是谁?”

    见终于说到了正题,赵东阳收起笑容,把在医院碰到邵兵的事详细的说给了爷爷听。

    赵光林听完不由问道:“小东,你根据什么说邵兵就有更改面相的本领,仅仅是因为他的面相太过平淡吗?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至少我就见过面相平淡,而身世离奇之人。好,这个也不说,就算邵兵玄功盖世,你又为什么说邵兵就和医院外的‘夺魄阵’有关呢?难道这也是来源于你的推测?你有测过他的八字吗?你看过他家的阴宅吗?”

    一连串的问题让赵东阳哑口无言,他突然觉得自己一直担心的危机在现在看来仅仅都是也许。

    “那……那,爷爷,现在该怎么办。”

    赵光林叹了口气道:“东阳啊,你现在虽然玄功已经高过我太多,但识人之术才刚刚入门,我当初放你出来念书就是想让你多接触些人,在社会历练一番,而不过是仅仅在相术上的提高,你明白我的道理吗?”

    “识人之术?”赵东阳默念了一遍,问道:“爷爷,你是不是说让我跳出风水师的身份,而从一个普通人的角度去看待命主。”

    “呵呵,孺子可教,你说对了一大半,我并不是让你从一般人的角度去看待命主,而是让你更加注重风水师的责任,不光是为了命主而去卜卦,而应更多去考虑整个大局,就像我刚才出的卦题,你的解法完全没错,只要将我们家的院墙降低三寸就能让张二叔的孩子平安无事,可你想过没有,万物皆有法则,发生这样的事情究竟是为什么呢?你恐怕忘记了遥对着我们家的公墓了吧,如果院墙的高度一改,墓中阴风没有了压制,不用几天时间方圆几公里之内都将会有大灾,当初你的曾祖父将我们家安在这里,正是考虑到了这点。”

    说到这,赵光林故意停顿了片刻,留出时间让赵东阳考虑了一下,然后才接着道:“所以刚才那个卦题的最佳解决办法不是我们改院墙,而是让张二叔搬家,这下你明白了吧。邵兵无论是不是布阵之人,他至少目前没有对任何人造成伤害,你应该更多的把自己当作一个风水师,而不是一个侠客。”

    赵光林一口气说完,再不解释。“孩子,我的话你回头好好想想,邵兵的事我就不过去了,我相信你明白我的话后一定会有自己的解决办法的,不过你放心,我孙子的卦馆开张我一定会到的。”赵光林说完挂上了电话。

    赵东阳就一直呆呆的拿着电话,脑中全是爷爷刚才的教导,说实话,刚才的风水理论赵东阳以前不是没有听说过,但决没有像今天这样的透彻,一方面归功于《参神通赞》给赵东阳带来的全新风水意境,更重要的是,赵东阳现在更加的独立,更加的自我,没有了爷爷和父亲在身边,反而调动出了他全部的潜能。

    电话里的忙音已经变成了刺耳的蜂鸣声,赵东阳才回过神来,放下电话,马上感觉到门外的生命信号。微微一笑,喝道:“老耿,五哥,你们进来吧。”

    门一开,老耿和张五还有一班“公牛”成员一个不拉的全部走了进来。

    一走进来,张五急道:“赵先生,我已经把今天的事和耿队长他们说了,我们的意思是不是现在就派人在暗中监视邵兵。”

    赵东阳依然微笑着,问道:“五哥,这又为什么?”

    张五一愣,一下焦急起来。“赵先生,你这是怎么了,邵兵可是布下夺魄阵的最大嫌疑人,我们不能让他就这么害人『性』命啊。”

    赵东阳呵呵一笑,暗道:“这就是侠客和风水师的区别了。”

    “五哥,你们不用着急,刚才我爷爷的一番教诲,我突然明白了一个道理,我们现在一直纠缠在布阵之人是谁的问题上,可我们恰恰忽略了一个问题,这个布阵之人这样做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为什么?”老耿一下笑了出来。“这还用说吗?当然是害人。”

    赵东阳马上接口道:“好,那他为什么要害人?如果邵兵就如我们推测的是布阵人,那他想害什么人简直太简单了,为什么要用‘夺魄阵’这么麻烦的方法,耗费几个月的时间未免也太奇怪了吧。”

    “这……”老耿还想争辩,可说了一个字就说不下去了,他突然发现事情真的好像没有这么简单。“赵先生,那你的意思是。”

    “我也是刚刚想到,我一直就奇怪,这短短几个月时间里,又是曹策又是神秘的‘亡灵’组,再加上不时出现的日本阴阳师,现在又冒出一个会用‘夺魄阵’的大高手,你们不觉得这一切都太过巧合了吗?”

