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灵异小说 > 神算天师 > 第八章 神秘蒙面人

第八章 神秘蒙面人

推荐阅读:玄界之门流氓修仙之御女手记流氓异界行大学流氓流氓公爵流氓足球经理爱情游戏:恋上一个流氓都市流氓将军剩女撩人:狼君很流氓卿本流氓:绝色五夫不好惹

    第八章 神秘蒙面人

    赵东阳刚刚藏好,门已经被打开。就听一个充满磁『性』的男声道:“啧啧,真美啊,我记得有一首诗云:此景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现在读来可最合适不过了。哈哈。”

    赵东阳趴在门缝处看去,就见进来五个人,最前面是一个英俊潇洒的年轻人,这时一个沙哑的声音紧跟着传来。“公子,我敢保证这小娘们要是脱光了,肯定比现在更美,嘿嘿,我们是不是现在动手。”赵东阳就是一愣,说话的是那个蒙面人,赵东阳就觉得此人的身形很熟悉,但怎么也想不起来在哪见过。而且这沙哑的声音也是重来没听过的。

    那公子又说:“别『乱』说,我们这是为教主来办事的,坏了他看上的女人,我们还要不要命了。”

    “是,是,公子说的是,是我说错话了,公子如此忠心,我回去一定会转告教主他老人家的。”

    那公子点点头,瞟了一眼地上的雷捷,侧过身去,生怕多看一眼会克制不住。回头对另一人道:“小七,你去附近转一圈,保证没人了回来报告。”

    “是!”那人转身出去了。

    “小六,把房子里外都浇遍汽油,小七一回来就放火。”

    又一个人转身出去。

    “老八,准备口袋,把这个女人装进去。”

    “是。”

    竟然要放火烧房,还要把雷捷带走,赵东阳不由心中大怒,这也太张狂了吧,明目张胆的抢人,为了掩饰还要放火,李子明手下的警察难道死光了?

    就看那个小八掏出一个口袋,张开口就要往雷捷身上套,赵东阳再也忍不住了,飞身冲了出去。

    压抑在心中的怒火一旦宣泄出来,赵东阳下手没有半点留情,一出手就是致命的最强手段。飞身跳出房间,就在几人惊慌失措的瞬间,赵东阳手中的几十枚算筹,已如子弹般穿透房间里四人的身体,落在地板上。

    轻轻落下身形,看了看地上的尸体。赵东阳压下心里初次杀人的强烈不适,他知道现在不是感伤的时候,外面还有两个人,如果让他们走脱,自己被什么,可被知道住址的雷捷今后就别想安宁。

    既然开了头,那就不能停下来,赵东阳现在有点明白报纸上杀人魔头的心态了。心神感觉到外面两人动作,赵东阳发现两人的视野正好互相成了死角,谁也看不见谁,随即旋风般冲了出去,先结果了屋后浇汽油的老八,然后又慢慢潜伏到老七身后把他干掉,办完一切,整个过程不到一分钟。

    抗起两人的尸体走回房间扔在地上,赵东阳准备先将雷捷的毒排掉,有了上次化解尸毒的经验,相信应该不难。可等到刚才雷捷躺着的地方,赵东阳一下愣住了。

    “这怎么可能?”赵东阳一下从地上跳了起来,他发现本来在地上的雷捷居然消失不见,而且旁边的尸体竟然也少了一具,就是他一直想知道身份的蒙面人。赵东阳发了疯般在房间到处『乱』窜,如果让这蒙面人走脱,雷捷以后的处境不堪设想。但不管赵东阳用什么阵法,如何催动玄相功,就是在周围找不到蒙面人的踪影。

    慌『乱』了一阵赵东阳慢慢静下来,回忆了一番刚才的情况,突然心中一动,掏出算筹仔细看了看,又用勘命局测了一下,马上发现,算筹在穿透这几个人的身体时,还留有一丝血迹,可唯独没有蒙面人的,当时没发觉,可现在想起来,一定是那人身上有什么时防护装备,而且很厉害,也就是说蒙面人并没有受很重的伤,否则不可能在赵东阳干掉房间外的两人这短短的时间内,一下逃的没了踪迹。

    想通这个关键,赵东阳反而放轻松下来。既然是逃走,赵东阳就有信心能把他找出来。

    赵东阳想起爷爷在电话里告诫自己识人的理论,知道用玄相功探查已经不管用,干脆用眼睛在房间里外仔细观察起来,果然很快他就发现在后窗外不远处的草地上一串明显的足迹。

    又看了足迹几眼,赵东阳突然冷笑一声,拔腿向足迹相反的方向追了下去。

    那串足迹很说明问题,虽然草地松软,但力量稍微轻点的跺脚也留不下那么深的足印,何况能在赵东阳的算筹下逃脱『性』命的高手,唯一的可能就是那个蒙面人是在掩饰。

    认准了方向,赵东阳运起全力追了下去,想当初武功高超的张五尚且不是他的对手,何况蒙面人。追出快要一公里,赵东阳就发现前面的路上有一条快速移动的身影,在他肩上好像还扛着一个人。不用问一定是那蒙面人,肩上扛着的自然是雷捷。