    张五眨眨眼,突然道:“你别说,真的有点凑巧,平时一个风水高手也碰不到,现在可好,窗户上仍出一块石头都能砸到一大片。”

    赵东阳点点头,张五的话虽然是玩笑,却一语道出了天机。“五哥说的没错,这些看似没有联系的事情,绝对有着某种联系,我感觉他们好像在围绕着什么东西,如果我们不把这个东西找出来,永远只能是被动挨打。所以我们现在的目标不是邵兵,也不是什么阵法,而是……等待。”

    “等待?”众人不由奇道。

    “没错,就是等待。”说话间,赵东阳眼望向窗外,语气一下变得深沉起来,“我有种感觉,我们也是这个局种之人,如果我们什么都不做,我相信局的核心一定不会放过我们,它最终会主动来找我们的。”

    众人听完久久都没有说话,作为一个靠手中刀枪打拼天下的军人,赵东阳的话他们不能完全接受,包括跟随赵东阳最久的张五。可是所有人却完全被赵东阳现在的气势所吸引、蛊『惑』,他们不自然的生出一种感觉,不管面前这个年轻人说的是什么荒谬的言论,他们都会不遗余力的去支持的。

    还是赵东阳最后打破了沉默。“呵呵,大家不要多想了,总之这些天大家可以轻松一下,不用去在意什么,怎么开心就怎么来,一切开支都算在我的账上。”

    众人都是一愣,还是老耿最先反映过来。“哈哈,赵先生,那我就替大家谢谢你了,动脑筋我们不擅长,但花钱我们可都是好手啊。”

    赵东阳也笑道:“好啊,那我就看你们的本事了。”说完,赵东阳站起身,又对张五道:“五哥,你这几天就和耿先生他们一起吧,我打算回学校住几天。”

    张五刚想反对,却被老耿狠狠一拉衣服,老耿笑道:“啊,这样最好,我早就想和张五叙叙旧了。”说着不住给张五使眼『色』。“赵先生也可以干自己想干的事情了。”

    张五马上明白老耿是想给赵东阳和田雅丽创造机会,便把反对的话收了回来。

    赵东阳假装什么不知道,又给大家留了张支票,便和众人告辞回到了学校。

    一到学校,赵东阳先赶回了宿舍,开学以来,和小胖几个兄弟聚少离多,电话也没时间打一个,都快不记得几人的长相了。还有米乐也不知道过的怎么样。

    轻车熟路的来到宿舍,一推开门,喧闹的声音立刻扑面而来,定睛一看,就见小胖三人正和米乐在玩牌。

    四人听到门响,扭头看去,突然一下变得安静下来。小胖使劲『揉』了『揉』眼睛,然后狠狠的拍了叮当猫一把。叮当猫哎呀一声,吼道:“胖子,你疯了,打我干什么?”

    小胖却一脸认真的问道:“老丁,你疼不疼?”

    “当然疼了,你要不要试一下。”叮当猫说着挥巨掌向小胖晃了晃。

    “嘿嘿,不用了,这么说我们没有做梦,那站在我们面前的真的是老赵了。”

    赵东阳一直笑呵呵的看着,等小胖耍完宝,这才关门走了进来。“各位,你们没有做梦,你们敬爱的老赵同学现在就在你们面前,大家鼓掌欢迎。”

    “切!”众人顿时一片嘘声。

    赵东阳就发现只有老梁动也没动,反而用一种野兽般的目光看着自己。“喂,老梁,你有病啊,干吗看我的目光如此炽热,告诉你我可已经名花有主了啊。”

    赵东阳不说还好,还没说完,老梁一下从椅子跳起来,双手卡向了赵东阳的脖子。“赵东阳,我想杀了你。”

    “喂,喂,你这是干什么。”

    “你还问我,为什么你开店铺要让才女去忙碌,把我的才女还给我。”

    “你……你听我解释啊,喂,你们三个不要看着啊,救命啊。”

    不说还好,赵东阳一说,剩下的三人互相对视了一眼,就像商量好了一样,同时站起身望着关着的房门,小胖道:“快看,有美女。”

    叮当猫道:“真的呀,快去追。”说着三人已经消失在了门口。

    “你们这帮家伙,我和你们没完。”空『荡』的宿舍里,只有魔爪中的赵东阳有气无力的呻『吟』着。

    接下来的一个多月里,赵东阳每天就在吵闹和老梁的追杀中一天天度过,但也是他最悠闲的一段时光。

    每天有课的时间上上课,没课的时候就和小胖、米乐几人聊天打屁,碰上田雅丽休息,或是周末,则享受一番甜蜜的温柔。

    在老梁的持续追杀中,赵东阳也大发慈悲,会在不忙的时间里让侠女去换才女回来陪老梁几天,经过这么长时间的耳宣目染,才女也已非昔日无知的清醇少女,打扮、说话越来越时尚,人情世故懂得也越来越多,最让赵东阳诧异的是,侠女居然开始谈恋爱了,靠着世间罕有的绝美姿『色』,以及出神入化的武功,境界竟然已经达到难度最高的脚踏n条船。所幸的是,赵东阳说的话她还是听的。

    吴雪的指点,再有才女和侠女的通力合作下,卦馆的筹备工作已经接近尾声,有佟凯和谭勇这样大佬级别的朋友帮忙,所有手续都是手到擒来,现在只等内装工作一完成,就可以开张营业。所有事情都是一帆风顺,但赵东阳却有些不自在了,因为他推测的所有事情围绕的中心,到现在还有任何动静。