    有雷捷在他手里,赵东阳当下不敢大意,趁蒙面人还没发现,赵东阳掏出算筹,悄悄跟了上去,只留下不到百米的距离,赵东阳猛地把手中的算筹全部扔出,通灵的意器瞬间感知到主人的额意图,在空中已经完成了变形,一把长长的标枪出现在了空中。

    也许是凌厉的杀气让蒙面人有所察觉,跑动中的他突然停顿了一下,准备回头看一下。就趁蒙面人这一愣神的功夫,赵东阳猛的催动玄相功,算筹结成的标枪就像导弹一样『射』向蒙面人。

    眼看标枪就要扎进蒙面人身体里,那蒙面人突然一扭身,整个人扭曲成了一个奇怪的形状,正好让开了标枪。赵东阳心中大叫可惜,只好控制标枪变换了一下角度,从雷捷的身上穿了过去,就像串糖葫芦一样挂着雷捷重新飞回到了赵东阳的身旁。

    赵东阳赶紧把雷捷从标枪上解救下来,发现刚才这么一折腾,雷捷身上不就不厚的衣服业已撕开一个大洞,诱人的身体半『裸』在外。但幸好雷捷现在还在昏『迷』中。

    蒙面人没想到标枪竟会在半路拐弯,一见雷捷已被夺去,眼里『射』出阴毒的目光。“我以为是谁,原来是赵先生,你可真是阴魂不散。”

    “他认识我!”赵东阳心中一惊,看来果然是个熟人,可赵东阳就是想不起来在什么地方见过。“你是谁,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嘿嘿,你一辈子也不会知道,你也不需要知道。赵先生,我知道你爱钱,对朋友也够义气,你开个条件吧,我要怎样才能让我带这个女人走。”

    “真是我的知己啊,既然这么了解我,那就应该明白你带不走这个女人。”

    “为什么?”

    “因为她是我的老师!今天我不光不会把她交给你,你也走不掉了。”说着一摆手里算筹结成的标枪,把枪头对准了蒙面人。

    蒙面人却没有一丝慌张,反而冷笑了几声,连说:“好,好,既然这样,看来今天不动手是不行了,但我想告诉赵先生的是,你玄功虽高,可我的也不差。”说着,蒙面人猛然身形一晃,扔出了一件黄澄澄的东西砸向了赵东阳!

    在他说话的时候赵东阳已经注了意,可还是没想到他的动作会这么快,见那东西迎面砸来,赵东阳连忙奋力闪开,一件重物挂着风从他脑边袭过。

    “居然用金砖扔我!呵呵,真大方,还有什么本事尽管来吧。”

    蒙面人没动,只是不住的冷笑!赵东阳正奇怪,突然觉得身后传来异样的感觉,回头看去,就见那块金砖居然又飞了回来,这次再想躲已经来不及了。连忙尽可能多的把真气聚集在背上,耳中就听“轰”的一声响,剧痛从背后传来,赵东阳整个人不由自主的向前飞了去。

    “是法器!蒙面居然也是风水高手!”背部被击中的同时,赵东阳马上感到那黄澄澄的东西中有种冲击力直击体内的玄相功,原来这个东西竟然风水法器。赵东阳太清楚法器的功效了,这样一来,就等于要同时面对两个敌人,赵东阳不由对蒙面人身份更加怀疑,周围的风水师都是非常熟悉的人,可没有一个是拥有法器的啊。

    由于防范及时,这次的攻击对赵东阳没造成太大伤害,没等落地,赵东阳已在空中再次催动玄相功,把算筹打散,布成一个防御阵跟随左右,身体在算筹的带动下改变了飞行轨迹弹向了一旁。而这时“金砖”和蒙面人的攻击也同时到了。

    赵东阳手里还抱着雷捷,现在根本没时间放下她,布阵已经来不及,赵东阳随手将算筹结成一个爆炸『性』质的圆球扔向蒙面人,与此同时,赵东阳伸手也抓向了那块金砖。

    赵东阳只想用算筹阻碍蒙面人一下,并没有想真正产生什么效果,可没想到,蒙面人一见圆球,居然放弃了攻击,大叫一声跳到了一边。“啊,爆蛋,爆蛋。”

    来不及细想蒙面人为什么如此惊慌,还为圆球起了这样一个怪异的名字,赵东阳一把将袭到面前的“金砖”抓进了手里。

    “啊……”一阵无法忍受的灼热从手上传来,赵东阳忍不住叫出声,那金砖就像烧红的铁块,在一瞬间就将赵东阳的手烫得皮开肉绽。

    这是躲开算筹攻击的蒙面人一见这场面,不由冷笑道:“哼,敢用手拿抓我的炽龙,看你是不想活了,还不给我放开!”

    “放开?好不容易才抓到,哪那么容易就放开。”赵东阳打定主意,就算右手烧的剩下骨头也不放。当然赵东阳不会傻看着自己变成骷髅,一边用真气缓解手上的疼痛,一边悄悄召回了算筹,他想:既然金砖和算筹都属于法器,说不定算筹可以吸收金砖上的热量也说不定。

    也许那人对他的“炽龙”太有自信,整个这过程中只是不住的冷笑,并没对赵东阳攻击,这才让赵东阳从容的将算筹收回。

    圆球渐渐散开,以一种包围似状态高速聚集在了赵东阳的右手上,连“炽龙”在内,他的整个右手全部包了起来。

    和赵东阳推测的一样,就当最后一枚算筹也固定在赵东阳右手上的同时,清凉的顿时感觉传来,算筹将“炽龙”的热量大部分吸收,剩下一点赵东阳已经完全可以接受了。而且赵东阳还惊奇的感觉到,手上的伤痕在这种温热的感觉下,居然慢慢开始愈合了。

    赵东阳不由精神一振,“哈哈,法器果然了不起,来,有什么招数尽管使出来吧。”

    蒙面人身形巨震,手捂着胸口道:“你……你对我的炽龙做了什么?快给我放开!”厉声叫着,脸上一副痛苦的神『色』,摇摇晃晃向赵东阳走来,好像受了伤一样。

    赵东阳一愣,心道:“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炽龙’被算筹困住的原因?”但他马上明白,法器一旦认主,它的遭遇便和主人的精神感应联系在了一起,而现在他的“炽龙”被困,算筹割断了两者之间的感应,蒙面人精神必受重创。

    想到这,赵东阳心里狂笑不止,心道:“哈哈,正发愁没办法对付你呢。没想到误打误撞居然有此奇效。”当下念起口诀,在算筹中添加进去一道防御阵法,这道阵法虽然简单,却完全将阵内阵外完全隔绝成为两个世界。

    赵东阳就感觉到,一种陌生的力量由“炽龙”龙中缓缓释放出来,同时赵东阳感应到,在防御阵法的保护下,算筹正在吸收这种力量。赵东阳不由又惊又喜,偷眼向手臂上看去,就见算筹包围的右上之上出现一幅奇异的画面,所有的算筹就像是烧红的铁块,每一个都散发着炽白的光芒,55枚算筹的光芒加起来,顿时将赵东阳的右手变得仿佛一截固体岩浆,微微一动,青白的火焰立刻喷发出来,在空中留下长长一道虚影,远远望去,就像太阳跌落人间。

    而再看另一边的蒙面人,踉跄的向赵东阳走了几步,不断的伸手想来抢夺“炽龙”,可每走一步,口中都要喷处一口鲜血,终于蒙面人再也支持不住,无奈的看了赵东阳一眼倒在了地上。

    赵东阳知道这是法器认主后被别人强行夺去的后果,尤其是法宝中还蕴涵了他的来不及撤回的大半真气,这样一来,对他的打击简直是致命的。赵东阳突然心生不忍,心想是不是自己做的有些过分了。

    就在这时雷捷的一声低哼让赵东阳清醒过来,低头看了眼狼狈的雷捷,赵东阳的心一下又狠了下来,顿时打消刚才的同情心。

    右手骇人的景象一定不能让雷捷看到,否则不被吓死才怪,赵东阳又给她输入了少许玄相功,让她再次昏过去,这才放下心来。

    “咦,怎么起雾了?”就这么一会的时间,赵东阳发现身边周围突然被一团黑『色』的薄雾笼罩,连眼前的蒙面人都看不清了。

    让他跑掉可就麻烦了,赵东阳赶忙向蒙面人方向走去,可一抬脚,却发现自己寸步难行。这是这么回事,心知有异,运起玄相功闭上眼睛,精神感应立刻扩大了一倍。

    透过重重雾气,从感应上传回来的信息赵东阳看到,那蒙面人盘腿坐在地上,两手遥遥相对,一个半透明的红『色』小鼎悬浮在他手中间。蒙面人不断的向那小鼎喷血,每喷一次,那小鼎的红『色』就要亮一下,红『色』中好像有无数活物在里面蠕动,腾腾的黑烟不断的从小鼎里冒出来,样子说不出的诡异。