    这天上午,第一节是雷捷的课,辅导员的课赵东阳可不敢怠慢,早早起床梳洗后,便和小胖几人来到教室。

    时间已经过来八点,可一向守时的雷捷今天却迟迟不见踪影。

    “我靠!”望着掌中宝上大大的“gameover”叮当猫狠狠的骂了一句,摇摇发酸的脖子嘟囔道:“这款游戏也太变态了吧,三天都看不到一张图。”

    赵东阳凑过去瞟了一眼。“怎么,又玩h游戏?可怜的男人啊。”

    “切!”叮当猫不屑一顾的白了赵东阳一眼,重新又开始了一局。“拜托你有点道德好不好,刚有女朋友就开始幸灾乐祸,人品很低啊。”

    “呵呵,我有吗?如果小胖这样讲我还可以接受,凭你的条件不可能没有女朋友吧。”

    一旁打磕睡的小胖突然睁开眼睛。“喂,干什么扯到我身上,不过老赵说的有道理啊,叮当猫你为什么看不到你发情,难道你心理有问题!”

    赵东阳点点头,表示赞成,说实话宿舍中,叮当猫绝对是最佳英俊小生,1。85公尺的高度,加上篮球运动员的身材,配上小叮当一样可爱的笑脸,叮当猫单身至今确实值得怀疑。

    “叮咚!”这时掌中宝里又是一段结束音乐,不用问,叮当猫失败again了。

    “拜托,你们两个不要这么三八好不好,我有没有女友关你们什么事,哎……,再说,学校竟有几个名花都已有主,田雅丽遂了老赵,侠女妹妹香踪不定,难道要我伴一恐龙终老一身,那我宁可去死啦。”

    说到这,刚好前排有一暗恋叮当猫已久的龙妹妹扭头正好看过来,对着叮当猫微微一笑。三人身上顿时一阵寒意,连忙伏下身去。

    就在这时,门外一阵清脆的脚步声传来,敢在校园里这么嚣张的穿高跟鞋走路,只有老师了。

    三人抬头看去,果然是雷捷笑『吟』『吟』的走了进来,可下一秒,众人的眼前不由一亮,他们发现在雷捷身后还有一人,而且还是一个酷似某玉女明星的超级美女。顿时,教室里一片“哇”声连成了一片。

    “静一静,大家静一静。”雷捷拍了拍桌子,用手指了一下女生道:“今天我为大家带来一位新同学,现在欢迎她做自我介绍。”

    女生先是『迷』人的一笑,然后道:“大家好,我叫叶畅,喜欢唱歌、画画,很高兴认识大家,也希望大家能喜欢我……”

    还没说完,教室里已经有几人叫道:“我喜欢你,你喜不喜欢我啊。”

    “安静,都给我安静。”雷捷忙站出来连拍桌子才让场面没有失控。“好了,叶畅也和大家认识过了,我相信大家都会喜欢她的,可我希望不要喜欢的过分。”

    教室里众人立刻会心的一笑。

    “好了,我们现在开始上课,叶畅,你找一个空位坐吧。”

    大学里因为没有固定的教室,所以座位一般不固定,一听这话,众人的目光一下都集中到了叶畅身上,个个把身体坐的笔直,都希望这好运降临到自己身上。

    叶畅却好像什么也没看见,脸上笑容不减,在众人的注视中,款款走下讲台,走过第一排、第二排,一直来到最后一排仅有的三人面前,对着其中一个道:“你好,这位同学,我可以坐到你身边吗?”

    顿时所有人的目光立刻发生了转移,愤怒、诅咒的眼神一下包围了赵东阳。

    整整一节课,雷捷在台上说什么,赵东阳一个字也没有听进去,旁边叶畅身上若有若无的香气不时撩拨着赵东阳心中的神经,望着近在咫尺的嫩白玉手,好几次赵东阳都有种伸手握住的冲动。

    赵东阳心中暗骂自己的定力太差,当初和侠女在山洞中就几乎出轨,但那时只有他们两人,可现在可是大庭广众之下啊。

    强制按压住心中的心愿『乱』马,赵东阳闭上眼,想用参卦来缓解一下。好容易入了定,赵东阳脑中终于出现了熟悉的阵法,可还没等他松口气,眼前的阵法突然陡然变化,景象突然变成一座桃花群中的红『色』小屋。

    赵东阳就是一愣,这个小屋绝对是他没有见过的地方,这么会有这么奇怪的卦象。好奇心趋势下,赵东阳也没有控制,随着景象的变换来到了屋内,里面只有一张挂着帷幕的大床,上面好像有人的样子。

    “啊!”赵东阳惊叫一声,一下从幻景中醒了过来,睁眼就见幻景中的那张脸正焦急的看着自己,不住的呼唤。“同学,同学,你怎么了。”

本文网址:http://www.longtengshu.cn/book/0/346/22562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longtengshu.cn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