    “不好!”赵东阳大叫一声,本以为蒙面人受了重伤,哪知道还能施展邪术。

    赵东阳想要阻止,可就是一下也动不了。黑烟不断的从小鼎中冒出,却不向外面扩散,全部聚集在了赵东阳的身边,短短几分钟便越来越浓,而且黑烟之中好像还带着某种力量,不断的挤压他的身体。赵东阳的精神也开始恍惚起来。

    在赵东阳意识消失前的一刻,他听到蒙面人沙哑着声音狂喊道:“赵东阳,你杀我同伴,夺我法宝,我要让你永不超生。”随着蒙面人凄厉的叫声,四周的黑雾猛的扩大,然后又突然向赵东阳收缩,同时一股巨大的力量也一起袭来,赵东阳感觉在这排山倒海般力的量面前,自己连一点反抗的可能都没有,下意识的伸手在面前挡了一下,同时抱紧雷捷,撕心裂肺的剧痛传来,赵东阳一下晕了过去。

    不知道昏『迷』了多久,赵东阳幽幽醒来,这时天已经大亮,四周的黑烟以及蒙面人都消失不见。

    赵东阳挣扎着想坐起来,可他发现即便这样一个轻微的动作都会让我他的要再次昏倒,全身没有一块地方是完整的,衣服成了破布条,『裸』『露』出的皮肤不断渗着血水。唯一庆幸的是雷捷还在他怀里沉睡。

    扭头看了一下右手,汹涌的火焰已经消失不见,但算筹还附着胳膊上。赵东阳招收把算筹收回,他发现算筹的下胳膊居然完好无损,就连昨天的烧伤也没有了。

    “这是为什么?”赵东阳猛地想到那块“炽龙”法器,心道:“难道是它!”可四下找了找却不见“炽龙”的影子。

    正当赵东阳一筹莫展的时候,突然他觉得手中手中的算筹好像有哪里不一样了,凑到眼前,借着清晨的阳光一看,他发现有几枚算筹的正面居然多了一个赤红的飞龙图案,和算筹混为一体,如果不是赵东阳对算筹太熟悉,根本发现不了。

    “这是怎么回事!”赵东阳盘算了一番,突然心中一顿,心道:“难道是算筹竟把‘炽龙’融合了?”这个想法虽然荒谬,但除此外,再没有更好的解释。

    再想也没用,既然昨天“炽龙”在算筹的包围下,可以治愈手上的烧伤,那如果算筹和“炽龙”真的融合,现在一定也有这个功能。

    想到这,赵东阳奋力坐直身体,发现右腿的伤势最严重,如果不及时治疗,很快就会发炎感染,赵东阳稳了稳心神,控制着算筹小心的把右腿的伤口全部包裹进去。

    “接下来怎么办呢?有了。”赵东阳想起昨天在算筹中还加入了一个防御阵,当下也把相同的阵法加了进去,可等了一会,算筹还是原样未变,哪有半点火焰。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不是融和?”赵东阳仔细想了想,突然他一下明白过来。“哈哈,原来如此。”昨天算筹能产生那样的奇景,最主要是自己和蒙面人两种不同的力量作用才产生的。而自己不正好有两种『性』质不同的力量吗?

    想到这,赵东阳再不犹豫,布下防御阵后,阵内不断加入玄相功,而阵外则用真气不断积压,在两种力量的作用之下,算筹渐渐又赤红变为金黄,然后慢慢又转为那种超高温的青白颜『色』。

    “哈哈,我成功了。”赵东阳就感觉到腿上的伤口处一阵酸麻感传来,几乎是以可以感觉到的速度在愈合。

    一支烟的时间,那种感觉渐渐褪去,赵东阳扯掉真气和玄相功,再往腿上看去,哪有半点伤痕,而且现在的皮肤更加洁白光嫩,简直和田雅丽的有一拼了。

    “嘿嘿,蒙面人,谢谢你的大礼喔!”赵东阳现在已经完全明白,那几枚印有火龙的算筹并不是什么融和,准确的说应该是另外一种法器,正是在昨天和蒙面人的战斗中炼制成功的。

    如果说那防御阵法和外围的算筹是丹炉,蒙面人和赵东阳两人的玄功真气则是炼制法器的三昧真火,赵东阳还知道,经过刚才治疗腿伤时的进一步炼制,这几枚新算筹已经完全认主,以后要使用只要心念一动,自然会达到想要的效果。

    数了数,手中印有火龙的算筹共有五枚,赵东阳思索了一下,微笑道:“呵呵,以后你们五个就叫火龙筹吧。”

本文网址:http://www.longtengshu.cn/book/0/346/22562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longtengshu.cn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